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彭海的博客  
作家  
        http://blog.creaders.net/u/1280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思想是潮起潮落中礁石探出的累累伤痕 2017-08-23 09:29:51

我的一个朋友经营饭店失败,孤身一人跑到了北京学写作。他有写作的冲动和伤感。经历了失败,自以为大彻大悟。他曾经天真地认为,写作是最没有风险的投资。这是我知道的最销魂的写作初衷。

不要嘲笑跌倒的人,你要看他跌倒的高度。跌倒的人更怕被嘲笑。

  可是文艺在哪里?

  跌倒的故事会动人,因为跌倒证明理想的高度,因为跌倒有向上的过程,因为跌倒有付出的激情。

  他含泪卖了豪车,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之所以流眼泪并不是因为无法消受豪车,而是因为这样跟自己心爱的女儿没法交代。他怕女儿会因此伤心。对自己的朋友,我还是很了解的。于是他一个人来到北京,挤到地下室,寻找站起来的支点。

  当命运对你冷笑时,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活着,并且携带美好的愿望。

  北京的地下室,更像是北京人生哲学的盲点。需求是发明之母。在这里面蜗居着一个失语或者说接近失语的族群。

    失语。有失语的无辜,失语的恐惧。不要谈愚昧,谈成因。不要谈无知,谈勇气。

  哲学家齐克果,倾其一生为无声的人群讲话。监狱、孤儿院、布满了这个贵族后裔的足迹。哥本哈根被这个善良的倔强深深地触动,也把齐克果的名字像一个正义的符号镌刻在丹麦历史上。

  我没想到,我的这个朋友,一直把我看做这样的人。

    我说你们真的高看我了,我真的不想往这方面去凑和。你们这是给我擂鼓叫我去温酒斩华雄?

  他说,不是,就是去当作家。作家,坐在家里,坐在家里写作。可是怎么才能成为家。我的理解,所谓“家”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一个独立构思的世界,一个会习惯独立思考的思想世界。

  我的这个朋友现在是专业作家,整天埋头写作,他的笔下全部都是风花雪夜。

       06年的时候,我们一起搞了一个商场,策划的时候需要一篇1000字的文章。他写了给我看,我说这是中学生习作。我说,不信我给你来,两个小时。我写的宣传短文给朋友读了,这个朋友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你改行吧!当作家。当时他的眼里闪着孩子般的幼稚和冲动。至少我当时那么想。

  我说,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行业。在我看来,写作是世界上最重的体力活。所有写过的同仁应该有同感吧?

  过了一个月,他见到我,还是这句话,语气加重了,你怎么还不写?

  慵懒。我一直把自己当作绘画天才。可是看了我的画的人都说,你的文字和你的图片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绘画在地上。我不得不默认这个现实。

