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白熊的博客  
一次从泳池中出来身上冒着热气水从身上淌下来同学戏称看像不像从水中上来只白熊?由此得名!  
我的网络日志
仰天长笑 乐在其中 2017-03-20 12:59:04

0016.jpg

0038.jpg

 

8547a254dc87b2ece7f0a42aa4bed42a.jpg

在美南达拉斯的天空之下,在80多度气温,90+%的湿度之中,7700多个马拉松疯子,乐此不疲,奔跑在13.1英里的途中。其中一个,在最后的几步里,超过了一个老美,拼着老命冲过终点线,一旦过线他仰天大笑,“  哈哈我又夺一城 ”。


07cbf63514c4beaeb71331d07076e167.jpg


在上面的这张合影中, 是我与大部分参加了今天的半马跑的DASH 成员在一起 。我们身着统一的DASH 队服,这些是30多岁到50 多岁的一群人,如今都跑马拉松,60多岁的人也不是我一个。而我也不是跑得最慢的。想想我能和这样一群人玩到一起,年龄重要吗?别信那些活明白了的鬼话,这不能吃,那不能动。我们需要的永远是激情。

 

这一天是3月(18) 19日,历史上的这一天爆发过巴黎公社。今年是2017年,100年前1917年是曾经的十月革命。这些事件都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激情的说明,我们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都离不开激情。

 

虽然,上个世纪刚刚过去的100年里,记录了由于激情和信仰引发的革命,留下了残酷,流血,暴虐,死人的无数事件。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欧亚大陆两个最大的国家里的人民的革命。这些革命让地球上最大的板块,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从农业国向工业国的巨变。

 

虽然,巴黎公社之后,建有一座公社社员墙,在莫斯科也要建一座受迫害者墙,彰显了革命代价的巨大,今天反省起来似乎是不应该发生。可是它却发生了,难道这不是说明了它必然发生吗?

 

自古以来,人类就在追求世界大同。大同世界是什么?是桃花源?是伊甸园吗?是乌托邦?是新天新地吗?是的!也不完全是!难道人类追求天下大同的理想有错吗?难道到达理想境界的路是一帆风顺的,而没有残酷牺牲,错误与荒钮的吗?不是的。生活的经历告诉我们说,不是这样的。

 

尽管如此,人类就放弃追求了吗?没有!人类永远没有放弃追求!

 

虽然,信仰和激情的话语今天不再时髦了,现今说到这些似乎都不在“ 政治正确 ” 的范畴里,可是,我发现年轻人永远有激情。今天我的信仰和激情在跑马拉松之中。

 

凡跑过马拉松的人,和有愿望跑马拉松的人都知道,我们最大的快乐,不仅仅在冲过终点线,获得奖牌的你那一刹那,也在艰难的,永不放弃的马拉松过程之中。马拉松的快乐和痛苦密不可分的绑在了一起,人类社会的进步不也是如此吗?让所谓的“ 政治正确”滚到一边去吧,社会的积极的实践者,也就是人类马拉松者不叫马克思,而叫菲迪尔皮斯。

 

 








浏览(7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达拉斯名人朱梅芳 2017-02-28 16:08:45

达拉斯名人朱梅芳

 

                                             

234a30963378dcfe141a1b1f4266cb66.jpg


 

达拉斯人朱梅芳刚刚跑完了东京马拉松, 带着耀眼的马拉松成绩和众人瞩目的光环,即将返回德州家乡。人还没有回来,达拉斯华人跑群DASH 微信群里早已人声鼎沸,赞扬声阵阵了。

7-8年前,那会儿她58岁,第一次跑达拉斯马拉松就达到了世界第一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的报名水准(BQ)。她的成绩Cut自己年龄组报名标准40多分钟,而且还达到了30岁女子年龄组的报名标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第二个人做到这一点,更惊人地是,去年她又把自己的成绩提高了5-6分钟。这次跑东马仍然保持着很高的水平。说到这,不能不为达拉斯的华人女同胞汗颜,20多,30多,40多,50多岁的那么那么多人,从大姑娘,小媳妇到女汉子们,居然跑不过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她们跑不过,只会说,朱大姐你真棒,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向你举杯,请你吃饭。

目前,朱梅芳仍在西南医学中心上班。想当年,说到达拉斯的名人那要数王晓东教授了。王教授的细胞凋亡理论的Paper屡屡刊登在Cell Nature 这样世界顶级科学刊物,为医治癌症探讨新药物开辟了新路。2000年前后,王晓东的paper 被引用率是位居来美大陆华人学者的绝对第一,把第二位者拉开了几条街的距离。人们一直在议论,下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该是他了吧。没想到莫言得奖了,屠呦呦得奖了,还没有轮到王晓东得奖。后来,王晓东教授回国了,再后来,就不再议论了。

但是,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仍然是个出名人的地方。

这回轮到的是不是教授的朱梅芳。

用她自己的话说吗就是家里空巢之后,也该出去跑跑步运动一下了。她说,只在小学3-4 年级跑跑玩过,从来没想过跑什么马拉松,一不留神就BQ了。我也就是随便跑跑。好家伙,说得真轻巧我们累死累活练了半天还达不到人家起步时的标准。真是老天不公呀,怎么就给了她一双神腿?在业余马拉松选手中,她绝对是顶尖水平的了。

