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earl的博格: 沙与花
  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梦到天堂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pearl
 
注册日期: 2007-01-13
访问总量: 264,28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游遍青山】
 · 又是人间四月天(有图)
 · 重回故地北京游 -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
 · 我爱纽约
 · 得克萨斯的春天
【居家轶事】
 · 陌生人的善意
 · 说说老公和我怎么改变了对方的饮食
【闲谈杂论】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ig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再说朱令案 - 我们怎么真正帮助她?
 · 中国这次为什么得分 - 钓鱼岛事件之
 · 奥巴马的艰难道路-小谈创造工作机会
 · 看潮起潮落 - 招聘二三事
【往事如梦】
 · 临江古镇忆旧 - 涉过时光的洪流(多
 · 青春祭
 · 山行
 · 云在青山月在天 - 展望2010年
 · 舞会
 · 父亲
 · 故乡小语
【灵性人生】
 · 喝茶的境界
 · 我的“白粉墙”情结 (多图)
 · 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山又一山
 · 茫茫十年网络梦 - 感受文学
 ·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
 · 一个人在山顶上(六则)
 · 让肉体和灵魂一起憩息
 · 诗情画意
 · 传奇
 · 江南
【国谈家事】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 中国,你怎么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也谈男人的胸怀 - 比最近黄奕家事更
 · 中国南海的这两记耳光究竟打在谁的
 · 阻止SCA-5生效的短期最有效办法
 · 看看这份成绩单说明了什么?
 · 对孩子最重要的 - 藤校乎?或者其他
 · 彭丽媛,我为你倾倒
 · 你觉得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再谈海
 · 谈谈谷歌退出和中国的民主进程
【寒窗夜话】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为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断章(小说)(九)
 · 断章(小说)(八)
 · 断章(小说)(七)
 · 断章(小说)(六)
 · 断章(小说)(五)
 · 断章(小说)(四)
 · 断章(小说)(三)
存档目录
08/01/2017 - 08/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4/01/2015 - 04/30/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11/01/2012 - 11/30/2012
04/01/2012 - 04/30/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1/01/2007 - 01/31/2007
网络日志正文
断章(小说)(八) 2016-10-29 23:15:12

                                                                                 (八)

五月来临了。法国梧桐已经是满树浓荫。无数的行人在梧桐树下走路,散步,说话,或者在微凉的初夏的夜晚看梧桐树叶里漏下的星星。似乎在一夜间,整个城市涌进了多一倍的人,大街小巷,景点商厦,到处都是游客。

文洁淼打了个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她要去西藏旅游,两个星期。他们大概是了解她的脾气。没说什么。海音知道就炸窝了。“高原反应你受得了吗?”

“不用担心。我以前去过一次拉萨。这次是先飞过去,然后租越野车,走川藏公路,从拉萨回成都,再从成都飞回上海。你知道,我走的地方很多了,看一看原始的生态,山川,河流。。。”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疲惫。

海音静了一会,“我也厌了人多的地方。我也去怎么样?不反对吧?”

消息传出来,不到两个星期,就有十来个人想参加。原来常去文洁淼家吃饭的人都想加入,加上文洁淼手下的香能和海音的两位闺蜜,一共十二个人,人太多,劝走了三个,最后定下九个人。时间定在五月中。

出发前一个星期,林畅给她来了个微信。“我的戏已经杀青。在做后期制作。听说你们的西藏之行了。我能参加吗?”

“当然可以。不过小心狗仔拍到,又是一场地震。”

他画了一个笑脸过来。“我不会在拉萨和你们一起活动。我只是想走一遍川藏公路,好好用一下我的相机。你觉得狗仔有兴趣走这几千里地的高危公路就是拍个我的照片?我怀疑。”

五月中旬拉萨的天空,高远而深邃。景色依然,然而物是人非。十二年前和文洁淼一起来的两位女友,一位远嫁挪威,一位是樱芳,已撒手尘寰。下榻瑞吉度假酒店,办好入住手续,从阳台上望出去,蓝天下是无尽的,连绵的山脉,山的后面,还是蓝天。

大队人马分三批到达。黄昏时在酒店餐厅就餐。吴凯看了看手机,“林畅哥说他来不了了。制片要求他们要重拍一组镜头,实在是赶不出时间。”

海音叹了口气 “他不来也好。省得又引来媒体添乱。我也给搞怕了。”

吴凯摇摇头,“林畅哥肯定很失望啊。他还买了新的佳能5D全画幅单反相机打算路上用的,现在泡汤了。”

席间一片惋惜之声。文佳淼忽然觉得心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巨大的失望,像无形的榔头,重重地敲了下来。

