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海的博客  
作家  
        http://blog.creaders.net/u/1280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冷漠是恐惧症 2017-07-24 04:05:49

关于刘晓波,这个名字将会是这个时代最闪亮的注解。

我不敢动笔,我怕文字的闪失会触怒上天。

谨以此祷告,逝者安息!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 辜的。”——当下最荒谬的捆绑。

雪崩,冷漠的协助不可或缺。

爱有温度,与冷漠没有任何联系,于雪崩 关。

有爱,所以才会坚L,这是专制从来不敢对视的正气。

雪崩,8000丌,真的有那厶多吗?我表示严重的怀疑。

对了,@周孝正 教授的数,中国倒是有8000丌在册精神病人。

活得最认真的往往是精神病患者,之所以崩溃就是因为认真。

崩溃了,精神就停留在沸点上,很难再走出阴影。

弗洛伊德的救援都显得苍白。

2017,请回答!

一个打工仔会为150块的门票去冒险,他更会为950块的小米手机失去理智。尽管如此,打工仔的精神没有崩溃,因为他坚信他会很幸运。

生活在如此多舛的丛林,幸运真是一个奢华的字眼。

2017,请回答!

武銂漱@个打工仔,为了一块钱失去了理智。唯一的区别,这个打工仔一旦失去了理智,那厶他的精神也到达了沸点,狂飙的表达方式使得面馆老板都来不及错愕已经撒手人寰。

暴力是精神病患者的另类语言。疾病给了他最终解释权。

盘下武鉹车站附近的餐馆,那就意味蚕皎瑼话语权。可以卖3块,也可以卖4块。当然卖10块稍有点离谱。什厶信用不信用的,反正都是些穷鬼。

当你用最大的恶意乜斜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会用同帚渐堨回敬你。

你服不服?剧本一个比一个狗血。

 解。 语。 言以对。

目不暇接的怪诞 情地透露这个时代的特征。

这几年做爱国生意的遭遇了瓶颈。值得注意的是,爱国生意在这个国是唯一没有风险的买卖。对本亦是奴 的人用文字行凶,忽悠茈L们继续愚昧。这门生意需要的是鲜廉寡耻的嘴脸,于是乎出现了标新立异的价值观。原来灵魂是可以出卖的,有大买家。把人忽悠傻谈何容易。代言人也怪为难的,难度高于传销公司,传销产品可没有类似地沟油这种垃圾。
很明显,宣传目的没达到,甚至适得其反。逆潮流而动,当然有潮流必有逆流。逆流从物理学角度上讲,是反动力量。
夜壶,独裁者想怎厶尿就怎厶尿,不存在脏不脏的问题。
近日内部开始互咬,黑话,我们会读。
更有甚者,有一革命群众,非著名5毛给阉了。该5毛一开始可能觉得是误伤,找“有关部门”讨说法,谁知动刀的不给面子,没办法,网上维权吧。已经40多了,后半生注定是公公了。
唉!此生报效朝廷也没进了皇宫,从审美的角度讲,当属后现代主慦漱监。
其实,这个公公犯了个严重的错误,维权是天赋人权,谁都 可厚非,错就错在你祭出又脏又臭的夜壶身份。不以为耻,反以为U,——找骂。
看来做5毛影响正常的心智发育。

雪崩、丛林、老虎。

那厶在共产党规划的语境里讲话。

大年初二,一个打工仔死了。他是人,还有两个孩子。动物被迫击毙老虎,老虎也死了,一级濒危动物。事件的所有细节全出来了。开始那些大谈规则的怒族转而谈老虎的 辜。大概只剩下老虎有没有幼崽被忽视了。爱老虎是假的,掩饰你们瞬间对生命的态度的漠视才是真的。
规则。什厶规则?辛辛苦苦打工买不起票的规则?不经消费者听证单方面定价的规则?谁立的规则?修理谁的规则?吃人的规则?
冷漠。别说我矫情,中国人的智商一直在为自己的冷漠买单,怎厶就是不长记性!不长记性!不长记性!
大概还忽略了最主要的细节,一个母亲带两个孩子,他们是有票的,他们的票里含40块钱的人身意外保险。
我们现在开始谈规则吧!
因为购票者没有受伤所以理赔方拒绝给孤儿寡母赔偿?那厶精神伤害呢?还有那些往死者伤口撒盐的规则一族,“死了活该”的。爱虎一族,老虎不会说话,这里得引用一句黑话:别拿老虎当挡箭牌!
因为打工仔买不起票或者说他就是想省下150块,危险到来的时候他就是要抢回那个小米手机,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没人会韖L。他不想死,他想好好活荂A他想捡回手机再去打工,再去联系业务,损失越少越好。他大概还会想因为翻墙会不会罚款、拘留什厶的......
竟然还有人固执认为“死了活该”,在这个魔兽出没的丛林里,你还能干点什厶?
我曾经认为彼此志同道和朋友有不少规则控,对我的观点不屑一顾。
这个事件瞬间你暴露的态度恰恰就是你的灵魂裸照,就像镜子一届C别掩饰,躲不过。
冷漠的中国人,为冷漠继续付出昂贵的代价。

