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海的博客  
產  
        http://blog.creaders.net/u/1280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微小说《喝茶指南》 2018-08-20 06:59:34
浏览(243) (33)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伊甸城邦》第三卷 活色生香 第五章 2018-05-30 19:19:08

第五章
第一个到锅饼店道歉的正是市长大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闪亮登场。
1949年3月初,黄岛路的斜坡上,一辆“雪佛兰”轿车突然横亘在锅饼店门口,市长的司机费了好大劲才把车停下来。车轮子前还放了一块木枕,以防溜车。后边跟上了记者,坐黄包车来的。
10平方米的锅饼店显得窒息,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王氏领薅胪l给市长大人跪下了。
市长大人亲切地把他们一一搀扶起来。记者赶紧抢镜头,各种角度,跟茧茪F相。
王氏痛不欲生:“市长大人!你可来了!于警长还诈了去400美金!请市长大人做主啊!呜呜呜~呜呜呜~”孩子也跟茩。
王氏头上的瘀肿还未消散,趁人多扒给市长看。
市长大人本想回避,不料群众围了上来。于是市长大人拍案而起,显得勃然大怒,大叫,岂有此理!一块锅饼从桌子上震到了地上。嗯?捋了捋胡须,头一晃,眉毛一扬。这是怎厶个意思?
王相玉估计,市长大人脑子里大概是浮现出《铡美案》包公的戏词,差点唱出来。罢罢罢,场合不对头,真唱出来就把做戏的底子漏了。市长大人借故告辞。“夫人告辞了”说得跟唱腔差不多。坐上车,一路下坡,径直奔向中山路上的巡捕房。
对于情敌,王相玉还是了解的不少。
当时王相玉名噪一时,一个年幼的受害者,饱经沧桑。
新闻焦点,慈善机腹向王相玉伸出了援手。还有来自社会各界关爱,送钱送物,琳琅满目的鳕~,上不封顶,多多益善。
王母百感交集,还琢磨呢,怎厶就没有人送红圈呢?
到了这种境界,是想什厶来什厶。
警长于大头当晚趁没人的时候去了,戴酐鳌U,头上的蘑菇还没消,叫人看茤丢人的。还带茯金外加两包红圈。
王氏仔细的核对了一下数目,差不多数了10遍,越数越乱。
于大头口袋里还有一包红圈,赶紧递蝖C王母趁机用耳朵夹了几支。直到于大头的矮高聋F,王母才把钱数明白了。
这一切,李正先趴在窗上看得一清二楚。于大头刚走,李正先就敲门进去了。
这一系列的变故,促使王氏和李正先的感情迅速地升温,干柴烈火,很快就如胶似漆。
王氏:“哎呀!小李!想死我了!你怎厶才来?哎呀!小李!想不想我?想不想我?”
李正先:“老王,你先别急!不对,我看看外面有没有敌人监视?”
王氏:“嘘——关灯吧!小李!小李!想死我了!先吃个锅饼?”
李正先:“不吃了,先别关灯,你给我5个美金使使!”
王氏:“中!你快拿吧!你拿了起报社的?”
李正先:“对!赶快!我得连夜送!注意,要保密。”
王氏:“这厶晚了,黑灯瞎火的,你去送什厶计?别磕荂I”
李正先:“白天不就叫人发现了吗?叫人看见了就麻烦了!”
王氏:“中!中!中!路上小心!5个美金{了?”
李正先:“不{再说!对了,今天买卖怎厶届H”
王氏:“一天好起一天,你替我谢谢报社!谢谢报社!谢谢你小李!谢谢你小李!”
李正先:“我先走了,我还得拿包红圈!”
王氏:“两包都拿荂I晚上,你还回不回来了?”
李正先:“不一定,我看看再说,一包就{了。”
王氏:“不中,你先弄完了我再说,要不我不依(准)你走!”
李正先:“老王,你这是干什厶?我已经跟报社说好了!”
王氏:“不中!你得弄完了我!谁知道你去找谁?你丌一找梁大天来?不中!你得先弄完了我!”
李正先:“哎呀,我弄完了哪有劲拉车?”
王氏:“小李,你嫌齁(弃)我了莫是?你嫌齁我了莫是?”
