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网络日志正文
香港经济错误路线,年轻人不事生产杀伤力巨大 2019-12-17 07:54:11

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原文, 我只点评香港地主财阀问题。  雷鼎鸣的话藏头露尾, 表面上替房地产房商洗地,实际上暴露了香港地主财阀对香港政府的绑架和对百姓的盘剥直接导致香港经济寸草不生的无可奈何。香港地主财阀不等于地产开发商, 开发商仅仅是二级包工头,并非真正的地主。 地主操作的各种资源, 包括政府里的议员,立法委员,社会上的黑帮, 媒体,学校的叫兽, 外加化妆的记者与环保组织,整个利益集团联合运作可以让任何增加土地供应的念头扼杀在摇篮状态。

张麻子挟新任县长之位。扛上了恶霸黄四郎,藉机教训黄四郎手下教头黑帮打手武智冲。引来地主黄四郎家的报復,管家胡万与店主合谋指责张麻子的义子小六子「吃了二碗的粉,只付了一碗的钱」是仗着自己是县长儿子的身份,故意不付店小二钱。小六子在无法证明自己清白的情况下剖腹量粉,临死之前胡万悄悄告诉他:早就知道你只吃了一碗!

雷鼎鸣没敢说的是香港前任几位特首都是试图增加土地供应而被找借口赶下台, 林郑实际上也碰了地主财阀的奶酪, 出台一个《空置税》, 一个填海造地计划。 空置税对地主财阀有直接伤害, 因为地主财阀抬高租金价格操纵市场的主要手段就是空置减少房屋供应量。 这种事小财主干了根本没有意义, 如果你有5套房子,空置一套就减少收入20%, 并且对市场没啥影响。 即便有影响自己受益也不多。 所以空置税打击对象绝对是李家城这种大地主, 所以李家城才会骂林郑摘黄瓜。

填海造地费用高,见效慢,但是特首政府要干这个纯粹是被地主财阀逼的无奈, 即便如此,也被李家城骂成再摘黄瓜。

雷鼎鸣指责香港年轻人不事生产, 你让香港年轻人拿什么生产? 种地吗? 地是地主家的, 不是你想种就种。 你要办工厂? 想都别想有钱也没地办啥工厂。 办个商店? 小库房的租金就是天价,还不是给地主打工,地主旱涝保收,风险全都是年轻人承担。 我骂过猪嘴废青不识好人心, 但是香港年轻人面对超级地租也只有替地主财阀冲锋陷阵打砸抢烧一条路可以走。

香港经济的寸草不生当然不仅仅是土地问题, 香港最基本的民生设施,水和电,交通都掌握在地主财阀手里。 李家城刚刚给餐馆酒吧里藏身的废青发10亿工资, 马上太高水电价格,李财主现在是随时准备当爵士,一分钱欠款也不肯给。 地主也好财阀也好, 小地主小财阀都是生产组织者,自己会省吃俭用为儿孙换个好的竞争出发平台。 但是一个社会一旦出现富可敌国的大地主大财阀, 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就不远了。 埋葬元帝国的是朱元璋还是沈万三,埋葬满清的是孙中山还是盛宣怀胡雪松与乔家? 这个问题社会学家没有好好思考过。

——————————————————————

《香港经济是错误路线问题,年轻人不事生产杀伤力巨大》

观察者网:除了普通民众、外来投资者之外,不久前香港工商界联合登报呼吁停止暴乱,这之前也有像李嘉诚等人的表态。事实上,在修例风波肇始时,外界最先将矛头指向香港地产商,认为是分配问题导致社会不满、借由修例爆发出来,但逐步又从经济转向政治认同,您对香港经济界、企业界在这次动乱中的表现如何评价?

