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网友来稿的博客  
万维网友来稿  
网络日志正文
云禧:欠安的中国 2022-05-29 00:49:31


【一】中国人的集体焦虑

当今中国最大的特征,就是进入政治焦虑、经济焦虑、信仰焦虑、生存焦虑等等全面焦虑期,上至政治领导人、各类精英,下至普通百姓,都缺乏安全感。中国数十年的野蛮成长,没有能够建立有效的精神秩序、政治秩序、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在丧失精神凝聚力的背景上,丧失了基本的政治伦理、经济伦理和社会伦理。于是,所有 的权力、财富和荣誉都失去了合法性和可持续性,都经不起法律和伦理的拷问与推敲,因而全部 失去了安全感。

当你把财产托付于股市,股市崩溃;当你把精神信仰托付于寺庙,方丈贪腐;当你把美好的念想托付于精英,精英们又丑闻不断。这就是今天中国的实际境况。

政治焦虑

当今,中国最缺乏安全感的阶层当属政治家,职位越高,安全感越低。当我们看到诸如周永康、 徐才厚等家藏成吨的美钞、数十支枪支时,你会认为他们仅仅是贪婪吗?其实,他们最主要的是缺乏安全感。那么多人把孩子移民到美国,仅仅是崇洋媚外吗?其主要原因仍然是缺乏安全感。 因为中国缺乏正当且安全的政治逻辑、经济逻辑和社会逻辑。

在中国的历史上,“腐败”与“反腐”从来都是封建王朝的政治手段。在以儒文化为基础的人治结构 中,官员之间的制衡恰恰是“你腐败、我放心”, 你能授我以柄,那就形成了政治制约的“投名状” 。发现了你的软肋,我才可以任用你,因为这样你才必须效忠与我,形成生死同盟。有的则是为了消除帝王对自己的提防,故意自毁名声、假作 平庸,以求自保。如曾国荃、蔡锷等。

在人治的政治环境中,官员的权力来自于他的上 级而非民众,所以他只需要对上负责,“忠君”意识成为主流。由于缺乏合法性和制度的保证,个人的兴衰荣辱,也都系于政治帮派之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中国,这些寄生于政治帮派之上的官员,每天处于极度的焦虑之中。

经济焦虑

中国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可以说是挖空心思,什 么“一带一路”、什么“PPP”、什么“全民创业”等,频频出招,足见中央政府出于极度的经济焦虑中 。但是,这些密度极高的经济号召,其社会的相应却很低,这些经济手段缺乏内在动力。而以往为了刺激经济发展,地方政府的政府负债已达56 万亿,再采用大规模负债的方式刺激经济显然不妥。

应该说引导民众创业是对的,但不能搞拔苗助长 式的创业“大跃进”,尤其是“大学生创业”。因为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不足5%,当今城市的创业成本极高,一味鼓励所谓的“大学生创业”无异于杀鸡取卵,其95%的失败率会耗蚀多数家庭的资产储备,而每一个家庭的创业损失,实际都是国家损失。而且,中国主要的经济资源集中在央企和政府,并没有向公众开放,又如何能营造良好的创业环境呢?

作为经济的主体,企业家无疑是当今最焦虑的群体。

许多企业家难以摆脱原罪的阴影:在中国的经济环境中,按照完全合法的原则做生意很难发家, 因为最主要的经济资源掌握在政府官员手中。中国的顶级富豪多是房地产或能源型产业的经营者,要获取这些资源,往往需要参与权力寻租。同样,如果不避税的话,按照正常的税赋企业可以存活吗?如果不超载,长途运输还能赚钱吗?也就是说,中国既没有形成民众公平共享的经济资源环境,又没有形成民众可以正常经营的政策环境,在此环境中的成功者,很大一部分属于官员腐败的共犯或违法经营者。政府为了保持经济的稳定,尽可能不动这些商界精英,但许多企业家难免原罪的恐惧和焦虑。

社会焦虑

首先,在中国股市上有大量的借钱炒股、代客理财类型的炒股者,此次股市塌陷之后,如果短期股市不能解套,无数家庭面临债务纠纷,大批股民陷入“股市焦虑症”。很显然,中国股市已被境内权贵资本和境外财团劫持,中国股市“欠安”!

