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2021-02-24 00:23:01

老钱涂鸦集(倍可亲)

老钱的引言:这一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一位身在墙里的才女所作。作者是我的朋友,原作者叫刘丽明。文如其名,美丽明亮。虽然是在彼岸隔洋观火,却洞察秋毫,鞭击鞑里,立论分析,精准犀利。事实与逻辑,清清楚楚。

让我不由得要击掌喝彩。强烈地给大家推荐,分享。

这才是超强大脑!

我不知道在美国的华左们,有谁能站出来平等对阵的。没有,肯定不会有。他们只能拉大旗作虎皮,裹挟自己意淫了。

Google了,也没有找到网上的原文。征得她得同意,只好放在我的博客里转载了。


一部烂尾大剧给好奇心留下的斑斑疤痕

Original 刘丽明

1、透明度的消失

当着世界人民的面,美国政体的肚子,被川普这把手术刀拉开了一个口子,没等他把里面的秘密搞清楚,各方势力就齐心合力,又把肚子给缝上了。肚子缝上了,美国没病!川普也终于被赶下了台。拜登向世界宣布:美国回来了。有人赞道:那个优雅的、有责任心的、有秩序的美国回来了。嘿嘿!当真美国能像没事人一样回来吗?很多人都不信了。此时的是非观,纵横交错,乱得很。有的知识分子,比如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坚信灯塔国还是灯塔,我却做不到——草率缝起来的那道疤,实在太碍眼了,我的眼光绕不开它,被它纠缠,那道疤后面的黑箱内幕刺激着我的想象,透明度的消失,熄灭了曾经让我相信的美国制度的神话。经历了一段既让你看到有秘密,又始终得不到解密的过程,我留下了这个不相信的后遗症。川普被骂作破坏美国民主宪政的白痴流氓,我倒是有点感谢他,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至少他与拜登那种被体制训练得淡而无味的官场假人不同,川普就算是装的,也比拜登有血有肉有意思,其裸露的性情,是让我卷入这场大剧的初始原因,如果没有川普,我大概不会调动起对美国的深度关切,我还会像以前一样,隔膜而幼稚地遥望着美国,不会演变成现在、让各种切近的怀疑包围着,费力地靠着常识和信息的比较来接近真相,但不再相信终极真相。

韩青1.JPG

(插图一)


2、不准说舞弊=“没有舞弊”?

美国这次大选,到底有没有系统性舞弊?这大概要成为一个永久的悬案了。但是“有舞弊说”(我称之为正方)与“没有舞弊说”(我称为之反方)这双方的说法,在论述问题的广度、密度和深度上,是严重不相称的。需要说明的是,某些基于Q的阴谋论而相信舞弊的人,不在我的议论范围内,他们是横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人,我会从趣味的角度看他们用编剧的逻辑解释世界。我这里只说现实中的人和事,比如密歇根州对多米尼(Dominion)投票机的审计结果,是独立第三方经过多少个小时做出来的专业结论,证明舞弊言之凿凿。该结论出来以后,我特别希望听到反方有何反驳,可反方几乎不提这茬。再比如条形码扫描技术发明者乔万·普立策,他对纸张记忆深入到纳米级别的研究,也是条分缕析异常详尽,他识别出红区选票和蓝区选票在印刷上的差异,说这个差异使得前者容易被投票机拒绝,然后被篡改。他现身说法,证明投票机非法联网,他还愿意用自己的设备给富尔顿县所有的邮寄选票验票,说50万张选票只需要两小时,真伪立等可见。反方呢?继续不吱声,不了了之。为什么不让这位教授验票?为什么他们宁可被怀疑,也不愿被澄清?此外,还有数千个宣誓作证的民众,他们都有自己的亲身见闻要说,可不管是主流媒体还是司法部FBI,没有人去接触他们——我不是希望这些机构去支持他们、赞同他们,我是想看到他们举出的海量问题被调查,被质疑,哪怕有人与他们在法庭上争锋,甚至反诉他们诽谤也是好的。因为只有从两个方向夹击问题,才能比试出哪边的证据或逻辑靠不住,起码双方在深化或细化的程度上要对等嘛。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个对等。与正方实实在在的举证相对照的,是反方的空虚缺位。反方没有具体的反驳,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川普一方起诉的60多场官司全输了。怎么个输法呢?不讲。他们大概以为只要抓到这个“输”字就够了,根本不在乎真相是什么(因为有些人心知肚明,有些人正中下怀,真相对他们来说原本就是多余的)。但是这对吃瓜群众来说是远远不够的,简单的一个判“输”打发不了我们,我们需要看到对事实真相的具体论证。既然双方总也不能正面交锋,总也不能辩个清楚,我们就只能在想象中,通过常识思维来判断谁可信,谁不可信了。在我们这些局外人眼里,正方这边,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宣了誓,用追求真相的正义之心,用毕生研究的专业成果,用个人的亲身经历,不怕辛苦不惧压力地站出来举证,有理论、有实践、有逻辑、有细节。而反方那边,只见议程不见人,议程的作用是回避问题,通过不立案来实现,用“不适格原告”、“起诉时间不对”等枝节问题给你打回去。这样判不能说它错,但是这种所谓的“输”,并不能证明“没有舞弊”啊,反方却拿着这个结论到处堵人口,这显然是有意的移花接木,混淆视听,糊弄公众了。他们人躲在法院、行政、议会、媒体等貌似公正的机构掩体后面,把矛头对准正方的人,他们也有理论和实践,理论就是扣帽子,一言以蔽之:相信舞弊的人都是阴谋论者,实践就是用他们主流媒体的权力,用社交平台的权力,把“停止窃选”和“舞弊”作为敏感词,给几万个川普支持者禁言、封号。我们看得很清楚:正方是想方设法要把选票问题弄个清楚,反方是想方设法地不解决选票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哪边可信,哪边可疑,哪边想让真相大白,哪边不想让真相见光,在我们这些有着丰富的“被治理”经验的强国人眼里,不是一目了然吗?所以,别怪我们相信有舞弊,我们相信的是那些想让真相大白的人;我们不相信“没有舞弊”,是因为不相信那些不敢直面问题、刻意回避、偷换主题、笼统地曲解法院结论来压人、不让人讲话的人,有如此行径的人,嘴里能吐出真话吗?正是他们的鬼祟行为让我们疑窦丛生


3、“大海怪”烂尾,川普错在哪里?

