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洛城寄語  
海外作者的書寫,包括散文,雜記,遊記,小說等作品。  
我的网络日志
蓝屋岁月 伊犁 2017-11-21 22:34:56

人生在世区区数十年,好像眨眼已过半。回忆我的童年青少年,从一个小山村,偷渡去香港,生活环境艰难困苦,中学毕业后跟着家人去巴黎寻找出路,后来独自去英国读护理。在那些年月,觉得日子过的好慢好吃力。毕业以后来到美国,走出困境,婚后生儿育女,命运似乎到了河流的中段,平静而无波,尤其在过去三十多年,一直在山麓的小蓝屋内居住。

当年我们找房子主要是寻找好学区,那时儿子六岁,女儿一岁。每个周末我们喜欢爬山,有一次在这条通往山上的路旁看到一个卖房子的招牌, 我们很兴奋,找到房屋经纪去打听。这座房子外墙漆上淡淡的天蓝色,与四周的绿色很协调。屋内的格局与装修,都很合我们的理想。四个卧房,两个厅,厨房很宽敞。后院不大,没有游泳池,山坡上长了绿藤。这区附近的马路宽,都是单层木屋,路旁种了高大的松树,环境优美,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房子。

小城马德里山(Sierra Madre),成立于1907年,是圣盖博谷老城之一,在巴沙迪那市东北,与阿凯迪亚市紧邻。 。人口只有一万多,城中没有超过两层高的楼,没有红绿灯,东西一条主街大约一哩长,两旁一些小商店,一家银行,一家超市,一家卖酒店,几家小餐厅。孩子们小时候,他们最喜欢其中一家餐厅,周末早餐可以吃到中午,三文治很不错,给的份量多,总是有剩余的带回家。旁边有一家卖儿童玩具的礼品店,是儿女们饭后必进去蹓跶的地方。

百余年的小城,也有它自己的风光,每年新年巴市的玫瑰花车游行,它必有花车参展。五月举办的紫藤树展览(wisteria festival),吸引很多游客。小城自称拥有全世界最大的一株紫藤树,这株横跨两个后院的紫藤,在春夏之间,紫藤花如一串串葡萄下垂,沁香满溢空中,它是在1894年被一位家庭主妇买回家,从一加仑的桶里移植到后院。城里有一家“英伦之家”的养老院,1931年建立,原意是给英籍人士养老,玛嘉烈公主于1965,英国女皇在1983, 曾来此访问。原来小城的英国移民曾经盛极一时,在十九世纪后期曾占全城人口半数。这里天气干燥又暖和,海拔一千呎,在地产商的宣传下,以养病治肺痨作宣传,鼓励住在英国本土与住新英伦的人来此居住,既可治病,又享受温暖又干爽的气候。因此带来了新的商机,与一些英伦的文化艺术气息。

孩子们小时候,我最爱带他们去逛图书馆,一座单层房子,前院花木扶疏,两株老橡树左右如伞张开,树底下有几张座椅,常常听到院子中间盘形的水池淙淙水声。图书馆员工很友善,每周一次,举办上午的学前班朗读。下午给小学生办一些活动,午后设有个别补习。暑假举办读书会,多读书可以获得奖励。孩子大一点,暑期可以申请做义工。是我儿女消磨很多时间的心灵世界。

外子自四十年前被加州理工学院聘任助教,一直孜孜不倦从事科研工作。他上班距离八哩,车程约二十分钟 。我们的住处属阿凯迪亚市学区,亚市的校区声誉不错,在学区里任教的老师们给我印象很好,一般都是执教多年的女性,她们自己也是妈妈,对学生们都很有耐心与责任感。儿子小学毕业,小女入学。然后他们上初中,高中。多年以来,每天早上是外子上班时送他们去学校,下午我接,先接小的,再接大的。照顾好他们作息、做功课,送去课后活动,如上钢琴,画画,足球练习等等。他们从小的课业成绩都很好,我们也没有刻意督促或要他们上补习班。儿子高中毕业成绩优秀,进了哈佛念电脑系,女儿后来进入加州理工学院就读。我们身为父母,也觉得欣慰。很多人问我如何教育孩子,我说是顺其自然,给他们安定的环境;不要给他们在学业上造成落差,如果发现问题,要及时解决。我们对孩子是鼓励而不加压力。

我们在年轻时,先是为自己的前途尽力。等到婚后孩子来到世间,我们便把全副心思放在他们身上,养育,教育,直到他们成人离家之后,我们才有了喘息的时间与空间。我们也面对空巢族的烦恼,如何保持身心的健康?此刻回顾,不禁要问:生命意义何来?下半生怎样过?