其二,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工资收入赶不上物价 飞涨的速度,社保金负担越来越高等等。在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位的中国,民众居然还生活在教育、医疗、养老和住房等生存危机的焦虑中。

其三,中国有近3亿徘徊在城乡之间的农民工阶层,这是中国真正的工业产业大军。在中国制造 业总体下滑的今天,进城还是回乡,也是深深焦虑的事情。

其四,中国大学生的就业焦虑、发展焦虑。他们的父辈已经透支了他们的生存资源,破坏了生态环境,他们今天可以拿着iPhone手机逍遥于市,殊不知等待他们的是极度的资源匮乏和极度的生 存危机。

【二】中国如何重建秩序

由于体制原因,中国政府习惯于将各类难题留给 后人,一届一届地往后拖。但到了今天,对于本届政府来说,所有的问题已经再无推诿的余地了 。很显然,小修小补的方式已经无法持续,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能依靠简单的对策论,而是必须进行整体性的全面构建。

中国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秩序。

重建精神秩序

精神秩序的创建,取决于中国未来构建什么样的价值取向。

此前的三十年,中国依靠激发人的物欲来驱动经 济发展,但到了经济资源枯竭的今天,再采用“ 激发欲望”和“满足欲望”的凯恩斯经济逻辑驱动中国的发展已经走不通了。可以想象,一个把欲望当做信仰的国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在中国高歌猛进搞经济的三十年间,美国却悄悄地占领了中国青年人的精神领地,被美国文化武装起来的80后、90后已经在成为中国经济社会的主导群体。国家高唱“中国梦”,但中国青年却在默默地营造“美国梦”。

那么,还有什么样的精神力量可以重新号召和动 员中国的社会力量呢?

在中国,传统国学派、毛派、西方民主派等等,互不兼容且严重对立,导致中国难以找到精神秩 序重构的接口。很显然,现有的意识形态理论已 经不能解释中国和世界的现状,在当下世界,精神秩序的重建无法回避普世价值和普世文化的取 向。

而真正实现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并不是要闭守于自己的国粹文化,恰恰需要主动性地拥抱世界文化。事实上,中华文化的基因,完全具备对接 世界普世价值的接口,但被一家独大的儒文化遮蔽。如不能超越儒文化的局限,中华文化就不能 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复兴。另一方面,中华文化的 生命力,恰恰需要西方文化的激活,意识形态重 建必须启动第三方话语权,才有可能形成新的文化生命力。

重建政治秩序

在一个成熟的政治秩序中,可以选择平庸的政治家,比如美国的小布什等。但在中国政治秩序重 建中,则需要伟大的政治家,因为的政治秩序重 建需要大破大立。

一个按照人治构成的政治网络,到今天都没有被 完全打破,从结网到破网要经历三十年以上的时 间。但是,会不会形成新的人治网络?中国政治秩序重建的切入点自然是法制,但长期习惯于依附人治的中国司法,能否真正进入法制的轨道, 这是最令人担心的事情。

重建经济秩序

如果不建立经济秩序,再依靠拍脑袋的方式决策 ,一窝蜂地搞什么“开发区运动”、“全民创业运动 ”等,都只会使中国陷入更大的困局。基于三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目前尚有相当的经济存量,中国必须能够在3-5年内完成这些经济存量的合理转换,如果失去了此机会,中国将丧失前三十多年所有的经济积累。

重建经济秩序的切入点在“民生经济”即“安民工程 ”,而非大兴土木的基础建设和极度的刺激消费 。简言之,就是将中国尚有的经济存量,及时地转移到民生经济领域,而非滞留在消费经济领域 。这种选择的目的,是为了保住中国社会崩溃的底线,也是根本上“安民工程”、“安心工程”。

不要再无节制地刺激中国人的梦想了,也不要妄称“中国崛起”,那会把中国变成一个疯子。中国经济进入世界前二位其实只是一个幻象,中国经济的实际质量很低,充其量只是世界金融的试验 场,有一天浮云散去,你会发现留在中国大地的 只是经济的废墟。未来中国需要数十年的韬光养晦,扎扎实实地建立自己的精神安全体系、政治安全体系、经济安全体系和社会安全体系。

