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俞先生的博客  
在中国工作21年无住房。到加拿大后,5年内买房。社会制度不同是原因。  
        http://blog.creaders.net/u/694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中国已落入极权民主制陷阱 2016-06-16 11:34:56

如果我们说人类文明社会里的国家组织形式最终会由民主制取代独裁制,我们可以认为,人类社会政治文明的历史进程是一个民主化过程。尽管各个国家的历史演化不尽相同,甚至千差万别,摆脱专制,实现民主似乎是各个国家不可避免的历史进程。但是,各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也有差异。有些国家在封建社会的专制君主政体瓦解或名存实亡之际及时转型为自由民主政体,而另外一些国家则在摆脱封建专制主义以后建立极权民主政体。本人认为,极权民主政体是从封建专制政体向自由民主政体演化过程中的一个中间阶段。但是,这个中间阶段可能会经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原因就是,极权民主制度里的掌控者通常时时刻刻牢牢地掌握国家的强力机构,包括警察、秘密警察和军队,还严密管控舆论工具,包括新闻媒介在内的宣传工具。一方面在人民表现出希望自主掌握自己的命运而挑战当局的时候,当局会动用强大的暴力工具予以镇压,另一方面当局能够愚弄民众。于是,要摆脱这个极权民主制度相当困难。于是,从极权民主政体过度到自由民主政体就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艰难旅程。就像有些发展中国家从低收入国家提升为中等收入国家以后再要提升到高等收入国家非常困难。这些国家长期地被定格在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落入中等收入国家的陷阱。同样,在民主化过程中,也有一些国家落入极权民主制的陷阱。中国是一个典型。自从辛亥革命以后,原本应该及时转化为自由民主国家的中国却在专制与民主的拉力赛中停顿在极权民主的阶段。中国要退回到封建专制制度去已不可能。民国时期,袁世凯尝试过,失败了。后来就再也没有人尝试。要前进到自由民主政体也面临许多困难。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中国已经进入极权民主制度阶段。到了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时代,极权民主制度已登峰造极。但是,要进一步提升到自由民主制度阶段难度也很大。极权民主制度这个非典型政治制度其实非常值得研究。

极权民主制的画像

过去,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分析古代希腊各种政体的时候将政体划分为三种形式:君主政体、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这三种政体又可以简单地解释为一个人统治国家的政体、少数人统治国家的政体和多数人统治国家的政体。在现代,这样划分政体的方法已不适用,原因是专制君主政体其实已基本消失于地平线之外;贵族已经不复存在,当然也就不再有贵族政体,即使有时有人将现代国家里出现的寡头政体等同于贵族政体,这个看法并不妥当,原因是寡头已经一律出生于平民。自从卢梭提出他的民主理论以后,人们一般理解的民主政体也与亚里士多德所述的民主政体不一样。亚里士多德指多数人统治的政体是民主政体,而卢梭所说的民主政体是全体人民统治国家的政体。而后面所说的差异是我们理解极权民主政体的一个关键。我们在下面再谈。

换言之,现代人一般将政体划分为专制政体和民主政体两种对立的政体。同时,这些政体代表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可以说,二者的形式泾渭分明。但是,极权民主制度是个奇异的制度。人们无法用黑白两分法来定义它。它有民主的表述、民主的口号,有民主的形式(包括有形式上的选举),有实现民主的理想,以实现民主为终极目标,同时这个制度内的掌权者对人民的诉求有所回应,能对人民进行政治动员,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或在一个时期内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但是,掌握政权的政党或领导人主张和坚持只有这个政党或领导人代表人民,坚持只有自己坚持的政治理念才是唯一正确的理念,实行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和一个主义的基本原则,排挤、打击甚至镇压其他的政党、政治人物,压制其他的政治理念。垄断真理和政权。于是,在这样的国家里,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结社自由,没有合法的反对党。对政府的政策不满的人没有合法途径向政府请愿。同时,当局对人民的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密不透风的管制。政府的权力没有任何实质的限制。人民内部对这个政治制度的看法往往出现两极化现象。不少人公开表示热爱这个制度,而另一些人则可能寻找机会表示对这个制度的不满。