“大海怪”这个词,我记得是鲍威尔律师说出来的,应该是指大选舞弊的吓人事实,还说军方缴获了法兰克福服务器,据说那是操纵选票的总源头。但究竟拿到了什么证据,一直语焉不详,永远是一个等待查实的开放性结尾,害我们望穿秋水也看不到实锤,后来,除了鲍威尔向法院提起的几百页还是几十页的诉讼外,对民间再也没有交代。说实话,当初鲍威尔讲到“大海怪”时情绪非常激动,我就有不祥之感——抓到重磅证据了,难道不该是情绪沉底,胸有成竹的吗?怎么会如此躁动呢,莫非底气不足?但我相信鲍威尔律师没有骗人,也许她浸沉其间,真的觉得义愤难抑。也许她高估了自己仅靠私人力量就能将证据坐实的能力,没有公权力介入调查,加上时间太短,她是收不了尾的。除了“大海怪”,川普团队还给了支持者很多其他的盼头,比如情报总监关于外国干涉大选的报告,比如不跟他合作却又奇怪地与他互表信任的前司法部长巴尔,仿佛有什么“锦囊”留给他似的。还有,把国防部长换了,又煞有介事地安排军队接替人选的顺序,种种迹象和异动,都让人猜测川普会在必要的时候调动军队,保护大选成果。当然,这些“致胜王牌”最后都实事求是地烂了尾,只起到了临时鸡血的作用,所以我曾一度认为,川普辜负了他的支持者,他提高了他们对胜利的期望值,最后又让他们落了空。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川普能怎么做呢,胜负一直未见分明,总不能提前泄气吧?向民众告知现状:关于防止窃选的事,军队、行政我都调动不了,法院、国会也不买我账,大家别指望了,散了吧——这可能吗?在去年1214日华盛顿的挺川集会上,我看到一个自媒体人拿着话筒,一个个地问人,你觉得川普总统要不要认输?问了几十个人,所有的人无一例外地回答:川普总统决不能认输!川普一向被讥为“自恋”型人格,民意的鼎力支持,加上“有理走遍天下”“邪不压正”的自我赋能,还有维护大选公正的责任加持,也决定了他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不过他不认输的努力逐渐变得毫无效率,尤其去年年末的最后半个月,人们眼看着他在法院、国会、司法部之间来回转悠,干什么什么不成。他一次次地盘点被窃选的过程,仿佛人陷在白宫里,手脚一天天地沼泽化、就剩下嘴还能动。民众对川普的相信也越来越虚无,相信他举重若轻的能力和言必信行必果的执政信条,他在处理国际事务时杀伐决断,又巧妙无比,能用极低的成本解决中东复杂棘手的大问题,所以他一定有出人意料的手段收拾华盛顿沼泽。但是他在国际上有整个美国的实力做后盾,他面对国内的沼泽有什么实力?川普最终没有冒险,没走戒严那一步,说明他尽管“自恋”却没有丧失直觉中的明智,他是一个控制成本、追求性价比的专家,不会为了自己的四年连任,让美国不计代价地陷入内战。我想他此时也看清了自己作为政治素人的孤立无援,若掀起脱离常规的大浪来,万一失控,等待他的,就不是有争议的弹劾,而是灭顶之灾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川普不是光脚汉,他在重大决定面前是有顾忌的。我们只能在事后理解,川普在16日之前变成祥林嫂的时候,已经骑虎难下了,他文不能进,武不能进,退也找不到退的方式。在此情况下,惟有继续秀肌肉,秀强大,他号召民众进京的点子,估计是在大脑一片空白时产生的,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秀强大秀成了半吊子工程,这是川普式的失败。让我们想象一下那些从厚黑学里长出来的帝王,他们会这样失败吗?不会的,别说给“大海怪”收个尾,就是生造十个“大海怪”也不足为奇。莫须有的阴谋,在他们不过是小菜一碟。可川普玩不了这个,他的使命是来做阳光工程的,玩阴的,他不是这种人

韩青2.JPG


(插图二)

4、冲击国会山的导火索是谁埋下的?


16日,虽然川普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肯定是有所期待,不仅是他,几乎所有的人都有期待,期待近距离的对峙,能产生一个打破僵局的契机,或者说期待上帝降临奇迹,让寒风中上百万和平抗议者的意愿感动议员。也许只有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左派的期待是有现实性的,他们在潜意识里期待着对手的错误,否则她为什么要拒绝川普增加国民警卫队的安保建议呢?用空城计张个网,引诱群众往里冲,这是左派的机会。遗憾的是,川普竟然未加防范,结果授人以柄。川普的支持者白忙两个月,落得一场空,心里的愤懑、失落、茫然、淤堵、种种无解的情绪,可想而知。情绪不宁,身体就会躁动,到华盛顿DC,逼近决战的现场,显示民意的力量,几乎是无奈中的唯一选择。川普需要他们,他们自身也有冲动。一路辛苦,消耗有力无处使的能量,从浩浩荡荡的声势中获得安慰,让行动起来的身体和动荡不安的心境相得益彰,这是人的健康需求。但是民众在外面集会,议员在国会里开会,隔着厚厚的墙,怎么才能发生作用呢?于是一些情绪和身体特别狂躁的人就忍不住了。从揭露窃选以来,包括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都恨不得双方能有一场交锋,结果合法的途径一直被关闭,憋闷到现在了,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交锋的冲动,冲进了国会大厦。冲进去他们也不知道要干嘛,打人?杀人?有人也许会拿高高竖在外面的绞刑架说事,可那充其量是一个戏剧化的道具罢了,事实上那些人冲进去只知道拍照留念,到此一游,并上网炫耀,让人觉得这不过是和平抗议没hold住豁了边,说明他们的身体本能比较原始,被体制驯化的程度不够,所以才会在不能实现合法交锋的情况下,寻找了这样畸形的出路。我所看到的讯息,冲击者一方,只是打碎了玻璃,而平定冲击的一方,却没有任何警告就直接杀人,杀手无寸铁的人——为什么没有人追究这一点?现在是把脏水完全泼到了冲击者身上,且霸王硬上弓地小题大做。相对于左派们有组织有权势的力量,松散的、无目的无组织无设计无办法的川普支持者们只能任其宰割。FBI一反之前对待舞弊事件装聋作哑、催死不动的态度,这回效率奇高,宛如猛虎下山,一天之内就抓了四十人,第二天司法部就起诉了15人,现在已立案400多起。左派的攻击像钱塘潮一样高昂着浪头一波波冲来,声讨、封号、亲友告密、开除工作、社交性死亡、冻结账户,剥夺荣誉称号、撤销出书合同、取消合作关系……各显神通的势利操作纷至沓来,川普的支持者只是观点不同,就被打成网络贱民,公司贱民,连辛苦读出来的博士学位也要给人扒掉,这还是美国吗?真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连俄罗斯都看不下去了,发言抨击拜登政府迫害这些“关注本国局势的普通公民”,并质疑“执法机构的客观性”,呼吁美国尊重川普支持者的“基本人权”。左派们何至于要这样近乎歇斯底里地整治对手?对川普的弹劾失败了,又用“小刀放血”的玩法,苍蝇一样蜂拥而上,想用上千桩诉讼来缠死他。看来他们是太缺乏安全感了。导致冲击国会大厦的导火索是谁埋下的?只追究川普与冲击者的表面联系,不反思引发这种情绪的深层动力,他们永远摆脱不了坐火山口的恐惧。也许这就是他们想把这个案子做成铁案、死案的原因,可是真相会在肚子里发炎的,