当然,无论是政治秩序重建,还是经济秩序重建 ,都涉及到如何对待政治原罪和经济原罪的核心 问题,必须采取文明的方式,有效沉淀政治资产 和经济资产,而不能采取武断的革命手法。否则,中国的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建设就会重新归零 ,而不能累进和成长。


浏览(12697) (113)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2-05-31 13:43:23

【所谓道德感召力,并非指有多么高尚的道德。而是指能否用一种理念感召他人,让统治集团和民众有发自内心的追随。】你这个解释是科学的客观的,也是正面的, 但是还有一种类似于病毒的“感召力”,以及类似于海洛因的兴奋剂啊。中共如今似乎连这种迷幻剂也不纯正了,只能靠病毒,而且是强制注射型的病毒或者可卡因。

回复 | 2
作者:遍地是贪官 留言时间:2022-05-30 17:16:50

楼下几个习近平的五毛特务,美国习病毒死了一百万,这不假,这将会算到习近平头上的。厉害国恐怕只一个武汉就死了一百万吧?将来这也要算到习近平头上的。数数2020年武汉的火葬场火化人数比正常年多了多少就知道了。中共撒谎成性,天下人皆知。不除掉习近平和它的这些五毛特务,中国没有出路。中国人当务之急首要做的,就是除习。

回复 | 9
作者:g2j2 留言时间:2022-05-30 06:13:40

当然焦虑。本来玩击鼓传花是潜规则,大家能抢的抢,能骗的骗,能捞的捞,能贪的贪,安全下岗就平安无事。突然来了个二愣子拿着花不传了,他要一锤定音,还要连任,还不许妄议,香港一国一制,还要收回台湾,最可怕的他说共同富裕,于是乎,都不淡定。

回复 | 6
作者:涵空平净 留言时间:2022-05-30 01:50:48

当今中国最大的特征,就是进入政治焦虑、经济焦虑、信仰焦虑、生存焦虑等等全面焦虑期。

看了上面这些焦虑我笑了,那中国人应该是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了吧!其实上面这些焦虑都是海外华人看多了西方媒体报道给出的结论。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也接触不少国内朋友,这些朋友大多是中产阶级,有私人老板,有打工经理,有大学老师也有事业干部。每次聚会都海阔天空的聊天。这些朋友大多都有出国旅游的经历,有些孩子也在美国、澳洲、香港等地留学。这些孩子十之七八也都回国发展了。可是从没听过他们有这么多的焦虑。中国这些年的暴力增长带来了一些问题是无容置疑的,目前习近平的有些政策也确实矫枉过正。但是以目前中国的发展形势,习近平是不太可能有机会独断专行。中国目前的治理模式基本还是精英治理,相互妥协。个人觉得不用太担心中国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回复 | 1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2-05-30 00:34:18

标题是欠安而已,结论是要重建中国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秩序。中国新冠死亡5千人当然是欠安,比起美国1百万,就是优越感十足了。拜登夸印度新冠应对好的时候,有评论说,倒数第一名表扬倒数第二名成绩优异,也就是宗教徒们特有的迷之自信。哪里有资格指导中国呢?

回复 | 2
作者:年月日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9 18:26:30

秦始皇成吉思汗当时到现在,人们能够发现总结出来他们的任何传世当时到万代的“道德感召力”吗?无非是跟随大王肝脑涂地一统天下!

