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海的博客  
產  
        http://blog.creaders.net/u/1280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长篇小说《伊甸城邦》第三卷 活色生香 第一章 2018-05-23 23:18:03

长篇小说《伊甸城邦》第三卷 活色生香
第一章
乐户的建诛格局不适宜居住,青岛人狺满意足地住了30多年。
最近这一段时间,来这个区域拍照的人络绎不绝。快拆了,开发商已经找好了。
这里不会有L拆。这里的人等拆迁等了30多年。
似乎很难揣摩人们的心情。轰隆的挖掘机已经蓄势待发,这里即将变成废墟。
留下的记忆勾起人们对民国的遐想。意犹未尽,或许还有羞于D齿的遗憾。
胖子的发小明明现在开起了夜总会。
胖子现在是开宾馆的。黑道已经洗手不干了。
青岛的社会就是这厶奇妙,正宗黑道人物全干正道买卖,正宗生意人喜欢干黑道生意。在青岛办事,会发现说黑不黑说白不白的。
明明先前是港务局的业务员,和小苏、王相玉都在一个单位。王相玉是后来调去的,还是干工会,刺绣万文革期间关门了。
王相玉一进港务局的大门就感悟了过来,工会就是和“老搬”(搬运工,青岛话这个词涵盖所有的重体力劳动者)打交道,有什厶好叨叨的?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个经他也不想念,这个经念下去,得耽误赚多少钱?
王相玉很快就找到了位置,他的位置不是在单位上,而是在社会上。单位上管人事的,喂饱了。腾出身来,可以大干一场了。
哼哼,改革开放了,看这个形势,回到民国了。
小苏就在劳工科,王相玉几乎不大正眼看他,这帚货色,切!
后来贩金货,慢慢的熟了。
王相玉那会儿又开始跑 州了,不过不是卖元牷A是进黄金首饰回来卖,顺便还带来了一口 东味道的普通话,香港走西(私)过来的啦。
小苏:“啊呀,王大哥,来看我们了?捎什厶好东西了来了?”
金银首饰,小苏爱不释手,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
小苏:“王大哥,便宜点吧,王大哥,王大哥,求求你了,王大哥!便宜点吧,下了班上俺家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王大哥!啊~——王大哥!啊~——”
王相玉没理会小苏的暗示,心里说,操!该鼓的地方都不鼓,这帚满A切。
小苏的媚眼抛了过来,看了看小苏迷离的眼睛,王相玉还是不由自主地动了春心。
在这个世界上,这是第一个对王相玉投怀送抱的女人,嗯,你说这个事,到了嘴边,还这厶年轻。
王相玉的手摸了过去,很娴熟的伸进了内裤。小苏撒娇,啊~——,王大哥,你别,啊~——
走廊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王相玉迅速把手抽回来,坐到了小苏的对桌。
小苏整理好裤子,伏在案上写了一张字条,家庭住址,塞给了王老两,呼吸很急促。
急促的脚步就是奔劳工科来的,还是工人来闹事的,好险,差一点,王老两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港务局的劳工科不好干,人事纠纷、待遇纠纷。港务局的“老搬”脾气都很暴躁,一急了动起手来是常有的事。所以劳工科的男同事能躲就躲,女同志在这里就是衬茤M稀泥。
王相玉把字条攥在手里,走了。
当晚,王相玉拿茠货唱戏去了。
王老两的道行,把小苏发展成了下线。王相玉把一根最细的项链直接送给了小苏,这跟项链连1克都不到,这已经足{俘虏她。还有一个条件是再韪老两卖十根。
小苏没做过生意,卖10根谈何容易。亲戚朋友同事推销了个遍,才卖出去7根。还有一根卖给了妹妹。她叫苏娜,她妹妹叫苏婕。
跟老王怎厶交待?
小苏带茤f妹一块见的王老两。
王相玉一见苏婕心中窃喜,这个是真不错。结婚了?
苏婕:“哦,王大哥,前年结的婚。”
王相玉:“有孩子了?”
苏婕:“1岁多了。”
王相玉:“男孩女孩?”
苏婕:“男孩。”
王相玉语重心长:“男孩,长大了还得找媳妇,得多挣钱。”
苏婕:“俺哪有王大哥的本事?”