  我像是一个走错了舞台的演员。在疯狂的摇滚乐演唱会现场,自我陶醉地唱起了美声。可以这么比喻,并且恰当。

  演员。每个人都是,每个人都在倾尽全力扮演自己,也许人生可以这样命题。

  我的这个朋友很有煽动力,看起来没谱的事,他一搅合结果就成了。

  就这么一路走来了。

  汗牛充栋。尴尬的文学现状。浏览一下当代文学,惨不忍睹。浓妆艳抹的文字垃圾粉墨登场,一浪高过一浪。

  《诗经》分为风、雅、颂。这倒底是刮的什么风?若想不被垃圾覆盖,就得写。

  我坚持用小说的格式写电影,用文字穿透。小说的张力会抽象而立体。永远不要低估读者的智力,也永远不要诋毁读者的想象空间。

  写作,我突然发觉中国人对未来已经没有什么构思、设想,这就是我动笔的初衷。我想丈量未来。我试探着丈量未来。

  如果阁下长时间盯着深渊,那么,深渊也会同样回望着阁下。——尼采

  否定自己,以及自己的不可思议。

  关于北京,这是我20132014年的微博文字。

  【北京

  登录这座城市之前,首先要理解京,否则找不着北。

  别看现代汉语的解释,太肤浅。

  看看各地的驻京办事处:撤了——人还没走,也不走!地方间谍机构有地缘政治思维。一点没错,这是政治智慧。还有源源不断的防民,他们的梦达到了绝对的共识——邂逅包青天。

  永远不要担心楼市和经济,支原体刚刚入侵,高烧不会轻易退下。北京的华表就像现代躯壳和古代伦理的激烈对峙,好像都无路可退。

  哪里有恩怨哪里就有江湖,别想退出江湖,人就是江湖。

  欲望和奢望之于人,就是现实。

  北京人忙于应酬,为脆弱的人生独辟蹊径。就像潘家园的古董市场——赝品博览园。走这条快捷方式的人就像秀水街的水货,比比皆是。

  挖掘,做地下工作者。盗墓成为复苏的冷僻职业。

  别相信土里土气出来推销的老乡,摆明了骗你没商量。

  真正的贼都是接了订单干活,价钱早已谈妥,一点猫腻都看不出。

  地上已经没效益了,要冷静。

  怀揣着梦想到达这座城市,面对的是现实最尖锐而对立的冲突。于是不得不大彻大悟。你开始仔细地丈量差距,又发觉自己的不清不楚。人不能活得荒谬。随人群灰溜溜地涌进地铁,这是消失的最佳解释。有一个男歌手崩溃了,忘情地唱着无人问津的歌谣。言简意赅的营销。没有特点是致命的缺陷,很难找到舍得包装他的主顾。没人在意理想的破灭,并依旧行色匆匆保持固有的冷漠。只要没崩盘,就继续房地产的傲慢——没有服务,只有销售!

  运气不错,有座位。当仁不让。这座城市拥有笨重的权力脚手架,功名利禄就像阴霾从地铁口从容涌出扑面而至。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累。即使看到了本质,也要屈从格式。要想改变世界,首先改变自己。改变异端,需要勇气;就此沉沦,需要更大的勇气。

  携带理想走进北京,理想很快被打折成幻想,悬浮在这个充满阴谋与陷阱的浓雾中。

  世故圆滑、无奇不有。当地人有一万个慵懒的理由。精于算计、永不舍弃。

  扫马路的大爷毫不妥协地关注国家领导人,甚至可以说距离都是资本。

  致命的的诱惑,同时幻想的都是权力的机遇。

  问候是成本最低的投入,谄媚是投入最低的付出。

  迷失,自然而然的逻辑。更可怕的是继续迷失,永远找不着北。

  北京法源寺。佛教低迷的梵语经文直抵耳膜,依稀听到谭嗣同的叹息穿越而来。

  公元1898928日,谭嗣同仰望菜市口凝固的天空,大彻大悟的悲怆汹涌而至,脆弱的肉身已经崩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大刀王五操刀,因为刀快,可以减低痛苦。

  刽子手。居然是抢手的职业,居然成为美谈佳话。万劫不复。万劫不复。

  看到了真理,却只能“我自横刀向天笑”。

  壮怀激烈的从容和义薄云天的豪气丝毫不会触动愚昧的神经。正义躲在历史的夹缝中不易察觉。这个健忘的民族传承的是奴隶的基因,不可思议地忘我。

  始终没有自我。因为没有灵魂。

  如果说戊戌变法是先天不良后天失调的革命,那么步骤缜密思维严谨的只有宫廷政变。

  戊戌变法失败的前提是宫廷政变的失利,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明治维新的成功首先是皇帝与幕府权斗的胜利。成功需要勇气、智慧。更重要的是民众的支持。

  明治维新成功的原因。

  尊重人才。拜见福泽谕吉,并奉为国师。

  明治皇帝不跟幕府打太极,一场干净利落的战争,一局定乾坤。——规定动作做得规范。

  用人不疑,用制度、律法造就人才,激发人的创造力。

  由此,明治三杰脱颖而出。日本的现代化之路扬帆启程。

  再看看光绪。

  知道尊重人才。召见康有为,却不给名分,曰:肱骨之臣。这一模糊的界定把自己也给弄模糊了,有志而无智(大智慧的智)。

  光绪深谙宫廷权斗之八卦,非要一试身手,一个回合下来大惊失色。——把规定动作做成了小动作。

  匮乏担当的勇气,与其说是有孝心,不如说是胆怯。

  既想名垂青史,又想毫发无损,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亏他想得出。

  史学家掩卷而叹,光绪怎么说都要立志改革的。这就是中国式的历史单恋情节。

  戊戌变法,与其说是光绪的惨败,不如说是谭嗣同的悲剧。

  历史延宕着谭嗣同惊天地泣鬼神的长啸,像一枚硕大的问号,拷问民族的智商。

  宫廷剧落幕了,奴隶还是奴隶。


  洞视黑夜的眼睛。老舍要写一部充斥着无耻的笑声的戏剧。老舍的语境竟然是如此的无力、脆弱。元芳怎么看?