我与外子多年来喜欢走路,周末常常上山走三四小时的步道。住在山麓,旁边住宅区的环境清静,树木茂盛,汽车稀少。我们几乎每天早起都去走路。炎夏起的很早,在太阳没出来前,走上山后的斜坡,空气无比清新,鸟声吱啁,路旁院子里的花随着季节而登场,杜鹃花,水仙花;鲜艳的仙人掌花,却如昙花只开一个清晨便谢;紫藤,茉莉,玫瑰,非洲兰等等。我们边走边聊,正是交心的时候。偶尔会碰到步行者或遛狗的人。夏秋期间,会看到鹿妈妈带着一群小鹿,在院子里啃吃。它们看见人,会不动声色,一只只的走去隐密的后院。附近还有浣熊出没,常常听到邻居说,熊的全家光临他们的游泳池。我们走路时,也远远看见过,只要静静避开便无事。

外子的科研工作数十年如一日,而且不断扩展新领域,如今是欲罢不能,简直不知老之将至。我年轻时曾热爱写作,刊登过不少文章,出过几本书。却因为照顾家庭与孩子, 一直没有好好用功,进度如蜗牛。如今报纸的副刊几乎绝迹,代替的是网路或博客。我深知自己落伍了,觉得赶不上时代的脚步。有几年我曾寻找其他方面的寄托,先是学书法,后来拿起画笔,在翰墨丹青里自娱。近年接触佛法,人生无常,生死轮回,在佛家的教义里体悟生命的意义。

小蓝屋本来很可爱,如今它也老了。我们最近替它换屋顶,重修门前车道,换热水箱,还计划油漆外墙,它又可以焕然一新。小蓝屋三十多年来帮助我们遮风挡雨,让我们平平安安,是我们的好归宿。一家大小在此快乐健康,儿女们如今远离,回来的时间很少,总是来去匆匆。

最近看到隔壁新邻居搬进来,里里外外忙着装修,他们有两个小孩六岁与四岁,跟我们三十年前相仿,是因看中好学区及安静环境。还记得卖房子给我们的是一位英国人,说要回老家退休。我们如今的年龄也与他相仿。看邻居每天接接送送,替孩子们安排各种活动,我有恍如隔世的感觉。想起李白的名句:

前水复后水 古今相续流

新人非旧人 年年桥上游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也会把房子卖给别人。房子如寄生蟹的壳,等到有一天不适合住了,大概会找一个更恰当的壳寄居吧。人生的来来去去,多么像李白的诗句,我们在桥上看风景,风景里也有我们的身影呢。


blue houseIMG_1666a.jpg




浏览(316) (8) 评论(0)
发表评论
阿斯多利亚的中国园与中国人 伊犁 2017-10-22 21:03:22

晚上邮轮从温哥华出发,第二天早上便停靠在奥立岗州北部的阿斯多利亚。我还是首次听到这个小城,它在哥伦比亚大河河口的南岸,是很多大游轮停靠的港口,似乎名不经传。原来此城始建于1811年,名字源于一位卖皮货的商人,是美国在太平洋岸设立的第一个居留地,在1876年归属奥立岗州。

我们几位文友下了船后,听说有小型巴士去城里,只要六美元便可以随时来回。几位穿着义工服的老人家,满脸笑容,向我们介绍小城的特色,原来去小城的巴士只停三站。他们特地介绍本地的海洋博物馆(Maritime Museum),和山顶上的一根巨大柱子(The Column)。

在第一站下车后,看到两旁的一些老式房子都是矮矮的一或两层楼,大概建于上世纪中。小店有售二手货物品,小礼品,杂货,小吃店等等,店面不光鲜,一点也不吸引顾客。一位穿义工服的老太太站在路边,亲切的问我们是否从游轮下来,她指着前面说,走到第十街便有一座中国花园,值得去看。我心中怀疑,小城还没碰到过一个中国人,怎会有中国花园呢?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心想姑且往前走走看吧。街道的一面是海,另一面是斜坡,山坡小路两旁似乎是住宅,排着一座座朴素的小房子,路旁的枫叶已染上秋色。

