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的博客  
比较专业地捣浆糊,比较业余地写网文。  
        http://blog.creaders.net/u/710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资格最老的万维网友 2018-11-25 11:23:12

资格最老的万维网友


            获奖感言(之四)

有人说,整天在海外中文网上骂骂咧咧的肯定都是老头或老太太,贫道不反对这个说法。但是,什么叫老头或老太?各个人的理解可能会不同。贫道认为1953年前后十年左右,在这个时间段出生的人都有资格被称为老头或老太。太年轻的华人要么没有时间上网,要么就直接上英文网了。太老的华人要么不懂电脑,想上网也上不了;要么因身体原因,管好自己的吃喝拉撒睡就很不错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来上网呢?

贫道这次得奖文章的后面一共有276条评论。美国退休前,帐上多少钱?其中绝大部分是老头或老太们斗嘴式的无效评论。不过,大浪淘沙,贫道竟然看到了顾怡深老前辈的三条留言。顾老前辈是1948年前后来美国留学的,比万维网老板高了两个辈份。据统计,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里,中国在美留学生,获得硕士以上学位,并在美国科学,教育,政府,工程单位里担任正式专业职位的华人,全美国一共只有三千来个。再上一代就是蔡元培,吴玉章,吴稚晖等人发起的那一波出国留学浪潮了。再要向前看的话,就是容闳,詹天佑,孙中山等那几百个留学泰斗级人物了。

1978年以前,大陆出国留学生是极少的。同样,在抗日战争和军阀混战时期,能够到美国留学的人肯定也是凤毛麟角。不过,在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五年时间窗口中,可能有一波留学出国潮。在万维网上能够结交顾老前辈这种国宝级的留学生,贫道真是三生有幸。网上的小辈们常常津津乐道,现在还剩下23个"开国将军",其实象顾老前辈这样的中国的"开国博士"全世界可能也就只剩下几十个了,也可以说是硕果仅存的了。顾怡深老前辈是贫道在万维网上所见到的资格最老,年龄最高,拿到学位最早的网友。顾前辈的留学辈份甚至比李登辉还要高。贫道在这里再次向顾老前辈磕头,行弟子跪拜之礼!

顾老前辈在贫道的得奖征文后面前后一共留了三次言。下面是顾老前辈的留言:     作者:顾怡深,留言时间:2018-01-09 23:15:37,
工科教授好文章,拜读了。作为老海归,我也来谈谈留学经验。1948年大学毕业,国内兵荒马乱,选择了出国留学。家里并非大富之家,但有海外关系,出国尚称顺利。那个时代,上海美领馆位于外滩附近一个大楼里,可以随便进出,没有见到任何警卫人员。留学并无托福GRE之类的要求,有入学许可即可。签证官刚好是大学校友,聊了几句就办妥。由于要赶开学时间,只能硬着头皮坐飞机了。下午六点从上海出发,到东京已是半夜。飞机加油,机场服务人员送上日本点心。下一站威克岛,乘客下飞机,在地面用餐,地面服务人员是身材高大的波里尼西亚人,相貌堂堂。飞机加油后再度起飞,到夏威夷已是凌晨三点,在此办理入关手续。然后飞旧金山,到达时约为晚上十点左右。机场小得可怜,远不如上上海机场的规模。出租车可以直接开到飞机附近。我要了一辆出租车到朋友家附近的旅馆倒时差。此后两天在朋友伴同下,稍事游览并买了火车票到UCLA报到。那个时代的上海,和美国并无差距,所以没有任何不能适应之处。我住在圣他莫妮卡,虽然很喜欢那里,由于希望追随一位权威教授,一个学期后就去了伯克利。那个时代,咖啡5分钱一杯,洗一件衬衫一两毛钱。治安良好,搭顺风车很方便。没有见到过Pizza店,大概是更晚些才引进的。学生中没有穿拖鞋进教室的,很多人,特别是研究生,正装上课的不少。教室内可以吸烟,除非教授不允许。海滨大街上已经有三点式了,而成年男子穿短裤是违法的,英国工党理论家拉斯基到纽约港口时就曾因穿短裤被捕。当时伯克利有两万多学生,汽车有一万多辆,停车已经是问题。我是无车阶级,没有钱,也无必要。我住的国际学生宿舍,和学校只隔一条马路。研究生可以住单间,本科生则为两人一间,住宿者必须在里面搭伙,伙食极佳。男女生分别住在不同层楼,界限较严格。宿舍内一半为美国学生,一半为外国学生。