  边缘的我已经习惯沉默。籍灰色的阅读抵消无端的惆怅。

  为了什么?猪,唤不醒。屠宰场的门口堆放着鲜美的饲料,谭嗣同大喊,别过去!猪的愤怒可想而知。

  无知。菜市口的围观群众热衷于落井下石,所以他们必定不可能成为受益者。义和团癫狂的效忠合他们的胃口。饲料满满的,趋之若鹜。

  网络现象,网络水军。潮流,有潮流就有逆流。人为的逆流。并且浩浩荡荡。

  被感动、被触动,仅仅因为还有良知。麻木的思想很难恢复知觉。需要刺痛疗法。

  学会自私。学会科学地自私。唯利是图做不到,强迫自己去做。这样才可以合群。权谋的智慧有意想不到的膜拜者,孜孜以求。不要唾弃,学会卑鄙才会明白高尚是如何的愚蠢。对着牛不要弹琴,对上古人类不要谈自由。】

  这就叫自言自语。看世界切忌使用单一的镜头聚焦。

  过往的心路历程,如今读来,清晰地看到自己彻头彻尾的肤浅。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新的命题,“俗”,所谓“俗”就是风俗,坦坦荡荡的习俗。别说媚俗,""正是源于""。语惊四座?没有,不是。在这个娱乐或者说是愚乐不问是非的年代,别大惊小怪。

至少你要知道公众的视野、行为、思维方式,这样你才会找到熔点。

熔点,“雅”就是熔点。观点在集结中才会有和声。否则,只能是低吟的清唱。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凡事讲究寻根溯源,文艺复兴是欧洲崛起的伏笔。如今文艺在哪里?

  一直在愚昧中生长,并且下意识的服从于这个格式和思路。所以你会觉得“俗”。因为你还没有找到熔点。

  艺术和科学是一对孪生兄弟,就像光束刺破黑暗那么从容,那么坦然。

  与智慧者同行如同行在光里,与愚昧者同行如同行在黑暗里。——箴言

  勇气源自智慧。智慧源自信念。信念源自顿悟。

  如今文艺在哪里?也许就在我们的视野里,我们的审美中,我们还没有仔细地碰触,或者匆匆地从你的身边溜走,当你意识到已经走远。

  就像一个绝世佳人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你,你却浑然不觉。

  不知不觉地错过,所以记住今天的忧伤,绝不可以和下一个失之交臂。

  忧伤,孩子般的伤感脆弱。当你开始唾弃幼稚的时候,你失去的恰恰是真挚。当你唾弃愚昧的时候,你收获的不是智慧,而是狡黠。

  自私。不要回避。谁都回避不了,因为你是凡人。凡人肉胎。你接受的是这个世界的伦理常识。尽管伦理常识是用来推翻的,但是,人恰恰就是试验品。

  文艺在哪里?

  不需要继续拷问堕落的灵魂,这是一个谁都可以站在道德高地破口大骂的年代。

  说说当代文学。文学的功力。不得不说金庸,金庸?老是感觉蹊跷。还是说说倪匡罢。

  上世纪60年代,倪匡从青海监狱越狱逃亡至香港。倪匡是20世纪东方最成功以及最富于想象力的越狱蓝本。

  丐帮一直是武侠历史的辅线,这使我曾经一度误解金庸的乌托邦。

  每一部作品,都浸透著作者的心血,作者的灵魂都不会缺席。倪匡翻越荒山野岭,几度与狼为伴,几度濒临崩溃,但是倪匡就是这样一个人徒步走了出来。

  毫无疑问,支撑他艰难跋涉的是信念,自由的信念,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那么你就不难理解倪匡笔下丐帮的豪情万丈、胸中有剑、绝世武功。