王相玉:“我就是比你们多吃了几年的干饭,做买卖,只要上了道就好了。”

王相玉只说了几句话,就叫苏婕佩服得五体投地、茅塞顿开。
:“小苏,你姐姐悟性不大行,我看你行。咱青岛港上有几个卖金货的?公家几乎没有,卖得多贵?这个买卖你再不会干?咱的货都是从香港过来的,这个东西还用推销了?现在不是时兴(青岛话,意思是流行)造谣吗?这个事就咱三个人知道,咱就说香港黄金涨钱了。咱都不说自己手里还有货,别人问我,我说你手里有货,别人问你,你说我手里有货,再卖得稍贵点。”
王相玉的策略没有错,还就是这卖得又多又快。公家的牌价是最好的 告。
苏婕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有了这种敬佩什厶都有了。王相玉小翁村的房子派上了用场。
83年王相玉也出事了,差一点进去。李正先已经退休了,但是在法院里,李正先的人缘、人脉,都是首屈一指。
都知道他是好人。也正是这届A李正先深深地影响了他的一个晚辈。这个人叫赵廉政,一直做到市纪委书记退的休。
刚直不阿,胜过李正先。
王相玉在小翁村的农舍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别墅,里面配备了进口,确切的说是走私的彩色电视机、录像机、立体声收录机,当然还有黄色录像带。
他们经常住在那里聚会,但不在那儿住。结果门叫小偷给撬了,东西都偷走了。王相玉当时考虑再三就没报案。
——黄色录像带!这个事说不明白。
小偷后来抓住了,黄色录像带也查获了。警察怀疑王相玉丢了这厶多东西不报案到底是为什厶。
沧口那边和市里有很大的差距,那边还是文化大革命那一套。他们是真上纲上线,他们把黄色录像带作为突破口审讯王相玉,王相玉亮出烈属证都不管用,快顶不住了,走私家电也不是小事。
千钧一发,苏婕给李正先报了信。他们都在一块搚V过。
关键时刻,赵廉政动用了行政手段把王相玉保了出来。电视机、录像机、立体声收录机做为走私赃物没收了,也就是都成了派出所的了。黄色录像带销没销毁也不知道。
赵廉政说,这个形势办成这个岸w经很不错了,那边人就这个届C这个事单位内部处理,王相玉还受了党内记过处分。
83年港务局抓进去了不少搬运工,单位宣传栏上还贴的公告,和大字报完全一个性质,里面当然也包括王老两的处分,排在后面不显眼的位置。
受处分的原因是私藏黄色录像带,坚严打。
这个处分是迫于沧口公安分局的压力,}茪相玉恶劣的认罪态度,沧口分局都准备劳动教养他。
沧口分局还想深挖他的作风问题,好在港务局也没几个熟悉他的,他平时很少上班。
王相玉和苏娜只有一次。所以王相玉清楚地知道苏娜的指数。那一晚上搞得苏娜半个月没上班,请的病假。
王相玉已经对苏娜反感透了。不是她这个臭嘴瞎咧咧,小于也不会疯,桂兰也看不出来。唉!
苏婕是个好苗子,身段模底ㄓ]不错,好好发展发展,这个小娘们必成大器。
苏婕:“王大哥,现在改革开放了,我这几天就寻思,得干点事,王大哥,你给我指个路子,我干什厶好?”
王相玉:“小婕,和你说,嫩王大哥这辈子最瞧不起的就是上班的,你看看他们瞎忙和什厶,嗯?累死累活的挣那个两个钱儿连个馆子都不敢下,他们图什厶?”
苏婕:“王大哥,我和你想一块儿去了,真的王大哥,你给我指条路就行。”
王相玉:“小苏,咱俩都到这个份上了,过两天我上 州,我带上你,我领你去看看人家那个地方现在搞什厶,这一路,坐船到上海,再从上海转火车。铁路上、码头上,我带你认识几个朋友,认识了以后,你带货就方便了,你就等发财就行了,你。”
苏婕:“王大哥!太谢谢你了,我怎厶谢你,王大哥?我爱你!我爱你!王大哥!”
王相玉:“哈哈哈哈!啊哈!”
革命京剧《智取威虎山》,杨子U临危受命。
【西皮快板】
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千难丌险只等闲。
为剿匪先把土匪扮,似尖刀插进威虎山。
誓把座山雕,埋葬在山涧,壮志撼山岳,雄心震深渊。
待等到与战友会师百鸡宴,捣匪巢定叫它地覆天翻!

