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鹰的博客  
小鹰的博客  
https://blog.creaders.net/u/24357/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小鹰:逆我者亡──“一月六日事件听证会”有感之六 (附照片) 2022-09-21 16:52:24

2021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成立特别委员会,开始调查2021年1月6日国会受暴徒冲击案。

2022年6月9日起,该委员会连续多次举行公众听证会,由各大电视台现场直播证人证词及有关资料。

现有感而发於下。

一、“壹陆”与“陆肆”

二、弥天大谎

三、疯狂敛财

四、真的假的?

五、“真理圈”?

 

六、逆我者亡

我们只要大致回顾一下,四年来川普是如何管理他的政府,就可以明白,2021年初的1/6事件,不是一个偶然突发的事件。           

2016年11月初,川普当选总统之後,即开始组阁。不过,他的内阁甚不稳定,其成员,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司法部长、联调局长、白宫的幕僚长等,不是被他开除,就是主动辞职,人事更换频频,如同“走马灯”一般。

原因呢?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罔顾法纪,我行我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以下举几个例子,来说明川普执政期间,他是如何粗暴破坏“美国民主政治”的根基──“三权分立”,如何随意践踏“国家化的军队不介入党派政治”的重大原则。

一、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

科米是共和党员,2013年经奥巴马提名,出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因工作性质的需要,该职任期通常是十年或更长。

7/10/2015,奥巴马总统执政时,联调局便开始调查其国务卿希拉蕊·克林顿“电邮门”一案。

一年後,7/5/2016,科米宣布联调局认定此案属“极度疏忽”(“extremely careless”),不构成“犯罪指控”(“file no criminal charges”)。这让正在为川普竞选的共和党议员极度不满。

两天後,7/7/2016,共和党议院委员会就他对希拉蕊“电邮门”一案调查举行了听证会,会上科米极力地为该结论自辩,强调联调局在此案上并没有介入政治。

听证会之后,他退出了共和党,改注册为无党派。

1/27/2017,川普入主白宫後的第七天,川普邀请科米在白宫与之单独共进晚餐。就餐时,他两次要求科米发誓对他忠诚,科米则两次表示“会对他‘诚实’”,同时,明白地告诉川普:“一个独立的联调局和司法部,会最好地服务于国家。”

半个月後,2/14/2017,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因“通俄门”等事发,不得不辞职。第二天,川普以“防泄漏”为名要求科米不再调查弗林。科米服从了这个“指示”,但并没有停止对2016年大选“通俄门”的调查。

不久,川普又当众宣称,奥巴马总统曾监听他竞选办公室的电话,科米于3/4/2017要求公开出面驳斥川普的这一不实说法,但未得司法部的许可。

两个礼拜之後,3/20/2017,他在众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有人援引白宫关于“国家安全署和联调局告知国会‘俄国没有影响美国大选进程’”的不实推特,科米当即予以否认,指出联调局仍在调查川普竞选与俄国之间可能的关联,以及研判其中是否有犯罪的行为。

会上,科米再次否定了川普“关于奥巴马总统曾监听他竞选办公室电话”的指控。

5/3/2017,在参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科米又说:俄国是“世界各国最大的威胁,……我们学到最大的教训之一,就是俄国还会这么干,因为通过2016年的选举,他们知道那会有效。”他还说,俄国必须为他们的干涉付出代价。

此後,科米要求增加联调局的经费和资源,以进一步调查俄国对美总统大选的干扰。

没过几天,5/9/2017,川普就宣布把科米解职了。

川普5/17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谈到此事,说:“当我决定开了科米时,我对我自己说,‘你知道,这个俄国与川普的事是编造出来的故事。’……他是在卖弄自己,哗众取宠。”

显然,对“通俄门”的调查,触及到了川普的命门,因此,非拿掉科米不可!

然而,令人齿冷的是,科米只是从当天的电视新闻播报,才知道自己已被解职,那时他正在联调局的洛杉矶地区公署里给下属们讲话。

于是,他取消了其它行程,立即赶回华盛顿DC,一探究竟。

而川普于第二天,竟质问代理局长Andrew McCabe:为什么科米在被开除之後,他还可以乘坐联调局的专机回到华盛顿?!

