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黄花岗的博客  
不信青史尽成灰  
我的网络日志
同情共产主义的罗曼•罗兰笔下令人恐怖的苏联(转帖) 2021-03-01 01:04:30



罗曼罗兰和安德列纪德都是20世纪法国著名的作家,前者是1915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主要作品有《三巨人传》、《约翰克里斯多夫》;后者则斩获了194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主要作品有《田园交响曲》、《梵蒂冈的地窖》等。

作为关心公共事务的公共知识份子,他们都曾非常关注苏联。1917年,俄国十月政变后,罗曼罗兰称布尔什维克的领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雅各宾,他们正在从事宏伟的社会实验。纪德则三年苦读马克思主义著作,思想上逐渐接近共产主义,同时参与了法国共产党的活动。

也因此,他们分别在1935年和1936年受邀访问苏联。访问归来后,他们将所见所闻写了下来,并从此疏远了苏联和共产主义。

罗兰眼中的恐惧苏联

罗兰在访问苏联期间,忍着病痛,将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一一写了下来,并汇集成了《罗曼罗兰日记》。应该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罗兰在《日记》原稿的封面页上写道:未经我特别允许在1935101日起的50年期限满期之前,不能发表这个本子——无论是全文,还是摘录。我本人不发表这个本子,也不许出版任何片段。

50年后,尘封的《日记》终于为人所知。在《日记》中,一个让人恐惧的苏联呈现在世人面前。以下内容引自网名为雾月轩客的相关翻译。

关于派系斗争。罗兰来之前,苏联正笼罩在基洛夫事件的阴影中。基洛夫是中央政治局委员,1934121日在列宁格勒共产党总部被尼古拉耶夫所暗杀。尼古拉耶夫和13名嫌疑犯被枪决。许多人受到牵连,怀疑和审查。随后,斯大林声称发现了计划暗杀全部领导人的大阴谋,从而发动了大清洗。(注:当时有人怀疑,暗杀基洛夫的幕后指使正是斯大林)。

在莫斯科,罗兰会见了众多的苏联知识份子,有作家、建筑师、音乐家、工程师。除了语言障碍因素外,罗兰敏锐地感觉到谈话不是推心置腹的,他们很多想说的东西不愿或不能倾吐出来。连给他诊病的医生都是紧张兮兮的。罗兰甚至怀疑(并没有明说)高尔基都受到了监控:高尔基的秘书克留奇科夫掌控了高尔基的全部日常生活。

关于艺术生活。在莫斯科期间,罗兰经常被邀请观看苏联电影和戏剧。在苏联对外协会观摩的影片《夏伯阳》给罗兰留下一定的印象,那也是因为共产党人第一次使白军的英勇主义获得了应有的地位。然而,对于其它影片,罗兰不禁几次用到拙劣一词,认为要么是政治宣传品,要么是对美国歌舞剧的拙劣模仿。罗兰不无调侃的在《日记》中写道:自从取消文艺形式多样化后,人民的艺术趣味败坏成这个样子。

而罗兰在观看了根据普希金的长诗改编的新芭蕾舞剧《巴赫奇萨赖喷泉》后,在剧场出现受到了不可思议的欢迎。但他对此剧的评价却是:不是独创的矫揉造作

关于特权阶层:上层知识份子。罗兰注意到,作为文化总管的高尔基至少有两套房子,一套在莫斯科,一套在莫斯科郊区。房子不属于高尔基,但高尔基在里面过得很富足。罗兰观察到跟高尔基来往的上层知识份子一般都拥有别墅,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拥有小汽车。

特权阶级没有钱,但他们有权,有权就可以弄到房子和食品,罗兰在日记后的《附记》中流露出他对此的担忧,因为这与人民的生活存在着惊人的差距,是一种严重脱离人民的危险倾向。

关于苏联人民。在莫斯科,罗兰被艺术家、代表团和权力上层人物包围着,根本无法亲近普通人。他只能从630日那样的群众庆祝游行中去观察苏联人民,只能从苏联各地纷纷寄给他的信中去了解他们。