李正先:“老王,别胡说八道!你先别,大敌当前!大敌当前!”
王氏:“中!快去办去吧!你想荂A我王香莲还在这等荍A,别把我忘了。中,小李,快去快回!快去快回!”

满清的遗老遗少还是有一点历史作为的。就规模而言,从黄岛路一直延伸到芝罘路的红灯区,当时在全世界堪称最大。中国各地的妇女带茞^金的|想纷至沓来。
人文青岛,在这里居住的最大历史特征就是人口密集。
这真的有可查,这些楼群还没拆,破碎的记忆依稀在眼前。
直到现在,走进这些楼院,空气中仍然弥漫随地便溺的不及时处理发酵出来的气息。突兀的拐角、楼道、过道、冷不丁搭出来的吊铺,这应该是建国后简易的建诛作品,极有可能是青岛最早的城市“蜗居”规格,充满了节省空间的智慧。住在这里的人,上下出入要防头被磕虒I荂C
说,有些吊铺也是有产权的。
就是这些掩人鼻息的恶臭,锁住了历史的原汁原味。
新闻焦点能完全转移视线,当时山东首府济南已被解放军攻陷。民国山东省政府迁到了青岛。
这些似乎并不重要,围绕锅饼店的这些主要人物荒谬的人生轨迹更能吸引媒体。
梁大天的活干茪ㄤ峇艉F,几乎是没法干了,别说是她,平康三里也跟茧J头烂额。口诛笔伐的记者已经足以令平康三里破产。
自诩福媦秩答漱_大头自认为已经躲过了灭顶之寣C
不过,李正先,走蚆@!
李正先拉茯v车缓缓地走到了平康三里,目的是光顾梁大天。看起来像是在门口靠活。
梁大天的房间亮灯,于大头在里面。
于大头“哼哧”“哼哧”地喘茞岕a,梁大天趴荂A嘴里叫荂G“Oh!Darling! Oh Miller! Oh Miller! Miller! Miller!”
于大头“啊呀”一声嗷叫宣告游戏结束。
李正先赶紧躲到暗处,手里攥茯元,等茪_大头出来。
于大头半掩酐鳌U,走到院门口,黄包车围了上去。于大头以为是记者,慌忙掉头,从后门跑了出去。
李正先锁好了车,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等了快一年了,终于尹汹F钱。
梁大天的房间布置得比较讲究。梳妆台上供奉粈iller中尉的放大黑白照。欧式大衣橱,欧式铁床,软床垫,规格最大的痰桶。地毯不错,质地柔软,人多的时候就派上了用场。可惜就是污渍太多,换洗老也跟不上趟。
李正先掏出了红圈,递了上去:“玉环,想不想我?”
梁大天接过矮`深地吸了一口,把蝪擐R在李正先脸上:“Oh, my god!想你有什厶办法?你也没有钱。从哪弄的?”
李正先:“我自有办法。于大头又没给钱吧?这个逼养的!”
梁大天吐了口蝪憿G“于大头?哼!于大头咫陉不给我钱?就咱L头大?Oh,my god!”
李正先:“你的眼睛告诉我,于大头没给钱!这笔账我早晚跟他算!蝘A先拿荂I”李正先把红圈塞进了梁大天的胸沟。
梁大天:“不是王老两他娘给你的吧?你也就是弄个老*****娘们!Oh,my god!你也是个老*****!”
李正先:“玉环,我跟你说,我是共产党!我告诉你,很快青岛就会成为我们的天下了!”
梁大天一声浪笑:“Oh,my god!你是共产党?你是怕于大头弄你吧?你是共产党?你是共产党我一辈子叫你白睡!”
李正先:“一言为定!你对天发誓!”
梁大天:“发什厶誓?你真能装,你今天拿了多少钱?老邻居一场的,看在老朋友份上,我照顾照顾......Oh! my god! oh darling! I love you! Oh, Miller!”
李正先:“玉环,今晚、明晚,我包两夜,行不行?”
梁大天:“行!行!行!Oh!Darling!I love you!”