也是同一天,川普在白宫椭圆办公室里,立即与俄国外交部长(Sergey Lavrov)及驻美大使(Sergey Kislyak)举行了一次私人会见。据白宫官方文件记录,川普迫不及待地向他们通报道:“我刚开掉了联调局的头儿,他疯了,真是个神经病!”又补充道:“因为俄国,我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现在好了,我不再被调查了。”

他这是要叫普京也放下心来,从此你我都没事,可以一起“弹冠相庆”了!

二、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

蒂勒森是共和党员,埃克森石油公司前首席执行官。2016年大选後不久,12/13,即被川普选为他的国务卿。

然而,蒂勒森在外交事务上,主张对俄、朝强硬,不赞成对欧开打贸易战,也不赞成废止伊核协定,以及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等。

这显然是与川普後来一贯奉行的“媚俄哈朝、打压欧盟北约”等外交方针有重大分歧。于是,一年之後,3/11/2018,川普开除了蒂勒森国务卿的职务。

和科米一样,蒂勒森也是在非洲某国作公务访问时,被下级官员从华盛顿以电话简短告知:君已被解职。

川普顶喜欢选在特定的时机,比如,他们正向下属讲话或正会见外国元首时,宣布开除的消息。他是要用这种令其出丑的方式,来当众羞辱和报复他不喜欢的人,同时,快感地欣赏他们急忙返回时的茫然和狼狈相,聊解心头之恨,并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权威。

两天之後,川普便宣布,他接受了金正恩的会面邀请。

6/2018,川普在新加坡成为首位与北朝鲜独裁者“平起平坐”的美国在职总统。

这次会面,除了让金三在全世界“大出风头”之外,美国什么也没有得到。

呃……准确地说,美国或许还是得到了些什么,比如,金三,作为侮辱性交易,把在朝鲜被无故折磨得瀕死的美国大学生扔还了给川普,并附带一张要求美国支付的医疗帐单。

川普一贯力挺普京,打压西欧盟国,骂北约是“纸老虎”,拆北约的台,为俄侵乌站台叫好,与金三交友,又卖港台,卖人权,以获小利来安选民。

前些日子,看到俄国有一位普京的经济顾问说,如果拜登没有入主白宫,普京永远也不会入侵乌克兰。言下之意,俄乌战争都是拜登的错!

是的,如果不是拜登,那现在在白宫的,就是川普了,那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诸位不妨想象一下,如果现在是川普当美国总统,他就会在第一时间承认普京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因为他“非常了解的”普京是个“天才”,是个“和平卫士,是最强大的和平力量。”(参见:小鹰,《评王克斌的<俄乌战争透视>》,附照片)

所以,有了川普的支持,普金的确可以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他只要“肆无忌惮”地不断“宣布”领土,就可以把乌克兰,以及东欧独立的各小国都收归己有了。

从已有的事实来看,显然,如果没有美国和西方各国团结一致地全力支援和帮助,现在一个独立的乌克兰恐怕早已不存在了。别说是芬兰和挪威要加盟北约,就连北约自己,因川普执意要退出,也将难保,以致整个欧洲都要向帝俄俯首称臣。更不用说什么佩婆访台了,川普一直在大骂她是一个疯子。

因此,我有时实在怀疑,川普会不会是普京的卧底啊?

  想想吧,如果川普那时再在位四年,在这种衰败恐怖的世界格局之下,美国会“再次强大”吗?

笑话!是让“帝俄再次强大”吧?

在处理美国国际关系问题上,孰是孰非,现在已是“一目了然”。

从所有这些事件,你就不难得出结论,谁跟谁穿一条裤子?又该如何站边了?

