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曾节明的博客  
稳健的民族主义者,华夏复兴党创始人。  
我的网络日志
为什么人工智能解救不了中共国的老龄化危机? 2021-04-19 00:08:39


  我在今年3月22日发出文章《无力回天,中共国必亡于计划生育》,直指:中共国在获得了越南之外的共产党国家没有的优势(与资本主义结合)的同时,也得了一种满清和别的共产党国家没有的死病,这个死病就是计划生育。

  文章发出后,中共象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咆哮抓狂,迅即调动大内宣、大外宣大力批驳以“人口问题唱衰中国”的“反华新动向”,并且以五毛在中国海外留学生网站“留园网”对我发起了铺天盖地的围攻。

   4月6日,环球时报发出陈经的文章《想拿人口唱衰中国,真可笑》,作者拿出中共的看家本领,睁着眼睛说瞎话,颠倒黑白,胡乱类比,硬说现今中国现今中国根本就不存在老龄化危机,因为发达国家都出现了老龄化,而中国大陆的少子化老龄化并不比韩国、日本、台湾、香港严重云云,但却绝口不提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和其他发达国家是富了才老,而中国大陆是未富先老。

  陈经牛气十足地狂喷:以所谓老龄化唱衰中国,是国际反华势力、反华分子的新卖点。

  与陈经颠倒黑白相仿的无耻,是中共御用“砖家”李铁在新浪财经的指鹿为马文章《人口老龄化不是危机,而是机遇》。

  人口问题上中共内外宣的抓狂,恰恰反映了人口问题是它最虚弱的地方,我的文章揭到了它的最痛处。

  当然,中共大概也清楚这种响屁式的高调批判,太空洞、太缺乏技术性,在当今时代难以服人、更难以蒙人,毕竟现在已不是全封闭的文革时期,于是也推出一些技术化的正能量文章,如新华网文章《机器人:老龄化中国的福音》,腾讯新闻网的《老龄化时代的人机共生》等等,这类文章并不否认中共国深陷老龄化问题的现实,但大力鼓吹以机器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完全能够解决老龄化问题,因此中国老龄化并不可怕,根本构不成危机。

  这种论调因为结合了前卫科技,在科学崇拜蔚然成风的当今中国乃至全世界,无疑很有说服力;客观地应该承认:所谓人工智能技术能够解决老龄化问题,因此中国老龄化不足虑的观点,即便在民运异议人士中都信从者众。

  但这个观点其实大谬不然。因为老龄化的问题,决不仅仅是一个缺乏劳动力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资源分配、社会活力和社会创造能力的问题。

  五毛不学无术、大言不惭、不懂装懂固不值一晒,但为什么迷信机器人能解决老龄化问题的人,即便在中国民运异议人士中都不乏其人呢?就因为许多民运异议人士不懂经济,也缺乏社会学的常识,都简单地把老龄化问题看作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而以机器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能有效地在一定领域内解决劳动力不足问题。

 但他们却看不到:人工智能无法社会资源分配、社会活力和社会创造能力的问题;而社会资源分配、社会活力和社会创造能力,却是老龄化问题中比劳动力短缺大得多的问题。

  为什么说老龄化关乎社会资源分配?因为一个社会随着老年人口(60岁或65岁以上的人口,一般以退休年龄界定)所占比例的增长,社会资源分配就会越来越倾向老年群体,表现为政府的政策就会越来越有利于老年群体,而不利于中青年群体;

  这样发展,中青年人的税负就会日趋加重,而上升的空间就会更加窄小;这又反过来导致年轻人生育下一代的意愿会更低(韩、日就是典型),少子化的增长,又使得老龄化更加恶化。

  有五毛脑残粉红咋呼:老龄化导致社会资源分配就会越来越倾向老年群体,那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造成的,没有选举制的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社会资源分配想向谁倾斜,就向谁倾斜,这就证明了不搞西方虚伪的民主,倒是中国的优势!

  这些脑残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中国老年群体固然没有选票,但现今中国大多数中央和地方的领导,都是由老年人或中老年人担任,随着老龄化的增长,领导人中老年人和中老年人的比例,必然会更高,由这些人掌控的社会资源分配,怎么会倾向于年轻群体呢??

  

   老龄化问题为什么关乎社会活力呢?