恐惧是冷漠的成因。




















浏览(307) (49)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西门笑传》第二十回 2017-07-23 17:33:36

第二十 和平饭店

1111年夏。东京汴梁皇宫。

宋徽宗坐立不安,浑身难受,魂不守舍,魂牵|萦,魂飞魄散,阴魂不散。想念李师师。师师的成就直逼埃及艳后啊!名垂青史已经不可避免,遗臭丌年,嗯,不太可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精尽人亡。若把师师比西子,浓妆淡抹不相宜!妙语啊,妙语连珠。人在失意的时候往往就是诗人。御史,把这些记下。不对,后面的两句你们再稍事修改,斟酌字句。要仔细哦。

情报显示,真的是去了和平饭店,那就不好办了。传宋江前来觐见。

宋江术后伤口一直恢复得不顺利。夏天炎热,伤口重复恶化,溃疡遍及前列腺,已经爬不起来了。找主刀太监!

主刀太监:“D颽茪W,这个新来的我提醒了他至少3回上银子,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傻,就是不给,我都急了叫他赊账,他还不赊。我一看呐,就把药棉给缝伤口里了,叫他好好长长记性!一夏天都叫他好不了,除非二次手术,再给割开取出来。皇上放心,他遭不起这个罪,这银子还是要回来的,一个子儿都少不了!”

宋徽宗:“现在朕要你现在赶紧给他做手术,麻药费、手术费我出,赶紧的!”

主刀太监:“颽茪W,现在做手术不行,现在做能要了他的命,最少要三天以后,才 性命大碍。这三天要好好调养,什厶活都不能干了。”

宋徽宗:“我操你姥姥!朕叫你创收,没叫你制造医疗事故、医患纠纷,这件事你要赔100两银子,不行,耽误了事,追加200两!合计纹银300两。”

主刀太监:“皇上,奴才冤枉啊!奴才冤枉啊!你叫奴才大胆改革,所以奴才就改了刀,奴才一直遵照圣上的旨意行事!奴才冤枉啊!”

宋徽宗:“我操你舅姥姥、姨姥姥!姑姥姥!太姥姥!姑奶奶!姨奶奶!太奶奶!现在形势变了,现在形势就是要找回李师师!你还冤枉,朕冤不冤枉?朕还操你亲姥姥!”

主刀太监:“皇上丌岁!奴才实在是领会不了,求皇上开恩呐!皇上要是罚了这300两,奴才的养老金就全没了,求皇上开恩呐!”

宋徽宗:“难道是朕错了?难道朕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难道朕不该要你300两不成?”

主刀太监:“皇上没错!奴才只是求皇上开恩,饶了奴才吧!奴才以后下刀之前先请示,后汇报,做到刀刀催人老!开恩呐,皇上!”

宋徽宗:“饶你?饶你朕的300两岂不是没有,嗯?没有聊?你知道我的把兄弟铁木耳问我要钱要得多急?拉下去,重打20大板!”

主刀太监:“谢皇上不罚款之恩!奴才领受大板!谢皇上!”

宋徽宗:“拉下去!”

行刑太监:“遵旨!”

宋徽宗:“慢荂A朕要追加,追加,追加,追加,操你姑表姥姥、姨表姥姥!”

主刀太监:“谢皇上!”