朱梅芳成了达拉斯名人,难道仅仅因为她家朱门古代明朝出过开国皇帝朱元璋?近代新中国出过开国元勋朱德,总理朱镕基?古代出过大思想家朱熹,还是当代出过高温超导物理家朱经武?不是吧?出身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重在表现。据我观察,大凡出名者都特别能吹,不能吹人家怎么知道你?可是朱梅芳特别低调谨慎,不是特善言辞的哪种人。尽管如此,不爱吹不代表不能忽悠。所以我说,要想成为名人所需要的最重要素质就是能忽悠。

我就是被她忽悠上了马拉松贼船的。遥想当年她一跑就BQ了波斯顿 ,第二天上班时与朱女士同乘GREEN LINE轻轨,她兴致渤渤,侃侃而谈,一路50分钟说个不停。好像跑马拉松的余威尚在,不仅自己跑,还非要拉上个把人一起跑。经她这么一忽悠,我立刻热血沸腾,神差鬼使地跑了起来。她就是那个鬼神。如果你要能忽悠100个人跑马拉松,你一定是名人。

你以为能忽悠仅仅是能说吗?错了!是行动的感召力!因为她有忽悠的资本。

接着,我就要说说这个资本是 如何来的。朱梅芳办事特认真,跑马拉松就像做Project , 有具体详细的计划,严格按计划来;这么多年了,为了准备下一个马拉松,总是遵循的一个Program来训练。她一直跟着Run On 的教练在训练。平时每天早晨5点起来就跑,七点钟之前回家吃饭,开车上班。每周都有力量和速度训练。周末跑个长的 ,跑18-20迈跟玩似的。有了计划不仅严格执行,还要刻苦训练。记得她跟我提起过一次又一次地跑上坡训练,听得我小腿肚子都要转筋。记得当年聂卫平打擂台的时候,日本队的主帅叫藤川秀行,平日里藤川嗜酒如命,每临大赛必住进医院,滴酒不沾,认真备战。朱梅芳备战马拉松,犹如藤川住进医院那么认真。这次跑东马,用她自己的话说,“ 拼了老命了”。可以想见,每次冲过Finish Line都累得像狗似的,不达到这种境界不足以成为名人。

zhu's training.jpg


速度训练

那么名人素质之三就是人缘好了。朱梅芳名声在外,不仅是达拉斯华人跑群DASH的成员,还被拉入了美国各地华人跑群之中,像芝加哥的 《驰》,休斯顿的《龙》等等,朱梅芳也是他们的名誉会员。参加芝加哥马拉松,国内来的朋友知道她,跑休斯顿马拉松,休城马拉松一姐也上赶着与她合影。不论走到哪里,只要哪里有马拉松比赛,哪里有华人,朱姐就会受到款待,能接待朱姐是他们的荣耀。  于是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马拉松就是一首《国际歌》。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你怎么感到举目无亲,语言不通,你都能凭着对马拉松的热爱找到朋友。因特那雄奈尔实现不实现不重要,重要地是走到哪都有人陪你跑步,请你吃饭。

913fbf975dfd2be272dd07acbbee9529.jpg


日本马拉松朋友野田康二

 

dd280a41239e3fc862ba2df1375750fa.jpg


在东京日本朋友野田康二家里聚餐。

与北大1000871 跑团的朋友在一起。她赞扬北大跑团的人充满了阳光,刚跑完了京都马拉松就来东京马拉松助威

 

808_98795898ada902942615fd0af1d9d550d1f491a404d6854880943e5c3cd9ca25.jpg


 

这是一块世界六大马拉松大满贯的奖牌,凡跑完了这六大马拉松的人,就可认为是跑遍了天涯,他(她)一定很孤独,一定会想下一个马拉松去哪里跑?这地球上还有吗?如今朱梅芳已经跑过了波斯顿,纽约,芝加哥,东京马拉松,只剩下柏林和伦敦马拉松了。而在达拉斯DASH里,她肯定是第一个获得大满贯的人。

说到这,咱是不是也想着来一块?谁也没说只有名人才能得大满贯将牌吧?要是俺也得了这块奖牌,不也成了名人了吗?


 









浏览(1659) (1) 评论(1)
发表评论
该如何看待汉字的简化,以及汉文化圈中的去汉字化? 2016-12-29 10:37:36




今天 (12-29-2016 )的腾讯评论,发表了一篇题为:由韩国文字的去汉字化,国人该有哪些反思?

 

作者李津逵。 头衔为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主任研究员

 

该文的摘要,耸人听闻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 假如有一天,中国大陆以外的哪个国家或是地区将繁体汉字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我想中国的文字改革机构也只有“节哀顺变”的份儿。”

 

李津逵文章的要点是:

 

 “ 由此反观汉字在中国大陆的命运,不能不说以往认为汉字仅仅是中国字的看法是过于狭隘了。特别是在没有经过中国香港与台湾以及日、韩、新、马等使用汉字国家与地区充分沟通的前提下,单方面进行了汉字的简化,造成了汉字共同体内交流的障碍,这也许可以说是一件不够负责的表现。而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在简化之后漏失了很多的信息,使得汉字的学习者陷入死记硬背的局面。我自己就看到外国朋友学习汉字时的“笨拙”表现,在没有字根的基础上,他们更多是在“画字”,而不是“写字”。假如有一天,中国大陆以外的哪个国家或是地区将繁体汉字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我想中国的文字改革机构也只有“节哀顺变”的份儿 ”。

 

实在是不能同意他的看法!

