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遍野的博客  
练到没心没肺,杀鸡宰狗都会,笑对浮萍生死 喝酒从来不醉,衣服常常不洗,天黑那儿都睡.  
我的网络日志
新冠病毒的免疫和变异,现有疫苗是否仍有效? 2021-02-03 11:56:16

新冠病毒的免疫,变异,现有疫苗是否仍有效

 

新冠疫苗面世后,给人们带来的欢欣鼓舞的希望,股市连创新高就是明证。据说疫苗的保护效率为95% 左右,即在同等的条件下不打疫苗有95个人可能被感染,而打了疫苗则只有5人会被感染。但是我们应该知道,所谓的效率,是在大家都采取防范措施的条件下的结果(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如果大家都像疫情以前那样自由自在,疫苗的保护效率又如何呢?没有任何数据。也许更好也许更差,只有天知道。

在人们高兴的同时,又传来病毒变异的坏消息。大家关心疫苗对变异后病毒到底还有无免疫效力,如果仍然有免疫效力效力如何。以及感染新冠痊愈后对变种病毒是否仍有免疫作用。

几天前,在bioRxiv 发表的一篇文章,对这些问题有了很好的提示。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美国NIH免疫中心,Regeneron 医药公司等单位合作的结果。 虽然还未经过同行审评,但是应该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先说病毒如何变异。 变异据说有三四千种了,但是已经广泛传播的大体又两种: 一种是英国的变体(UK), 另一种是南非(SA)变体。这篇文章主要集中在新冠病毒的S-蛋白变异方面:UK变体大体有八个变异位,SA变体有九种变异位,其变体可能是其中的一种也可能是几种的结合。据说以N501Y变异为主,而且N501Y的变异是UKSA变异中,唯一重叠的变异。N501Y变异就是把S-蛋白的501号氨基酸从N变成Y(天冬酰胺变成酪氨酸).

下表列出人体血浆和注射过疫苗人的血清,对不同变异的免疫效果。表中的数据为实验组所有人的平均数据。如果数据为负数,例如 n,则所需要的血液中的抗体必须增加n倍,才可以达到抑制野生(未变异)病毒的同样效果。就是说,病毒变得更危险了。如果表中的数据为正,则相反,即病毒变得友善了。表中的UKΔ8 SAΔ9表示把所有八种(UK)或九种(SA)的变异都改变了的实验结果。

总的来说,现有的两种疫苗,Moderna Pfizer 都对变异病毒有效,只是效力有所变化,具体还要看被感染病毒的变异是什么。这两种疫苗在血液中产生的抗体,大体都强于得过新冠病人血液中的抗体。所以还是打疫苗要好些。而且数据显示Pfizer微弱地强于Moderna 疫苗的效果,至少对于防止病毒变异来说是这样的。

 

表中的粉色表示氨基酸的变异发生在RBD区间。RBD是S-蛋白和人体细胞结合的氨基酸区间。

从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南非的变异病毒要比英国的变异更加危险。例如注射了Moderna疫苗的人,如果遇上南非的全部变异病毒,其保护效率仅仅为野生病毒的1/8.6(但愿不会遇到全部变异的病毒)。南非病毒变异中最危险的是E484K,如果谁赶上了,就很麻烦。即就是他过去曾经得过新冠,他的血液中的抗体也仅能起到1/6的保护作用。如果他注射过Pfizer 疫苗,其保护效率也仅为对野生病毒抑制效率的1/3.39(还是比得过新冠人的血液中的抗体要好些)。

因为病毒的变异,看来人类应该做好较长期抗战的准备 。打过疫苗的人,也不要放松防护措施,万一要是碰上一个南非病毒的变种,也是很麻烦的。 

vaccine to variants.jpg


浏览(3118) (2) 评论(1)
发表评论
“中国是一个真的亚州病夫” 2020-02-14 10:51:24

202023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是一个真的亚州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巴德学院的教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之为辱华,说作者“应该为自己的言论、你的傲慢、偏见和无知感到羞愧。” 文章也引起了一些中国人的抗议。

 

我们先看sick man of somewhere 在西方语境中是如何应用的。下面引自 idiom字典和Wikipeida 网站。

"the sick man of (something or somewhere)

Something or some place that is particularly unsound, untenable, or doomed to fail, especially among or in comparison to its peers."

idioms.thefreedictionary.com/the+sick+man

 

"Sick man of Europe" is a label given to a European country experiencing a time of economic difficulty or impoverishment.

