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俞先生的博客  
在中国工作21年无住房。到加拿大后,5年内买房。社会制度不同是原因。  
        http://blog.creaders.net/u/694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从《人类简史》一书看我们的知识结构 2018-04-18 20:04:22

最近本人利用休闲时间阅读了一部犹太人青年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oah Harari)写的《人类简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一书。我只读了英文版的一部分以及中文版的一部分。没有读完。也是匆匆读过。主要的目的是根据社会的反响以及书的内容探视读者群的知识结构。从社会反响来看,据说在许多国家产生轰动效应。特别是大批年轻人成为作者的粉丝。而且英国的八家出版商为了争夺该书的版权而展开所谓版权大战。该书经常位于畅销书榜首,并且获得一些图书奖项。2017年赫拉利访问中国、南韩和日本。在上海和杭州曾经被大量粉丝团团围住。他的演讲,一票难求。据经纪人讲,赫拉利周游各国,马不停蹄。有一次,在国外演讲,回答听众提问,由于过于劳累而晕了过去。可见此书在国际社会产生的影响甚广,反响很大。

当然,也有读者指出,该书并没有提出任何新的观念和理论。虽然说该书涉及内容广泛,跨越多个学科,包括考古学、人类学、生物学、历史学、政治学等等,还很难说有哪些学术建树。个人认为,该书还是应该归为自然科学或社科兼而有之的普及书。在学术上,并没有能够确定的进展。该书的特点是综合了各科的知识进行了一种综合描述,其包含的知识其实都是既有的知识,只是作者将其混合而已。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书。有的读者说,该书让其改变三观,包括世界观。本人一点也没有感到惊奇。过去,读过不少人类学的书籍。看到这本书,觉得没有什么新观点。例如,有人说,这本书将研究原始社会的史前考古学和人类学与研究文明社会的历史学和政治学及经济学的研究结合起来,是一大成就。其实,这算不上什么成就。原因就是《人类简史》并没有建构一个理论体系,只是表达了一些观点。过去的学者表述过这些观点。该书只是看问题的角度有一点新意,但是,并没有增加新知识。有的观点离谱。比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该书说人类在农业社会反而不如在采集社会幸福;除了人类的想象,这个宇宙没有神、国家、民族、钱、法律及正义。正像豆瓣网站上的有些读者所说的,该书适合那些缺乏丰富知识的人,特别是年轻人。

从学术的观点看,赫拉利提出的独特见解几乎没有哪一个能够成为建构一个自成体系的独特观点。用一种通俗的话说,一系列独特的观点要能互相串联起来,才能成为一个能自成体系的说法。能进行推理。只有这样的进展才能真正导致建构一个学术理论或创立一个知识体系。没有在他的书中看到这样的系列独特观点。我猜想,他的书之所以引起轰动是在于他论述的课题是一个外延广泛的论题。由于涉及的范围很广,又有一些独特观点,很多人就会感兴趣。外延很广的论题会提供一个创立理论体系的纵深条件。可惜,由于没有系统理论,也只能成为读者欣赏一系列有关人类的来源及其命运的独特见解的知识普及书。

本人也感到有一点不解。本人写的书Language and State: A Theory of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提出的见解比他的那些看法要深刻的多,而且自成体系。就是说,我也有独特的见解,而且那些见解互相关联,成为一个新的理论和知识体系。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却无人知道。比如,本人说自从人类使用语言通讯以来,他们创造和利用媒介。媒介延长通讯距离。延长通讯距离让人类能够订立法律,书写历史,创造哲学、文学和艺术,并且还能创建宗教和传播宗教信仰。没有长距离语言通讯,就没有人类社会的一切文明。国家取代部落的原因在于语言延长通讯距离导致人类建立大规模共同体。人类文明的一切进展都能还原为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媒介则发挥关键作用。媒介创造了人类文明社会的一切。这样的表述是语言本体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的一个成功案例。上个世纪后半叶欧洲哲学家们开启的所谓语言学的转向在社会科学领域得到回响。这样的研究也向现象学靠拢。现象学的一个观点是,语言不能代表意义世界的全部。本人的研究证明,如果离开媒介,语言就失去其本真。媒介理论在社会科学中展露头角正说明,如果忽略了语言在建构人类社会中发挥的作用,社会科学将无法取得任何实质成就。就是有,也最终不会成立。换言之,语言通讯的结构,就是社会的结构,也是人的意识的结构。不了解这个情况,我们的思维始终处于混沌状态。

