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白熊的博客  
一次从泳池中出来身上冒着热气水从身上淌下来同学戏称看像不像从水中上来只白熊?由此得名!  
我的网络日志
丹尼斯 · 斯通教授 2017-06-23 20:26:51


stone-dennis-body.jpg

Dr Dennis Keith Stone




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网站6/19  消息,领导西南技术发展的丹尼斯斯通博士,在自己的家中去世。他死于脑肿瘤,离66岁还差一个月。我有很多感谢的话要对他说,似乎总会有机会以后说。这下子,再没有机会了,心中难免不少遗憾。

 

Dennis 是我在美国的第一个大老板,在他的Lab我工作了5 年。他是一个非常Nice的人,他的气质很能感染人,让人放松。记得在他家里的party , 在他家的游泳池游泳,这一切都历历在目,恍若是在昨天。就连Party的美食都是他亲手制作,并亲自为每一位客人切肉。记得一次party ,我早到了十几分钟,他陪着我聊天,领我看他十几岁时照片,还特意介绍了一副自己最得意的照片,我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他17岁时,驾驶他妈妈的轿车,把车头撞的面目全非,他与车的合影,充满了骄傲与自信。这股子自信似乎感染了我。刚来美国时,总担心心语言交流成问题,没想在他面前我简直就忘掉了这个障碍。所以,以后Lab Meeting我争取早到,先和他说一遍,等开会时再讲就不紧张了。Dennis非常愿意帮助他人,他写推荐信支持了我的绿卡申请。虽然这些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可对我来说很重要。一听到他去世的消息,就想着一定要再见他一面,哪怕是追思会上….

追思会是在他去世后的第三天,在一家专门提供葬礼服务的机构举行的。会场坐满了人,中间的大屏幕上投放的影像是Dennis 三四岁的童年照(in his early age ,天真可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双大眼睛望着在场的所有的人,也展望着自己的人生。

 他的小儿子Dr    Hunter Hobbs Stone主持这次仪式,他的大儿子Dr Langton Stone 和妻子Dr  Helen hobbs 先后发言。Dr  Langdon Gundry Stone   介绍了 Dennis 的生平,他印象中的父亲,首先 是一位朋友,他有很多的美称,像Blues音乐爱好者以及收藏家,猎手,渔夫,美食制作家,Football Player ,旅行家,医生,科学家,教授,而后才是他的父亲,语气轻松 而真实,似乎他没有走开,他一直活在家人中间。就连他的孙女(Anna Hobbs Stone)也在听着介绍时,偶尔大声叫几嗓子赞同着。

接着是照片的回放,背景音乐一定是 Dennis 喜欢的旋律,欢快轻松。从他刚刚降生,老Stone 抱着他的儿子的照片起,一直延续下来,从1951年七月里的一天,到20176月里的一天,65年另11个月,Dennis   的一生展现在与会者的眼前。

人生的话题,说沉重也沉重,说轻松也轻松。Stone 家族的人肯定有着快乐的基因,能把沉重的话题说得轻松。今天六十几岁的一代人,都是二战后婴儿潮的一代。

我们是同一代人。看到老 Stone 抱着襁褓中的婴孩的照片,让我想起,我也有一张同样的照片。那是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刻。我的父亲抱着我的照片。分别出生在大洋两岸,不同的国度的同一代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童年和记忆。但总的说来,都是幸福的童年。我的童年的记忆伴随着 让我们荡起双浆  ”的歌声,而 Dennis 的童年里有一副  kindergarten 毕业的照片,也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终于又见到了那张 Dennis 与撞坏了的汽车合影的照片了。此刻,会场响起了一阵阵轻松的笑声。我在想,在17岁那个年纪,我在干什么呢?

