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ming cheng  
真实的美丽在关爱他人、热爱生活中得到绽放。这种美,... 是我们真实自我的全部  
网络日志正文
金秋季节, 又到诺奖颁发时 2010-10-04 12:30:12

金秋季节, 又到诺奖颁发时

Ming Cheng
 
秋天到了, 田野里一片喜人的金黄。赤膊在烈日下玩命了一季, 终于盼来了个丰收年。村里村外那混杂着新鲜稻草和干牛粪的气息中,都透着一股令人欢愉舒适的味道。 光着腚满村跑的孩子和奔前跟后的黄狗也跑得更欢了。 墙根下蹲着晒太阳的老大爷们吐着烟圈, 高兴地在争论着多收了几斗。 房东大婶煮的玉米稀饭也明显比往常稠了很多。我们盛粥的时候都感激地望大婶一眼, 大婶回报我们疼爱的目光,仿佛在说“ 吃吧吃吧, 今年丰收了!”。多少年过去了, 这份真实朴素的温情总是在心里常记常新。


世人瞩目的诺贝尔奖也不失时机的选在这金秋季节颁发。挟拥有 UC Berkeley 伯克利和Stanford 两大世界一流名校的优势, 加州湾区早把诺贝尔奖视为囊中之物, 迎接每年新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诞生已成一种习惯。 诺贝尔奖获得者和亿万富翁在湾区就像邻居浇花的老头一样稀松平常,大家见面也就道一声 Hi。 UC Berkeley 伯克利给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待遇是一个免费的固定停车位, 最近听说有太多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产生幸福的烦恼, 已经再难于安排车位了。
 

本来这诺贝尔奖颁发跟老外的圣诞节一样, 按理说来不关中国人的什么事儿。但一如既往, 国内又开始了每年一轮的诺贝尔奖热潮。 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每个门户都设立了诺贝尔奖专栏,热评如潮。首当其冲的是网上拍砖从不落人后的愤青, 开始批评和揭露诺贝尔奖的阴谋和黑暗, 仿佛诺贝尔设这个奖根本就是跟中国人过不去。这确实也不无道理, 大家都知道, 数学本来是科学的皇冠, 为什么诺贝尔奖就偏偏不设数学奖? 这不因为地球人都知道谁也算不过中国人? 随便哪个老外来中国我们都能把他们算的一愣一愣的。网上民主派在质问诺贝尔奖为什么不是短信加QQ投票再来PK? 明显是暗箱操作。乐观主义者则胸怀宽广, 风物长宜放眼量, 我们不跟老外小打小闹, 去分那几个奖, 要输就连底裤一起输, 就象中国足球队。要拿就全拿了, 就象我们垄断乒乓球世界杯。 并开始在设想20XX年中国包揽诺贝尔奖的空前盛况,最好那一年安排中国再次承办奥运, 省得老谋子还得花脑筋策划两个喜庆晚会。 你说老谋子让那些跳大腿舞的女孩子在高台上穿的超短裙短得已经不能再短, 谁还能有勇气再往下想新招呢? 房子是盖的, 可房地产大款们眼光可不是盖的, 他们总能看见旁人看不见的商机, 在议论我们中国教授院士怎么就没有人知道给诺贝尔奖委员会送红包呢? 教授们囊中羞涩可以跟我们大款们商量商量啊, 按国内20%回扣的潜规则, 20万美元就搞定一个诺贝尔奖,只要中奖了我们新开盘的皇家御苑就改名叫诺贝尔奖大楼, 就是再涨10倍的价格也能让中国父母们抢得头破血流。这为国争光的高房价想来物管局也不好假装阻拦, 虽然实际上他们从来也没有真正阻拦过。而方舟子们则在一旁磨刀霍霍, 新一轮的学术打假机会又送上门来了。