从游行中,罗兰对群众表现出来的狂热的领袖崇拜表示不理解,但他又认为人民在集体游行中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是真诚的,苏联人民真诚地信任自己的事业和自己的政府。然而,在罗兰收到的一封富农的儿子写来的信中,却提到由于自己的出身,所有大学和工厂的大门都对他关上了。

对此,罗兰的妻子、也是苏联人的玛丽亚与高尔基发生了争执,玛丽亚认为:评价每个人都应该根据他本人是什么,而不是根据他父母什么人。而罗兰笔下的高尔基的眼睛中流露出痛苦和恐慌的神色……试图敷衍过去,提到了正在制订中的,许诺更大自由的新宪法。但这只是自我安慰的借口

关于斯大林。在访苏期间,罗兰有两次机会见到了斯大林。一次是在克里姆林宫,斯大林专门接见了他,并回答了他的提问。另一次是在高尔基莫斯科郊区别墅中与斯大林共进晚餐。

628日克里姆林宫的会见从下午410分开始,于550分结束,对话内容罗兰详载于日记中。罗兰提出了若干敏感问题,比如基洛夫事件,儿童面临死刑的威胁等,他对于斯大林的坦诚印象十分深刻,称完全而绝对的朴实,坦率,诚实。然而,对于罗兰来说,斯大林始终是一个迷,难以捉摸。

斯大林残酷无情,但在人面前却很随和,朴实,有时还会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这两种性格都是真实的,拥有这两种性格的人让罗兰疑惑不解。这种疑惑在罗兰观察内务人民委员,曾经是秘密警察头子的亚戈达时也同样存在,对热情洋溢的苏共才子布哈林也是如此,后者谈到对敌人的镇压时,认为应该不择手段。这种疑惑罗兰的心头萦绕不去,一直伴随他离开莫斯科。

关于书检制度、驱逐、监狱和集中营。尽管亚戈达宣称已取消书信检查制度,甚至白党的信件也可能自由来往,但事实上,罗兰和朋友的信件暗中受到苏联的检查,因为信件收到时已被拆开,信封上粗暴而无耻地盖着从信箱取出时已破损,信封贴得不牢!对此种做法,罗兰在日记中俏皮地说道:富歇(法国警务大臣)的员警也许会做得更周密一些:在把信纸放回信封内时,应该别把它们搞混了……”

对于集中营,罗兰认为这是警察理想主义的又一种表现这种理想主义注重的不是人们的肉体痛苦,而只是事情的社会和道德的内涵。

罗兰访苏结束后,对日记进行了整理,对访问进行了总结,这就是《日记》后的《附记》部分。尽管罗兰试图在《附记》中为苏联辩护,但其笔下的记录却披露了一个让人恐惧的苏联:没有言论自由,时时受到监控。而罗兰将《日记》尘封,大概是因为对苏联还怀有某种幻想吧。

纪德公开表示与共产主义断绝关系

1936年,纪德来到了他一直向往的苏联,回国后,他不仅猛烈批评苏联当局,而且公开表示与共产主义断绝关系。究竟是怎样的所见所闻使纪德在两个多月的访苏之旅后,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我们或许可以从其撰写的《访苏归来》中一窥端倪。

首先让纪德深感震惊和不安的是:苏联现实的政治经济情况,与其领导人所宣称的社会主义理论完全是背道而驰。在苏联,普通的工人农民仍然过着贫困和匮乏的生活;而且,一方面是民生凋敝,一方面却是领导人热衷于大排场和大手笔的各种庆典游行;一方面是大建工厂,烟囱林立,一方面却是工人住房紧缺,在窝棚中建设着社会主义工业化;甚至官僚特权和奢靡生活也并不罕见,比如招待纪德一行,连普通晚宴的耗费都是巨大的。

面对这真切的现实,纪德愤怒地谴责苏联社会还存在着阶级剥削和压迫,是官僚分子对无产阶级的专政

纪德还注意到,普通苏联人的服饰款色单调,粗制滥造,不仅比不上西方国家,甚至连旧俄时代都比不上;而且,日用品、图书、文具等等也无一不是品质极差,不堪使用;但就是这样的产品,还数量匮乏。纪德对此分析认为:供应什么就得喜欢什么,要不要就是这东西。既然国家兼为厂家、买主与卖主,品质便只能随文化而进步了。在苏联,国家没有对手,对此并不在乎,反正也没有竞争,所以苏联产品的品质低劣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更让纪德感到不舒服的是在苏联政治高压下人们扭曲的思想。比如,在他致斯大林的感谢电时,由于忘了写斯大林名字前面的那一长串专用尊称,而被电报局工作人员拒绝发送。当纪德在访问过程中与一个苏联大学生交流外语学习的问题时,这个大学生自豪地告诉他:几年前,德国和美国还有东西可以让我们学学。但是现在,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向外国学的了,又何必讲他们的语言呢。

