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瑾子的博客  
信马由缰  
网络日志正文
再见奶油小生室友(组图) 2016-10-26 08:50:48

3.jpg


室友长得傅粉何郎,用旧时的说法,像三国时曹丞相的养子何晏,“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肤色超白,让曹操怀疑他搽粉。现代汉语中也有一个词,叫奶油小生,典故源于唐国强,本时代人,有图有真相,证明男人可以肤色粉嫰如桃。当我在奥克兰见到老公大学的室友时,有些吃惊。三十多年过去,岁月如刀,廉颇老矣,如果时光在他脸上横七竖八划下一些纹路沟壑,我知道是堤破水泻,秋风扫叶,再自然不过的事。但是眼前的室友不是华发鸡皮的老,是头童鹤须,头上像山丘,草木稀落,而眉毛苍白如霜,长势婆娑遒劲,脸圆脖子也圆,撑得圆满,皱纹倒是站不住脚溜一边去了,还傅粉何郎奶油小生呢,简直像街上晒暖儿的二大爷,笑容尤其敦厚和气。但是他十几岁的儿子往旁边一站,俊如冠玉,能把怡红公子比下去,让我相信同学们对室友的描述没有虚言。

同学旅游团在罗托鲁瓦参观过旅游牧场和皇家别居后,回到奥克兰。旅游牧场很有特色,其中之一,是那里的羊们被惯得快要上脸,一会儿吃不到嘴里,抬腿就是一脚,踢人---这个话题此处不多延伸,接着写室友。

当晚室友在一家中餐馆为同学团接风,新西兰南岛的“长相思”酒一箱一箱往桌上搬,他对女同学说:“长相思”是女士酒,都是你们的,男人喝大酒,我先饮为敬。说完自己连端三大杯茅台,放下酒杯:来吧!笑容依然敦厚和气,但那种驰骋江湖的豪气拍马而至,跟老炮儿似的。他年纪比老炮儿小,没有经历真刀实枪的年代,他是校园一哥儿,标新立异,不在乎规矩。我听说这样一个段子:别人穿毛衣基本对内,罩在外衣里面,最多从脖子的地方红杏出墙,他给毛衣解禁,一露无遗,结果被辅导员认为有伤风化,堵在门外不准进教室。如今的室友看起来老,但和老炮儿截然不同,老炮儿那个老是真老,从内到外的老,管个胡同的闲事儿都力不从心,拎起军刀来,更是心脏首先扛不住。室友像弥勒佛,样子老,不动声色,不施力气,内功深不见底。就拿喝酒,他嘴里喊着:老了,老了,不行了,但是一杯一杯灌下去,舌头是舌头,腿脚是腿脚,没有一个地方敢背叛他而君命有所不受。

我先生小室友几岁,一向对自己的酒量不谦虚,那天我劝着,劝着,还是高了。朋友们一起喝酒我通常不劝他,劝也是尽量躲过别人的耳目打暗语,不仅为了男人的面子,也是饭桌的礼仪。那天老公提前给我布置任务,阻挡他喝酒,这帮人处心积虑,如果不拦着,他会被灌趴下。他不能懦夫怯场,立刻决定我是婆婆妈妈拖后腿的人。为了顾全大局,我只好做坏人,尽量把坏人做得体面些,态度上和颜悦色,道理上陈明要害,不战是为了保存些许实力,来日有条件再出兵。尽管如此,那天宴毕我不仅要顶上他的脚夫职位,肩扛手提全部行李,还要给他带路。他没有趴下,但如果不拽着他走,他站着发愣。室友说:三十多年不见了,同学之情醇如醴,酒不够,则情不达,这话被我书面化了,他的意思没走样。

第二天室友带队去小镇沃克沃斯,沃克沃斯在奥克兰北边,45分钟路程,一个风景小镇。室友在镇上有个别居,想疏野闲趣时,过去住几天。租一部中巴,我先生是唯一胜任的中巴司机。头天晚上我做坏人,大概让有些同学不爽,此时趁机替自己洗刷:幸亏他喝得只是找不到北,如果喝倒下,现在恐怕不是他带别人了。

我搭室友的悍马,便于聊天,我问他如何把生意做起来,问他怎么参与新西兰的社会活动。他脸上还是二大爷般朴实厚道的笑,说起在奥克兰市中心买一座大楼,为华人免费举办一期期新西兰新政策讲解班,策划选举华人进入新西兰政府内阁等事,没有成绩前的故作推诿,也没有过来人的语重心长,好像二大爷到菜场拎一条羊腿回来,蹲在炉火旁熬一锅酽白的羊肉鲜汤。那种不动声色,是日久磨砺后的返璞归真,真人不用露相。所以当我看到他西装革履时,一点不觉得换了一个人,在二大爷笑眯眯的眼睛里,滋养着一摸一样精神气儿。