雷鼎鸣:关于香港地产商的问题,其实我明白很多人包括内地人都将矛头指向他们,当然我和这些地产商没什么关系,但觉得对他们的某些评论比较过火。

香港的房价的确非常高,是导致今天社会矛盾严重的重要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至于房价为什么这么高,不仅是地产商的问题,还牵涉到香港整体的经济环境和政府政策。房价高主要是因为社会和政府没法拿出足够的土地,其实香港已经发展的土地只有24%,剩下的76%没有开发。按一般原理,增加土地,多建房子,压低房价。

所以,为什么土地总是拿不出来,才是问题关键。最近十几二十年来,1997年房价很高,地产中原指数差不多是100,但到了2003年年中,房价指数掉到37,促使当时香港政府采取控制土地供应的措施,到2002、2003年基本上就控制住了,此后政府也一直抓紧供应量。因为没有土地出来,所以房价就从2003年的最低点慢慢回升,到了2005年房价处于合理位置。

由此,香港政府发现控制土地供应是一个成功的政策,通过这个手段房价得到控制,而一旦政府发现某项政策能成功就不太容易改变,所以一直没什么土地拿出来,填海也基本是过去遗留下来的。

2008年金融海啸将房地产指数推低18%,但再过半年又完全收复失地。为什么这么严重的金融风暴都没有把房价压下去?根本原因就是2009年没什么土地用于建房。过去,香港平均一年新建的私营房子(不包括公屋或居屋),大概三万个单位,但是2009年只有7000个单位左右,这个供应量是远远不足的。尽管经济环境不好,但房价还是往上升,再往后根本拿不出什么土地,起码要四五年以后才能有一点点,这点时间也不够填海,最近提出要在大屿山附近填海,可能需要十五六年才能有地。


香港经济是错误路线问题,年轻人不事生产杀伤力巨大


香港郊野公园分布 图片来自香港特区政府渔农自然护理署

 一方面政府拿不出土地,另一方面也没有采取一些很绝对的政策,对土地开发没有加大力度。香港40%的土地是郊野公园,只要能从中拿出2%-3%的土地,房屋问题就迎刃而解。但现在就是没办法用,很多人反对,有些是环保人士,有些人也搞不清楚背后是谁,所以香港政府也不敢去碰这些政治上的硬骨头,只是建立各种委员会、咨询架构征询意见,拖拖拉拉很多年,没有实质性地拿出多少土地。现在虽然打算在大屿山附近填海一千公顷,假如能填好,那当然对解决房屋问题有很大作用。但是这半年以来,政府没有力量推动,连想要拿钱去研究填海工程也不顺利,因为政府要向立法会申请拨款。

香港土地供应是大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没有地,香港地产商也建不了房、赚不了钱,利润也会受影响。我举个例子,过去香港最大的地产商是新鸿基地产,现在是不是最大还不敢说,因为最近十来年没什么进步;1997年,新鸿基股价最高点是116块港币一股,但上星期某天我看到是110块,可见经过22年,股价反而跌了一些。假如地产商真的牟取巨大暴利,按道理股价应该是不断上升的,但显然新鸿基停滞了。

地产商每卖出一个楼房能赚不少钱,但因为手里没多少房子可以拿出来卖,所以赚钱的总数也不是那么夸张。地产商也不见得希望土地供应控制得这么紧。当然,有些地产商手里有不少农地或土地储备,手上地多的希望房价、地价越高越好,土地供应越少对他们越有利,但每个地产商的想法也都不太一样。

我对地产商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恶感,只是现在有人在分析香港局势时把问题简单化了,这背后也许有民粹成分在,社会上讨厌这些财富精英的人的确不少,但假如我们以为只要把地产商斗垮斗臭,房价就会下降,那是不太现实的,而且恐怕以后就更没有人愿意去建房造屋了,供应量少了房价还会更贵。

观察者网:最近两个多月,有几则新闻令人关注。一是9月香港新世界宣布捐出300万平方英尺农地用于兴建公共房屋,二是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及收回私人土地。为什么过去港府没有积极提此事?未来会对香港土地、地产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雷鼎鸣:香港确实有关于收回私人土地的条例,有些土地已经出售,或是由不同的人拥有,假如这些土地过去没怎么开发,或者法庭认为收回这些土地后进行开发对香港社会非常有利,就可以借助法律力量收回。