只有原来一直愤愤不平地争夺一流名校头衔的老爷们不再出声,因为还算在行内的他们知道他们自己实在是差得太远。


20多年以前, 当李政道博士把全中国名校的理科精英几乎一网打尽, 悉数送往美国深造的时候, 李政道博士信心满满的说:“ 20年后, 他们就是领导世界物理潮流的顶尖科学家!” 差不多30年过去了, 现实与李政道博士的预期显然有很大的差距,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第一种观点是历史观. 历史观派大开大阖, 从历史的观点看问题. 先不说诺奖, 我们从更高的角度看, 无论在科学, 文学还是艺术方面. 中国近代在各个领域都缺乏世界级的大师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 特别是缺乏开山立派的大师. 有朋友问,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 我想最简单的一个标准就是不用争论, 大家都公认他是大师. 还需要争论的, 在国内争论起来他们的子弟要打破头的, 这在艺术界特别常见. 那就先放一放. 比如说贝多芬是大师, 有人要争论也没有人去跟他争, 按大忽悠的话说你就直接拨打110. 第二个标准就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 比如说爱因斯坦, 以后即使有人能证明相对论在一些情况下的一些反例, 比如说光速在一些情况可变. 也不会动摇爱因斯坦的地位. 这就牵涉到一个比较深奥的标准. 大师要有新的思维. 对这点我们以后再谈. 一般情况下前两个标准已经够用. 历史观派认为, 现代出一个大师需要好几代人的共同努力和相应的宏观环境. 中国近代风云变幻, 战乱纷起. 缺乏一个长期稳定的学术繁荣时间. 也就是说, 中国近代缺乏生长大师的土壤. 这种观点当然有一定道理. 虽然不一定是全部原因或最重要的原因. 从概率上来说, 繁荣进步稳定的地区出大师的可能性当然要高一些. 也不是绝对的. 今天, 随着在基础科学上的突破越来越难, 诺贝尔奖也跟过去相比越来越来趋向应用化. 中国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 而出大师还有待时日.

历史观派的最有力的一个论点是断代论. 认为文革十年动乱, 造成了断层. 国内的基本研究中断了十年. 国内老一辈的科学家基本没有了希望. 当然中年科学家中也有做的很好的, 象物理所做超导的赵忠贤老师, 现在是院士了, 当年我们在 Buffalo 接待他的时候就大家一起感叹他与诺贝尔奖刚刚擦肩而过的故事. 这是我所知的国内做物理的最接近诺贝尔奖的机会, 赵忠贤老师的工作可以说是诺贝尔奖级别的工作. 由於一些偶然的因数没有得到诺奖. 但国内这样的人太少, 人数的基数太小. 拿奖就机率不大. 而李政道博士送出国读研的精英, 真是个个都是一代才子, 人人志比天高. 在美国留学生中间, 有两样东西你一定不能显耀, 不然肯定会 fool yourself, 让自己显得象傻瓜, 一是你的聪明和知识, 二是你的辉煌经历. 有一次去一个老总的豪宅聚会, 聚会上放着音乐, 有礼貌的跟看门的老头聊天聊起音乐, 聊的兴起老头递过来一张名片, 上海交响乐团第一长笛手! 幸好自己没有失态. 但可惜精英们出国时很多都已经年近30, 已经过了思想最敏捷最活跃的时期. 而他们还要学习很多同龄人10多年前就已经熟悉的东西. 在起跑线上已经输了10年. 我有个北大来的师弟年纪比我们都大, 长的又高高大大, 气宇轩昂, 我导师是香港来的, 长的显年轻, 一起出去人家都以为他才是大教授. 几次以后他出去都不敢再走前面. 而爱因斯坦年仅26岁就发表了狭义相对论, 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看世界的方式. 南方日报文章 (2005 年04 月22 日) 甚至认为, 就是爱因斯坦生在目前的中国盛世, 他都不大可能有这样的成就. 那我们姑且极端地想一下. 如果让爱因斯坦15岁就去农村每天做12小时苦工, 一直做到25 岁, 那么他26岁的能发表的只有象我这里一样的流传于博客的谬论, 而不是什么相对论. 当年牛顿坐在苹果树下无事可干绞尽脑汁写情书吸引女孩, 看见苹果落下怀里, 心想我有地球吸引苹果一样的力量吸引女孩有多好, 灵感一动而发现万有引力. 如果当天他的任务是担100斤苹果走十几里山路到集市上去卖, 如果不是太傻, 谁的第一幻想都是变成孙悟空腾云驾雾. 所以我们有了西游记. 人家有了现代物理学.