马胡朗吉河从沃克沃斯镇穿城而过,旧时河上货船不绝,帆樯如林,浆橹生风,连通沃克沃斯与奥克兰。我们看到的那段河,像公园的一弯静流,一岸是一脉稠叶绿屏,一岸是一径搭木小道,室友说木板小道由镇子的居民出资修建。果然,走几步,有姓名刻在旁边。天气不阳光,烟水萧散,灏气萦络,白羽红啄的鸽子 三五成群,看它们脉脉对水,看它们悠悠拍翅,看它们那种好像彻夜闲读之后的优雅 。靠岸的桅船是“老爷车”式样,静静停着,有一种瓶花落砚的风致,让人不舍。一个女同学对它拍照,也许投入太深,指头一松,手机掉进河里。捞不出来随它吧,也许这里是那手机的归宿,陪伴这船这水朝朝暮暮。

镇上的帕瑞考瑞公园有两棵800岁的贝壳杉, 800年前是什么概念,地球北边的中国已经改朝换代一千多年,有个叫朱元璋皇帝就要站在金陵城的金銮殿上,瞪着眼珠子吼叫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新西兰还是一个荒莽岛屿,一个人影都没有。风让壳杉在这里降生,长了100年后,毛利人的祖先划着独木舟来到这块土地,又长了400 多年,库克船长发现这个岛屿。800年日影云飞,贝壳杉好像还在壮年,繁枝高拂,铮铮铁干,跑过去依着它伸开双臂,才是直径的一半。青叶索索,似有低语,树身很温煦,想起袁中道写槠树,“沉沉有若深山”,是树高身大,也是天不慌地不老的气息。

一个女同学匆匆来叫我:快去救你老公,他出不来了!她样子不像有真危机,但用标题党让我不能不点击打开文章。十几米外是一些小木屋,我被引到一个牌子上写着“监狱”的 门前,老公被羁押了。打开门,是老公满脸洋溢的笑,他哪里需要救,是让人分享快乐。我快乐后让他继续在里面快乐,转身走进旁边的小屋。墙上贴着一些文字资料和图片,这些木屋原来是二战期间美国部队的军营,建于1942年,这一带共有42个此类军营。美军远涉重洋后,先在军营休整训练,为太平洋战的浴血奋斗做准备。木屋尘封蛛挂,低矮狭仄,住两个人转身时可能要曲肘而过,还说最多住四个人,不容易,战争不是请客吃饭。但图片上的年轻士兵们比我老公还快乐,有张照片他们横列一排,手里握的不是钢枪,而是一两尺长的大鱼,左萦右拂,收获赫赫,晚上不用说要吃鱼宴了,难怪不亦乐乎。不过,训练也不含糊,图上那个兵甲整饬,行进威仪的军队,显然不是为了出海打渔。

室友的别居绿野环绕,因为春天,丛莽水灵柔软,树密如帷,又不忘通透,树稍披风送远,帘外芳草逶迤而去,望过去景深很长,画面有纤秾不清之美,画卷这样才好,欲说还休。阳台旁的一株橘树新果正好,众人摘下自款,一边附身嗅玫瑰花,据说一嗅十日香气不散。室友讲他养有十几只羊,更让人兴奋,众目睽睽到处寻找,丛莽静如处子,不见任何动物。室友又不慌不忙讲,他对那群羊从来不管不问,只有在邻居送来新鲜羊肉时,才记起自己家畜的羊群。或者,过一段时间馋新鲜羊腿时,想起后院出没无影的咩咩声。邻居捎带着养,他只管吃肉,听得气人。

晚上室友在家里烹牛烤羊,招待同学团和一应宾客,我们从沃克沃斯镇回去时,地下室已经琳琅满目,全是室友夫人操持,场面超越普通家庭请客,尤其是两个专业厨师在食物桌前一站,玄色制服,双手后拢收在背部,那种训练有素的视觉效果,跟走进单位举办的正规招待会差不多。我巡视一遍食物,松软的小餐包,焦黄的烤甜薯,春色撩人的蔬菜沙拉,云腴迷人的海鱼沙拉,巧克力鲜奶油卷。那一大盆烤甜薯,样子很像放大的毛栗子,不知道是天生,还是人造,看得满心喜爱。羊腿和牛肉还在院子游泳池边小屋的烤炉中,细雨如粉,外廊拱门旁修剪整齐的水青冈滟滟婆娑,小径伸进棕榈树深处,开着绯红花瓣的君子兰,像湿绿中的采茶娘子,偶尔回眸一笑,让人忘情。烤肉的香气溢出来,一边是“淡烟疏柳媚晴滩”的诗画,一边是“雪沫乳花浮午盏”的人烟,情绪的美感和官能的快感完全可以相随相伴,不需要伪饰。

