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少不丁的博客  
舊調重彈  
网络日志正文
Farlone说:我很少叫毛主席,直接叫毛泽东。 2021-11-14 15:17:11

 Farlone 近几年的文章,绝少主题评论毛主席,在其评论中,我国只是世界/Cabal 大框架中的小角色。惜字如金,即使评论也是相当勉强,有点不屑于评论,而他多次声明,他“轻舟已过”。

最近Farlone  在少不丁文《为何尊称毛主席?》留言:

===================

我很少叫毛主席,直接叫毛泽东。毛泽东与人你和天斗的人生观是让其获得权力的指导思想。毛泽东用自己的丑陋人性,暴露出了中国人的丑陋人性,这其实不算什么,人性的丑陋成分本来就在那,暴露出来不见得就是坏事。毛泽东对中国人最大的伤害和危害是,用他的权力,逼迫中国人acquire阴损和猥琐,甚至是用智商展现阴损和猥琐。文革是高峰。人性当中,天生的丑陋成分,不是什么大危害,但是,acquired,后天获得的阴损和猥琐却是要命的,会是害人一辈子,甚至几代人。就是像实验室里搞出的gain of function病毒,变种会是不可控的。华人当中用智商搞阴损猥琐太多,这在中文网站,包括万维博客的博文和评论中,展现的非常明显的。

习近平学毛泽东,能不能把中国的年轻人搞成阴损和猥琐呢?我认为他是达不到那个目的的。毛泽东能把那时的中国人搞成阴损和猥琐,只是天时地利人和。

===================

印象中,这是Farlone 关于毛泽东最长的文字了。相当精辟。这基本上是我在90年代中在英国留学读电脑科学时所得出的结论,关于毛泽东,中共,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那时在英国我第一次接触到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的中文文史书籍(主要是来自中华民国在台湾和英治香港),在本地的市政图书馆的外文部。

《神魔战》@ https://siubuding.blogspot.com/1996/01/blog-post_22.html 短文合集大致是我当年的岁月留声,凭之可以回顾自己当初脱离墙国的束缚后能够相对独立思考形成的思想雏形。发觉经过二十几年,思想的发展从那雏形开始基本上是连贯的,只是随着阅历的增加而有些小修小补,并更深刻。在90年代中,一些机缘巧合,令我对我党的网络大外宣有些奠基性的影响。然而,总体思想大致还在差不多的层次,没有“轻舟已过”。

这2019年初,我与Farlone有大量的文字交流。Falone 并提供了大量的Cross References in video links or books 在其博文中,应该可以帮我“轻舟已过”。然而,我基本冇看过,因为我怕打开那些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会Suck in all my power。 我感到,要达到那“轻舟已过”的境界,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阅读和思考,若是美国公民,长期在美国生活,具体了解和理解美国,则相对轻松点。这是我在目前及可见的将来不可支付的。

在Farlone 的《谈谈阿妞博的”万维再见“,etc.》中最近Farlone对一位低级5毛的回复中提到:

=======================

几乎是每次,我先表达一些感想,然后就会有网友出来验证。比如,我刚感叹毛泽东文革对中国人的摧残,逼中国人后天获得阴损和猥琐,你老兄就出来验证。至于performance,可不是一年了,我自己也都有点吃惊,看看中国发生的,美国发生的,中美之间发生的,完全好像是按照我一直以来的布局展开的。另外我说过几次,现在郑重告诉你,习近平其实是去中国化的鼓手,他这次还是羞羞答答离不开马克思列宁,说明什么呢?说明稳权后还是继续做美国西方的寄生,果然如我原来的预测。Pity!

=======================

之前我多次提过,“本大少作为习近平同志最早的粉丝,待我党如哎呀儿子,视习总很乖。对他们的初心提早揭盅,功绩提早庆祝,而他们大多数时候按我的方针政策办事。”。

看来,我党很听我话,美帝/Cabal很听Farlone话,(我党)稳权后还是继续做美国西方的寄生,果然如Farlone原来在2021年年初的预测。


浏览(5867) (117)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15 21:37:16
“That’s my secret, Captain. I’m always angry.”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20:56:41

“Forgiveness is a virtue, which may save you. You know the reasons why they had done so, and what behind the reasons.” 此話跟新歌説的那段我很贊賞的話不謀而合!