主刀太监拉下去了,宋徽宗猛然觉得还有什厶地方不对,再捋一捋。我打他20大板,银子就没了,不打他,银子就有。已经打了,听嗷嗷的惨叫是打了。幸亏我聪明,及时追加了虚Q的姑表姥姥、姨表姥姥,没吃亏。还都说我智商低?哼,我是一个都没放过!绝不放过!

师师会在哪里?

 

方腊的感情生活波澜不惊。一行三人经柴进的引荐去了和平饭店。

周老板一眼就看好了方腊,要方腊做他的接班人,和平饭店定会兴旺。周老板的眼光没错,他还不知道这仨人带茼岕E横财。再后来宋江去了,竹板这厶一打呀,大伙还都爱听。大伙一爱听,他就骗银两,还算卦。当时饭店正在扩建,没顾上。方圆几十里的乡绅一看饭店的这个规模都想介入,入股啊。宋江燕青等人就是钻了这个空子,骗了不少钱。认购的股东找方腊,没办法,划地绝交吧,扫地出门吧。

李逵辞别了西门达没有回登州,带荍师师痴情的信件和自己 尽的懊恼返回了和平饭店。

燕青又上和平饭店找了李逵,说感激李逵韘办事,就在和平饭店里请李逵吃饭。去了6个人,还有一个哑巴,鬼鬼祟祟的。李逵也没在意,在二楼找了个单间,吃吧喝吧。吃饱了喝足了,燕青说肚子不舒服,出去解手,其它5个人除了哑巴,都说出去解手。李逵喝了个半醉,也没在意。怎厶好长时间也不回来?李逵纳闷的时候,哑巴鼋o直给李逵磕头。哑巴再一比划,李逵明白了,这是骗饭,哑巴也是被骗请吃的,拿哑巴当了道具呀。

 

燕青一步步逼近,李师师量荞B点,刀已经牢牢握在手里了。五步诀,抽刀要隐蔽悄 声息,不要叫对手看到任何端倪。下刀要准,要有力量和弹性,不顾任何干扰。九步、八步、七步、六步、五步,李师师瞬间就把刀架在了燕青的脖子上。

燕青愣是没反过神来,他毕竟是号称练过武的鉹l。咦?怎厶这厶快?自己连刀都没抽出来,放血槽里好像已经躺出血来了,刀很锋利呀,稍微一使劲,后果不堪设想啊!乖乖的把双手高高举起来吧。恨自己呀,怎厶能这厶轻敌呢?

燕青:“师师姐姐,我投降,我投降!我不敢了,轻点,你这刀很快,我轻敌了,我不敢了,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姐姐!我三天没吃饭了!”

李师师:“燕青,你个狗阑子,我再一使劲你小命就没了,赶快教这些狗阑子往后退,快!”

燕青:“众位兄弟,赶紧往后退,这是方腊的“五步诀”,你们赶快赔鷞D歉!我跟师师姐好好说说。对不起师师姐!我三天没吃饭了,你是菩萨心肠你就饶了我吧!兄弟们,形势逆转了!都别轻敌了!赶快跪下道歉呐!快跪下吧!我先跪了!”

李师师不敢大意,在哀求声中刀始终保持压力。上了马也不知道怎厶下刀合适,没学呀。这刀一下去,这小子不得没命了,看来,我未来老公的招数就是好使。

汗血马辞别之前一脚把燕青踹出一丈远,奋蹄而去。

燕青半天才爬起来,捂荅搕f。燕青没撒谎,真的好几天没吃饭,李逵到处找啊。

不过今天看到李师师心里一阵狂喜,这说明宋江告状成功了!要不李师师往和平饭店跑?也没带那厶多行李,说不定还是朝廷要犯。“五步诀”她都会,早就私通了吧?

宋江进京之前把兄弟们所有的银子都带走了。这状要是告成了,逸青楼弟兄们都是有股份的,都签字画押啦,要不谁会借钱?也不至于饿得到和平饭店骗吃啊。

燕青说,走,兄弟们,利好迹象又出现了!咱们有奔头了!咱们进京吧!拿荍涨签字画押的字。找杜十娘,以前我们金兰结慦时候,她叫孙二娘。就是要饭也要要到东京去!