1968年,那一年我扒火车去了趟黑龙江农场,而后回到北京。接着就被发配去了山西农村插队了。这段时间是处在中国的十年文革时期。

差别就是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简直是天壤之别。 从少年一直到成人,我经历了中国一个又一个的政治运动,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开革开放。而Dennis的照片里,见到是从一个活泼的孩子到一个英俊的少年的成长,Football 的护具,到UT Austin的入学照,嬉皮士的长头发,等等。生活在地球两端的同时代人绝对不会想像到对方的境遇。我在“ 革命的年代”意气风发 斗志昂扬的时候,Dennis 也在以另一种形式挥发着他过剩的精力。1973年他毕业于UT Austin1977年在UT Southwestern 得到MD 学位。而我在那段时间正在北京大学接受大学教育。差别由此开始, 因为我生活在第三世界里,记忆中的年代与事物如同一副黑白照片。而Dennis 生活在第一世界,他的早年记录则是一副彩色照片。

Dennis internship and residency 是在纽约的长老会医院 / 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进行的,Postdoc  是在 UT  Southwestern 1984年就成为了UT Southwestern 内科肾科的 Faculty1984年提升为副教授,1989年成为教授,1995年成为西南医学院的 付院长 (Associate Dean)。他对 UTSW 最重要的贡献是,发展了生物技术公司。这是他担任西南医学中心 Vice President时的主要工作。

1995 那一年,我来美国做了他的Postdoc

以上我举出的是Dennis 和我的生活经历的同与不同,可说的都是同一代人的人生。一个同时代的美国人对一个中国人人生的影响。

第一部分的照片结束了。他最好的个人朋友Dr Toto 以及西南的前任与现任校长们发言,发言述说了Dennis的个人成就。这哪里是个人的成就,简直就是在说明,为什么美国的医学科技是世界第一。

最后发言的是Dr Helen Hobbs .  Dr Hobbs , “ 我们是在哥伦比亚长老会医院相遇的,一旦相遇我就认定 Dennis 就是我要找的人。当时我在做住院医。后来我们在麻省的Concord 结婚。1980年搬到达拉斯。我们的性格完全不同,Dennis 幽默诙谐 而我却不同,我很强势,但一点也不影响我们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37年”。

在接下来的照片展示里,我们看到在 Dennis 的最后时刻,有妻子Helen 陪伴着他,有儿子们,和孙女陪伴着他。Dennis 是幸福的。

追思会结束了,我的心情依然延续着刚才的音乐,慢慢才缓过劲来。与会的人们从大厅的进门处和大厅前门出口处,分流离开。我跟着一起的朋友向大厅前门出口处走去。

这里是Dr Hobbs 与人们握手 hug 的地方,面对身材高大,地位显赫的 Helen Hobbs ,我有些尴尬。她不得不弯下身来去抱那些矮小的人。我也不习惯这种风俗。所以,当Helen 一个接一个地 Hug 前来的人时,到了我这里葛然而止。我只与她握了握手 ,点头微笑示意。本来准备对她说的话,也憋了回去,只好在这里说了。

Denis is a very nice person,he gives me a strong impression .

Do you remember that I swam in your home swimming pool about 20 years ago?

Dennis gives me a lot of help. I want to say thanks to him, I miss him!”

 








浏览(6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DASH 早餐俱乐部 2017-04-07 14:14:09

                                  前   景                       摄影 Yipin  

 

什么是DASH早餐俱乐部?就是一个裴多菲俱乐部。它是由一系列概念排列组合和平演变而来。包括了微信,跑步,马拉松,朋友圈,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无所不包,无奇不有的一切。还包括了组织筹集抗癌研究基金的社会公益跑活动,以及积累跑步人个体资料的数据库。

说到微信,那是中国人对世界的贡献。他和脸书,推特是哥们儿,但今天绝对是老大。使用微信的人数占世界总人口数的比例肯定大于中国人占世界人数的比例。

接着是跑步和马拉松。似乎千禧年一过,不论是地震还是政变,恐怖袭击,还是雾霾天大雨成灾干旱千里 ,不论是经济萧条还是繁荣,都阻挡不住人们跑步。马拉松好像成了一种时尚,一种生活方式。它的确演变成了一种信仰,一种哲学。正像一百多年以前的“共产主义”从一个幽灵在欧洲上空徘徊,后来演化成了席卷欧亚的大实验。