当然,土地回收会牵涉到赔偿问题,类似内地的土地征收,问题是赔偿多少,但通常相较于土地市场价格,赔偿不会太多,所以争议性必然很大。过去,香港政府也有一些回收土地的行动,比如建设公路、高铁,但这些行为常常被挑战,包括大型地产商。如果他们手里有地,政府回收影响了开发计划,就可以向法院起诉,挑战政府。以前政府胜诉概率比较高,但不等于将来也会赢。一般政府回收前也会进行法律方面的研究,降低别人挑战成功的几率,但以后就难说了,因为总是容易的先回收,剩下的都是困难度比较高的,无论是开放商的或是新界原住民的,土地产权都非常清楚,如果政府一直回收总会碰到很多土地所有者去法院控告。到了法院,是赢是输都很难讲,就算是赢,只要一打官司就会拖很多年。

关于收回私人土地的提议提了很多年,香港政府也希望能收回一部分,但每一块地都可能会牵扯一场新的官司,所以能有多大效果、需要多长时间,很难判断。

新世界地产捐出300万平方英尺土地,约合28万平方米土地,根据目前香港土地价格,最便宜的大概是每平方英尺一千港币,一般是远远超过这个价格的,我现在没法确定这块捐出的土地质量如何,但反正按照最便宜价格来算,总价也要将近30亿。这个数字不小,但对于大地产商而言,也不是生死存亡的一笔钱,有些人身家数百亿甚至上千亿;捐出土地后,他们会在公关方面赚到一些口碑,如果用来建公屋,大概有十万个单位,对于解决香港住房问题有所帮助。

至于新世界为何这么做,只能说猜测有可能是为了化解一些政治压力,在政府还没有找他们之前先主动捐地,最后是亏是赚,现在下定论还太早。另一方面,捐地后,政府有可能优先建公屋,大大改善周边的基础设施,这样一来也会拉动附近地块的增值。




香港新世界执行副主席兼总经理郑志刚宣布捐地;新世界为香港“四大家族”之一郑家所有,创始人郑裕彤,郑志刚为郑裕彤长孙

观察者网:听您的介绍,事实上特区政府想要推动这项措施还是有很大难处的。

雷鼎鸣:对,收回私人土地是针对土地问题的短线操作,但填海是长线操作;不过在实践操作中,短线可能也没那么短,一旦碰到官司,有可能拉长时间。

观察者网:确实,“修例风波”前,特区政府就因为“明日大屿”计划被推上风口浪尖,按照政府的说法,原本是希望能通过建设公屋来缓解住房问题,但民众上街游行再加上几个月的运动,这事情到现在就不了了之了。

雷鼎鸣:其实“明日大屿”计划建多少公屋、居屋,划多大的地块给医院、学校、公园、娱乐设施等等,整体规划都还没有出来,但很多示威者却开始散布谣言。

根据过去政府经验,不可能全部建公屋,也更不可能将这些公屋专门给内地的新移民,一些民粹主义者或被煽动的青年学生都是胡说八道,纯粹找借口反对,还有一些环保分子也是胡说一通,打击该计划。

在香港,所谓的环保团体一直有,有些比较成熟,有些比较激进。通常比较成熟的环保团体了解香港政府的运作,他们在香港政府的一些咨询架构内也常常扮演重要角色。但最近这几年,出现一批新的环保人士,其中部分人想夺权,把以前的那些环保人士拉下来,让新人上位。所以这些人的主张在传统环保人士看来也是非常离谱的,而且里面还有政治成分。

观察者网:土地开发是楼市第一步,另外可能还会涉及到供需和价格调控、公屋占比、有产者与无产者、地产商与政府等等的矛盾,如何来预期调解这些矛盾是考非常验特区政府的,目前特区政府的架构足以处理吗?需要作出什么改革?

