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俞先生的博客  
在中国工作21年无住房。到加拿大后,5年内买房。社会制度不同是原因。  
        https://blog.creaders.net/u/694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谈谈中国学术界政治学本土化 2021-04-11 15:00:56

谈谈中国学术界政治学本土化

最近若干年,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界不断出现要求中国政治学本土化的声音。也有要求社会学本土化的声音。但是,要求政治学本土化的声音最多。所谓政治学本土化,就是指中国的政治学需要有自己的特色,为中国的社会服务。当然,也不仅仅是具有中国自己的特色,还包括建构不同于西方政治学理论的中国特有的政治学理论,为中国的政治服务。

中国的政治学人郑永年若干年前写文章,声称中国没有自己的知识体系。中国的社会科学处在被殖民的状态,就是中国政治学(和其他社会科学)都通过进口西方的政治学等来建构自己的政治学(和其他学科)。由于西方人的政治学用于解决西方社会的问题,并不总是适合中国的国情。中国学界引进西方政治学往往食洋不化,论述中国的问题的时候经常驴唇不对马嘴。

最近另一位中国政治学学人王绍光也写文章鼓吹中国政治学本土化。他的论调与郑永年的论调类似。国内学术界也有争论。本人对他们的这种论调不感兴趣。本人在海外从事学术研究,不是中国一部分。中国的政治学发展与我本人无关。但是,对于这样的奇特现象则还是好奇。不免简单说几句。

中国学术界的一些左倾学者的政治学本土化的论调其实就是认为,政治学不是科学。虽然政治学通常被认为是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王绍光认为政治学不中立,因而没有科学性。既然没有科学性,世界的政治学就不能统一。于是,就会有西方政治学或中国政治学这样的概念。本人的看法是,政治学包括我所谓的实然研究和应然研究。实然研究是可以纯粹客观的,因而政治学可以称为政治科学,可以价值中立;虽然应然研究带有价值观,可能无法中立,政治学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实然研究,就是价值中立,就是追求真理。因此,全部否认政治学价值中立的可能性在理论上并不周延。

认为可以有西方政治学,也可以有中国的政治学,就是认为中国的政治学可以和西方国家的政治学不一样。郑永年和王绍光等人其实也希望中国的政治学和西方的政治学不一样。否则,他们怎么会鼓吹中国政治学本土化呢?但是,本人认为,一旦有中国的政治学这样的概念,就等于认为政治学作为一个社会科学的分支可以在全世界不通用。美国的政治学不能适用于中国,而中国的政治学也不能适用于美国。应该是这个概念吧?但是,很显然,这样的方法论主张就等于直接宣布某个地区产生的政治学只能是一部分人使用的知识,而不是全人类可以共同使用的知识。这个判断应该没错吧?

可是,按照匈牙利的一位社会学家卡尔曼海姆在他的著作《意识形态与乌托邦》中阐述的知识社会学的理论,一部分人使用的知识是意识形态。例如,马列理论只能在社会主义国家使用。换言之,能够为全人类共同使用的知识才是真正的知识,包括科学知识。既然郑永年和王绍光认为,各地的政治学只能是一部分人使用的知识,他们的政治学本土化主张其实就是主张政治学意识形态化。这是逆当年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思路而行走的一种意识。当年,邓小平说,我们多年忽视了社会科学的建设,政治学等学科需要赶紧补课(大意)。所以,中国当年各个大学迅速恢复政治学的教学。那个时候,邓小平并没有说要建立中国本土化的政治学。但是,目前中国有一些人鼓吹政治学本土化,其实就是要让政治学这个社会科学的一个分支意识形态化。只要中国的政治学意识形态化,中国的政治学就无法再与美国的政治学沟通和交流,就会形成鸡同鸭讲的局面。于是,好处就来了。什么好处?还是让我举个例子来说。

如果美国政治家批评中国的人权记录太差,中国的当权者可以运用自己的话语来对抗。中国当权者可以利用中国的本土化政治学来解释,说没有超阶级的人权。没有超阶级的人性。每个人都有阶级烙印。西方人说的人权其实是资产阶级的人权。于是,西方人的人权意识就不会再对中国人民产生影响力。对不对?如果中国的政治学与西方的政治学一样,西方政治家或学者批判中国,中国老百姓采用同样的观点看问题,那么西方人的说法就会对中国人产生影响。一旦中国的政治学意识形态化,成为专门为中国人使用的知识,西方人与中国人就无法彼此沟通。于是,中共当局就可以利用自己的一套说法来糊弄中国的老百姓,让后者当顺民,中共就可以高枕无忧继续统治人民。

在中共当政以前,中国的执政党国民党也一直说中共的指导思想马列理论不适合中国。中共领导人说马列理论适合中国。毛泽东在延安说,马列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现在,西方来的马列主义成为中国的指导理论,却说同样也是西方来的政治学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其用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就是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吗?还要将政治学意识形态化,在某些社会科学学科领域驱逐科学,引入片面的意识形态。但是,我也丝毫不担心中国会再出这样的历史回潮。这不就是意识形态挂帅吗?如同文革时期的政治挂帅。这不是从80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踩刹车,掉过头来走,走回文革的时代吗?

但是,本人认为,他们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能力创造理论。他们要创造本土化的政治学至少要有一点理论吧?但是,他们没有能力创造理论。于是,也不可能创造中国本土化的政治学或意识形态。他们只能引进外国的理论和意识形态。这个局面不改变,他们怎样来使政治学本土化?

最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让西方政治学继续占据中国大学的课堂。我看这个局面不会改变。

 

浏览(1518) (3)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uitarmanzw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4-27 17:32:44

政治学不是科学,因此不是四海皆准. 看来毛泽东在延安撒谎了。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21-04-11 17:41:40

中国一直说,经济建设要与国际接轨,但是思想文化建设则是与国际脱轨。这不是很蹊跷吗?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21-04-11 16:21:32

政治学不是科学,因此不是四海皆准. 用西方政治探讨中国肯定是很艰难的, 因此社会实践大不相同.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