我说的国际学生宿舍就是International House, 是洛克菲勒捐款建造的,是一栋8层楼建筑物,据我记忆是米黄色。在2299 Piedmont Ave., 那个时代尚无邮编,女生住三楼,四到八楼为男生房间。相互之间是不能走动的。宿舍没有门禁,外人可以随便出入。我住在里面的时候,总人数近四百人,中国学生约二十余人,绝大多数为研究生。1950年时,我全年住在I House。当时住在里面的中国学生必然是我熟悉的。 住宿费单人间每月三十美元,较外面的房租稍高一点,房间每天有人打扫。九十年代我曾重返校园,看到I House 已是凭证出入,可见治安条件大不如当年。至于老海归的境遇,《一滴泪》一书作者有所描述。海归中有被划成右派者,有文革中被逼疯和打死的,最惨的是一位被打成右派去西北劳改,饿死后腿上的肉都被难友吃了的。我属于末代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社会关系和家庭都摆在明处,没有太多的辫子,加上谨言慎行,群众关系较好,所以没有戴过帽子,估计被划成中右。反右中由于不揭发,不和右派划清界限,不靠拢组织,被批判过三天。四清运动中,所有工作人员都属于干部,共分四类:好的,比较好的,问题多的,和敌对分子。我被定为第三类,随时准备下放到农村。实际上,海归基本上都是有“特嫌”的,因而属于“内控”使用。不止一次,我被问过:“你解放前出国,为什么在解放后回国?”这样的问题。有一位同学,兄长是中共高干烈士,曾担任过大学副校长,很可能还是入了党的。但从文革中抛出的档案里,才知道他也是特嫌和内控。文革之前,据说在公安部门里每个海归都另有一份档案。所幸文革终于结束,现在出国留学的人数量巨大,回国的也不少,这些新的海归,在公安部门里,是否还有一份“特嫌”或“内控”的档案,就不得而知了。

在加州,种族歧视不算严重,但我也有被歧视的经验。我找过房子,先打电话询问是否有空方,房东满口答应。我马上过去,房东却说没有,我说明本人是在马路对面刚刚打的。房东赶快声明他本人并无种族歧视,但是其它房客有可能因此而退房,所以抱歉了。在美国南部的种族歧视是今天很多人难以体会的。同宿舍的一位非洲王子不信这个邪,假期前往南方,在试图进入餐馆时就被警察抓出来扔到街上。他大声抗议,马上被送进牢房。他是英国殖民地未来的政府领导人,英国大使馆很快把他保出来。返回宿舍后,气愤得马上离开,到英国去就学了。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去南方就比较尴尬,因为公共场所,一面写的是白人,一面写的是有色人。亚洲人该去哪里呢, 尽量避开吧。留学生是可以随便打工的。非技术工作大约每小时一美元到一元五角。讲师的月工资约三百六十元。朝鲜战争开始后,对于中国学生,美国政府采取了包下来的办法。因为蒋政权时代,美国有一笔资助中国西北部农业开发的经费,专款专用,大陆已经变色,而此款已经拨出,所以美国政府将它用于中国留学生身上,只要申请,学费生活费全部由美国支付,其目的是希望阻止中国学生回到中共统治地区。不少人就是靠这些补助完成学业的。当时伯克利的中国学生大约二百多人,我估计返国者大概只有十之一二。美国政府的政策是,对于打定主意要回去的,实际上并不强行阻拦。因为这些人留下来也可能会是个麻烦。所以有些人声称冲破重重阻难回国,并不符合实际。钱学森曾受阻挠,钱在1950年申请入籍时,被怀疑是亲共分子而被拒,他是了解一些美国军事机密的人,算是特例吧。写得不少了,就说到这里吧。

我姨夫朱宕潜博士经历了艰苦的抗战,当时己经近40岁了,他在南京中央大学任教,并代理过几个月的人事处主任。1947年来美国留学,从留美年资上来看,我姨夫和顾怡深老前辈是同期的。我姨夫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在lUP担任教授,并担任过系主任。改革开放后,南京大学(中央大学)校庆,我姨夫姨母是以贵宾校友的身份回去参加庆典活动的。其实,我姨夫学的是文科,学术上对中国政府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地方,但是中国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国度,就是凭我姨夫和姨母这个留学的辈份,校庆活动期间,南京大学还得对他们管吃管住,公费招待他们。

