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wissky的博客  
不唯经世致用,但求心中有谱  
        http://blog.creaders.net/u/151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花旗、红朝打毛衣(六) 2019-01-11 06:28:11

欧美很多机构,玩技术的气势和胸怀,除了不同机构之间的协调合作、良性竞争、善于妥协,为东亚国和人所不能比拟之外;玩的博大精深的over engineering技术,更比比皆是。

 

比如近三十年前,一个被称为数字增强无线电话系统(DECT-digital Enhanced Cordless Telecommunications)的技术标准在欧洲诞生了,这个标准的原始驱动,就是采用数字通信技术,取代当时的模拟式家用无绳电话。现在市面上所出售的无绳电话,都是采用这个技术标准的,而北美采用的是一个称为WDCT类似的技术。而当初诸多欧美公司和机构,在DECT标准的制定时,并非只是一个室内无绳电话的功能。如果配备相应的社区基站,那么这样的无绳电话,就可以在社区乃至城市漫游,并且与家里的座机是同一电话号码。这样的无绳电话功能,有点类似于十几年前的一种称为“小灵通”的手机。

 

如果真是这样让DECT无绳电话从家里漫游出来的话,对当时刚刚起步的GSM移动通信,无疑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做手机的当然不乐意出现这样的局面。当时的各大手机厂商比较争气,也投入巨资、发展迅猛。最终,DECT技术也只是限制在家庭范围内,作为单一的无绳电话功能。即便这样,DECT标准里面,也包含了很多智能居家控制、自动监控的功能,也可以方便地组网,形成智能居家。只是后来这个领域,捧场的厂商不多,虽有零星应用,相对于其他的有关无线和有线的智能居家控制技术,还是属于非主流应用而已。虽然这个技术的潜力没有完全在实际应用中发挥出来,但在技术标准的通盘考虑方面,也可见其大手笔的运作。

 

另外,还有一个八、九年前在美国成立的NEST公司,创始人是两位从苹果公司出来的工程师,公司创立不到四年,谷歌花了32亿美元买下这家公司。而当时,他们只是开发生产一种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家用无线节能调温器而已。其实如果单纯从功能来说,虽然比传统的调温器,有很多亮点,但并不值得花这样的巨资收购。谷歌主要是看到这个产品背后的,强大的基于多跳网络(mesh network)的智能居家开发平台。同时依此技术,建立了一个保密通信、低功耗、互操作性强、可扩展性强、被称为THREAD标准的开放式无线物联网平台。不论以后其市场走向如何,但首先就从用这样大手笔的技术平台,来玩一个小小的调温器以及其他后续开发的智能家庭产品,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还有老夫参与或者接触到的,一些与自己行业相关的产品以及技术标准,这里也不一一枚举。欧美国家的很多技术开发和创新,往往是采用做满汉全席的气势来做一道家常菜;这样的技术和标准,天生就具备很强的可扩展性。移动通信的3G/4G/5G这样的技术标准体系结构,根本就不是东亚国家的胸襟,能够玩得起来的,更不用说作为东亚国家之一的天朝帝国之一的华为和中兴商号了。而天朝这些商号的很多成就,往往是靠着没日没夜地、机械式高强度加班,也频频传来丢下妻儿老小、工程师猝死而英年早逝的噩耗。

 

华为在5G技术和市场上的优势,首先是前面已经提及的,商号的武功比较全面。还有就是天朝帝国朝廷,能够不计成本地,为其提供巨大市场进行试验。现有的4G网络标准,是一个被称为LTE技术,就是长期演进(Long Term Evolution)的意思。而且4G网络的很多功能,尤其是与物联网有关的低速窄带LTE-M,也是其中比较新颖的技术标准;而这些4G网络的大部分功能,都没有实际利用起来。除此之外,还有诸如LoRa组网技术(华为在这个技术领域也投入不少、颇有建树)、NB-IoT技术,上面提到的THREAD开发平台等等,都是在物联网领域活跃的低速窄带新技术。虽然理论上5G网速很快,比如,目前实验室的理想工作状况下,几十秒就能下载一部高清晰电影;至于实际应用,到底会有多少这样要求的发烧友,也不得而知。而5G的物联网有关技术,就像上面的一样,都是采用的窄带低速率技术。即便3GPP组织已经颁布了5G技术的架构和主体技术路线,但很多相关技术还在开发和讨论之中,有待完善。而红朝的运营商、从业者们,就跃跃欲试地全盘采用与现有4G无关的5G独立组网,除了视金钱如粪土的豪情以外,也可谓艺高人胆大,无疑诠释了升级版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大跃进理念。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像当初的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这些老牌通信巨头,需要多年在通信专业的研发积累和技术储备,才能厚积薄发地玩玩手机。由于现在的通信芯片的高度集成化,还有产业分工的细致化,也大大地降低了手机行业的技术准入门槛。不论是深圳赛格市场的小老板,北京中关村的掮客,还是南京珠江路的小混混,都能在店铺的柜台后面,立马组装山寨出不同类型的手机和平板Pad。这也是通信行业的业余选手,苹果公司,也能靠没有多少实质新技术含量的爱疯(iPhone),来忽悠果粉,引领新潮流、同时赚大钱的原因。

