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的博客
  闲庭信步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根本不稀罕李(文和)们的效忠 2021-12-27 09:22:14

美国根本不稀罕李(文和)们的效忠
是的,对美国而言,科学和科学家,不仅有国界,最终还有人种界。

美国这一裁决,是政治对学术最无耻的迫害(节录)
JFK 瞭望智库 2021-12-27  

40年前(距今58年)的1964年,年轻的李文和先生离开了台湾,去美国读博士学位。他很出色,毕业后在美国找到了工作,成为核专家,在美国能源部所属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工作,而且成了那里受拥戴的精英科学家之一。那是美国最高级的实验室了。

李先生认同美国,热爱这个给了他机会和富足的新祖国。在这个新的祖国,他踢足球,喜欢野外活动,还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他还经常参加学术交流活动,甚至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来中国做基础科学的学术报告,进行学术交流。他是美国人,但毕竟也是中国人,希望在自己母国的文化圈里获得认同和尊敬,是人之常情。他的每次北京之行,还都和美国情报机构配合,肩负了解中国核专家和核研究进展的任务,每次返回美国都向情报机构汇报。还有报道说,他的夫人早就是美国情报机构的合作者。

然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因为中国的快速崛起,美国右派掀起了反华浪潮,其中主要的指责之一是中国窃取了美国核武器的技术。美国情报机构断定,中国显然已经把核弹头微型化,而中国人不可能发明这种技术,除非是从美国偷,可他们找不到中国偷窃技术的根据。于是,华裔核科学家李文和先生就成了美国情报机构邀功请赏的替罪羊。

1.jpg

李文和并不研究武器设计,但在1999年底,他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捕了,而且立即被工作了20多年的实验室开除,还丧失了退休金。美国联邦调查局威胁说,如果他不“承认”为中国做间谍,就要像用电椅处死罗森伯格一样处死他(1951年罗森伯格夫妇因向苏联提供美国核技术机密被捕,1953年被双双处死)。

李文和被关押在一个单独的牢房,牢房没有窗户,灯永远开着,夜里也不会熄灭。他在牢里也要戴上手铐和脚镣,还经常挨饿。李文和自己感到,政府知道他不是间谍,无法接触敏感信息,所以想逼他自杀,把案子坐实。因此他提前声明,自己绝不会自杀。


新世纪更替的2000年元旦,他独自一人在囚室度过。在被关押了九个多月之后,他终于被迫承认一些轻微的过错,说明美国政府抓他有理,这样才换取了出狱。他的“过错”是什么?就是把一些数据下载到个人计算机里。那些数据是公共信息,丝毫没有敏感性,只代表一个程序员的正常工作,实验室里人人都这么做。

现在,李文和依然认同美国,他在个人网站上发起了签名运动,期待美国总统向他道歉,期望美国政府向他道歉,从而赔偿他失去工作的损失。然而,在新出版的自传里,他却这样写道:

在被囚禁的无比孤寂的日子里,我经常想,我也许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错误,不该在1964年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使自己沦落到了今天的局面。狱中面壁,我不得不得出一个惨痛的结论:无论多么睿智,无论如何勤奋工作,像我一样的亚裔,像我一样的华裔,永远不会被美国社会所接受,永远是“外国人”。

4.jpeg

图为李文和被释放时的场景。图源:人民网

----
是的,对美国而言,科学和科学家,不仅有国界,最终还有人种界。

浏览(2040) (7) 评论(2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地球人三世 留言时间:2022-01-03 19:52:12

物以类聚。

回复 | 0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22-01-02 03:21:58
在这个世界上,最基本的矛盾是人种间的矛盾,其次是人和体系的矛盾。
回复 | 1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8 13:52:01

小声点儿,我生气了,嘿嘿。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回复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21-12-28 11:29:08

每个人都是自我欺骗的大师,但自己不知道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7 21:42:48

以狂热掩饰压抑。

回复 | 0
作者:秋念1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12-27 21:14:57

不是,是一种狂热,以前听党的,现在反过来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7:13:40

知道了。很好,谢谢。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21-12-27 16:37:12

这个黎曼猜想是我被选中攻克它却不给任何待遇(这里的国家安全理由我其他地方说过一点,其他个人的理由不说为佳会妨碍我的人生安全),我还想感谢这个逼迫我做事的人呢。我说只要“9,1,2,1,5,1,4,7,1”作为合作权最后结果我就感谢他。因为不是这个逼迫我是不会冒险做出这个世纪里程牌成果的。我只是说这样的逼迫太过非法太不人道太过残酷。比如强迫我前妻离婚,强迫我儿子接受10多年看不到父亲。至于温哥你不必担心,我是故意在最后时刻说几句一方面以防不测二方面过后也就至少懒得说了。