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先读书,再赚钱,求生存,求发展,美元是个纲,纲举目张。作为一个网站,应该把赚钱发财作为自己的首要目标。同样,作为一个后微信时代的网络读者,也应该利用网络,多想办法赚点钱,少浪费点时间。整天在海外中文网上骂骂咧咧斗嘴毫无意义,老习也不是你们能够骂倒的,老川也不是你们能够骂倒的。贫道收到了万维网寄来的1000美刀奖金支票,把它放在供桌上,烧香上供,不停的背诵玄妙道观里的金刚真经,"无位而尊,无势而热。排朱门,入紫闼;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诤辩讼,非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问笑谈,非钱不发。”(未完待续)

1535486450914477.jpg





















浏览(2210) (38) 评论(66)
发表评论
获奖感言(之三) 2018-09-29 07:28:19

获奖感言(之三)

            ---后微信时代的网络读者

收到了万维网寄来的1000美刀奖金支票,把它放在供桌上,烧香上供,不停的背诵玄妙道观里的金刚真经," 钱之为言泉也!百姓日用,其源不匮。无远不往,无深不至。京邑衣冠,疲劳讲肄;厌闻清谈,对之睡寐;见我家兄一,莫不惊视。钱之所佑,吉无不利。何必读书,然后富贵。昔吕公欣悦于空版,汉祖克之于嬴二,文君解布裳而被锦绣,相如乘高盖而解犊鼻,官尊名显,皆钱所致。空版至虚,而况有实;嬴二虽少,以致亲密。由此论之,谓为神物。”(金刚真经,未完待续)

58795d7.jpg


美元是个纲,纲举目张。作为一个网站,应该把赚钱发财作为自己的首要目标。同样,作为一个后微信时代的网络读者,也应该利用网络,多想办法赚点钱,少浪费点时间。

五,六年前,微信还是一个新事物,大家兴趣很浓,男女老少耗费了大量时间在微信社交上。最近这几年,好像有点变味了。华人自媒体如雨后春笋,通过各种公众平台,阿猫阿狗都可以升格成为媒体人了。这大大降低了做媒体人的门槛,为各位三老四少,七姑八姨提供了宣泄自己情绪的地方。

自己能写会吹的人,可以上嘴皮靠天,下嘴皮靠地,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吹什么就吹什么。范冰冰将被公审,范冰冰爆已经没事,将「王者归来」,毛女李敏在朝鲜车祸死亡,金三今晨2:45分遭刺杀,习某失踪被软禁,人民币贬值马上要崩溃,人民币升值马上要崩溃,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谁的嘴越大,谁说的就越有人听。

自己不能写,不会吹的人,怎么办?他们也可以过一把当责任编辑的瘾,在微信上整天转发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在微信最热闹的时候,贫道参加的十几个群里,平均每天要收到三百多条消息。一分钟看一条,三百条消息要五个小时才能看完。假定每个人工作8小时,睡觉8小时,交通,买菜,烧饭,吃饭4小时,做爱两个半小时,真正的自由时间每天只有一个半小时,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看微信上的这种垃圾消息?

不少人整天泡在网上,从事中国式的无休止的网争,贫道在微信群里搞过数理统计,先转发一篇拥毛的文章,看看有多少群友跳出来批驳。再转发一篇反毛的文章,看看有几个群友跳出来对骂?在贫道测试实践中,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规律,凡是年轻时候就认识的朋友,即上海人所谓的"赤乱小兄弟",即使你在微信上尖锐地挑战他的政治观点,很少会引起不愉快,最多骂一声"侬迭只憨乱!"大家哈哈哈哈就过去了。

但是,如果和不认识的群友进行政治观点上的交锋,只要有一句话,一个词组不合他们的胃口,连对方真正的意思还没有弄明白,马上就要开骂了,很可能最后就要闹得退群走人了。实践证明,你要了解一个国外华人的知识水平,文化程度,精神状态和素质修养,最简单的判别方法就是和他谈一谈毛泽东。这深刻的说明了虚拟世界里的网友和生活中的朋友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只有政治观点相近,才能成为网友。而生活中的朋友和政治理念并无太大的直接联系,生活中的朋友往往要注重于其他方面。贫道认识一对夫妻,一个是民主党,一个是共和党,他们照样可以做爱,照样可以生儿子的。

