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骑马*挎枪*走天涯  
淡泊天下 浓郁人生  
        http://blog.creaders.net/u/31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给妈妈唱首歌 2009-04-22 17:01:37

据我爸爸讲,我们还在襁褓中时, 妈妈经常给我们唱的歌是 我的小鸡儿,小鸭儿呀“, 不过我是不记得了。我记事后,妈妈的工作忙得一塌糊涂,没时间再给我们唱歌。

小时候, 我很爱唱歌,但没有时间给妈妈唱, 妈妈也没有时间听我唱。

在她的病床前,我们终于都有了时间。 我给她唱的最后一首歌是: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妈妈去世九年了, 我还经常梦见她,在梦中给她唱歌。 我相信她能听见。

 

浏览(349) (0) 评论(2)
发表评论
霜叶红于二月花 2009-04-20 16:29:49

好久进不来博客,忽然又能进来了, 先贴一首旧文

          霜叶红于二月花 2008

每年的感恩节,是赏枫叶的时节。 加拿大是枫叶之国,她的国旗就是白色底衬上一枚醒目的红色枫叶。

年年赏枫。山路上看枫叶,两旁高大繁密的枫树,红,黄,绿相间,随着山路的延伸,画卷般地向后移动,弯曲窄窄的路,因有了枫叶的色彩,意趣斑斓,变幻无穷。

上到了山顶,山峦起伏,满山遍野的枫叶,红的鲜红,黄的金黄,绿色点缀其中,缤纷丛丛,层层尽染,只有顶上一片蓝天。

湖边看枫叶,枫树绕湖依偎,托起满树的枫叶,随风摇曳。 湖水静悄悄,枫叶倒映在水中,轻风掠过,湖面微波轻泛,湖光叠影,洁净,幽静。

又到金秋感恩节,又开车出去看枫叶。路过一座桥时,偶然发现桥下另有一番天地,随心逐意拐下一条名为“公园观景”的小街, 经过一座大院门, 曲径通向树木繁茂的深宅。 再下去,道路两边便都是精思巧设,风格徊异的座座小房屋,家家门前屋后整洁光亮,草木迎人。

继续沿路往下走,便见到公园的入口处, 几座细心栽培的花坛,精心修剪的树木, 一小片绿地。入园去,便见一条小河,河水清澈,浅浅的可以望见水底灰褐色细软的泥沙。黄嘴绿脖儿的鸭子,三三两两,或在石头上轻顺羽毛,或在水中闲散漫游。

公园不大,空气清新,绿草茵茵,细小的露珠挂在草尖。 公园的一面向上可以望见公路,听不见汽车的声音,也许天色太早,人们还在睡梦中。另一面是斜坡,挡住了坡后的住宅区,坡上长满了灌木和杂树,葱葱一片深浅相杂的盈盈绿色。

公园内只有一条路,两旁是树木,并不浓密,中间有一个小亭子,还有四五条路边座椅。慢慢走着,欣赏着园中的绿色和悠闲。 园中有块公告栏,读完才知道,这是市政府为当地居民建立的一个街边公园,只有十一年的历史。 市政府鼓励每一个居民为美化环境尽一份心意, 为公园捐赠。

这才注意到,园内的树木有老有新,远离路边的是原有的老树,而接近路边的是新栽种的树。低头看去,发现不少新树前有个镶在地上的小石牌, 近前浏览,每棵树都是居民们捐献的。石牌上写着为纪念他们的亲人,朋友或尊敬的人而种下这棵树。其中有棵树是纪念当地最著名的园林家的,还有一棵树是纪念一位令人尊敬的校长。石牌很小,容不下很多的文字,但每篇文字都亲切,温馨。

那是一棵枫树,在我的右手边,笔直的树干,神气,挺拔,殷红的叶子,透着太阳的光亮,均匀地布满枝头。树下也有一块小小的石牌, 和别的树下的石牌一样,淡淡柔和的浅粉褐色,黑色的字,短短只有几行:

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Jack 1981 -1996

Forever in our hearts

(以此纪念爱儿杰克  你永远在我们心里)

我觉得自己化作了一棵树,树根吸入地下湖泊溪流中的水,沿着血脉,汇入山泉,泉水满盈,从山涧泊泊涌出。

眼前的枫树化作了一个健康,阳光的男孩,十五岁,正是充满朝气和梦想的年龄。这枫树般欢快的生命不知何种意外骤然终止,留给父母的必然是彻骨铭心,无法平复的伤痛。天下的水同源,天下父母的心也同源。

清霜醉枫叶,相思枫叶丹杰克的父母在悲痛之余,种下这棵枫树。用这样的方式,纪念他们早逝的爱儿,也为绿化,美化环境献出了一份心意。他们对儿子的爱和思念,和着他们的心血和泪水,也都融入这枫树中。  当杰克父母看着这棵树时, 他们一定就像看到了杰克, 他们再一次看着他成长,从细枝嫩叶长为成材大树。