1949年,青岛的年度经济人物当属市长大人。
小香兰在1948年学会了唱花旦。1949年5月,趁茪H心惶惶,市长以一块现大洋的代价从平康五里把她骗走了,直接去了台湾。你看市长这时间掐得,啧啧。
香竹、香菊、香梅,三姐妹还在平康五里。后来解密的数显示,James之所以没和蓝小脚谈成,是因为香兰恕艀o那三个姊妹。那就意味粑ames要带走四个人。L人所难啊,可是她就是乖乖地跟茈长走了。
很多事是解释不清的。
春夏之交,王相玉觉察出来,已经晚了。王相玉还打听出更加详细的消息。市长大人还是唱戏溜掉的,还是长阪坡赵云的戏。
赵云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念)     曹操传将令,晓谕众三军:只需活子龙,不要死赵云。
     (白)     哎呀妙哇!曹操传此将令,不许暗放冷箭,不免趁此机会,我要杀他一个干干净净。
             呔!曹营众将听者,哪个有胆量的,只管前来。
张合   (内白)    张合来也!
那一年开春以后,“come sure”的生意越来越差。美国军舰的水手都认识路,太近了,不需要向导了。民国海军多了起来。唉!没油水不说,要小费要急了甚至还能挨上揍。
钱挣得越来越少,其母王香莲的抱怨也越来越多。
王相玉最恨的两个人,一个是他娘: 聊透顶,光吃不拉;一个是他哥哥:浑身是力气,谁都不敢打,专打二弟相玉。
生活还是要继续,王氏的锅饼店经营有了明显起色。王家的生意开始风生水起,王相玉不得不加入了,和的面更加劲道了。
王香莲鬼使神差的情感引得王家四兄弟牢骚满腹。
娘这是怎厶啦?
唉!别提了。王香莲预料的没错。
第二天
























































































浏览(253) (39)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伊甸园城邦》第三卷 活色生 2018-05-28 05:48:34

第四章
宋桂兰领薅胪l住回娘家以後,孩子也都改了姓。他们不想跟王相玉有任何瓜葛。
胖子在少管所的时候,王相玉还去看了一次。还真有个叫王建国的,但不是,好一番折腾,才见茪F。
王相玉:“建国,你在这还行?挺好的?”
胖子:“行,挺好的。”
王相玉:“没有人打你?”
胖子:“你快行了吧?你怎厶跟个娘们似的,别哭!”
王相玉:“嫩妈,也来看你来?”
胖子:“你说你?哦,来,来。”
王相玉:“孩子,我试荍这个心里哈。你说,人家的事你上去干什厶?你韪H打,打完了,人能替荍A进来?你说你,建国,你怎厶这厶胡涂?”
胖子:“你吧,我也不好说你了,行了,你回去吧。”
王相玉:“建国,我心里难受,我,你说你,建国,这些管教我都喂饱了,咱爷俩爱怎厶说怎厶说,不用怕。”
胖子:“你有没有事?”
王相玉:“我没有事,我能有什厶事?”
胖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吧,别在这胡搅合,我跟你说话,你怎厶听不明白?”
王相玉:“孩子,你这话真说得不太好听了,哼!嫩爹我,嗯?什厶不明白?我和你说,我现在和青岛市这些领导的关系,没有我办不了的事。”
胖子:“你怎厶又来了?想唱戏?你有关系你直接把我办出去就是了,直接保外就行了,你吹什厶牛逼?”
王相玉:“建国,爸爸跟你说个事,你不能改了姓,好铪璊ㄖ鵀W坐不改姓,嫩奶奶多亲你,你好改了姓?”
胖子:“你快别提你那家子人了,你怎厶?”
王相玉:“老宋家再厉害再厉害,那不是已经过时了,现在是嫩爹我厉害,我和你说。”
胖子:“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
王相玉:“建国,你这个姓得改回来,你回来以後我带荍A干,嫩爹领荍A干挣钱的大买卖!”
胖子:“你这个老东西,赶快给我滚回去吧!”
管教:“宋建国!怎厶和你父亲说话?”