这才是我们要注意的世界大局。

三、 杰弗森·塞申斯(Jefferson Sessions)

塞申斯是共和党员,2/9/2017-11/7/2018出任川普的首位司法部长。

塞申斯上台後不久,因自己在2016大选时也曾与俄人有过接触的历史,为避嫌起见,塞申斯明智地回避了直接参与2016大选“通俄门”的调查,而是于3月2日建议由其副手Rod Rosenstein指定一位特别法律顾问来调查。

5/17/2017,当川普得知前联调局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被指定作为特别法律顾问来调查“通俄门”一事,当即拍着椅背惊呼:“噢,我的天啊,这太可怕了,我的总统职位完了,我被人操了。”

他公开和私下多次责备正是塞申斯的“回避”才造成这一局面,因为他指望,若是与大选“通俄门”有染的塞申斯亲自来调查,那结果一定不会对自己不利。

此後,川普又屡次斥骂塞申斯“胆怯,不作为”,“蠢笨的南方佬”、“心智愚钝”,并在推特上公开说,“後悔选了他做司法部长”。

同月,塞申斯提出辞呈,但川普没有接受。

此後,川普一直无故要求司法部也去调查政敌希拉蕊·克林顿、巴拉克·奥巴马,并开除司法部与联调局的一些雇员,均遭到塞申斯的抵制。

2018年8月川普又说,塞申斯应当中止穆勒对“通俄门”的调查。在一次采访中,指责塞申斯,说他“从未能控制住司法部”。而塞申斯则回应道:“在我任司法部长期间,司法部的作用不会受到那些出于政治考虑的不当影响。……自我宣誓入职那天起,我一直(这样)控制着司法部。”

2018年秋是中期选举时期,有两位力挺川普的共和党众议员因经济问题正受到司法部的调查,後来均被定罪。而川普却发推文攻击塞申斯道:“这两位本来可以轻松赢得选举,现在成了问题,干得好啊,杰夫……”

川普这一“推”是向司法部门施压,要他们按川普个人好恶和政治观点来办事,这是明显地干预了司法程序。司法调查不应考虑对象的政治派系,无论哪一党掌控白宫,司法部都有过起诉议员或政府官员的历史。

2015年司法部启动调查奥巴马总统的国务卿希拉蕊·克林顿“电邮门”一案,就是一例。

事实上,7/2016,司法部以不构成“犯罪指控”结束调查之後,联调局探员在调查另一宗不相干的国会议员案件中,也发现牵扯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蕊·克林顿的邮件问题。联调局长科米得知後,尽管此时离总统大选只有两周的时间,他决定必须告知国会,并根据这新的信息,重启对希拉蕊的调查。

大选日之前两天,11/6/2016,科米写信给国会:“根据我们的再调查,我们不改变七月份时做过的结论。”

对此,一些民主党人认为,总统大选前这一“节外生枝”的调查,无疑等同于“临门一脚”,把希拉蕊踢了出局;而一些共和党人则再次不满科米没有,如川普所愿,把她定罪下牢(Lock her up)。

然而,至今尚无证据表明“再调查”一事有深层阴谋,反倒证明司法部和联调局忠于职业操守是高过党派关系。

不过,川普的那一“推”却引发了国会许多议员的强烈批评。

阿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Sen. Jeff Flake)说,“这样做太过分了,如果要求司法部应当惩罚他(指川普)的敌人,保护他的朋友,就我所知,还没有一位总统这样说过,我们也不能容忍这样做。”

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Sen. Patrick Leahy)说,“在北朝鲜,人们会看着领袖问‘你要处置谁’?”“从来没有一位美国总统,无论是共和党或民主党,曾跨越这条界线,告诉人们说:‘不要起诉共和党,只起诉民主党。”

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参院司法委员会委员(Sen. Ben Sasse)说:“美国不是什么‘香蕉共和国’(指拉丁美洲的一些由军人专权的国家),有两套司法系统,一个为多数党,一个为少数党。”

而众议院议长,威斯康星州共和党议员(House Speaker Paul Ryan)的女发言人则说,“司法部应当永远是无党派的。议长一直严肃对待这些起诉。”不久,议长Ryan把那两人从他们的委员会里除了名。

