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羽的博客  
飘萧我是孤飞雁 不与人间结怨  
        http://blog.creaders.net/u/482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低端人口”说与社会达尔主义(ZT) 2017-11-27 06:41:55

程映虹:“低端人口” —— 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特朗普总统来早了几天。不然,北京市政部门强行驱赶外来人口的举措,其速度和力度会让他感叹不已。

严查和驱逐外国非法移民一直是美国的国策,这么有法可依、理直气壮的事,怎么执行起来比北京清理外地人口还理屈词穷、束手束脚?警察不能随便要人出示身份证,不可以随便上门检查,哪怕非法移民身份被确认了,媒体甚至司法系统也偏袒他们,还会有移民律师去帮他们,把他们从看守所里捞出来。更有甚者,还有好些城市宣布自己是非法移民庇护城市,那里的警察竟可以不理联邦政府的命令?!

这样看来,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真是有制度原因的。

要是特朗普总统了解为啥中国能这么雷厉风行,美国为什么拖泥带水,他一定会在 Twitter 上对媒体说:对不起,你们说我歧视这个侮辱那个,我刚从中国学会了一个词来回敬你们:“Low-end population(低端人口), You fake-news guys gotta know what they call their own people。”(你们这些制造假新闻的家伙真该好好听听他们是怎么称呼自己同胞的。)

“低端人口”无疑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指称,查考下来,在北京市一级的官方文件中没有见到这样的说法,有的只是“优化”、“控制”和“疏解”这些含糊而中性的名词。但在区一级政府部门的官方文件或报告中,“低端人口”的说法则频频出现。而在实际做法上,现在所发生的就是将外地在京弱势群体、尤其是集中居住在一些在安全和卫生方面有重大问题的群体在严寒中强制赶出,等于坐实了传言中的清理“低端人口”这个说法。

这里的问题是:对于这样一个公然歧视性的社会性敏感词,官方本来就应该以对待政治性敏感词的那种速度和力度及时去澄清,制止其传播,划清政策界限,而不应该麻木不仁,无所作为,从而在实际上放任基层政府在贯彻政策上的蛮横。在世界其他国家听来,“低端人口”是近现代历史上社会达尔文主义最直白的用法,对此特别敏感的人甚至会忍不住产生一些可怕的联想。

“低端人口”一词迅速而广泛的流行,触动了这么多人的神经,即使是在被否定的意义上,也是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观念在当今中国繁殖的不祥之兆,而对在京外地底层劳动者在严冬的粗暴驱赶又证实了这一点。在外人看来,一个崛起的强大的中国似乎可以不顾起码的人道主义原则,对底层弱势群体为所欲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所以,对于“低端人口”一说的流行,应该超越特定的城市管理的政策范围,也不能满足于官方从来没有正式使用过它的澄清(事实上,今天世界上恐怕真的不会有任何政府会使用这样的字眼),而应该通过分析它背后更为久远和广泛的历史和现实背景来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它在当今中国会被构建出来并在正反两个意义上受到迅速传播。

上海学者许纪霖先生早几年就近代史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和大国言说之间的联系做过历史的分析和现实的批评,也指出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法家的富国强兵理想是一致的。当时恐怕很有些人会认为那是做思想史的人想得太多,但现在看来很不幸,他的话不过是预言了而不是防止了这个令人心寒的发展。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

“低端人口”一词成为话题,一定意义上说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形形色色的变种甚至丛林法则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超越各种意识形态和政治观点的内在驱动力。这个西方传来的主义在中国为成王败寇的帝王逻辑提供了“科学”的注脚,所以和传统一拍即合。红色话语中所谓“历史选择了我们”就是典型的政治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命题:适者生存。我们赢了,这个最终结果就说明我们该赢。只要我们今天仍然掌握着权力,我们就是成功的,成功就说明有历史的必然性。这个政治化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只认成功,它本身就排除了两个追问:一个是你为了成功使用了什么手段,另一个是为了你的成功人民付出了什么代价。

