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网友来稿的博客  
万维网友来稿  
网络日志正文
莫言现象:中国知识分子的宿命 2024-03-12 00:28:20

万维(Creaders.NET)网友刘放来稿

                                         一

这次毛左状告莫言事件,在网络引起轰动。几乎所有自由知识分子,或稍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都站在莫言一边,纷纷指责毛左,谴责造成这种现象的社会环境。

但后来剧情出现反转。有人挖出莫言吹毛捧习的视频和讲话,事情变得复杂诡异。原来莫言本人也是毛左!大水冲了龙王庙,原告和被告都是一家子。

许多人开始掉头就骂莫言。其实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只能说是人性之复杂,中国知识分子之复杂,的确让人难于想象。

莫言是否真的反共?任何一个读过莫言小说、散文或其他文章的人都不难作出判断。他那几个著名的长篇,《生死疲劳》、《丰乳肥臀》、《酒国》、《蛙》等等,内容涉及土改、反右、大跃进、文革及计划生育等历次政治运动。其对黑暗极权制度的批判、揭露、鞭笞,全面、形象生动而深刻。至今很少有中国作家能超越他。

他有些回忆文章写到大饥荒时农村的惨状,写他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写饥饿的痛苦。他写到在小学时因为贫穷,全班男孩赤条条一丝不挂,吓哭了新来的女老师。也写到在学校里实在饿得不行了,与同学们偷吃灶房的媒块。等等。这些描写都很直裸,毫不掩饰,用事实说话。就只差没有写人相食了。

那么他是不是毛粉?下面是真正的毛左张宏良在读了莫言的文章《毛主席老那天》后对莫言的批判:

当今中国象莫言这样极端仇恨毛主席的文人虽然有一些,但是象莫言这样把仇恨表达得壮如此淋漓尽致的,却并不多见。他在《主席老的那天》中写到:“原来我想,自己不过是个草民,谁当官我也是为民,毛主席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不这样想了。现在我想,毛主席的死与我大有关系。不但与我有关系,甚至与我家的牛有关系。毛主席不死,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大可能改变,阶级斗争不可能取消,如果有文学,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子的文学,而那样子的文学我是不会写的,如果毛主席活到现在,我肯定不会当上所谓的‘作家’。毛主席不死,人民公社决不会解散,人民公社不解散,社员家就不会自己养牛。所以说,如果毛主席活着,就不可能有我家那头牛”。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莫言为什么会对毛主席如此仇恨,这种仇恨又是从哪里来的?

应该说,莫言是个思想深刻、聪明睿智的作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对是非黑白善恶,他不可能认识不到。如果连这种认知能力都没有,他就不可能写出思想那么深刻、如此厚重的文学作品。

莫言在香港中文大学演讲时说,“我认为讲真话是一个作家宝贵的素质。如果一个作家不讲真话,就势必要讲假话。”

莫言类似的讲话,还可以找到很多。

毫无疑问,莫言是个明白人。

同样明白的中国作家很多。但能写出莫言那样作品的人不多。这取决于作家个人的良知和道德勇气。当然要求所有作家都做到这样很难。

他写出那些优秀作品的年代,是中国政治相对宽松的江、胡时代。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的确有勇气有胆量,笔走龙蛇,文思泉湧,写出了堪与诺贝尔文学奖匹配的作品。

但莫言毕竟是个体制内的作家。他始终没有忘记这一点。

改革开放以后,中共给了知识分子相当优厚的待遇,知名作家与中共体制内官员一样成为利益群体。在这方面,连西方知识分子都自叹不如。

可以想象,这对小时候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的莫言和莫言们会是多么大的诱惑。他们拿着高工资,享受特权和福利,锦衣玉食,游山玩水,日子过得极其滋润。他们每月的工资,约等于普通农民20多年的社保金(养老金)。

许多知识分子已经对体制形成依赖,与体制是一种依附关系。而有些知识分子更加看重的是象征权力和身份地位的特权。许多人口口声声反特权,而一旦享有特权,就不出声了。

平心而论,莫言本身还算比较自律,对名利,对权力比较看淡。莫言即使离开体制,在经济上应该也能够自立。他的某些行为方式,说的违心话应该主要是基于政治安全的考量。别看他写得如此大胆,现实中的他胆小如鼠。

2009年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莫言因异见作家贝岭和戴晴出席而选择退场。

2012年作家出版社为纪念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邀请百名作家抄写该“讲话”,莫言欣然参加。而有些作家如王安忆、闫连科等却能洁身自好,借口拒绝。

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聪明过人的莫言已经闻出了不祥的气息。

习近平在2014年10月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有一段讲话,被普遍认为是在不点名的批判莫言。习近平说:

“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

莫言本人更是听得心惊肉跳,不寒而栗。他知道,严冬已经到来了。

这并非牵强附会。在此之前,毛左们对莫言的攻击谩骂就一直未停止过。批判莫言的罪名与习近平说的基本也差不多。

就在这次座谈会的分组讨论会上,莫言在发言中开始肉麻吹捧习近平:“习总书记关于文艺的谈话能够让很多文艺工作者感觉到:读到会心处想拍案而起,有心领神会之感,感觉到很多我们心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就被他用非常精辟的话语概括出来了。我想,这都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是一个内行。习总书记是我们的读者,也是我们的朋友,当然也是我们思想的指引者。”

这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莫言了。

这其实是一种农民式的奸狡和见风使舵。说白了就是想方设法寻求自保。这有错吗?没有错。求生是人的本能。然而,他已从道德高台上跌下。已不再是读者心目中那个有良知的,情操高尚的作家。

事情其实也还没有那么糟糕。他不那样做,至少在目前还不会有杀身之祸,不至坐牢。但如果风向变了,文革再现,他那点表现完全无济于事,该怎样就会怎样。不光是他,许多人都将在劫难逃。国家民族也难逃一劫。

选择沉默,是每一个作家都能守住的底线。越过这条底线,就卑鄙了。

莫言性格软弱,出于自保,还是可以理解的。而文艺界有些大腕,如大导演张艺谋、陈凯歌,为了名利,完全背弃了曾经的原则立场,出买了灵魂与良知,拍出了歌颂专制,美化战争的令人作呕的烂片。他们已经站在了文明的对立面。


现在看来,这次毛左状告莫言是一出闹剧。但并不表示事情会就此结束。

在整个事件中,虽然有许多人都在网络上支持、声援莫言,然而来自国内作家的声音几乎没有。这是很可悲的。毕竟,国内作家们更应该关心此事,这是保护莫言的权益,同时也是保护全体中国作家们,包括他们自己的权益。中国有阵容强大的作家群体,有遍布全国的作家协会,面临这样重大的事,国内作家们居然可以装聋作哑,若无其事。想想真令人心寒齿冷!

幸亏有个李承鹏先生出来,写了篇犀利泼辣、嘻笑怒骂的雄文,为中国作家挽回一点面子,不至集体蒙羞。

联想起三年前武汉封城期间,中国之大,只有女作家方方一人敢于拿起笔来,记录下疫情的真实现实,记录疫情中的人性,民众的凄苦。方方为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能站出来支持方方,为民众发声的作家少之又少。而在疫情封控更惨烈,时间更长的上海,号称作家实力最强的文化之都上海,更无一个作家是男儿。

好像后来网络出现过一篇冒名作家陈村的短文,陈村羞答答的出来辟谣,像躲避爱滋病那样撇清关系,对文中谈及的实质问题只字不提。

在这场历时三年多的大灾难中,中国作家和知识分子们整体失去判断力,失去寻找真相的勇气。这么说吧,甚至不如一个在窗口敲锣的街道妇女。

由此上溯,中共建政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国作家、中国知识分子的表现和作为,都令人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例如反胡风运动。几乎所有文艺界的名人都参与了对胡风的批判。有些名字现在说出来都让人难于接受。郭沫若、周扬就不用说了。就连老舍、冰心、茅盾、曹禺、冯友兰、钱伟长、王若望、王元化、丁玲、秦少阳、李希凡等人都参与其中,都写了措辞激烈的批判文章,对胡风口诛笔伐,落井下石。

在其后不久的反右斗争中,又将反胡风那一幕重演了一次。不过,这一次名单有了变化,许多上一次的整人者如今成为批判对象。一样的口诛笔伐,一样的落井下石,一样的狗血!

到了文革,就是一锅端了。几乎所有上述人等,无论是斗人者还是被斗者,都被斗得一塌糊涂,其中许多人没有挺过来,或自杀,或被杀,或致残。总之几乎无一幸免

!可以预期,如果现在开一场莫言的批判会,慷慨激昂、义愤填膺发言的作家,绝不会比当年反胡风、反右时少。

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宿命。

从文革算起,五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知识分子站起来了吗?进步了吗?觉醒了吗?从这次起诉莫言事件看,中国知识分子不但没有觉醒,反而更麻木了。

知识分子是国家民族的精英,是民族的灵魂。知识分子的脊梁断了,民族的灵魂没有了,中国何去何从?