 

拿今天的一些现象来否定历史上发生过的事,就自认为高明吗?

 

简化汉字是大势所趋,在50 年前汉字简化对中国的扫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当中国在为5-6 亿农民扫盲的时候,和 “ 香港与台湾以及日、韩、新、马等使用汉字国家与地区充分沟通” ?他们能同意吗?台湾那会儿不是一天到晚想的是反攻大陆,能为大陆着想吗?这可能吗?如果我们干什么都要照顾到他们,大陆就没有今天了。所以,李津逵设想的那个“ 充分沟通 ”局面是不现实的,完全是臆想天开,不尊重历史。

 

说到外国人学习汉字时的“笨拙”表现,是在“画字”,而不是“写字” 。好像你就不是从画字开始似的。就是中国人学汉字,也是从画字开始的吧?而真正的写字,那是一门艺术,叫书法。你写的汉字是画出来的,还是称得上是“ 书法”一般的汉字呢?

 

今天在美国的大陆移民,办了很多中文学校,甚至“孔子学院”。一方面给自己的孩子传授汉文化,也教了不少的“洋学生”写汉字,那当然是简体字了。问问他们愿意记忆简体字,还是繁体字吧!别以为笔画多的汉字就美,越复杂的就越美,简化是必然的。从洋学生哪里,没人愿意记忆30-40 笔画的繁体字,而简化字才真正受欢迎!

 

今天中国的一切都不是自然而然就有的,是几十年奋斗而来。华人的主体在大陆,不为华人的主体着想,却口口声声什么 “ 充分沟通 ”?实际上是对中国的成就的否定!

 

李津逵没有学过一天繁体字,一直用的是简体字,试问让你抛弃简体字而去用繁体字你愿意吗?

 

华人的主体在大陆,今天13亿中国人在使用简体字,大陆移民到海外的人越来越多,不论到了那里,仍然在使用简体字。所以,不是让是用简体字的人去适应繁体字的人,而是使用繁体字的人去适应简体字。

 

简体字大量存在于中国历代书法中,今天少数生造出来的字,不应是指责汉字简化的理由。

 

至于将繁体汉字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由大陆以外的地区发起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是杞人忧天,傻不傻呀?凭中国今天日益强大的趋势,联合国敢冒犯中国吗?

 

最后,对于汉文化圈中的去汉字化,例如韩文,越南文,等等。都是由于近代中国的衰落而造成的。新中国成立之前,汉字简化之前,人家就“ 离经叛道 ”去汉字化了,和简化字没有关系。也会因中国的崛起,再次掀起学汉字的高潮,而这次要学的绝不是繁体字,而是简体字。

 

这就是大趋势!

 

 

附上李津逵的原文

http://view.news.qq.com/a/20161229/009539.htm

由韩国文字的去汉字化,国人该有哪些反思?

2016-12-29 09:09

 

[摘要]假如有一天,中国大陆以外的哪个国家或是地区将繁体汉字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我想中国的文字改革机构也只有“节哀顺变”的份儿。


 141339935.jpg

 2010年8月9日,韩国首尔,首尔教育史料馆为放暑假的孩子们举办讲座和培训班,孩子们在图书馆里穿着传统服装参加汉字讲座,学习写汉字。

 

作者:李津逵    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主任研究员

 

二十年前访问韩国的企业,在阅览室看到书脊上几乎都是汉字,我很好奇地问他们,难道这是为中国人准备的阅览室吗?韩国朋友随意抽出一本书给我看,原来在韩语中除了字母之外大量地使用汉字,这是为了避免同音造成的歧义,印在书脊上的书名意义关键,就更加需要以汉字标出。当时韩国朋友告诉我说在韩国高中毕业生必须掌握数千汉字。

二十年之后的今天,当我再到韩国。在公司里的书架上几乎看不到汉字了。与文字中去汉字化的趋势相反,今天在韩国学汉语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在京畿道开会的时候,东道主为我们专门安排了一位韩语翻译。早晨8点半她来到酒店大堂与我们汇合之前,已经先在首尔一家韩国大企业一对一地为一位高管教了一个小时的汉语。首尔有一家富有活力的会展公司,叫“兰士久”,拥有多名留学中国的韩国年轻人,他们毕业于清华、人大和师大,汉语说得非常好,其中有的甚至带有明显的京腔。

当我们更多地了解韩国历史的时候,就可以体会到在1446年朝鲜的世宗大王发明拼音字母之前,韩国所有历史典籍和文献都是用汉字写成的。可以说数千年的历史上朝鲜半岛的读书人与中国大陆的读书人一样,使用共同的文字。汉字对于韩民族来说并不是外文,而是自古以来就拥有的文字传统。韩国朋友告诉我说,在韩语中,接近40%的词汇与中文是相通的。这些词汇的发音非常接近今天的广东话,也就是古代汉语的发音。

世宗大王发明拼音字母的时候受到了来自知识界的强烈反对。但韩国的文字从此走上了双轨的道路,并且形成了完全拼音化的可能。而这种可能性随着中韩两国国运的消长也在不断的变化。从书架就可以看出过去的20年间韩国文字拼音化或者说去汉字化是多么彻底。2005年1月,汉城市市长李明博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把汉城市的中文译名改为音译的“首尔”,从此中国官方也不再使用上千年的“汉城”一词。