今天有很多人质疑八十年代最终悲剧性地失败了的那个理想主义,包括很多当年的理想主义者和海外的“人血馒头”消费者。他们会说:今天中国的崛起就说明当时幸亏没有追求那个理想主义的政治。更有甚者,他们不屑和你争辩,而是嘲笑所有怀念和坚持那个理想主义的人是 loser:你们的出走、消声、边缘化和被遗忘就说明你们被“无情的历史”自然淘汰了。


2017年11月25日,中国北京西红门镇新建村,街上满布被逼搬迁的外来工的遗弃物品。摄:Imagine China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它甚至跳过论证,直接告诉你现状就是论证,所以它本质上是为现实的权力关系辩护的逻辑。你在现实中是失败的和处于底层的这个事实本身,就已经说明你是 loser。它排除这样的疑问:有没有某种社会不公正使得你成为 loser,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户籍所在甚至生理性别使得你先天就处于难以和别人平等竞争的地位。每年“两会”上那些维护特权、压制弱势的奇葩提案多少与此有关。“低端人口”不过是听上去更科学和统计学一点,但却更让人脊背发冷。

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专制政治是天然盟友,因为它不问过程,只看结果,所以凡是在它盛行的地方就会有对专制权力的崇拜和对强权的心服口服,对强人政治的津津乐道。很多人对具体的社会问题牢骚满腹,但一说起权力本身和它的代表便肃然起敬。他们很多人并非出于惧怕,而是从心底里对权力敬服、顺服。从反面来说这也就导致对自己地位的认命,因为自己也不过是个 loser。不但如此,社会达尔文主义还和道德犬儒主义也是连体儿,因为它用成功本身解释一切:凡是有助于成功的手段都是天经地义的,而道德会让你有所顾忌,这就束缚了你的手脚。

社会达尔文主义另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无视甚至否定个人的价值和尊严,因为生存的目的就是通过竞争取得各种意义和程度上的成功。人生如果在竞争的意义上是不成功的,那就不但是失败的,而且是不值得别人关注甚至自己怜惜的。所以,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国度,一定有很多自轻自贱的人,别人的命不在他们眼里,他们也不会把自己的命当回事,这就是互害社会的心理基础。

至于自由平等这样的观念,和社会达尔文主义更是处于两个世界,完全不平行。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国度,一定是对人生来自由平等这样的观念不但陌生、而且还怀疑和嘲弄的社会。它认定这些观念不是假的就是虚伪的,那些既鼓励个人成功又提倡自由平等观念的社会,一定是用它们作为口号骗了人才成功的,要是信以为真就犯傻了,所以自己的社会更诚实、更求实、更务实。

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低端人口”这个概念和相关措施很可能让很多人本能地想起了长期以来有实无名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这个政治定期通过“自然选择”——即根据不同的标准划分人群,挑选形形色色的“分子”(也即”loser”)作为牺牲,同时让那些没有被牺牲掉的不但感受幸运,甚至觉得优越,不但对同类成为 loser 漠然置之,还可能帮着落井下石。它把灾难说成是学费,把死人说成是代价,他们无非都是为“成功”垫底。为了这个成功,还有更多的低端“分子”要被牺牲掉或者是清洗掉。今天他们消失了,明天就被忘掉。

通过制度安排和意识上的潜移默化,社会达尔文主义观念已经腐蚀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早已不再局限于狭义的政治。中国人当今的等级观念和由此产生的优劣之分不只涉及权力和金钱,还有户籍、工作、住房、汽车、外貌和年龄,已经到了非常自然习焉不察的地步。

例如,很多即使对政治和社会意义上的不平等愤愤不平的人,也会对“颜值”这个说法毫无反感。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如果“颜”可以有算得出的“值”的话,那么美就变成了把人划分成高低贵贱的等级,具有了可以交换的价值,包含着可以借此索求的利益,颜值高的人就有了在生存竞争中受到承认的比别人优越的资本。所以,“颜值”在社会意义上的使用,和沿用了几千年的个人意义上的“漂亮”、“美丽”等等字眼所表达的单纯的审美感是不一样的,它是当代中国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美学观。如果一个社会在公共话语中不但普遍容忍而且为“颜值”津津乐道,那就说明它公然藐视对每个人的人格之尊重;它不但赋予少数人以容貌傲人的社会特权,也意味着多数人甘愿自轻自贱。

