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imonN的博客  
决不让感受代替思考  
        http://blog.creaders.net/u/1578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川爷真的是种族主义者、叫人家滚蛋了? 2019-07-18 09:04:54

Trump tweets to squad.jpg


最近川爷搞出了“种族主义”大事,引得天下一片骂声。连万维老豆子也开了一博《耳光已扇,华裔再支持川普奴性刻骨深》,其中说到“川普的‘滚回老家去’的口号在他的竞选大会上震天响”。


一开始我也是吃了一惊:川爷真的疯了、真的是种族主义者?铺天盖地的白左媒体的宣传不容我不信川爷真的要叫人家滚蛋了、而且是因为人家皮肤不白。直到我看到了川爷原文我才发现我差点象老豆子和万维一大批傻子那样上当、做一回白左们有用的白痴。


其实川爷根本没有叫人“滚回老家去”,而是(大意)“先去把你的那个烂国家治理好了再来治理美国”。这是叫人家滚蛋而且是叫得震天响吗?



我再一次感叹:世界上傻子何其多也!









浏览(963) (10) 评论(20)
发表评论
国家和政府是干什么的?(ZT) 2019-07-13 01:45:45

以下是网友“自己俗话说”在Youtube文昭《习近平G20竟遇下马威;李克强所在微信群被封、和人民金融战(20190628589期)》的评论。说到了我的心坎上,因此贩到这里来卖了!


 

太多人不知道什么叫政府,什么叫国家。国家是你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它已经有了几千年。政府只是管理这片土地的那个组织,它根本就不是国家。 清政府灭亡了,但是这个国家还在;北洋政府灭亡了,但是这个国家还在。我很爱国,但是我不会爱清政府和北洋政府。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懂呢?    

 他手握枪炮,你拿个菜刀就算凶器; 他左拥右抱,你嫖个妓女就算流氓; 他钞票成吨,你摆个摊位就算违法; 他豪宅无数,你搭个窝棚还要被强拆……我就不明白,他一个当仆人的,怎么这么牛逼?!     

美国《独立宣言》讲的不是群体、国家,甚至没有讲民主,讲的只是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大权利都是个人的权利,不是哪个群体的权力、国家的权力,这样的文化,才能真正使一个国家强大。美国的强大不是军事、经济、国土的强大,是思想的强大。     

亡国是个伪命题,国是个不动产,只能亡统治者。古人说国破山河在。庄园烧尽有枯井。就是说这个道理。外夷入侵,走了,国人重整河山。日寇来了,走了,大好河山还在。不过现在这个古人也没料到。空气脏了,水脏了,山河石油、矿产、煤炭……挖空卖了,卖的人带钱移民外国走了,这真是国破山河无啊!     

七十年代中学毕业后,国人脑袋都装满了如下内容:李鸿章丧权辱国,义和团保家卫国,蒋介石只会摘桃子,地主个个是周扒皮,旧社会暗无天日。有人评价这种人就是一个中国傻逼的标准配置。你要是跟他说:你特么多看几本书,动点脑子再说话。他立马眼珠一翻:你也是汉奸!    

祖国,政府,党派是三个概念。 1,祖国是为民众而存在的。,2,政府,是暂时获得管理权的物业公司,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是用来爱的,是被人们使用,监督和选举的。 ,3,党派,只是党员的组织,和非党人士没有任何关系。 爱国,毫无疑问。爱国就是爱自己,爱自己更是爱国。     

不要说政治和你无关,除非你打算像猪一样的活着,否则政治会随时来找你的麻烦;不要说民主不能当饭吃,没有约束的权力随时会让你没有饭吃;不要说他人的苦难和你无关,这种苦难随时会降临到你身上!     

一个社会有三大底线行业:1、教育,2、医疗,3法律。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底层就会有上升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持正义,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如果三大底线全部洞穿!这个社会就是地狱!     