我看见晶莹剔透,殷红蕴丽的枫叶,我看见杰克如花般的生命在叶子间微微颤动。

我相信,杰克一定感激他父母为他种下这棵树, 他的生命得以用另一种方式重现,附在这枫树上,与树融为一体,享受阳光和雨露,也享受和人们一起的欢乐。 生命是相通的, 一个人,一棵树,一座山,一条河。

缓缓地走过满园的树,每一棵树都是一个生命, 载满了思念, 爱戴,真情和敬意。我感谢栽树的人,也感谢树间的生命.  用这样的方式,使逝去的人回归自然,回归社会也回报社会。 他们因此而始终生活在我们中间,不会离我们而去。当我们化为尘土时,树木将依然挺拔长存,常青常绿荫福后人。

 

我也想做一棵树,由我的儿女亲手种下的树,一棵像杰克一样的红枫树。秋天的时候,我的叶子会变红, 我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起,感恩节时来赏枫,千树万树的红枫

 

××××××××××××××××××××××××××××××××××××××××××××

欣赏一下古人是如何咏枫的:

万里云天看雁风,秋心一点叹飘零,离人更远山依旧,片片红枫书幽情。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 汀洲延夕照,枫叶坠寒波。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 汀洲延夕照,枫叶坠寒波。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 汀洲延夕照,枫叶坠寒波。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 汀洲延夕照,枫叶坠寒波。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

。。。。。。。。。。

 

。。。。。。。。。。

 

 

。。。。。。。。。。

 

 

 

浏览(5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清流流的汾河水 2008-09-13 06:27:03

 清流流的汾河水,曲曲弯弯绕过小山村。

 

村外的河沿上是闺女婆姨洗衣裳的地界儿。小妮初见枝子就是在这河边边儿上,还有锁梁, 枝子的哥哥。  

山里黄土坡,夏天树稀日毒。 下晚儿小妮去河沿,看见远远走来相跟着的两个人, 一个娇俏的闺女,一个挑着水桶的好齐整的黑眉亮眼的男娃, 两人的穿着利利索索, 一看就知道娘是个精明过日子的人。 那闺女粉白碎花褂子,梳了两条辫子,一见了就过来拉着小妮亲亲热热地说: 小妮姐,我知道你,俺娘还说啥时让你去俺屋里吃油糕呢! 她又把身后的男娃子推拉出来: 这是俺哥,锁梁。 小妮冲那男娃笑笑,他倒脸先红了,眼睛也赶紧挪开,低着头一个劲用桶舀水。山里的男娃可都大方的很,没见过他这么害羞的呢。小妮和枝子蹲下来边用棍子打衣服边闲话,枝子爱听城里的新鲜故事。 小妮看锁梁水舀满了又倒回半桶,再满了再倒,也不担了快走, 定是他娘不急等他的水做饭。

那几天小妮房东家的小儿子二娃子病了,队里派锁梁来帮小妮挑水。山里的规矩女子有两样事不可做: 一是用肩担, 二是光脚出门. 肩担怕压坏了盆骨, 将来生娃娃不顺, 光脚怕着凉坏了月事, 嫁人后不易怀娃娃. 小妮心里实在很过意不去,有手有脚的倒要人来伺候。 每次锁梁来,小妮都特地冲碗山里稀罕从城里带来的桂香村油炒面, 或下点挂面合子饭。 没人的时候,锁梁的脸可从不红了,他会变着方儿给小妮讲有意思的前村后山的趣事儿,把个平常的家长里短也描得活灵活现,妙趣横生。

和锁梁熟了,才知他心灵口秀,心算笔算都快捷,钢笔字,毛笔字都是村里这些秀才们中的头一份,读了不少书,还会写歌词呢。心也特细分,小妮干活慢,他就打发妹子枝子来帮小妮,还不让枝子说。 枝子可不想贪功, 次次悄悄对着小妮耳朵吹气: 妮子姐,可是俺哥让我来的。

小妮这心里就象有了个小爪子,挠得人心里温温热热,酥酥痒痒的。人再多,小妮也知道锁梁在不在,众多的男娃里, 小妮也能择出他的声音。

枝子和小妮也好,她本来就惹人疼,小妮又想听她叨念她家的故事儿,就经常要个描花的样子,求她帮糊个鞋底,向她娘学剪裁衣裳什么的去她家串。学了啥没有不打紧,只要锁梁在,就觉得那晚上特踏实。

有时小妮去河沿洗衣裳,锁梁去担水。 他俩看没旁人,就会说会儿话。锁梁的声音很清,就象村头那棵梨树的叶子被风轻轻吹动。

枝子她们做闺女的都做鞋, 不是给爹爹兄弟做,有娘有嫂子呢,是给心里相中的哥哥弟弟做。闺女们的心都衲在这雪白的布里,闺女们的情也都穿在这一针一线中。心的诚,情的真, 都在这黑帮白底的双双鞋里了。

小妮也学着衲鞋底,可衲了给谁穿呢?枝子说,做鞋不难,难的是有心。枝子她们的鞋都密密层层,精穿细衲,小妮的呢,沟沟梁梁,疙疙瘩瘩,小妮把鞋藏着,不好意思给人看。是小妮的手笨,还是小妮的心不诚,小妮的情不真呢?