中国知识分子变成这样,当然与他们所处政治环境有关。一次次的政治运动,长期的洗脑,越来越严密的管控,的确让他们压力山大,无所适从。

历经元、明、清以来的文字狱和各种思想清剿,中国知识分子传统上即缺乏独立人格意识。这导致中国知识分子变得懦弱,骨头太软,在强权面前只知服从,唯唯诺诺。

但也不能否认中国知识分子贪图功利的一面。他们过分追求名利。有些人为追名逐利而丧失良知。如果不是为了名利,有些话他们本可不说;有些事也本可不做。至少在目前,还没有人因沉默而治罪。

这也是问题的本质。


浏览(17646) (35) 评论(4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21 08:41:2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Ht_NiHmlw8


勝利雙手創 世界由我造 亮聲 Open〈歌手演唱版〉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7 19:21:04
裹屈 回复 安博留言时间:2024-03-17 19:09:20

安博兄好, 我理解任何人都不好评论我的事情。我是在与前博士导师叫阵,屏蔽我的博客又容许我做有限制的评论的背后他有直接干预的途径。我请他干预他没回答也没有看到黑道信息的减少,而事实上在这件事上他当然也是始作俑者。因为没有他的旨意,谁也不会对我的事随便干涉。除了我的贵人(比他的政治地位和学术地位都高些)生前与我直接电话和电邮商议基本达成合作权协议以外。

我请他干预停止黑道信息没有看到效果,我就故意打闹一下包括私下和这里公开两个途径。因为他是想我没法对付黑道,我是想阻止他还有奢要的念头要更多。我最近说了"back off or go to hell", 然后我直接实名称呼范教授对黑道对我施加压力来直接对他施加反压力。他终于消停不少,昨天又稍微多了点邮件(我的邮件几乎全部被控制,包括前两天分别有1人的邮件我寄出后被拦截)。所以,我故意透露更多内情其实意思让他看到难道敢让我继续增加火力吗? 今天看来正常后,我才给儿子和女朋友分别寄出一句话,"葡萄成熟时,我一定回来"(I will definitely come back when the grapes are ripe)。也就是我以密语告诉他们,以便背后有人担心甚至害怕我说太直白把恐怕说了对他有害的秘密公之于众了。然后没有收到对我施加压力的更多暗道邮件。

谢谢你,我对你和其他朋友也只说这句话: "葡萄成熟时,我一定回来"。 请点击链接或用下列地址欣赏歌曲"葡萄成熟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W010Tfb1Ow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7 19:20:55
裹屈 回复 安博留言时间:2024-03-17 19:09:20

安博兄好, 我理解任何人都不好评论我的事情。我是在与前博士导师叫阵,屏蔽我的博客又容许我做有限制的评论的背后他有直接干预的途径。我请他干预他没回答也没有看到黑道信息的减少,而事实上在这件事上他当然也是始作俑者。因为没有他的旨意,谁也不会对我的事随便干涉。除了我的贵人(比他的政治地位和学术地位都高些)生前与我直接电话和电邮商议基本达成合作权协议以外。

我请他干预停止黑道信息没有看到效果,我就故意打闹一下包括私下和这里公开两个途径。因为他是想我没法对付黑道,我是想阻止他还有奢要的念头要更多。我最近说了"back off or go to hell", 然后我直接实名称呼范教授对黑道对我施加压力来直接对他施加反压力。他终于消停不少,昨天又稍微多了点邮件(我的邮件几乎全部被控制,包括前两天分别有1人的邮件我寄出后被拦截)。所以,我故意透露更多内情其实意思让他看到难道敢让我继续增加火力吗? 今天看来正常后,我才给儿子和女朋友分别寄出一句话,"葡萄成熟时,我一定回来"(I will definitely come back when the grapes are ripe)。也就是我以密语告诉他们,以便背后有人担心甚至害怕我说太直白把恐怕说了对他有害的秘密公之于众了。然后没有收到对我施加压力的更多暗道邮件。

谢谢你,我对你和其他朋友也只说这句话: "葡萄成熟时,我一定回来"。 请点击链接或用下列地址欣赏歌曲"葡萄成熟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W010Tfb1Ow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7:01:12

我读书丝毫不能算刻苦,最近我的高中同学都还问我没看到我读书我是怎么读的。我读书是靠慢慢思考自学,原因是我先天不足的身体。那时连纸和笔都是问题,却恰恰造就了我不要笔墨只用脑子思考的好习惯。这就是我能够证明黎曼猜想的第一个要素。