胖子:“我有权不见他,好了,我不见行吧?”
胖子转身就走。
王相玉:“建国,你跟她姓我就不给你办了,我。”
走廊里传来了胖子的声音:“你快闭上你那个臭嘴吧!”
在中山路收国库券的日子里,王相玉也去过热闹。
王相玉:“建国,在这干还行?”
胖子:“还行。你怎厶?你也想来干?”
王相玉:“建国,不是嫩爹笑话你,你这个小买卖根本不上道,你这叫买卖?你知道我现在干。。。。。。”
胖子:“你给我闭嘴!守这厶些人我给你留面子,赶紧滚!”
王相玉:“行,你不认我也就罢了,可。。。。。。”
胖子:“赶紧滚!”
王相玉:“我是嫩爹,你,你,你这,得。。。。。。”
王相玉看茪L个人逼了上来,其中包括郭L,鼋o撒腿跑了。
当时胖子眼里杀气腾腾。
看到胖子眼里的凶光,郭L恍然大悟。
:“建国,我怎厶觉结巴柱子弄的这个人是嫩老爷子?”
胖子点了点头:“道上人办这岳⑦痧鄍h管?我闲得没事干了?”
郭L:“建国,有点骑虎难下,弄他一顿狠了,他不值,轻来轻去的还不如不弄。”
胖子:“守茪p弟,我还不能说,不{丢人的。”
郭L:“建国,你怎厶想的我明白,你是怕这个柱子知道那是嫩老爷子,知道了妹妹也抬不起头来,是这个事吧。”
胖子:“也有这个原因,对这个东西下手脏了咱的手,咱打的都是什厶人?这个东西确实不值。”
郭L:“刚才咱两想一块去了,你刚才眼一瞪我知道你想下手了,剩下的事我给办吧。”
胖子:“你快好了吧,下手还用出来商量了?想想怎厶弄,想想。”
郭L:“要不这厶办,什厶也不用和他说,使床单一包,开车把他找个荒山扔里面,等他从山里爬出来,我估计这个结巴柱子就祟陪J涂了,这个事就这厶茪F,你说呢?”
胖子:“好,先就这厶办吧。”

当天夜里,王相玉士气大震,兴师动众了。
他连夜找的赵廉政,把情G一五一十的全说了。
赵廉政叉虒y,俨然是法律顾问:“这个出事了,也没有什厶大问题!咱孩子这是见憳i为,咱都可以把他扭送派出所,他们这是敲诈勒索!老王,你也是,怎厶什厶帚涟A也找?”
苏婕听了王相玉的讲述,内心 比兴奋。老王,嫩儿很厉害!咱做生意还就差这厶一个人,黑道摆平了,咱还怕什厶!
王相玉:“俺这个儿,我是知道,他随他姥爷,不要命。他姥爷是个老八路。”
苏婕:“咱公司很多麻烦事,建国这不也能办了?”
王相玉:“你叫他去干些那个?”
苏婕:“闲茪]是闲荂A他要是出手镅阶咱给他提成还不行?”
苏婕开始对胖子展开了 限的遐想,她只比胖子大5岁。
王相玉也感到了实实在在的靠山,这个比当官的都管用。哎呀,我的儿啊!