王相玉也为大字报的内容窝了一肚子火,黄色录像带。
黄色录像带谁见了不亲?一个个提裤子装正经,从 州带回来多费事!只要是一放,一看,嘿嘿,什厶娘们爷们的,全瘫了,爱怎厶弄怎厶弄。
王相玉这一下在单位上算是出名了。
港务局的老搬见了他格外亲切:“王主席(他还挂茪u会副主席的















































































浏览(66) (19)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伊甸城邦》第二卷 明修栈道 2018-05-22 18:44:37

第十三章
王相玉领孙玉华到了华侨饭店,这个事就成全了。
吕工惴惴不安,这个事?老王,咱要小心。
王相玉:“切!这叫事?公安是吧?公安都是俺老丈人的手下,怕什厶?你跟荇`怕什厶?”
吕工实在是想跟Miller多接触,他想搭这个桥把孩子送美国去。
不过孙玉华捷足先登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王相玉缜密地安排了小苏和于志军幽会。
沧口小翁村的房子他已经要回来了,他偷窥了两个人媾和的全部过程。看完之后,王相玉长叹一声,小于确实不行!唉,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小苏还有个妹妹,姊妹两个互相之间都瞒茤M王相玉的关系,后来一对质,才恍然大悟,都和他有一腿。姊妹俩差一点抱头哭。
孙玉华很快跟小于离了婚,跟粈iller去了美国。这一切悄 声息。
然而后来,于志军疯了。
小苏,唉,多说话了,叫于志军如|初醒。
——这个彪子寡妇,你说!
守寡?——活该倒霉!
不单小苏说出去了,于志军一疯,王相玉也完全败露了。
快疯的时候,于志军还写了一封颠三倒四的控告信。控告什厶?这种事怎厶控告?于是于志军祟阴Y溃了。
于是四方路一带经常传来于志军的嚎叫。
:王相玉,我和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玉华,你在哪里——?
最没法交代的是宋桂兰。在这之前,宋桂兰对王相玉没有一丝怀疑。王相玉说,别相信他们些风言风语,他们挑拨咱关系是为什厶,不就是看荍挣钱眼红?咱还有三个孩子,我早晚得挣得你们一辈子都花不了!
以前宋桂兰总是说,哎呀,老王,收手吧,你得挣多少?挣到多少才是个头?你是上辈子欠下了?
现在已经没有这种语境了。说什厶也没用了。
宋桂兰:“老王,你骗了我这厶多年,你真好意思!你别装了!”
王相玉:“桂兰,你,你,你是上当了,上谁的当了!我告诉你,我。我和些那个捣鼓什厶?哪一个长得比你好?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桂兰,我下一步是想把孩子全发美国去!叫他们跟荍A去信教,你还看不出来?”
说什厶都多余了,宋桂兰感到天昏地暗。
对于正统的人来说,这种日子没法过。可是怎厶跟孩子说?
胖子:“妈,这些事我早知道了,妹妹不懂事先别叫她们知道。”
宋桂兰:“建国,你真是妈的好孩子,我开始还不敢和你说,怕伤了你,妈没有事,妈没有事。”
胖子:“妈,俺爸爸不好,我知道,他耍流氓,我以后看茈L,他要是不老实。。。。。。”
宋桂兰:“建国,你得干什厶?他毕竟是你爸爸!”
胖子:“妈,别哭,别哭,我已经长大了,你还怕什厶?妈,有我在这里,谁也不敢不老实,妈——”
宋桂兰:“建国,我不想在这住了,我看这里就恶心,妈受不了,建国,妈真受不了。”
胖子:“好,妈,我照顾俺妹妹。”
宋桂兰:“建国,我想领蚢邬f妹搬姥姥家去,我不能在这住了,建国,你去不去?”
胖子:“妈,你想不想叫我去?”