在这样的社会,出现“低端人口”的概念毫不奇怪,社会意义上的平等和政治意义上的民主也必然面临社会心理上的强大阻碍。


浏览(822) (10)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03 13:30:10

【是不是回到公有,回到全国人民集体低端,回到三年灾害饿死千万,回到罄竹难书的文革,毛左们就幸福了?毛左就是祸害!】

哈哈哈,既然如此,就不要抱怨【低端人口】被歧视。不能又当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是胡温的一贯做法。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8 18:16:54

另外想好奇得问问西岸,你说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高端打压低端合理,社会主义认为不合理。那么,现在的中国是什么主义?我记得你过去一口一个中国是社会主义,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正在走向没落,是吧?

回复 | 4
作者:思羽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8 18:11:42

西岸,我有点弄不清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一说到美国的事,你逻辑,事实都很清楚,一说到中国,离开是一团糊涂浆子,既无逻辑,又不尊重事实。难道是故意的?低收入端?低收入就完了,西方不是天天谈low income family 吗?这是具体有所指的事实。而“低端”人口,则是随意的generalization, 是典型的充满轻蔑甚至恶意的歧视,是造成社会分裂的主因,这本来是川普一类的拿手好戏。怎么在美国你反川反的头头是道,一提到中国,只要是反对中共的,你就不分青红皂白一棍子打死,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高端五毛”?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8 16:53:28

【“低端人口”是全面私有化的必然结果,搞全面私有化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会是这样。。。。。】

---- 的确如此。低端人口的存在,是经济发展的的一个必然结果,至少是暂时的必然。然而,这只是一个存在主义意义上的客观事实。但是,在如何对待低端人口问题上,中国人存在着严重的价值分歧。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中国的十四亿人口中,反对清理低端人口的人占绝对少数。例如,占据了中国人口大多数的,是那些黄川粉,自由至上主义这,主张自由竞争,主张穷人自生自灭,主张丛林主义,主张适者生存的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8 16:27:45

【“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的时候,这些公知大V都上哪里凉快去了?朱荣鸡鼓吹【代价论】改制让一大批工人下岗的时候,那些【知识分子】跑到哪里去了??“低端人口”是全面私有化的必然结果,搞全面私有化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会是这样。。。。。】

---- 公平地,实事求是地说,这次清理低端人口,的确不完全是政府的错。中国人对低端人口的歧视,是有根深蒂固的文化基础的。等级歧视,表面上看是中共对人民的歧视,实则是人民的相互歧视。这种歧视一直都是存在的,政府这次桶楼子,只不过是起了一个为了迎合人民的偷牛意志,拔了一次橛子而已。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8 14:44:28

【另外好奇问一句,如果低端人口这个说法是“低收入端人口”的简化的说法,是否能被接受?因为这是个客观的概念,任何社会都是有收入差别的,有高收入“端”的,就有低端的,这是个相对的概念。】

----西岸博的说法,与当年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学术辩解完全相同。例如,用比较黑人与白人的头盖骨化石的脑容量差别,来证明白人的确比黑人聪明的间接证据,这类文章当时是可以在学术刊物上发表的。如今没有哪个西方出版社会接受这类文章。这是一个学术伦理问题,与事实的客观性无关。其次,基便是作为纯粹的学术研究,可以勉强接受。但是具体的行动,诸如德国人的优生学实验,澳洲塔斯马尼亚岛的种族屠杀,非洲的种族隔离,也绝不会再次被当今文明社会所接受。

如今中国人所面对的“低端人口”问题。与当年欧洲的情况是高度类似的。这是一个关于文明的认知问题。与咬文嚼字无关。中共政府这次清理低端人口的问题关键,并非在于”低端人口“一次的语义如何,而在于“清理”一词,是行动,是隔离,这才是导致这场轩然大波的关键原因。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8 11:28:36