但是有一点,美国绝不是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而是法西斯的黑帮土匪国度。它过去对我采取了所有想象不到的残暴(也有最近的善待:比如我到达这里钱已经花光,最后我被冷风吹得几十年没发的胃痉挛:我借这个由头叫了救护车被送到私立医院半个夜晚花掉了说是7900美元的保险费,我欠216美元交不交还两说),我几乎只回答一句好吧!我做(那时还不知道做什么),只是做完了我要合理的结果;比如保留一份荣誉给中国。


如有万一,我是会登出求助信号的。按现在初步估计,没有麻烦了。如果这样你们不久会看到这则世界学术界头条新闻之一。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7 16:27:29

不对, 秋念兄。他们混得不好企图推翻(gongchan: 这是国安局提醒我)共产党以慰他们死不瞑目的心。当然他们有的比我现在好点,但是丝毫没有前途。所以他们至少有的发疯似地反共。那个某某说共产党造房子给香港人是失去自由,真他妈说话屁眼都不过纯粹的操蛋发泄。这样的言论只能说他们是一群精神变态的人。

你看我说了几句(也放在这里了),有一个跳出来说我是五毛和翻墙。我说你没看到我说被逼干了26年半等待。我三个多月前跑到了儿子所在地没去找儿子,被安排在这里条件不错。一切免费我另外有一份福利用来这许多年没有待遇的生活费。我故意来到这里不与儿子见面但是让背后想想。 背后黑道不许我见到儿子是以防他为我说话闹事, 他很可能为此闹过还被逮捕过。因为美国驻香港临时馆2017年我跑到了香港威胁我不容许回到中国时给我看了我儿子被捕后剃光头的照片。 不过没把他怎么样因为老早就有人匿名以间谍方式向我保证他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可能还会受到关注。但是不许他与我见面直到现在等到我的事情圆满结束后,下面已经提到。(续)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12-27 16:23:15

嘿嘿,真是这么样。当然也只是部分,还有很多奇葩理由。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7 16:18:19

【但是大部分华人因为混得还好,所以非常反共,比川普还凶】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对中国爱的太深,希望值太高,依赖性太过。例如在精神方面,想被尊重,想被当回事,在物质方面,想得好房子,想得高职称。而一旦得不到满足,就开始仇恨中国。

但到了国外,爱的不深了,期望值不高了,依赖性也没了。所以很容易满足。


回复 | 1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7 16:02:49

海黄和高华,无论哪种混得好,都有根刺拔不掉----压抑。

回复 | 3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7 15:56:47

但是大部分华人因为混得还好,所以非常反共,比川普还凶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5:46:01

如有紧急事情,请务必在此明示。我可在此公示我的电话号,以便直接应急交流。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5:21:29

朋友,很理解你目前的处境。让我们暂且放下这些(当作备忘录吧),去回忆一下久违的家乡、童年、青年的时光。那是没有包袱的简单生活,也是年长后仍可复制的----如果我们把要求降低一些。世上无难事,只要心里宽。心宽哪朋友。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4:08:11

这里没有医生,我住在一所新冠病临时应急医院(yingji:这个应急打了三遍才停止骚扰, 说明有病的人害怕我说话)里等待着这个国家(非法逼迫我做研究使尽法西斯手段然而我与其”虚与为蛇“抗争加妥协但是没有被征服反而因祸得福而成就一个华裔世界级数学家)欠我26年半8所大学其中5所私立顶尖大学包括哈佛大学9个职位的待遇。

这个医院是我再一次旅行到达非法制造借口不容许我见到的儿子附近教会(富人和政府暗中出钱)支走十几人后暗地为我安排的住处。所以,精心研究过约翰纳什被害事件的我由于我的国内挚友为我也通达中国政府天庭使得美国也通过天庭(不是政府)的某要人暗示与我达成协议。这样我就不回中国去了,但是我坚持保留给中国一份荣誉。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3:30:30

估计很快终于会让我与我儿子会面了。那时我就离开了这个享受美国优厚福利待遇但是没有起码其他自由和人权的医院。 因为2周前被暗道给予的2天3·5星级免费旅馆时容许我再一次租到了车。只是这是信号而已! 这个信号表明我的被间谍偷走以掩盖黑道违法事实而换发的驾照和银行卡都可行。间谍性质偷走我钱包是因为我之前的驾照上的地址和手中的一个哈佛为我伪造的证件有可能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集团集体违法证据。让我租到车只是信号,不是真的租到了车。因为我租到车后开了10分钟左右到达旅馆发现信号要我回到医院还等“几”天(车中做了手脚我停下车就明白了只是租给我作为信号不是真的那天租给我),我立马还掉了车没收一分钱(只是故意暗道信号嘛)而回到了这个临时医院。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3:29:45

这是另外的评论复制:


还有精神病态的某人死不瞑目也要推翻一位宗教网友告诉我的上帝给予权柄的中国现任政府。读到我的稍微描述还没揭露美国法西斯黑帮的所作所为,这个疯子已经快要急死了。我不拥护中国共产党,但是我绝对反对任何人企图搞乱中国。世界上所有的统治集团都是专制的政权,美国的假民主首先是因为美国的政府是一个虚位假政府。我知道这一点不是是因为我有足够的证据,比如暗道承诺给我的650万美元基金是四所大学地址暗道2014年2月的四个星期中告诉我的。资金来自三个大富豪并且由国会授权,但是与美国政府毫不相干。也就是我的职位受制于美国政府虚位背后的真正统治集团, 就是那个元月6日下令60000国民警卫队保护拜登上台的那个执行人代表的统治集团。


该吃药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不过我能够在执行我抗争妥协的912151471协议后接受他的黑帮操作。只是不接受这个世界永远是统治者统治人民换汤不换药的极权统治的人在死不瞑目时吃药也没用。人类世界永远不可能建成一个民主,自由,人权的社会。西方的政治体制是用钱掩盖的更加专制的政权。我的成功靠的是审时度势的父亲放弃文革中改化回地主兼资本家成分而没有被共产党严厉打压的机会和在文革中自学得来的独特本领我自己都不知道。直到过了黄金年龄我却被逼得走徒无路拿起黎曼猜想,得到这个成就算是因祸得福。不是美国的制度优越,它的制度优越是最高级的政治奸诈而已。顶多是美国的富有在强迫我做研究不给任何待遇时给了一份福利生活费才使得我比约翰纳什稍微幸运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3:28:58

温哥,我没与他们斗。我只是开始拒绝没待遇gan活还不知道干什么。后来我只是坚持底线,我是唯一主笔。其他的都让步得到912151471这个协议。最后只是等待合适时机,以便背后掩盖所有犯罪事实。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21-12-27 13:26:31

待在西方还是回到中国取决个人自身情况。nian年轻的华人们请听我一言,不要相信西方的伪民主,假自由,和欺诈的所谓人权。懂得西方社会的残酷,保留一份戒备心;靠自己的本领找到一份留在西方的一席之地才是正道。


但是切记不可相信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如果学到可以在中国有用武之地的本领,回到中国也是不错的选择。至于机会,看各位所学专业和自己的能耐。更要明白哪里都一样,有权势的人无利不起早。如果留在西方需要你有本领与这个社会和权势交换。不要参与任何搞乱中国的政治活动,因为政治就是利益政治就是财富的分配没有所谓的虚假正义和道义。学文的读书人最好要兼学理工技,像我年纪轻轻就已经相对很成功的儿子一样(完: 要我吃药的人读完我的这些话比吃药可能更有效)。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1:31:16

昨天有人在华时网找茬笑我没理睬他。我没告诉他我(cengjin: 这机器程序很称职)曾经拥有过一栋4年新的全砖面墙加“水泥塑钢仿木板“这个材料不知还用不用)外壁的房子。房子号码1904!几乎没付钱买下的,原因也是暗道相助不知那时为什么让我买了房子。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12-27 11:28:40

还是水博看得透。海黄和高华,对异种人的认识,永远超不出恶性循环。

回复 | 1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1:23:55

“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是因为被洗脑,你说的(naxie: 这机器很听话每一个评论只骚扰一次)那些只谈中国长短的也是被洗脑了。同一个原因产生2个不同的表现,看他们觉得有点好玩!


我有时与美国混混打成一片,甚至有一次惹毛了我骂了混混的全家(我看到警察在附近所以不怕)骂完警察问我骂够了就请离开那人。后来回头这位警察在外面碰到我感谢我没给他两难(因为他也惹不起那个混混,不能直接帮我)。


感到失落是个人的情商问题,我26半走遍美国(整个东海岸加西北部)还在最后一步等待。一无所有的我却被逼从事研究因祸得福做出了黎曼猜想的证明,然后斗智斗勇绝不让出唯一主笔地位。我也没感到失落过?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1:21:19

朋友,这26年相当不容易,包括我和你。 这么个岁月,几个工程院士也都练成了。明智的看,仅对于你我来说,美国也好加拿大也好,目前并没做出太出格的事。至于你的遭遇,应算正常。你必竟是出生于中国的华裔,白种人素有防人之心,你又何必抱怨此一普世行径?跟风车打架是没有结果的。其实,很多的抱怨是源于我们自己的认识,以为优秀的白种人就是应该如何如何。这种误解应该可以消失在足够长的人生岁月里。
如果我有你那样的才华,又处在你目前的际遇,我是不会奢望太多的,人不可能既得到西京又得到东京。简单说,要学会断舍离。