---------------------------------------------------------

你还漏掉了一个希特勒。

所谓道德感召力,并非指有多么高尚的道德。而是指能否用一种理念感召他人,让统治集团和民众有发自内心的追随。从这个意义来讲,秦始皇、成吉思汗、希特勒、毛泽东、本拉登、巴格达迪等等对他们的追随者都有道德感召力。

中国共产党以前对大多数中国人民是有道德感召力的。但是随着共产主义理念的破灭,以及绝对权力产生的普遍腐败,现在共产党在人们的心目中只是一个利益集团。虽然可以强迫人民服从,但这是不可能长久的。

回复 | 3
作者:naiyinxue 回复 zcz 留言时间:2022-05-29 17:10:12

不管是万维,还是文学城留园的五毛们都是一个说法一个口气,好像有一个模板似的。什么美国死亡一百万,再加一句像什么连脚趾头都能搞清楚这类的云云。好像他们档次很高很聪明似的。别这么自我感觉好,要记住你们属于社会的最低端,你们搞清楚的别人都知道。

回复 | 11
作者:frank_ly 留言时间:2022-05-29 17:07:09

这是“云禧”2015年的旧文,后又被《中国人权双周刊》于2018年转载,现又原文不动地假冒成 “万维网友来稿”,哈哈。

https://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yun-xi-jiao-lu-de-zhong-guo-xu-yao-yi-chang-zhi-xu-zhong-jian


回复 | 3
作者:zcz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9 16:05:13

光“民主自由”的美国就在疫情中被美国政府和政治制度杀害的人就多达一百多万,究竟哪个国家是病入膏肓?人们掰脚趾头都能搞清楚……

回复 | 2
作者:zcz 留言时间:2022-05-29 15:48:25

少来让现在的中国背负恶名。看看日本过去几十年的自杀率就知道哪个国家最“欠安”。明白地说明自己是恨国党多好,何必在这里拉大旗作虎皮……

回复 | 2
作者:gskhgd 留言时间:2022-05-29 14:39:20

其实是制度焦虑,不确定的焦虑,倒退的焦虑,走极端的焦虑。

回复 | 7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2-05-29 14:36:19

秦始皇成吉思汗当时到现在,人们能够发现总结出来他们的任何传世当时到万代的“道德感召力”吗?无非是跟随大王肝脑涂地一统天下!

回复 | 8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2-05-29 14:32:50

一只浑身带病毒细菌的耗子, 一条浑身疙瘩的毒蛇,并非它病入膏肓, 健康甚至强壮得很呢。比如说塔利班, 它不是有病, 而是有毒啊。

回复 | 18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2-05-29 14:29:49

最可怕的就是这一点:各级干部在人民的心目中已经没有任何道德感召力,但是这个党还是可以牢牢控制甚至任意宰割民众。

俺不觉得秦始皇动用甚至需要任何道德感召力。商鞅公开对这些说教嗤之以鼻,成功了,包括让自己成功车裂,就像刘少奇一样。

回复 | 14
作者: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2-05-29 14:22:40

你说它病入膏肓,它自己还觉得感觉不错呢。关键是中国有十亿顺从的屁民。只有屁民活不下去的时候,才能产生排山倒海的力量。要改变民众的奴性,不是几十年就能做到的。

应该说,民众觉醒的过程已经运行很长时间了。而这个过程的推手就是共产党自己。文化大革命前,基层一个支部书记就是土皇帝。从毛泽东打走资派起,到习近平打老虎,各级干部在人民的心目中已经没有任何道德感召力。这当然不是毛和习的本意,他们只是想藉此打击异己而已。

中国政治制度的结构性矛盾,是推动变革的根本力量。而强人们想解决矛盾的激进措施,其客观效果都是教育民众认识体制的荒谬。连向来温文尔雅的上海人,逼得活不下去的时候,也是要造反的。

回复 | 5
作者:oms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9 13:45:35

”对中国设想任何改变, 和对塔利班阿富汗设想任何前景差不多“ 正确, 期待中国成为一个文明民主法制包容的社会,这个前景是非常渺茫的,地球毁灭之前可能看不到

回复 | 13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9 12:54:40

所谓“重建”有点玄乎。到底是挽救已经在全方位崩塌的现存制度秩序呢,还是要打破推翻现存的制度秩序? 靠谁来打破或者建立这些理想的制度秩序?靠党?我靠!靠民众?一个公民都没有啊。靠英明领袖?华国锋还是邓小平还是毛泽东还是陈胜吴广?

俺似乎觉得,对中国设想任何改变, 和对塔利班阿富汗设想任何前景差不多。

回复 | 3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