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wissky的博客  
不唯经世致用,但求心中有谱  
        https://blog.creaders.net/u/151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swissky
来自: 天朝帝国
注册日期: 2018-09-25
访问总量: 92,92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Democracy只能臣服於昔在今在永
· 瑞士真的要公投制裁中共吗?
· 庚子诗词大会谈
· 腊肉包 ---- 之二
· 腊肉包 --- 之一
· 咏包 --- 和骆宾王《咏鹅》
· 武汉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常识天朝-4】
 · 庚子诗词大会谈
 · 腊肉包 ---- 之二
 · 腊肉包 --- 之一
 · 咏包 --- 和骆宾王《咏鹅》
【常识天朝-3】
 · 武汉
 · 山寨《药》包子
 · 原贵 ----- 诠林彬贵族说
 · 神棍在山寨天朝的段子
 · 感恩节山寨杜工部一首
 · 阿Q为赵老爷祝寿
 · 下一届诺贝尔和平奖?
 · 许子东诠释鲁迅的“奴隶”和“奴才
 · “不可靠实体清单”随想曲
 · 打败美帝也心朗
【常识天朝-2】
 · 花旗、红朝打毛衣(七)
 · 花旗、红朝打毛衣(六)
 · 花旗、红朝打毛衣(五)
 · 花旗、红朝打毛衣(四)
 · 花旗、红朝打毛衣(三)
 · 花旗、红朝打毛衣(二)
 · 花旗、红朝打毛衣(一)
【常识天朝-1】
 · 三胖、闯王交趾无功而返
 · 看文化大太监张维为之“文明型国家
 · 党(黨)的本质
 · 孟姜女的两个比较可行的方案
 · 闻天朝国防部重建解放军文工团新闻
 · 红朝、阿三恩怨野谈(四)
 · 红朝、阿三恩怨野谈(三)
 · 红朝、阿三恩怨野谈(二)
 · 红朝、阿三恩怨野谈(一)
 · 称晚清和民国为“半封建、半殖民”
【击鼓传花,击古传话】
 · Polis漫谈
 · 美国二战时期的海军军工产业能力
 · 美国二战时期的航空产业能力
 · 双十、企台、专业、海归
 · 匈牙利人是否匈奴之后?
【西体中用】
 · Democracy只能臣服於昔在今在永在
 · 瑞士真的要公投制裁中共吗?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九(欧民和教派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八(美利坚)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七(英国崛起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六(无神论)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五(红色苏联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四(苏、芬恩
 · 夷史札记---两条路之三(巴黎圣母
 · 夷史札记 -----两条路之二
【诗词】
 · 腊肉包 ---- 之二
 · 腊肉包 --- 之一
 · 武汉
 · 原贵 ----- 诠林彬贵族说
 · 感恩节山寨杜工部一首
 · CCTV的诗词大会点墨
 · 看文化大太监张维为之“文明型国家
 · 咏兰(五绝)
 · 津门偶感
 · 津门偶感
【天籁之音】
【雕虫小技】
存档目录
12/01/2020 - 12/31/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Polis漫谈
   

往返纽约和费城,很多乘客都选择新泽西的区间列车,在Trenton转车。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票钱,而且旅行时间也和乘坐Amtrak相差无几。我也不例外,选择这样的乘车方式。从曼哈顿Penn Station总站一上火车,就选择一位漂亮女郎旁边的空位坐下。望着身边的美人,有点心猿意马,便套近乎地胡侃。这是位希腊姑娘,宾夕法尼亚大学(UP)化学系的在校学生,她也是从纽约返回费城的校区。

 

一路上,聊的内容,现在已经记不起多少,但还是很清楚地记得这样的问题。一般陌生的美国人见面,为了打破沉默局面,都会煞有其事地询问天气,以天气作为开场白。我也借这样话题发挥,告知希腊姑娘,华人善食;尤其在小市镇,很多时候熟人见面,采用诸如“吃早饭了吗?”“吃过了吗?”“吃午饭了吗?”等等,来代替“早安”“日安”“午安”;似乎是询问吃饭,但行问候之意。以此,也问这个爱琴海美人,一般希腊人见面,都会谈论什么?姑娘不假思索地答道:政治(Politics)。听了这话,当时大吃一惊;不由感叹道,你们希腊人还是一直保持这两、三千年前的传统吗?女孩不解。便自我卖弄地告诉她,古希腊时代,雅典的居民经常去高处的卫城(Polis),议论城邦事宜,并进行辩论。而政治(Politics)这个词,就是源自雅典卫城(Polis)。没有想到,现代的希腊人还保持这种议论政事的古风。