在东亚的汉字文化圈中,不仅韩国文字是双轨制,日本的文字中除了汉字以外,可以完全使用拼音的平假名和片假名。中文也可以使用汉语拼音来读写。因此韩国的去汉字化过程实际上也是汉字文化圈中拼音化的一次试验。一般来说,文字实行拼音化会使扫盲工作简便易行,在计算机时代更有打字、通讯的便利。按照多伦多学派的研究,使用拼音文字的少年儿童其大量阅读的时间会比用汉字的少年儿童早上两三年。因此韩国的去汉字化,一定会明显提高中小学生文字上的学习效率。

当然,韩国人也会遇到音同字不同的情况,韩国朋友告诉我说在这种情况下,就要通过上下文来判断词汇的含义,可是当上下文无法判断的时候依然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据说就是因为“防水”与“放水”之差,造成了大量混凝土轨枕的质量问题。去汉字化对于历史上以汉字作为书写载体的民族来说还有一个深层的问题,那就是所有的古代文献从此如同外语一样与新生代割断了关系。以前我与同龄或是年长的日本、韩国朋友交流的时候,往往可以采用笔谈的方式。这一次我和一位韩国的博士用文字交流的时候,她抱歉地告诉我说她不认识汉字。据说在韩国去汉字化也被部分人认为是文化危机,并不断有恢复汉字学习的主张。

由此反观汉字在中国大陆的命运,不能不说以往认为汉字仅仅是中国字的看法是过于狭隘了。特别是在没有经过中国香港与台湾以及日、韩、新、马等使用汉字国家与地区充分沟通的前提下,单方面进行了汉字的简化,造成了汉字共同体内交流的障碍,这也许可以说是一件不够负责的表现。而作为表意文字的汉字在简化之后漏失了很多的信息,使得汉字的学习者陷入死记硬背的局面。我自己就看到外国朋友学习汉字时的“笨拙”表现,在没有字根的基础上,他们更多是在“画字”,而不是“写字”。假如有一天,中国大陆以外的哪个国家或是地区将繁体汉字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我想中国的文字改革机构也只有“节哀顺变”的份儿。

进入计算机时代以后,汉字遭到了键盘的严峻挑战,汉字的存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也成为争论的焦点。拼音方式的汉字输入往往造成学习者提笔忘字,五笔字型的发明使得汉字的输入效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提升。但是毕竟中国学生学习汉字的过程依然要比使用拼音文字民族花费更多的时间。

韩国人将本国文字拼音化,提高了学习交流的效率、也割断了历史,并且在需要的时候专门学习作为外语的汉语;作为中国人,我们将如何对待属于汉字文化圈共同传统的汉字呢?

 




浏览(744) (4) 评论(2)
发表评论
走在杨利伟前面的人 2016-12-15 14:04:36

走在杨利伟前面的人


 

 

20161126_14801767586139.jpg

杨利伟

 

中国的载人航天时代


在当今世界,只有苏联,美国和中国把人送上了太空。那么苏联的加加林,美国的格林,中国的杨利伟是他们国家的第一个航天人,都是国家的英雄。2003 1015日,杨利伟乘坐神舟 5号飞船升空的日子,预意着中国的载人航天时代开始了。 

 

新华网报道,20031015日上午9时整,火箭尾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几百吨高能燃料开始燃烧,八台发动机同时喷出炽热的火焰,高温高速的气体,几秒钟就把发射台下的上千吨水化为蒸气。火箭和飞船总重达到487吨,当推力让这个庞然大物升起时,大漠颤抖、天空轰鸣。

我们看到火箭和飞船总重达到487吨。难道这仅仅是物质的重量吗?它包括了中国人飞天的梦想,从古代的嫦娥奔月的传说,近代万户飞天的壮举 ,到现代的钱学森的火箭,航天理论,共和国领袖的期盼,成千上万人的默默奉献,在这一时刻都凝聚在487这个数字里了。还有那几百吨高能燃料的燃烧,烈焰翻腾,化作高温高速的气体,从火箭喷出,托起了巨大的重量,不断地克服了地球的引力,获得加速度,升腾,再升腾…。

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力量在这一刻体现的是烈焰翻腾,是高温高速的气体,它不再是简单的,化学上的氧化还原反应,原子外层的电子转移,而是人的意志力。

 

2_161202152350_1.jpg


 

中国的前载人航天时代


中国唯一被授予“航天英雄”称号的杨利伟在谈到航天员的体会,经历时说的三句话,令人惊骇而发人深省。

“ 飞天其实一点也不好玩,可以说是身、心、灵的巨大煎熬,身:除了身体遭受的极限挑战,还要忍受孤独,寂寞,恐惧… ”

“ 航天员是用等量的钻石堆起来的  ”

“ 我真的以为自己要牺牲了”


从这三句话,我们能看到的是国家意志,民族意志和牺牲精神。而这些不仅仅表现在成功的飞天人身上,也闪耀在每一个航天员候选人身上。

虽然杨利伟是中国第一个飞上太空的航天员,但他不是第一代航天员。在一篇他讲述的文章里,杨利伟提到,自己是中国第二次选拔的航天员了,1998年1月,经过严格选拔,12名预备航天员正式入住坐落于北京西北部的航天城。他们都是第二代航天员。

过了5年,杨利伟一冲飞天,在他之后,神舟飞船一艘接一艘的发射,航天人一个接着一个地飞天。到2016的11月,中国已把多人送入了太空,完成了太空行走,长征火箭与天宫一号,二号的对接,在天宫号里的长期居留观察。

今天,中国与世界都熟悉了这些名字:费俊龙,聂海胜,翟志刚,景海鹏,刘伯明,他们是英雄航天员,配少将军衔,其他的航天员也都是大校,上校,和中校。他们的名声,走到哪里,响到哪里。两名女航天员兼职的社会性工作,是全国青联,全国妇联的副主席之类的职务。

当人们再次把目光投向景海鹏,陈东的时候,你可知道那些无名英雄?那些化做了烈焰翻腾,把自己的青春和能量转变成托起中国梦的人们吗?他们就像原子外层的电子在跳跃,是那样的悄然无声,却发光发亮。每当新的航天喜讯传来,他们就由衷地拼命鼓掌,一到把手掌拍红?