这个慢慢读书(我花的时间多但是不刻苦,身体受不了刻苦: 我现在老了身体反而比小时候更强壮, 一个原因我做这件事没吃苦)造就了我的一生。 我读过的书(甚至没读过的书)我都可以教(如果基础知识适当)并且从来教课中不看教材。因为我读过的书不少我都可以全部改写它,在一所黑人大学他们就问我怎么可以做到的。因为我教"微积分三"时让他们问我任何微积分问题,我都立马不加思索给出大致解答的思路。我回答说,"你们的书太厚但是却太简单我在大学自己读的是俄国的教材,吉米多维奇的习题集我做了一大半;因此受益匪浅。证明黎曼猜想用到了好多别的地方没有俄国教材有的东西(我也不需要再看书,20多年后我自己也惊讶用到的技巧我都记得, 20年前要是我不读俄国书我可能还做不出来这个世纪成果,至少还得看书)。我告诉我的学生我不需要他们的书可以坐下来(只要吃喝休息和睡觉几个月)就可以一口气(几乎不与外界交流我有这个耐寂寞的能力 -- 黎曼猜想证明的300多页就是这样写出来的, 我一坐下就可以连续工作几小时, 但是我从来不熬夜: 我是一个与很多人不同的人)全部写出来可能还比它写得更好懂。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6:40:29

后面写的被抹去了,我换一个方式再说一下。我后来的英语口语足以以假乱真, 在街上好多次有人问我哪个州出生。我教过3年多美国5所大学的课程,最后一次导致一位我的学生在统一考试后的公开场所亲了我。我还以为她只是崇拜我的教学和英语能力,但是有美国人告诉我她其实是爱上了我情不自禁。能够做到这一点除了我自学能力应该说是超群外,加上我读博士和过后教学中几乎每年都有一位英语教授一对一为我纠正英语主要是发音。

这些文章我10年前就完成了草稿,没有被发现任何错误;除了3个小漏(不是错)和一个大漏以外。不是错是因为时间问题和技术问题故意留下的漏。3个小漏我在2015年被告知每个花了我不到10天时间修改加细只是为了读者方便阅读。修改完后那位每天帮忙我写作三年的德国教授称赞我独立研究能力实在强大,另一位欧洲权威告诉我(一页变三页写得非常清晰: 把研究生当大学生对待在写作教科书超过论文的要求)。那个大漏是必须留下的,2017年我被提醒。然后花了四个月(因为一个复数的对数函数的符号故意留下)改写19页成了59页。然后被"抢"(这也是我恼火的,要去不就好说了,抢去的办法这里不提)去完成结尾,也没有错还是一个小漏洞。但是这个小漏需要前导师完成几页纸结尾有人怕我不知道(我早在1992年没完成博士论文前就从另一人那里知道)间接告诉我是用偏微分方程的一个技巧选择参数数据,这个过程要加上另一篇文章使用最新软件和最优计算机,另一位同行帮了忙。这就是前几天提到的那位。

回复 | 0
作者:裹屈 回复 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5 16:19:24

"你和美国教授沟通不畅", 丝毫不是这个原因。原因是这个问题涉及军事用途,政治影响,和中美关系(中国政府参与进来,在美国登出三个广告要我回国): 这些事不能多说我只说你提到的英文。

我的英文底子是不好,只学过一年英语(不经先批准我在大学从俄语老师那里跳了一级到美国留学过的英语老师的班上)。我来美国前通过了TOFEL之外的GRE考试,但是我的口语来美国时根本不会一句。

但是A. 我的唯一博士同学的黎曼猜想基础课是我给他讲的(不是导师这么安排,而是之前就是要我自学;那个学期我们两个自学,结果他只提问我只得试着回答慢慢适应了我教了他一门课)。这件事导致陈省身先生的博士学生邀请他到我所在大学,陈先生一见到我就说,"我也有一位学生能够拿起教材就能上台讲课!" 当时我懵了但是猜他好像在说他听说了我。然后系主任与陈先生同方向几次过份热情待我企图拉我改方向,导致我的前博士导师与系主任大干一场(怎么干我不知道,我只听说他们为了争夺我而大闹到了大学校长那里)。那个系主任当然输了,提前拿了个虚的荣退教授回家了。因为我前博士导师现在我才猜出他是美国学术界的秘密最高领导人之一(续: 后面一半不让我发表)。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5 15:36:24

一 生平经历

1. 从萍乡到武汉大学

萧君绛(1893—1944),字缁,江西萍乡北路石洞口。萧家是萍乡望族,书香门第。丰子吟曾介绍她从萍乡萧家所获赠的“览胜图”。在约一米见方的一张纸的中心写着“萍乡东村萧氏家藏游玩品”。这是萧氏祖辈设计出来供儿孙辈在过年时游乐用的一种类似于飞行棋的游戏。由六个各代表词客、羽士、剑侠、美人、渔夫、缁衣的人轮流掷骰子,从劳劳亭出发走到长安市,中间几乎每一站都是一个典故或著名景点。丰子吟赞叹“难为萧家祖上如此精通古文史地,能发明这样高雅的游戏图”([2],页55)。萧君绛兄弟姐妹共四人。姐姐很早就出嫁。在萧君绛十多岁时,父母和长兄先后去世,只剩下他和弟弟萧洁。萧君绛和弟弟的生活由长嫂李氏夫人照顾[3]。