  做乞丐首先一定要放弃尊严,也只有这样才会隐匿身份。还要学会装疯卖傻。忍受着饥饿和冷眼,却要带着微笑;承受着辱骂和嘲笑有时候甚至是殴打,不能有一丝报复的念头。

  走!继续往南走。一个人向距离、体能、悲痛、孤独、极限、意志,挑战。一个人,不得不学会自己跟自己说话,为了避免疯掉,否则真的就会疯掉。

  终于沉静地到达水边,依然不能有一丝懈怠。在浅浅的海岸大陆架前,冷静地爆发,泅渡到对岸,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展现在眼前。

  往事历历在目,一个人的艰难跋涉,饱尝寂寞煎熬,餐风露宿,饥寒交迫,世间无端的磨难,流露出作者富于审美的心路航程。于自己,义无反顾的抉择,众醉我独醒,孤独的美感。

  所以《天龙八部》中的段誉,身处绝境却仍能自娱自乐。《射雕英雄传》洪七公身怀盖世武功,却以吃到鸡屁股为最大幸事。

  自由。

  倪匡写的不是武侠小说,而是逃亡笔记。

  关于这些,一开始金庸的说辞是西南联大的经历,为躲避日本侵略者,满腔热血愤然南下,亲身经历,云云。倪匡读到这里一定是暗自偷笑,又是一个铁掌水上漂,活生生的铁掌水上漂。孪生兄弟,真真假假。

  倪匡对裘千丈的这个设计,虚虚实实,可圈可点。多年以后,读者发现了这个伏笔,原来蓝本是这么来的,就像一个久经预谋的意外。

  我想产生误会的是绝大多数,我也曾经把这个误会当真了好多年。当时就感叹,写武侠小说得需要多厚重的底蕴?

    上世纪80年代,作协甚至召开了不少规模宏大武侠小说研讨会,大事涂抹。研讨了几年,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浏览(94) (32) 评论(0)
发表评论
毛是中国的精神鸦片 2017-08-21 07:49:36

胡耀邦回忆:延安时期,毛主席问我什么叫军事?我讲了书本上的很多。主席说没那么复杂,军事就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主席又问:什么叫政治?我又洋洋洒洒说古论今。主席笑着说没这么复杂,所谓政治,就是让对手下来,咱们上去!主席又问什么是宣传?我又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主席不屑一顾地说:没那么复杂!所谓宣传,就是要让大家都认为咱们好,别人不好。

北京大学,现代文明发育的荷尔蒙。

北京大学的图书管理员,自成其才。

毛的语言风范令哲学相形见拙。

延安是毛蹈光养晦的避难所。

真正图腾时难免得意忘形:

从前我在学校里是不守规榘的,只是以不开除为原则的。考试嘛,五、六十分以上,八十分以下,七十分为准。好几门学科我是不搞的,要搞有时没办法,有的考试我就交白卷,考几何我就画一个鸡蛋,这不是几何吗?因为是一笔,交卷最快。”【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年7月28日)】

武斗有两个好处,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战经验,第二个好处是暴露了坏人。┅┅再斗十年,地球照样转动,天也不会掉下来。”【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年7月28日)】

关于学业:

去搞阶级斗争,那是大学,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什么“北大”“人大”,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1964年8月18日),《...思想万岁》一九六九年八月版第549页。】

没有主义,只有欲望,对权力无止境的贪婪。

实用,好用。用在哪里?斗争,争斗。只要找到支点,毛的杠杆就会把对手撬得无处藏身,人仰马翻。投降是次要的,只要谁被毛认定是威胁那就要接受悲惨的结局。

现代史上两次最野蛮的群众运动,“义和团”、“文化大革命”。

两个伟大的精神领袖:慈禧、毛。

然而慈禧犯了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对洋人行凶。所以慈禧的群众运动适得其反。

毛发动的群众运动的背景是闭关锁国。中国人专打中国人。

战无不胜,无往不利。

恐惧,使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群沦为白痴。

错误的信仰让正常人精神出问题。

毛粉的数量依旧无法估量,野蛮成就愚昧。

广场上出现了怀旧的“忠字舞”,文革时尚的军便服、红胳膊箍浮出了历史的地表,鬼鬼祟祟的。借助音响效果渲染自渎的快感。愚昧是邪恶永远的支点。

不禁想问:毛的胜利跟你有关系吗?

