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浪的博客  
文艺青年  
网络日志正文
我为什么讨厌极左民主党 2021-01-11 17:18:38

我不喜欢川普,他口无遮拦很容易被种族主义者利用;新冠的应对极其失败,原因就是他自己本质上不愿意面对和不重视,其他理由都是次要的。他不尊重科学,是另外一大败笔。在政治上只知道或者只巩固了基本盘,但是无法凝聚更多的阶层团体。缺乏大国总统应有的仪式感,比如对欧洲各国,还有对我们小土豆总理极不尊重,毫无意义地树敌过多。这些让他的支持者,很难有一种自豪和扬眉吐气的感觉,除了基本盘之外。但是他的经济、外交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却被左派媒体刻意淡化了。


但是我更讨厌现在的民主党和他们代表的左派媒体。BLM这个事情让我丢掉了所有幻想,看清楚了这帮人大部分不是蠢,就是坏。蠢是他们真的不知道啥子是共产主义,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个也许可以原谅因为人人都有乌托邦的理想;但是他们完全忘记了华盛顿杰斐逊这些先辈们,脱胎于老欧洲大陆这个政治沼泽,在政治上对人性之恶透彻的理解,对以政府为代表的对话语权垄断的足够警觉,还有就是对人的自律、自强为代表的传统价值观和建设精神的足够重视和尊重。这些common sense在左派这这里已经完全丢失。坏是这帮人极其虚伪,政治正确成了打压对手的大棒和忽悠选民的手段,其本质还是对权力和利益的贪婪。这种用意识形态划线和打压政治对手的方式,我们应该非常熟悉。群体心理学的研究也表明,在团体中总是越激进越容易获得话语权,越温和越不敢发声,但是被团队抛弃和打压。目前的状态,在很多地方可以说群魔乱舞不为过

现在大学教授、媒体工作者已经有很多例子,为右派说话丢掉工作或者被同事、同学孤立打压的,因为政治不正确。这个特别是校园发生的,不是来自新闻,是我自己和同学群的孩子们的真实经历。我对新闻是有很强的怀疑的,有条件的情况下,我更相信周边的人他们自己真实的事情和感受。加拿大也是偏左的,我们在高税收、对难民、对无良租霸、对穆斯林极端主义和扩张、对疯狂的小学性教育、大麻合法化、免费注射毒品等都是亲身感受极左带来的现实困境和长久危害。由于过分包容和纵容懒惰、偏执、索取而不知奉献,为了呵护和照顾这些群体脆弱的自尊心,已经到了放弃原则和事实上打压正常人的经济和掠夺他们劳动和汗水的程度。这种政策的导向,除了产生更多的巨婴和沉迷于乌托邦幻想的知识分子,还有在他们后面数钱的无耻政客和超级资本外,没有任何赢家。这就是人类社会的溃烂和自我解体的过程。任其发展,历史很快就会证明的。因为任何国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这个世界资源是有限的,人生有很多困难,必须要调动社会有一种奋斗自强的精神才能持续前进。所以,极左之恶,怎么说都不过分。


补充说明一下定义。我说的这个右,不是法西斯那个极右,那个极右其实就是极左(西方政治学一直有个笑话就是说极右和极左会回合)。我说的右是指政治上的小政府、经济上自由经济为主的,社会生活中,强调自我改进和努力,尊重家庭观念和传统价值观。当然有人也可以抬杠说没有说左派不努力,这个我同意,但是区别应该是重点在他们解决复杂多变的社会上,各种疑难杂症的方法论的本质上面。因为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的。右派强调自觉,强调个人、家庭的努力更重要,在解决问题上,以税收、各种奖励刺激和鼓励、创造个人成功的条件为基础;左派强调社会、社区、政府的力量,在解决手段上,强调切断比如贫穷循环,差生循环的办法是为平等相待、为他们建立更公平的资源和平台。