其实,人的世界观在青少年时期早就形成了,在30岁以前绝对定型的了,靠你转发的几篇破烂文章,想要改变一个人的政治观点是绝对不可能的。几十年前,信息技术还不发达,看电视,听广播只好从头到尾慢慢的听。现在网络时代了,读者可以寻找附合自己胃口的内容去看,可以转发附合自己胃口的内容。水平低一些的人,专门相信附合自己胃口的事实,水平高一些的人,甚至可以把世界上的不可更改的各种客观的事实和信息,在貌似合理的遮蔽下,混淆历史与文学的界限,编辑,加工,炒作,推销作者自己的历史观和认识水平。

按照绝大部分中国人的认知,所谓事实,其实就是自己所喜欢的那一部分事实。所谓历史,其实就是自己所喜欢的那一部分历史。感谢网络的高度发展,现在大家都可以有选择的查看历史或新闻,有选择的相信历史或新闻,有选择的转发历史或新闻,甚至可以有选择的记忆历史事实。当别人指出不同的意见时,则可以用骂人的方式来堵住别人的嘴。万维网上不乏这样的博主,每天不骂几句浑身上下,大头小头都要难受,骂完了之后,则精神变好,增加饭量,走路轻盈。反正在美国言论自由嘛!不过,很多人逐步发现,在微信上,在博客中,谈政治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贫道参加的好几个微信群,现在有关政治的信息量越来越少了,大家碍于情面,又不好意思退群,因此逐步变成了僵尸群。贫道有好几个网友已经逐步戒网,不再发文,不再参加无聊的争论了。

微信用了"群"这个概念,绝对有创意。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凡是人都是一群一群的,群众,群居,群交............三天两头的,在贫道的微信群里就有人要拉个票,发个红包,刚开始是给孩子选美拉票,现在还有给公交车司机,最佳医生拉票的,真不知道是哪个脑残想出来的?实在是很无聊!大家不是都在追求普世价值,追求自由选举吗?哪一天,真的给了你选举权,你知道怎么使用吗?

其实,通过微信是可以赚钱,是可以谋取利益的。贫道这里有一个500人的华人群,超市的老板可以通过微信告诉大家新鲜的活螃蟹刚刚到货;学生可以通过微信联系拼车出游,买卖旧家具;不法分子可以通过微信,贩卖假文凭,假成绩单来发财谋利。前几天一个单亲母亲在群里抱怨美国电工收费太贵,中央空调的控制板坏了,来个工人检查了五分钟,在汽车里填一张表要30分钟,一开口就是390美刀。如果你懂一点电工,就可以主动为她免费提供修理服务,人家至少会请你吃红烧牛排,弄不好还可能谱出一段黄昏恋的诗歌出来。

其实,网络的高速发展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娱乐平台,如果你关心叙利亚战争,有专门的贴吧向你介绍那里每一天的具体的战况。如果你无事可做,想看看核爆,可以到吉歌博那里去找找。如果你哪天有点寂寞,突然想到要为林彪,袁世凯,汪精卫翻案了,可以到老高那里去看看。哪天你精神充足,觉得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了,请到念秋11博那里去翻翻。静极恩动,如果哪天你想憋着大小便,忍受着大巴车隔壁坐位上的外国女人身上的狐臭,跟团出游了,则可以先到雪山下的绛珠草那里去了解一些世界各地的情况。如果你想看看当年三家村那一类的影射文章,测试一下你对中文的理解能力,可以去阿妞那里走走。当年三家村的文章,如果没有影射的话,打死我也不信的。问题是:即使我射了你,你也不应该押我上台去批斗啊!哪天你想研究黎曼猜想了,可以去看看庄锐教授的博客,听说最近几天井岗山上正在热烈讨论黎曼猜想的证明方法。如果你想看看女人喜欢的珠宝玉石,请进蜜蜂博客,细心一点的话,说不定你还能在蜜蜂博哪里找到人工智能控制的,会上下移动的工业用途的蒸汽锤子呢!