纪德还注意到,苏联所谓的全民选举,只是一种讽刺,一种假像,所有的任命都是自上而下决定的”——在这样周围容不得人才,只容得下奴才一人专制中,无产阶级被彻底地愚弄了。他还发现,当全面的工业国有化和集体农庄化之后,工人、农民竟然不得不完全依附于工厂和农庄:劳动者没有去留的自由,既不能喜欢留在哪儿就留在哪儿,也不能去爱情或友谊呼唤他去的地方

看到一个宣称以消灭剥削、消除阶级压迫为使命的国家,竟然是如此景象,纪德十分愤慨:他们受人剥削,却不知道受什么人剥削,也就更不知道自己的贫困应当归咎于什么人,应当反对什么人!

就这样,边走边看边观察的纪德,在两个多月的访问结束后,对共产主义的幻想彻底破灭。他如此慨叹道:我想今天在其他任何国家,哪怕在希特勒的德国,人们的思想也不会比这里更不自由,更遭受扭曲,更胆战心惊,更唯唯诺诺!

从幻梦中清醒过来的纪德在发表了《访苏归来》后,却遭到了苏联朋友们的猛烈攻击。于是纪德发表公开声明,称:我拥抱的是真理,假如党离开真理,我当即就离开党。

结语

与罗兰的沉默选择不同的是,纪德的清醒证明了他的睿智,而他曾指出的苏联种种的弊端,直到苏联垮台也没有解决,且在今日中国并无两样。而纪德抛弃对共产主义的幻想、抛弃苏联之举,值得当今中国每一个仍旧对中共抱持幻想的知识份子思考。


浏览(418) (3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七絕 題照(1346)佳人排隊盼雲雨 2021-02-28 11:32:25

虎膽虎鞭充食糧    雄風重振慰紅妝    

佳人排隊盼雲雨    蒙難山君遭禍殃

中國人對以形補形,吃什麼補什麼深信不疑,井東升局長不惜以身试法,利用職權吃虎鞭,意欲何為?

當他的老婆真性福,每晚還不都得被他折騰得死去活來?


CBB7892D-7FFD-48FF-B9C4-D44A452D60B2.jpeg


浏览(739) (31) 评论(5)
发表评论
人狠话不多,摩萨德暗杀史(转帖) 2021-02-28 00:51:47



1127日,负责伊朗核武研发计划的首席科学家穆赫辛·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在德黑兰郊外遭遇暗杀,法赫里扎德的座车在路上突然被乱枪扫射,身中数弹送医不治。

伊朗外长咬牙切齿的声称是以色列策划了这次"可耻的懦夫行径"。这可能是年初美国斩首伊朗革命卫队头目苏莱曼尼之后,伊朗遭遇的又一次重大打击。因为法赫里扎德作为伊朗核武发展计划——"AMAD计划"的负责人,已经有20余年,普遍被外界认为是伊朗核武计划之父。他也是国际原子能机构在2015年发表的"伊朗核计划最终评估报告"中唯一点名的核科学家。

当然,不用介绍其实也知道,能够上大名鼎鼎的摩萨德的暗杀名单的人物,绝对不会无足轻重。苦逼的伊朗,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矢志不渝的研究核武,屡屡扬言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结果每每到关键时刻,负责的科学家们总是意外身亡。此前在2010年至2012年间,已经有四名伊朗核科学家遭到摩萨德暗——为教棍们当爱国科学家真的是一件朝不保夕的事情。还有201111月导致伊朗17名技术人员身亡、导弹发展计划受阻的"莫达勒斯导弹基地大爆炸案",其实也是摩萨德所为。