 

有名的英雄们

今天,这些人绝大多数仍然生活在我们之中,他们是第一代航天员候选人。

1998年之前的近30年,中国就开始了准备。1970年夏, 准备从飞行员中选拔航天员,其中许多是著名的战斗英雄。

方国俊是1970年选拔的19名宇航员之一,是那批宇航员中的代表人物。他讲道,“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是中国首届宇航员,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各种条件的限制,曙光号最终没有发射,中国航天第一人应该是我。当年,方国俊34岁,担任飞行团长,河南禹州市人,1936年出生。1949年入伍。1988年8月1日,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1990年至1996年任北京军区空军参谋长。20世纪70年代,方国俊在中国首批选拔的宇航员中以优异成绩荣获第一。国家没有忘记他,2003年被正式认定为中国预备航天第一人。用他自己的话说,“ 其实1970年的入选是我第二次被选中了。早在1961年,空军就挑选了 24名飞行员,以改飞新机种的名义集中的,学习航天理论。当时的总教官是钱学森 。由于经济的原因下马回到原部队。一等就是10年。当再次召唤集中时,见到的都是些熟悉的面孔。最终,因为913事件,被无限期推迟了 ”。

那会儿,我国的载人航天火箭都没有准备好吧?直到1970年才发射了《东方红》卫星。但是,国家未雨绸缪,提前规划着,预备着航天员的培养。

王志跃也是19位候选人中的一人。1968年3月7日, 王志跃驾驶歼击机击落了一架飞在2万米高空的美国U2侦察机,荣立一等功。1970年底,王志跃参加首批宇航员的选拔,并最终从1800多名飞行员中脱颖而出。

与杨利伟一起培训的还有13名中国航天员,到神舟十一号,他们先先后后都向公众亮相了,就像上过天的植物种子,接受太空的射线辐射之后,就发生了基因变异,就能让产量倍增,航天员一旦升空,他们的名字也变得闪闪发亮了。可是,今天训练航天员的两位教官,还没有和公众见面。知道他们的人也不多。


1996年,国家挑选了两名航天员,送到俄罗斯加加林航天员训练中心培训。他们就是李庆龙和吴杰。李庆龙 ( 安徽定远人) 和吴杰 (河南郑州人) ,都是1963年出生的,1984年成为空军首批本科飞行员。


两人来到俄罗斯的加加林航天中心。按照常规,中心对其他国家的航天员培训工作一般需要46年。但是,根据中国的要求,吴杰和李庆龙,必须要在一年内完成全部内容培训。


是因为我国航天经费投入不足吗?还是李庆龙与吴杰比别的国家来培训的航天员更聪明?


都不是,而是另有原因。


原来从1968年开始,中国就已经着手训练航天员了,已经积累了经验。李庆龙与吴杰的中国基础是关键的因素。


他们在俄国培训的最大障碍是语言,是饮食不习惯。一年之后,语言过关了,饮食习惯了,培训也就结束了。


199711月,吴杰和李庆龙以非常优异的成绩完成了需要4年的训练课程,有关俄语、基础理论、专业技术理论和艰巨的任务训练的所有科目,都参加了考试。


俄罗斯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副主任阿··麦依波罗达说:全部训练结束时,李庆龙凭优秀的成绩拿到了027号国际航天员合格证书。吴杰以4+的优异成绩获得由7名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全票通过。

比较李庆龙和吴杰在加加林宇航中心接受的培训,我国从1968年开始的各项耐受极限的测试和培训,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该做到的中国都做了。

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是钱学森,一点也不逊色于俄国的科罗廖夫。二战结束后,钱学森作为美国的代表去德国接受了大量的有关V-2 导弹的技术资料和人才。他还是冯布劳恩的得意门生。钱学森主导的中国载人航天能差吗?

看过苏联电影 《 训火记 》的人,无不佩服苏联人忘我的奋斗精神。而我们中国的载人航天事业的奠基一代人与俄国航天员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名英雄 --- 最可爱的人

1968年的春天,中国开始着手挑选航天员。先创建了航天医学研究所,马上从滑翔学校学员中挑选了27人组建了锻炼排。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为挑选航天员做准备。这个锻炼排就是航天员大队中的锻炼中队前身。

3年多的时间里,锻炼排的所有学员(航天员候选人)参加了十几项人体耐力极限测试,以他们的所得数据为基础,制定了中国航天员挑选标准。

由于时代的原因,要求做无名英雄。不能照相,几乎没有留下实验时的个人照片。而且,在哪段时期,锻炼排的锻炼员们无人入党,无人记功受奖,没有任何补贴和奖励。不是这些人做得不好,不想立功,不想入党,而是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人人都在默默地奉献,谁又能更突出呢?