后来开始喝酒,三瓶茅台喝空,“长相思”一瓶一瓶绵绵无尽期,第二天就要分手,老公豁出去了,没有再私下布置让我拖后退,室友也豁出去了,同学们大概都豁出去了,其间他们起哄让老公和室友喝交杯酒。喝就喝,一男一女喝交杯酒意为结成秦晋之好,两个男人喝交杯酒意为结拜兄弟之谊,日本人的演绎。这俩男人喝交杯酒是为了记住,记住三十年的一聚首,为记住而不羁,为记住而狂放。当年在学校挥手告别时,谁能想到一别三十多年?这是相聚,也是告别。

说再见时都哭了,女同学泪如泉涌,男同学凝噎难言,握过手,转个身又回去叮咛,一遍又一遍重复再见。我是外人,没有他人皆醉我独醒,除了自己悄悄抹眼睛,心里想,这告别仪式够大的,知道为什么古人要长亭送别了,仪式的隆重,是让感情有地方落脚。人生有几个三十年?再过三十年,室友还能一口气喝下三大杯茅台,眼皮不眨说“来吧”吗?


如果喂得不及时,这些羊抬腿就踢:

沃克沃斯小镇:

IMG_4451.JPG

800岁的贝克杉:

IMG_4518.JPG

二战期间美国军营小屋:

IMG_4529.JPG

室友小镇别居的后院,十几英亩,看不到他的羊群:

IMG_4549.JPG

烟雨迷蒙中的奥克兰:

IMG_4572.JPG

室友奥克兰家后院一角:

IMG_4586.JPG

晚餐基本备好:

IMG_4589.JPG

还在烤炉中的牛羊肉:

IMG_4601.JPG

新西兰特色甜点,不记得名字:

用这种杯子喝茅台,是不是太豪放了:

IMG_4610.JPG

链接:当老公见到女同学(组图)

  绝美绝疯狂的皇后镇(组图)

   怎能忘这湖这天这山(组图)


浏览(4026) (23) 评论(23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瑾子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9 18:24:23

曾经带过三个帽子,放箱子最上边,尽管做了些保护,还是被压得不成样子。放在旅游箱外倒是不会被压,如果一阵风来还是一道风景,可能还是好看不好带。

两个视频真棒,万能的互联网,万能的关博,谢谢!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7 12:09:36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7 12:08:53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7 12:07:54

只带一个能够压缩的帽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是想象你带多个帽子。我甚至设想帽子可以放在旅行箱的外面,用绳子压住帽檐,虽然没有实践过。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6 18:32:44

不好意思关博,不常看下了“榜”的博文,回复迟了。

看来关博不戴帽子,不光上下飞机难以携带,到达目的地的和转程途中,都麻烦。因为常常不能打进箱子,只有手拎着,现在买太阳帽,我要找不怕压的。“一个盒子一位仆人”捧着,关博把我的句子完成了。:)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2 16:45:05

谢谢瑾子,二个评论确实是互补。北雁有这二位朋友(的评论),赚了(有没有这么说自己的?反正网上没有脸)

华帽也是可以在餐桌上赠朋友的。“哦,这么漂亮的帽子,谁给的?”,“网上一个博友该博客已关闭给的”,“你的意思是外星人给的?”。

“出门带帽子不容易,很多帽子怕压”。再次想象:“不容易”应该发生在上下飞机时。再次想象:在上下飞机时,比如,5顶帽子叠加在一起,带在头上,也是一种方法。

“一顶帽子一个盒子”,不错。但是,更可能是“一个盒子一位仆人”。:)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2 16:44:19

谢谢北雁,知道了。回复了。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2 13:55:22

关博,请看悄悄话,谢谢!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6-11-02 09:52:49

绝对相信石牛小哥是天下最善良的石牛,好吧,我改口,石牛不喜欢“英姿”高帽,换成那顶石牛小哥偏爱的“雄姿”。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2 03:01:27

关博,谢谢!容我明天给你悄悄话。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1 21:32:28

石牛哪里敢质疑小满?只是当时小满的“十不”理论吃了牛一惊。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1 21:30:00

牛善被人牵,马善被人骑。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6-11-01 21:07:36