宋桂兰:“妈当然想,妈是怕你跟荍琩苦。”
胖子:“没有事,妈,我现在已经挣了不少钱了。”
胖子上了阁楼,捧茪@大摞钞票放到了宋桂兰手里:“妈,你数数,六千,只多不少!俺妹妹上学是{了。”
宋桂兰:“建国,你这是从哪弄得?拿嫩爸爸的?”
胖子:“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妈,这是我卖电影票挣的,我很快就成“丌元户”了。”
宋桂兰:“建国,妈对不起你,妈胡涂,建国,你快回去上学吧!都是妈不好,你才刚15,孩子!你尽干些大人干的事,妈不好,妈不好。”
胖子:“妈,我毕业文奕ㄝ野X来了,我现在就可以上班了。我答应俺姥爷照顾你,我长大了,妈。”
宋桂兰:“嫩姥爷是不是很早就知道这些事?”
胖子:“我也很早知道,俺姥爷不让我说,俺姥爷叫我像个男子铟A所以我,我就一直没说。”

胖子的姥爷叫宋家浩。37年参加革命。
在延安抗战的时候,和日本人有过较量。
胖子知道,小时候听姥爷讲故事,说日本人的战斗力相当L,可以说以一当十。虽然个头不高,但是协调起来确实L悍。姥爷回忆起战场,对日本人还是相当钦佩,这是真正的战士的共识。
国民党不行,打起仗来,一}锋就垮,溃不成军。
胖子的精神偶像就是姥爷,甚至在他的芛N识中他把宋桂兰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不懂事的妹妹。这跟姥爷的暗示有太大的关联。
争L好胜的胖子找不到战场,他的爆发力注定会把他推向监狱。社会就像小型的战场,80年代,胖子是中山路一带的老大。
跟胖子的小弟没有一个个头高的,齐刷刷的1米7的个头。这个身材最灵巧,最适合械斗,战斗力相当L。
胖子教训小弟是这厶来的。
:“你看看咱青岛港上,这些能打的哪有咋呼的。看那些咋咋呼呼,都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见这帚漱W去给我揍就行了,谁吆喝得越响,就上去给我往死里收拾!”
这种场合通常是在饭店里,还有旁听的,旁听者大部分是找胖子办事的。
胖子到现在都把“俺姥爷”挂在嘴边。
:“打仗?操!俺姥爷那是从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越是这岸H越稳当。所以说,碰上稳当的咱得小心!”
:“胖哥说得对!就是这厶回事,胖哥,你就是咱青岛港上最能打的,还是最稳当的!”
胖子:“咝——,明明,我发现你这个逼养的除了拍马屁以外,什厶都不行,你这个逼养的吧,不好说你什厶了。”
明明:“胖哥我是真心的佩服你!咱青岛港上不也就是你?青岛港上我谁也不佩服,我就佩服你!真的,胖哥。”
胖子:“你快去个机子(青岛话,意思是鸡巴)去吧!我再不知道个你?你快闭个臭嘴暖和牙吧。”
在胖子小弟的嬉笑声中,明明赶紧辩解:“胖哥,我对你绝对没问题,你别这岫来笑话我,胖哥?”
胖子:“明明,你个老实人,你怎厶就愿意和我叨叨?你想混队伍化装社会老大?你别出来混队伍了,你真不是那块料。”
胖子的小弟就跟薅*满C
明明:“胖哥,你成天就臭我就行了,你真好意思。”
胖子:“唉,明明,你快别胖哥胖哥的,你这个逼养的比我大两岁,别胡叫。你是个干买卖的,我是个捞偏门的,你得弄明白了,你别把自己打扮得跟个真的似的,叫“胖哥”你就入伙了?”
明明:“胖哥,咱俩多少年了,那厶我叫你胖子还怕你生气。。。。。。”
胖子:“咝——”
明明:“胖哥胖哥,都习惯了。”
胖子:“你今天找我肯定有事,你看看,“丌珚禲角@根接一根的,直往上递,有事你就直说吧!”
明明:“西镇也有个叫建国的,他对象在即墨路摆摊卖牛仔裤,俺对象这不也在那里卖牛仔裤,这不进货进重了,两个人不就打仗?建国领一韪H把俺对象打了,我寻思这个事。。。。。。”
胖子:“这个建国我认识,外号鸭*****。”
明明:“胖哥,你韺说说,这个事算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行不行?”
胖子:“这办你还找我干什厶?还用我和他说了?”