萧君绛(图1)自幼聪慧过人,刻苦好学。在家族办的“东村学庄”接受传统的启蒙教育后,到县城读高小,在省城读初中,于武昌高等师范学校(简称武昌高师)大学毕业。

武昌高师成立于1913年。1923年武昌高师改为武昌师范大学。一年后,又改名为国立武昌大学。1926年冬,国立武昌大学与国立武昌商科大学等校被合并改组为国立武昌大学。1928年,湖北省在國立武昌中山大学的基础上,成立国立武汉大学(以下简称国立武汉大学为武汉大学或武大)。

萧君绛从武昌高师毕业后留学日本,获东京帝国大学理学士。萧君绛回国历任国立武昌大学、武昌中山大学和国立武汉大学数学教授([4],页497)。从学校变迁可推测萧君绛大约于1924年9月到1926年间即回国工作。武汉大学有优良的数学传统:自其前身自强学堂肇始至国立武汉大学建校期间,曾在该校任职的数学名家有华蘅芳、黄际遇、曾昭安、陈建功等人。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5 15:36:05

武大江西籍数学家


摘 要 萧君绛(1893—1944),江西萍乡人,武汉大学数学系教授,翻译了《数论》《群论》《行列论》《近世代数学》《代数整数论》等代数著作,对近现代代数学在我国的奠基过程中有重要作用。同时他精通医术,救治了很多人,自己却积劳成疾,病逝于乐山。

关键词 萧君绛 代数学 翻译 武汉大学 乐山

吴文俊曾评论《中国现代数学家传》(第一卷)首位入传人吴在渊(1884—1935):“如果仅局限于研究的话,我想吴在渊的工作是不值得提的,但他对中国数学发展是起了很大作用的……要了解整个中国20世纪现代数学的发展过程,这样的人又是不能不考虑在内的。”[1]

萧君绛也是这样的人。然而,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关于萧君绛的完整资料不多。例如,五卷《中国现代数学家传》共列传202位近现代数学家,其中并没有萧君绛。本文的目的是尽最大可能查找并综合相关资料,对他进行介绍。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回复 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5 15:03:57


是科大81级

https://www.ustcif.org.cn/default.php/content/4685/


黄渝的英文不好,博士资格考试时,教授团问了3个问题,他全部答非所问,例如什么是 variety,他说成了什么是 valuation,等等。一位教授非常恼火,要 fail 他,但德高望重的Igusa教授坚持让他过了。最后教授对他说:“Okay, you passed. (你通过了。)”但这句话黄渝也没听懂,所以他考完后还不知道过了没有,于是这竟成为在霍普金斯大学广为流传的趣事。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回复 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2:13:16

看样子你的英语不灵光。 可能只是你和美国教授沟通不畅的原因。

90年代Johns Hopkings 数学系一位北大毕业的博士研究生, 英语特糟糕, 糟糕到后来答辩, 教授告诉他已经通过了 都听不懂, 气得教授要命。 但是仍然给他博士学位。 只是后来因为英语不好, 找不到工作, 送外卖之类, 不幸被车撞死。 网上有他北大同学的回忆纪念文章。 人很好,数学博士, IQ 肯定高。 就亏在语言障碍。


=============================

后来我自己才认识到,其实我的整个读书经历从小就几乎不大需要任何老师的帮助。我读博士几乎95%以上是我自学的,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回复 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1:45:15

你整天骂美国和美国人阻碍你发表黎曼猜想证明, 哪来的中美和平共处万岁? 自己做不出来很正常, 如果做出来了, 就和张益唐一样, 是超常!


============================

"让我们等待庆祝黎曼猜想被一位华人证明的喜讯。到了那一天,我相信整个中国都会因此而沸腾!大概我该高喊"中华民族万岁,中美两国和平共处万岁" 来看看那小丑的卑劣猥琐样。"


回复 | 1
作者:cosomo123 回复 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1:41:53

张益唐·在证明和广义黎曼猜想相关的“西格尔零点不存在”的猜想。 第一稿出来了, Terrence Tao 阅读后提出一大堆问题。第二稿说快出还没!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0:53:32

我回头读了你告诉我关于熊先生家事情的细节。记起来了,他看重我的原因之二是因为我们是半个同乡。我一见到他就感到亲切,所以我经常到他家去玩与他聊天记不清好多次。

等一下你会惊讶,我的先祖也是江西的。他在江西中了举人被派到天门县做官,所以先祖的后代我出国时算了一下700人在他留下的几百公顷土地上成为当地三大家族之一。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0:46:47