但是,对照《人类简史》在青年人中间得到成千上万的热情读者,可见青年人的知识太少。而本人的书需要思维能力特强而且阅历和知识基础雄厚的读者。可惜,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读者太少。所以,本人写的书没有读者。一个也没有。



浏览(2273) (4) 评论(29)
发表评论
回忆我一生难忘的一次出书投稿经历 2018-04-18 12:49:37

我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毕业到大学执教以后,一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能够真正地从事学术研究。我很着急,但是,单位的领导总是给我安排各种任务,把我当成了工具,没有足够时间从事学术研究。虽然也挤出时间看书,找到一个研究方向,一直没有写作。21世纪移民加拿大后,我又打工挣钱买房子。然后,有了居所以后,我才开始看书和写作。这时,我已50岁。我的目标就是写作学术书,要创造理论和新知识。其实,真正开始执行我在中国已经拟定的计划是在2005年。到了2006年,我写了一本书的初稿。开始联系中国的出版社。中国的出版社要求我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我想,我的书肯定不符合标准。又开始将书稿翻译成英文。在北美洲寻找英文出版社。当时,我对这里的出版社的出书要求一无所知。我一开始就瞄准加拿大的出版社。我的想法是,我可以自称加拿大人,要求加拿大的出版社优先为加拿大人服务。联系了许多加拿大的大学出版社,没有得到积极的反馈。好像他们都懒得看我的出书计划。唯一让人意外的是,一家在加拿大魁北克蒙特利尔的出版社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很积极。他们看了我的Book Proposal,要求我寄给他们两份书稿进行peer review。当时,我的书稿很长,有600多页。打印两份书稿搞坏了一台打印机。可是,书稿寄给他们以后,他们只找了一位专家评议。由于我的书稿内容、观点和理论的方法很不成熟,自然被那位专家否决了。但是,那一定是一位加拿大的学者或大学教师。我不知道他是谁,因为专家评审是匿名进行的。他写了长达14页的评议报告。麦吉尔大学出版社的负责人将报告转给我。那份报告很详细。我个人感觉,一位博士生导师给博士生的论文发表指导意见可能也不及他给我写的评议。那使我终生受益。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加拿大的学者非常认真。他从头到尾看了我的书稿。我以前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导师的指导意见也没有这样认真和详细。差距太远。我从他的评议中受益匪浅。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说写书的时候论点要一层一层往前推进。虽然我以前在中国写文章的时候,也知道论点要一层一层推进,这一次我的确是忘记了。他提醒了我。他还提出很多意见,都让我受益。虽然我没有在加拿大或美国读过博士,我仍然认为我意外地接受了一次博士生导师的指导。而且是免费的。后来,我修改我自己的书稿,将论点梳理清楚,一层一层推进。书稿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我认为,正是由于这一点,我自己写出来的书能从前到后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写书的时候,千万不能东拉西扯,不能wandering from time to time。如果不能一层一层推进,不能前后连贯,而是天女散花,写的书很可能成为一个科普读物,不是一个专门的论著。

后来,我再也没能找到像麦吉尔大学出版社那样高层次的出版社。我处处碰壁,没有一次遇到一个出版社愿意要求我将整个书稿提交给他们找专家评审。最后,我找了一家Self-publishing的出版社,那家出版社专门出学术书。虽然作者需要支付一定的出版费用,还是能出书。书能够行销全世界。而且我发现,我的书在法国售出的比在英国售出的还要多,尽管我的书是用英文写成的。我个人自信,本人写的书已创造一套知识体系。我会通过北美洲的学术团体来推广我自己的书。如果得到学术界认可,也许还能找层次比较高的出版社出书。80年代的时候,我想到美国留学。由于国内大学的用人机制阻碍我出国,我没能圆出国留学梦。现在,我想与北美的学术界交流。将来也不能排除再次收到麦吉尔大学出版社的我们对你的书稿感兴趣的来信。

 