浏览(2103) (25) 评论(10)
发表评论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2021-02-13 20:59:49

老钱:DeepState/深层政府

2/8/21

 

我写过《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和《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其实,这两篇都不是我的原创,都是我读了并非常推荐因而转载的。 

 

我的最近一篇是十天前的《老钱:5593页深的沼泽/Swamp》,讲的是“沼泽/Swamp 的一个极其拙劣的案例。其中我提到了被绑架的《纾困法案》与奥巴马的“Deep State”。这一篇文章把DeepState/深层政府”讲述得非常清楚。读了这一篇之后,我才把DeepState 和“Swamp”这两个说法搞清楚了。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Swamp”是一个宽泛的概念,用来指出为了私利而不顾国家和民众利益的,在美国高层存在的一个利益集团和势力,也包括了“DeepState”。但是“DeepState”是专指在美国政府机构中的事务官员。他们在政府实际操作中绑架了美国政府。这里我就现买现卖了。

 

deepState.jpg


DeepState”是专指美国政府中非民选的那些事务官。他们是不必要经过民主选举的。他们是总统任命的官员来聘用的。这些总统任命的官员,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都是跟着总统的更换,就会都被换掉。他们,包括其他选举产生的,都被定义为政务官。总统任命的官员是保障总统的治国理念能够得以贯彻。但是具体执行,还是要依赖政府里的具体做事的人,也就是这些事务官员了。他们精通政府的事务,也是“有技术的”。他们属于“雇员”,还会受到各种法规政策保护的。无故解雇,弄不好会引起纠纷,甚至官司。所以,这些业务官员,没有必要的话,总统任命的官员也不会去更换他们,除非他们实在捣蛋,不得不换。

 

这就形成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些事务官员,就构成了“铁打的营盘”,跟着总统来的“大官”反倒成了“流水的兵”。这个“铁打的营盘”,就形成了“DeepState”。讲到政府的运作,还要包括了那些不是政府的直接雇员,而是以承接政府合同的各种行业公司,顾问等等。实际上很多政府的运转都是由他们来实现的。还包括那些游说公司和人士。因为他们直接影响了政府的实际操作。他们甚至可以制造影响政府决策和操作的舆论,信息和环境。

 

川普当总统后一系列的换人动作就可以看出,川普能用、可用、可信的人实在是不多。而从这次大选来看,川普简直是“身陷敌营”的感觉!从FBI,CIA的行为就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像Biden儿子的送修计算机的硬盘暴露的Biden家族的腐败,FBI早就知道了,就是不调查,不行动。如果是Trump家族的事,早就满天飞扬,沸沸汤汤,大肆炒作,Trump总统早就被弹劾掉了。这里的故意偏袒再明显不过了。明明是Biden利用职权,压迫乌克兰政府去撤销追查他的儿子的腐败行为的检察官。可是,却颠倒是非,反而对Trump总统进行了漫长的,完全是捏造的乌克兰门调查,花费了纳税人几千万的美金。最后不了了之,连个应该负责,应该追责的人都没有。还有Obama和Hillary出资,收买英国间谍污蔑构陷Trump总统的案件,最终都真相大白了。也是不了了之,连一句道歉都没有。这些都是过去几年,全世界都看到了的最肮脏的勾当。所有这些都是由“DeepState”,加上“Swamp”犯下的罪行。没有“DeepState”的操作,“Swamp”是无法完成的。

 

本次大选,川普得票最低的地区就是华盛顿特区,他和拜登的得票比例是10%:90%。为什么在华盛顿,会有90%的选票不支持川普呢?这就必须要把Obama拉出来了。见方伟的《深度解析川普破阵奥巴马八年布局》,还有《DEEP ST《》ATE – SHADOW GOVERNMENT REVEALED: SENIOR EXECUTIVE SERVICE》。但是,从历史来讲,还先要讲一下卡特/Carter总统。

 

要知道,美国最优秀的人大多都不从政的,而是去当医生,当律师,或者经商。因为这些行业最有意思,收益也最大。所以1979年吉米·卡特任总统的时候,想要吸引最优秀的美国人做政府的常务公务员,也就是事务官员。因此,他力主通过了一个联邦的法律,建立了「高阶主管服务处」(Senior Executive Service,简称SES)。而且干了就别走,人才一直存续下来,政策有连续性。因此事务官员本应该是独立的,应该是只为国家服务,而非党派的。

 

SES体系总共有7500~9000人,而它确保人才能长久服务的办法是两个:一个是高薪水,高到20万美元。要知道在美国做公务员,做个市长基本上就是免费,没钱,大的市才有点钱。原来,美国政府体制的总体立国原则是「低薪养廉」。不搞高薪,高薪可能会吸引坏人来做。可是,这样一来,「低薪养廉」的立国原则就被腐蚀了。第二个就是,你只要不犯大错,仅仅因为表现不好,不能辞退你,也就是金饭碗。就算你不合其位的话,也只能调职。就这样来保证SES人员的长居其位。

 

但是,极其关键的是在奥巴马时期,奥巴马换掉了SES 8000人中的6000人,也就是任命了超过70%的人进到SES里去,换掉了很多非常优秀的美国的爱国者。绝不是美国最优秀的一群人。这些人就坐在总统政治任命之下,管其所属的所有其他公务员。也就是说,这些人其实成为了政府系统里的实权派。从那个时候起,美国的高阶公务员体系,彻底有了颜色:蓝色!而这些人,也被打上了深深的“奥巴马”的烙印。也许这就是他夸口扬言,“坐在地下室里幕后指挥”和赶走川普的底气吧。(希望方伟,或者有人,把Obama具体怎么做到的,做深入的研究报道)

 

所以,整个美国联邦的政府雇员都是偏左的。“美国政府做了一个特别报告,2016年1月8号披露,95%的人捐款给希拉里·克林顿”。这样由这个事务官员组成的“铁打的营盘”,就形成了美国联邦政府中的握有实权的“深层政府/DeepState”。而且,原本应该是独立的,应该是只为国家服务,而非党派的事务官员,具备了强烈鲜明的党派属性,变成了专门为党派服务了。这是Obama极其恶劣的本性的暴露。他是摧毁美国民主政治的罪魁祸首。这是美国现代史上,也可能是整个美国历史上,最出卖国家,最背叛民众的,专事阴谋的一个总统。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在台上时坏事做绝,在下台之后,继续肆无忌惮,野蛮嚣张地干涉国政。

 