其实左派的理论本身是有他的合理性和适用范围,如同右派的理论一样,在我看来它们都有道理,是平等的。说到底,可能就是一个起点平等和终点平等的问题。过分强调起点平等,因为个人的努力、禀赋和资源,一定会导致终点的不平等,这样也就没有了起点平等;长期这个循环,最后就是导致陈胜吴广太平天国。过分强调终点平等,整个社会就失去活力,自我腐烂,越穷越光荣。我们经常说,也许精英政治可以解决普选制一人一票节奏被大量的不劳而获者带歪的问题,但是的确,如果没有政治权利和平等,就像天朝的情况一样,弱势群体也很难真正拥有有其他的权益,容易进入恶性循环。人性中的贪婪和无私并存,我们的社会永远是非常复杂,我不认为现在任何国家能够提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世界上的事情哪有非黑即白那么简单,过分强调右派的理论和实践,也有很多问题。因此,承认我们的不完美,保持一直开发、包容的态度,容许讨论和实践各种理念,才能让社会居于中道,在风雨中艰难前行。两党制轮流坐庄,本来就是这个中道思想的最好体现。不幸的是现在看来,似乎天平不是那么力量均衡,估计是中产阶级贫困化,人口组成结构文化传承的变化,技术进步使全球化资本力量的进一步增强,互联网企业的赢者通吃开始扩大到很多其他领域,冲突更加明显也是可以预见的。


目前大家感觉吊诡的就是,互联网科技进步的盛宴中,广大无产阶级一如既往地被民主党和互联网巨头操纵,过着政治正确的福利生活,他们的虽然继续贫困,但是声音被媒体有意支持和放大,产生一种自己很有力量的虚幻感觉,但是这种虚幻感和家徒四壁,经常进局子有着深刻的矛盾和难以解释的讽刺意味;而传统中产阶级作为社会的基础的利益被损害了,而且整个社会的气氛却让他们投诉无门,除了买单,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了(事实上被剥夺了)。 从马斯洛的需求模型来看,无产阶级的自嗨无法解释,因为它不符合传统的衣食足而自我完善、取得认可的良性阶梯;而中产阶级的郁闷则是典型的第3-4层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而现实是者两种阶层过得都很不满意。


我大概当了15年民主党的拥趸,奥巴马上台的时候,我在电梯还里和几个亚非拉兄弟击掌相庆,也曾经非常不喜欢小布什代表的共和党。想来是政治正确给我这个亚裔有一种安全感,至少在国家政治和主导舆论的层面,它一定程度上可以遏制白人优越感的这种思想的合法性。但是那个时候,对经济和政治考虑的比较少。


现在我的想法有些转变。现在我们讲的政治正确,主要应该是反对各种歧视,看样子是民权运动和西方吸取纳粹主义教训的一个产物。说到底,政治正确就是某种思想禁忌和底线,这个来说一直伴随人类历史,只是内容不同罢了。


本来,民主社会的博弈也是正常的。关键问题是回到最初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可能右派的声音太弱了。老川执政四年居然靠推特治国,现在被封想来也是活该,说不定应该感谢推特没有一早就封。估计他们一直想这么做,只是在川普如日中天的时候,推特们有心无胆而已。


浏览(3006) (151)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1-01-17 17:32:46

【但特朗普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和极左的民主党相比,显然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对于国家和社会的危害更大。极左可以纠偏,种族主义是根深蒂固的。】

按现在流行的政治正确,除黑人(苦大仇深)外,所有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这跟“地富反坏右”一样,都是原罪,也是无法救赎的。

这些种族主义者都是社会贱民,要想重新做人,只右一条路,就是要改造自己的思想和灵魂,要不断的向黑人组织和民主党极左派汇报自己的活思想,他们的子女也属于种族主义者,要一代一代的继续改造,黑基因只能世代改造,没有别的出路。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1-11 20:44:42

加拿大与欧洲都是最讲科学对付武汉病毒的,好像也不比美国好吧?

现在都要靠川普疫苗来救命。

回复 | 2
作者:沈洛 留言时间:2021-01-11 19:49:32

分析大致不错。

但特朗普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和极左的民主党相比,显然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对于国家和社会的危害更大。极左可以纠偏,种族主义是根深蒂固的。

回复 | 1
作者:李铁硬 留言时间:2021-01-11 18:19:41

小土豆还不算极左吗?“疯狂的小学性教育、大麻合法化、免费注射毒品等”那样不是他推进的?川普在疫情方面也比他好多了。加拿大没有一个疫苗,全靠美国疫苗。个人意见,多包涵!

回复 | 6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11 18:06:00

可悲的是,中产阶级拥戴的共和党所信奉的减税和小政府, 恰恰是阶级利益分化和中产下沉的主要推手。

回复 | 1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11 18:03:17

美国中产不断下沉,民主党的拥磊阶级结构实际上代表了未来的阶级结构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