国家领导人也具有非常突出的两面性。一方面,他们高举民主或人民的旗帜,他们有时是革命的领导者,声称为人民谋幸福,他们被自己的人民视为英雄、大救星,他们是具有超凡魅力的民众领袖(即马克斯·韦伯所说的卡里斯马型民众首领),甚至得到人民的崇拜,但是,他们在牢牢掌握国家的权力的同时,不愿意听取其他人的意见,独断专行,不允许反对党的存在,压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国家的独裁者。法国历史上的拿破仑就是这样的人物。他继承早先雅各宾当人的某些理念,在欧洲各国输出革命,他编写拿破仑法典,给予法国人公民权,建立法国国民军,让法国成为欧洲数一数二的大国。但是,他又是一个政治上专断的人物。他统治法国的时期不允许法国的政治反对派合法活动。他关闭了法国的所有报馆,只允许4家报馆存在。这4家报馆全部是政府喉舌。臭名昭著的德国纳粹领导人希特勒鼓吹雅利安种族优越论,屠杀犹太人,对外侵略扩张,发动欧洲的侵略战争,对内则用暴力手段消灭反对派,实施残暴的独裁统治。另一方面,他是经过选举而获取政府权力的政治人物。在他当政之前,德国在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之下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人民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处于极具动荡的状态。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以英法为主导的欧洲战胜国通过苛刻的凡尔赛条约迫使德国支付高昂的战争赔款,限制德国的武装部队的规模,严密监视德国的一举一动。德意志民族的自尊心被刺伤。于是,声称要使德国摆脱经济危机和使德国再次强大的希特勒获得众多德国民众的支持。在俄国和苏联,列宁和斯大林领导的共产党则以推翻压迫和剥削人民的资本主义制度为基本诉求,主张在帝国主义薄弱环节的俄国将帝国主义战争变为国内战争,提出土地和面包的口号,赢得工人和士兵的支持。随后建立苏维埃政权和苏联。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热情能说明这些领导人得到人民的支持。另一方面,列宁和斯大林又无情地打击反对派。列宁当政时期的肃反残酷镇压了那些支持旧政权的人。斯大林则毫不犹豫地清洗了党内的竞争对手。他们不仅仅对阶级敌人实施严厉的专政,在统治集团内部也实行个人独裁。在中国,毛泽东领导社会底层的农民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战略。让那些贫苦的农民和城市的普通市民阶层获得一次翻身解放的机会。让一个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旧中国脱胎而成为一个声称已消灭剥削制度的新中国。他被他的人民视为大救星。但是,自他掌权以后,从镇压反革命开始,到反右和文化大革命都反映革命政权专制主义的一面。新政权不仅对所谓的剥削阶级实施专政,也打击那些凭自己的良心说话的知识分子,接着又在党内进行一场清洗运动,最终确立其个人独裁的政体。在中国,有不少人对他赞美有加,称其为革命领袖、共和国缔造者,也有人指责他是暴君和当代秦始皇。

同时,几乎所有的极权民主制都有一套理论。这套理论通常代表着社会的某个或某些阶级或阶层的利益诉求。这套理论通常并非处处毫无道理,能被一部分人理解。于是,至少国家内部有一部分人受到这个理论的感染。至少有一部分人卷入这个理论指导的政治运动之中。极权民主制度能依靠这个理论进行政治动员。但是,也会树立敌人。在拿破仑时期,拿破仑坚持法国大革命时期传播的一部分理念。拿破仑曾在雅各宾专政时期担任法国军官。拿破仑在欧洲各地打仗的时候也在传播法国大革命的理念。当然,这个理论有自己的对立面。这个对立面就是那些为欧洲的保皇党辩护的理论。德国纳粹主义崛起的时候,鼓吹种族优越论,认为雅利安民族是唯一对人类文明做出贡献的民族。是极端民族主义的一种。认为在世界上各个民族互相竞争、优胜劣汰,主张通过战争扩大生存空间,建立世界霸权。这种理论通过优等种族论争取人民的支持,同时又树立一个对立面。这个对立面就是异族,例如犹太族。这种理论无法与其他社会政治理论兼容并蓄。于是,与其他社会政治理论冲突。马克思列宁主义则坚持一种阶级斗争的理论,认为无产阶级受到资产阶级的剥削与压迫。被压迫和被剥削阶级与压迫和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需要通过斗争,特别是暴力革命的方法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新的无产阶级国家,用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取代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实施财产公有制,直至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理论是动员雇佣劳动者的思想武器,但也将资产阶级当作革命和专政的对象。过去的苏联和今日的中国都用这套理论建立极权民主制。这种理论无法争取所有人的认同和支持。用这种理论建立的政治制度就只能是一部分人支持和一部分人反对的政治制度。具有两面性。就像过去毛泽东对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解说的那样,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

人民的参与和民主

如果说现代的极权民主制度是一种专制制度,它与前现代的君主专制制度已不可同日而语。君主专制统治是一个家族对国家的统治,或者说是一个家族对一个民族的统治。极权民主制并不意味一个家族对一个国家的统治。如果说极权民主制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统治,我个人认为,只能在某种意义上接受这个说法。准确地说,极权民主制是利用一种不被所有人接受的理念对国家进行全面管制的制度。这种制度最终造成给予一部分人过分的自由,同时有限制和剥夺一部分人原本应有的自由。在君主专制之下,国家的权力是家族私有的;而在极权民主制之下,国家权力已不再为家族私有。其实,在前现代,君主制度之下的国家权力并没有规定为私有或公有。在法律上说,权力不分公私。国家与统治家族合二为一。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一书中说,中国古代的皇帝管理他的国家如同管理一个大家庭。他的最大责任是维持天下太平。其实,国家就属于统治家族。到现代,人类已经不能再用家族统治的方法来统治国家。英国哲学家贝特兰·罗素曾经说,在过去君主专制的时代,人们的眼睛总是盯着君主,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君主身上,并且崇拜君主。直到君主专制制度被人民推翻以后,人们将内心里寄托的对象从过去的君主身上转移到在造反或革命中一跃而起的民众首领的身上。显而易见,在造反或革命中涌现的民众领袖通常都代表人民或至少一部分人民,他们具有超凡魅力,即韦伯所说的卡里斯马型民众首领,有的还被视为弥撒亚式的救世主,拯救民众于水火。这说明,在现代,如论如何,统治者都要诉诸于民意才能掌权。国家的组织方式已发生根本变化。我个人认为,这个转变也是国家的组织形式从专制制度向民主制度转化过程的一部分。