果然我们在第十街看到了一个公园,入口外写着英文“Garden of Surging Waves”。公园里头竖着很多根白柱子,走近看每条柱子上刻着龙身。八条柱夹着几根木柱排成一个四方的亭子,中间放了一张长木凳,让人坐下歇息。四周种了一些花草,石灰地面如是新铺的。右边有一个被高举的铜雕大圆球,仔细看是一条蟠龙。

在公园的另一方向,有一个圆型的月门,是铜做的。顶上一排中文字“沧浪园”。圆门周边的内侧刻上中国的庭园山水,设计很特别。月门两旁是用一根根铜柱搭成长方型的墙,上面镂空处用铜字写了很多句子。仔细看,全是述说本地华侨的一些故事:

“中国人协助建设城市的污水渠道,建筑去Portland的铁路,在哥伦比亚河口的堤防”。

“中国小孩上午上英语学校,下午上中文学校”。

“在鲑鱼罐头厂,工人每天工作十六小时,宰杀并洗净鲑鱼”。

“奶奶说爸爸从中国坐船来美国时不停呕吐,他如果死了早已喂给鱼吃。现在有一间海洋研究所以他为名,因为他发明了一种喂鱼的饲料”。

“中国的堂口在1870年代最盛,到1930年代便消失了”。

“他曾经是二次世界大战与韩战士兵,后来成为出色的摄影师,专拍西海岸,

还被官方聘为拍摄奥立岗选美的特派员”。

“我的祖父带回家鲑鱼颊的肉,被中国人认作美味的食物,美国老板不屑一顾”。

“我爸爸从中国来旧金山后,工作一年赚够了钱后,便步行来此”。

“罐头厂工人们穿着塑料套鞋,到晚上时两脚都肿,要把套鞋割开”。

“他是一位了不起的钟表工人,什么都能修理。用很普通的原料,便做出会鸣叫的钟”。

我把内容读完,实在很感动。

在铜墙下面,平排横放了三块长方型铜板,刻著论语、道德经、三字经内的名句,并有中英文对照。

原来这座小公园是阿市为纪念中国人的贡献而建立的。也是为庆祝阿市建立两百年(1811-2011) 而设的纪念公园。阿市目前只有一万人口。从1870年到1930年间,很多中国人在此谋生,最多时曾达到三千人口。他们能做的工作有限,开始是在鲑鱼罐头工厂里工作。我们后来在海洋博物馆里看到,中国人杀鲑鱼的技术又准又快,是别族无法取代的。他们每天工作十六小时,非常艰苦,工资很低,任劳任怨。后来因为机器代替人工,罐头工厂不再雇用他们,人口逐渐减少。这座花园在2014年才开放,是阿市表扬中国人的贡献,它充满历史的意义。

沧浪园(The garden of surging waves)的名字来自:苏州沧浪亭。 「沧浪亭」的名称取自《孟子‧离娄上》中「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之意。在墙上还刻了两句中文:“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表达了我们中国后裔在美国未来的愿景!


参观海洋博物馆后,我与同伴在离开时,门口的一位义工看我们是中国人,热心的告诉我们城里有一位很好的华裔医生,也是她的家庭医生。我们好奇,想要拜访他。她告诉我们如何去,虽然她不记得详细地址,说只要走到十八街,向右拐走几步路,会看到一座小房子,便是罗医生的诊所。

果然我们走不到十分钟,便看到一座小房子,门前停着两部汽车,前门的木牌上写着两位医生的名字,一位姓罗。我们推门进去,小小的候诊室内,只坐着一位病人。在小窗口有一位诊所助理,她很友善的问了我们后,便转身进去找罗医生。不久一位穿白袍,头发灰白,中等身材的华裔医生出现在窗口。他听完我们说想要请教一些问题,不但没有拒绝,说刚好是午休,请我们稍候。不久他出来,我们随他走出大门,站在树荫底下,他很大方的问我们从哪里来,想知道什么。