摩萨德(The Mossad),全称为"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历史其实并不长,1951年才成立,主要任务就是海外情报收集和执行暗杀。作为情报界的后起之秀,摩萨德短时间内就以"人狠话不多"的出色战绩,和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苏联克格勃一道,被当做全球谍海四强。

摩萨德的成名之战就是追纳粹余孽阿道夫·艾希曼。1961年,摩萨德特工持假护照进入阿根廷,通过仔细比对,硬是找到了已经整容多年,隐姓埋名的艾希曼。最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艾希曼绑架迷晕,通过伪造的病历,大摇大摆的把艾希曼带回以色列受审,送上了迟来的绞刑架。

让摩萨德扬名天下的则是我们熟悉的慕尼黑惨案后的"天谴行动"——11名参加奥运会的以色列运动员被巴勒斯坦"黑九月"恐怖分子杀害,摩萨德以牙还牙,随后成立多个暗杀小组,在全球追杀了10名与惨案有关的"黑九月"恐怖分子。直到第11次在波兰华沙的暗杀行动,目标身中五弹、大难不死引发国际反弹才终止。在持续长达9年的暗杀行动中,摩萨德特工使用了枪杀、毒杀、美人计、汽车炸弹、床铺炸弹、电话炸弹等无所不用其极的招数,绝对比电影上的007还要精彩。

比如在黎巴嫩贝鲁特暗"黑九月"首席策划萨拉马的时候,摩萨德就动用了美女特工佩妮洛普,伪装成巴解组织支持者,用美色接近萨拉马,套取了他的行踪,最后用汽车炸弹将其炸死;在法国巴黎杀巴解组织代表哈姆沙里的时候,摩萨德特工在其家的电话机里面装了一个遥控炸弹,在哈姆沙里接电话确认其身份后,引爆将其炸死;在塞浦路斯暗杀阿巴德希尔的时候,摩萨德的爆破专家专门研制了一种床铺炸弹,人躺下后会触发压力开关,在外的特工遥控引爆……

摩萨德的完美代表作之一,就是1976年的"巧克力暗杀案"1976年,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领导人瓦迪埃·哈达德策划了震惊世人的法航劫机案。为了营救飞机上的犹太乘客,以色列制定了几乎完美的千里奔袭计划,在乌干达成功解救了大部分乘客。但幕后策划哈达德事后逃到伊拉克巴格达隐匿。摩萨德经过长时间追踪,策反了哈达德身边的人,根据他喜欢吃巧克力的嗜好,专门定制了一盒产自比利时的高档巧克力下毒送出。这种慢性毒药不会立即让人身亡,而是会诱发类似白血病的症状。哈达德在半年后不治身亡,很长时间外界都以为是病故。

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招数在20101月针对哈马斯首领马巴胡赫的暗杀中用到了极致。摩萨德11名特工以游客身份,分别持英国、法国、德国爱尔兰等国的假护照,从不同国家飞抵目标藏匿的阿联酋迪拜汇合。他们分工明确,只用5个小时便用下毒的方式,毫无痕迹的炮制了目标"突发心脏病身亡"的假象,甚至一度瞒过了尸检的法医。然后各自离去。直到事后迪拜警方在酒店的监控系统中发现异样,才怀疑这是场暗杀,然而至今也不知道是何种毒物。

为避免引人耳目伤及无辜,摩萨德对于目标大部分时候会选择悄无声息的暗杀,但偶尔为了威慑恐怖分子,也会和本次暗杀伊朗核科学家一样,选择动静极大的""。比如19884月,为了干掉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干将阿布·杰哈德,摩萨德特工潜入突尼斯,先是用高科技的干扰装置切断了目标所在地区所有通讯信号,然后破门而入,十几个抢手对着朝杰哈德连开52枪。又如2004年在公众场合用直升机发射3枚导弹直接将哈马斯精神领袖哈辛炸的粉身碎骨。其继任者兰提西仅仅上任25天就同样被导弹追魂。对其后来者的追杀,大多也采用这种震慑手段。

时至今日,你看那些曾经豪言壮语的恐怖分子,谁还敢抛头露面大放厥词?