正因为这些高薪的事务官员在华盛顿DC的集聚,就形成了Trump总统曾经说过的,“美国最富裕的10个县,其中有至少7个在华盛顿周边”。Google一下立刻就能得到证实。随手掂来就是一篇《全美最富有社区 九个位于大华府》。这份名单是根据一个地区的家庭平均收入进行排名,这九个地区的家庭年均收入约为22万至31万美元。我在Google maps上查看了一下,这些的所谓“社区”或“地区”,多为数英里的跨度方围,远远地大于居民小区/Subdivision的尺度,应该是城市/City的规模。而且都离开华盛顿DC国会山十来英里的距离。如果以郡为单位,我们就可以立刻看到2014年美国最富裕的十个》。2014年的数据里,美国最富裕的10个Jun/郡中,有6个位于距离华盛顿特区环城路不远的地带。科技承包和其他专业服务领域提供大量诱人的工作岗位,而其他大型用人单位包括当地的系统和主要的联邦政府机构,例如国防部。这些极其富裕的区域,紧紧地包围了华盛顿特区。显然,居住在这些极其富裕的,构成DC近郊的地方的居民都是依靠华盛顿DC,美国政府机构的运作而谋生的,并能牟取高薪的事务官员


这些事实足以说明,权,钱和党派充分深深地结合起来了。这样形成的“DeepState”,也必然是权,钱和党派高度地纠结在一起。这是美国的耻辱。生活在华盛顿和周边的这些人形成了这个“铁打的营盘”,完全离开了应该是无党派只为国家利益工作的当初设计,完全堕落成为了党派的工具。它经过奥巴马掌权时期的刻意打造,已演变成为美国政府中一支奥巴马的“地下军团”,成了有明显党派倾向的“华盛顿沼泽”的一部分了。顺便说一下,华盛顿沼泽其实长期存在,和两党都有关系。现在更加糟糕的是,共和党的高层也早已堕落成为沼泽的一部分了。总体上,共和党完全斗不过民主党极左派。民主党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民主党了。民主党极左派,充分具备了集权专制政党的特征,精于长期谋划,渗透,组织,宣传,挑拨,攻心。。。

Trump总统公开地要“抽干沼泽”,就是直接和这个“DeepState”冲突起来了。Trump总统怎么使得动他们?更不用说动得他们了。不仅仅是“大象屁股推不动”,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利益冲突了。

说到这里,应该很清楚了。就是这90%的人,是美国行政中心行政官员、雇员及其附属的利益群体,构成了“DeepState”。双方的梁子其实早就结下了。

10%的投票给Trump总统的事务官员,都是真正勇敢正直的人。

 

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而且,你看美国的很多总统,尤其是近20年的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当了总统以后,财富都是直线增长,克林顿的资产从几百万美金涨到了上亿美金,奥巴马从欠着学生贷款十几年到一次性买下上千万美金的豪宅。更不要说可能即将上任的这次选举击败川普的拜登了,这位当了几十年公务员的老官僚,现在住的房子,一年光租金就超过20万美金。。。知道美国的房价中位数是多少吗?是25万左右,拜登一年租房子的钱,差不多够普通美国人买套房子。

 

Trump总统,而且日以夜继地为民众和国家操劳,不仅仅只拿1$的工资,而且是身家资产大大地缩水,更是性命危险。

 

 

什么是“DeepState/深层政府”?就说到这里了。 

 

(全文到此为止)


浏览(1278) (31) 评论(12)
发表评论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2021-01-28 23:25:40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1/26/21

今天读到李大同的《美国大选观察(一)》。虽然此类文字已经铺天盖地了。但是,我高度赞同他,真不愧是著名记者。李大同的分析和着眼点确实是一针见血,一剑封喉。他就抓住了这次参众两院通过的所谓《纾困法案/Bailout》作为基本点,揭示了何为利益集团/Swamp,为什么川普会败选。因为在网络上找不到,我就把全文附录在后。

 

李大同写道:“厚达五千页的国会的那份预算法案。在提交给国会后,仅仅就几个小时就被参众两院通过了。谁都清楚,这份法案仅仅读一遍也得要花一两个星期。就是装样子的。国会两院的讨论和辩论也得要两三个星期吧。结果是,没有任何争议地如期在几个小时内通过了。如此胡闹,当然会被川普否决。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两院又迅速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多数(仅仅有几十人反对)强行通过。明明没有一个议员能够在几小时内读一遍,为什么全都投票通过?只有一个明显的解释,因为预算里给两院议员加薪五万七千多美元!”

 

太中肯了!两三个小时能读得完吗?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们事先读过了,这么巨大的提案,五千多页,这么庞大的数据,扯到了全世界那么多的国家,两院讨论和辩论也得花费上几个星期,怎么可能这么快地就通过了?什么时候美国国会有这样的效率了?

 

我搜索了一下,立刻得到更多的新闻报道:

 

21日下午,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Mike Lee/迈克·李,在投票开始前约4个多小时,拿到了法案文本。但这让他哭笑不得,因为该法案的文本长达5593页。他说这是自己当参议员10年以来见过的最长法案”。而且,这是Pelosi花了九个月的时间搞出来的。参议员Mike Lee说:“别说看了,连打印出来的时间几乎都不够”。由此可以知道,绝大多数的议员们都对这个草法案极其不满。

 

所以,Pelosi,这个邪恶的疯婆子,根本没有给议员们有做功课的时间,就是直接把5593的提案现场发放,让演员们直接表决。Oops,打错了,打成“演员们”了。不过也没有错,他们就是卑鄙的,拙劣的下三流“演员们”。我说她是“邪恶老疯婆子”。看看下面这张照片,她在Trump总统刚上任不久在国会做“国情咨文”时,当着全世界的面,撕毁国情咨文的丑态吧。这将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最丑恶,最疯狂的一个镜头。这是什么样的不顾国家利益,不计美国颜面的一种仇恨啊。这才是撕裂美国的最形象,最生动的的注解。这个歹毒邪恶的丑陋的疯婆子,已经被钉在了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pelosi.jpg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纾困法案》,到底有些什么内容。网上搜索一下,立刻,随手得到。比如被绑架的《纾困法案》与奥巴马的“Deep State”》,比如《“救济”百姓,还是“救济”贪官?! 》,《美國版本的大撒幣,惡棍發大財》。。。大家可以直接点击这些link,自己去看看。 

该法案计划包罗万象:

·         援助柬埔寨8550万美元,援助缅甸1.34亿美元,

·         援助埃及和埃及軍方13亿美元(去买俄罗斯飞机),

·         援助巴基斯坦2500万美元,。。。

·         还要拿出5亿500万美元资助伯利兹、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拿马等国。。。

·         1000萬万美元,用于巴基斯坦的「性別計畫」,其實就是協助巴基斯坦人做變性手術的費用。。。

·         还有出钱去防止亚洲鲤鱼在大湖地区的扩散。。。

·         此外,这项法案甚至打算把数千万美元投入华盛顿特区的甘迺迪表演艺术中心,以及国家美术馆和史密森尼博物馆,。。。

等等,等等。。。疯了?这是美国国会提案?还是联合国的,还是厉害锅的提案?