当微信和跑步携起手来,就衍生出了北美华人跑群 达拉斯的 DASH ,加州的BURN,芝加哥的 驰,波士顿的 犇,以及休斯顿的 龙…。

DASH 自成立以来,从一个简单的华人跑群微信成长为一个积极的华人跑步社区,其中最热心的分子,每周必来群跑,跑后聚在一起神聊,一起吃吃喝喝,早餐俱乐部就是这么形成的。


windheaven-24.jpg

                      DASH 早餐俱乐部在 04/08/2017 群跑后的合影       摄影 Yipin

 

早餐神聊什么?跑步,马拉松,BOSTON Qualify 是主题。

“我喜欢迎着朝阳。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花瓣上的时候,有一种朦胧美”。听听多么富有诗意!

早餐餐什么呢?香蕉,橘子,矿泉水,巧克力奶,甜甜圈 Donates, 生日蛋糕,国内带来的小吃…。

当然了,还有就是秀色可餐。DASH爱跑步的美女绝对是DASH的一道风景线,当你奔跑在美丽的自然风景之中,赏心悦目的就在身边,就在眼前。真是春在人里,人在春里。人和春融在了一起。就连空气中都好像激荡着蓝色的多瑙河的旋律。如同当年的得过NBA总冠军的“小牛”一样,与“湖人”“公牛”“火热”还有“凯尔特人”一起平分秋色一般。我们的DASH 美女绝对敢和 BURN 一比!

让我们来看看比赛场上,专业摄影师拍摄的 DASH 帅哥和美女在比赛和训练中的闪光时刻。

       

0002.jpg

kang,tao .jpg

0025.jpg

0006.jpg

 比赛场上

windheaven-30.jpg


                                       田径场上                摄影 YiPin

 

windheaven-19.jpg

              踏   青 ----人跑狗跳好热闹 (周末的群跑活动)      摄影  YiPin

 


 摄影师 YiPin 拍摄的 一组组 DASH 美女的镜头。


windheaven-11.jpg

windheaven-70.jpg


-3.jpg

-4.jpg

-6.jpg

-8.jpg


达拉斯有很多的业余摄影爱好者,他们的眼光都投向了选美大赛,以及旗袍秀。旗袍秀虽好,给人的感觉是“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欣赏的是中国的古典美。什么是华人的现代美?

参加了近期DASH 组织的Joey’s Run 的摄影师 YiPin 说,突然发现跑步竟然能这么容易地感染人。我从相机镜头里看着那些专注的奔跑者时,总是能看到他/她们周身散发的健康、力量、开朗、进取、自由…. 我好像被…感动了。


windheaven-38.jpg

                            GO DASH !            摄影   YiPin



如果你也有同样的感动,就来跑步吧。

记住,要想加入DASH早餐俱乐部,首先要加入DASH。跑步带给你的不仅是身体的健康,更有精神的健康。












浏览(38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扫街拜票小记 2017-03-29 11:46:29

扫街拜票小记


lily.jpg


LiLy Bao   www.lily4plano.org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幸参加了华人候选人Lily Bao 竞选普兰诺市市长的扫街拜票活动。和那些“骨干”分子比起来,我仅仅有一个多小时的经验,只不过是个实习生,但是仍然有感要发。

我可能天生的爱凑热闹,星期六下午合唱团的海晨一句话,“去不去?” !”星期天下午我随杨虹去扫票了。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我和他 (她)们汇合在一所小学的大门前时,发现虽没有见过面但似曾相识。我们是业余合唱团的歌唱者,马拉松爱好者,礼拜日去教会的基督徒….。去年320 一定都出现在达拉斯市中心,在声援纽约梁教官的游行队伍里,今天,自然会走到一起来。从他们的热情洋溢的言语中,我似乎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我这一代人,是在“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的教育下长大的,中学时代积极地参与“文革”,积极不积极地被赶到上山下乡的道路。改革开放的大潮又把我送到了美国,看似随波逐流,实质还是爱凑热闹。

再看比我小二三十岁伙伴们,那是赶上了好时候,大学一毕业就来美国留学,后来就安居乐业在这块土地上。虽然他们不具备我那一代人的“抱负 (还是包袱?)”,可他们仍然活得滋润,难能可贵的是,个个都蛮有激情的。而激情是化解“代沟”的最好溶剂。我就和他(她)们组成了一个小组。

这个小组有,杨虹,Han Lin 程宇 和我。

当我们敲开一家家的屋门,跟同族的华人说着英语,是不是有一种时空转换的感觉,这是Tang Denasty, 还是21 世纪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是在考古呢?还是在推销商品?都不是。

首先,介绍自己,We are Volunteers for Lily Bao run for Mayer of Plano City.