接下来的两天,大家蜻蜓点水般地把拉萨的主要景点看了一下。大队人马里多数以前没来过拉萨,主要集中看了一下布达拉宫,大昭寺,哲蚌寺,再去看看八角街,时间就差不多了。

晚上大家正在平措藏餐厅吃晚饭,吴凯的电话忽然响了,他听着听着,忽然站了起来,兴奋地喊道,“你够牛,赵制片也肯放人?”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林畅来了。已经降落,正往这儿开呢。他求了制片和导演,好说歹说把他那块赶拍完了。一直拍到凌晨才休工,早上就奔机场了。”

大家都很高兴。吴亦农,小超和于醇几个男生都欢呼起来。温如馨笑着说,“看把他们乐得。有了林畅,他们就可以更加放肆地胡说八道插科打诨,真是一伙儿的。”

饭还没吃完,林畅就赶到了,走进他们吃饭的包间。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脸上一片青胡茬,头发也乱蓬蓬的,和几个月前在海音的生日宴上比,他黑瘦了很多。

他和大家一一打着招呼,一一握手,“真的以为赶不上了。好不容易抢拍完就奔机场了,一路狂奔。还不错,你们还没走。我本来以为没希望了。”他开心地,像个孩子般地笑起来。来到文洁淼面前,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文姐,你好吗?”

“好。先别多说话,吃东西吧。我已经让他们新添了个菜,红烧牦牛肉,还有藏式奶茶,赶紧补充能量。”

吴凯笑起来,“文姐姐真厉害,和我们去她家做客时一样,总是先张罗着让我们先吃东西。”

打了车,回旅馆的路上,不过十来分钟的路,林畅竟然睡着了。瘦削优美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在沉睡中,也有一种迷惘的神态。文洁淼想起那次他睡在她的沙发上,也是这样无助的孤单。她渴望再次触摸他的头发,想念他头发留在她手中那种温暖和粗糙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大队人马分乘三辆三菱越野吉普车,从拉萨出发。他们选择走南线,林芝,波密,八宿,到了邦达之后,走芒康,巴塘,理塘,雅安,最后到达成都。

出了拉萨的郊区以后,沿途是逶迤连绵的黛青色群山。文洁淼觉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深邃,纯净的蓝天,像浩瀚的海,层层涌动到世界的尽头。文洁淼和海音坐在最后一辆车里,大家都不说话,贪婪地一路用眼追逐着诗一样的美景。

过了米拉山口,进入林芝境内,黛色的山逐渐变成了青绿。转了几个山口,公路边的平地里,陡然出现了大片大片金色的油菜花田,幻梦一样地,浓烈奔放,带着梵高画里那种跳动的重墨,而又凄清,像要转瞬即逝,一直铺到山的尽头。

三辆车都停了下来,大家拿出各色相机开始照相。文洁淼抱着双手,远望着花田。林畅走过来,看看她,“你不拍吗?”

“不了。这些年,看了这么多地方,我很少照相。不知道为什么,美的东西多半是短暂的。看着照片总觉得悲伤,不如留在心里吧。”

林畅想了想,低声说,“淼,你我都算是劫后余生的人,我们没法把控未来,只能活在当下。小时候我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活着。一直都没答案。后来大了,看到这些这么美的东西,我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

 “淼,走出来吧。你过得太苦了。”

文洁淼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两人都没说话。高原上的清风过来,逐次掠过群山。

看过了油菜花田,一路向前,临经林芝境内的尼洋河,青山垂映绿水,白云悠然而过。丝绒一样的河滩,芳草连天,间或撒着几群牛羊,缓缓而动,在初夏的阳光下,又是一副流动的画。

当晚大队人马宿在八一镇。第二天上路,陡然上了四千多海拔的高山,云雾缭绕,如在仙境穿行,走过著名的色季拉山口后,看到了酷似阿尔卑斯山的鲁朗高地。绿草丰茸,花海如浪。大家一次一次地停下来,恨不得融化在这无尽的草色山岚中。

每次下车休息时,林畅的目光都会一次次投过来。他和文洁淼总是落在众人身后。别人似乎也故意和他们拉开了距离。润湿的风飘过来,山岚似在手间,萦绕不去。站在路边看着山下的万丈林海,不知道为什么,这清风像是流过了身体和心间,涤荡着魂灵。文洁淼觉得心里像是在唱着一首歌。“在这里,觉得人真的是渺小的。”她轻声说。“是啊,最终一切都会回归黄土。”

这天大家到达巴塘县城。接下来的两天又饱览了无数的壮丽风光。雪山,草场,峡谷,湖泊,雄浑又秀美,山色如歌。第三天进入中坝段,川藏公路上最容易发生塌方,雪崩和泥石流的路段。很多地方两边高山对峙,道路从陡削的一线天般的峡谷中穿过。几位司机加倍小心,大家也都摒声静气。终于传过了最危险的路段,一个转弯过后,川藏公路上有名的然乌湖到了。