和中共病毒造成的美国疫情需要的困有什么关系? 

这些和美国民众有什么关系? 

还有一点点关系:美國民眾,納稅人,得到的只有一張600美元的支票。而且還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你還必須得滿足一定的前提條件。而此同時,如果你是非法移民,拿到比美國公民更大張的支票,是一張1800美元的支票,是合法公民的3倍。

所以,川普总统强烈谴责,国会提交给他的这个九千亿美金的提案是一个极大的“羞耻”。他批评,这项法案把大量资金用于援助外国一些与疫情毫不相干的项目。他指出:“国会为外国、游说者和特殊利益集团找到了大量的资金,却把最低限度的极少的资金送到有需要的美国人民手中……” 。

对于这样一个,极其愚蠢,极其颟顸的全世界“大撒币”,给美国经济雪上加霜,让美国民众当冤大头的祸国殃民,主要目的是夹带私货,给Trump总统下套的所谓《困法案》,美国国会竟然以参众两会,两党议员,高度一致,以完全压倒的多数(参议院92:6,众议院359:53)和奇迹般的神速通过了???

美国国会创造历史,创造奇迹了!为了什么?怎么可能?

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效率,就是因为加了油了,加了超级润滑油! 

这里的超级润滑油是什么?这就是“给两院议员加薪57,471美元”。 

大家可以想像,即使议员们没有时间来读这个预算案,一定也有人会事先给他们透露要点,最关键的要点就是,每人可以加薪近六万美元 

如果他们还有一点点良知,在整个国家招到了中共病毒的攻击的巨大的灾难中,当着几千万中小企业破产的情况下,无数的草根民众民不聊生的时候,他们能够接受这样巨大的涨薪吗?从十七万四千,一下子长到二十三万多,加薪33%啊!他们一年只工作一百多天。 

他们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理智何在???良知何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637名议员,除了那十几个屈指可数的,竟然都是这样的鲜廉寡耻!

国难当头之际,这些被人民“”出来的“人民的代表”们,都是这样的“cheap/廉价”!仅仅“五万七千多美元”就可以收买了!CCP现在可以得瑟了,只要把习包子大撒币的零头拿出来,要收买整个美国国会,轻易而举!

仅此一点,就可以说明,他们正在出卖美国!也再一次明证了这次大选的荒唐。

 

川普总统在2016年竞选时就明确地表达过了,

国会议员不能再无任期限制了,

特别是不能自己给自己加工资

不能享受,凌驾于老百姓至上的,免费的医疗保险,

离任的不可以为外国势力做说客

。。。 

这次竞选,他又说了。川普总统的这些主张,完全得到老百姓的认可和支持。但是,完全违背了这些沼泽地里的大小鳄鱼们的利益。 

我们能想象得到的就是,Trump总统只身孤胆在沼泽地里和无数蜂拥而至的鳄鱼们在奋战。。。 

所以,他们能让川普连任吗? 

所以,这个五千多页的提案本身,就是一个腐败的杰作,就是这个swamp的大曝光。这个五千多页的提案在仅仅几个小时里被通过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个swamp的典型表现。所以,本文的标题就是《五千页的Swamp》。 

(全文到此为止) 

 

back

 

附录:李大同:美国大选观察(一)

这次对美国大选的观察和研判,大概会持续很多年,或许会有巨著产生。类似像我一样的吃瓜群众,以往粗浅的对美国及美国式的民主,自由的认识,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或曰深入。

 

川普为什么在明显占真实选民多数的情况下会失败?一个直观而又明显的现实是:他在体制的高端中处于劣势。体制的高端有一个现实的名词叫“建制派”。什么是“建制派”呢?未见定义。我的理解是,政府中长期处在制定规则,实施规则,并从中获取稳定利益的群体。包括政府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大分支。包括政务官与大批事务官员。而川普的执政目标,几乎可以说就是雨所有这些家长派的利益相冲突(见网文《川普的十六宗罪》),最后到了撕破脸的地步。一个很少提及却是最重要的例证是:厚达五千页的国会的那份预算法案。提交给国会仅仅就几个小时就被参众两院通过了。谁多清楚,这份法案仅仅读一遍也得要花一两个星期。就是装样子的。国会两院的讨论也得要两三个星期吧。结果是,没有任何争议地如期在几个小时内通过了。如此胡闹,当然会被川普否决。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两院又迅速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多数(仅仅有几十人反对)强行通过。明明没有一个议员能够在几小时内读一遍,为什么全都投票通过?只有一个明显的解释,因为预算里给两院议员加薪四万七千多美元!

 

而这份预算里给美国国民的是每人六百美元!

 

什么叫做制定规则并获得实际利益,没有比这次通过预算案更直接更无耻的了。这帮议员在疫情给国民经济造成重大创伤,尤其是让无数中小企业倒闭之时,先让自己拿到近八十倍于国民所得的增收。川普竟然要否决,岂能容忍?!

 

体制的低端的数以千万计的选民,但是他们只能非常间接地通过选举几个人来代表自己,往往其实这些人他们一个都不赞同,但是别无选择。两党就推出这么几头蒜来,就凑合吧。总的说来体制低端的选民,仍然是属于“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无权决定谁是总统,谁是州长,联邦以及州的议员的人选,只能被动的投票。这就使得真实的选票的价值大大的打了折扣。除此之外选民还受到体制高端的洗脑控制---这次美国大选最令人震惊和最明显的事实是,全部媒体,包括传统的纸谋电视广播,以及现代网络公共平台,全部被建制派和支持他们的科技寡头控制。他们联手绞杀这头反体制的怪兽川普,掩盖歪曲抹黑,造谣等种种下作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干脆直接封杀,让你说不出话来。

这可不是仅仅对川普一个人的封杀,一夜之间连带封杀支持川普的7万多个推号。在最好的情况下,低端选民的意见表达就只能走上街头了。然而这对庙堂之上的体制派高端影响甚小。甚至还可以被操纵和利用。就如这次华盛顿的“国会纵火案”。连他们手中的真实选票,也被这次大选的舞弊搞的一文不值。而选民弱小到几乎不可能还去寻求真相和法律救助。

在体制高端,我们看到窗川普像唐吉坷德一样,对着巨大的风车,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整个宪政分支和程序都在万分冷漠地看着他孤独而绝望的挣扎,直至败落的最后一刻。