但断代论不适用于全部人, 比如中国科大少年神童班的学生. 10来岁就国家强力培养. 好像培养跳水队一样. 10几岁就到美国最好的大学留学. 考试比爱因斯坦强多了. 中间也出了不少出类拔萃的人物. 现在在名校当教授的也有一批人了. 但能称为世界大师级别的科学家好像还没有. 没有跳水队那么成功. 世界冠军排成队. 培养大师好像跟培养体育运动员是两回事儿. 简单地说, 大师是成长起来的, 不是培养出来的. 就象民主化一样. 它是个自然的进程. 这里我们以后会深讲. 大师也有象体育运动的地方, 那就是是需要群众基础, 需要大量的人口从事科学研究, 至於从那一个人那里突破, 不能象运动员一样固定培养的.
因此又出现了文化观派. 文化观派认为中国文化本身缺乏创新精神和大师精神. 文化观派和历史观派不能完全分离, 可以看为历史观派的一个补充, 偏重于文化层面.

文化观派最容易理解的一个论点是兴趣论. 最难理解的是缺乏大师精神论. 我们先讲兴趣论. 就是中国学生从小就没有得到发挥他们天赋的机会, 而无一不被迫选择了社会公认的热门专业. 而他们的兴趣可能根本就不在这里. 但苦背书多考了两三分, 而把真正有兴趣有天赋的学生的机会给挤掉了. 比如我的兴趣就是喜欢写博客,可是当年没有这玩艺. 由於家庭原因就学了物理. 虽然自己后来对物理很有兴趣, 但搞不清楚自己的天赋在那里. 缺乏兴趣, 肯定成不了大师. 只能成为老师. 在国外, 家长不望子成龙, 学生也没有生存压力, 可以选择他们真正爱好和喜欢的专业. 甚至可以选来选去, 找到自己的天赋所在. 如果有美国人来学物理或数学, 那么他就是真正对这些有兴趣了. 在美国你永远有第二次机会. Second choice. 我们家附近有个美国全国前5名社区学院. 叫 De Anza College, 新移民和有各种问题没有能上正规大学的学生可以到这里来学习, 学院设施不比正规大学差. 还有一个世界一流的游泳池. 学习好的可以以后转学进正规大学. De Anza College 转学进 Berkeley 的每年都有一堆. 在中国你永远没有这样的第二次机会. 你在一个职业学院学习得了全 A 就想转学到北大? 除非你老爸是老大. 我有个朋友的 ABC American Born Chinese 在美国生的小孩, 大概小的时候被他们的眼泪感动, 去Stanford 拿了一个Bio 的博士, 又去Yale拿了个法学博士. 两个世界上最赚钱的学位. 但小女孩对几十万美元年薪的律师工作兴趣缺缺, 在家跟我一样写写东西过日子. 你行行好, 见她跟她谈赚钱的话题的话你可别说你认识我. 第一代移民永远不可能活得这么潇洒. 国内只看见两种人潇洒, 一种是钱多的用不完, 一种是根本没有钱用. 但这两种潇洒都很容易潇洒到邪路上去. 其他都在兢兢业业, 艰苦奋斗. 熙熙攘攘, 皆为名利忙.

听说N大有三小孩毕业以后什么也不做, 天天在房子里面打24小时游戏. 现在最新的下一代网游听说睡着了也能打. 每天两根油条过日子. 我对他们这种精神和兴趣到是很钦佩, 这跟你老天天写博客有什么高下啊? 他们也许会问. 论点确实很对. 由此可见兴趣的力量是无穷的. 以前说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 现在爱情跟科学一样已经走到尽头. 问一个女孩为什么跟你在一起, 她一定说她对你有兴趣. 当她开始说我其实很爱你, 那就是表示她要分手了.


再有一派观点可以称为现实观派. 这是我的原创之一. 至少是独立的原创, 在其他文献不见提及. 现实观派的一个论点是包袱论. 中国学生学者太多现实包袱, 不能潜心问学. 有点小名气以后更无以复加. 大的把民族复兴, 人类解放, 小的把光宗耀祖, 家乡建设的重任全背在自己肩上. 再小的还得负责三大姨, 八大舅家里的表妹外甥的留学任务, 当年你上大学大家都凑了钱为你交学费不是? 等等. 等等. 比如说俄罗斯数学家淡薄名利, 拒绝领取菲而兹奖, 如果是中国人, 你敢不领吗? 且不说家乡父老, 地方官员, 就连高层我想也得过问. 你不为自己也得替大家,为民族想想, 对吧? 重负之下, 岂有功夫?