我覺得控制情緒還需要長期修煉,我還到不了那個境界。我暫時的藉口是憤怒需要一個出口才能let go然後再談愛你的敵人才夠真誠,我也希望這個藉口可以甩掉。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15 12:55:00

@我憤怒的是一些華人因順從而沾沾自喜、以主流自居並嘲諷辱駡反抗者。


Forgiveness is a virtue, which may save you. You know the reasons why they had done so, and what behind the reasons.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15 12:53:06

我一向的态度是,当佢冇到。尽管作为电脑专业人士,我大把方法隐藏网络踪迹。我Ban Facebook, WeChat, Tiktok, and Huawei since almost day 1.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5 08:01:15

呵呵,我那句話多少有些對同胞的牢騷。其實我非常理解很多歷盡千辛萬苦移民海外的華人面對各種强制時的委曲求全,比如不如此則全家丟失身份,但我憤怒的是一些華人因順從而沾沾自喜、以主流自居並嘲諷辱駡反抗者。

回复 | 3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07:49:46

<<< or just google austria lockdown for unvaccinated

順便提醒各位google對資訊的censorship及對搜索者的隱私跟蹤。敏感信息最好用一些新興的小衆搜索引擎,比如duckduckgo等。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07:45:52

<<< 美国是帝国主义的心脏,搞掂美帝,就搞掂全世界。

完全同意。幸運的是,由於民衆擁槍比例世界最高,加上大多數軍警站在民衆這一邊,NWO只在某些極左掌權的城市有所作爲(“有所作爲”也只是一定程度,實際上阻力相當大)。

新歌專門發過文章透露紐約計劃(或已經)引入外國警力維持秩序(其中聯合國的軍營在美國存在已經有些日子),我也驚訝地發現澳洲更早一年把在澳洲境内使用外國武裝合法化。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5 03:41:11
Austria orders nationwide lockdown for the unvaccinated amid COVID-19 surge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11-15/austria-orders-lockdown-for-the-unvaccinated/100620180


or just google austria lockdown for unvaccinated


我是间或看新闻的。不太清楚澳洲发生什么。我很少入城。印象中一年多冇入过CBD 了,尽管在CBD 的的边缘参观过博物馆和参加Party.

在各卫星小镇大多数人带口罩,若不带,似乎冇人在乎。

不过我比较肯定的是,澳洲的公务员/纪律部队的执行能力应该没有美国的那么凶狠。至于奥地利,可能有点德国人的传统,凶狠而有纪律?据新闻讲,这是西方第一个国家这样严格的lockdown ,对某类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02:29:17

澳洲那个victoria总理是个奇葩独裁啊,我觉得他们这次拿澳洲试点很厉害的。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02:22:52

对未打疫苗者行禁足令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5 02:21:56

@freedom本身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代价越来越大。看奥地利新新率先实施对未达疫苗者行禁足令。在800多万人中有两百万人受影响。史有前例,上一次应该是纳粹时期对犹太人吧。


西方政府及MSM 在宣传中同时以己之矛攻己之盾已经肆无忌惮。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5 00:54:39

关于covid,我也比较明确,他们要的是建立一个DNA库,就像人的指纹库,他们要的是每个人的DNA signature。有了这个DNA signature, basically they can apply any technologies to human being。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00:45:03

我前面提到美国西方的cabal elites显然是在展现某种fear,也有可能是faking fear达到其它的目的。不管是真的fear还是faking,这个fear肯定不是中共和所谓的共产主义。这个判断结论,对我来说是明确的,我认为也是精准的。那么,如果是真的fear的话,是什么呢?我只能想到是外星人,宇宙星球间的博弈,对外星人,他们一直是保密和编造narrative的,或者在登月和到火星的勘探中,发现了遗留的高级技术,他们现有的理论知识不能解释的东西。如果是faking fear,那么我能想到的是金融,那么多万亿美元的财富被转移,被洗掉后如何收场。两者,任何一种,都需要有能力lock down整个地球,都需要能完全彻底管控住地球人。 但是他们是失败的,因为他们失去可信性,地球人不会再相信他们编造的narrative。接下来的这个博弈会是灾难性的,因为任何一个专制形态,尝到了甜头,就不会收手,需要generational挣扎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15 00:27:41

”如果連西方民衆都像很多北美華人一樣選擇跪下求生,反基督已經勝利,耶穌不必再來。“

这是我读到的关于此类话题的最精湛的表述。我总是说God cruelty,反映在中国的几千年,就是这个意思。我讨厌权贵和政治人物的secrecy伎俩,讨厌任何以人民或者集体的名义的操弄。我完全能接受某种真实的fear,并且为此而付出代价,甚至牺牲,但是我不能接受被糊弄,被马戏操弄。freedom本身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1-15 00:23:04

美国是帝国主义的心脏,搞掂美帝,就搞掂全世界。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5 00:23:01

我个人认为预测结果已经很精准了,余下的是需要unlearn。unlearn是人最难完成的,比如我说的去中国化。75%是跟风,20%是double down 嘴硬的,剩下的就不多了,如果我能遇到几个剩下的,那是锦上添花的事。

