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844,76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根据剑桥病毒家谱分析病毒来源
· 残忍:血染的复工之路
· 美国情报机构11月下旬就预警新冠
· 方方解滨们的困局
· 俄勒冈州检出去年12月患过新冠病
· 解滨杨安泽不懂,美国讨厌政治舔
· 疫情过后杨泽安解滨们何去何从?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根据剑桥病毒家谱分析病毒来源
 · 残忍:血染的复工之路
 · 美国情报机构11月下旬就预警新冠病
 · 方方解滨们的困局
 · 俄勒冈州检出去年12月患过新冠病毒
 · 解滨杨安泽不懂,美国讨厌政治舔狗
 · 疫情过后杨泽安解滨们何去何从?
 · 勒令3M禁运口罩给加拿大,小土豆真
 · 猫能传染冠状病毒吗?
 · 哭穷的方方:拿着三份工资,嚷着月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胖子帮你选手枪:小口径手枪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台湾国防部的生物武器实验室是否清
 · 旧文:盘点全球生物安全顶级实验室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战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时事评述】
 · 370万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 19名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历史反思】
 · 百 年 哈 尔 滨 的 真 实 面 目
 · 也说匈奴为何崛起为何衰落
 · 美国生物武器的研发与试验:历史科
 · 回顾洪涛院士抗SARS战役中的失误和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网络日志正文
东方雄 2019-10-06 16:45:07

第八百七十八章东方雄
“南少,咱们这样扣住巴雅尔会不会过火?”

当南念佛把半死不活的图图忽里丢在巴雅尔面前软禁后者要求交待时,安小天环视被控制住的府邸低声问道,听到安小天发自内心的担忧,南念佛原本义愤填膺的情绪沉寂下来,轻轻摇头道:

“不会。”

南念佛捏起一杯滚热的茶水,神情出奇的冷静:“我们有人证有物证,完全能钉死是巴雅尔派第一勇士去对付赵恒,现在赵恒消失无踪生死不明,我来兴师问罪要人,谁也无法说半个不字。”

“就是闹到中楠海,我也能站住脚。”

安小天轻轻点头,苦笑一下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担心咱们是否能够扛住,我们明面上是占据了道理,但蒙系高层向来不讲道理只抱团对外,咱们扣押巴雅尔会引起他们强烈反弹。”

“这点我清楚的很。”

南念佛把滚热茶水抛入口中,靠在巴雅尔的那张摇椅一笑:“知道蒙系高层为什么不讲道理的抱团对外吗?就是因为蒙区是一个敏感区,每次出事中秧面对他们抱团都采取大事化小的态度。”

南念佛看得很清楚:“这让蒙区获取了无数好处,食髓知味,所以他们一出事就联手对外,日积月累才导致今天地方诸侯的局面、、我必须借这个机会打破这种局面,让他们知道团结无用。”

“打破局面?”

安小天微微皱眉,咬着嘴唇问道:“这谈何容易?蒙区敏感和蒙人团结向来是中秧头疼的东西,连上面那帮老头都为之纠结,咱们怎么去扛?搞不好不仅没有打破,还被慕容轩他们淹没了。”

南念佛脸上流露出一抹自信:“只要咱们能够扛住蒙系势力施压、、第一轮、、只要扛住他们第一轮的压力,看到希望的中秧就会趁机锸手进来,其余势力也会进来搅局,西家、赵氏都会来。”

说到这里,他手指轻轻一挥:“到时蒙系团结对外就会成为历史,他们只会各自为阵自保,当团结成本超过所带来的收益,蒙系势力又哪会死抱不放?相信我、、顶住压力咱们就能见彩虹。”

“七十二个小时,咱们只需要二十四个小时。”

安小天扫过远处被监看的巴雅尔部下,还有他们脸上流露出来的愤怒,揉揉脑袋回道:“十二个小时、、我担心两个小时都难扛住,这里发生的事想必已经传出,不用多久就会有人聚集声讨。”

“扛不住也要扛。”

南念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认得出这正是慕容轩的苦茶:“不经历苦楚怎么见甘甜?太子党在内蒙丢脸丢得太大,唯有这个机会可以让咱们翻盘,再说,如果咱们连一轮压力都扛不住。”

“何必再称太子党?不如回家耕田吧。”

安小天见南念佛态度坚定也不好再劝,只是轻声抛出一句:“南老什么意见?”于他来看,主子这次玩得有点大,颇有梭哈一局定输赢的味道,所以想要知道老爷子意见,这是他们基础靠山。

南念佛捏起茶杯一笑,他没有丝毫的隐瞒:“老爷子当然不同意我这样光明正大动巴雅尔,于他来说不如把图图忽里送还给巴雅尔,以此来获取他的感激和支持,让南系重新打开内蒙的局面。”

他淡淡开口:“不得不说,他这建议从投资角度来说不错,风险低有回报,但是于我心中所要利益相差太远,你该知道,如果我扛住蒙系压力瓦解了中秧头疼的问题,我就是上面的大功臣。”

“赵恒给我制造了大好机会,我不能浪费啊。”

安小天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事情如安小天所料,扣押巴雅尔的消息如长了翅膀般传遍整个蒙区,不知道有没有人领头,反正八点开始就不断有蒙人聚集在府邸之前,高声咒骂着喊着那些不知所谓的口号诸如巴雅尔无辜。