毛粉说,那会儿连美帝都怕我们三分,我们有核弹!

这是重点。现在他们感觉美帝欺负了他们,所以祭出毛想像着这会令美帝颤抖。

不禁又想问:美帝怎么就欺负到了你?

美帝竞争不过我们,增加了关税!毛粉振振有词。

那么有了丰厚的利润跟你们有关系吗?

毛粉也愤怒了,说大部分叫贪官污吏贪了去了,弄到美帝那边去了。

终于弄明白了,欺负你们的主要是贪官污吏。

毛粉还补充说,毛主席不在了所以他们敢贪,毛主席在,看谁敢贪?

原来毛粉觉得毛一直深爱着他们。

1957年,毛访苏。

既然我们力量这么强大,我们还跟他谈什么,打就完了,说敌人不打是不倒的,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会自己跑掉。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

根本没有主义,主义不过是借用一个根本无法实现的虚拟设置成制度,那么只要是人就必须接受体制的惩罚。具备豁免权的是不容置疑的独裁者。完成这个庞大的工程最迫切需要的是愚昧,正所谓:荼毒人心,其心可诛。

精神毒品,分享独裁者的胜利神智一定出了问题。

这种病最灵验的药剂是常识以及信息,常识恢复神智。

区分毒品的优劣等级就像区分黑社会的“左翼”“右翼”,毫无意义。





浏览(1080) (70) 评论(38)
发表评论
日本人最值得中国人学习 2017-08-21 01:46:59

世界上把政教合一演绎到巅峰的正是日本。二战前,日本人的心里没有上帝,日本的信仰是皇帝。因为日本的皇帝不像中国的独夫民贼,他们都秉承了明治皇帝的遗风,他们誓要做出一番成就的,而且他们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可是他们毕竟是凡人,借用拿破仑一句话,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遥。

中途岛海战,装备、实力、都倾向了日本。但是决定胜负的“幸运”站到了美国一边。

上帝帮美国。

麦克阿瑟在东京不动声色地把日本皇帝拉下了神坛。

日本皇帝下罪己诏,甚至忏悔,都在向日本人揭示一个现实,我是人,凡人,我尽力想把事情做好,可是失败了,请原谅!

我接触过日本的基督徒,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一定是上帝的选民。

处在相同的纬度,中国人,日本人境遇竟是如此的不同。

如果说学习,那么日本人是中国最好的蓝本。

日本从没有向淫威屈服过。

忽必烈攻到波兰克拉科夫的时候,遇到了瘟疫,这就是黑死病。士兵成批成批的死亡,查不出病因,无法医治。可汗隐隐的感觉这是天谴,于是蒙古高原的战马止住了西征亢奋的脚步。

圣经里“黄祸”的预言甚嚣尘上。

忽必烈把目标瞄向了东方的岛国,日本。

这是大元王朝战场上真正意义上的失败。

元的木质战列舰规格堪称海上城堡,装备,一个元兵配备三匹战马,弓的有效射程200码,并且拥有世界上最强威力的火炮。古代,火炮唯一的用途就是攻打城堡。

冷兵器时代,日本拥有的主要作战力量就是以武士为主力的散兵游勇。日本弓箭的有效射程只有100码。

但是,冷兵器时代,还有一种决定胜负的力量,意志。

元王朝前后有三次大规模的登陆战,结果膘肥体壮的鞑子还就是被身材矮小的日本武士一刀一刀地砍回了中原。

所以日本武士令全世界仰慕。

取胜的日本还曾经一度想用缴获的战列舰光复大宋,可是物资短缺,终于没有办法成行。

和日本人接触,你会感觉他们很质朴、很简单、甚至说很呆板。

日本人最守纪律。

这就是民族素质,也是文明的一个维度。

——这个民族自我纠错的勇气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法企及。



浏览(2267) (25)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10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