  一则,因为“年岁不饶人的因素”,任何一个社会,精力衰减的老年人都不可能是创业的主体,老龄人口比例的增高,必意味着社会创业能力的下降;对此,人工智能爱莫能助,因为机器人不可能帮你创业;

 二则,老龄化意味着社会消费能力的萎缩。因为老龄化意味着少子化、意味着年轻人口的缩减甚至崩塌(如2010年后的中共国)。一个社会,精力衰减的老年人都不可能是消费的主体,老龄人口比例的增高,必意味着社会消费能力的下降,如意味着住房、汽车、旅游等多种“刚需”的下降(因此一个老龄化的社会房地产和内需一定是萎靡不振的)。

  对此,人工智能也帮不上忙,因为机器人没有人的消费属性:机器人所需的无非是电能和零配件的更换,根本没有人的多种多样形形色色的需求。

  一个缺乏创业和消费的社会,当然是没有活力的。

  那么,老龄化问题为什么关乎社会创造力?也是“年岁不饶人”的道理,任何一个社会,创造的主体群体都是青、中年群体,人的创造力的黄金年龄段永远是青、中年时期,老年人因为精力的衰减和成见的日深,其创新能力是无能如何也不能与其年轻时的比拟的;因此,老龄人口比例的增高,必意味着社会创新能力的下降。

  而对于老龄化导致的社会创新能力的下降,以机器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也帮不上忙,因为机器人不能象人那样发明创造。

  老龄化和机器人的应用,对日本产生的巨大的影响,形成了日本和美国之间的有趣对比:

  以汽车和电器产品为代表,日本的产品质量为什么明显地优于美国?日本企业机器人机器人的应用程度远超美国是一个重要因素——日本是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应用程度全世界最高的国家:机器人的广泛应用保证了质量的稳定;

  但另一方面,在七十年代之后,美国社会的创业和创新能力却大大超过日本,且后劲十足:新品牌创造和以电脑、手机、互联网、卫星通讯和新能源为标志的新技术研发,美国均大幅超越日本,且后劲十足。

  这又是为什么?这就是因为日本社会的老龄化十分严重(2015年日本六十岁以上人口比例为33.1%),而美国的人口则年轻得多(2015年美国六十岁以上人口比例为20.7%)。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日本的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应用程度全世界第一,多年来日本政府仍大力鼓励生育不遗余力,难道日本政府是傻瓜么?这也反映出人工智能并不能解决老龄化问题。迄今为止,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以机器人解决了老龄化问题。

  中共虽然牛皮哄哄,并无耻地以日韩“虽老仍富”,来蒙骗中国民众,来证明“老龄化少子化一点也不可怕”,以为邓计生洗地,以作维稳之用,其实它内心是非常虚弱和敏感的,只是骗得一时算一时,“保后清不保中国”的权宜之计罢了。

   未富先老的中共国,与富了才老的日韩是根本不能比的,日韩缺孩子、但不缺银子和技术,日本可以引进外劳、韩国可以接受北韩同胞,进行缓解;而托“邓计生”之“福”,今天的中国缺孩子也缺票子,更缺技术,乏吸引力,更何况共产党又不能开放移民,因此人口问题根本无解,应了那句古话“自作孽,不可活”。



曾节明 2021.4.19 微冷凌晨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中国社民党 主席:刘因全 名誉主席:魏京生

www.csdparty.com

曾某完全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浏览(1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所谓“中国计生错在强制”,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伪论 2021-04-13 00:39:50

 所谓“中国计生错在强制”,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伪论




  有人说:计划生育本身没错,中国的计生错就错在强制;中国计划生育之所以造成了这样大的痛苦和灾难,错在执行计划生育的中共各地政府,他们的简单、粗暴、野蛮(强迫)做法造成了计生的问题。

  实事求是地说,持此种观点的人,即便在中国民运异议人士当中都为数不少。

  其实所谓计划生育错就错在强制的观点,首先就是一个伪论,因为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不强制”的计划生育。

  首先要搞清,什么是计划生育?你自己计划自己的生育,不算计划生育,那叫自主生育。

  计划生育,就是由别人(政府)来安排你的生育,你可不可以生,可以生几个,甚至什么时候生(如僵贼泯、胡紧套时期一年一换的“准生证”制度),都由由别人(政府)做主;

  也就是说,计划生育的计划,是与自主相对的东西;何为“计划?说白了就是要别人听你安排;但若没有强迫,别人凭什么听你安排?尤其是生儿育女的事情,别人老婆的子宫凭什么由你来计划?

  因此,计划生育本身即意味着强迫,没有强制力就没有计划生育;所谓“中国计划生育错就错在强制”完全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伪论,就如说举重运动员之所以举不起自己,是因为没抓住要点一样荒谬可笑。

  而一旦需要强迫,简单、粗暴、野蛮能避免吗?因此,那种所谓中国计划生育之所以造成了这样大的痛苦和灾难,是因为地方政府的执行问题的说法,完全是避重就轻、本末倒置。

  可见,计划生育必然导致暴政,中国的计生之所以造成那样大的祸害,祸根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制定者,而不是执行计生的地方政府,中共中央才是元凶杀人犯!