熊先生看重我的原因是我作为本科生选读研究生的"近世代数"和"环论"课程,考试一门得了100分另一门得了99分。同时我后来在武汉大学蒋老师生病期间介绍我接他的课程,学生反映很好。所以,我出国之前我不明白怎么从武大回家路上碰到了贺书记,他要我回到武汉大学任教。我感谢他,但是告诉他"他说晚了一点点"。我刚刚几天前收到美国奖学金来美自费去读博士。当然介绍信就是熊先生一手主动写好给我请我工作单位的英语教授翻译修改然后直接寄到美国的。

后来我自己才认识到,其实我的整个读书经历从小就几乎不大需要任何老师的帮助。我读博士几乎95%以上是我自学的,这次这个导师说了我根本就不需要他讲任何一堂课。顶多建议一本书给我就够了,不过证明黎曼猜想的后一半知识是我与他掰掰后自己找到两本书自学的。你也可以去问卡尔是不是这回事?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0:35:20

至于我为什么要在网上谈这个问题,你去问卡尔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他其实就是容许我这么干的人,我针对的就是他。故意给他难堪减少我的损失,他让我说话(但是屏蔽我的博客)是免得我哑巴吃黄连时发怒。他容许我在这里有限度说话,按我的估计就表明他不在乎我有所释放我的压力。同时也是他不会过份为难我的信号, 最后的结果你等不了多久了(特别是如果你就是李长春)。

不过我很高兴你告诉我关于我恩师的事情。他其实不是我正式的导师,却是我事实上和实际的导师。而且美国在我到达之前贵人已经知道我,显然是他的弟弟把我介绍给了贵人。所以贵人在我还没通过博士资格考试前在一个会议上找到我才有我们认识。也就是我认识贵人是熊先生的介绍才有贵人找我认识(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他,, 就是说贵人先知道我,他找到我说话我才认识他),因此我选择这个导师也是同样的原因。因为是贵人见到我后告诉我才决定选择这个导师。也就是这个导师之前我来美国发出的广告其实是针对我的广告(我的得到三个录取通知,他们也是商量好了的措辞和不同待遇使得我没得自己选择的可能)。慢慢我已经知道后来招聘我的广告全部是针对我个人的。没有一个针对我的广告是现成的职位广告。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0:23:51

他做的是广义黎曼猜想的一个独立的与黎曼猜想不相干的问题(已经被人证明不对我没有看到)。广义黎曼猜想顾名思义是黎曼猜想的推广,我证明黎曼猜想的所有思路都对证明广义黎曼猜想有用。也极有可能必须用到,但是即使用了我的所有主意也还需要张先生做的那个问题的解决。他没有解决那个问题,之前我听说的是他取得了进展。

在这样的问题上,取得任何进展都是重大的成果。 我的证明却是完整的证明,比他所做的重大成果不是一个量级。也就是说他即使解决了那个问题,也不能与我的黎曼证明相提并论。你可以去问张先生是我说的,这听起来有点傲气的说话丝毫没有不谦虚。他之前在双胞胎素数猜想上的进展是确认了的。这可能也是他回到中国我留在美国的根本原因所在。 因为从学术上讲,如果没有我很可能美国也要把他强留在美国。 这恐怕就是他启程回国前阅读了我网上的文章的原因,因为阅读即使他也还要费点时间, 没有人告诉他我已经证明了黎曼猜想他是不会阅读我的文章的。


回复 | 0
作者:裹屈 回复 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5 10:20:39

"张益唐就不会在这里谈黎曼猜想,虽然他在证明黎曼猜想。不过已经被人证明不正确。"

你知道个鬼,就凭你这句话就知道你是一个外行。要末没学数学,要么即使学了数学对数论也是一窍不通。请小人去问张先生,他根本就没有做过黎曼猜想。我做的才是黎曼猜想,他回国前读过我在网上的文章。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5 10:07:05

"让我们等待庆祝黎曼猜想被一位华人证明的喜讯。到了那一天,我相信整个中国都会因此而沸腾!大概我该高喊"中华民族万岁,中美两国和平共处万岁" 来看看那小丑的卑劣猥琐样。"

回复 | 0
作者:暗香晚风 留言时间:2024-03-14 22:14:55

支人无骨

回复 | 1
作者:cosomo123 回复 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3 12:19:24

你一会儿说别人阻止你发表黎曼猜想证明, 一会儿又说以后证明黎曼猜想为国争光。 你是老年痴呆, 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证明了黎曼猜想还是没有证明, 要在阎王那里继续证明?