由于这个原因,当时的新闻不能报道,可是,时过境迁,为什么今天的新闻媒体,媒体人也对他们选择性地遗忘了呢?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只知道他是在中国第一批航天员候选人群体中,经历过严格的挑选和训练,他却从未提起过自己经历了生死危险---在做加速度极限测试时几乎牺牲的往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过去了40年。因此有着一种感动,要让人们知道他们,知道他们是走在杨利伟前面的人。他们是铺路石,铺就的路是一条通天的路。每一个这样的默默奉献的人,他们的青春和生命聚集到了一起,就是托起神舟飞船的烈焰翻腾,就是火箭发动机喷口喷出的高温高压气体。在那一刻,大漠颤抖、天空轰鸣,中国抬起了头。

张树根,1968年入伍的锻炼排成员,成功地耐受 12 G 加速度测试者之一。现在双耳失聪,伴有阵发性晕厥。他说,这些症状是我为中国载人航天事业做贡献留下的,我无怨无悔。能为我国的国防事业和航天事业做出贡献,我骄傲,我自豪。在第一次的航天员选拔中,张树根等做教员,以自己通过 12 G 加速度测试的经验,指导了第一次参加选拔的飞行员。

魏 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影响了新中国一代又一代的人。他在文中提到了很多战士的名字,都是些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就像东北的红高粱,西北的窜天扬,华北的大槐树一样普通。可是在惨烈的战场上,他们却能用英勇地牺牲保卫祖国的和平。能够做出牺牲的普通人,就是最可爱的人。而今天有些人却在奇谈怪论,说那是一篇煽情之作。是对战争血腥的渲染,是陈旧过时的  “ 革命英雄主义 等等。这样的人,对我们的默默无闻的航天员候选人的奉献和牺牲,肯定是视而不见,装聋作哑的 。抛弃不顾这些奇谈怪论,做我该做的事,就是要介绍新时代的最可爱的人。

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愿意做出牺牲的话,那就国将不国了。像我的大学同学这样的人,在和平时期,宁愿做出像战争年代那样的牺牲,在我眼里就是最可爱的人。他们具体做了什么,请看张树根的战友,同是 1968年入伍的锻炼员李建军的文章,《在航天员英雄大队的旗帜上》,本文愿作他的回忆文章的序言。

 

参考

在 “ 英雄航天员大队“ 的旗帜上http://blog.creaders.net/u/7034/201612/275450.html

 

杨利伟自述http://tech.creaders.net/2016/11/26/1752212.html

1970年代的中国航天员训练  http://bbs.tiexue.net/post_4143590_1.html

 

 

中国记者探访我航天员在俄罗斯的受训地

http://msd.eastday.com/epublish/gb/paper463/23/class046300007/hwz1301055.htm

 

 

中国航天员训练过硬 俄罗斯人由衷赞叹

http://news.xinhuanet.com/st/2003-05/08/content_869540.htm

 

中国航天员训练刻苦 曾将俄罗斯教练练垮至呕吐

http://news.qq.com/a/20120612/000954.htm

 

《谁是最可爱的人》撤出课本是明智之http://comment.news.163.com/news2_bbs/4KE4697N00012Q9L.html

 

 




















浏览(15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ZT 在“英雄航天员大队”的旗帜上 2016-12-15 13:17:26


              在“英雄航天员大队”的旗帜上


作者:李建军    

 

2003年11月7日,在人民大会堂,军委主席江泽民授予航天员大队“英雄航天员大队”称号;授予杨利伟“航天英雄”称号。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时刻。所有的中国人都为我们能自力更生地把载人飞船送上太空而欢欣鼓舞,为有杨利伟这样优秀航天员骄傲。大家眼含着热泪欢呼,雀跃。我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泪水夺框而出,竟然失声。 望着那面鲜红的旗帜,浮想联翩。 往事回到眼前。


那是在35年前的艰苦的岁月里,在人的意志能凝聚成钢铁的年代里,我和我的战友们为了中国的载人航天事业,背负着民族的重托,踏上了无人知晓的铸造航天员的行程。35年过去了,当年的青发少年已经两鬓斑白。看今朝,中国的载人航天终于取得了伟大的成功。我们为它做出过贡献。打开尘封的日记,唤醒淹没的记忆。再看那面鲜红的旗帜上,有我们的血汗,有我们的风采。


 

成立锻炼排


   我国载人航天事业起始于1968年。在那一年春节刚过,来自天津滑翔学校和张家口地区的58位新战士走进了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的大门。(军事医学科学院三所---航空医学研究所)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6岁,最大也不过23岁。这些新战士不清楚自己今后的要做什麽。滑翔学校来的似乎仅仅知道是要干特征兵 。因为滑翔学校的学生是预备当飞行员的,入选滑翔学校,,已经通过了空勤人员体检,以及政审 。 比一般战士有优越感,谁不畅想飞上蓝天?到这里来干什么工作呢?还真没有人说的清楚!