  也有人说,可以通过教育(洗脑)来达到计划生育的目的。然而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农业的劳力需求毫不含糊(多子多福观念的根源),光是教育(洗脑)怎么能收获雷厉风行、立竿见影的效果?印度在短暂的强制计生搞不下去之后,实施了三十多年的“教育计生”(直到2005年印度总理辛格转变观念,认为人口是印度的优势),结果形同虚设,就是例证。

  也因此,除了印度总理英地拉·甘地于1975短暂施行过计划生育(激起印度人民滔天的反对声浪,而被迫取消)之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实行过中共国式的计划生育。因为要实施计划生育,一般的专制国家都做不来,要象中共国那样最大化地继承了满清逆向歧视传统、特别流氓的极权国家才做得到。



曾节明 2021.4.13 微冷凌晨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中国社民党 主席:刘因全 名誉主席:魏京生

www.csdparty.com

曾某完全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浏览(123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科学”已成最时髦的专制幌子,左派依然乐此不疲 2021-04-12 19:51:23





  中共国的计划生育严重侵犯人权,是全世界民主国家主流舆论的共识。但关于计划生育,有一个奇葩的现象,就是一些中国民运异议人士,一面高唱自由、民主、人权,一面却支持计划生育,朱学渊就是此种典型;

  这种自相矛盾的现象,也存在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政客当中,尤其是左派政客,“理解”中共计生政策,并高度评价中共国“计生成就”的乔拜登,就是此种典型。

  那么,为什么承认中共国计划生育侵犯了人权的朱学渊、乔·拜登之类,都共同地支持计划生育呢?

  有人说,这是因为朱学渊、乔·拜登之流都是左派,这并不确切:乔·拜登固然是左派,但朱学渊狂热挺川,一贯支持共和党右翼,朱不仅是右派,而且是带有鲜明的逆向种族主义色彩(歧视和仇恨自己的华人同类)的右派。

  其实,之所以左派拜登和右派朱学渊,都共同地支持计划生育,是因为他们都是“科学”迷信者,他们都认为“科学”是第一位的,“科学”代表了人类全局的、更高的、长远的利益,人权应当给“科学”让路,为了实现“科学”的目标,牺牲人权是有必要的。而计划生育,恰恰包裹着“科学”的光鲜法袍。

  显然,朱学渊和乔·拜登,都持有典型的“拜科学教”教教徒的价值观。

  什么是“拜科学教”?就是以科学为唯一价值、终极价值的信仰(以科学为唯一认知方式、阐释准则,并认科学为无所不能)。从英国工业革命开始,科学技术带来的巨大物质增长,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倾心科学,越来越多的人在轻视宗教的同时,对科学产生了宗教式的崇拜,这就是拜科学教的缘起,达尔文和马克思就是“拜科学教”的两大泰斗,其中英国人达尔文的作用和影响比马克思更加深远。

  拜科学教盛行的趋势在当代西方更加明显:基督教的式微和科学主义盛行即是表象,左派的大行其道,则是这一趋势的必然结果。可以说,当今世界有一个规模远超伊斯兰教的最大宗教,这个宗教没有明确的教主(教主由比尔盖茨、弗奇、方舟子等一伙身着“科学”法袍的财阀、政客、学棍组成)、它也没有明显的教义,却有着全世界最为众多信徒。

  “拜科学教”在不信宗教的唯物主义人群中尤其有市场:经过共产党七十年的统治,现今中国大陆绝大部分人,都是拜科学教教徒,尤其是理工科知识分子。但有意思的是,真正优异的大科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特斯拉,并不是科学迷信者,反而有着虔诚的宗教心灵,“拜科学教”最狂热的吹鼓手,往往是科技的“半桶水”(典型如何祚庥及其精神门徒徐水良),甚至是故作高深、不懂装懂、靠诡辩以逞的伪类,典型如方舟子。

  值得注意的是,虽则“拜科学教”教徒在西方人中以左派为主,但在中国人和海外第一代华人中却又不同——中国人和海外第一代华人,无论左、右,大部分人都是“拜科学教”教徒(科学主义者)。越是科盲半桶水,“拜科学教”的热情就越狂热,这与无知与迷信的正相关规律是相符合的。