雷鼎鸣:在香港房地产问题上,这么多年,政府政策所累积犯下的错远远比市场多。公屋和新房的比重怎么调整和政策本身有很大关系。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人要求调高公屋比例?因为市场上的新房太贵,根本买不起,如果又不能住在公屋的话,生活质量就很低,还需要很大一笔房租钱。但又是怎么造成这个状况的呢?土地供应严重不足,一方面是香港政府自身政策,另一方面是掉进政治陷阱爬不出来,只要想拿出一点点地,到处都有压力团体阻挠。

假如政府没有决断力推出新政策,不能拿出大量土地,房价降不下来,人们买不起楼、公屋数量不够,就会要求政府多建公屋、减少私人房子,但本来总的土地供应量就不足,拿出更多土地营建公屋后,市场上私人房子供应量还会下降,更进一步推高房价。所以根源还是政府的土地政策。

另外,香港房地产市场的竞争很强。地产商要卖出一间房子,过去每一个一手市场的房子单位还要面对二手市场八九个房源的竞争,近年的政策不利二手巿场,但每个新单位平均还是要跟两三个二手单位竞争。


浏览(627) (1) 评论(8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8 13:46:11

社会发展如浪潮,如单摆, 不能被动等待也不能蛮干硬抗只能因势利导。 其实耶稣父子硬抗的效果也很差, 吕洞宾也被狗咬的四处乱逃。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8 13:39:19

不喜欢复辟但是也该明白历史潮流不可抗拒, 等待人民觉醒不能没有耐心。

……………………………………

等待太被动,其实当局有聪明人有远见者,在保留经济公有制基础上,引导支持民众监督参与政治,实现人民民主。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12-18 13:33:15

你这是转移注意力,我不在说中国官员上升难易,也不在说官员是否从底层来,而是说中国官员任命中群众意见的分量,民主的权力。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8 13:04:46

复辟不可避免, 我写过一个题目叫为啥革命之后必然复辟, 讲秦始皇之后的刘项封建复辟, 欧洲工业资本主义革命的复辟,苏联社会主义复辟。 百姓也是复辟的推动者之一呀。 人民光靠正面说教是不行的, 必须要负面教育才能觉醒

不喜欢复辟但是也该明白历史潮流不可抗拒, 等待人民觉醒不能没有耐心。

除了酒鬼叶利钦之外,香港猪嘴废青和爵士李也是很好的教员。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9-12-18 13:00:07

复辟是存在的,但是没有炸掉原来的框架,一些优良传统就保存下来了。 很多人讽刺土共干部的“政绩”是面子工程, 的确存在, 比如大连时期的薄。 但是,面子工程总比舌头许诺要踏实可靠的多吧。 面子怎么也要挺个三五年十年八年, 而舌头,或者老布什的嘴唇, 能保持三五个星期就不错了。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8 12:43:59

【现在还有群众调查吗,还有协商民主吗?】

有啊。

国内苏州工作室曾经做过一个动画视频短片,介绍了习近平从基层开始做起,历经41年,终于坐上了中国的第一把交易的经历。

中国官员的上升路线,就是这样层层选拔,一个个挑选。听取周围人的反映。

中国官员的升迁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像西方政客,只凭一年的大嘴功夫,再靠一些旧光环,就能当上总统。

比如说,乌克兰的演过总统的演员,还有芬兰的女售货员当上了总理。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8 12:15:26

记得文革后期,认命官员除了上级推荐,还要群众调查,别说贪污腐化,就是群众反映不好,官也当不上。

现在还有群众调查吗,还有协商民主吗?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8 12:10:44

公权力被侵蚀了总比彻底丢掉好, 中国经济发展与生活的不断改善说明了这一点。公权力是国家和人民的。 人民在法理上有监督权。人民逐渐觉醒会实施监管,因为宪法框架还在, 这就是中国的优势和希望。

……………………………………………………

同意上面说法,这也是我为什么支持中国政府---维护和平、发展经济、。

但是每当你列举土豪劣绅时每当你批评政府无作为甚至支持时,你想到为什么?因为公权力私有化确实存,而且深入资本领域。所以加强人民的监督权,参与权尤为重要。总之,防止公权力和国家资产私有化。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8 06:35:15

公权力多贪污就会多,这个贪污链条就是官商学黑利益输送链, 其中关键环节就是奸商。 刘邓他们都看到了关键点,老毛也坚守这个关键点。 现在奸商这个关键点失守了,利益输送链条形成 公权力当然会流失。

为啥中国没有一夜之间像苏联乌克兰那样把整个公权力都丢掉? 这是很值得思考的事情。 中国是差一点没有回到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的年代。