是不是回到公有,回到全国人民集体低端,回到三年灾害饿死千万,回到罄竹难书的文革,毛左们就幸福了?毛左就是祸害!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8 10:02:49

“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的时候,这些公知大V都上哪里凉快去了?朱荣鸡鼓吹【代价论】改制让一大批工人下岗的时候,那些【知识分子】跑到哪里去了??“低端人口”是全面私有化的必然结果,搞全面私有化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会是这样。那些说【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的李克强的太子太师、太子少保们,不是认为有了“低端人口”才能促进经济发展吗??“低端人口”是客观存在,说的是他们的经济地位比马云、赵薇、段卫红、温家饱他妈低。难道不是事实嘛?这和刚到北京的蔡奇有神马关系?

一些人假惺惺的【义愤填膺】、认为这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却认为造成这个结果的朱氏【改制】、打着改革旗号自肥的私有化是完全合理,是按经济规律办事,这不可笑吗??

回复 | 2
作者:思羽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8 07:21:58

西岸,我同意你的看法,把美国和中国发生的具体事件类别是没有意义的。不过,最喜欢做这种类比的,恰恰是中共的洗地党:中国的黑暗面,美国也有,而且更坏。奥克兰是如何驱逐租客的,具体我不知道,但至少没有搞成这样天怒人怨。不然,人们早就上街游行,媒体早就曝光了。这就是专制社会和民主国家的区别。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7 15:30:53

另外好奇问一句,如果低端人口这个说法是“低收入端人口”的简化的说法,是否能被接受?

因为这是个客观的概念,任何社会都是有收入差别的,有高收入“端”的,就有低端的,这是个相对的概念。

我感觉这篇文章在很多方面是没弄懂所谈及的词汇在社会上使用的含义,比如“颜值”这个词。

词里的“值”,并非是价值的概念,而是个对比标准的概念,因此也就是个相对的概念,而相对的概念是无法作为某种确定标准的,比如价值标准。那么又如何得出这个词具有物化的意义的结论呢?汤加入以肥唯美,越胖颜值越高,你接受嘛?

过去(也许现在还有)大学里给人的相貌打分,所谓及格标准,或者八分九分十分什么的,属于低俗还是不高雅再说了,但恐怕从来没人认为这是关于某个人的相貌的价值是多少的概念,而是个很相对的对比标准的意思。

一个关于哲学思维的观点,就是词汇是为人服务的,不是反之。那么具体的一个词汇究竟代表什么意思,是不能单从字面上解释的,更何况语言和文字一直在发展,一个词的含义可能被扩充。

所以对这片文章的论点和论据直接的联系,我是不以为然,至少也是感觉很勉强的性质。至于与社会达尔文主义联系,就是更离谱了。

因为不论什么主义,都不否认社会具有层次的特点,有高端,也有低端。只不过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高端欺负打压甚至消灭低端是合理的,而社会主义认为这种打压现象是不合理的。

就是有区别罢了。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汉卿 留言时间:2017-11-27 13:57:11

你恐怕要跟兔子师傅学习一哈子哲学才行。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汉卿 留言时间:2017-11-27 13:41:47

江湖庸医,有行医执照吗?

回复 | 0
作者:汉卿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7 13:15:34

可以诊断了,闲人 --- 一个人格分裂的典型。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7 12:46:42

姑且不谈“低端人口”这个词汇来源,充满了种族仇恨和仇视。一个多元、包容的社会,必须关心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这不是“面子”问题,这是“里子”问题。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7 12:24:14

【你老婆是你老婆,需要共产党承认吗?】

你天天捧着一万卡的照片,认为一万卡是你的老婆,共产党就不承认,川普也不承认,科什纳他爸是黑社会,小心撕了你。。。呵呵呵呵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7 12:13:26