微信的发明对博客的影响极大,人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有了微信,人们联系的渠道多了,博客自然就被冷落了。看博客的人少了,写博的人也自然而然的也少了。世界上没有永远,才十几年的功夫,博客从红红火火,开始逐步走向衰败了。赵本山春晚小品中提到丫蛋的搜狐博客,现在好象差不多要关门了。

为什么目前华人网上乱烘烘的?其根源是科技的发展降低了做媒体人的门槛,严肃的媒体降格成为了娱乐场所,降格成为了排泄个人情绪的洗手间。中国人民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运动员?谁是观众?谁是啦啦队?谁是裁判员?谁是运动会主办单位,谁是广告赞助商?你明明是买票看比赛的普通观众,却偏偏要冒充青春活力十足的啦啦队员,却偏偏要冒充运动会组委会的官员,这就把广大吃瓜的群众彻底搞糊涂了。在大批伪劣商品,大批是而非的垃圾文章的汪洋大海之中,真正的有价值的文章反而淹没在网络垃圾之中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时过境迁了。媒体的功能是"教育群众,打击敌人"的作用早就过时了,这样的时代早就己经一去不复返了。海外的群众不是你我等辈可以教育得好的,海外的敌人也不是你我等辈可以打击得了的。目前,只要是神经正常的人,都认为上网基本上仅仅是一种娱乐活动。"一等泡妞,二等泡吧,三等泡网,四等泡面",贫道上网主要就是闲来无事,和网友们同乐。贫道目前是处于泡网和泡面之间的三等半白相人。有七言诗为证:
万维网上乱哄哄,
挺川反川日夜斗;
管他娘的左中右,
后院撒尿浇南瓜!

有五言诗为证:
网上乱哄哄,
左右日夜斗;
管他娘嫁人,
撒尿浇南瓜!

有三言诗为证:
乱哄哄,
日夜斗;
管他娘,
浇南瓜!

有一言诗为证:
乱,
斗!
娘,
尿!

(未完待续)



























































浏览(815) (17) 评论(12)
发表评论
获奖感言(之二) 2018-08-28 13:05:44

获奖感言(之二)


---后微信时代的办报方向


暑假期间,收到了万维网寄来的1000美刀的奖金,这是一张真金实银的支票,贫道把它放在了观世音菩萨的供桌上,烧香上供十天之后,才去银行兑现这张支票的。见下图中供桌上的支票:

58795d7.jpg

烧香上供期间,每天早上,贫道面对支票高唱座山雕的,"联络图,我为你朝思幕想......"中午倾听严雪亭的弹词开篇"孔方兄,我想侬......"睡觉以前则背诵玄妙道观里面的金刚真经,"黄帝、尧、舜教民农桑,以币帛为本。上智先觉变通之,乃掘铜山,俯视仰观,铸而为钱。使内方象地,外圆象天。钱之为体,有乾有坤。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损。难朽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爱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强。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有余,臣仆者穷竭而不足。《诗》云:“哿矣富人,哀此茕独!”岂是之谓乎?(未完待续)

IMG_4894s.jpg


看来写文章真的是可以拿到孔方兄的,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从逻辑上来说,这一千美刀奖金是从陈老板当年从中国带来的那20美元,钱生钱,利滚利,逐步发展壮大以后的盈利。在此再一次感谢陈老板和老板娘。向陈老板学习!向陈老板致敬!


写一篇文章一千刀,那么写一本书究竟可以拿多少钱?前年万维网爪四哥出了一本书:爪四哥的书贫道多次发信过去打听他凈赚了多少钱?可惜,这个爪四转弯抹角,说东道西的,死活就是不肯告诉贫道他发了多大一个财?赚了多少钱?


去年初,贫道收到了一个人民日报退职记者的广告,他们正在编辑一套大型知青图书《共和国的知识青年们》,要求贫道去投稿。该书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有正规书号,全国发行、同时录制音屏长期播出,供人收听。目的是把知青们的个人生活经历和照片留下一个记录,也能让当事者给自已的家族子孙留下一些念想,组织者聘请了专业人士负责修改稿件。但是要求贫道一个页码(1000字)预购三本图书,每本定价98元,在签定撰稿出版合同时付清。稿酬暂不发放,要等卖完三千册后,产生了利润,再和作者们分享稿酬。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在书中发表一篇一万字的革命回忆录,贫道在投稿时就要先预付给他们大约三千块人民币,我靠!这是让贫道赚钱还是要贫道亏钱啊?