川普失败的第一个原因,就是一个怀抱理想的政治素人,与坑瀣一气的建制派联盟相比,力量太弱了,太悬殊了。即使在他享有总统特权的行政分支里,他也步履艰难。为何?有数据统计,在奥巴马执政的8年里,将联邦政府的8000多名事务官员,换掉了6000多名。以致大选时,95%以上的公务都支持并捐款给民主党。这样一个人事结构,在舞弊证据此起彼伏爆发时,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局竟然装聋作哑丝纹不动。FBI甚至还公然威胁爆料证人。

在这种力量对比下。川普要赢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这也是Pelosi在大选开始前,就敢于公然放言:无论投票结果如何,百臻都会是总统“。Pelosi倒是深谙力量对比之悬殊。上次大意了,让川普上来了。这次经过4年的精心准备,绝无再失手的可能。而穷尽了宪政框架里的所有的救济途径后,川普虽败犹荣。比较一下美国民众对走出白宫和走进白宫的2个人的关注度,就一目了然了。那个痴呆Biden,在数万军人的包围之下,面对没有一个选民参加,只有一排排小琪的就职仪式,这一场面必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的最荒诞不经,极其羞耻的一页。


浏览(1169) (6) 评论(7)
发表评论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2021-01-09 16:27:29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1/07/21

 

我们刚刚离开DC,就开始看到媒体开始造谣了。这样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对我们来说是早已不足为奇了。多年来一直如此,特别是Trump总统上任以来。 

我们不会接受这样腐败的,由于外国利益输送,以出卖灵魂,出卖美国民众,出卖美国的家族和极左派团伙,通过欺诈作弊,在所有极左派大资本,大媒体支持下的窃取的結果。 

我们很清楚,我们一直很清醒,特别是这四年来,这个所谓的“主流社会”完全疯狂了。他们只是为了“沼泽”的私利。完全不顾老百姓,只顾那些构成他们的票仓的所谓“弱势”,其实他们也根本不在呼这些所谓“弱势”群体的利益,只是利用来为他们火中取栗而已。Joe Biden的家族依仗Biden的副总统权势从乌克兰,俄罗斯和中国获取了海量的利益。这已经是世人皆知,家喻户晓的。Biden自己还有视频泄露出了,得意洋洋地炫耀他怎么要挟乌克兰政府,撤销了追查他儿子的检察官。这样的败类还要当美国总统,他的罩门捏在黑势力手中,就只能是当今世界上最凶残的黑势力的看门狗。全靠Mark Zuckerberg之流的科技巨头掌控的media竭力地压制隐瞒真相。同时不遗余力地抹黑Trump总统。 

现在共和党里的Deep State,以及Swamp里的大大小小的鳄鱼们,他们都和极左派肮脏一气,都原形毕露了。典型的比如参议院共和党的领袖,Mitch McConnell,他的老婆赵小兰的家族船运公司完全和ccp勾兑在一起,完全陷入了ccp的蓝金黄圈套里。他们从ccp搜刮的中国老百姓的民脂民膏中获取了巨大的不义之财。这些多年来已经有很多文章予以披露了。 

可是,美国的绝大多数民众是支持Trump总统。Trump总统和美国民众,越过了这些位高权重的政府机构和无数的官僚们,直接相通。民众清楚的知道,Trump总统在干什么,为什么为国家,为老百姓做正确的事情,竟然是这么困难。就是因为Trump总统为了美国的长治久安,提出了“抽干沼泽”,得罪了所有的既得利益者和整个阶层集团。美国民众相信总统,支持总统,热爱总统。只要看每一次Trump总统的出场,都是人山人海,震耳欲聋,直击宇宙的,山呼海啸般的齐声雷鸣: 

USAUSAUSAUSA!”,

“我们热爱Trump!”,

“我们为Trump而战!”

。。。 

山呼海啸,震天雷鸣。 

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情,根本不是极左派污蔑的那样是暴徒。我们看到了那么多的老年人,坐在轮椅上,包括复员军人,老年的,残疾的,有的拄着拐杖,带着孙儿孙女。。。让人看到了非常感动。这么大的年纪了,为什么要不远千里,来自美国各地。。。这样的民众怎么会是暴徒。过去一系列的民众的人山人海的聚集,示威,抗议,都是极其和平,理智的。完全不是极左派的AntifaBLM那样的暴力,更不用说会那样的打砸抢烧。 

即使被民主党偷窃了几千万的选票,Trump总统也有七千六百万的选票。前所未有的!这是美国注册的选民中的七八千万,他们是对美国前途忧心,热爱美国,甚至是宁可困难,也不惜吃福利的忠诚的美国本土民众,也包括了越来越多的认清了民主党祸心的黑人弟兄,包括了西裔中有头脑,有独立思考的,包括了各族各裔的热爱美国的有头脑有良知的民众,也包括了绝不做“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忠于自己的入籍誓言,是非分明,热爱美国的我们华人。 

这一次的民众聚集,有说是四百万,也有说是两百五十万。没有谁可以忽略这七八千万的美国民众。这些Fake news对于支持Trump总统的民众的主体从来不予报导,像苍蝇一样,专门捕捉抹黑,甚至捏造。无视民意终将会得到罪罚的。

 而且,很多民众用手机拍摄的视频已经清楚地显示了,搞打砸抢的是被警车护送来的Antifa搞的。Antifa冒充支持Trump总统的民众。他们的豺狼虎豹似的邪恶打扮,完全和支持Trump总统的和平民众截然不同,一目了然。而且,他们手腕上的Antifa的刺青,清清楚楚地揭示了他们货真价实的Antifa 

极左派控制下的警察,对于摧毁城市,摧毁街道,殴打无辜民众,殴打警察的,AntifaBLM暴徒,没有发射催泪弹,还毫无廉耻地向暴徒下跪!相反地却向和平抗议的百万民众施放催泪弹,橡皮子弹!如果极左派势力腐败,黑暗到这种地步,民众还能不奋起反抗嘛。而且,民众即使对抗,也对抗的是腐败堕落的势力,不是无辜老百姓。不像极左派豢养的AntifaBLM,他们的暴力,打砸抢烧,针对的就是无辜老百姓,针对的是商店和公共设施。 

面对着警察的暴力,成千上万的民众齐声高呼:“We are the People!”。 

我们深切地感到了,六四竟然在美国重演,国会纵火案再现。没有想到,从民主社会到法西斯专制,在极左派手上,竟然就是这么尺步之差。 

现在是美国历史上的至暗时期。 

(全文到此为止)


    浏览(2415) (99) 评论(19)
    发表评论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2021-01-03 21:17:51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12/19/20



    读了千里走单骑的《大选只有两个结局:长痛还是短痛》文章。 写的非常好!为了大家的方便,也附录在后。这是一篇悲壮而坚定的宣言,我完全赞同。

    他说“2016年,极左派和swamp大意了。但是,这次,2020年大选准备得非常充分。但是无论如何没想到老川竟然增加了1000多万票。所以,他们也是被逼上了绝路,把所有的作弊手段都不择手段地用上了”。我也非常赞同。于是就造成了许许多多的史无前例睹目怪状。