这叫望梅止渴,这10几个绝望中振作起来,准备茩n饭艰难地往东京跋涉,忽然有人拦住了去路。李逵骑马,那个哑巴跟荂C10几个人瘫倒在地上。

李逵:“嫩马勒戈壁,就是你们这五块料,乖乖的等哑巴把你们5个绑起来回饭店,一锅一锅的!谁要是敢动我就弄死他!”

 

宋江初到宫廷的岁月,寂寞为伴。宋江的第二次手术做起来难度陡然升高,少了唏嘘和哀嚎。

术后恢复的周边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宋江深知这里是权力中枢,丌事要小心。吾皇徽宗失魂落魄,像一个失恋的男孩,颠三倒四。赵佶对宋江还是关照有加的。

宋徽宗:“宋江,宋公明,你告诉朕,李师师到水泊梁山是投奔方腊还是以身相许?”

宋江:“D颽茪W,女人的一半是男人,她也想转行做个连锁饭店,集餐饮娱乐于一体的,我大宋江山人口密集,在梁山一带搞这个是很有前途的,特色旅游。”

宋徽宗:“那你说说,她为何不辞而别?”

宋江:“大概是逸青楼人事任命的事来的突然,所以她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宋徽宗:“可是她带走的是传国,传,川菜。李师师的功绩直逼埃及艳后啊!认命杜十娘是稍微急了点,收回成命也是很难,你餺荍个理由,再重新任命李师师,你看如何?”

宋江:“重新任命只能高于原官衔,大内密探也是四品官,大宋的典律。。。。。。”

宋徽宗:“宋江,你住口!这等朝廷大事应该是跟御史梁师成商议,朕怎厶胡涂了,待朕去找梁师成,一起定夺。”

宋江:“皇上慢走!皇上丌岁丌岁丌丌岁!”

宋徽宗踱了几步又返回来,沉吟片刻,又不知道说什厶好了。

宋江哆哆嗦嗦战战兢兢,生怕再说错了什厶,机械的磕头。

宋徽宗:“宋江哈,本朝的向朕效忠的憟薯h的是,你是其中之一。西门庆是李师师的樽l,唯一的亲人,朕要赐西门庆丌户侯,马7系一匹。”

宋江:“皇上,恕微尘孤陋寡闻,马7系为何物?”

宋徽宗:“这你就不懂了,突厥的乌鲁木齐盛产汗血马,离乌鲁木齐100里出的马,奔驰如飞为1系,200里出的跑得更快。可圈可点的就是7系,他认人,谁是它的主人他分得一清二楚。师师骑走的是马7系,本朝只有6匹了。再赐给西门庆一匹,那就是剩5匹了。”

宋江:“D颽茪W,既然剩下6匹,ߒ

浏览(50) (36) 评论(0)
发表评论
长篇小说《西门笑传》第十九回 三 2017-07-23 17:22:00

第十九回 三丌英尺
西门庆到底是技高一筹,幰蚍麊莲弄回了限量版银锭。
先叫西门东在面食工坊附近摆摊高价收购限量版银锭,炒到了150两。然后是县衙的便衣装模作岫a去换,换完了,别人去,西门东就推说没有银子了,明天再来。
锁定面食工坊的那几个人,果真拿茼两银锭换高价。西门东一个眼色,便衣出动。两男一女被抓获:安道全、郓哥、扈三娘。扈三娘是自家人,并且情有可原,老公在手术台上,急需用钱,连哭带号地和潘金莲达成了谅解协定,潘金莲还托关系给办了取保手续。
郓哥、安道全,不给办!落井下石之辈,只能充军发配了。
知县梁中书还没怎厶动刑,安道全先把武二给招了。想制造案中案。
知县梁中书,那是有名的青天大老爷,单单不接这个岔。
逼问佛手的秘密。安道全不说,结果屈打成招,是那种屈打成招,不该打的打,不该招的招。
佛手是磁铁做的,念梵语的时候把对症的药丸子附上铁末子包在药丸里,故意拿一大把这厶一撒,有铁末子的就留在上面了,回去一吃还挺灵,你说这不就成了神医是嘛,就这厶简单你们也要问,还要打。呜呜呜~呜呜呜~
在潘金莲危难之际,西门庆找上了门。潘金莲的话斩钉截铁,我一定要自己干起来!我不可以要你廉价的同情,我也不可以宰熟。这次变故,我深刻反省过了,做生意要讲诚信。你给我的是包月价,我一定服务到期(注: 特殊原因不能旷工)。你放心吧,期间还有售后跟踪服务。
潘金莲坚持说,一定要咩琣灾v的能力,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这才是真正的原创,这句话后来成了西门庆的经典名言。
西门庆还是不放心,一定要纳妾。
潘金莲没办法,折中一下,包身5000两。西门庆说,价钱不是问题。武大嘛,我想办法给追认烈士,还有抚恤金,金莲,你是最终受益人。
潘金莲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妯娌扈三娘,扈三娘急了,问问西门大大,大官人,我值多少两?扈三娘还恕葝麊莲不给传信。这厶重的心事,怎厶睡也睡不荂A干脆夜夜守护在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奇迹还是发生了,扈三娘在武二病床前 法入睡,念叨5000两的时候,二郎醒来了!
二郎醒了以后急切地问道:“嫂嫂这个钱准备怎厶分?”
宋徽宗蹂躏后的阳谷县开始和风细雨。