以往的社会学家认为现代经济的发展是导致君主专制政体瓦解和人民民主制度形成的决定性的因素。他们认为,市场的交换导致人们产生平等意识,冲击了过去的封建等级秩序。于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为建立民主制度创造条件。换言之,他们认为,经济的发展决定国家组织的民主化进程。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是导致君主专制政体衰落的原因。本人认为,这个判断不准确。人们不能说,在农业社会里国家的组织形式一概是专制制度,而在工业社会里,人民就普遍地建立民主制。在古希腊时代,人们建立的社会就是一个农业社会。那个时代人们也建立过城邦民主制。经济结构的变化并不是导致国家的组织方式变化的根本原因。本人一生致力于研究语言与国家的相关关系。本人发明了一套用语言通讯距离延伸来解释一切国家进步的理论。本人认为,人类在使用语言以前,已经是社会动物。人类那时已形成社会。在社会里的人互相通讯。他们用行为互相通讯。通讯中的行为是人类社会里每个人与他人进行通讯的原始媒介。如人们摇头或摆手来互相通讯。自从人类使用语言以后,人类能够开发媒介。人类不再仅仅用行为互相通讯。人类能够在面对面的通讯范围以外进行通讯。由于人类互相通讯的目的是进行劳动合作、交流生活和生产经验,传播知识和观念以及信仰,人们会组建更大的共同体。于是,以亲属关系为基础建立的部落被以语言通讯关系为基础建立的国家所取代。自从建立国家以后,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也是国家内部组织方法变化的基本原因。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是国家组织方式民主化的基本原因。换言之,不是资本主义现代经济的发展推动了民主化,而是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推动了民主化。这是本人与世界上所有研究民主制度的学者产生分歧的根本原因。人们会问,语言通讯距离的延伸就能解释一切国家民主化的原因吗?在这里,本人不得不再做一点解释。我个人的研究能证明,一旦人类使用语言,他们就会开发媒介。一切语言通讯都必须依靠媒介。人们通常理解的媒介只是物媒介。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认识的媒介都是一些平面媒介。当然,在电子化的时代,人们也能理解

浏览(132) (1) 评论(1)
发表评论
从上海飞往多伦多班机迫降卡尔加里 2015-12-30 17:07:40
浏览(16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是没有批判能力还是没有原创能力 2015-12-24 20:12:18

刘云枫网友写文章认为中国人没有批判能力,而有批判精神。仔细想一想,觉得应该说没有原创的理论或思想。要批判他人的看法、观点、思想和理论就需要有自己的独特的看法和观点以及原创的思想和理论。如果没有自己的独特的看法或观点,没有自己的原创的思想和理论,无法批判他人的看法、观点、思想和理论。批判其实就是说理。就是用一种标准去评判他人的看法、观点、思想和理论。没有自己的东西,你就难以独立。没有自己的独立性,就无法批判他人的东西。本人自信已创造一套理论。这个理论可以全部覆盖人类文明进程的所有方面。由于是自创,也能成为一家之言,我就能拿这个理论去批判西方人的理论。比如,我将我自己的理论中的一部分抽出来,说明国家起源于语言,然后,我就能拿这个理论去批判西方人的所有的国家起源的理论。我有我自己的说法。能横扫整个世界。反之,如果我没有这个自创的理论,我自己也觉得没有办法去批判他人的理论。我们过去习惯于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去批判西方的许多理论。但是,随时间推移,我们发现马克思的理论并不能完美解释我们面对的社会。因此,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去批判就显得虚弱不堪。所以,必须自力更生,创造自己的理论。

现在中国有不少学者呼吁中国要获得国际社会的话语权。他们批判国内的学者介绍西方的理论,批判用西方人的理论来分析中国的国情,批判生搬硬套西方人的理论来解决中国的问题。然而,这不是中国的学者心甘情愿地那样做,而是中国的学者的确没有创造自己的理论和思想。没有自己的原创理论和思想,就只有向西方人学习。你总不能用占领国际舆论阵地的方式抢夺话语权吧?没有话语权是因为你没有创造吸引人的理论和思想。如果你能创造理论和思想,你不用去占领,西方人也会将话筒递给你,让你说。所以,仔细想一想,觉得应该说中国人缺乏自己的原创的理论和思想。