    所以,这一次大选的广泛的严重的系统的作弊,已经不再是仅仅关乎谁赢谁输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美国的根本的立国基础的问题了。如果这样的作弊能够被接受,美国从此再也没有公正平等民主的选举了。

    民主政治就是为了民众的切身利益的,“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所以,“all politics is local”。像空降一个如Ossoff这样的毛头小伙子到一个州的做法,完全是在摧毁美国的民主政治。Ossoff才从大学毕业不久的,不要说毫无政治经验,甚至都没有什么生活经验。完全靠民主党“中央大佬”调动全党的全国资源来争抢一个地方的国会议员的位置。这样的做法,与GA的政治生活和老百姓利益毫无关系。

    这样的做下去,以后就不再有民主选举的必要了。选举只是欺骗人的花样了。选出来的人,根本无需对地方负责,对民众负责。只需要对扶植他的“中央大佬”忠臣,只需要对支持他的“金主”负责。不再需要地方政绩,不再需要地方民意。就剩下中央大佬和背后金主的独裁政治了。这样子下去,也是彻底摧毁美国的民主政治基础,摧毁美国的立国之本。

    早在2017年中期选举时,为了剥下他的画皮,为了揭穿民主党大佬的伎俩,我写了老钱:Ossoff 不敢回答,不敢辩论!7828》,和《老钱:同胞们加油,让Ossoff Out/滚蛋!6525》。今年这个小骗子又被空降来强加给我们了,我又写了老钱:Ossoff选举就是作弊!6764》和老钱:小骗子Ossoff又来了!9650》。反反复复地揭穿这种独裁专制的鬼把戏。

    这些摧毁美国的民主政治基础的恶行,无论是民主党做的,还是共和党做的,我们都不允许,都应该坚决反对。这已经不再是党派之争了。不再是党派利益了,而是决定美国的命运,是坚持民主制度,还是走向专制制度的问题。

    美国真危险啊!请看我的《老钱:《美国真危险》系列(v2》。

    这些就是为什么热爱的绝大多数美国的爱国民众,甚者世界各国热爱美国的民众都拍案而起的原因。

    看看Trump总统的每一场竞选活动场面,就可以看出美国的绝大多数民众的民意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信任,支持Trump总统的原因。不要说Joe Biden没有这样的人气。不要说是因为Covid19的缘故。就是Hillary Clinton当时,没有Covid19,也做不到。难道不是一清二白的历史事实嘛。选Joe Biden的人中,绝大多数是因为不喜欢Trump。为什么不喜欢Trump,就是被支持极左派的主流媒体洗脑了。糊涂啊!

    我写了《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极左派的华左们立刻攻击是“个人崇拜”,“红太阳升起来了”。他们经常喜欢用的“文化大革命”的帽子,当作大棒来打击别人。用他们极左派思潮的老祖宗的话来说,就是“形而上学”,“食而不化”。喜欢说这些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什么是“文化大革命”,他们根本不懂。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来到人世没有,可能他们的父母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呢。顶多还在穿开裆裤,拖鼻涕呢。他们只会简单盲目地“形式类比”,生搬硬套。我根本不屑理睬这些当年穿开裆裤的黄口小儿。

    历史是可能会看起来在重复。但是,历史条件是完全不一样了。“个人崇拜”,“红太阳”,“文化大革命”都是在“无产阶级专制制度”下发生的。那样的人民群众,都是被长期“洗脑”而训练而成的。虽然声势浩大,看起来“人山人海”,一旦没有强权的镇压,一旦失去了舆论专制,就会像雪人一样迅速地化掉。

    但是,现在发生在美国的事情是,恰恰相反。

    没有人悠忽鼓动我们,其实恰恰是相反的,完完全全地从地面上,自发升腾,凝聚起来的人气。恰恰相反的是,我们完全不理会那无所不在,连年累月,铺天盖地,令人窒息的极左派舆论的裹挟浸淫;我们坚决拒绝所有主流媒体的围剿,拒绝所谓“精英们”的反向忽悠和鼓动。不像极左派的阵营势力,背后有金主。我们没有任何暗示利诱,相反的是不计代价和付出,不顾威胁恐怖。


    支持Trump总统的民众,恰恰是坚定不移地拒绝Fake News,拒绝“被洗脑”。绝大多数的美国民众,从四年的事实里,看清真相,凭常人常识的独立思考得出结论,看到了极左派势力将会毁灭美国,坚信Trump总统是一个伟大的奋不顾身的爱国者。正因为Trump总统为了美国民众的利益,而触犯了DeepState,民主党和共和党中的Swamp的经济利益,所以得罪了他们。Trump总统是在为美国民众,几乎是像唐吉柯德一样,在跟庞大的美国swamp既得利益集团,乃至世界的swamp鏖战。

    但是,Trump总统直接得到了美国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所以才有这样的“人山人海”的人气。几乎Trump总统的每一场Rally,都是这样人山人海,民众自发地,强烈的,不可压制的热情和感情,决心。这是完全彻底独立思考,忍无可忍了,背水一战的绝大多数的美国民众。

    所以才有11/14,12/12,和马上就会看到的1/6,人山人海的热爱美国的民众聚集在DC国会山庄,直接表达对Trump总统的支持。

    为什么我在这里一再说支持Trump总统的是美国的绝大多数民众。看起来,好像是几乎是“一半对一半”。支持Trump总统的这一半里,都是热爱美国的民众。可是,在极左派阵营的那一半里,因为美国的“教育制度”出了严重问题。“精英们”,“教育者”,“舆论媒体们”,他们不再是教育美国的孩子热爱美国,而是各种各样的“自恨”美国,把美国当作“万恶之源”。包括所谓的极端主义的“全球化”和“多元化”。美国的移民政策也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热爱美国的这一半人,都喜欢挂美国国旗,挥舞美国国旗,唱美国国歌;而极左派的那一半里,鲜有挂美国国旗。走在居民区里,一目了然。支持Trump总统的民众高呼“MAGA/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而那一半就仇恨这个口号。在大街上对垒的时候,支持Trump总统的“这一半”出现的时候,都是国旗招展,美国国歌震天。而不热爱美国的那些人出现时,总是黑衣黑衫,鬼影崇崇。那一半是不热爱美国的势力中,又有一半只是热爱“福利”的和价值理念上“没有归化”的新移民。

    美国现在的局面,就是极端的“滥发福利”政策和错误的“移民而不归化”的政策造成的。让勤劳诚实的美国民众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一个国家,应该由热爱这个国家的人来决定国家命运呢?还是让那些不热爱这个国家,诅咒这个国家的人来做决定呢?