回复 | 1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12-27 10:51:13

【狱中面壁,我不得不得出一个惨痛的结论:无论多么睿智,无论如何勤奋工作,像我一样的亚裔,像我一样的华裔,永远不会被美国社会所接受,永远是“外国人”。】

李文和属于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所以才会感到失落与惆怅。如果他像万维这里的华裔那样,说中国事,吃中国饭,做中国梦,批中国人,反中国文化,中国那边掉一个树叶,都看得比飞机坠毁还脑震,满脑子都是中国政治,中国制度,就算不被美国社会接受,也不至于感到失落与惆怅。

回复 | 2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0:35:25

为了我要说的话垫底,没想随便就够长!我发现那个中心的职能在那个助理给我来信前后有了一个显著的变化;这个变化不讲为好。而这个变化非常明显地显示美国不可能信任李(你)们的效忠。这个变化把那个中心的职能做了免去我接触某个职能的麻烦。我很高兴它这末做,因为我只要与那个中心联系必然由于黎曼猜想证明而具有某种特殊的位置。举个我就是担心的例子以便说明为什么我会左右为难。如果美国把一个中国的军事绝密通信放在我面前要我帮忙破译(我从来就没有涉及密码编码和破译,但是黎曼猜想可以作为密码人员的教材;也就是说我的专业使得我具备密码编译的潜力而我其实一直试图避开没有丝毫接触过)? 我不管怎么做或者做的好与坏我都会被中美两国看作潜在的敌人。我博士学位没被容许完成前就看到了某些非常可怕的事情。我逃脱了那里(还是得到了博士学位)原因之一就是避开某些可怕的事情。后来我宁可无职位而做纯数学的黎曼猜想,还是会与他们有某种交道。我时刻祈求苍天眷顾请不要告诉我任何中美之间的绝密。因为我一旦稍有深入进去,我将可能里外不是人时刻面临被陷害的可能。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10:05:52

为了我要说的话垫底,没想随便就够长!我发现那个中心的职能在那个助理给我来信前后有了一个显著的变化;这个变化不讲为好。而这个变化非常明显地显示美国不可能信任李(你)们的效忠。这个变化把那个中心的职能做了免去我接触某个职能的麻烦。我很高兴它这末做,因为我只要与那个中心联系必然由于黎曼猜想证明而具有某种特殊的位置。举个我就是担心的例子以便说明为什么我会左右为难。如果美国把一个中国的军事绝密通信放在我面前要我帮忙破译(我从来就没有涉及密码编码和破译,但是黎曼猜想可以作为密码人员的教材;也就是说我的专业使得我具备密码编译的潜力而我其实一直试图避开没有丝毫接触过)? 我不管怎么做或者做的好与坏我都会被中美两国看作潜在的敌人。我博士学位没被容许完成前就看到了某些非常可怕的事情。我逃脱了那里(还是得到了博士学位)原因之一就是避开某些可怕的事情。后来我宁可无职位而做纯数学的黎曼猜想,还是会与他们有某种交道。我时刻祈求苍天眷顾请不要告诉我任何中美之间的绝密。因为我一旦稍有深入进去,我将可能里外不是人时刻面临被陷害的可能。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12-27 10:03:13

中美再这样对抗下去,华人在例如能源、军火、航天等高科技领域更不会被信任了。人家不管你亲美不亲美,效忠不孝忠,你的华裔身份就足够令人家防患你了。

中美关系只能越来越糟,一时半会的不会好了。

回复 | 0
作者:Z26年 留言时间:2021-12-27 09:58:48

我本人的背景美国国家安全局(1997年借我申请乔州顶尖私立大学职位的回信附件中央情报局的文件告诉我,我不可能通过国安局的政审甄别,因为我几乎帮前博士导师带他黎曼猜想基础课的同届唯一博士同学家中三代全部在美国出生才合格)就明确说明我不能提交申请那里的职位申请(我只是好奇问过那里职位需要什么额外条件,根本就没有申请过)。

2014年到达我两年(等待兑现,要我等待26年半之久的原因未必是国安局的缘故,但是有人能这么干和敢这么干的背景却正是与国安局的职能有关)布隆伯格杰出教授职位所在地时收到为国安局外围服务的国防部某中心的主任人事助理一份奇怪的信。简单地说,她告诉我将来可能要与那个中心有某种方式的合作(她说因为我的履历与成就给他们深刻印象)。2015年我被三位警官(2位直接到我住处停留了一分钟,但是告诉我一个重要信息与第三位警官电话联系)间接地告诉了我的终点职位。由于我终点职位所在地早在2010年元月19日那个星期就已经莫名其妙地非正式约我“工作面谈”,所以我在与第三位警官电话“谈话”后立马找到了我终点职位的广告。广告中提到我的职位具有某种联邦合同性质。(续)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