至于中国人有没有原创能力这个问题,本人认为,可能原创能力弱一点。西洋人看上去很粗,其实心很细。他们经常会提出一些独特的看法。他们做事认真。中国人缺乏认真做事的态度。好多人在大学或科研机构工作是为了混口饭吃。要创造思想和理论,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很多人不愿意干这样的事情。从中国人写的书和文章就可以看出,他们热衷于研究中国的现实,但是,不喜欢研究理论。如果要研究理论,就是介绍外国的理论。没有人去花费精力去创造自己的理论。因此,他们就缺乏批判的能力。这样的事情不奇怪!

 

浏览(597) (3) 评论(6)
发表评论
当今世界的发展正在陷入危机 2015-12-20 09:23:03

有种种迹象表明,人类社会的发展正在逐步陷入危机。我们现在至少能够看见如下几个危机。

几个典型的危机

首先,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增长已陷入危机。自从2008年美国雷曼公司倒闭以后,一股次贷危机浪潮席卷美国,接着导致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衰退。好多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为零。有时,还出现经济的负增长。同时,欧洲一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出现危机,主要表现在于政府的公共财政赤字有增无减,导致政府债台高筑。以福利制度为特色的现代资本主义混合经济发展模式陷入困境。一方面,政府需要维持高水平福利制度以便争取人民的支持,另一方面政府的财政资源捉襟见肘。接着,希腊等国的经济濒临破产差点导致欧元区解体。结果,虽然为发达国家,欧洲国家和其他国家似乎还要依靠一些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来舒困。例如,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已严重依赖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有其他一些发达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依赖一些发展中国家为其提供经济增长的动力。

其次,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许多国家的政府盲目追求GDP,忽略了社会的综合发展。由于经济发展常常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一些国家不可避免地陷入举世瞩目的生态危机。而且由于生态危机会不断扩散,生态危机有向全球蔓延的趋势。例如,由于过度追求经济发展,碳排放量急剧升高,导致产生温室效应,气候变暖。人类的生存面临威胁。前不久,全世界各个国家不得不到法国巴黎召开一次全球性气候会议,并达成降低温室气体的协议。但是,要解决生态危机还有很多路要走。例如,在有些发展中国家,水和土壤被大面积污染。空气被严重污染。在中国和印度,雾霾变成公害。人们叫苦不迭。空气污染引发严重的健康问题。甚至因此而促发新一轮移民潮。

再次,整个世界范围已出现社会和谐危机。特别是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贫困现象越来越严重。不平等情况日益加剧。各个地区和各个国家之间的发展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有拉大趋势。例如,美国黑人长期以来社会地位不如白人。种族之间的矛盾仍然存在。例如,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青年经常引起黑人骚乱。199536日至12日在哥本哈根举行的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对目前的社会形势作了令人不安的描述,并且指出,世界上现有10亿以上的人生活在赤贫之中,其中大多数每天都在忍饥挨饿据官方统计,全世界现有1.2亿多人失业,还有更多的人处于就业不足状态。在美国,经常有人持枪到学校开枪杀人。在中东地区,自杀式爆炸事件经常发生。还有难民危机。在中国,不满的访民与警察爆发冲突。

再次,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出现人民的信仰危机。在欧洲和美国,宗教的影响其实在衰落。由于缺少信仰,人们吸毒寻求梦幻感觉。女性则卖淫。还有同性恋盛行。人们似乎追求一种醉生梦死的体验。人们的道德水准在下降。因此,出现很多的社会问题。在一些传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国家,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由于信仰缺失,社会道德沦丧。社会风气变差。笑贫不笑娼。吸毒、犯罪到处可见。有人提出要重建信仰。例如,在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城市建设似乎日新月异,社会管理则面临越累越严峻的挑战。腐败问题冰冻三尺,是难以根治的顽症。由于很多人不再信仰马列主义,有些人转而信仰其他宗教。还有人信仰邪教,如全能神教。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则出现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大肆扩散,对人类社会的安全构成极大威胁。

最后,国际社会的管理中面临核武器不断扩散的威胁,其实也逐渐地陷入国际社会的管理危机。前一段时间,世界主要国家与伊朗达成协议,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但是,伊朗有时违背自己签署的协议。在东亚,朝鲜频频举行核试验,是对国际核安全的直接挑战。核扩散和防止核扩散彼此博弈,但趋势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拥有核武器。由于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有核武器,控制核武器就越来越困难。最终将陷入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控制的危机。人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虽然联合国在防止核扩散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联合国却没有强制力阻止有些国家发展核武器。由于国际政治内的国家间的矛盾难以消除,在核武器上的博弈将愈演愈烈。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能否在人类先进思想的引领下走出这些危机?