我们首先告诉他,病人夸奖他,他的声誉很好,请教他是如何在阿市执业。

他说他家四代都在阿市生活。他的母亲已九十高龄,一直住在本市,街道斜对面的一座房子,是他弟弟跟弟媳开的会计公司。他过去一直在奥立岗州的另一小镇开诊所,三年前才决定回来开业。他生于斯长于斯,根在阿市。说起阿市的纪念公园,他说其中有他父亲的故事,便是发明了鱼的饲料。附近还有一座用他父亲命名的海产消费者的研究中心。他便带着我们向主街的另一个方向走去,才几步路,便指着海旁边的一栋小楼上额,写着他父亲的名字。

他的父亲在阿市称得上是知名人士。说起家事,他的曾祖父便来了美国,祖父母都在美国出生,后来去了香港谋生,他的父亲在1921年生于香港,幼年随着父母回到阿市,在这里长大。他父亲在1939年高中毕业后,先在鲑鱼罐头工厂里工作,靠着半工读,于1944年从奥立岗州立大学毕业。后来他在海产研究中心工作,先是任实验室助理, 后来升任教授,一直工作了四十年,他曾经发明了一种喂鱼的饲料(soft pellets)而成名。他在 1984年退休,直到2013年他是大学荣誉教授(Emeritus Professor)。

罗医生说起他的父亲,娓娓道来,罗教授与夫人在1950年结婚,育有四男二女。说他非常热心公益,曾做过童子军的首领,成立了海产教育中心。 他对公益不停付出,投入了宝贵的知识与时间。)曾任阿市的市议员((Councilman)十三年,更弹得一手好钢琴。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好教授,也是子女们的典范。(从罗医生的谦和态度,)我看到一位海外华裔的典范,也庆幸在小城的意外收获。在这座小城,留下了令人敬仰的事迹。






浏览(1195)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江南水乡之旅 伊犁 2017-09-11 21:32:38

十月中旬随从袁志锺老师与书法班学员,去上海浦东图书馆参加师生书法展,顺便游览浙江西北的几个风景区。在短短的五天内,去了安吉大竹海,藏龙百瀑,浙西大峡谷等处,最后两天访问闻名已久的水乡乌镇与南浔。中国南方今年秋天的雨水不断,我们身边常常飘着绵绵细雨。撑着伞观景,多了一份诗意。

安吉大竹海

离开上海走了四小时的车程。巴士经嘉兴,绕过杭州,从高速公路进入湖州市郊。满目翠绿,毫无秋意。路旁渐渐出现一排排的绵绵竹林。竹子是中国独有的产物,它的功用很多,可以做地板、家具、衣料、纸张、藤篮、雕塑等等。中国人对竹子很有敬意,岁寒三友,四君子都有它们,在文学与诗歌里对它称赞不断。它宁折不弯,长年翠绿。竹子有节,而且长的直,长得快,听说一年可长五十米。竹子种类多,有几百种。

我们去参观卧虎藏龙电影拍摄的地点,想像李慕白与玉娇龙在竹子里较量轻功,在竹枝上追逐腾飞的镜头。竹林路旁有一道溪水,建了一排亭子。我们缓缓往上走,听着响亮的水声。又随着上山的羊肠小径,不久便到了山顶,其实山并不高,只可说是丘陵。爬上一座五层楼高的观景台,四周风景尽收眼内。竹海无边无际,绿波荡漾,烟雨蒙蒙,如诗如画。

我们后来去参观竹子博物馆,除了观赏三百多种型态的竹子,认识竹子的历史与地理分布,竹子的各种功用等等,还看到几头熊猫。对啊,它们爱吃竹子,这里正好满足它们的需求。

藏龙百瀑景区

江南水乡,降雨量丰沛,到处是绵绵密密的绿,如一片绿色的海洋。天目山是浙江的大山脉,从北一直伸延到浙江南部,往西便连结黄山。因为雨水多激流快,夏天山里有竹筏漂流。我们经过临安县,一个小时后,便到了藏龙百瀑布景区游览。

导游带着我们来到一个亭子,只有一条路往山上走,导游警告我们说路较陡,石阶可能有点滑,要握住旁边的铁栏扶手。有些年纪大的团友,看到山路便却步不走,在亭子附近观景。我与几个团友却急不及待的往上走,水声轰然,瀑布多变,迂回时缓缓而流,挺拔时一泄而下,形成各样形状:长龙飞瀑,神龟听瀑、鹰踞龙潭、龙纱瀑、虹贯龙门、龙游瀑、龙须瀑、潜龙瀑等等名称,都得凭想像力。水声喧哗,冰凉的水不时洒到脸上。越是往上路越陡,人也越少,心里不踏实。我看到前头一段上山的路很陡,心中犹豫,便与女伴决定回转下山。在一处小亭子歇息片刻,依依不舍的与身后的瀑布挥手。上山容易下山难,途中我们坐了一段滑道山车,多了一份刺激,也减少膝盖的负担。