回复 | 2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4 23:06:07

關於反基督和耶穌再臨的話題我也思考了很久。聽過很多刺激的觀點,尤其是靈修群體中流傳的各種陰謀論,我套用老兄的話,哈哈我也對陰謀論“輕舟已過”了。我現在的結論是關鍵在於人類對自身的Freedom還有多珍視。如果多數人能像澳洲、法國等地民衆那樣堅定勇敢地抗議疫苗暴政,耶穌就從沒離開過;反之,如果連西方民衆都像很多北美華人一樣選擇跪下求生,反基督已經勝利,耶穌不必再來。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22:53:26

歡迎回來看看哈!非常欣賞新歌這一句(任何評論都是蒼白的,所以我不評論了) -- ‘那天我清早醒来,躺在床上又把这个bother我的问题想来想去,最后,我觉得我既然接受耶稣基督说的“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人祷告”,我还是错的。’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1-14 20:50:43

@那么就能看到,寄主不是美国或者西方某个国家的公民老百姓,而是权贵以及他们的控制者集团。被西方启蒙自由民主口号迷惑的人,显然会是以为美国西方公民是真正的寄主,这点我从来就是不同意的,美国西方公民也是韭菜,只是有一定权利的韭菜,这些权利在一天天减少。


我多次声称,我与Farlone's Cabal理论/假说保持距离,也不踏上Farlone铺垫的“轻舟已过”的台阶。然而,看回我自己在90年代中和2000年代初所写的文章,若推深一两层,Farlone's Cabal理论/假说是最切合的,就如爱因斯坦相对论之于牛顿经典物理学。


若各位看官读我的博客存档 https://siubuding.blogspot.com/ 2001-2003年的文章,对动物权益,石油,反恐和环境保护的评论,包括“动物权益保护系列”和“赞美三部曲”,了解或理解当年我所讽刺的和表述的,就会看到Farlone以上的论述是顺理成章的。


直到2020年末,我对自己于中国政经大势,世界政经大势的预测有相当高的准确率,比绝大部分MSM所追捧的政经学者,专家和大拿都要高。一点当年勇:1999年我预言科网股即将崩盘,听众包括北京,广州和深圳的投资者和科网企业家,部分成为今天的巨头。


而Farlone 的预测则更加精准。根据基本科学研究素养,你应认真研究一种能得出更精准结果的理论,即使此理论还处于假说的阶段。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19:37:02

阴谋论最大的问题是把历史视为cabal掌权,历史是阴谋设计的,将cabal神奇,无所不能化,甚至最后将基督教信仰阴谋论化

----

哈,哈,这个有趣。

看来远方看得还不够远,对阴谋论的认识还在中级程度。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1-11-14 19:04:18

老师好!南方不错,主要是人好。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4 19:03:39

我现在需要早起开车走远程,今天无法多谈了。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18:52:53

新歌好!

看来你已爱上了纯朴的南方,找到灵魂的归属,为你高兴。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18:52:37

我认为我是对自己以后要面对的死亡需要坦然,这种坦然需要内心和言行的一致,然后活着,行为需要注意risk management, 思想需要把活着当作一面镜子,多了解自己,是不是内心和言行一致,如果出现不一致,是信仰的偏颇还是行为的偏激?争取多活几年,内容相当丰富了,因此避开无聊,阴损,也就是去中国化,换来内心的纯净。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18:41:28

关于反基督,我自己深入一点的,但是我选择停下来,不从theology层面看了,也没时间。有一种观点,耶稣说他finished是表达,一次性,所有restoration finished, 不会再来. 地球上那些claim耶稣second coming, 把地球上发生的事情跟耶稣联系起来,本身是不是反基督呢?这里有个timing 问题。你看,我怎么还能在神学宗教层面继续下去?Excessive dogmatism 和 excessive skepticism都不是我的倾向和兴趣,我认为人心中的anchor,真正的信仰是存在心中的,不需要地球上的事件的验证,更不需要narrative的支撑。

回复 | 1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18:26:32

我今天在教会听了一场很有启发的讲道。这是一家长老会教会,本来我是拒绝进这种传统教会的,因为过去的经历让我感觉这种教会本身已经死亡了,剩下的是一些侍奉人的东西而已。但是,我发现佛罗里达与加州不同,美国南方的传统教会还是有灯光的。

从我去到现在,我们每次聚会都是听他讲圣经《撒母耳记上》,今天他讲大卫几次不杀保罗那章经文,谈到大卫如此行是为了让神做神。对于let God be God是我这些年最大的体会,但是,在对于个体的人方面我虽然全然认同了,对于政客方面,我仍然没能接受。比如,前段时间加州州长纽森失踪,传闻他打疫苗后遗症了,后来不是,我感到挺失望的,我虽然对自己的幸灾乐祸感到不对劲,但是,我justfied自己,认为他做的恶太多,我没必要同情这种人。那天我清早醒来,躺在床上又把这个bother我的问题想来想去,最后,我觉得我既然接受耶稣基督说的“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人祷告”,我还是错的。