有一段时间, 学物理的工作机会很少, 而 IT 大热, 国内出去学物理的连博士都没有读完就纷纷转IT专业, 东欧和前苏联来的学生也是一样, 申请时斩钉截铁地说对物理喜欢的不得了, 这辈子一心就直奔诺贝尔物理奖去了. 生是路上的开拓者, 死是后人的垫脚石. 只是苦于国内没有研究环境云云. 更有甚者, 把教授当前的论文和有关评论都读了个大概, 还有模有样做了番评论, 那准备工作做的比来申请教授位置的还足. 在美国长大的老美教授那里见过这种激扬文字, 直读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怎么样也要把这个学生弄到美国来. 但其实很多人早已经准备拿物理系当跳板, 原来真想学习物理的也没有坚持下来. 结果导师和学校都很有意见. 甚至个别老外教授发出 "前社会主义国家" 的学生的申请书都不可信的偏激感言. 以至于影响到后来国内的同学申请很多学校的物理系. 其实转行的同学中其中很多人物理非常好, 真的也很喜欢物理. 但不得不在现实压力和生活压力下放弃了自己的爱好. 这种不可负担之重是生活象我们小时候写作文常形容的 "无忧无虑" 的老外教授是体会不到的.

现实观派的第二个论点是诱惑论, 这是我的原创之二. 想做大师就得潜心尽志, 几十年埋头苦干, 卧薪尝胆. 本来中国人勤劳苦干, 这一点应该是合适做大师的. 中国自古就有著书立学, 埋于深山, 传与后世的说法. 结果反而是这里出了问题. 诱惑有两种, 一种是机会上的, 来到美国. 发展的机会太多.而不是只有诺贝尔奖的华山一条路. 许多人忍不住欲欲一试其他的机会和发展. 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种是生活上的, 这在国内国外都如此, 现在生活丰富多彩, 加上功利主义盛行, 如其在实验室埋头苦干几十年, 去追求似有无有的普提树上不可捉摸的美丽鸟. 还不如试试去享受外面的大千世界. 说不定一夜成名, 一夜致富. 我们看见的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都是几十年专心致志, 学无旁鹜的学者. 而中国学者往往有一大堆头衔和社会活动, 全世界飞来飞去, 分身乏术. 中间的差别立马可见. 有人问那为什么这些诱惑对老外不起作用呢? 难道他们就是特殊材料做成的? 问题就在老外从小就在这些诱惑中长大的, 从小什么都经历过了, 才来下决心读书, 有点象以前的玄一大师, 厌倦了声色犬马, 一心从佛一样, 不会再动摇, 而从小做和尚的就没有这样的定力了.


现实观派的另一个论点是怀疑论. 这里讲的怀疑论有别于那些网上愤青的阿Q精神或酸葡萄论. 诺奖又有什么了不起, 我们祖上阔多了. 我们讲的怀疑论具有深刻的理论基础和现实意义. 我们说过, 科学终结论是流行在严肃现代科学家的一股思潮. 即便科学没有终结, 但它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哈佛大学物理诺奖获得者温佰根叹到, 现在世界上最好的学生还在不断的涌进哈佛物理系, 但是我们其实已经不需要这么聪明的学生了. 言下之意是物理剩下的奥秘已经不多了. 剩下的只是些科学大厦的修补工作. 诺奖工作的新思维和对科学的根本贡献实际上也越来越少. 很难吸引中国才子们为此献身.

你想, 一个中国学生学者要冲破那么多别人没有的关卡才有希望成为大师. 可见不容易啊.

但历史的天平不会永远朝一边倾斜. 科学终结论实际上对中国学者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 东西方文化核心的碰撞的火化已经开始照亮那些在历史上被遗忘的人类思想的处女地.


千里迢迢, 我们已经开始起步.


"一个声音在天空回荡: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 因为他们将获得满足."


 
 
浏览(160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