人类社会发展出现这样的问题的一个原因是,自然科学发展很快,哲学和社会科学发展滞后。二十世纪以来,自然科学的快速发展引起社会的深刻变革。但是,相对而言,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比较缓慢。于是,出现了依靠科学技术无法解决的社会发展难题。一方面,科学技术的发展推动了生产方式的进步。另一方面,贫困问题依然存在。一方面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另一方面,先进的科学技术可能反过来危害人类(如原子弹和化学武器)。一方面,生产技术的进步令人惊异,另一方面,社会的管理似乎面临挑战。人类迫切需要在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方面有明显的进展,以便为社会发展提供指导和指引。科学与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平衡发展也很重要。那么,在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方面有哪些问题?个人认为,二十世纪以来,人类在有些社会科学的发展上是取得明显进步的。例如,经济学就发展很快。除了凯恩斯主义提倡国家干预市场经济外,制度经济学派的成本交易理论也是一个巨大进步。学术界在博弈理论方面也有明显的进步。但是,在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发展方面似乎进步很小。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与过去的哲学和社会科学比,二十世纪以来的哲学和社会科学似乎相形见绌。例如,在上个世纪,就有西方人写文章论述德国哲学的衰落。在十九世纪以前,德国哲学有过一个辉煌的时期。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德国似乎没有出现能和以前的哲学家比肩的人物。中国的一位学者黎鸣还写了一本书《西方哲学死了》。在政治学方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有芬兰的学者写文章论述美国政治学的衰落。如果美国政治学衰落了,其实,其他国家的政治学也衰落了。几年前,一位法国社会学家到北京演讲,说法国的社会学在80年代开始衰落。法国是社会学的故乡。最初的主要的社会学领军人物都出在法国。现在,法国的社会学家在哀叹法国的社会学衰落了。 现在,国际社会一些有影响力的报纸在评选思想家。评选出来的思想家与十九世纪以前的思想家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那么,就目前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言,究竟有哪些最最重要的哲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不如人意?本人不揣冒昧提以下四点看法。

首先,人类的经济学和社会学在论述社会发展过程中经济效率和分配公平各自兼顾方面没有提出有力的理论和思想来解决公平与效率的问题。我不是说没有人提出过出色的理论。美国的约翰罗尔斯和阿马提亚森都在此方面进行过系统的研究。但是,圆满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很大。在发达国家,福利制度就直接涉及效率和公平的问题。过重的福利负担已经影响了经济增长。比如,人们议论希腊经济的困境的时候就指出,希腊人享受国家给予的优厚的福利而变得懒惰。在欧洲其他国家,其实也有类似的问题,唯一的差别就是在那些其他国家里问题还没有充分暴露。在美国,医疗制度的改革步履维艰。一个原因就是,这项改革涉及到建立何种社会福利制度。一旦涉及到公平与效率的问题,人们就争论不休。在中国,问题也很典型。长期的社会主义福利制度已经使经济的发展失去了动力。然后,改革者强调了效率。改革者邓小平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应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社会的贫富差别日益严重。尼基系数高攀已经引起联合国的警觉。中国的社会贫富差别一点也不比西方国家逊色。怎样平衡经济发展的效率和社会公平是个难题。在此方面,社会科学工作者需要努力。

其次,民主理论其实没有取得实质进展。现在,学术界和思想家关于民主制度的理论认识并没有超越二百多年前启蒙思想时代的思想家的水平。多少年来,民主理论没有取得很大进步。虽然在美国的学术界,政治理论几乎就等同于民主理论,我们没有看到非常引人注目的民主理论。多元论是一个进展,但是,没有改变以前的现代民主理论的奠基人卢梭关于民主的基本理论。卢梭的民主理论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人民主权论。这个理论强调人民作为一个整体的概念形成自己的众意和公意后成为国家的主权者。卢梭认为,人民是一个集体概念。人民是不能被代表的,主权是不能转让的。但是,后来各个国家实行的民主制度与卢梭论述的民主大相径庭。也就是说,人类实际实践的民主与卢梭魂牵梦萦的民主不完全是一回事。简而言之,人类实际实践的民主是一种以选举为基础的党派政治。卢梭则是完全反对党派政治的。他认为党派政治是对人的腐蚀。人们怎样完美解释现在的以政党政治为基础的民主制度?我认为,西方人是经验主义者。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建立了民主制度架构内的政党政治。但是,怎样解释这样的政党政治是一种民主政治?西方国家有许多学者在研究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是西方国家生存的基本理论。但是,人们的民主理论还深陷于卢梭的思维之中。在这个方面,进展不如人意。这个问题实际上也影响到中国人对民主的看法。我在以后再谈。