浙西大峡谷

位于杭州西部的临安市境内,是浙西北有名的山水景区,在杭州与黄山的中点。景区里有四个游览区,听导游说一天也游不完,我们最多可以去两个景点。

我们坐了景区内的环保车,先是去了柘林瀑景区。拥有上下两个水瀑,沿着溪边走,听水声,观瀑布,不亦悦乎。中午我们坐车去剑门关附近的餐厅, 饭后导游给我们一个小时散步。他建议我们沿着溪边的步道走,还吩咐我们不要走过桥。宽宽的溪里水流很慢,听说在夏天大水时上流可以坐竹筏漂流。

我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沿着栏杆,如一道​​长廊,风景越来越美。河水碧绿,河道变得很宽,水面平静如湖。河对面出现了一些高大的石壁,直挺挺如一排排屏风,使我联想到剑门关的名称。远处江面有一条很长的吊桥,对面山顶的树丛中有一座寺庙,还隐隐听到有人讲话。后面不见团友,我不敢脱队,便往回走,看到导游来找。我依依不舍,又拍了几张照片。

水乡乌镇

到乌镇时已傍晚。巴士停在停车场。全部游客都得在此下车,行李另托船运。我们先是在一个闸口排队等船。可惜人太多了。我们便拿着随身行李跟导游走路去客栈。在昏暗的灯光下,随众人走着石子路。过街,踩桥,走过一间间礼品店,一道道的走廊。还经过一座现代化的艺术表演中心。大概十来分钟后,终于来到通安客栈。朴素的柜台,优雅的布置。房间全是木造,布置的很温馨。临河而建,旁边有一座古色古香的饭店。

据导游说,在2000年到2003年间,一个跨国集团用20个亿,收购乌镇西栅的民居与附近的农田。聘请国内最高级集团来开发,把旧步道、旧建筑全部翻新。每间店面重新设计,统一化经营,才有今天焕然一新的市面。走在街上,店铺布置优雅,夜里灯色很美,商品琳琅满目。晚上很热闹,很多游客来此逛街购物用餐,各得其乐。

晨早在微雨中,我与友人撑着伞,漫步在铺着石子路的街上。天色朦胧,雨无声的下,街道静谧,店铺关闭,大部分人在睡梦中,此时观景别有一番情调。我们姗姗而行,取最美的角度拍照。看实景与水中倒影,觉得乌镇如独守闺中的江南女子,在镜前孤芳自赏。乌镇的历史悠久,名人辈出。名作家矛盾生于乌镇,参观了他的纪念馆。他的小说有以乌镇做背景的。海外华人诗人作家兼画家木心,在此有一间他的画廊。另外还有很多文化艺术的足迹,如海报上的世界戏剧节等。上午我们在西栅自由行,慢慢品味水乡美景。吃过午饭后,导游带我们去乌镇东栅,东栅只有西栅的三分一,仍属私人经营。市容没有经过修饰,如旧时的村姑。民房看来老旧,店铺集中在一起,比较像市集。

南浔半日游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另一个水乡南浔,南浔也是江南六大古镇之一,小桥流水,比乌镇小多了。我们坐在乌篷船里,沿着狭窄的河道,两岸风光触手可及,安静而舒畅。下船后,我们参观了张石铭故居,号称江南第一名宅,坐西朝东,前临古浔溪,占地面积6500平方米,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有五落四进,中西式楼房150间。它的特色是中西合璧,建于1889-1906年间,是典型的江南传统建筑格局和法国文艺复兴时代的西欧建筑群组成。在前进的大厅,“懿德堂”出于名家书法。前三进属传统建筑,石雕,木雕,镂空的窗框。第四进居然是一个大型跳舞厅,砌墙的红色砖头从法国进口,后面的一个大院子,置了一个圆型喷水池,围着地中海式长廊。张家从祖父辈开始,以经营丝绸盐务地产银楼而致富在。张石铭先生本人是收藏家,这座大宅反映了他在十九世纪末与西方经济文化艺术的联系与沟通。屋内展出大量古籍,书画,金石碑刻,奇石等等藏品。南浔还有国民党元老张静江故居,清朝刘墉的小莲庄,藏书楼等等名胜,可惜时间不够,我们错过了。南浔古镇给人一种安详感觉,从繁华的大城市来此,如回归桃花源。