一个国家奴才多不多,只要看媒体对领导赞美有多少就知道了。一个国家奴隶多不多,只要看民众遇到不公正有多少人沉默就知道了。一个国家自由不自由,只要看有多少敏感词就知道了。一个国家有没有尊严,只要看人们怎么样对待弱者就知道了。一个国家有没有未来,只要看孩子读什么书就知道了。     

小人都想扮成君子,可见君子是受人尊重的;荡妇也想装成淑女,可见淑女是受人喜爱的;懦夫也想有勇士的行为,可见勇士是受人尊崇的;连专制的朝鲜都想炫耀自己是民主,可见民主一定是个好东西。     

中国的教育不是启迪人思考,而是规定你必须这么想不是教人如何分析问题,而是规定这就是答案这种教育的结果,是让人缺乏独立思考,容易思想统一,从而便于驾驭,但却聚天下英才而毁之。无良学者到处都有,但数量如此之众,就是制度问题。资中筠先生说得好:中国教育不改变,人种会退化。一个国家的钱不用在教育上将来必定会用在监狱上。

装睡的国民你永远唤不醒。 随波逐流才是主流,你的泉水再清澈也只是支流。 绝大部份国人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得失和荣辱,他们不能称得上是好人,也不能称得上是坏人,他们只是庸庸碌碌活着的人 中国的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人大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的人,凡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必定趋之若鹜,烦恼是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必定避之唯恐不及。 这样的民族从根本上来说是没有进步的,也永远脱离不了奴役的思想。

这世界上凡是进步的国家和民族,必定伴随着民众的觉醒和思想的先进,也惟有一个个人的思想的进步才能造就先进的制度和国家。我并不是五毛口中的美分和轮子汉奸,我一个小小的墙内草民没有啥能量去搞分裂更没资格去卖国所以别太抬举我了。

我生在这片土地、生在这个时代,老人们说你是没经历过吃不上饭的年代没经历过文革对比过去你看看祖国现在的强大和改变你太不知足啦,表面看老一辈人民是被整怕了穷怕了饿怕了,能吃饱饭就是他们最大的向往和追求,对于精神层次的追求基本是零:什么自由民主什么司法独立公正,吃饱肚子厄运只要不降临到自己头上就行。这可以理解为时代造就了他们的意识形态和思想。党的意志大于一切嘛。

但是对于我们现一代的人来说,从小也被灌输着同样的思想和教育,可我们并没有切身经历过那些残酷的时代。所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还是有所不同、对于好与坏真与假我们会有常识判断力对于违反道德与逻辑的事会抱有疑问,有追求真相的心,而不是无脑的盲从。

在国内我看到太多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当一次一次刷新着我的认知颠覆着我的三观,我会陷入迷茫的思考。是我太较真了吗? 我不是当权者,所以我只会站在我自己、一个草民的角度去思考,五毛粉红们总搬一些大道理来给我扣帽子,来给当权者的错误和罪行开脱,诸如管理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如何如何换那个政党有这个魄力和能力,为了国家稳定人民作出点牺牲怎么啦,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容易吗?贪点钱养几个情妇享受特权咋啦不应该吗,美国民主不照样腐败还有枪击事件,你不愿意呆滚啊、你要是当权者不见得你比他们好到哪去。你穷是你不努力,你没上进心你自甘堕落,你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你好,你的脑子有问题心理太阴暗,国家要是乱了会被国外势力奴役到时候你活的猪狗不如等等。这些言语有温和的诱导、有危言的恐吓、有肮脏侮辱、看似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每句话都经不起逻辑的推敲。

我在国内生活水平还算不错,那又有人说那你是吃饱了没事干?写这些东西是想反动?也许站在那些无脑爱国人士的角度我的确是吧,在这个独裁体制下我一个草民看到了太多太多、和我有一样诉求的人们的挣扎和无奈,被人视为异类,被孤立边缘化。这些大多和我一样吧当看到了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人民和我们的差距。追求进步、向往美好、向往自由有错吗?民主是不能当饭吃、但是独裁让你吃屎,你就得吃、还会告诉你不是他们照着,屎你都没得吃。