再次,人类的宗教思想的发展几乎为零。宗教深深地影响了各个社会的建构和国家的发展。特别是到二十一世纪,有些地区的人民不是往前看,而是往后看。宗教极端主义有愈演愈烈之势。宗教极端主义已经成为深刻的社会危机的根源之一。暴力的冲突导致大量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让很多人流离失所而成为难民。宗教仇恨影响了国家的团结。在中东地区,许多国家因为宗教教派之间的冲突而陷于社会无序状态。暴力无法解决宗教冲突。即使使用强大的国家机器,也难以根除产生宗教冲突的根源。这是信仰问题,也是思想问题。依靠科学技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伊斯兰教似乎难以自救。换言之,中东的教派冲突具有很深的历史根源,也有很多现实的原因。人们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相反,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许多国家都有邪教在攻城掠地。宗教信仰是不依社会变化而变化的。改变一个人对宗教的看法比让一个人信仰宗教还难。在世俗化政府的管理之下,政教分离保证宗教自由。一旦世俗化的政府失去影响力,宗教的冲突就卷土重来。人们能否创造一种能够阻止宗教极端化的思想和理论?或者说,人们能否创造一种新的改良的宗教从而阻止极端主义卷土重来?

最后,人类亟待创造一个或多个管理世界的理论。过去,格劳修斯阐述过他自己的国际法的理论。他想到的是建构一个由法律管辖的国际社会。康德曾经提出建立世界政府的设想。他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建立永久和平的基本条件。但是,后来就没有多少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在此方面着墨。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以后,人类建立了联合国。联合国在维持国际秩序与安全方面的确发挥重要作用。联合国还在促进各国的社会发展方面发挥建设性的作用。但是,不能忽视的是,联合国在解决许多地区问题方面能力有限。比如,在限制核武器扩散方面,国际社会能够采用的方法不多。例如,面对朝鲜宣称自己已成为核国家一事,国际社会基本上是无能为力。举行过六方会谈。但是中断六方会谈也已经很久了。在中东,有人曾经怀疑伊朗试图开发核武器。还有人说以色列已具备开发核武器的能力。一个趋势是,如果无法有效制止核武器的扩散,有关国家很可能展开地区核竞赛。印巴之间实际上就存在一种冷冻的核竞赛。怎样维持国际社会的安全与稳定已成为一个难题。美国在维持世界秩序方面发挥最重要的作用。但是,近几年来,美国也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自从侵略伊拉克以来,美国已经愈加小心谨慎。看来,暴力手段无法解决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现在,人类需要新的管理世界的理论解决方案。

本人的一点奉献

面对处于困境中的世界,本人也很着急。本人只能谈谈自己的理论。本人没有其他的能耐,只会设计一些理论。本人专门研究政治理论。本人对政治哲学感兴趣。本人无法就社会学和经济学发表 评论。本人只有一个有关民主的新看法。在这里写出来,也算一点奉献。本人认为,本人的看法能够超越卢梭的民主理论。超越卢梭的民主理论还是不容易的。目前世界上人们关于民主的理论基本上还是卢梭的理论。换言之,目前人类对民主的理解还是基本上来自卢梭的解释。即使有些人说,我不太赞成卢梭的民主理论,他们也不会意识到,他们对民主的理解其实还是来源于卢梭。具体而言,卢梭提出自己的人民主权论时,他强调了人民的意志,就是众意和公意。通常,人们都是将人民理解为一个整体的概念。例如,说到人民的意志一般就是指整个人民作为一个集体的意志。这个意志是一个唯一的集体的意志。但是,现代民主的实践证明,

浏览(411)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恩格斯的私有财产、阶级、国家论质疑 2015-12-18 18:38:28

恩格斯的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比较系统地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或国家的学说。但是,他的论说方法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在论述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迈向文明社会的过程中仅仅比较了文明社会与原始社会的差异。在这个方面,他的观点与以前法国的思想家卢梭有极其相似的一面。就是说,观点片面。根本的原因就是人类的文明社会与人类的原始社会的最大差异是社会的规模,而不是社会内部结构的不同。从卢梭到马克思和恩格斯都认为,人类最初生活在原始社会里,后来原始社会进化为文明社会。在这一点上人类学家和哲学家都没有分歧。美国社会学家刘易斯亨利摩尔根在其著作《古代社会》一书里也持这个观点。所以,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说,摩尔根的研究证明了马克思四十年前做出的结论。人类学家们,特别是哲学家们,一般认为原始社会的人没有私有财产,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其中有些人赞美原始社会。例如,恩格斯就赞叹原始社会里没有警察和监狱。认为那是一个非常美妙的社会。但是,本人认为,如果哲学家们不能从原始社会与文明社会的规模差异来认识文明社会,他们对文明社会的认识和理论会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后果。