 

总之,美国的科技活力,既没有金科玉律的教科书;花旗的创新潜力,也没有颐指气使的教师爷;这方面的文献颇多,在此不赘述。老夫主要想表达的是,花旗的大多数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属于organic development的良性发展;并且其发展过程,往往也呈现出人意料的非线性特性。华为确实在技术开发上,功力不错,移动5G也颇有建树;加之红朝有着不计成本、集中精力办大事的蛮干传统,朝廷催肥施料,也可助力技术的加速度。但并非美国的5G技术优势尽失,前面也已论述。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便美国在5G技术以及产业落后、毫无建树、甚至全军覆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像红朝,大众缺乏健康的心理状态,心理承受能力脆弱,屁大一点的事情,就上纲上线到了民族最危险的时候,要去发出最后的吼声。毕竟,具备源源不断创新能力的花旗还是能输得起,历史上,被美国放弃的技术、放弃的产业,比比皆是。

 

就拿三十年前,上世纪八十年代,美日在半导体芯片技术与市场的较量来看吧。由于个人计算机技术和产业的长足发展,存储器芯片无疑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日本业界幼稚地认为,计算机离不开存储器,只要掌握和控制存储器芯片的技术和市场,就可以主导信息技术和产业,以此延伸而能控制其他行业,因为计算机的应用将会深入到各行各业。东芝等日系芯片公司,奋发图强,在存储器技术上,攻城掠地,花旗丢盔弃甲,就连芯片大亨英特尔(Intel)也被迫放弃存储器事业部,美国在半导体存储器以及部分芯片产业节节败退。那个时候,日本的半导体芯片的总体产值,全面超过美国。虽然在存储器芯片产业失守,但美国另劈溪径,在计算机网络、多媒体等技术上的研发投入,一直没有中断。十年之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个人计算机的网络、多媒体应用遍地开花,而日本在这些领域几乎无所建树,美国的芯片产值反超日本,并一直遥遥领先。与此同时,韩国三星、现代等企业,也在存储器芯片上奋起直追,并且台湾的芯片厂商也加入竞争,逼使半导体存储器价格白菜化,也大大挤压了日系芯片的利润空间。

 

虽然美国放弃了大部分存储器芯片市场,也有公司在这个行业继续挣扎,但英特尔存储器事业部的一个重量级人物,采用相关的存储器制作技术,创立了莱迪思(Lattice)公司,开发出一种叫做逻辑门阵列(PALGAL)的芯片。后来,另外有赛灵思(Xilinx)公司,阿尔特拉(Altera)公司,美高森美(Microsemi)公司等等相继涉足这个领域,加入竞争。最后,在这种技术基础上,发展出一个崭新的芯片品种,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比如,前面介绍的洛桑理工为华为和高通的编码方案比较,就是采用这种芯片技术,实现硬件设计的。目前,全球的高端FPGA芯片行业,以及由此延伸的设计支持行业,完全被花旗主导垄断;并且华为、中兴的很多产品和设计,也绝对离不开FPGA芯片。

 

美国在技术进步以及创新的结果,很多是出人意料的,并非按照线性思路事前规划好的。再比如Facebook,最初也就是一个泡妞平台,也能发展成一个庞大信息技术产业。而有着几千年的媒婆历史的天朝帝国,最高境界也就是,妇联组织的某个额外花边工作而已。

 

即便由政府主导的一些技术开发,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阿波罗登月工程,也是采用分包到几百个私营公司、大学以及研究机构的方式。其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是一种良性而灵活的自然发展。在登月工程中,大量应用到二战以后,由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创立的“现代控制理论”,钱学森也撰写过《工程控制论》这样的经典论著。在登月工程结束之后,有部分控制理论专家转行电力行业,为这个传统老行业带来新气象;诸如故障诊断,状态估计、参数估计等等的解析模型的引入,也大大促进电力系统分析和控制技术的发展。

 