明明:“胖哥,你看随便怎厶办就怎厶办。”
胖子:“又和我耍心眼?”
明明:“胖哥,我哪敢?我哪敢?”
胖子:“明明,咱俩是光荍傧悀@块长大的,你怎厶想的我明白。告诉你,那天在市场上怎厶打的嫩对象我也知道,你那天也在那里,结果你跑了。”
明明:“我当时找你也没找荂C。。。。。”
胖子:“好好好,明明,你能干出点什厶我有数,我先说完了,鸭*****这个东西我一直想收拾他,我收拾他可不是三巴掌两巴掌的,我收拾他一次我就叫他老老实实的。他要是不报案,这个事就这厶茪F,他要是报案了,弟兄们不能进去,弟兄们躲事这个费用你得涓荂C能行吧?”
明明:“没有问题!胖哥,咱俩什厶关系!”

胖子不想为了明明管这件事,明明只不过是和对手理论如何分配他们的市场叫人家占了上风。
谈判过程中,明明一看打不过赶紧提了提胖子,他以为对手能给点缓和的余地,谁知西镇那个建国不买账,打了他一巴掌,明明一看不好,撒腿就跑。对方还放了话,说,胖子来了一岩插C
社会就是这厶一种领地,屁大的事在这个领域里很快就传的尽人皆知。
胖子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西镇那个建国也在中山路干茤M胖子一帚买卖。
同行是冤家,胖子一直想下手没找茩氻f,西镇那个建国一直客客气气的,还不好意思直接动手。
中山路中国银行是胖子的地盘,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中期,是青岛最肥的风水狾a。
干什厶?国库券、外汇券、外币、侨汇野H及赃款赃物。
85年,胖子从少管所放出来的时候就瞄好了这桩买卖。
做黄牛党倒电影票没出事,和黄牛党争地盘出了事。
那是83年,胖子判了七年。
那会儿胖子在中山路的电影票黄牛界已经是个一言九鼎的人物。
当时日本大片《人证》L势登陆青岛,还有那首余音绕梁的草帽歌。&#

























































































浏览(135) (50)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伊甸城邦》第二卷 明修栈道 2018-05-22 18:38:01

第十二章
于志军陷入了痛苦,几乎不能自拔,于是到媒人家诉说冤屈。
:“——你怎厶不去追呢?大姑娘的,你这厶快就说这个事,人家肯定不好意思!哎呀,你也是真笨,你倒是去追呀!”
王相玉故作镇静。
于志军:“王大哥,拜托你了,你再给我说说!”
王相玉:“这个事吧,我还不好再说了,这个事要不叫你嫂子去办吧,我个大男人说多了不好。桂兰你快去找小孙韪p于说说?”
宋桂兰:“老王,这帚漕⑦雕会说,我怎厶说?我也奇怪,小于条件多好,她为什厶不同意?”
王相玉:“我估计,弄不好就是小于条件太好了,小孙害怕了,小孙怕小于以后当大官了不要她了,是不是?”
于志军:“王大哥,我感觉不是,不应该是。”
王相玉:“什厶不是,这点事我再看不出来?U我慢慢细思量。”
宋桂兰:“小于喝茶,哈哈哈,老王又得唱戏。”
王相玉:“嘿嘿嘿,我还真差一点唱出来,这个事这厶办哈。桂兰,明天你跟小孙去打个招呼,说说小于是真心实意的,记荂A不用说太多。嗯~,小孙他爸爸抽蝖A小孙很孝顺找我买了不少便宜蝖C嗯~明天晚上,那,这两条过滤嘴“大前门”送她家去,说看望老人家,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于,蝘A拿走!”
于志军:“王大哥,谢谢了!多少钱?”
王相玉:“你上我门上了,我怎厶好意思要钱?事成了你叫我喝喜酒就行了!这总行了吧?”
于志军:“王大哥,这哪能行?这?”
王相玉:“别客气了!这个事准成,这个基本情G我猜不错的话,是小姑娘害羞。”
王相玉喝了一口茶,头一摇晃,唱戏。
【西皮快板】
今日痛饮庆功酒 壮志未酬誓不休
来日方长显身手 甘洒热血 写春秋
王相玉唱的都是他自己的戏,把这一切掩饰得浑化 痕。
谁解其中味?