再说, 你在非数学社区, 就不要天天讲你的黎曼证明,这是对牛弹琴。 此处无人懂黎曼猜想包括你。 否则你就不会在这里谈。 张益唐就不会在这里谈黎曼猜想,虽然他在证明黎曼猜想。不过已经被人证明不正确。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3 12:12:53

1910年,熊全淹生于江西省新建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共有兄弟姐妹5人,他排行第二。父亲本是秀才,在晚清废科举办学校之后,又进了省立的高等学堂,学的是理科。那所学堂后来改成一所中学时,他刚毕业,就留下来当了教师,教中文与数学。他对人诚恳,朋友很多,在亲友中声誉极好。由于受到新旧双重教育,他的学识广博;又因生活动荡,世道艰辛,使他见多识广,这一切都为他的儿女们幼时思想的成长,创造了极好的条件。民国初叶,时局动荡不安,他的教书生涯也很不稳定,常常失业。虽然有时家里穷得几乎揭不开锅,他却不着急,而且安贫乐道,有时还爱写几首诗,兹录其《除夕诗》一首如下:残留滴檐端,朔风郁林薄。耕田乏衣食,岁晏何所乐。儿多苦为累,母老躬操作。挑灯读《汉书》,细把梅花嚼。对子女的教育,他很有见地,常对子女说:“贫时不必急求富,贱时不必急争贵。要好好读书,要好好做人。”对子女的求学,他全力支持;再困难,卖东西、借债,也要送孩子上学。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留言时间:2024-03-13 12:12:32
这个和睦的家庭里也发生过一次悲剧,这就是熊全淹的大哥的早逝。他大哥从小就特别用功,酷爱古文与数学,常常彻夜读书。小学毕业时就编有《算术难题三百问》一书。这书对熊家影响很大,亲弟妹4人都曾熟读;不仅如此,堂兄弟们也读。据熊全淹的堂弟讲,他在台湾升到少将军衔,曾经多次升层考试;数学的考试,几乎总是满分,这和当年他曾熟读那本《算术难题三百问》密切相关。大哥爱读古书,受其影响,全淹也读了不少,他还能背诵秦、西汉等史论。因为家里穷,兄弟二人都上中学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中午饭吃。大哥从高二起就生病。后来才查出是肺结核,三年后就去世了,死时才刚28岁。除了《算术难题三百问》,他还编了一本《陶渊明年谱》,两书都在抗战期间散失。提起大哥,熊全淹至今仍悲痛不已。熊全淹全家个个读书都很用功,都有相当成就。三弟熊全治早年留学美国,专攻微分几何,后任美国里海大学教授,他主编的《Journal of Differential Geometry》是微分几何的唯一国际性杂志,行销全球,影响很大。四弟熊全滋学工,多年来在美国任工程师,对工程技术有独到之处。五妹熊全沫,武汉大学生物系教授、系主任,研究鱼类学,对鱼类同工酶方面的研究卓有成就(美国出版的生物学家传略中有较详细的报道)。



回复 | 0
作者:llyismyson 留言时间:2024-03-12 19:49:46

引进马列邪教,才有今日之祸。

回复 | 1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2 17:09:52

林淑容的一首"乡愁情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BDYGtVeAa4

回复 | 0
作者:裹屈 回复 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2 17:09:09

忘了,请白草和其他中华儿女一起欣赏我最喜欢的台湾歌手林淑容的一首"乡愁情浓"! 台湾回归中国的那天是我等待的另一个伟大日期!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2 17:04:06

感谢某小人的骚扰,可能恰恰因此那个人给我发来了某种准确的信息!


这可是千年甚至万年的一个中华民族伟大成就,我为中华民族而骄傲。被授予诺贝尔奖的成就也未必能够与之媲美。我是中国故土成长起来的,证明黎曼猜想的本领和能力("才华"是那个人的用词)主要靠我自三岁就开始养成的好习惯和可以称之为卓越的自学能力。我受益于伟大的中华文化的滋养,所以我为了中华民族保留一份千年荣耀而抗争等到了看到曙光的今天。我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我的先祖留下的那片无边无际的土地。没有那片富饶的土地,先天严重不足的我真不知道我是否能够获得充足的营养而长大。最后我还是要用黎曼猜想的证明来纪念我的两位恩师熊全淹(中国)和熊全治(美国)两兄弟并祝愿中美两国和平共处,如果有人嫉妒地咬牙切齿,那也顶多算个好玩的小人!


不再罗嗦了,让我们等待庆祝黎曼猜想被一位华人证明的喜讯。到了那一天,我相信整个中国都会因此而沸腾!大概我该高喊"中华民族万岁,中美两国和平共处万岁" 来看看那小丑的卑劣猥琐样。


回复 | 0
作者:cosomo123 回复 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2 16:41:59

你这条老臭狗, 整天在非数学社区疯疯癫癫吠叫黎曼猜想!