为了赚钱,为了赚大钱,很多人纷纷下海投身媒体创业,目前"井岗山"已经开始进入商业运作模式。据说井岗山上有十大元帅,四大军团指挥,他们功勋卓越,德高望重,老穆三起三落,人在,阵地在!井岗山欢迎老穆同志回归!其实,大一些的网站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工作单位,小一些的网站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家庭。在小型网站上,经常发表意见的人也就是百把个人。这其实和一个五百人的微信群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通过集资创办井岗山,要想实现盈利的可能性真的不大。没有一个稳定的华人读者群,没有一个稳定的地理势力范围,要想发财,更是难上加难。


对比井岗山,万维网有极大的不同,万维网立足于温哥华,而大温地区的华人有好几十万,号称北美前五名,仅仅是中文商业广告就是一个极大的财源。万维网站根本没必要去和文学城或新浪网去拼新闻内容,去拼比点击,只要把大温地区的中文广告一网打尽就可以财源滚滚,飞横腾达,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万维网20年来从创业到守成这样巨大的身份转变,随之而来的就是思考模式的改变。"求生存,求发展",当一个公司实现了盈利,可以养活自己的团队之后,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如何发大财,赚大钱,如何去垄断自己势力范围内的相关业务。


人类是有惰性的,手机支付,电脑网上支付,信用卡支付,各种高科技支付技术发展很快,可是很多人就是不信这个邪,他们照样用现款,照样贴邮票寄支票。支票和现金在几十年里不可能消失的。难道用手机付款买大饼油条的人就一定幸福了?


同样道理,在信息世界也是一样,微信,QQ,依妹儿,网络电视技术发展极快,可是照样有人看报纸,照样有人听广播。难道看报纸的人就一定是不幸福的人?可以肯定地说,在今后几十年里,报纸杂志还是会顽强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建议万维网收购一个大温地区的快要破产的平面婐体,改名为"万维周双报"(不是双周报),意思是每星期出版两次。先在大温地区主要华人超市门口免费发放,利用万维网的优势,立足于大温地区的地理势力范围,把当地所有的靠中文广告生存的中文报纸(包括大纪元)全面击败,把大温地区的中文广告收入一网打尽,实现独占大温地区几十万华人的中文广告财源的伟大战略目标。


(未完待续)













浏览(1365) (27) 评论(63)
发表评论
获奖感言(之一) 2018-08-09 07:54:05

获奖感言(之一)

暑假就要结束了,外出旅游了一个星期。前天回家,先到邮电局去拿信,有一个信封大得出奇,居然有12吋X18吋。打开来一看,原来是万维网寄来的奖品,奖状和奖金,现在晒出来和同志们分享。

IMG_4895s.jpg

IMG_4892s.jpg

IMG_4894s.jpg

这1000美元奖金是真金实银,是可以用来买甜的咸的,大饼油条,麻团羌饼,老虎脚爪和其他各种小吃的。找遍了全世界的中文网站,真正愿意拿钱出来赞助博客写作的网站实在是少之又少。即使像新浪,搜狐等大型门户网站,好象也没有看见他们拿钱出来搞征文活动。万维读者网是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多次举办过各种大型有奖征文活动,开海外华文媒体之先河。这个华人的家园给了海外中文作者展示自我的平台。今后,本人将继续向各位网友学习,积极参加中文博客写作,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万维网。十分感谢各位评委的厚爱,十分感谢读者的点赞捧场,十分感谢网友的留言支持,感谢万维网组织这样的活动,也感谢我生活中的朋友鼓励我写作和参赛。祝万维读者网越办越兴旺!

古人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不过,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文章好,我所写的东西其实也就是捣浆糊,和稀泥。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次能够得奖完全靠运气。万维网上有不少出色的中文作家,我应该不断向他们学习。同时我也要向万维网征文负责人转达一个意见。根据这次征文比赛的条例,没有得奖的作者,似乎也应该收到万维网站的一份小礼品。("凡参与征文者,均赠送万维纪念品一份")。贫道有一个生活中的朋友也投了一篇稿,没有得奖,他多次和贫道微信联系,打听纪念品是什么?为什么他没有收到纪念品?请征文比赛的组织者仔细核对一下,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人。即使纪念品是一张卡片,照片,邮票也是有意义的,可以鼓励作者们下次再积极投稿。

参加这次征文活动,收获很大,体会很多,分几次写出来。其中第一个体会就是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贫道在文章中提到了“零三单位华东办事处协作站军人服务社”(上海中山南二路969号)。这个地方就是解放军国防科委在上海的招行所,当年贫道曾经在那里借住过一年。征文中提到全运会女子体操运动员也是借住在那里的。(美国退休前,帐上多少钱?)  这个世界真的实在是很小,征文发表后居然收到了一个校友的微信,他夫人当年是浙江省体操队的。为出征80年莫斯科奥运,作为国家队队员在北京接受了一年半的集体训练。83年她正好参加了贫道在征文第一段里面描写的第五届全运会体操预选赛,后来她获得全运会团体第四名。