浏览(1084)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彩绘人生 伊犁 2017-07-22 20:28:52

每个星期三,我们六位妈妈与一位大叔,年纪七十上下,各自从住家开车,住远的要开一个小时的路程。九点半在国画老师家里集合,宣纸,画笔,颜料等等齐备。姚老师也刚七十,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来自沈阳,专精重彩山水画,他特长画博大广葇的关东山水,用色妍丽,意境深远,是很多收藏家的所爱。他曾任教老年大学十多年,过去班上学员起码几十位。现在退休来美国,一面传承国画精萃,一面以艺会友。他教学认真,两个小时一直站在小课室前面,在一块竖直的板上钉了一张宣纸,示范不同的画法。杂树的树干树枝、松树的树皮松针、柳树的枝叶,石头的斧劈、山的高峻,云雾水纹等等的基本用笔。每次他拿着一枝笔,如魔术师,纸上出现一颗颗树,一块块石头,先是用墨笔勾勒,从无到有。等上色后,呈现了亮丽的色彩,仙境般迷人。大家都很用心,也很投入,与山水结缘,在笔墨当中寻到一片天地。

我还参加每星期一的太极班,跟随老师与十几个学员练习,在慢动作中用丹田呼吸,学金鸡独立等等。星期二是我的书法课,从最初抄写颜真卿的正楷,到如今的张迁碑隶书,王铎的行草等等,在老师的示范指导之下,渐渐体会古人用笔的微妙。加上每周五做义工,周末与老伴上山走步道,自从十多年前孩子离家后,我做着自己爱好的事,自得其乐。

回想我们人生的前半段,一直在汲汲营营,年轻时为学业、为前程;成年以后为事业、为结婚、为置房产、为培养子女等等,几十年身不由己的运作,如在高压锅内转个不停。等到有一天子女离家,或上大学,或结婚,或去外地工作,你终于有歇息的时候,可以停下来透一口气。你也许一时会觉得失落与沮丧,人生在世怎会如此快便过去了呢?青春不再,辉煌的事业何在?此时家里剩下的两个人,也许已筋疲力倦、鬓发已白,皱纹悄悄的出现眼角嘴边,有人的背也开始歪了,眼睛有点老花,听力大不如前。你与另一半的生活如松了绑,一切只求将就,吃什么都行, 只要不用花太多时间去煮。家里一下子大了空了安静了,会听到自己的呼吸,甚至脚步声。过去所有房间的凌乱已被干净整齐代替。你也不用整天如警察充满戒备,或半夜守门等候夜归的子女。你不用偷偷的检查他们的背包,看有无违禁品。没有人在等着你接送, 也没人等你煮早晚餐。

终于你的时间属于自己了,你可以天未亮六点出门去爬山,或傍晚去海滩看日落。你可以去听一场音乐会,与好友约会,也不用对另一半觉得歉疚。你们可以去旅行,走的远远的玩的美美的,不用牵挂。空才会有,舍才会得,放下才能有新的收获。现代人的寿命很长,活到九十一百岁的人不少。只要保持心境开朗乐观,计画作息,多参加社团活动,维持健康身体,走出自我封闭的世界,培养兴趣或爱好;在社区里做义工,贡献自己的余力。很多长者常常感慨地说:这才是我的精彩人生!