虽然韩六指所带的军警展示出系列证据,告知巴雅尔唆使图图忽里袭击赵恒,但是聚集的人群完全无视,反而指责韩六指他们捏造证据,想要打压他们尊敬的前辈,正如破坏慕容轩婚礼一样。

人证,他们不相信,物证,他们也不相信,就连酒店门口的视频也不相信,他们为了不信编造着理由,总之,巴雅尔是无辜是好人,南念佛他们是公报私仇,目的就是报复蒙区人们对他的驱赶。

谣言,在慢慢流传,很快聚集了数千人。

而更令人头痛地是,蒙区四间高等院校的学子也参与了进来,学生多愤青年轻多热血,他们幻想着这是一场阴谋是华国政府打压功臣的阴谋,他们挥舞着拳头愤怒不已在大门口高声痛斥着、、

被南念佛掌控的巴雅尔府邸一如平常般平静,韩六指率领的军警守卫在府邸外面,南系精锐则荷枪实弹守护里面,对外打着旗号就是审讯案件,华国政府第一时间把酒店门前的凶杀公布于众。

“我们要见南念佛!”

当天中午,德高望重的秃顶老人在重兵护卫之下,聚集十多名老人前来府邸要求探视巴雅尔,结果却被韩六指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些曾在中南海出入曾是自治区大佬的老头,愤怒不堪威胁道:

“如不让我见南念佛,如不给我们公道、、”

秃顶老人抖动着干瘪嘴唇,一字一句的训斥着韩六指:“待会民众冲击起府邸来就休怪我们没提醒,而且门口数千人聚集还越来越多人靠拢,这样闹着不走可会影响蒙区稳定影响华国颜面。”

韩六指无视他的危险,神情冷漠说道:

“阻挠中央大员审案,你们不走我可要动兵了!”

秃顶老人嘴角微微牵动,他这时才想起韩六指的身份想起后者昔日手段,知道那是习惯栽赃陷害杀人不眨眼的主,自己如果不走难免会被他摆一道,于是手指点点韩六指:“好、、我们走!”

他狠狠抛出几句话:“但你要记住也要让南念佛记住,十点之前不把巴雅尔放出来,他就会后悔今日所作所为,蒙区向来自治、、区内一切事件有蒙区机构审查,南念佛没权力扣押巴雅尔。”

“而且别忘了巴雅尔的身份,他可是前自治区主席。”

又过了半个小时,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人群渐渐激动起来齐齐往府邸这边迫了过来,前面还有十多人手拉着手唱着国歌靠近,韩六指统率的军警一时又不敢下狠手,所以只能缓缓的向后退着。

声讨队伍很快就压到了大门口,离府邸越来越近的人群停了下来,面对一身制服的韩六指他们破口大骂,一片嘈杂之声各式难听地话都骂了出去,连南念佛的祖宗十八代都被他们无情的问候、、

其中还有数人捡起石块砸人,直到韩六指凝聚杀机才罢休。

“南少,群情汹涌!”

安小天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转身向南念佛苦笑一声:“他们已经压到大门口了,不用多久就会冲击府邸,韩六指他们又不能开枪威慑、、来自中秧和自治区政府的电话,也有八十一个了。”

“咱们怕是顶不住了。”

安小天一边指着大门口的游行队伍,一边把手机递给南念佛过目,上面有八十一个未接来电,电话全是来自上面的官方号码,此时,坐在一旁看报纸的巴雅尔冷笑一声,透过眼镜看着南念佛道:

“年轻人,认输吧。”

他一脸自信:“带人出去,一切还来得及。”说到这里,他一推鼻梁上垂下的眼镜,干瘪嘴唇冒出几句狠话:“否则过了十点,事态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信不信、、到时驻军也会躁动施压。”

“你和南老都会因此受到牵连。”

南念佛淡淡一笑:“驻军会为你躁动?”虽然南念佛问得风轻云淡,但心里还是止不住咯噔一下,这是他最不愿触碰和面对的问题,如果蒙系能够挑动驻军为巴雅尔造势,压力将会难于承受。

到时别说是其余势力了,就是爷爷也会严令自己息事宁人,否则搞到军队内部火拼,那南家可就是千古罪人了,看着南念佛脸上残留的凝重,巴雅尔眼里掠过一抹自信和戏谑,点点头道:

“不信,等着瞧!”

此时,菩萨从外面飞快跑入进来,脸上扬起一抹欣喜:

“南少、、、东方雄视察蒙古驻军。”


——————————————————————

作者写了两部小说,都很长,也很扯,适合做动作惊险肥皂戏, 可是没能做肥皂戏的原因估计就是渗入了太多深层次的思考让人不敢把他当肥皂洗。 两部小说写作时间不同,对也一个神秘周氏家族的角色整个颠倒, 说明作者的思考过程。 社会问题确实复杂。

这部小说从铁血反腐败招致权贵联手政变葬送2万精兵为背景,以权贵勾心斗角导致外敌入侵,屈辱地割地赔款开篇,荒唐荒梦呓中渗入真实。 曲折复杂很有娱乐性,就是太长了一点。

浏览(91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