人常说人的命天注定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但是我看到的现实却是9分天注定1分靠打拼。那些权贵掌握着绝大部分的社会资源。一个老百姓你拿什么去跟他们争? 在这种社会氛围里草民活着的支点是梦,是那个宣传了70年的所谓中国梦。醒来的代价就是你的认知和良知让你看到真相后的痛苦和无力。

最近中美贸易战让我的心很乱,一个思想希望美国能加大对中国制裁力度这样会让中共集权统治带来很大的压力,可另一方面当贸易战的火焰蔓延到人民的身上时物价上涨,失业率增高,人民活得越来越辛苦还要被强行灌输着爱国饿肚子抗美民粹主义思想。我很心疼人民,更恨这个恶魔一样的政权编织着各种谎言来欺骗人民的暴政。

6.12香港让我看到这里有百万勇敢的人民为自由民主不惧强权抗争。他们的勇敢深深的感染到了和我一样千千万万大陆的人民。我虽然没办法上街去支援你们但是我会尽力的做我能做到的,在这个封闭墙内把香港人民的意志和精神传播给我身边每一个向往自由的人。香港的时局看似简单但是我总觉得水太深了并不是阴谋论,不管这次抗议人民背后有着怎么样的博弈人民是否是博弈的筹码,日后真相都会浮出,现在我是无条件支持香港同胞们。

 如果你问我爱国吗,我可以摸着良心告诉你,我很爱国,更爱和我一样的炎黄同胞们。恰恰是因为我爱我才讲这些,我真心希望我们,我们的后代子孙能有尊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而不只是活着而已。

反共我认为不能只是一句口号和一腔怒火。而是要理性,用你的智慧去感染去启发唤醒身边人。

 

line号码1020012571




浏览(733) (19) 评论(4)
发表评论
白左就是祸水 2019-07-10 12:28:19

白左就是祸水

幼河转发了一篇文章,题名为《“白左”是祸水?》。在我看来,这个问号应该改为一个简单的句号。

在最近100年里,哈耶克、弗雷德曼、索维尔等人对白左的危害已经有过非常深刻的揭露,尤其是索维尔的《白左的梦想》(Visions of the Anointed)是揭露白左可笑却又灾难性思维方式的经典。世界各地的历史经验也是凡是白左思潮得以在社会实施的地方都以灾难告终、或者正在走向灾难的路上。

但是,因为二战以来白左们把持着西方的学院、媒体和好莱坞,而且大多数在万维踊跃发言的白左Wannabe们(简称黄左)都来自中共国、已经被中共洗脑洗得残废,因此既没有机会也没有独立思维能力去理解白左思潮在现实中的失败、更没有机会接触前面我提及的几位伟人的思想。这些黄左把肩膀上扛着的家伙当摆设,想当然地不停重复卢梭、马克思以来的白左谎言。

当然,白左确实观察到了一些真实的社会现象,比如白左们认为最为不公的人类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经济上的不公平(先申明一下:我把Equity 翻译成公平,Equality翻译成平等,不知道是否是常规译法):比如极少数人拥有社会极大部分的财产,而一大部分人却拥有得很少。

确实,经济上过份的不公平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是左右派都承认的。但是,当右派们认为这是人类的天性使然,因此没有人有能力强制性地加以改变,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自由公正地让每一个人的聪明才智有充分发挥的机会、这样大家才能各得其所时,白左们认为人的天性造成的后果是一种邪恶,认为他们(注意:白左们是一群虚荣心极强的人,他们当然地认为只有高明的他们而不是和他们的意见不一致的其他人)有权强制性地更正其他人残缺的天性。也正因为此,他们觉得他们有一种使命感,他们必须“做点什么”。至于他们做的这点什么是不是会带来预期的后果、是不是会让情况别得更为恶劣等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了。