  钱学森教授代表国防科委,宣布成立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这会儿,我们才有所领悟,将要为中国的载人航天事业奋斗了。


  命令一下,全所顿时忙碌起来。似大战将来临。部队对58名新来的战士重新做了体检。除常规体检之外,又增加了超重耐力,低压缺氧耐力,等等莫名奇妙的体检。这次体检之后,从中挑选了27人,组建了一个排,取名为“锻炼排”。每一成员都是“锻炼员”。锻炼排就是今天的航天员大队锻炼中队的前身。


 

锻炼排有三个建制班



1+2.jpg




                            班和二班合影



一斑:

何瑞琴  , 姜宝银 ,吕光照,田会来,孙振清,高绍文,孙立昌,

谷印春,李树森,

二班:

范继营,焦蜀晋,林福,华广春,李子贵,王贯祥,杨爱民,张树根,

三班: 

温东贵,王秋生,段秉章,李建军,王福忠,李金凤,郭宏光,王印浦 


 

                                        三班合影


 

 锻炼排的任务


就是为了挑选航天员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国家进行载人航天工作是极其困难的。美苏都对我们进行封锁,科技工作者没有任何可借鉴的资料。一切都是从头开始。 

 

在载人航天工程中,人是核心的。 人最大能耐受多少个G的重力加速度?在无保护措施情况下,人能耐受多少高空低气压?在60 C度的温度下能耐受多久?在 – 40 C度的低温条件下,能坚持多久?CO2浓度在多大时人会昏迷?等等。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能回答这些问题,就解决了航天过程中的生命保障。飞船环境就是人造地球环境,除没有重力外,船舱内的压力﹑温度﹑湿度﹑和地表一样。掌握了人体极限耐受数据,就给了飞船设计的依据。人体极限耐受指标是当务之急的问题。当时是1968年底到1969年初。  


工作开始之前,领导们都来做动员,再难也要打好这第一仗,为今后工作打下坚实基础。具体任务下达后,思想问题来了。开始是默不做声,接着就是发牢骚。

“什麽锻炼员?这不是拿活人做实验吗 ”

“我们都成了白老鼠了 ”

“我们是学飞行的,不是来做实验的 ”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大家确实有畏惧情绪,怕落下残疾,不能飞上蓝天了。当时的航医所所长何权轩﹑副所长陈信﹑政委王旭东来到锻炼排,做细致的思想工作。 首长们语重心长地讲起了革命战争年代牺牲的战友,讲董存瑞,刘胡兰;讲个人与大局的关系;革命的需要就是我们个人的理想等等。会开了差不多一下午。会后,以班为单位讨论,学习毛选。要求人人谈自己的活思想,谈应做的贡献,讨论学习进行了两天。讨论得差不多了,请战书、决心书,一夜之间全贴了出来。

    纷纷表示:“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活着干、死了算”,

    “为祖国的航天事业贡献青春” , 

    “甘当革命的实验品”,

    “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我愿用身体铺起通往太空的大道”!

     豪言壮语,气冲霄汉。若谁还有畏惧情绪,就被当作怕死鬼,被大家瞧不起。

    有了决心还不够,还必须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除早操外,正课时间增加了体育锻炼。长跑,单双杠,仰卧起坐。长跑3km ,5km,以及一些球类运动。 


    那时锻炼员的月津贴是6元钱。伙食费0.475元/天。这是60年代我军战士灶的标准。吃什么呢?中午有馒头,米饭。早晚是粗粮。菜是清水煮白菜或清水煮萝卜,好歹里还放了点盐。这样的伙食对大运动量的锻炼员来说是吃不消的,锻炼员不敢提意见, 主持实验的科研人员看锻炼员个个都面黄肌瘦的,耐受力根本不行,难以担当重任,向上级反映了这个问题。所领导很重视,最后决定:锻炼员的伙食标准提高到每人1元 / 天 。 这1元钱的伙食标准是当时空军地勤灶的标准。决定震动很大,在天天读和晚汇报的班务会上,反反复复的讲了很长时间。“伙食费的增加是党和国家对我们的关心,我们要拿出实际行动来报答党” 。 


 

挑战人的生理耐受极限


    离心加速度的耐受极限

 先说离心加度的最大耐受实验。这是真刀真枪的真干啊!

真正上战场之前,人人都写了决心书:“坚决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

就是死了也要拿下最高耐受极限”。 宣誓说,“不当怕死鬼,把生命交给党,由党来安排”。毛主席语录就是我们工作的座右铭:“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只要是为人民的利益而死,就是死得其所。”锻炼员们人人争先恐后,要求当第一个向极限冲刺的被试者。


首先做的是纵向的极限耐受,也就是坐姿。相当于飞行员坐在飞机座舱里。这姿势做到五个G的时候,眼睛产生了黑视。(所谓黑视,就是因脑部暂时缺血而造成的瞬间失明。那是应为上半身的血液被甩到了下半身,大脑缺血所致。)为了能克服这个现象,在做纵向加速度的时候,用力绷紧双腿的肌肉。迫使血液向上流。但是,最多只能坚持到5.6个G。纵向加速度对人的损伤是很大的。为了能把耐受力提高到更大。使用了抗荷服,(也叫抗G服)。抗荷服能在小腹和下肢加压,迫使血液向上流。穿上这种抗G 服的确耐受力提高了不少,能达到9个G。在往上提高G值穿抗荷服也不行了。纵向加速度,在穿抗荷服的情况下,最高可以耐受9个G。这是个极限耐受数据。


在一次试验抗荷服的实验中。抗荷服耐不住压力,突然破裂,杨爱民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承受了9个G的纵向加速度。紧急停车之后,医护人员把他从离心机的轿厢里抬出来,一天的功夫,话都不说一句,跟傻了一样。缓过劲后,问他怎么回事? 他的回答让我们不寒而栗: “ 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现在感到很疲劳,想睡觉 ”。