浏览(408) (7) 评论(2)
发表评论
路漫漫 伊犁 2017-06-05 16:36:27

我们大学的校园真是一个大公园,尤加利树高大如伞,夏天顶着大太阳,守护着地下幽幽的草地与欣欣盛开的鲜花。草坪中央的圆形喷水池,水柱一支支射向天际,给人无穷的想像。旁边的水池长出荷花,荷叶下的大小金鱼优悠地出没,荷花一朵朵亭亭玉立,如跳着芭蕾舞的青春少女。每天我从办公室走去活动中心吃午饭时,总是忍不住在水池旁驻足,舒缓一下情绪。记得不久前看到周教授牵着周太太的手,在水边指指点点,状甚和谐。我走近时,听见周太太兴奋地嚷:「多美啊,过去好像没有看过这种颜色的花。」周教授在问:「你说,这是什么颜色呢?」她迟疑地说:「好像是蓝色,或许是橘色,不对,是红色吗?」

我觉得奇怪,在水中央亭亭玉立的两朵荷花明明是粉红色。周教授轻声细语地讲:「艾薇啊,你不是最爱粉红色吗?妳不记得你有一件漂亮的粉红色长裙?一直舍不得丢,还挂在衣柜里。」我与周教授握手时,周太太以迟疑的眼神看我,周教授含笑问我:「我们又很久没见面了,是两年前在一个婚宴上吧。」周太太怔怔地盯着我。我说:「你们好幸福,老两口拍拖游校园。」周教授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周太太像小女孩般笑了。我转身走开时,听到背后周太太在问:「他是谁啊?怎么我没有见过。」

两年前我们在一位朋友儿子的婚宴上与周教授夫妇坐在一起。岁月在周太太的脸上只轻轻的描下一些细纹,那天她化了淡妆,穿一件米色外套,安静地坐着。内子坐在她身边,她说才退休不久。他们只有一个儿子,多年前我们也参加过他的婚礼。周太太说她的媳妇明年会取得博士学位,快40岁了,也不知会不会要小孩,她的口气充满无奈。后来她又轻声对我们说,最近医生竟然不让她开车,在一项脑力测试当中,发现她的记性出了问题。她茫然地看着我们。

周教授在本校任教多年,是国际知名的分子生物学家。还记得我30年前来本校任教时,自己对从事学术研究信心不大,周教授以过来人的经验对我衷心指导:「研究科学是长年用功的累积,最重要是抓住一个主题,深入钻研,不要轻言放弃。」周太太是一位电脑密码分析专家,听说她的工作属于国家机密,从来不在人前提起。她的个子娇小玲珑,眉清目秀,她打扮入时,让人羡慕造物者对她的恩宠。她在众人中话不多,待人若即若离,觉得她不易亲近。

大学里一些相熟的华裔同事,每年大概见一两次面,有时吃一顿饭,有时招待一些访问学者,虽然是同事,也各走各的路。周教授过去10年已半退休,在香港台湾的时候居多,被一些大学请做顾问。他也当过代理所长,生化所的筹备召集人。据说他曾被香港一所大学招聘为校长,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谈不拢,也许跟周太太有关。

为了庆祝农历春节,我们几位华人教授相约吃饭团聚。周教授的身材好像瘦了一圈,大概是照顾周太太过于劳累。周太太的身材有点发胖,没有化妆的脸有点苍白。她穿着深蓝色外套与黑长裤,头发显得稀松。听说周教授两年来带着她到处游玩,全世界都跑遍了。我们问她去过什么地方,她笑着说:「你们问他啊。」她向内子说:「过去他常常不在家,现在可好,有他天天陪着我。我跟他去上课,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听他讲课,人家以为我也是学生呢!」她的表情如小孩般欢愉。周教授说他们曾坐地中海游轮去过义大利、希腊、土耳其;去过阿拉斯加;坐河上游船去北欧。还去过长江三峡,北京、洛阳、开封、郑州等古都。接着他们已订好去南美洲亚马逊河。他讲述一系列的行程时语气平淡,我们如在听他的会务报告。

饭后趁周太太去洗手间时,他解释说:「她已经不能照顾自己了,有一天我从办公室回家,发现她一口气把一整个星期的药都给吃了。可是她又抗拒别人来家里帮忙。现在我一步都离不开她,连请秘书看着她都不肯。唉,过去两人一直忙,没有机会旅游,我现在多么想让她快乐,把失去的都补给她。可惜她什么都记不住了!」

大家默然,年纪大了,不管过去有多么风光,在岁月与疾病面前,迟早都得低头听命。

不知不觉,时间已悄悄溜走,周教授突然惊叫:「糟糕,艾薇一定走失了。」

我们匆忙地站起来,分头去找她。后来 我听内子说在女洗手间找到她,她怔怔地看着镜子,在自言自语「怎么他又丢下我不管了。」



浏览(75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