中期选举结束之後的第二天,11/7/2018,在川普的要求之下,塞申斯递交了他的辞职信,不过他说,这次他是不情愿这样做的。而川普能忍住气,没有在这之前开了他,只是因为许多同党告诫川普,那将会损害本党的中期选举结果。

塞申斯被迫辞职之後,继任司法部长的是共和党人威廉姆·巴尔(William Barr)。

不过,两年後,巴尔同样不能忍受或无法苟同川普的“市侩执政”原则,也愤而辞职了。

事情起因如下:

11/3/2020,川普败选总统之後,一再要求巴尔“调查证明”选举有诈。

而司法部长巴尔根据事实、证据和法律,在电视上公开否认了川普所谓的盗选一说,并私下告之曰:那纯属“无稽之谈”,是“牛屎”!致使川普狂怒不已,在白宫把午餐都摔到墙上去了。

之後不久,巴尔终因不堪总统的“胁迫纠缠”,亦不愿与其“同流合污”,於12/14愤而辞职。(参见,小鹰:《‘弥天大谎’──“一月六日事件听证会”有感之二》。)

巴尔辞职之後,川普又向代理司法部长和副部长施压,坚持要求司法部给一些州府出具公文。

川普说道,在信里“你们只要说‘该选举腐败’就好了,其余的事,交给我和共和党议员来办。

川普又多次暗示诱导道,只要发出此信,你们将被正式任命为部职,否则,就要撤职换人。

再次遭拒之後,川普果真要指定表示愿意效忠他去发信的杰夫·克拉克(Jeff Clark)来担任司法部长。

然而,此人只是原司法部的一名普通的环保律师,毫无司法经验可言,因而遭到司法部资深官员们的强烈反对。他们说,如果川普执意提拔他,那司法部每个人都会辞职,“杰夫·克拉克将领导一片坟场。”

川普闻言,才不得不收手作罢。

以上这些事例,便是川普总统如何一贯干预、操弄美国庄严独立的司法系统的丑恶实证。

四、马克·米利(Mark Milley)

米利是四星上将,无党派人士,10/1/2019出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6/8/2020,米利向时任总统的川普写了一封辞职信。

据“纽约客”杂志最近介绍的一本新书(《The Divide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 2017-2021》,by Peter Baker and Susan Glasser。)披露,事情起因如下:

5/25/2020,黑人乔治·佛洛依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苏达州被警察残忍跪杀,一时群情激愤,在全国各地引发抗议和动乱。

此时,川普竟公然指示各州长“在街道部署足够的国民警卫队来控制局面”,并说“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我会调动美国正规陆军来替他们迅速解决问题。”

6/1早,在军警使用胡椒弹、催泪瓦斯、以及橡皮子弹驱散了白宫周围一千多名示威者之後,川普带领众多幕僚来到拉菲叶特广场附近的圣约翰教堂,由他在那里拿了本圣经摆拍。

这随行人员中,包括国防部长、司法部长,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等。川普拉他们来为他摆拍站台,是要显示军队和警察是支持他对民众抗议的镇压。

Trump_Milley.jpg

(上图:右一是米利将军,左起为司法部长巴尔、川普、国防部长埃斯珀。)

可是,其中许多人出来时,都不知道川普要去做什么?问了也不回答。待到到达被军警清理後的现场摆拍时,他们才明白被这位政客利用了,感到莫名地愤怒。

正如米利在6/8/2020辞呈中写道:

“过去几周内发生的事件,促使我做深度的灵魂拷问,作为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我不能再忠实地支持和执行你的命令。我以为,你极大地、无法弥补地损害了我的国家。我相信,你一直令人担忧地致力于让美国军队政治化。”

“你利用军队在人民──我们一直努力保护的美国人民,的心中制造恐惧。”米利写道:“我不能坐视不管,更不能,在口头上或以其它方式,参与对美国人民的这种攻击。”

“现在对我来说,显然,你不理解这世界的秩序。你不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战。”“事实上,你签署赞同的许多原则,正是我们曾战斗反对过的东西。因此,我不能参加这一行动。”