这件事,应该受到谴责的是那些在城乡结合部的村子里用这种方式出租房子的人,和知道这种事情存在而没有及时制止(包括驱赶)的当地政府部门。

现在出事后的处理,客观上确实使得这些低收入的人失去住所,life is put in a limbo,但如果能制止这种出租方式存在,也是亡羊补牢的性质。

只要存在收入上的差别,就会出现人们寻找廉价住所的现象,而没有什么更比违法违规出租的房子更廉价。因此这种社会需求是始终存在的,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最低也是要防止这种房子存在和出租,所谓法律和执法的概念就是为这种事情而存在的。

别跟我说这种事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不存在,或者政府是不会一样的处理方式。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7-11-27 12:02:33

把北京这件事与美国的驱赶非法移民比较属于类比不当的性质。

一个人的身份是合法还是非法,纯粹是人为定义的,但具体在北京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因为一场大火而引出的,而这场灾难的原因被认为是居住环境违规导致的,最低也是违规居住导致火灾后不容易逃出。

而且,前者不过就是一个人的身份问题,而后者涉及很多人的生命问题,身份是可以变的,但人死了是不能再弄活的。

如果北京市政府说不是北京人就都赶出去,那才与美国目前的对非法移民的做法有相同之处。

从根本上讲,对于具有灾难隐患的事情不处理,是当地政府失职的性质。前一段湾区Oakland大火,导致数十人死亡,原因就在于违规居住,那些低收入的艺术家们不得不很多人挤在一个类似厂房的大房子里,自己拉电线和分割房间,甚至弄出二层但没有正经的楼梯,结果在聚会的时候发生火灾,几乎所有人都死了,因为没有正经的通道,难以逃出。这是美国很大的新闻,这件事与北京这次发生的火灾几乎是一样的事情(偏巧这个房主也是老中,但具体的管理者是白人)。

那么事后市政府对这件事的处理,也看不出有多少不同,也是清查不允许再有这种居住方式存在,封门抓人和起诉负责出租的房屋管理者。当然,从此那些美国的“低端人口”,比如艺术家(类似北京的北漂)和清洁工等低收入的人,就没有了可以负担的住房,被赶到了大街上。。。

那些被赶出去的人,也是不归政府管的,似乎没听见对oakland市政府这种做法的批评声音,反倒有认为市政府做的太晚的批评,市长应该因此而辞职。因为如果早就做了这种封门的事情,那些人就可能不会死了。

因此对于这种违规居住的现象进行处理,客观上是防止灾难再次发生的概念,也是对这些居住者的生命负责。而驱赶非法移民,并不是对这些人的生命负责的概念,因为这些人并没有生命受到威胁。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7 11:44:35

新天同志,国家实行没实行“私有化”,是这个国家的宪法规定滴。中国的宪法是“裆中央宪法”,只说共产党“承认”私有财产,这不叫私有化。

比如,你老婆是你老婆,需要共产党承认吗?

朱荣鸡、温家饱都不是个玩艺儿,他们说话就是虾扯蛋。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1-27 11:25:17

【挂羊头卖狗肉】的不止是中共,看看美国的川普。。。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1-27 11:24:02

【中国神马时候实行私有化了?】

从朱荣鸡改制的时候,从温家饱偷平安股票的时候。。。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7 10:42:29

低端人口”是中国私有化的结果………

新天同志指出了问题的所在,不过请问,中国神马时候实行私有化了?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7 10:40:20

新博:中共向来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中国历史上的政权都是。封建王朝是外儒内法,新中国是马列主义的羊头,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狗肉。

回复 | 3
作者:思羽 回复 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1-27 10:37:59

哈哈,外星人也参与了?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11-27 10:34:37

哈哈哈哈,现在讲【社会达尔文主义】了,厉以宁说【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的时候为什么不讲【社会达尔文主义】啊?