 

Polis也是城市的意思,比如英语中的Metropolis(大都会)。亚里士多德的著名论著《政治学》(Politics),就是关于城市(Polis)事务的论述。欧洲语言中,与政治有关的词汇,都是源于这个Polis。比如英语中的,politician(政客),political(政治的)等等。

 

多年后,也是和同事闲聊,再次提到这个Polis。有个意大利的同事,出生成长在那不勒斯市(Naples)。有一天他说,古罗马的庞贝古城,在维苏威火山爆发后,被火山灰覆盖而毁灭。就在古城附近,建了一座新城,“那不勒斯”就是拉丁语新城市(Neu Polis)的意思。听到这里,我不加思索地告知同事,Neu Polispolis应该是源于雅典卫城。几位欧洲同事听了,都觉得吃惊,大家立即查阅网络资源求证,当我的说法被证实之后,自己也觉得沾沾自喜。其实,在此之前,并不知道“那不勒斯”是源于拉丁语的“新城市”(Neu Polis)之意,只是想当然地认为,应该是借用雅典卫城(Polis)的名称。其实,汉语对于“那不勒斯”(Naples)的翻译是采用英语的发音,而这个城市的意大利语发音为Napoli(拿波里),都是从拉丁语的Neu Polis变体而来。只是意大利语中,将最后的“S”省去。

 

在古罗马时代,还有一个采用polis命名的著名城市,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就是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迁都小亚细亚,而建的都城,并以其名命名,拉丁文名称为Constantinopolis。这座千年的东罗马拜占庭帝国都城,被称为第二罗马,也是希腊东正教(Orthodox)的大本营。随着穆斯林的奥斯曼帝国兴起,东罗马帝国被灭,城市被改名为伊斯坦布尔(Istanbul)。

 

有一位出生于该城市的希腊裔同事,他鄙视并拒绝接受伊斯坦布尔这个称呼称,只称为君士坦丁堡。他说,当有土耳其人和他争论这个城市名称时候,他就反唇相讥,伊斯坦布尔(Istanbul)也非突厥语、本来就是希腊语,是eis-tan-polis (“进城”的意思)。其实,穆斯林苏丹将这个城市改成伊斯坦布尔(Istanbul),的确不伦不类。在这方面,法国人好像也缺乏这样的大度和包容,比如传统的德裔居住地,阿尔萨斯地区(Alsace),也就是法国作家都德《最后一课》描述的地区。该地区,历史上在德、法之间几度易手;二战之后,当然也被法国囊入其中。这个地区很多市镇的地名源于德语,并且德语也赋予恰当的内涵。但法国得手后,非得在原来德语发音基础上,改成法语;毫无意义,同样地不伦不类,也显得缺乏文化自信。其中最著名的城市斯特拉斯堡(Strassburg),本来就是从德语的Strass(街道)和burg(城堡、要塞)组成的,词义明显。而法国人,采用毫无意义的法语发音形式Strasbourg。对此,盎格鲁撒克逊文化承载者,就显得要自信很多,根本不刻意这种毫无意义的改动。比如,硅谷的著名城市圣何塞(San Jose)完全是西班牙语,因为是当时美国向西扩展的时,从墨西哥并入的。得手加利福利亚之后,也没有按照英语发音改为San Hose(因为“J”在西班牙语中发音为“H”音),并一直沿用西语发音。汉语的翻译,也是根据西语发音为“圣何塞”。

 

采用polis的城市名称还有很多,比如Indianapolis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是印第安纳城之意。还有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就是采矿城市之意,因为明尼苏达是一个矿业大州,为著名的3M公司所在地,3MMinnesota Mining and Manufacturing)就是明尼苏达矿业和制造的意思。去年,东哥也在Minneapolis市,额外尝试了一下肉矿挖掘实践;只是掘后,带来一点点公关危机和商号市值蒸发而已。

 

另外还有一个安纳波利斯Annapolis,是美国马里兰州首府,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曾经是十三个独立州的临时首都。1783年,历经七年的独立战争终于结束,英国被迫承认美国脱离英国独立。美国国父、大陆联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在这座城市,向大陆会议交权,辞去所有职务,返回他在维吉尼亚的维农山庄。而他的死对头敌人、英王乔治三世,听说华盛顿解甲归田、放弃一切权利,敬佩而感叹道“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人”。

 

华盛顿“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从雅典卫城polis,所产生的政治学,跨越两千多年,汇集在安纳波利斯Annapolis;勾画出一条从古典政治理性、到现代理性的宪政之路。“米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