 

接着说,Lily是个Realtor ,很懂得税收,土地价格,以及市政规划。Lily  的竞选纲领是要代表所有市民的声音,减轻城市税负,让普兰诺永远保持田园般的美丽。


这种话重复三遍后,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畅快流利。原来扫街拜票是这么一回事呀!


 

Bao’s Promise


IMG_0449.JPG

                                                 戴草帽者是居民黄先生


                          在又一居民家门前留了一个 Sign Board  

9b51285ca1aafcf15f4c3e0a09337ad6.jpg

 

 

程宇在插牌子。

IMG_0457.JPG

程  宇在插牌子

 

在我的印象里,西方民主社会里的竞选拉票,竞选人要在公众聚会场合,慷慨激昂地演讲,要涛涛不绝,还要神泪俱下,要能把死人说活,还要让活人疯狂,就像列宁在1918,就像希特勒在 1933,还有吾尔开希在 1989,以及叶利钦在1991

最近的例证是奥巴马 大呼着 CHANGE ”走进白宫,特朗普 一声 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 让我们华人不能不投了他一票。

总之,在西方民主社会,要想拉到选票,要有一张好嘴,要能说会道。

可眼前不是这样呀?没有轰轰烈烈,疾风暴雨,就像“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事就这么成了。真让我大开眼界。

我们华人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以及文化,有很多的优点。可是不得不说的也有不少的弱点。最突出的就是眼光短浅,只顾自己,所谓的“只管自家门前雪,莫问他人瓦上霜” 。只想自己清清白白做人,与世无争。可是人类社会从来是个丛林世界,弱肉强食。你不强就要被欺负。你不争就没有你的份。

近代的中国史是充满了屈辱的历史。到了上个世纪的初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一个幽灵在游荡,散沙一般的华人团结了起来,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发出了最后的吼声。从此,东方的睡狮觉醒,世界为之震撼。从上甘岭的硝烟到奥运会的拼搏,从太空的北斗卫星,到我手中的华为手机,华人的成就实实在在地证明了我们如今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e3b41125b97e49f0a3ef67f5cf34821d_th.jpg

赵小兰


 华人的觉醒也体现在旅居北美大陆的移民身上。早期的华人是被卖到新大陆的猪仔,他们修北美大铁路,淘金建矿,开辟良田。吃苦耐劳胜过世上其他民族,再加上特别能干,因此竞争力极强。用北美崔哥的话说,一双小眼睛不容沙子,一旦盯住任何事情。总会搞定的。但是从修铁路的那一代开始,谁也不想在新大陆扎根。在美国不长的历史上,制定针对外来移民的限制法案,只有一项,就是加州的华人限制法案。为什么呢?据历史学家考证说,华人的竞争力虽强,但是,--- 挣了钱只想着汇回家去,谁也不把新大陆当家,与其他移民不合群,没有责任感,不想参与这个社会的建设。更别说参政议政了。那人家不限制你,还限制谁呢?


3779897B13C15807A0DB25CE0B555D32.jpg

骆家辉


又过了近100年,上个世纪中下期,美国出现了赵小兰,骆家辉这样的政治家。赵小兰多次被美国总统聘为政府要员。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任命华裔女性赵小兰出任交通部长一职。而曾担任过华盛顿州州长,以及美国驻华大使的骆家辉,他曾说过一句话,尤为感人。他说,“我家离州长官邸不过只有二英里的路程,我们家走完这二英里的路程用了3代人100年的时间 ”。

我们相信,不会再用100年, 有一位华裔美国人一定会走进白宫。

为了这一天,让我们做好今天的事情!

