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s://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云乡客
 
注册日期: 2013-06-10
访问总量: 1,033,82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废钢进口 - 又有烟花放啦!
· 浮生半日游
· 胡锡进究竟想干什么?
· 川政府撤退佈诡雷 国民党递表待
· “不良反应”与“政治成熟”
· 观念的碰撞
· 桃子新红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书笔记】
 · 怎样的科学才是甜美的呢? - 《本
 · “撒拉森”和“朝圣者”
 · “女闾”与“老举”
 · 春之杂说
【艺海管窥】
 · 超凡脱俗的画家与妻子
 · 观影有感:“尽管雪落”与“名字之
 · 叠码奇谈 - 说几句《妈阁是座城》
 · 《大象席地而坐》观后记
 · 《我的心里没有他》
 · 《茫茫大草原》中、俄语翻唱
 · 乌克兰歌曲《我亲爱的母亲》中、俄
 · 《楚 歌》
 · 生子当如......
 · 说说唱歌时的呼吸
【浮世绘】
 · 浮生半日游
 · Caganer 大便小人
 · 半个世纪的奉献
 · 学位 VS “学位”
 · 石头城杂忆
 · 杭州 - 一半勾留是西湖
 · 江南旧忆
 · 摩拉基 Moeraki 大圆石
 · 致“吹哨人”
 · 两个老陈及其他 - 戏说台湾大选
【饮食掌故】
 · 羊城随记 - 食有鱼
 · 羊城随记 - 快餐篇
 · 金钱鸡
 · “揚州炒飯”之謎
 · Palolo worm 与“禾虫”
 · “郊外油菜”的来历
 · 福 气
 · 喝的“鸳鸯”
 · 朥饼 、朥粕
 · 红烧肉(东南亚风)
【方言民俗】
 · 潮州话里由“浪”字组成的粗话隐晦
 · 寻常三月便开沟
 · 倒尿咁早、倒汗水 - 趣味粤语词 三
 · 执死鸡、执手尾、执仔 - 趣味粤语
 · 趣味粤语词:的水、的骰、的起心肝
 · 廣州話中有趣的重疊詞
 · 广州话的变调
 · 《塘西花月痕》析疑
 · 心肝椗、蜜糖埕
 · 无厘头尻不是粗话
【云乡絮语】
 · 废钢进口 - 又有烟花放啦!
 · 胡锡进究竟想干什么?
 · 川政府撤退佈诡雷 国民党递表待招
 · “不良反应”与“政治成熟”
 · 观念的碰撞
 · 桃子新红
 · “知青治国”是伪命题
 · 无预警停电的启示
 · 香港是否需要更换法官?
 · 一山二虎
【茗香茶语】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蚂蚁缘槐,蚍蜉撼树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这两句词用了两个典故,其中一个是警世寓言,另外一个讲的是文人之间的故事。这两个典故在《满江红 和郭沫若同志》中被用来描绘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动荡的世界局势确实独得其妙。俗语说“太阳底下无新事”,隔了几十年,这两个典故又找到了新的“宿主”- 蚂蚁集团。

最近一段时间,即便是被纷纷扰扰,形同闹剧的美国总统选举抢尽风头,“蚂蚁集团”筹备上市、掌门人被约谈、上市被叫停等一连串事件同样是引人注意的话题。最为撩拨人心的是,“蚂蚁集团”从首次递交上市申请,到成功过会同意发行,走完整个流程只用了不到 30 天!然而从监管部门约谈到做出“暂缓上市”的决定也只隔了一天,算得是一种超级跑车的速度了。

有人形容“蚂蚁集团”是“世纪巨兽”,不仅仅是因为它的 IPO 有望成为超越沙特阿美的规模,还因为它那些显性的及隐形的股东们。先让我们来看看公开材料所披露的一些股东资料吧。“蚂蚁集团”最早期的投资者包括以马云为代表的蚂蚁集团原始股东和管理层,以社保基金、中投公司以及各大保险公司为代表的投资机构,还有马云朋友圈里庞大的江浙沪企业家群体。至于中金系,博裕系,春华系和云锋系这些私募基金管理者,则承担了为幕后投资人搭建投资架构的任务。

还记得那位所谓的“草根金融家”张振新吗?他的“先锋系”爆雷,留下了可能超过 700 亿的债务。根据平台上的线索,部分受害者摸清了自己“被融资”的那部分资金的最终流向 - 河南美景集团及其相关公司,然而美景集团无须为“先锋系”顶雷,依然潇洒地参与风头最劲的投资项目。河南美景集团的老板叫王小兴,是一个在郑州市委大院里长大的女人。她通过旗下两家影子公司,经由中国本土最具背景的投行“中金公司”的私募平台,进入了蚂蚁的股东层。这是“蚂蚁集团”投资者资金来源及投资路径的的其中一个例子,然而并不是唯一的个案。再来看看其他股东:

蚂蚁的第五大股东是黄蓉萍,她是肖风的夫人。在职业生涯的早期,肖风在人民银行深圳分行以及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都担任过重要角色,他是金融界的资深元老。肖风目前的兴趣在区块链,从公募大佬到币圈教父,完成了华丽的转身;

胡祖六的春华资本,在股权上其实是他的妹妹胡元满所持有。于是胡祖六照样做着蚂蚁集团的“独立董事”,毫无扞格;

魏启颖是赵薇的母亲,她是云锋旗下基金的合伙人,她的丈夫赵家海是芜湖市科委科技开发公司总经理;

刘广霞是朱保国的妻子,朱保国是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育莲是虞锋的母亲,虞锋是云锋基金主席、聚众传媒创始人;

张真是张幼才的女儿,张幼才是鹿鸣谷旅游发展集团董事长、上海佘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董事长;

沈军燕是沈国军的妹妹,沈国军是银泰百貨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江伟强是江南春的父亲,江南春是传媒界著名企业家。创立分众传媒,现任董事局主席。

就连“央视”也是“蚂蚁集团”的股东,要打广告都不用外求!

以上仅是公开资料可见的小部分,至于那些国内的财经大佬,以及不宜“实名制”而由代理人披着马甲上阵的人士和境外规模不小的战略股东的名单还很长。

也许这就是“蚂蚁集团”的底气,难怪主事人以“大槐安国”国君或其发言人自居,公然喊出“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这样的口号。为什么要“改变银行”呢?原来他们认为“今天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但它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的需求。”在我们这些平凡人看来,如果“互联网金融”就是不讲担保,只提“愿景”,那将来这些“网上富贵”真是免不了雷声隆隆了。

可惜不管“大槐安国”有多大,比起那棵根深叶茂的槐树来,它只不过是一个蚁穴。

对于“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有论者为之庆幸。以为这样一来,可以避免造成新一波“互联网金融受害群体”,使得那些普通投资者不至于像那些小蚂蚁,辛勤劳动一辈子,只因为渴望有较为富足而体面的生活,一头栽进不明所以的“韭菜田”,最终逃不过被收割的命运。

我却没有这样乐观,或者当那些先前的“缺席者”在这个“大槐安国”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它又会“满血复活”,闪亮回归。而那些善忘的小蚂蚁被“中央电视台”的品牌推广活动激起发达梦,沿着“北京中邮基金”铺设的金光大道共赴“大槐安国”的盛宴!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