公权力被侵蚀了总比彻底丢掉好, 中国经济发展与生活的不断改善说明了这一点。公权力是国家和人民的。 人民在法理上有监督权。人民逐渐觉醒会实施监管,因为宪法框架还在, 这就是中国的优势和希望。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9:17:03

权力与资本,我没有调查数据,只是听说,国家大部分资本掌握在一万多点的人手中,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权力固化群体,这个群体与黄瓜茄子土豆是互利互助,马云最多是一只手套。

你说的公权力,美国总统也说他是公权力,法院也是公权力,但根本为谁服务,显而易见。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9:08:00

我们有共识了, 我不反对民主, 甚至不反对特定历史条件下的权贵民主, 革命解放生产力的关键就是“民主”比例的增加。 但是不鸟被包装成民主的权力认证仪式,其无利而有害, 我还常用一个词“数完选票砍人头”

关于资本和权力的理解还有偏差。

资本的本质是私权, 百姓根本没有监督权。公司里的监督乃是对委托经营者,也就是脑力打工者的监督,不是对资本的监督。 权力是公权,法理上必须接受监督。

所以这两个概念不一样。 我不是反对对权力进行监督, 权力必须接受监督,法律要求,不可或缺。

我反对的是以对权力监督不力诱发的后果为理由,干脆把权力送出去给资本。

李克强就在天津干的一次惊天动地----大爆炸。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8:58:03

我近些年也放弃了投票,因为不相信虚假的东西。经过权贵的不断努力,民主败给了钱主。

民主不只是投票,是监控权力的机制。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8:54:15

人民民主的监控作用,不表示除了民主,没有其他监督方式。权力的对面是百姓,最有效约束监控是---人民民主。

权力和资本都是利益,人性的贪婪岂能顾此薄彼。还是那句话,资本是人掌握,权力也是人掌握。国家资本也是掌握在固化人群中。

西方民主虚伪低效(权贵需求),并不意味着民主错,要不然几乎每个国家都写入宪法。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8:29:07

另外我没有不接受民主, 我嘲笑选票闹剧, 那根本就不是民主, 是权力认证宜事, 和英国女王检验DNA差不多的玩意。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8:27:28

监督和民主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监督是管理方法, 西方大公司雇佣的经理都需要监督,并且监督的很好。 但是大公司是没有“民主”的, 虽然他们富可敌国。

正常情况下权力是不需要与资本结合的。 因为权力泛指政府行政权力, 是公权, 资本则是私权。 当公权为私权所用的时候,那不是结合,而是腐败。

我在“权贵民主, 买办民主和人民民主”的讨论里提到过,官员用临时的行政权力交换永久的资本权力问题。 这是腐败的常见方式。 西方政客卸任都去捞钱本质上也是权力转换为资本的腐败(政策准许)。

防止腐败需要人民民主, 但是西方的权贵民主则不管用。 事实上"民主“李登辉的腐败比”独裁“蒋经国时代要严重的多。 李登辉老婆选举开票钱向美国邮寄3000万美元现金被美国海关截获然后退回竟然平安无事。

回复 | 1
作者:安文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8:10:39

总结二句,

离开公有制,资产可以变成资本。

离开民主监控,权力可以变成私权力。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8:03:06

“国家资本主义”的定义我懒得去查,

………………………………………………

你在观察现象上比较敏锐,在认识上常固执己见。

你反复提到官商学黑,经常批评政府对于黄瓜恶霸放任自流,无视贫民百姓。为什么?

根据你列举的现象,结合实际情况,在理论上的总结就是国家资本主义初步形成。有效抵御权力与资本结合的方法是民主制度。你可能不接受民主,但是大多数国家统治者都知道将民主写入宪法。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7:35:06

关于“民主”的问题我几年前写过几个帖子, 虽然粗糙,但是概念并不过时。 当时提出的概念是

“权贵民主, 买办民主和人民民主”选票不在我讨论的范围之内。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7:32:33

贪婪是动物本能得说法我已经举过例子了, 动物只贪短缺得东西, 贪肉不贪水是一个例子, 倒过来实验结果都可以预料。 每天肉喂到超饱,而水只给一点点。 狗贪的对象就会倒国来。 水肉都足养一年,所有贪性都会消失。