 

 

 

 

 

 

 

 

















浏览(568) (2) 评论(4)
发表评论
领跑的孩子 2017-03-27 10:17:50

  

我参加了3月25日那天在 Arber Hill 公园举行的公益跑活动。印象最深的不是那天募集到了几千多块钱,也不是参加公益跑来了几百号人,而是一个十来岁领跑的孩子。我猜想,那个名叫Joey(土土)的孩子一定跑得像他一样。


5DS_1346.jpg

他自始至终,在三圈接近4迈的路上,一直跑在了我的前面。而我也只能望其项背来观察他了。

而这次公益跑就是为了一个孩子,一个叫Joey (土土)的孩子而跑的。

16729150_1878465249056322_1608389609293730140_n.jpg


在Joey’s wing Foundation 网站照片里,有一张这样的张片。这表明,土土曾是那样的爱跑。但是他的奔跑到了10岁就终止,因为他得了一种罕见的肾癌,从发现到去世只有一年多的时间。

奔跑是上天赐给人类的一种本能,是生命的体现。我们都是能跑一族的后裔,因为不能跑的都被猛兽追上吃了,能活下 来的才有后代。Joey一定很能跑,爱跑,你看他跑起来多么的快乐。他跑的一定很快,就像长了翅膀。折断他的翅膀的是无情的癌症。就是在天国里,小Joey也一定在跑步,在飞翔。

此刻,自然而然地,我又想起了刚刚去世的86岁的老艾迪(Ed Whitlock)。艾迪一直保持着众多的老年马拉松记录。他68岁能跑进三小时,74岁仍能跑进4小时,到了85岁还能跑进4小时,简直是马拉松世界的传奇人物。似乎给人一种印象,他能永远跑下去,90岁,100岁人类的马拉松记录也是他的。

很多他的老朋友熬不过他,早早的去墓地安眠去了。而为了和老朋友对话他就到墓地去跑步。这里十分幽静,没有来往的车辆打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天艾迪跑23迈,和老朋友足足谈3,4个小时。跑的路程能绕地球多少圈了。但是,老艾迪没能永远跑下去,终止他的跑步的也是癌症,前列腺癌。老艾迪的去世,让马拉松人认识到,即使我们能战胜一个个马拉松,也不能保证不得癌症。看来,每一个认真的跑者都应该严肃地考虑, 为战胜癌症我们能做些什么?它看似和你没有关系,谁敢肯定就真没有关系?


就在几天以前(3/23/2017),《科学》上的一篇文章,用癌症的发生关乎到好运气,坏运气,以及用了上帝掷骰子的比喻。不管比喻合适与否,总是告诉我们问题很严重。

文章作者贝尔特·福格尔斯坦 (Vogelstein)是霍普金斯大学肿瘤学教授。他说,近三分之二(约66%)的癌症基因突变可归咎于健康细胞在分裂过程中发生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复制随机错误,而不是遗传基因或环境因素。

DNA replication.jpg

 

“正常细胞每次分裂时,都会发生几个错误或者说突变。这些突变大多数时候不会造成伤害,因为它们发生在垃圾DNA上、与癌症无关的基因上或者不重要的区域。这是通常情况,按我们的说法这就是好运气,” “但它们偶然发生在癌症驱动基因上,这就是坏运气。”


三分之二的癌症基因突变是“坏运气”的结果,另三分之一归因于遗传和环境因素。成百上千万人过着几近完美的生活方式,不吸烟、晒太阳前擦防晒霜、饮食健康、经常锻炼,做了我们认为可以防癌的一切事情,但他们还是患上癌症。我们希望这项研究能为这些患者带来安慰。”福格尔斯坦说。“他们需要知道不管他们做了什么,癌症还是可能会发生。”


而《自然》杂志刊登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研究成果,指出大多数癌症的发生仍是受外界环境(紫外线、金属离子、致癌物)影响的。 不论《自然》和《科学》如何争论,癌症发生的原因是在DNA 复制阶段出现了错误是肯定的。

 

而在DNA复制阶段出现错误又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人类就束手无策了吗?不是的。人类在认识癌症,治愈癌症的道路上走了很长时间,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今天在美国癌症的治疗后存活率比起30年前,已经大大地提高了。