但经过咨询布什和奥巴马时代军政界多位前辈之後,这封辞职信最终没有递交。米利告诉他的下属,说“他妈的,老子就和他干了!如果他们要以军事法庭处置我,或把我投入监狱,那就来吧,但我在里边还会同他们斗!“

後来,米利在国防学院发表演说,为他的那次“站台”公开致歉。他说:

“我不应该在那里。我在那个场合和那种氛围中出现,它给人以一种军队介入国内政治的感觉。作为一名受委任的军官,这是一个我已从中吸取了教训的错误,并且我真诚地希望,我们大家也都能这样。”

前美国国防部长(1/20/2017-1/1/2019)、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无党派人士詹姆士·马蒂斯(James Mattis)于6/3也发表声明道:

“唐纳德·川普是我平生见到的首位总统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甚至不装做试图的样子,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我们正在目击这三年来他任意妄为的后果。”

“五十多年前参军时,我曾宣誓支持和保卫美国宪法。我无法想像,做过同样宣誓的部队,在任何情况下,会被命令去破坏他们的公民同胞们的宪法权力,更无法想像,当选的最高统帅会与军队指挥官在一起,做出那种奇怪的摆拍。”

“注视这一周来发生的各种事件,我感到愤怒和震惊。我们无需动用军队来对付抗议者,我们需要的是,在一个共同目的之下团结起来。而这正是要从保证‘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这一点开始做起。”

1/20/2017马蒂斯出任国防部长以来,因对俄、中,以及在叙利亚撤军等问题上,与川普所谓“美国第一”的观念处处不合,不到两年,他于12/20/2018向川普提出辞呈。

Trump_Mattis.jpg

(上图:川普和马蒂斯。)

马蒂斯此时尚考虑到工作的交接,包括与北约的预定会议等事项,在辞职信中建议让自己工作到明年二月底再离职。但是,川普不允,决定1/1/2019就开除他,立即走人。

而继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和米利一样,于6/1/2020那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去摆拍。他对川普也有类似的谴责(参见:小鹰,《疯狂敛财》一文的[附录]:访谈对话片断),但更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他没有通知白宫,就解除了调来的国民警卫队的武器和弹药,把他们遣送了回去。为此,据说川普当时就考虑开除他的国防部长职位。

五个月後,11/9/2020,川普败选後的第六天,川普终于把埃斯珀开掉了。

那天,川普的第四任幕僚长马克·麦窦斯(Mark Meadows),在电话里告知他:“总统对你很不高兴。他觉得你不够支持他。他还说,你不够忠诚。”

川普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忠诚”呢?

据退休的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川普第二任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回忆,

川普曾抱怨他:“为什么你不能像德国的将军们那样?”

当凯利问道:“你是指哪些将军而言?”

川普答曰:“二战中的德国将领们。”

凯利反问道:“你知道他们曾三次试图杀死希特勒,而且几乎成功了吗?”

川普不相信凯利所言,坚持说:“不,不,不,他们完全忠实于他。”

……

後来,12/8/2018,川普宣布把凯利也开了。

川普四年换了四位白宫幕僚长,以凯利的任期最长,不到一年零五个月。

看来,凯利也是不够“忠实”于川普。

以上这些事例,便是川普总统如何一贯干预、操弄美国非政治化的国家化军队系统的丑恶实证。

五、迈克·彭斯(Mike Pence)

彭斯是共和党员,川普的副总统(1/20/2017-1/20/2021)。

彭斯可谓是川普最忠实的追随者之一,四年来川普没有撤他的职,但到最後,却并不介意1/6暴徒把他吊死。

1/6那天上午,川普在白宫前的集会上发表著名的“要武嘛!”(Be wild!)的演说,向正在国会主持大选结果认证程序的副总统彭斯喊话,要他“有勇气”推翻选举人团的认证,甚至宣布川普当选。同时煽动他那些愚忠的“川卫兵”,按他恩准的“特殊规则”行事(you are allowed to go by very different rules),为他“捨命地”冲击国会,以武力暴乱施压,中止认证程序。

川普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的:

如果成功,自己便“黄袍加身”,继续当总统;

假如失败,那因违法乱纪而进大牢的是“有现行”的彭斯和那些“打砸抢”的傻逼。

而自己只是说说而已,自有一帮“死缠烂打”的律师以什么“言论自由”、“总统特权”等名目来替他辩护免责。

但彭斯也不傻,他知道自己只有礼仪上认证选举结果的责任,并无宪法赋予的权力来推翻它。他虽然极欲川普当选,但毕竟不愿为此去“吃牢饭”。

因此,在川普看来,彭斯也还是不够“忠心”。

当在电视上看到“川卫兵”喊出“绞死彭斯!”时,川普竟冷血地对其幕僚长等人说道:“迈克该着这样!”(“Mike deserves it.”,参见第六次听证会证人的证词。)

在那个演说中,除了彭斯,川普还指斥党内长期盟友,参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佬(Mitch McConnell)等不完全赞同他的国会议员们“软弱”、是“需要清理”的“犀牛”(意指挂名的共和党员),唆使暴徒们只有去“帮助”他们,才能“夺回国家”。

和毛泽东一样,川普最恨不效忠于他的“叛徒”。

到了2022年的八月,中期选举又将至,因麦康佬不看好川普亲手挑选的几位共和党候选人,便又被他骂做是“民主党的走卒”,是只“老乌鸦”。

同时还捎带着,辱骂他的华人老婆赵小兰(Elaine Chao)是个“疯婆子”、“大傻瓜”。

为什么呢?就是川普还记着一年半前的仇。

1/6/2021之後的第二天,作为他曾任命为交通部长的赵小兰,与教育部长等十来位政府官员一起,无法忍受川普的作为,愤而辞职,以示抗议。

川普现在在“真理圈”里如此大骂,除了要出一口恶气之外,还要让其党羽记住:我川普向来是“睚眦必报”、“逆我者亡”。

把以上这许多事例联系起来,就不难看出,川普是容不得一丁点不同的意见和反对的声音。

川普把军队、议会和司法系统当做他个人的“家丁”、“护院”,要他们“唯唯诺诺”、“唯命是从”。这不仅是疯狂践踏法律,也是对那些正直官员的人格与良知的莫大侮辱。

川普就任总统时,他组建的不是“内阁”,而是“朝廷”,他要用的不是“人才”,而是“奴才”。

而一些中国人,长期浸淫于封建文化之中,“党性”和“派性”极强,毫无民主和法制意识,相反,他们甘当奴才,尤其习惯、甚至欣赏这种封建帝王式的作派。一日没有一位“主子”可膜拜,他们就混身上下觉着不舒服。

作为对比,2020年拜登上台之後,任命无党派人士梅里克·盖兰德(Merrick Garland)为司法部长时,曾对他说:

“你不是为我工作,你们不是总统或副总统的律师。你们的忠诚不是对我,而是对法律,对宪法,对这个国家的人民,以保证司法公正。”

拜登坚持作出这种选择内阁官员的原则,他是要恢复司法部门的独立性,是要明显地摆脱川普政府遗留下来的恶习,即“要求官员对总统绝对效忠,而如果他们做不到的话,那就公开地责骂、羞辱和开除他们。”

因此,不愿作“奴才”的、尚有理性的川粉要掂量一下,再拥川普上台的话,到时他和他的爪牙们会不会像金三那样,因你“鼓掌不够热烈”而修理你?

写于2022920日。


浏览(2246) (6)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钟明 回复 qhr 留言时间:2022-09-22 09:05:42

作者通篇文字全都是实锤证据。而你说的这两句是空话。请用实际例子说明一下,通俄们的真相。

回复 | 1
作者:qhr 留言时间:2022-09-22 09:01:17

你现在还不知道通俄门的真相吗?以及在通俄门事件中FBI所起的作用吗?

回复 | 3
作者:Maverick147 留言时间:2022-09-22 05:37:12

脑袋不能只长在主流媒体上。如果是在美国,就请用自己的脑袋稍微思考一下发生在自己身上及身边的事。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