革命京剧《红灯记》
李奶奶(唱)【二黄散板】
十七年风雨狂怕谈以往,怕的是你年幼小志不刚,几次要谈我口难张。李奶奶 【慢三眼】看起来你爹此去难回返。奶奶我也难免被捕进牢房。眼见得革命的重捎N落在了你肩上,【垛板】说明了真情话,铁梅呀,你不要哭,莫悲伤,要挺得住,你要坚L,
【原板】学你爹心红胆壮志如刚。
扯起虎皮竖大旗,王相玉这一手胖子太熟悉了,也太反感了。寻思寻思,也别跟郭L说的太多,走一步看一步吧。
柱子从崂山里跋山涉水一整天才找荍簖芋A崂山里有狼、野狸子、听说还有熊瞎子。
终于踉踉跄跄、结结巴巴的回到了市区。
找到小姚嫚儿,还是惊魂未定。
哆哆嗦嗦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小姚颤栗不已。
小姚连惊带鵀a去找了胖子的妹妹,刚生了孩子,包个红包去看看。假装什厶也没发生,不经意套出不少话来,他们姊妹都跟妈妈姓。闹不好王老头是胖子他爹,再找邻居一打听,还就是。
这一惊非同小可,鼋o柱子差一点准备到 州打工。
胖子当年的威力就是这厶厉害,在混混的眼里,他是一个高耸入云,并且深不可测的狠角色。
博山路出入他家楼道的青年小伙子,手里拿茪j哥大的,基本上都是胖子的朋友。
为谨慎起见,他们两个就没到王相玉门上赔鷞D歉,别没有虱子找痒痒了,王老头弄不好没说5000块钱的事。钱已经花了。
青岛市也是太小了,柱子早晚叫王相玉撞上了
他们两个一见面同时都想撒腿跑,结果,还是王相玉比较沉稳。关键是他也跑不动。
:“柱子——”
柱子收住了脚,露出了憨态可掬的笑容。
王相玉想起了林保华,嘿嘿嘿,他妈的!上去慢慢调理。
王相玉:“嫩对象挺好的?”
柱子:“大,大,大,大叔,挺好的,挺好的。我,我,我,我打,打,打,打,传,传,传,传呼,叫,叫,叫,叫,叫。。。。。。”
王相玉:“我有大哥大,建国刚给我买的,使我的打!”
柱子:“五,五,五,五千块钱的事没,没,没,没和建,建,建,建国说吧?大,大,大,大叔。”
王相玉:“你说我这个脑子,怎厶把这个事忘了?”
柱子:“大,大,大,大叔,千千丌别说,大大叔,这,这,这是咱咱的事,小,小小姚,马马马上就来了。”
王相玉:“柱子,我和你说,你吧,太小看嫩大叔了,我是怕俺儿做业,你知道我给你说了多少好话,嗯?要不依茈L,他非杀了你不可,你知道?嗯?你没有数!你。”
柱子:“知知知知道,谢谢谢谢谢你,大叔!”

这两口子叫王相玉牢牢地握在了手中,港务局对面的公房,王相玉租了下来。
学 东人,开个大型的洗头房,小姐,小姚负责招募。价格实实惠惠的,叫顾客都满意。
这个剧情是胖子完全预想不到的,拐了这厶大的弯又拐回来了。
胖子当时在景山宾馆15楼开公司,洗头房的状G尽收眼底,再用上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
郭L:“建国,嫩老爷子这个工作能力,我都很敬佩。现在,结巴柱子成了给他跑堂的了,嫩老爷子眼一瞪,柱子鼋o直哆嗦,真的。你看你看,在那训他了,柱子走了,可能买避孕套去了。”
胖子:“操!这真是鱼找鱼虾找虾,哎呀,怎厶跟唱戏似的?”
郭L:“嫩老爷子没事唱戏哈,好处是那个柱子也跟学。”
胖子:“操!那更学胡署地里去(青岛话,意思是胡涂)了。”
郭L:“小姚嫚儿和嫩老爷子搭档绝对顺手,两个人在马路上挎荅瓾u走,就跟真的似的。”
胖子:“哈哈哈,哈哈哈,买卖怎厶届H”
郭L:“火爆,绝对火爆!哎,没有管的!嫩老爷子官方这个关系看来也很歹毒。”
胖子:“L,俺这个老爷子一般人诡不过他,上岁数的人都知道他,那真是,干起事来全是照戏谱来的。”
郭L:“还有个女的,这个长得挺好的,长得比小姚嫚儿好,这个弄不好就是嫩老爷子的对象,建国,你过来看看,快,快,快进屋了,又出来了,建国,快过来看。”
胖子:“L,没有事别看了,有什厶好看的?”
郭L:“快过来看看,很热闹。唉吆,打起来了!”
胖子中F上去:“L,你这个逼帚骗我干什厶?”
郭L:“哈哈哈,我不骗你,你能过来?”
胖子:“我知道那个女的,姓苏。俺老爷子和她就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吆,那个柱子又来了。”
郭L:“柱子就是武大郎,哎呀,在一块怎厶混?你说。这真是:武大郎玩夜S子——各玩各的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浏览(228) (6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