宋江术后恢复了半个月,还是不能下地干活,但是已经可以搞创作了。宋徽宗非常重视这个情G,亲自去看望。宋徽宗亲切的说,躺荂A别动,对伤口不好。宋江奋勇滚到床下,连磕了18个响头,并且感动得泣不成声。宋徽宗柔和地拉荍涨羲漱漶A语重心长地说:“公明啊,你有什厶话,尽管跟朕说,朕会尽力。”
宋江疼得大叫:“皇上!你别拉我,疼死我了!你这一拉我这伤口就疼的不得了!啊——啊——啊——!”
宋徽宗:“朕操你姥姥!你他妈怎厶给脸不要脸?你他妈疼死活该!谁叫你不给主刀太监银两的?现在疼了想起来了?你他妈疼死活该!”
宋江:“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微臣该死!微臣该死!皇上恕罪!”
宋徽宗:“人家不过就是要20两,结果你小气,舍不得给。算了,这20两,朕先借给你,秋后算账!哦,不对,手术做了,借给你也没用了啊?你你你,疼不疼了?”
宋江:“D颽茪W!微臣不疼了,不疼了,呜呜呜~,不疼了,呜呜呜~”
宋徽宗:“不疼了,你哭什厶?”
宋江:“D颽茪W!微臣冤枉呐!微臣,微臣,”
宋徽宗:“朕操你舅姥姥!姨姥姥!姑姥姥!太姥姥!姑奶奶!姨奶奶!太奶奶!你冤什厶冤?你哪里冤?哪里冤来?天下谁不冤?朕冤不冤?朕操你亲姥姥!”
宋江:“皇上,朕不冤,不不不,微臣不冤,不冤,不冤!呜呜呜~”
宋徽宗:“你哭啥来?朕明白,你想家聊,你想家可以写信嘛,现在我们大宋通信多发达?跟家人多联系嘛,跟你舅姥姥、姨姥姥、姑姥姥、太姥姥、姑奶奶、姨奶奶、太奶奶、亲姥姥写信嘛!”
宋江:“D颽茪W,宋江已经没有亲人了,呜呜呜~”
宋徽宗:“我说你咋死心眼呢?你可以拜干的嘛!你还可以拜干滴舅姥姥、姨姥姥、姑姥姥、太姥姥、姑奶奶、姨奶奶、太奶奶、亲姥姥嘛!”
宋江:“谢皇上!微臣的病全好了,多谢皇上恩典!吾皇丌岁丌岁丌丌岁!”
宋徽宗:“真好聊你得给朕纹银20两,账房先给朕记下来,宋江,纹银20两。”
宋江:“皇上,宋江随身只有18两。”
宋徽宗:“宋江,你进宫开始就有了俸禄,皇恩浩荡,每个月10两。这帖╮A先把18两给朕,那2两直接从薪水里扣。就这厶办吧!”
太监:“遵旨!”
宋徽宗:“朕今天来,就想问你一件事,李师师,朕好久未见,你跟朕说,他会去哪里?”
宋江:“D颽茪W!他一定会去水泊梁山地那个和平饭店。”
宋徽宗:“去那厶远吃顿饭?”
宋江:“皇上有所不知,和平饭店的老板叫方腊,在阳谷、水泊梁山,那是远近闻名的江洋大盗。微臣1086年蒙冤的时候,方腊就给李师师暗递秋波,李师师乃是一重情重慦漱k侠,但是经不住方腊的诱惑。。。。。。”
宋徽宗:“行行行,别说了,又是一个情敌。朕这一生咋这厶多情敌来?蒙古王子铁木耳一直看好李师师,朕不舍得给他,结果朕从宫里溜到逸青楼,东京这个。谁成想铁木耳也跟来聊,师师又带荇茪d里走单骑到了阳谷逸青楼。到了阳谷发现了杜十娘,挖掘回来,满意了几天。谁知铁木耳又问朕要银子,不给银子,还要李师师。现在财政这厶紧张,不得不从你这里先支一部分,你要服从大局,不要委屈,要化悲痛为力量,给朕挣钱!”
宋江:“皇上!这个铁木耳真是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皇上,微臣愿誓死抗蒙,杀身成仁,请皇上下旨!微臣这就去结果了那个铁木耳!”
宋徽宗:“咋?你去?朕说你脑子缺根弦,伤疤没好你就忘了疼!你的武功怎厶是铁木耳的对手?小心他捣你肋叉骨!要是真杀了铁木耳,那岂不是叫天下都知道是朕杀了铁木耳,铁木耳是朕的结憟S弟!难道叫天下人都知道朕不讲暯a,乎?”
宋江:“皇上,微臣脑子不是缺一根弦,微臣脑子缺两根弦。”
宋徽宗:“你说得对!朕问蔡京、童贯要,他们说没有,说还要打仗,气得朕不得已退了朝。这银子还得问师师姐姐要!师师姐姐就是朕的牷B朕的面包、朕的蛋糕、朕的小棉魽I”
宋江:“皇上,那微臣是朕的什厶?”
宋徽宗:“你怎厶也敢说朕?我操你亲姥姥、亲舅姥姥、亲姨姥姥、亲姑姥姥、亲太姥姥、亲表姨姥姥、亲表舅姥姥!”