浏览(1066) (3) 评论(0)
发表评论
独裁者覆灭的不二法门 2018-03-22 08:51:10

世上所有的独裁者都是野心家。他们野心膨胀的第一步是控制国家的最高权力。满足了这个愿望后,他们的野心还会继续膨胀。掌控国内的权力已经不能满足其愿望,于是,就向外扩张。最后,被国际力量所粉碎。历史上,法国的拿破仑就曾经野心膨胀。先在国内取得专制权力,后来向外扩张,被国际反法联盟所粉碎,被流放到厄尔巴岛去了。历史上,德国的希特勒野心膨胀,对外扩张,被国际反法西斯联盟合力剿灭。历史常常有这个现象:独裁者在国内拥有至高无上的全面统治权力,国内的普通人民已经无力反抗,但是,独裁者的野心永远也无法满足,必然要对外扩张,控制更多的土地和人民,于是,国际战争就不可避免。由于独裁者在国内独裁忘乎所以,总以为自己不可战胜,最后被国际社会打败就是一个不变的结局。中国的情况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

浏览(212) (3) 评论(3)
发表评论
中共政权蜕化的一个迹象 2018-03-21 23:19:54

古代封建王朝建立之初,最高统治者建立的政权一概具有个人化的特质。这个个人化是政权管理制度内部不成熟的表现。就是制度化程度低,管理国家的事务在最大程度上依赖于个人的品质,包括个人的思维方式、性格和道德。管理国家是带有个人的特点。同时,政权也是由最高统治者个人组织起来的。于是,政府的主要官员与最高统治者保有一个个人的关系。这些官员对最高统治者个人效忠,而不是对国家效忠。比如,政府内阁的臣相原本是国王的管家。政府内部的各类高级官员原本是国王的仆人或朋友或故交。统治者和为其效力的官员之间保有一种个人关系。而这种个人关系是彼此信任的基础。后来因为国家管理的范围扩大而形成公共事务管理以后,原本的个人统治不再有效,才出现现代行政管理体制。除了公务员从市场上招募并对国家效忠以外,高级官员也是职业化了。官僚体制出现科层化。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对此有过专门论述。中国声称要走向现代化,但是,高层的官僚体制却出现返祖现象。就是倒回去进行个人化的管理。习近平当国家主席,将他一生中的故交委任为权力中枢的主要官员,包括王岐山、栗战书和刘鹤等人。将以前的故交委任为高官必定有个人关系的因素在里面。于是,在上下级之间,必然形成私人效忠关系。这与过去毛泽东时代比也蜕化。在毛泽东时代,中共领导人基本上是因为理念而汇聚在一起。现在,习近平统治集团内部那些关键人物之间都是因为与习私人关系可靠或良好而走马上任。这样的人不少。所以,目前的中共统治集团的政治统治实际上比毛泽东极权主义还要退步。还不如中国的6070年代。这个开历史倒车的人好象没有任何负罪感。估计只会有两个结果:中国政治进入疯狂年代比文革还文革或者出现急刹车有人取代习,将中国扭转回正常轨道。但是,不管怎样,习很可能加速极权主义的灭亡。此人看起来有能力,其实,非常愚蠢。过去,中国的共产主义得以苟延残喘是因为它处于要改革和守旧的模糊空间,很多人在等待或观望。现在,习撕下画皮,表明要赤裸裸走倒退回封建专制体制或现代极权体制。不是像中国过去的中国古代的专制统治,就是像希特勒的现代极权统治。

 

 

浏览(966) (21) 评论(0)
发表评论
习王当选正副国家主席是一场政变 2018-03-16 21:10:56

有消息称,习王在本次人代会上当选正副国家主席。不受任期限制。还有消息称,作为国家副主席,王其实是2号人物。其他常委地位则下降。过去的集体领导体制改为高度集权体制,二人突出,权力进一步集中。权力越集中,腐败的可能性越大。防止腐败的一个方法应该是分权与制衡。统治者不采取这个办法,他们就不会减少腐败的影响。据说,要成立监察机关防止腐败。在高度集权情况下,前景不会很好。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中共的大大小小的官员没有理念。他们只是为了地位和利益而掌权。只要上级给与职位和地位的话,他们就随上级的指示办事。上级要集权,他们都同意。目的也是为了利益和地位。

过去,江泽明和胡锦涛都只担任总书记两届。当国家主席也两届。已形成惯例。就是不成文法。现在,改为无任期,或者是终身制,其实,就是一次政变。但是,其他掌权者包括那些代表都同意,他们也不再顾及邓小平的告诫。说明这些人没有理念。只有自己的利益。

浏览(462) (9)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