牧师说到保罗书信中教导那时候的教会地上的权柄来自神,而事实上历史背景是罗马国王是尼禄,历史上最残酷的逼迫基督徒者,基督徒在那种情况下仍然需要看见神允许这个人作恶,基督徒需要忍耐等候神的愤怒过去,Let God be God,这是人无法理解的,除非相信神掌权,他让互相效力,让爱他的人得益处——毕竟基督徒的盼望不在地上。

回复 | 3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1-11-14 17:55:24

伊朗基督徒中有一个有意思的说法:就是说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是“the greatest Christian missionary in the history of Iran”,当然这是一种讽刺说法,霍梅尼作为神的仇敌,将接受上帝公义的审判。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目前基督教传播速度最快,尽管充满逼迫,伊朗却成了基督教信仰最有生命力的地方,西方教会在舒适中没落,伊朗教会却在逼迫中兴旺。

我想,毛泽东对中国的作用也类似霍梅尼对于伊朗。毛泽东之前,中国教会依附西方教会,中国人的势力和好实惠的民族特性让他们对神自己没兴趣,对教会学校,教会医院,诸如此类倒是热情的。放弃美国学术成果回国当传道人的宋尚节博士曾经说过中国需要打倒西方教会才能真正有福音的复兴——毛泽东上台就完成了这个工作,不但如此,他还把中国整个祖宗的宗教传统都掀翻了。闭锁的中国关闭了教堂,把传道人送进监狱,结果福音却传遍了各个角落。

阴谋论,圣经预言,在对具体事件的观察上,有不少同的地方,甚至阴谋论使用看见的事实放进圣经预言框架解读。我是受美国教会信徒的影响接触阴谋论的,一路上读了不少,但是一直观察。我认为阴谋论最大的问题是把历史视为cabal掌权,历史是阴谋设计的,将cabal神奇,无所不能化,甚至最后将基督教信仰阴谋论化——这点上,我不知道他们如同对待基督教信仰预言的敌基督,因为否定耶稣基督本身就是敌基督之灵的特征。

敌基督最后肯定要出现——他将在全球化的大佬们铺着红地毯的迎接中出场,还是在阴谋论各类民间所谓的觉醒群众的绝望中作为千呼万唤的真正领导世界人民争取自由的领袖性人物出现呢,我拭目以待。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4 17:50:15

我要强调的是阴损和猥琐不是天生的,是后天被逼,被折磨出来的。毛泽东和中共最拿手的能耐就是这样搞中国人。现在的习近平在学毛泽东,但是人不能心想事成,我不相信中国的年轻人还会那样。当然,如果真还是那样,那是God cruelty,so be it。什么是艾滋病毒?aids,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 (AIDS),现在的covid 病毒也已经得到证实,实验室里gain of function。所有的中国人,尤其是经历文革的,我认为最好想想,自己是不是被毛泽东和中共搞成acquired某种思想思维的deficiency syndrome?acquired,后天的,不能责怪父母的。

回复 | 2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1-11-14 17:42:09

【毛泽东对中国人最大的伤害和危害是,用他的权力,逼迫中国人acquire阴损和猥琐,甚至是用智商展现阴损和猥琐。文革是高峰。】

幸好俺已完全脱离那个滋生阴损和猥琐的故土,今日万维阴损和猥琐之徙想伤害俺老痴?俺轻舟已过万重山!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1-14 17:39:03

我花了好几年深入研究idealism,realism,以及几乎所有的在前面加定语的这两个ism的变种。而且是放在地球层面,国家民族层面,纵观几千年的历史。老实说,这些研究,得不出目前我所感知的人类文明的进程变化和一直以来的各个层面的各种计划实施,比如核武问题,气候问题,环境问题,和现在的病毒问题。There is a fear at highest level among controlling elites。What is that fear? Is the fear real or fake?If fake, why faking it? 因此我就向地球以外来看了,从火星上来看地球了,这几年,这个方面的研究占了我很多时间,目前没有明确的结论,但是又几条线索了。 你看,我怎么还会对中共感兴趣?为什么要去中国化也是为了思想上的纯净好思考我的主题内容。我当然理解中国人对中共中国感兴趣,尽管知道是其是寄生,也还是感兴趣,那是part of their life, not mine。 我当然也理解美国西方权贵对中共的寄生的绥靖和妥协,那也是一种对付寄生的办法,而且不能算是最坏的办法,尽管很多反共的人不满意。the larger point,if 美国西方top elites fear about something beyond 中共,“needing 中共 for soemthing, everything would make sense from that level。What this fear is has become my primary focus in my thinking, research, and my detective work。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