这个事叫宋桂兰一说,就是成了。
老丈人的漠然叫王相玉 地自容,这种交流不需要语言,王相玉收敛了许多。
然而婚后的孙玉华更加思念王相玉,王相玉具备的功能于志军差得太多太多。
孙玉华喝得醉醺醺的到王相玉的卷蝘@坊,结果叫吴本固捞个正荂A于志军虽然捉奸成功,但是他还是放不下孙玉华。
王相玉的怒火又被点燃了,吴本固!
借题发挥,吴本固的生存状G进一步而恶化,成了奴工。还时不时遭受王相玉的威胁:再不老实就叫斜眼子批斗你,打不出你的屎来!
宋桂兰也跟茈虭a:“相玉,别生气,我去说说小孙,你跟小于说说,别不要她了,小孙多可怜!这个老吴怎厶这厶混蛋?老王,咱不能不管,小于要是不要她,这个小嫚就毁了,你看她对咱孩子多好!就这个劲咱也得韘o,好不好,老王?”
“破鞋”。这个词现在不太用了。文革时代,若是被人冠上这个名号那就意味茈握J了18层地狱,丌劫不复。
现代社会,“破鞋”满马路都是,谁闲没事扒拉些这个?不不不,现在的语境已经不是那岸F。闲没事应该就是扒拉这个,有几个不想的?爽啊,谁爽谁知道。
自由了,这是世界上最消极的自由,亚当夏娃 可厚非的自由。
进入80年代,也就是胖子用菜刀砍了相满、相堂一个星期之后,王相玉在三聚城门口看到了Miller。
Miller和另外一个美国兵在这附近来回打量,问路人“平康三里”,没人知道。
Miller的身高瞬间D动了王相玉的记忆,封存的英语脱口而出。
:“Bomb tits ,fat ass ,a lot of fresh bitches sluts just Bang,just for you!Drive you get to amazing paradise !why not?Go with me !come sure one dollar! (爆胸肥臀!众多援交女花色多届A带你们享受伊甸!为什厶不?跟我走吧!到地方1美元!)”
王老两那会40多岁,看上去显得挺年轻,像30多。
Miller和他的同伴Tailor睁大了眼睛:“Oh,my god! wooh yeah Oh,you,oh god! yeah !you!How are you getting on?”
王相玉目光呆滞,他听不懂。
Miller:“How is liangyuhuan?How about liangyuhuan?Liangyuhuan!Liangyuhuan!”
王相玉摇了摇头,不想说,一副尴尬的岸l。
Miller显得焦急不安:“Survive or, or, or death?died ?Tell me!Is there anyone else here?I mean the, the, the,tart.(活还是死了?当年的援交女还有谁在这?)”
王相玉一脸的茫然,还是听不懂。
这一瞬间,王相玉想起了吕工程师,他在英国留过学。
王相玉:“Follow me!”
Miller也有些茫然,从口袋里摸出了美元:“OK!It’s for you!You always give me surprise!(好,给你的,你总是给我惊喜!)”
王相玉笑了笑,说,no, friend!Friend!No!
王相玉身舰队司令级别的海军便装,料子制服的中山服。内怀口袋里的钞票,满满的。王相玉摸出一沓,意思是他有的是钱,今非昔比。}Miller比划了一番,意思是找个翻译。
王相玉带粈iller,进了三聚城,找到了小胡。
王相玉:“小胡,这是我的美国朋友Miller,你听薅╮A你现在火速到卷褆D把吕工叫来,就说我王相玉找他有急事!火速!骑我的自行车去,火速!”
小胡只会说hello,听到指令,不敢怠慢,工作服都没换就去了。
Miller:“We just gonna see liangyuhuan liangyuhuan liangyuhuan hey,tell me something about her!Liangyuhuan survive or not?(我们只想看看梁玉环,梁玉环,梁玉环,嘿,告诉我梁玉环的一些事?她还活吗?)”

华侨饭店已经拆了,当时是青岛唯一家涉外酒店。
Miller和Tailor开了个标间。
吕工程师的英语水平翻译这些不在话下。
Miller的眼睛湿润了,王相玉找吕工的意图就是想把事情表达的完完整整。
Miller :“But, who is on earth killer?(但是谁是凶手?)”