《犹太法典》中的一句话据说是摩萨德的行动信条:"如果有人要杀你,必须先下手为强。"

20181月,以色列记者罗恩·伯格曼推出《先下手为强:以色列暗杀秘史》中统计,摩萨德进行过2300余次有针对的暗杀。其中有据可查的,包括2008年黎巴嫩真主党首脑穆格尼耶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遭遇汽车炸弹身亡;2010年哈马斯武器运输高管巴胡赫在迪拜酒店中被枕头窒息而死;2013年真主党军事指挥官拉克奇斯在黎巴嫩贝鲁特被射杀;2016年为哈马斯制造无人机的突尼斯工程师祖阿里殒命……这一切行动的幕后主使,都是摩萨德。

当然,摩萨德的行动也有很多失手的案例,比如在"天谴行动"中就因为错认目标、动静过大,祸及一些无辜的路人。虽然以色列政府作出了赔偿,却也导致摩萨德毁誉参半,承受了很大压力。但摩萨德是为以色列国家安全服务而不是为世人的口碑服务,相对于他们为以色列作出的贡献,外人的评价可能并不会改变他们的初衷。

摩萨德先发制人、人狠话不多的暗杀到底有没有作用,以色列在强敌环伺的中东,这几十年的发展之路也许是最有力的回答。牛逼轰轰的巴解组织、哈马斯、真主党……相继式微,再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是明证。当恐怖分子只听得懂子弹、也只惧怕子弹的时候,说什么程序正义和道德约束并没有卵用。可以肯定的说,美国近年来一改往日作风,开始大力推行"头顶三尺无人机"的斩首战略,有很大的动力来自以色列的示范效应。

当然,可以想象伊朗的口炮还会一如既往,在某些国家明里暗里的支持下,他们抹掉以色列和打败美国的叫嚣一定还会在血旗下继续,但是世界回应他们的,可能只有越来越多的耳光。


浏览(724) (5) 评论(1)
发表评论
七絕 題照(1345)吾皇大撒胡椒麵 2021-02-27 11:33:54

照本宣科亦可憐    艱難讀稿盡全篇    

吾皇大撒胡椒麵    不派寬衣賣肉錢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5日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發表長達70分鐘的近萬字演說,接近尾聲時卻發生了一則插曲。

「我們突出實的導向、嚴的規矩,不搞花拳繡腿,不搞繁文縟節,不做表面文章,堅決反對大而化之」習近平此時低頭看稿、皺起眉頭,停頓3秒後才開口「撒胡椒麵」,接著繼續「堅決反對搞不符合實際的『面子工程』,堅決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撒胡椒麵」頓時讓人覺得意味不明,一些人懷疑習近平是誤讀了講稿,然而《新華社》公布的演講全文確實寫著「撒胡椒麵」,有人開玩笑說「寫稿的人要遭殃了」。

好了好了,吾皇現在只撒胡椒麵,不再撒幣了,那些國際乞兒今後就流淚吧,別流哈喇子了。

2E5D0084-07E7-45E5-B7B7-74A86364FB63.jpeg


浏览(78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浅谈毛诗 重发旧帖供反共毛粉驳斥批判 2021-02-27 00:47:32

毛的诗词在毛左的心目中直是一座高不可及的巍峨神殿,每每听到毛左称毛诗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只说对了一半,毛的诗词确是前无古人,自近体诗在唐代,词在宋代定型以来,从无一诗人如毛一般肆无忌惮地失律出韵,当然,后来者如毛左及王兆山、余秋雨、周啸天等红朝御用文人不在此列,他们倒是以为七个字五个字一句便是诗,若干字一句便是词,什麽平仄,什麽虚实,什麽押韵立意意境一律视蔑如也,毫不羞愧地把拼凑而成的垃圾拿出来丢人现眼,所以说,毛诗词确是前无古人,至于后来者却是大大的有。

兹举毛的七律「长征」为例: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閒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锁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1:重字多得吓人,军,千,水,山皆为重字,短短五十六个字,竟然有四字重用,可算大手笔,前人做诗,同一句中可做排比式用同一字,如「烟笼寒水月笼沙」。为营造某种意境可将同一事物反复咏诵,以强调并加深其意,如崔护人面桃花一诗。或用叠声词,如工部:「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但如毛一般,四个重字均表达不同意思,却是前所未有,这只能説毛驾驭文字的功力实在差劲得很。