既然上帝给了人自由选择的权利,我们选择了科学技术,生产力的发展,而今天世界出现的问题又都是进步必须付出的代价。那么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做我们该做的事。什么事是该做的呢?以人类行为的正确的排列组合去抗击DNA复制阶段出现的错误组合。积极地宣传科学对癌症的认知,积极地鼓动人们参与一切和癌症做斗争的活动。包括我们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今天的Joey’s Run 公益跑就是这样的行动。


早春3月的达拉斯,天气乍暖春寒。3月25日是个星期天。在Arber Hill 自然保护区公园,人声鼎沸,热气腾腾。由达拉斯华人跑群DASH参与发起的一次社会公益跑活动正在进行之中。

从8点30分钟开始,身着公益跑活动的黄色T-shirt与Dash 跑群的天蓝色,流动在青翠山岗的绿茵之中,让幽静的自然保护区公园,生机勃勃。

你看,


safe_image.jpg孩子们在跑

二岁小儿说,我从这么大就感受到跑步的兴奋了









浏览(115) (0) 评论(2)
发表评论
仰天长笑 乐在其中 2017-03-20 12:59:04

0016.jpg

0038.jpg

 

8547a254dc87b2ece7f0a42aa4bed42a.jpg

在美南达拉斯的天空之下,在80多度气温,90+%的湿度之中,7700多个马拉松疯子,乐此不疲,奔跑在13.1英里的途中。其中一个,在最后的几步里,超过了一个老美,拼着老命冲过终点线,一旦过线他仰天大笑,“  哈哈我又夺一城 ”。


07cbf63514c4beaeb71331d07076e167.jpg


在上面的这张合影中, 是我与大部分参加了今天的半马跑的DASH 成员在一起 。我们身着统一的DASH 队服,这些是30多岁到50 多岁的一群人,如今都跑马拉松,60多岁的人也不是我一个。而我也不是跑得最慢的。想想我能和这样一群人玩到一起,年龄重要吗?别信那些活明白了的鬼话,这不能吃,那不能动。我们需要的永远是激情。

 

这一天是3月(18) 19日,历史上的这一天爆发过巴黎公社。今年是2017年,100年前1917年是曾经的十月革命。这些事件都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激情的说明,我们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都离不开激情。

 

虽然,上个世纪刚刚过去的100年里,记录了由于激情和信仰引发的革命,留下了残酷,流血,暴虐,死人的无数事件。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欧亚大陆两个最大的国家里的人民的革命。这些革命让地球上最大的板块,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从农业国向工业国的巨变。

 

虽然,巴黎公社之后,建有一座公社社员墙,在莫斯科也要建一座受迫害者墙,彰显了革命代价的巨大,今天反省起来似乎是不应该发生。可是它却发生了,难道这不是说明了它必然发生吗?

 

自古以来,人类就在追求世界大同。大同世界是什么?是桃花源?是伊甸园吗?是乌托邦?是新天新地吗?是的!也不完全是!难道人类追求天下大同的理想有错吗?难道到达理想境界的路是一帆风顺的,而没有残酷牺牲,错误与荒钮的吗?不是的。生活的经历告诉我们说,不是这样的。

 

尽管如此,人类就放弃追求了吗?没有!人类永远没有放弃追求!

 

虽然,信仰和激情的话语今天不再时髦了,现今说到这些似乎都不在“ 政治正确 ” 的范畴里,可是,我发现年轻人永远有激情。今天我的信仰和激情在跑马拉松之中。

 

凡跑过马拉松的人,和有愿望跑马拉松的人都知道,我们最大的快乐,不仅仅在冲过终点线,获得奖牌的你那一刹那,也在艰难的,永不放弃的马拉松过程之中。马拉松的快乐和痛苦密不可分的绑在了一起,人类社会的进步不也是如此吗?让所谓的“ 政治正确”滚到一边去吧,人类社会的积极的实践者,也就是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的马拉松跑者,不仅有马克思,还有菲迪尔皮斯。

 

 








浏览(11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