  许多华人把中国的右派与西方的右派混为一谈,其实中国和西方的左、右派有很大的不同的,其大不同之一,就是西方的右派以信奉宗教、维护传统价值观为标志,而中国的右派许多人鄙视宗教、仇恨(中国)传统却与西方左派高度一致,只在崇奉资本主义、(逆向)歧视黄种人、白人至上方面,他们与西方右派同。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不是一种宗教的文化,共产党的统治令中国人的宗教观念更加淡漠,而唯物主义化更加彻底。

  人有崇拜的本能,不信宗教,当然就容易迷信“科学”。

  

  在传统宗教式微,而“拜科学教”方兴未艾、大行其道的大趋势下,专制独裁者、着了魔的疯子和种族主义人渣们,自然发现了“科学”的大功用——只要把某项别有用心的政策包装成“科学”,便可以收获高能的权力效果,受到万民拥戴。

  于是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纷纷成了“科学”;于是乎,英国人自己都不接受的马尔萨斯的人口谬论,就这样在中国成了“人口科学”,而已所不欲、偏施于人的仇汉回族骗子马寅初(自己生育八个小孩),其比马尔萨斯还等而下之的“计生”思想,也在邓小平、陈云的手上,成了“计划生育科学”。

  偏执之人及疯子、骗子、流氓、人渣的理论变身“科学”,作为国家政策来实行,也不是中国的专利,在西方多国已有先例,甚至民主的美国也未能免俗:

  在“优生科学”的强势影响下,1907年美国印第安纳州颁布全美第一部《优生法》,对弱智、强奸犯、和有犯罪纪录的穷人厉行强制绝育;1924年弗吉尼亚州通过《种族纯正法》,规定有色人种与白人通婚是重罪,施以强制绝育,弱智、刑事犯及一定比例的贫困人口也要施以强制绝育...在“优生科学”风潮的影响下,到1937年,美国33个州先后出台了“优生”法律,对“弱智”、刑事犯、贫困者、一定比例的有色人种、甚至一定比例的(同为白人的)“劣等”的东南欧人(如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希腊人),进行强制绝育。

  此种匪夷所思的群体灭绝“科学”政策,直到1977才被废止,全美受害者高达6.5万人,颇为奇葩的是:许多男性因为智力测验分数不够,而惨遭强制绝育(切断输精管),而智力测验之局限性,现今众所周知。

  而后科学界证明,除了先天性的遗传疾病患者,其他“缺陷”都不可能通过生育遗传,贫困问题更是社会问题,以所谓“优生科学”的绝育来消灭贫困,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的荒谬无耻!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优生法”的野蛮丑剧,难辞其罪的不仅有左派,也有右派,是左派走火入魔的“科学”理想主义和右派种族歧视(甚至种族灭绝)的人渣恶鬼属性,共同酿造了这场大悲剧。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优生科学、计生科学...等等“科学”,在制造了无数的人类悲剧乃至人间地狱之后,一个个都被证伪,此足以说明:离开了人权,“科学”是靠不住的,靠得住的唯有人权,面对某样未经检验的新主张,不管“科学”的光环多么迷人,一个政府也应该守住人权的底线。

  中共“计划生育科学”血淋淋的实践及耻辱地收场,再次印证了:善良本身即智慧。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迄今“科学”仍然是最时髦的专制幌子,不仅中共仍在打这个幌子,西方的国家的左派和右派建制派政府也在打这个幌子,典型如:

  以“防疫科学”的名义,剥夺个人的自由,强迫民众用什么药、不准用什么药(如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阻挠羟氯喹宁的使用),强制商铺关门、强制打疫苗、甚至象中共那样对民众进行强制隔离(如加拿大政府);

  在美国,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建制派,都以“科学”的名义剥夺民众自我医治的自由:左派虚伪地以人民健康和生命风险为由,支持购药处方单制度,剥夺个人的买药自由;右派建制派则一方面高唱个人拥枪自由(绝口不提枪支滥用的致命性,远远超过处方类药)、一方面强调擅自购买处方类药的风险,构成了颇为讽刺的自相矛盾现象——暴露出右派建制派维护的无非是军火商的利益,并不在乎人民的自由。

  典型的还有拜登政府推行的“环保科学”新政,以“环保科学”的名义限制人民用油用电,推动电价、油价大涨,一根筋地要控制美国人的...然而他们彷佛全然忘记了:“环保”左派上世纪预言的人口爆炸导致全球饥荒、地球变暖导致世界沿海城市成泽国...等等悲天悯人的预言,无一实现。

   以“环保科学”、“防疫科学”的名义,剥夺个人自由,控制民众生活,这是值得高度警惕的左派新专制苗头。




 曾节明 2021.4.12 夜雨中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中国社民党 主席:刘因全 名誉主席:魏京生

www.csdparty.com

曾某完全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浏览(43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0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