   2:押韵五字,其中难、丸、寒三字为寒韵、閒、颜二字为删韵,一首律诗,有一字出韵已是大病,何况有二字之多?毛诗词中出韵之处俯拾皆是,读者如有兴趣可去自行查看。

   3:「长征」路上满是死亡陷阱,残酷的战斗,杀戮,飢饿一路如影随形,毛与中共另外几个头头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权力之争贯穿始终,其凶险处并不亚于战场,但在「长征」一诗中丝毫未见展现,却似骚人墨客闲适之作,只需把首句的「红军」易为老夫,末句之「三军」易为诸生,便是徐霞客率弟子游山玩水之诗。如   如另易四字为:

取经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閒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礡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锁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师徒过后尽开颜

    却又可成为西游记历尽九九八十一难之诗,毛诗却能化百变金刚,切题乎?

   中央红军自突围开始「长征」时尚有近十万之众,一年后抵达陝北时只剩下不到区区万人,加上沿途裹胁强征之兵,死亡人数当在十万以上,十万条人命在毛眼中不值一提,却是「尽开颜」,毛的豺狼本性可见一斑。

   平心而论,毛前期的诗词如不计较其不合格律处,尚有可观,如「忆秦娥」娄山关、「沁园春」长沙,均见功力,我估计他定有找诗词大家润色修改,要不然便是豪夺他人之作。一个诗人如早期的作品粗劣,后来的诗作日趋成熟,那属于正常。如毛一般早期有相当水准,后来所作却是狗屁不通,谁能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前些年有传闻说胡乔木声言「沁园春·雪」是其所作,未必无因,不然便无以解释他后来所作如「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和什麽「十批不是好文章」那般连张打油都不如的东西也是他所作。到了近文革之时,他已经成了至高无上的上帝,还有谁敢去改他的诗?就连他自己,大概也真以为自己是青莲转世,连杜甫也没放在眼里,那个四大不要脸之首的郭大才子不也秉承上意,赶紧写了篇「李白与杜甫」,极尽扬李抑杜去逢迎他?毛的诗大致依文革前后划界,便大不相同,就如一妇人前后生了两胎,一个金发碧眼,一个却如崑崙奴一般,你却要叫我相信那是同一男人所为?依我看,后期所作那几首狗屁不通的东西倒真是他弄出来的,他的水平便是那个高度。

   有人或许要问.既然找人润色,何不将不合格律处一併改正?吾师曾笑言一事:某著名作家持一首七律上门求他修改,结果改了五十五个字,只一字未动,可见要对一首狗屁不通的东西动手术是何等之难!毛找人润色的东西,那些老夫子必不敢改五十五个字,脑袋还要留着吃饭呢,能改成那样,已经令吾辈五体投地了。

   又或有人问,别人能写出那般带帝王气象的壮语吗?文人多大话,説些气壮山河的话语其实不难,对那些饱读诗书的大家更不在话下,如自己做诗,没有那些帝王将相的地位和经历,话説过了头反倒惹人讪笑,那是不为长者折枝,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但如果代毛做诗改诗,从毛的角度角色落笔,那是毫无难度的。如大跃进时据说是农民做的诗:「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便是玉皇,我便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不也是气势磅礴,沛然莫之能御吗?没什麽文化的农民尚能吟出这样的诗,对那些饱学之士,从上私塾便是做对,平平仄仄过了大半生,又有何难?

再来欣赏毛的另外一首七律,那是未经人润色的将革命进行到底

古今多少苍茫事     前车历历未能忘     

鸿门宴上宽纵     乌江边头何仓惶

秀全空坐失良机     天京终于烟灰场   

急世英雄行大劫     莫顾尘界百创伤

   此诗用了最宽的阳韵,立意倒是道出了他的肝肠:「急世英雄行大劫,莫顾尘界百创伤。」在他看来,要当乱世英雄,百姓的死活实在不值得一顾!诗中乌江边头何仓惶天京终于烟灰场十四个字竟全为平声!秀全空坐失良机句应该用仄声字结,却莫明其妙地用了平声字,整首诗平仄对仗一塌煳涂,惨不忍睹,这诗应该就是毛的真正水平。余秋雨,王兆山辈的可真是继承了毛的衣砵。