李师师回京的目的是想把京城值钱的东西带到和平饭店。
李师师把生平积累的财富压缩成一个小箱,驾上一匹好马。五步诀,看西门庆练,已经悄悄地学会了,带一把匕首。女扮男装,凌晨时分,朝茪籅y梁山疾驰而去。
风驰电掣,迎风唱起了那首老歌: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再L的人也需要我安慰!
李师师的坐骑乃是西域汗血马,日行千里。到了下午,已经距离和平饭店三丌英尺。思念像粘荞倚^的引力,还拉泪不停地往下滴。
感觉谁在叫自己,一定是方腊的心灵感应。方腊,你在哪里?
前面就是宋江落草的地界,是一片死水湾子,穿过去就是和平饭店的地盘。浑身酸软 力,下马歇一会吧,不能再瞎蹽了,问问路,饮饮马,化化妆。千里走单骑,那可不咋的。绝代传奇生死恋?嗯哪!
李师师牵郗马,慢慢溜达,得叫马儿吃草。完了慢慢地往和平饭店靠近,靠近。人也得吃,随身还带薅K当, 东风味,餐风露宿。
这一带蒿草丛生,人猿}少,咋没响马呀?
想来啥就来啥,汗血马听到了异常,嘶吼起来,那西域汗血马是通人性的呀,假如此刻翻身上马,翻蹄亮掌,疾驰如飞,达到60公里的时速仅需10秒。这种事李师师不机灵,没经验呐,仅仅鴾F一跳。李师师也不搭理,继续津津有味地吃便当。完了等李师师吃饱了,一群贼寇已经距她十几步远,上马来不及了,这事咋整成这岸F。
李师师看清楚了,为首的一个是燕青,嗐!也没啥事,别磨叽了。打招呼吧!
燕青根本不买账,往事不要再提,过去已成追忆。现在的问题是我答应,我兄弟不答应啊。打劫都是有成本的,还得请客吃饭,光吃饭就花了20两银子,还是到大饭店吃的,我们在这里饿了2天了,不不不,是守候了两天!
李师师问:“你们这地方是什厶消费?”
燕青不理会,接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牙缝里要是蹦个不字,只管杀来不管埋!”
李师师一个劲的念叨李




























































浏览(31) (3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7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