其他“国家资本主义”的定义我懒得去查, 80年代初几个经济学研究生大谈国家资本主义, 认为国家用资本主义的方式管理就是国家资本主义, 当时对资本的本质理解还不深, 心里附和过这种说法。 现在知道这个概念掩盖了一个根本的东西, 当时流行这个概念是为复辟准备舆论拆除障碍。

现在这个概念在我心里已经清楚了。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12-17 17:24:11

贪长生不老没啥大害吧? 假如是这个传说真的。 人的追求可能会有变化, 但是目前科幻篇里的贪欲无限是谎言不经的。

回复 | 0
作者:安博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6:54:23

“贪婪是短缺的记忆造成的惯性, 和约束实在没啥太大关系”。

贪无止境,短缺只是加深了贪的强度和贪什么。我举秦始皇的例子就是,他什么都不短缺,就是短缺不能长生不老。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5:27:15

贪婪是短缺的记忆造成的惯性, 和约束实在没啥太大关系。

…………………………

贪婪是动物本性,需要约束,你指什么关系?

目前来看,权力约束机制是民主,尽管民主一直有这样那样问题(权贵想做主,不发展民主),但当下政权极少公开抛弃民主,比如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5:19:13

当你想到资本时,能跟某群人联系起来,而想到国家权力时,后面真空了。

国家资本主义已经讨论过很久了,不是凭空掉下来的概念,你再查查看。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5:14:20

【任何不受约束的资本或权力都会贪婪至极。这就是我为什么提民主,新加坡有完善的民主架构。】

很有意思, 我回答安博说贪婪是短缺的记忆造成的惯性, 和约束实在没啥太大关系。 范蠡小儿子和大儿子救人的故事解释过这个概念。

新加坡的民众构架。。。呵呵呵。 不说新加坡,故事太少外界不知道。 说台湾吧

蒋经国和李登辉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5:10:58

[权力也不一定是枪杆子,用钱有时候控制力更强。]

不一样, 我讲过权力和资本的共同点和不同点。 共同点包括都可以用来组织生产和分配劳动成果。 我用希特勒做过例子。

不同点是公-私,长期-临时,接受监督和不接受监督。

当然关键一点: 组织生产的目的不一样。 国家权力组织生产必然有满足百姓需求作为第一目标, 赚钱也叫货币回笼。 资本组织生产的目的是利润也就是资本升值, 满足百姓需求仅仅是次要的,间接的副产品。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4:55:24

你可以不接受,但给个理由吗?

马克思定义的资本,不一定是钱,权力也不一定是枪杆子,用钱有时候控制力更强。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12-17 14:53:23

【是人都会贪,只是有人贪这,有人贪那,皇帝也一样。】 贪婪只是对短缺的条件反射, 并不是特有的东西。 狗会对肉很贪,但是对水就不贪, 只要没有短缺的记忆,动物都不贪。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9-12-17 14:51:36

【张艺谋和许多人一样有皇帝情结,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张艺谋从西方的宠儿到弃儿是有一个思考蜕变的过程的, 不是情结。 “天下观”是中国文化特有的东西, 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学者也没太搞清楚, 倒洗脚水的时候把孩子也倒掉了。

回复 | 0
作者:安文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12-17 14:49:53

坡上的李家没有香港城的李家那么贪婪残酷。

……………………

任何不受约束的资本或权力都会贪婪至极。这就是我为什么提民主,新加坡有完善的民主架构。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安文 留言时间:2019-12-17 14:49:21

【封建社会社会主义没有资本一说,资本主义早期】 我不太管别人怎么说, 也不肯轻易接受别人给我的定义。 比如你给我看的国家资本主义定义。 我就不接受吗。

资本不一定是纸币, 也可以是土地呀。 我看重的是其属性---组织生产权和劳动成果分配权, 掌握在私人手里,可以私自转让继承,就算资本了。

明朝初年政府掌握大量土地,给军户耕种,条件是出兵丁和军粮。 所以朱元璋和他儿子对外作战随便拉出百万军队无压力。 隋唐之初土地。。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