我试依毛的原意把诗改成符合格律之诗:

古今多少苍茫事    历历前车安可忘    

敌鸿门遗慨恨    悲歌垓下枉凄怆

秀全枯坐失良策    建邺终成屠戮场    

急世英雄行大劫    尘寰莫顾百创伤

   毛前期的诗应该都是如此这般请人动过手脚才拿出来见人的。

   毛诗如此,毛词的水平如何?试举最简单的小令为例:

十六字令三首

其一      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其二      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

其三      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表示平声,表示仄声,⊙表示可平可仄,表示押平韵

,⊙●○○●●△○○●,⊙●●○△

变格:,⊙○●●●○△○○●,⊙●●○△

   不论正格变格,只有其二合格,一,三皆为出律之作,十几个字的小令尚未能处理妥当,中调长调可知。

   有人会以不害诗意为毛作辩,以李白东坡之大才,当然不屑如贾岛般苦苦推敲以求合格律,但那也只佔其作百之二三,如毛诗词却为十之七八,而且后期所作皆为俚俗不堪的垃圾文字,如「怎麽得了,哎呀我要飞跃」「不须放屁」「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何来诗意?

   另外,毛诗还有犯重,合掌,好作壮语和不知所云等等毛病,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其实,大陆那些能诗的人对毛诗的水平都心知肚明,他们只是不敢説出口而已。看看大陆那些教授诗词的教材便知,不论那个词牌,必用宋人之词做范例,从不用毛的词,他们知道毛的东西上不得枱面。那些毛左心目中的巅峰、顶峰、前无古人云云,不过是意淫罢了。他们就如一个未谙人事的小村姑嫁与武大,在深山中厮守一生,以为夫君之物便是世间绝大绝妙的宝贝,不知西门,遑论嫪毐,一笑。

欢迎毛左据理拍砖。


下面是当时几个网友的留言,希望反共毛粉一併驳斥他们。

岗兄用不着理这种人。即便是毛引以为豪的词,也是像唐铁嘴说的哈德门烟顿一顿空出一大块。毛词如其人,看着气势大,其实不少作品松散拖沓,包括《沁园春 雪》,上片有重复及不合逻辑处,下片言过其实,近乎大话。曾翻版其词为七律,压缩近一半字数亦得之。《沁园春 长沙》倒是很紧凑,不过是否为其原作尚存疑,有人讲是当年同学联词成。

其二

毛泽东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诗词书法了不得,是后人神话他,历史很清楚:神话他的人都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毛泽东也说过自己写绝句不如陈毅,写律诗不如董老,毛泽东女儿要学写字,他要女儿去找江青。江青一直临摹毛泽东,比毛泽东还要强,毛泽东自己写字还经常请教郭沫若,郭沫若还说过自己甚至为毛泽东改字。

毛泽东说过:诗言志,何必那么拘泥格律音韵,而且,他一个湖南人一辈子方言未改,如何正确使用音韵,确实是个问题。你能理解吗?

嘿嘿!

其三

此文勾起一段往事:

读书时,我曾问一个死党:李白的诗和毛主席的诗哪个好些?

死党瞪我一眼,讲了他三叔的遭遇:

三叔当年读诗,问李白的诗和毛主席的诗哪个更好些? 结果无人作答,被学校整得死去活来,原因是拿伟大光荣领袖和封建乱俗文人相提并论!

所以此问无解!

曾有一大胆文科生用李白杜甫李商隐的诗来对比毛诗,再用苏轼柳永辛弃疾李清照之流来比毛词,毛诗毛词中出彩的句子挖出古人原作出处,结果被毛左一番痛扁!

但一番比较,终究可以明了毛诗毛词均不可入一流诗词之列,但犹如康熙帝之诗词,起码风行大清朝是没有问题的。

毛诗词不少,可以一读并脱离打油诗水平的只有十几首,这十来首也是个别句子出彩而非整体意境的优秀。李诗仙,杜诗圣,李商隐,李清照,苏大胡子任何一个秒杀毛诗没有问题。 而且古代诗人也都不是专业写诗词谋生的,都算业余写诗词。

可真相对毛左来说,太残酷了!


浏览(784) (128)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5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9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