所以,我想在分析恩格斯的观点之前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原始社会的规模较小而文明社会的国家的规模较大?网上的读者们谁能解答这个问题?根据人类学家的研究,地球上的所有原始部落的人口规模平均是6千人。被发现的最大规模的部落有3万多人。根据恩格斯在他的这本著作里的说明,北美洲印第安人中间的易落魁人部落最先进,其中最大的部落叫切诺基,人口大约为26千人。但是,国家的人口规模比较大。恩格斯在其著作中也提到,古希腊时代最大城邦雅典的人口大约为9万人,还有十几万奴隶。到了后来的民族国家时代,人口规模一般都有几百万,甚至数千万。甚至还有更多的。人类的共同体为什么会逐步扩大?本人认为,根本的原因是语言。由于使用语言,人类不再单纯使用他们的行为(也可以认为是肢体语言)来互相通讯。由于使用语言,人类开始开发媒介。由于使用媒介,通讯距离延长,人类的通讯范围扩大。人们的交往活动范围扩大。由于人们互相用语言通讯,他们可以互相合作,共同劳动,可以传播文化观点,可以有共同的历史记忆,可以有共同的宗教信仰。渐渐地,他们组成更大的共同体。由于有很多人组成这个共同体,共同体发生质变。就是,原来的共同体由人们的亲属关系(或血缘关系)维系,而新的共同体则由语言来维系。就是说,人类社会经历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少了这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的分析,人们对自己的社会的认识就会出现很大的偏差。

遗憾的是,自从古代开始,哲学家们就忽略了这个问题。亚里士多德忽略了这个问题。卢梭跳过了这个问题。我最近又将康德和黑格尔的有关著作翻出来仔细看看,发现他们这两位哲学家在这个问题上也是含糊其辞。他们两位哲学家没有清理出国家起源的清晰的思路来。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这里,也还是如此。就是,他们仅仅注意质量的变化而忽视了数量的变化。违背了辩证法。

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个典型。恩格斯在这本书里用了三分之二的篇幅论述了原始社会的演变过程。主要采用了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一书的资料。就是,原始社会实行财产公有制,而文明社会实行私有制。他的基本论述方法就是着重分析原始社会里的婚姻制度。就是,在男女杂交以后出现的群婚制。就是,每个小孩有不只一个父亲和母亲。例如,姨妈也被称为母亲。出现过一夫多妻制和一妻多夫制。后来形成一夫一妻制。最后,出现私有制,出现阶级,形成国家。恩格斯只是指出这个过程。他没有说明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过程。他和过去的哲学家一样,没有能说明人类从原始社会过渡到文明社会背后的原因。换言之,我们应该提出的问题是:人类原始社会为什么会逐步摆脱群婚制而实行一夫一妻制?有人可能解释,乱伦不符合优生原则。本人认为,如果人类共同体规模不扩大,无法避免乱伦。本人的解释是,是因为人们使用语言导致共同体规模扩大。共同体规模扩大后人与人的交往方式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共同体规模扩大后,每个人与陌生人交往,出现陌生人社会,由于彼此不再象以前那样亲近,人们就不容易象过去那样一个人能与许多人同时保持婚姻关系。于是出现一夫一妻制。就是说,如果我们不从共同体扩大这个量变过程来认识问题,我们是无法真正认识一夫一妻制的。

私人财产是怎样产生的?恩格斯的解释是,是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产生的。他接受了摩尔根划分原始社会里蒙昧时期与野蛮时期的差别的标准。就是说,在蒙昧时期人采集食物(gather food),而在野蛮时期人生产食物(produce food)。在蒙昧时期人只能采集现成的果实或者捕捉动物为食,例如捕鱼。但是,那时人是饱一顿饿一顿的。后来,人类学会驯化动物,让动物为人类生产食物,例如,恩格斯特别提到奶牛。由于人能驯化奶牛,人能生产奶制品。人的食物丰富起来。生活有了极大改善。康德也谈到这个问题,他的说法不一样。他说马是人类驯化的第一个动物。然后,人驾驭马去打仗。我不知道恩格斯是否从康德那里得到启发。总之,他认为,人学会驯化动物,就是学会将动物当劳动工具。后来,人学会将其他人当劳动工具。例如,在部落的战争中被俘虏的人被当作劳动工具。于是产生奴隶制。出现奴隶制后,产生私有观念。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院长王伟光先生在其一篇文章《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并不输理》中再次提到过恩格斯的这本著作,并指出是因为人们的物质财产丰富起来,于是产生私有观念。我们在文革期间就已经听到过这个说法。不过,在恩格斯的这本书里没有看到类似的明确解释。是否是物质财富丰富起来就会形成私有财产制度?恩格斯大概是这样认为的。王伟光也是这样认为的。康德的解释是,只有在财产权得到保障的时候,人类的生产力才发展起来。这个解释不错,但是,也没能看到问题本质。这里不多说了。本人认为,恩格斯的这个观点是错的。根源就是没能进行量变到质变过程的分析。换言之,如果我们假定人类不使用语言,但是,人类的物质财富极大丰富,能否形成私有财产制度?我说不能。我的解释是,如果不使用语言,人类就只能生活在小规模共同体内。只要他们生活在小规模共同体内,每个人与其他人就会有很近的血缘关系,即亲属关系。只要有亲属关系,人们就会不分彼此。就是说,不会划分财产。在我们现代社会里,亿万富豪家里的财产可能也是夫妻共有,不分彼此。那么私人财产制度是怎样形成的呢?当然是因为人们有私有观念。那么私有观念是怎样形成的呢?我的回答是:是人的天性。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要吃要喝,如果他不为自己着想,他就无法生存。人这个物种就无法延续。但是,为什么在原始社会里人似乎没有私有观念呢?我的解释是,在原始社会里,人是有私有观念的,但是,没有付诸行动。这是因为亲属关系的意识压抑了私有观念。比如,母亲为了女儿的前途,不惜牺牲自己。要知道,在原始社会里,年幼一辈的人都可能被视为年长一辈的人的子女。但是,随着人类使用语言进行互相通讯,共同体规模扩大。然后,在大规模共同体内,人与人之间原来的那种亲属关系解体,于是,私有观念付诸行动。建立私有财产制度。但是,恩格斯认为是因为财富增加才出现私有观念。这个观念正确吗?