锁梁和枝子来的时候,二娃子忽然冒出来了, 这小狗娃子平时和小妮挺对劲,嬉笑怒骂都滚在一堆堆儿。他举着不知怎么搜出来的小妮那双做的半不呲啦的鞋,挥打着,  两眼眯着,坏笑着递给枝子: 瞅,俺姐做的这鞋.   小妮夺过鞋底咬着牙去撵二娃,枝子赶紧拦着: 妮子姐, 那小死娃子皮厚肉实,你那鞋衲得稀,糊得散, 你胳膊又软,手又嫩,看打疼了你自家。 二娃子歪着头,咧着嘴,一步三扭地跳着跑了。锁梁把鞋底拿过来,趁枝子不注意,低声问小妮:给谁做的这鞋? 小妮垂下眼睛,又赶紧摇了摇头。

小妮去区上参加赤脚医生培训班,锁梁也去。他俩一路去的公社,小妮骑着毛驴,锁梁牵着。小妮记得那天天凉凉爽爽的,好几里的碎石土路,平日里总觉得长,那天一会会儿就走完了。  搭上公社的拖拉机去的区里,车上人多,一路上没再寻机会说话,眼睛对上了,小妮就冲锁梁笑笑,锁梁也笑笑。天好高,云好清。

区医院的王大夫给小妮他们讲课, 他经常下乡,和小妮村的人都熟,小妮最爱听他的课,条理分明, 深入浅出,诙谐有趣。他让小妮去家里吃饭,也叫上同村的锁梁。那天王大夫的婆姨齐大夫亲自擀的白面条,用嫩绿的小葱呲啦一声炝的锅儿,倒上点酱油和名特醋,伴着面吃,喷香喷香的, 还炒了细细的土豆丝, 是小妮切的呢。

吃的时候小妮总担心锁梁不好意思,吃不踏实,一个劲儿往他碗里加土豆丝,还帮他添了三碗面。

送锁梁走了后,小妮刷了碗, 王大夫开腔了: 这娃可真是个好娃,人实诚,脑瓜也灵透。小妮爱听这话。齐大夫也开腔了: 我一直给你看着啥时有机会让你上学,知道你心里惦着呢,不会太久了。你在这好好学习,将来弄好了,上医学院去。 在村里好好表现,别惹事。 小妮忙答应着,脸上稍稍有点热,可这心里却象吃了青杏子,酸酸的渗出汁儿了。

回村后没事不再去枝子家,可小妮心里就觉得缺了点什么,晃晃荡荡的了。 二娃子看着小妮说: 姐,你啥东西蒙了心吧? 要不我叫锁梁哥来解解? 小妮脸上挂不住,抬起手假装要捶他, 他跳着跑开了:姐, 你要是真待在俺村不走了,也得让我先聘你, 锁梁他得靠后站站。 这小兔崽子, 反了他了,小妮抓起捅火棍子追过去。

干活歇息的时候,枝子紧挨着小妮, 问:小妮姐,你啥时走啊?小妮告诉她,瞎子给她算的命是两年之内一定走的, 这眼看就两年了。 枝子拧着手,低下眼, 轻声叹气了。 小妮拉过她的手,把家里捎来的包着彩色玻璃纸的几颗糖塞在她手里。地陇那边看见锁梁手里编着什么,远远地,看不真。

晚上,枝子来和小妮闲话,带给小妮一个用柳条枝子编的小筐子,底儿方方正正,上面是半圆的,挺巧,也挺结实。枝子说,她哥编的,让小妮放书或放碎物件儿用的。 小妮把她的一面镜子拿给枝子,镜子后面有小妮喜欢的《青春之歌》里林道静的照片,大眼睛,短头发,蓝布旗袍,长长的白围巾。 人家都说小妮长得有点象林道静。

小妮走的前一天,又去河沿,不大会儿工夫, 锁梁担着水桶过来了。 他站着,不舀水,小妮蹲着,不洗衣裳。 他的桶在水里漂着, 小妮的衣裳也在水里漂着。

锁梁终于舀满了水, 担起桶, 轻轻问了一声:真要走了? 小妮低低答了一句:嗯, 走了。

这是好久好久以前,顺着清清的河水漂来的歌:

荞面皮皮手巾两道道花,连心隔水捎不上一句话

百灵子过河沉不了底,忘了那天地忘不了你

湿透了的衣裳在水里漂着,小妮站起身子,望着锁梁走远。 他身板笔直,两手攀着扁担,桶一前一后,悠悠地晃着。

清流流的汾河水呦,你清清亮亮,你清清凉凉。

 

浏览(47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