雪山肃穆,湖水静阔。这碧色的深泓,像梦境一样,静静地一直延展到天边。下了车,大家走到公路的坡下,尽情地欣赏着这场视觉的盛宴。文洁淼和林畅坐在湖边,久久没有说话。

“你知道,在我零六年的那场车祸过后,去了一次可可西里,在三江源头,雪山之下,我长跪不起。我当时对自己发了一个誓,这是我的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会好好地走下去,不管生活还会扔给我些什么,不管还有多少苦难。”

风从湖面吹过,带来高原悠远的气息。

回到公路上,林畅回望着坡下的湖面和雪山,对大家说,“等我一下,我去公路对面的坡上再来两张,地势高的地方取景更好。”说着他拿起他的照相器材,走到公路对面,沿着以前旅行者踩出的一条小路,快速地向上爬行。

大家三三俩俩在下面等着,接着拍照,吃东西,说话。周围还陆续停了别的一些旅游者的车,也在拍照,休息。

文洁淼看着林畅上爬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安。这种不安,忽然间变得极其的强烈,她的心猛跳起来。她低下头,看见细草在微风中摇动,有极细极细的沙子,在草叶间轻轻滑落。

文洁淼忽然像疯了一样,飞速地向山上爬行,高声向林畅喊,“林畅,快下来,要滑坡了,要滑坡了!”林畅已经爬到了半山腰,回过头来,似乎是没有听清楚,迟疑地回头望着。文洁淼接着大喊,“快下来,快下来!滑坡了!”

山下的人也都听到这些叫喊,忽然都惊慌起来,人群开始混乱,传来阵阵惊叫声。大把的泥沙开始从草叶中大片滑落,扬起阵阵烟尘。海音,小超,吴凯也向山上狂叫,“林畅,快点!快点!”

林畅已经完全明白正在发生什么,开始迅速下山。但是滑坡已经开始,大小石块开始纷纷掉落。文洁淼和林畅已经会和,一起向山下飞奔。山下的人,因为听到文洁淼的警告,已经四散跑开,只有海音几个还在山下狂喊。文洁淼忽然听到隆隆的声音,回头望去,一块比人还高的巨石,从山顶上正向他们飞过来。她高喊,“林畅,快闪开!”然后飞扑过去,把林畅压在身下,翻倒在小径边的斜沟里。那块巨石,重重地砸在林畅刚刚站过的地方,然后接着向下飞滚,终于落在在下边的一辆车顶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时烟尘四起。大小石头还在滑落。文洁淼忽然觉得自己的右小腿被什么东西砸中,先是一阵巨大的酥麻,然后彻入骨髓的剧痛,排山倒海一般地压过来。

等林畅把她背到山脚,滑坡的势头已经有所减轻,还有一些小石头在继续滚落,冲击下来的泥沙,堵塞了公路,还半埋了两俩车。所幸这次山体滑坡的面积不是很大,大概和昨晚的一场暴雨有关。多数歇脚的游客跑到了百米以外,没有伤亡。

等林畅停下来,把她斜放到怀里时,文洁淼的冷汗已经浸透了全身。她的脸色惨白,在涔涔汗流中,虚弱地说,“不要紧,别慌,给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体系打电话。电话存在我手机里。他们一般一百公路就有一个急救站。”

开车的司机说,“我已经打了。下个急救站就在二十里地以外,他们说一会就到,有医护人员,还有工程兵。他们说要把所有困在这儿的游客赶紧接出去,怕是还有塌方。”

半小时以后,急救站的救护人员赶到。赶紧把文洁淼抬上担架,在救护车里先进行简单的处理。医生剪开文洁淼的裤管,小腿处血肉模糊。他做完消毒和清创护理后,告诉大家,“看样子是小腿粉碎性骨折,肯定有多处碎骨。等会到了急救站我先给她上个简单夹板固定,但是你们需要尽快把她送往成都比较大的医院进行手术治疗,把碎骨尽量早日复位,然后用钢钉内固定,这样才不会有后遗症。”

到达急救站以后,医生马上给文洁淼上了夹板,做了进一步处理。当晚大家留宿在急救站。所幸他们的三两越野吉普因为停在离滑坡地较远的地方,没受什么影响。决定明天一早路上就直奔成都。

夜色来临。在急救站简陋的平房里,林畅痛苦得说不出话来。他坐在文洁淼的床头,背过脸去。文洁淼知道他在流泪。她拉住他的手,温柔地说,“没什么太大的事。重要的是,你活着,我也活着,别人都没受伤。这点肉体的疼痛算什么,总要过去的。”