这是为空军做的实验,是为我国高速歼击机飞行员作防护而设计的。获得的实验数据列入我国的军标。为我国的载人航天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纵向加速度试验做完之后,接着是横向高G值的耐受实验,也就是卧姿。纵向加速度实验给我们的感觉是:这活不是好玩的。稍有闪失小命就玩完。怕归怕,畏惧情绪也可能有。工作还必须做。 

实验开始了。李树森第一个上。离心机马达轰鸣,轿箱飞速的旋转起来。大家的心随着马达的鸣叫揪的紧紧的。6个g,8个g 。加速度在不断的升高,大家的心也越揪越紧。若再提高就到了我们谁也没有体验过的新领域,就危险了。


10个g !终于提上去了! 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如果不出意外就表明我们又攻克了一个难关。


突然一声由高到低的鸣叫,把大家吓出了一身冷汗。离心机紧急刹车, 出事故啦?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离心机方向。不一会儿,李树森被医生徐志明、杨光华扶着慢慢地回到休息室。似乎不象出了大事, 我们谁也没吭声。只是走向前去把他扶到椅子上坐好。李树森说:“喘不过气,呼吸困难,胸部就象塌下去一样,前心贴到后心。脸部的肌肉直往下坠,胳膊动也动不了。脖子底下觉得憋得慌。无法呼吸”。


大家心里明白,遇到问题啦。 


从医学上来讲,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个体差异,一个人不行并不等于人人都不行。需要从许多的个例中,总结统计出规律性的东西。 李树森之后怎么样呢? 下一个人也是同样的结果。连续做了五个,全部失败。 


    主持实验的刘光远教授﹑张瑞均教授等来到了锻炼员的宿舍。共同探讨遇到的问题:是锻炼员思想上有顾虑,精神上先败下阵来呢?还是在过程中确实不行呢?经过反复研讨实验过程,取得了一致的意见:不是锻炼员不敢冲击更高G值,而是真的呼吸困难。针对这样的问题,在锻炼排展开了:怎样克服呼吸困难的民主大讨论。人人献计献策,发扬军事民主。经过几天的学习,讨论。最后想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变被动呼吸为主动呼吸。对常人看来是个可笑的问题,呼吸还有什麽主动被动?当 10倍于体重的压力压到身上时,可以想到,出气容易吸气难。为了能掌握主动呼吸的技巧,大家搅尽脑汁想办法,在胸部压上暖气片练,怕重量不够再往上坐两个人。最后取得了一致的方法。讲的形象些,就是躺在离心机的椅子里,呈半卷缩状全身肌肉绷紧,吸入半口气,用剩余的半口气做急促呼吸。这个方法很奏效,在以后的试验中,充分体现了这种方法的可行性。并且在第一次的航天员选拔中,由张树根﹑焦蜀晋做教员,教授给第一次参加选拔的飞行员。指导他们怎样耐受离心机的高极值。在那次选拔中,有一个飞行员,在离心机加速度耐力检查时,由于耐受不住强大的压力,致使肺泡撕裂。咳血了。为此,空军部队给他记了一次二等功。而锻炼排的锻炼员在这种情况下,只是休息几天,根本谈不上记功。 


新一轮攻坚开始了。我们背诵了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被试者镇定自若地走向离心机的轿箱,从容地坐进了轿箱里类似于躺椅的椅子 。 


 随着马达的轰鸣,不断传来机务人员与指挥员的对话声:6个G稳定,继续! 8个G稳定,继续 !10个G稳定。空气就象凝固了一样。全体参试人员的神经紧张得都能要绷断了。 主持实验的刘教授镇定自若地对着麦克风呼唤着被试的名字:“小姜(姜宝银,山东人),能坚持,就发信号 ”。 被试者不能说话,只能用按钮回答。能坚持绿灯亮,不行红灯亮。通过监视屏, 看到他的面部已经扭曲了,整个头部看起来就象一个带皮的骷髅。两眼鼓突。脸部的软组织全部的被压到了两腮。显然,他正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控制室的上面亮起了绿灯。紧张的气氛似乎缓和了许多。“ 继续 ” ! 刘教授发出命令。 


11个G稳定。 参试人员心都快跳出胸腔啦。记心电的,记血压的,数心率的。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地忙碌着。继续!离心机的啸叫声更加刺耳,这声音让人听了无不毛骨悚然。


12个G稳定!


在这个G值下, 如果被试者有半口气没出对,就死定了。 


“维持时间到”

 “下降”!


传来刘教授的命令,所有人的神经放松下来。


我们禁不住地为胜利而欢呼。 新的记录诞生啦! 


谁没有看到小姜是怎样下来的,他被担架直接抬到了宿舍。无论是抬还是扛,只要是能进宿舍,就证明他还活着。 


“下一个”! 


第二个上的是吕广照(河北沧州人)。姜宝银的成功给了他极大的鼓舞, 平时里爱开玩笑的他,向大家挥挥手,就走进离心机实验大厅。果然他不负众望,也拿下了12G 。 


 工作顺利地进行着,中午休息时, 大家看望了宝银和广照。医生不允许多讲话。他们还在观察阶段…。

 



一波三折冲击再次遇险


下午,第一个上的是段秉章(张家口人)。小段是个非常要强的人,当医生问身体状态如何, 小段满怀信心地说:没问题!医生又让他熟悉一下动作要领,就开始了。


可就在我们相互玩笑时,离心机那警笛

















































浏览(161)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