阶级是怎样产生的?恩格斯的解释是,阶级最初是在家庭内部产生的。由于男人有较强的生产能力,所以,女人的角色就是管理家庭。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男主外,女主内。他又解释说,由于男人占据优势地位,所以将财产掌握在自己手中以便留给子女。男人剥削女人。男人压迫女人。这个说法难以接受。子女也是女人的子女。将财产留给子女不一定违背女人利益。又解释说,由于人们学会将其他人当作劳动工具,一部分人剥削另一部分人,于是形成阶级。就是说,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是形成阶级的社会条件。本人认为,这个观点有很大谬误。如果一个人利用另一个人,我们似乎都可以说一个人将另一个人当作工具使用。有没有合理利用的情况?我说是有的。一个人请另一个人帮忙办事,替人办事的人可能很乐意。但是,旁人可能也说是将另一个人当作工具利用。如果雇主聘用一名工人干活,可以说是互相利用。雇主需要工人提供劳动力。工人需要雇主给他提供一个就业机会。这样的互相利用可能是合理的。否则,怎么有现代企业制度?当然,剥削会出现,但是,这个恐怕不是因为生产关系,而是人的私心。就是说,雇主可能想在分配过程中多占一点。但是,私心是在大规模共同体内出现的。因此,用生产关系来解释剥削就说不通了。原因是生产关系也包括合作。当然,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人的能力有差别。能力强的人可能剥削能力弱的人。然而,由于人的能力的差别永远存在,你就不能通过消灭阶级的方法来消灭剥削。就是说,阶级会永远存在。可以采用二次分配的方法来调节阶级矛盾。换言之,人有做坏事的倾向。应该采取措施防止人做坏事,并鼓励他做好事。不能因为人有做坏事的倾向就将人消灭掉。原因是双方之间也存在合作。由于使用语言,人们能互相合作。这也是国家形成的一个社会条件。恩格斯认为要将剥削阶级消灭干净是永远不可能的,而且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

国家是怎样形成的?恩格斯认为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这个看法也是极其错误的。不是因为先形成阶级,然后再形成国家。国家与阶级是同时形成的。当人使用语言以后,他们延长通讯距离,扩大通讯范围,建立广泛的社会合作。国家形成的时候,阶级也形成。国家是在社会里形成的。社会里有等级制度。国家里没有。封建社会里,国家是专制的。那是因为统治者用社会的方法管理国家。民族国家形成后,公民权授予国民,大家都是平等的。国家还能够调节阶级矛盾。所以,国家是因为人们形成共同利益而建立起来。恩格斯的表述暗指,如果阶级关系和谐,就不会形成国家。其实,即使阶级关系和谐或矛盾不尖锐,还是会形成国家。原因就是人们因为使用语言而形成国家,而不是阶级矛盾尖锐再形成国家。所以,在一个国家内,不管人们属于哪个阶级,都是人民的一部分。所以,谁来掌握国家权力的问题应该由全体人民自己决定。如果代表一部分人的政党得到多数人的拥护,就可以代表人民掌权。多党制是正常的政党制度。不同的政党可上可下。一党制是变态的政党制度。就是说,一党制认为必须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专政。理论上是荒谬的。原因就是,国家的形成不是因为阶级矛盾不可调和,而是因为形成共同利益。

 总而言之,当人类开始使用语言以后,语言让他们联合起来。人与人之间形成共同利益的可能性全在于语言。最后,使用同一种语言的人建立自己的国家。当然,还有一个先决条件,使用同样语言的人必须建立有效的语言通讯过程,才能共建一个国家。使用同样的语言,但是不能建构一个有效的语言通讯的过程的话,也不能建立一个国家。从这个视角出发,我们能够建构一个全新的国家理论。如果这个国家理论有理,人们也有理由要求现有的国家按照这个理论进行结构性改造,以便使国家的建构合理化。阶级斗争的理论和专政的理论将最终失去其合理性。人们将重新解释民主的理论。人类也可能迎来一个新时代。

 



浏览(40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