回复 | 2
作者:裹屈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4-03-12 14:14:38

美国也没有不容忍我政治观点,它只是不容许我说出被绑架的事实细节道德和利益抢劫。所以它继续屏蔽我的博客,它担心的是我说出被绑架的细节它不好收场。这就是我借题发挥在这里说话的唯一原因。

美国对我的法西斯手段是企图宣称只有美国才有人可能证明黎曼猜想。一个华人特别是我拒绝申请类似壮丁的职位独立做出这个成果后它企图由它的人夺取整个项目的第一作者地位或者主笔地位。这就是那个人可能要继续抢劫更多合作权的意义。我这里发出有关谷山丰的信息,是提醒我无法接受谷山丰与人合作发表文章后什么也没得到的结局。我在试图抗议不要逼我走上谷山丰的路。狗比主子还卖力,那么有本事什么叫唤的狗请出那个人公开当面与我对质如何?我就是想与他当面对质,他必然输得体无完肤。他做的有些事是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


回复 | 1
作者:裹屈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4-03-12 14:14:32

美国也没有不容忍我政治观点,它只是不容许我说出被绑架的事实细节道德和利益抢劫。所以它继续屏蔽我的博客,它担心的是我说出被绑架的细节它不好收场。这就是我借题发挥在这里说话的唯一原因。

美国对我的法西斯手段是企图宣称只有美国才有人可能证明黎曼猜想。一个华人特别是我拒绝申请类似壮丁的职位独立做出这个成果后它企图由它的人夺取整个项目的第一作者地位或者主笔地位。这就是那个人可能要继续抢劫更多合作权的意义。我这里发出有关谷山丰的信息,是提醒我无法接受谷山丰与人合作发表文章后什么也没得到的结局。我在试图抗议不要逼我走上谷山丰的路。狗比主子还卖力,那么有本事什么叫唤的狗请出那个人公开当面与我对质如何?我就是想与他当面对质,他必然输得体无完肤。他做的有些事是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


回复 | 0
作者:裹屈 留言时间:2024-03-12 13:58:20

我已经根据Ron生前的建议给出了合理的合作权安排,我把 Ronald L. Graham 看作是我的贵人; 他也是合作者之一。如果没人企图抢劫合作权, 各位网友(不包括那条狗在内)必将很快听到我证明黎曼猜想结果的被正式承认。因为8所大学9个职位可能已经启动补发我过去28年半薪水的过程。

比如最后职位2016年开始当时的系主任2018年告诉过我,他已经为我办好职位的所有其他事情。唯一等待也就是这里提到的那一个人的正式意见。这个人私下当然已经承认我的结果正确,Ron更是生前对我说过"你将一举成名"。

回复 | 0
我的名片
万维网友来稿
注册日期: 2021-11-11
访问总量: 3,947,49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北京人社局长信箱满意度弄虚作假
· 田沈生:漫步夏威夷
· 反驳CPAC时事评论:加拿大华人有
· 何与怀:还记得,那些孩子瞬间失
· 辛峰:不要把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
· 何与怀:莫言论争之我见
· 周傥:理性反省和重新认识乌克兰
分类目录
【网友来稿】
· 北京人社局长信箱满意度弄虚作假
· 田沈生:漫步夏威夷
· 反驳CPAC时事评论:加拿大华人有
· 何与怀:还记得,那些孩子瞬间失
· 辛峰:不要把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
· 何与怀:莫言论争之我见
· 周傥:理性反省和重新认识乌克兰
· 辛峰:特鲁多为什么不信加拿大情
· 达唐:故宫博物院遭公开举报
· 周傥:美国迫在眉睫的危险
存档目录
2024-05-09 - 2024-05-24
2024-04-14 - 2024-04-18
2024-03-10 - 2024-03-22
2024-02-06 - 2024-02-18
2024-01-09 - 2024-01-30
2023-12-31 - 2023-12-31
2023-11-02 - 2023-11-30
2023-10-09 - 2023-10-23
2023-09-11 - 2023-09-27
2023-08-11 - 2023-08-14
2023-07-29 - 2023-07-31
2023-06-07 - 2023-06-20
2023-05-04 - 2023-05-31
2023-04-03 - 2023-04-28
2023-03-08 - 2023-03-29
2023-02-07 - 2023-02-17
2023-01-06 - 2023-01-26
2022-12-10 - 2022-12-30
2022-11-07 - 2022-11-22
2022-10-14 - 2022-10-31
2022-09-01 - 2022-09-30
2022-08-09 - 2022-08-20
2022-07-02 - 2022-07-31
2022-06-02 - 2022-06-24
2022-05-03 - 2022-05-31
2022-04-02 - 2022-04-30
2022-03-01 - 2022-03-31
2022-02-04 - 2022-02-28
2022-01-05 - 2022-01-28
2021-12-03 - 2021-12-29
2021-11-11 - 2021-11-2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