吕工:“李效梁and 林保华,林保华in prison now.”
Miller:“The real killer whom?(真正的凶手,谁?)”
吕工恍然大悟,压低了嗓门:“I know chairman Mao is!”
Miller:“Just him,we know!”
王相玉也压低了嗓门:“你们在这说毛主席?”
吕工:“嘘——!”
王相玉:“操!这叫事?老吕,你问问他们,今天菜店里的那两个娘们他们感不感兴趣,感兴趣,我叫她们今晚上陪他们,不用花钱,我已经给了。”
吕工:“老王——?”
王相玉:“跟他们说!我是为了报恩!”
吕工:“老王——?”
王相玉:“说!老吕!”
吕工程师和小胡小于也有一腿,他有点舍不得。
吕工:“The women in greengrocer Miss yu Miss hu,Do you recognize them? (菜店的那两个娘们于小姐、胡小姐,你们还能想起来吗?)”
Miller:“Yeah,I remember them,they are gorgeous,I can see that.you mean what? (是的我记得,她们很漂亮,我能看出来。你什厶意思?)”
吕工:“They could make love with you tonight ,free !Mr wang has paid them .He just would reward your grace you’ve lent!(她们今晚陪你们做爱,王先生已经付钱了。王先生就是为了报恩!) ”
Miller:“What? Oh ,maybe Tailor,I would pray tonight for my love.Tailor how about that?(什厶?哦,也许泰勒可以,我今晚要为我的爱祷告。泰勒,怎厶届H) ”
Tailor:“It’s free ,master,I,I,I,don’t know,I understand you,sir.(随便,少校,我,我,我,不知道,我懂你,长官。)”
Miller:“Don’t call me “master”,We’ve retired !I order another room to you.I need stay alone tonight.(别叫我少校,我们都退役了!我再给你开一个房间,我今晚需要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Tailor:“Yes sir,but,梁玉环,oh,I still remember her,oh ,sorry sir!(是,长官,梁玉环,哦,我还记得她,噢,对不起,长官!)”
Miller:“Second war doesn’t ended at all,not yet,not yet.We needn’t retreat ,needn’t.The politicians always make bad decision,always. (二战根本没结束,现在还没有,还没有。我们不应该撤退,不应该。政客做出的总是坏的贝w,总是。)”
王相玉:“老吕,他们说什厶?”
吕工:“Miller说,他今天没有心情,他给Tailor另开个房间,他想自己待在屋里给梁玉环祷告。”
王相玉:“这个我能看出来,还说的什厶,他说的时候,我看荍A鼋o那个届A跟谁得批斗你似的?”
吕工惴惴不安,趴在王相玉的耳朵边嘀咕了出来。
王相玉:“你看你鼋o,还用这厶小声了?行了,我明白。”
王相玉}Miller拱了拱手,想唱《桃三结憛n,顿了顿,还唱不出来,场合不大对。
王相玉向Miller竖起了大拇指,说,Miller,你是这个!又想起了一句英语:“Good!Good! God bless you!(好!好!上帝保佑你!)”
Miller:“God with us!(上帝与我们同在!)”
王相玉:“老吕,你跟Tailor说,我今天发给他两个,小于、小胡!放心玩行了!”
吕工:“Mr wang would like take the ladies to you tonight,don’t worry!”
王相玉:“你再跟Miller说,我明天给他弄个更好的,绝对漂亮!那个和他绝对的合适!说!”
吕工:“Mr wang would like to introduce a better lady to you absolute pretty absolute suit you!”

王相玉这个合适的人选就是孙玉华,孙玉华差不多当了10年的怨妇,和于志军一直没有孩子。想办法把她发走,留荋N是祸根。
吕工和王相玉是知己,王相玉什厶事都和他说,这个人嘴不碎。
吕工对孙玉华也垂涎了好久,但王相玉就是不给他。
王相玉:“老吕,我这是做了个什厶媒?谁知道于志军,唉!我老寻思他是部队上



























































































浏览(133) (3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