    比如,Michelle Obama就说过“我从来不为美国自豪过”。Obama的八年,就是消弱,搞垮美国的八年。无论是Hillary还是Biden执政,都是继续搞垮美国的政策。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无论是菲律宾,还是越南,无论是巴西,还是圭那亚。。。无论在哪一个洲。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哪一个国家愿意让不喜欢自己国家的人,让仇恨自己国家的人,来决定自己国家的命运?没有。

    美国是伟大的,但是生病了。

    Trump总统就是来治疗美国病,而得罪了那些靠着“美国病”而发财的DeepState和Swamp里的人。从而恰恰得到了热爱美国的,美国好了,自己和子孙后代才有保障的,“绝大多数”的热爱美国的民众支持。

    治病会有“短痛”。不治病就会有“长痛”。

    不愿意“长痛”的热爱美国的美国人,参加我们1/6在DC发出我们吼声吧。

    (全文到此为止)


    附录:

    大选只有两个结局:长痛还是短痛

    2020-12-19 by 千里走单骑


    大选过去了整整一个半月,舞弊的证据越来越多,老川的努力却屡屡受挫,不少人开始心灰意冷。
    民主党,媒体,共和党建制派,眼看着就要阴谋得逞。
    还有戏吗?川总还有翻盘的机会吗?……内战啥时候开打?
    这些问题我一个也回答不了,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说实话,现在唯一知道答案的,是老川自己和他的几个亲随,其他人都是猜。
    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写赢定了那种鸡汤文。喊口号的文章太容易写,但是没什么意义。偶尔猜对了就趾高气扬,猜错了就悄悄地换个话题。
    那不是自信心的体现,而是麻醉剂,跟鼓舞士气没有关系。
    我自己从来不信鸡汤,更不会给别人灌输。
    有读者在后台问我,看你字里行间的意思,是不是感觉没希望了?
    错。
    我现在的想法跟大选第二天没有太大的差别。
    诚然,高院下跪这么快,这么果断,是超出我的想象的,对我是个打击。DOJFBI彻底尿遁,虽然愤怒,并不意外。另外我一直认为12月初是个关键点,没等到雷霆万钧的一击是个小失望。
    但是总体来说,并没有特别的出乎意料,更谈不上心灰意冷。
    Nobody said the road would be easy.
    老川以一己之力,带领一帮草根,对付整个国家机器,全球既得利益者,哪有那么容易?
    2016年,他们大意了。
    这次准备得非常充分,但是无论如何没想到老川竟然增加了1000多万票,被逼上了绝路,把所有的作弊手段都用上了,于是崩了。
    美国已经有一半选民相信拜登偷了选举。剩下的一半,估计相当一部分心里明白,嘴上不说。
    我从2016年开始写时评,陆陆续续发过不少大选舞弊的文章。2018中选之后,加州的情形大家有目共睹。2020大选到现在,我所有的文章都是分析舞弊的,多数是数据分析,少数是新闻报道。
    没有口号,没有煽情,没有忽悠。
    因为114号,我并没有吃惊,也没有指望老川能利用现有的腐败集团根治腐败。
    选举舞弊是美国的痼疾,由来已久。
    唯一的区别是,这次闹大了,闹得世人皆知。
    有句话说得好:民主党做了不该做的事,惹了不该惹的人。后半句才是重点。
    老川有足够的权力,仅仅是宪|法赋予总统的行政权力,就能粉粹这场阴谋。不用依靠法院,也不用指望国会,甚至都用不着军队。
    三权之中,硬通货都在行政手里:

    1. isc]

    2. 国会:制定法律

    3. 法院:解释法律

    4. 政府:执行法律


    其实民主党赌的就是老川不敢动手:他们已经不在乎了,就是明抢,看你怎么着!
    深层政府(deep state)虽然势力很大,也控制了高层,但是真正干事的还是爱国者居多。就好比执法机构,千千万万的警察站在哪边?全美国没有一个警察组织背书拜登,这就说明了一切。军队也一样,高级将领多是政客,但是真正的军人,保守派妥妥的占据绝对优势。
    所以老川是有这个能力的,也有底气。
    他会不会下手,只有他自己能做这个决定。
    因为开弓就没有回头箭
    对于老川来说,放弃是最简单的。亿万富翁,子女成才,也做了四年总统,回去开办一家电视台,一个人就能打败福克斯,天天骂拜登就能挣几亿。70多岁的老人,除了咽不下这口窝囊气,还有什么顾虑?换上你在他的位置,你会怎么选择?
    有人说民主党不会放过他,一定会往死里整,我倒觉得不至于。会刁难,但不会下黑手。民主党不怕吗?老川不会反扑吗?已经卸任的总统,不能伤害他们的利益了,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就为了泄愤?
    万幸的是,他没有放弃!不但没有认输,还在继续战斗
    对于我们来说,只要他还在fight,我们就有希望。
    因为川普之后,再无川普。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我之所以没有太大的起伏,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认为,米国的现状已经决定了2020大选只有两个结局:长痛还是短痛。
    短痛:老川决定破釜沉舟,一举拨乱反正,虽然短期动荡,最终清干沼泽,灯塔不灭,共和国幸存,美利坚至少再辉煌100年。
    长痛:老川决定解甲归田,自此民主党小人得志,继续祸国殃民,虽然短期风平浪静,最终要么内战,要么分裂。
    不要忘记,老川面对的,不是当年那条小小的卢比孔河,而是汪洋大海。
    他的背后,也不是当年战无不胜的铁甲军,而是一群上有老下有小,埋头工作,养家糊口,暂时衣食无忧的普通中产。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多少人愿意放弃一切,从此踏上不归路?
    我已经看到所谓的挺川人士抱怨,说他只知道喊冤,不敢下手除奸。这种键盘侠哪里都不缺,真到那一天,他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对我来说,只有盼望,不敢奢求
    那么,接下来还有一个月,会有哪些发展?
    1)如前所述,一切皆有可能,不到120号就没有结束。
    2)高院下跪,驳回德州官司之后,诉讼这条路虽然希望渺茫,但是并没有彻底堵死,目前还有几个官司在走法律程序。
    3)所有关键州都已经进入罕见的选举人对决(dueling electors,只要众院和参院各有一人发起挑战,本次大选就将进入一个非常混沌,无例可循的胶着状态(遥远的1876年发生过一次,最后双方妥协)。现在,阿拉巴马众议员MoBrooks已经明确表态他要挑战,而且众院肯定不止他一个人。参院比较微妙,自从麦康奈尔投降之后,目前还没有参议员站出来,但是,橄榄球教练,今年刚刚当选的参议员Tommy Tuberville已经表示有意挑战选举人团。Rand PaulTom Cotton等等也是可能的人选。
    但是





















    浏览(2123) (300) 评论(7)
    发表评论
    总共有21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