en.wikipedia.org/wiki/Sick_man of Europe

因此,可以看出,在西方语境中的sick man of......   并不是指身体上的虚弱,而是指某个地区, 或者某种状况的衰弱,大多时, 是用于形容经济力量的衰弱,2005年经济学人杂志上一篇题为“欧洲病夫”的文章是指意大利和它的经济衰退。 2017年泰晤士报一篇文章题目也是“英国是欧洲病夫”,而21世纪初的德国也有欧洲病夫的称号。当意大利,英国和德国被称为欧洲病夫时,没听说有人抗议辱意辱英辱德。

如果读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就知道文章主要论述冠状肺炎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文中说“中国的财政市场可能比它的野生动物市场更加危险”,文章指的是大量贷款和产能过剩等等。这个病夫是指财政上的,而非国民体质。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在斥责作者前, 是否了解上面说的背景,是否完整地读了那篇文章?

 

这篇文章发表在华尔街日报,很自然是向所有关心经济的美国精英发出警告,中国经济可能有问题,让美国企业或者金融机构早作准备,其实质可能是要在经济上和中国脱钩。这是文章的主要意图。 说起来比“侮辱”中国人(的体质),更为严重。

有些人对“东亚病夫”这个词很敏感,有一颗玻璃心。 有朋友说,这种心态是弱者心态。为什么中国人很多有这种弱者的玻璃心?弱者的心态来源于中国多少年的贫弱,中国几百年来的苦难文化。因为我们穷,我们弱,所以非常害怕别人看不起。别人的一个眼神,也会影响有些人的心态。弱者的玻璃心更重要的是来源于中国的多年来的“皇权文化”和等级社会。在皇权文化下,除了皇帝,人人都是奴才,都是弱者,都要仰仗某人的眼色,都多少会有些弱者的玻璃心。

当年克林顿还是总统时,到我所在的公司"视察"。公司主管介绍状况,说些开场白,克林顿几次认为自己该讲话了,要朝前走,都被介绍人摆摆手,那意思是让他等会儿,几次都搞得克林顿很尴尬。也许那个主管得机会想多说会儿,也许他认为他还没有说完,反正对克林顿很不尊重。我看了都对他们(克林顿和主管)着急,也许我也有“尊重首长”的观念。可是,美国人满不在乎。我想在中国这种情形绝对不会发生。很多人会看着领导的眼色行事 (因为他们都有着弱者的玻璃心)。 问一问中国有多少人会对首长"无所谓"?

 很多时候,领导去视察,当地的官员都满怀着一颗玻璃心,战战兢兢的接待领导 (当然也少不了弄虚作假,作些表面文章)领导视察完后的讲话则极为重要。看看领导满意不满意,有什么“批评”“指示”,至于平时老百姓怎么想,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没有领导的指示重要)。这时候的下属,才是精神上怀着玻璃心的“病夫”。

 

说到“东亚病夫”这个词,大家可以去(官方)人民网看看。 大意是中国人对这个词有严重的误解。

最早提出“东亚病夫”一词的并不是外国人,而是晚清时大名鼎鼎的改良派思想家、曾经担任过京师大学堂校长一职的严复 1905年,小说家曾朴在写作《孽海花》一书时,用的笔名就是“东亚病夫”。

外国人用“东亚病夫”一词,据说是从上海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开始。18961017日,有英国人在《字林西报》上撰写题为《中国实情》的文章。文中说,“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据今人考证,这篇文章始出于当时的《伦敦学校岁报》,上海的《字林西报》只是转载而已。之后,梁启超的《时务报》引用了这个称谓,遂扩大了“东亚病夫”的知名度。

更为重要的是,据“东亚病夫”一词产生的背景,可知它初始含义并非用来讽刺中国人生理上的不健康,而主要是说中国人在精神思想层面上的麻木、萎缩、愚昧,以及面对极权统治的无动于衷、逆来顺受、苟且偷生和没有信仰的国民特性。是精神思想层面上的“东亚病夫”。

鲁迅先生眼中的中国人其实并非是弱不禁风的,而恰恰是“强壮”的。但就是这样“强壮”的中国人,却在做着愚昧的看着中国人被杀头时的“看客”,犹然是典型的“东亚病夫”!因此他才弃医从文了。



浏览(1271) (22) 评论(4)
发表评论
大陆会不会武统,在等什么? 2020-01-14 12:46:20

台湾大选尘埃落定。大陆网民一片叫好,因为他们认为距离武统又近了一步。

大陆会不会武统? 不可能。为什么? 第一,因为没有名分(借口)。

孔子说:“必也正名乎!…,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

九一八时代,日本气势汹汹,蛮不讲理,当时日本也要找一个名目。日本军队炸毁自己修筑的南满铁路,借口称中国军队所为,借此名目,侵占了沈阳。开始了长达14年的侵华战争。这说明,绝大多数事件,都要有个导火线才能爆发,即就是人为的导火线,也要有。特别是能影响世界动向的大事件。所谓的“师出有名”。