给石牛小哥开玩笑啊。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6-11-01 21:05:35

小满同学曰:“满的‘奇谈怪论”’受到石牛。。。的质疑”---石牛质疑小满,瑾子这厢“冒汗”?陆放翁是不是放过牛不必问,因为他全错,说“秀目”一错,说“英姿”二错,说“举世无”更是失之千里,石牛小哥说陆放翁错他就是错,就像石牛说质疑小满,瑾子冒汗。(悄悄自语:难怪人拍马,不拍牛,好心拍他,他回赠牛角。)大声说:石牛小哥盖楼给力,所以绝对正确。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1 20:17:05

瑾子的架势是要解牛。

参考参考小满的朋友“十不”标准,看看瑾子后背会不会冒冷汗。放翁见过牛吗? 秀目一错;英姿二错;举世无更是失之千里。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1 20:07:09

谢谢关博送的华帽,先收起来,希望机会戴上美美。 说起来,出门带帽子不容易,很多帽子怕压,19世纪欧洲的太太姑娘出门,一顶帽子一个盒子,看得羡慕。:)

看了关博给雁儿的留言,很棒,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两个的评论着重点有些区别。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1 19:58:53

“我知道石牛为什么造反:北雁交代大事,但是忘掉了“兄”字”---谢谢关博洞若观火,石牛把气撒给我,太不英姿!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6-11-01 19:53:56

“北雁、关博们正忙着狠狠的吃牛肉、牛排呢”---谁能咬动石牛呢?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6-11-01 19:52:48

石牛对所安排的“大事”不满也罢了,但不该对我以怨报德吧?影子写手是什么角色?是大人物知根知底的左右,是文字行里的一流高手,石牛却把我送的高帽子当砖头。对牛弹琴,今天才理解这个词的意思,送他一个通体汉白玉石牛,他抱怨没有把白玉涂成黑色。送他一个如牛气壮,他抱怨“怕天上的”--简直是乱七八糟,风马牛不相及。送他一个长飞翼的牛,已经把他当神牛了,他抱怨“中伤对地上的朋友不好”。呜呼哀哉!对牛鼓簧!

回复 | 0
作者:瑾子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6-11-01 19:41:11

石牛小哥,大词人、热血男儿陆游知道吧?陆放翁有句诗说:“秀目大头颅,英姿举世无”,我觉得简直是看着石牛放声赞美,我好心把其中的“英姿”转送达给石牛,石牛不感谢,反而怨声载道,想不通!难道石牛不解“英姿”之意?是“英俊威武”,好吧?石牛怎么会误会?想哪儿去了?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1 18:52:34

万维现在抽风,很难发评论。评论写好发不出。瑾子对北雁的评论与我的近似。特别声明,我是9点以前写好的。没有抄袭瑾子啊!相似评论,只能说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1 18:44:19

现在社交媒体发达,给营销推广提供了大好机会,结果大量人力物力放在营销上,作品本身反而品质下降。这个从电影市场就可以看出,票房爆增,电影品质下降(虽然本来也没有什么好作品)。这是一个全民浮躁的年代。新人新歌不知道是对的,如果知道了,很有可能瑾子忍不住要发文痛骂一顿。------这个牛肉菜原来是这样的,确实有创意。我有一个观察:高智商的不一定会烹饪,但是会烹饪的(指无师自通的)一定是高智商的。所以,你只要吃过一个人的菜,觉得特别好,那么这个人一定高智商。------”天分“是一个说不清的东西。举个例子,”浮生六记“,是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的残稿,也就是说,后世才出名的。为什么要特别提瑾子理性能力?因为一部作品的高度和深度,靠的是作者的理性能力。理性能力构造了树根和树枝,文学才华表现在树叶上。小时候没什么书看,家里有本”浮生六记“,翻来覆去看,看不懂。:)------“真是雁儿说的高品“材料”。”,不是啊。真相是我谷歌了一下“有些话只能说给长有相似心灵和耳朵的人听”,结果看不懂这个到底是尼采说的。瑾子可以谷歌试一试。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1 18:40:25

北雁,已经回复。请记住:玩笑一定就是玩笑,不会有其他含义。我觉得我看得懂玩笑,也开得起玩笑。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1 14:54:54

关博,请看悄悄话。谢谢!:-)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回复 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1 12:10:14

真把北雁当佛给供起来了?北雁又要被吓跑了。:-)

关博,北雁开玩笑的啦。:-)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1 07:33:25

确实遵命“一次只能贴一个视频”。只是贴了几次而已。

阿弥陀佛!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1 07:31:55

我知道石牛为什么造反:北雁交代大事,但是忘掉了“兄”字。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1 07:30:27
Have a nice day! See you later.


回复 | 0
作者:该博客已关闭 留言时间:2016-11-01 07:29:36
watching in full screen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1 04:38:46

哈,石牛小哥,知道你的厉害了,北雁先躲一会儿。:-)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