“低端人口”是中国私有化的结果,讲不讲“低端人口”不重要,重要的是全面私有化必然带来“低端人口”的出现,这是事实。不谈为什么会出现“低端人口”,反而把屎盆子扣在来北京没几天的蔡奇身上,那是隔靴搔痒。

全面私有化、【先富论】、【三个代表】、【不折腾】才是“低端人口”的发源地。炮轰【送信的】解决不了问题。

回复 | 1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17-11-27 10:33:04

外星人颜值不高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1-27 10:20:09

呵呵,严复本来不懂英文,他翻译“天演论”是根据别人先口译过来再写成达而雅的中文,至于”信"就难说了。中国文化一向讲究“学以致用”,不较真追求真理的,山寨进化论也就不足为奇了。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7-11-27 09:55:36

思羽妹:您说的对。具体说,社会达尔文主义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应当是近代的事情。这要拜托严复。他的天演论,显然是把赫胥黎的进化论思想曲解成了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原来,并非是只生命个体之间的自然选择,而是不同物种之间的自然选择。而中国人的理解,却成了严复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果说斯宾塞对达尔文进化论的理解只有一个误区的话,那么中国人对达尔文进化论的理解,则存在两个误区:1。认为自然选择是发生在同一物种之间(即经典社会达尔文主义)。2。认为是发生在同一物种的生命个体之间。都是山寨惹得祸。至于赫胥黎的伦理学部分,我不大相信严复真的读过。

回复 | 1
作者:思羽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1-27 09:29:55

嘎兄好!您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不过我感觉,许纪霖先生未必把中国人的等级观念说成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根据本文作者,许是“就近代史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和大国言说之间的联系做过历史的分析和现实的批评”。

“中国文化的道德特征是唯功利主义。墨子的确是中国功利主义的祖师爷。法家思想是一致的。而法家思想的产生,要归功于墨子思想。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唯功利主义文化,墨子应当是祖师爷。”

当今中国的文化,应该是拜墨子所赐的唯功利主义文化,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杂交品种。并且,因为传统文化的断档,实际上还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基因更强。

回复 | 1
作者:思羽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7-11-27 09:18:41

俞先生好!我感觉现在中国的政体和唐宋明清没有很大的区别,实际上封建王朝,尤其是刚开国的时候,为了“监督,制约”政府行政部门也想尽了办法,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现在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个互联网。中共再搞网禁,也不可能把网络全部封死。这次北京驱赶“低端人口”,网上一片反对之声,令人看到了一丝希望,甚至感动。我发现,人们已经不仅限于抱着“同情”的态度来看待所谓“低端人口”了,而是“低端人口”这种说法遭到了猛烈的炮轰,就像我转贴的程映虹先生的这篇文章一样,可见,人文主义思想,平等精神,已经开始为国人所接受。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1-27 09:18:10

上海学者许纪霖先生早几年就近代史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和大国言说之间的联系做过历史的分析和现实的批评,也指出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法家的富国强兵理想是一致的。当时恐怕很有些人会认为那是做思想史的人想得太多,但现在看来很不幸,他的话不过是预言了而不是防止了这个令人心寒的发展。】

----许纪霖是大陆学者中寥寥无几的康德主义坚守者。真的很了不起。不过,许纪霖把中国人的等级观念说成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我认为并非十分恰当。这是因为,社会达尔文主义是民族主义的一个极端形式。按照生物分类学,全世界的人应当属于同一物种。但是事实上,由于地理条件限制,使得人类的进化发生了异化,或者说出现了民族,这类介于亚物种和物种之间的差异。如果把不同的民族种看成是不同物种,那么,社会达尔文主义就与达尔文进化论相一致。康德主义道德有否定亚物种的倾向,而功利主义道德有肯定亚物种的倾向。

由此可见,正宗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等级歧视是发生在不同民族之间的,而中国的等级歧视却是发生在同一个民族之内。这种等级歧视,连社会达尔文主义都不如。

正如许纪霖所指出,中国文化的道德特征是唯功利主义。墨子的确是中国功利主义的祖师爷。法家思想是一致的。而法家思想的产生,要归功于墨子思想。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唯功利主义文化,墨子应当是祖师爷。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7-11-27 08:21:26

没有任何权力机构能够制约政府行政部门。这类的事情一定会不断发生。如果像美国那样有三权分立的机制,由法官或议会来牵制政府,就会不一样。共产党自称代表人民,实际作为和不代表人民的寡头政府完全一样。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