当然,右派的想法是保守的、改良的、消极的、令人沮丧的,而左派的想法是进取的、革命的、积极的、令人振奋的,所以左派思潮一直比右派的有诱惑力,尤其是对缺乏逻辑思考能力和感性的人而言。因为人的平均智力很低,这些人永远是大多数。而右派思潮则需要人的智慧和沉稳,而能做到这一点的聪明人占总人口的比例总是较低。所以我很遗憾地认为在自由民主的社会里,左派迟早会占据优势地位。

尽管我在上段承认左派有天然的优势,但是我并不是说左派思潮就是正确的。感觉良好的东西不见得就是对我们有利的,道理就是如此浅显。而历史事实是:每当白左们做点什么时,其结果往往是灾难。其实聪明的白左们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强烈的虚荣心容不得他们承认自己的错误,而掩盖真相都是需要强制手段的,当然还有不是一点点的虚伪和邪恶。因此,强迫他人是白左们的最爱,而他们自己却一般尽量选择逃脱。比如,当德国和瑞典的白左们忙着表演圣母婊、强迫自己的底层原住民为他们大量招收假难民而承担后果时,他们自己却很仔细地选择住在以德国/瑞典成功原住民为主的高尚地区。

白左们尽管指出了贫富分化这个问题,但是他们从来不关心如何让穷人也参与到财富的创造中来。他们永远不会让穷人们明白大多数富人为什么会成为富人,因为他们对真相不感兴趣、而且他们极强的虚荣心决定了他们需要穷人的崇拜:他们需要有一大批社会底层人员、并把他们固定在那里。这就是现代版的农奴庄园(the new plantage)。

白左/黄左们总是“忘记”问的有关“最富有的极少数人”的几个问题是:

1)这些富人是不是如秦一世想的那样千千万万代永远是富人了、而穷人永远是穷人了?也就是说,白左忘了告诉大家自由公正社会最重要的特点之一:穷人或中等收入人群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奋也有机会成为富人甚至超级富人,而富人甚至超级富人则会因为自己的懒惰和无能以及不幸堕落为穷人。

2)新富人物在成为富人时为他人创造了多少财富和进步?比如比尔盖兹和史蒂芬乔布斯给世界带来的财富是多少?他们的个人财产占到了他们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财富和进步的比例是多少?在此白左们忘了告诉大家这些创新人物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的总财富远远超过了他们自己得到的财富,尽管后者在一般人看来已经非常惊人。

3)杀富的恶果是什么?如果Jeff Bezos把自己的财富-亚马逊公司分摊给员工,每人不过拿到百来美元。但是,这些员工会因为得到这些钱而放弃自己在亚马逊的工作机会吗?在此白左们也忘了告诉大家创新、组织生产和市场运作的经济价值远远超过了简单的生产劳动,而且,具有前面能力的富人给后者带来了生计。

4)确实有一部分人出身富裕家庭,但是他们家族的原始财富来自何方?与中共国超级富豪家庭不同的是:西方富裕家庭的财富基本都是由前几代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创造出来、然后由智慧的后代精心维护下来的。比如罗斯柴尔德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等等。前者出色的银行事业和后者革命性的石油工业大大加快了世界经济的发展、让人类的总财富不知道增加了多少万亿美元。

中共国超级富豪家族的财富沾满中国人民的鲜血和汗水,这种财富当然不是右派所说的正当所得,另当别论。如果白左仇恨的是这类富人我当然支持,但是白左们的虚伪决定了他们只对别人的正当所得感兴趣。

幼河转载的那篇文章的作者把白左保罗·克鲁格曼当成了英雄。但是我想问作者:不诚实的学者能被称为英雄吗?他得到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从才识上说他完全知道我前面所述的这些情况。但是正如索维尔再三指出的那样:白左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忽略对他们的说法不利的事实。我觉得索维尔太客气。前面有位大侠曾说:诚实、智力和左派三者只能得其二。左而且高智商的保罗·克鲁格曼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不诚实。

 

本文的思路基于托马斯·索维尔的《白左的梦想》(Thomas Sowell:Visions of the anointed)

 

 




浏览(1865) (286) 评论(25)
发表评论
总共有3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