15155175366929.jpg

15155175711535.jpg


(待续)









浏览(4492) (22) 评论(133)
发表评论
井冈山上的哲学家们 2018-06-07 13:32:45

美元是个纲,纲举目张(六)
六评围棋人机大战-----

万维网上的围棋高手不少,mingchen99网友的围棋水平相当不错,可惜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懂为什么只要一个反例就可以证伪一个逻辑命题。花蜜蜂网友的围棋水平据说也不错,记得多年前在万维网,花蜜蜂的院子里出现过几只人工智能控制的,可以上下自由活动的锤子。在那一段时间里,那几只翻沙车间里常见的老式蒸气锤子把万维网搞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后来万维网上一小批网友因此动迁到了"井岗山"。

井岗山上的围棋网友和贫道交手过的,以欢乐颂网友的围棋水平最高,估计他已经达到IGC的业余四段,甚至弱五段的水平。井岗山上另一个围棋高手是庄锐大教授,据说六年前他攻克了黎曼猜想,现在正在成立免税慈善机构,指定专人负责管理,并聘请专职女秘书,计划把他的这一重大科研成果的奖金捐献出来,作为在井岗山上开展大型有奖征文活动的经费。不过他老人家的围棋水平只有11k到15k,即使放在业余围棋界,也是远远不足挂齿的,在此略过不谈了。

井岗山上除了围棋高手以外,哲学家也很多。小龙鱼提出了一个纯粹的哲学基本问题:人工和神工毕竟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既然是人工智能,就不可能是神功。谷歌用阿尔法狗进行人机大战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广告宣传,仔细想想,这个说法不无道理。在一定程度上,阿法狗是一种商业忽悠!当然任何商业忽悠和政治忽悠都是无可厚非的。

井岗山上的另一个哲学家老穆认为,计算机进步是不少,但是都只是量的进步,质的飞跃并不存在,也许永远也不会存在。他建议两台完全相同设置的电脑,应用同一套软件。两个一模一样的“阿法狗“对赛,看看会下出来什么样的结果?难道每局都是平手?在正常情况下,围棋比赛只有胜负,没有和局啊!如果其中一台阿尔法狗输了,那么从哲学意义上来讲,又能怎么解释? 人们毕竟要问:为啥人工智能A比不上人工智能B呢?

老穆还提出了另外一个哲学问题,即如果真正存在"自我学习"的algorithm,那么双方都是电脑,不让子,结果又是什么?只要第一个下了,白方就开始“学习”了,执白的永远多学一步,难道扏白的一定能赢?

AlphaGo 有能力应对复杂局面,处理复杂局面的能力超过人类想象。据说阿法狗自己和自己下了几千万盘训练棋。根据训练棋的结果,不断改善策略网络、价值网络等各处的系数。在短时间里,阿法狗的围棋水平居然从打败欧卅冠军(二段)的水平增长到了打败世界冠军(九段),棋力足足增长了好几段。后来,又在一年不到的时间,AlphaGo-Ke(战胜柯洁的版本)能让三子战胜了AlphaGo-Lee(战胜李世石的版本),由于Deepmind 仍未公布详细论文,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实力进步对于我们这种局外人来讲只能从算法原理上作出一些推测。

围棋是个小众项目,搞围棋软件开发永远也不可能发大财的,谷歌号称和李世石比赛时下一盘棋的直接成本是三千美元。当然在他们公司里下棋的成本可能低很多,不过他们自称阿法狗已经下了几千万盘训练棋,这要多少成本啊?


微软做视窗软件可以发财,因为全世界至少有几亿人在用微软视窗。围棋是个小众项目,五百美元一套围棋软件,全世界能有几个人去买?贫道好坏也算一个围棋爱好者,买一套软件,下一盘输一盘,弄得自己心里不愉快,下棋时没有任何围棋以外的交流,这不是自己在找自己的麻烦吗?当然如果他们可以把单机版阿法狗的售价降至一百美元以下,贫道也许会去买一套玩玩。总之,美元是个纲,纲举目张,围棋人工智能的发展,成也美元,败也美元。

敬请继续关注,贫道的七评围棋人机大战。






















浏览(3666) (15) 评论(187)
发表评论
总共有5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