“这是我第二次和死亡离得这么近。淼,我这次的生命是你给的。”他转过头来,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脸上,一遍一遍摩挲着。

“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我一直想让你快乐,可是好像总是给你带来痛苦,精神上的,肉体上的。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

文洁淼握着他的手,没有说话。她没有告诉他,当她意识到山体在滑坡时,那种要失去他的巨大恐惧和痛苦,远远十倍地胜过她今天遭受的肉体上的折磨。

林畅不肯回房,坚持要陪着她。临晨时分,极度疲惫的他终于睡着了。医生已经给她打了一针吗啡,可是她还是痛得无法入睡。可是她的心,却觉得巨大的平静和轻松。不管怎么样,他还活着。他安然无恙。

大家路上一路奔驰,两天以后到达成都,马上把文洁淼送进成都骨科医院,进行内固定手术,小腿内打入钢钉,外边上夹板。手术持续六个小时。主治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以后,告诉海音,“手术是成功的,但是因为她碎骨较多,要最少四到六个星期才能拆除钢钉。然后还要做不少恢复期的腿功能的康复训练。你告诉患者要有心理准备。回上海以后到长征医院接着治疗,我有两个同学在那里,我已经和他们打了招呼,去找他们吧。”

文洁淼从麻醉中苏醒过来,看见海音和小超坐在床边。“你们还好吗?大伙人呢?”

“他们都在旅馆。林畅在外面停车场的车里,你手术做了多久,他就在外边等了多久。我不让他进来,家属等候室里一屋子人,被人拍到了又是一场好看。”

“让他进来吧。现在手术都该做完了,等候的家属都该离开了。还有,让大伙都回上海吧,别在旅馆里耗了,他们都有工作。告诉大伙对不起了,把好好的旅游给搅了。“

“你说什么疯话?不是你,这回我们说不定都埋沙子里了。”

林畅走进来,脸色苍白。海音和小超拉上门,出去了。

他走到文洁淼床边,把头埋在她的手心里,久久不语,一遍一遍地摇着头。在麻醉过后的眩晕中,文洁淼也忍不住笑起来,“我有点受不了了,你好不好别总是拿出这幅受难者殉道士一样的悲痛。不过是伤了腿,现代医学昌明,治疗当然不是问题。两三个月就能完全恢复,生活照样进行。”

林畅没有说话。

“你忘记了在然乌湖畔你和我说的话? 你对自己发过誓,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不管生活扔给你什么,不管还要经历多少苦难。”

第二天晚上在文洁淼的病房里,海音说,“大伙都回上海了,大夫说你明天可以出院,回到上海接着治疗。我已经订好东方航空公司的票,明天下午出发,我和小超带你去机场。已经联系好东方航空公司的客服,他们会提供担架。林畅晚上自己走。”

他一下子站起来。“这算什么?文姐是为我受的伤,护送一下都不行吗?“

“当然不行。飞机上有多少乘客?你又想上娱乐版头条吗?”

“地震就地震吧。护送一个受伤的朋友回沪到底又能怎么样?”

文洁淼轻声说,“听海音的吧。不过是几个飞行小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干什么?”


浏览(667) (2)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earl 留言时间:2016-10-31 21:53:04

雁儿,谢夸奖!我也被夸得晕倒啦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回复 pearl 留言时间:2016-10-31 06:23:10

peral 没去过西藏啊,怎么会写得这么好啊,把我给诱惑得快晕倒了!

回复 | 0
作者:pearl 留言时间:2016-10-30 22:17:36

雁儿好,你的眼睛真厉害,我还检查了呢,就是没看出名字敲错了。

川藏公路沿线之美,之雄奇秀丽,非语言所能形容。很多年前,在亦凡网上,有一位网友写过一个半纪实的经历,记述他和一位女孩子同游西藏的故事,文章就叫《川藏公路),我记得作者叫Willy, 非常朴实动人。不知道为什么,从此我对川藏公路就有一种情结,很难描述清楚。

刚才去网上搜一下,找到这个故事,链接如下:

http://club.baby.sina.com.cn/thread-1071816-1-1.html

回复 | 0
作者:pearl 留言时间:2016-10-30 22:07:09

谢满妹留字。还有六章就要结束了,再没高潮大家都不爱看了。

回复 | 0
作者:小满时节 留言时间:2016-10-30 20:10:11

故事的第一个小高潮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0-30 14:29:29

名字写错了:

“海音从麻醉中苏醒过来,看见海音和小超坐在床边。”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0-30 14:28:09

这一章写得很抒情。

西藏景色的描写非常美,犹如仙境。非常享受,谢谢。

pearl ,请看悄悄话。

回复 | 0
共有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