中国有部反分裂法,该法明确规定。在什么状况下,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举例来说:2017年是美国嚷嚷着要和台湾军舰互访,后来中国驻美公使 在谈到美舰访高雄,特别低头念稿:“我告诉你,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他并说,这并非开玩笑,因为美国军舰若访上海,是征得中方同意,但去台湾中方肯定不同意,美国强行要去,就启动《反分裂国家法》,中方得采取行动。

这说明反分裂法虽然要求中国军事力量用武力遏制台湾独立,在必要时启动武统,但是也同时也限定了,如果没有能触发动用武力的条件,不能随意对台湾动武。同样,如果两人没离婚,甲方是没理由,也不可能动手,把乙方赶出属于甲方的住宅。因为法律和道义上都行不通。换言之,如果台湾还是不独不统,大陆也没辙可想。

虽然不好动手,但是也永远不会放弃(等机会)。为什么?有人说,让台湾独立有什么不好? 大陆认为,会阻碍大陆的经济发展。现在的世界经济主要是海洋经济,贸易为重要经济推手。台湾处于中国海洋(货运)的出海口。如果台湾有足够的军事实力,封锁了大陆的出海航运,则大陆经济会一落千丈。 这个是大陆不能承受之重。

台湾有这个能力封锁大陆的航运吗?台湾本身没有。但是如果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和美国,和日本,或者和俄罗斯结成同盟,这个能力就有了。有谁能保证台湾独立后,不会和其他国家结盟?没人吧。外蒙古当年独立了,虽然不是好事,其实实影响不大。重要性和台湾没法比。苏联当年和日本及清政府没少打仗,很多是为了出海口。 这也是当年甲午战败后,日本首先要割让台湾的原因,因为航运对日本极其重要。同样的原因,也是中国和美国在南海较量的重要理由之一:航运。

 

现在大陆对台政策会使台湾和平统一吗?不能,恰恰相反,大陆对台湾的让利政策,反而让台湾越发不想统一,因为统一了,让利就消失了。谈恋爱时男人对女人好,还是结婚后?

因此,台湾如果是韩国俞当选,则台湾会继续和大陆谈着不可能结婚的恋爱。

对台湾动武,美国因素必须考虑。这倒不是美国必然会为台湾而战。坦率地说,虽然美国军力远比中国强大,但是在台湾海峡这个局部,美国没有胜算的可能,除非美国愿意和中国来一场全面战争甚至是核战。 仅仅常规局部战争,美国进不了台湾5000里以内(曾笔误),怎么帮台湾? 那为什么还要考虑美国因素?因为还有中美全面战争的可能性,美国还有非理性的可能性,因为毕竟是人。况且美国可以封锁很多航线,例如马六甲海峡,这种重要的航运通道,这也是中国在开辟不同货运的途径的原因之一,例如一带一路的陆上运输,还有通过瓜达尔港的货运。在航运没完全安全前,武统台湾必须考虑到美国因素。

当然如果台湾宣布独立/或者其他动作,给大陆以很好的借口,则美国因素可以忽略不计,因为美国还是讲道义的国家。

总简言之,大陆武统台湾,技术上没问题,只是政治上还适合(没有适当的借口)。大陆一直在(耐心地)等待这种机会。

那个曾经宣布“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的中国公使曾经对美国国会议员说,“我可能要感谢你们美国朋友”,大陆没有时间跟机会用“反分裂国家法”,若美国把军舰派过去台湾,就启动了“反分裂国家法。”

所以这种局面还会延续下去。而且台湾的独立似乎永远也没有成功的希望。

问题就来了,既然知道没希望,台独为什么还要努力?因为台湾的某些人也在等机会,例如大陆开始打内战,四分五裂,大陆民主后听从美国的安排。大陆那天出现一个神经病领导乐于让台湾独立(领导也是人)。大陆和其他国家开战后,力不从心,台湾可以趁机浑水摸鱼。大陆不小心贸然动手武统,结果还让美国给打败了。哈哈,幻想也是种希望。

总而言之,大陆在等机会,台湾也在等机会,等着瞪着,看谁先眨眼。

大家都有希望,有希望活着才有意义。不是吗?只是可怜的同胞们,深受其害。


浏览(1376) (3) 评论(31)
发表评论
总共有2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