那么,再来看看东亚国家的日本,由国家主导和政府驱动的技术开发项目吧。缺乏资源且没有地理纵深度,日本是一个具有强烈危机感的民族,主流也颇具超前意识。上世纪80年代初,急于主导信息技术、抢占先机,日本提出研制“第五代计算机”的概念。自二战以来的计算机发展,从其构成的硬件器件,有这样的划分:第一代由电子管构成,第二代为晶体管,三代是集成电路,四代是处理器芯片。这几代的计算机,以及现在通用的主流电脑,基本上是采用,由美国数学家冯·诺依曼提出的存储程序原理,被称为·诺伊结构的计算机。而日本叫嚣要研制出,打破冯·诺依曼结构、采用并行计算、结合人工智能技术的第五代计算机。虽然当时也有很多批评异议,认为这样行动鲁莽;但通商产业还是组织100多位博士,拨巨款,成立研究机构。当时,美国著名人工智能大师,爱德华·费根鲍姆(Edward Feigenbaum)教授,还热情洋溢地撰写了《第五代:人工智能和日本计算机对世界的挑战》(The 5th Generation: AI and Japan's Computer Challenge to the World) 一书,赞美之词溢于言表。然而,忙碌了十多年,到底什么样的结构和技术,基本的概念也没有搞清楚,研究机构最后也不了了之地解散。据说一个主要负责人,后来羞愧自杀,谢罪天下;也符合武士道精神,可惜但也大可不必。

 

另外,日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也是第一个提出、并且率先独自研制高清晰彩电(HDTV)技术和标准。但其第一台高清电视样品刚研制出来,就面临被淘汰局面。这是一个采用模拟制式的技术,而那个时候,欧美国家刚刚完成数字式高清电视的标准,现在市场上的高清电视都是数字标准的。

 

一般来说,每一行业的从业者,都想夸大其词地鼓噪自己手艺的重要性,以博得社会的眼球,衙门的青睐,而想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支持。日本匆忙搞第五代计算机、搞高清彩电这样的失败案例,源于其急不可耐、想快见成效、抢占制高点的迫切心情。那么现在,被红朝的厂商和业界人士鼓噪的移动5G技术还有以此实现物联网、智慧城市等等,是否也需要急于抢占这样的先机呢?是否只是延续着一种单向线性思路,就像当初日本业界对于计算机存储器芯片的认识和判断一样呢?

 

虽然花旗创新活力无穷,但红朝有很多更加出胜的独特技术创新驱动。比如现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在红朝有一项很迫切而广泛的应用需求:就是通过关键词的检束判断,并以此建立的学习模型和判别算法,从而实现一种独特创新版的文字狱。其网络审查、舆论监管技术,绝对国际领先、执寰宇之牛耳。不像武则天的鸿雁传书时代,只要管控好徐敬业、骆宾王这一小撮,《讨武曌檄》写的再铿锵有力、文采飞扬,也只能是在小范围的有限影响。因为现在的网络,尤其是移动网络、自媒体的快速发展,还有境内、境外网络媒体平台的广泛普及,无疑给朝廷的舆论导向带来巨大的挑战。而这样的技术创新,可以筑起反帝防修的铜墙铁壁,永保红色江山万年长。

 

为了“彻底砸烂旧世界,革命江山万代红”,还要派遣像“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的孟晚舟这样又红又专的企业家、成功人士,以及千千万万可靠的革命干部家属们,潜入美欧澳等国家,到敌人后方去,深入敌后建立根据地;另外,还有像前副总理姜春云这样的副国级领导,以及刚刚为革命事业献身的原国务院发言人袁木等等;他们离休后也不顾个人安危、主动请缨,去敌后白区最危险的美国,为建立革命根据地,继续发挥余热。这些成功人士和革命干部家属们,也不断积累了,在白区地下工作的宝贵经验。她们“不怕雨,不怕风;包后路,出奇兵;今天攻下来二奶村,明天夺回来小三城” 。同时在那里,胸怀祖国,放眼全球;为革命培养下一代,也能让他们“长大接好革命班,彻底埋葬帝修反”。


……………………




浏览(2630) (17) 评论(0)
发表评论
花旗、红朝打毛衣(五) 2019-01-04 06:23:18

作为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的编码方案,高通向3GPP组织提交了一个被称为低密度奇偶检验码(LDPC code)的编码方案,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的Robert Gallager教授在上世纪60年代发明的。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编码技术方案,在高速以太网、数字电视传播、高速WiFi等等通信领域中有着成功的商业应用。而华为提交了被称为极化码(Polar code)的编码方案,其发明人也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土耳其籍教授Erdal Arikan2009年提出的,他也是LDPC 码发明者Robert Gallager教授的学生。数年前华为投入巨资,研究开发这个较为新颖的编码方案。另外还有一种法国电信提交的,称之涡轮码(Turbo code)方案。虽然这种编码,成功地应用于3G4G移动网络、并作为窄带物联网标准(NB-IoT)的方案,但由于其在5G移动宽带上的编码效率、总体性能上的明显劣势,已经不被采纳。那么,5G宽带移动到编码方案之争,就在于华为的极化码和高通的LDPC方案之间了。

 

老夫最近特意翻阅有关这两种编码的介绍和论文,尤其是作为第三方的论文,比如一篇瑞士洛桑理工学院(EPFL),对几种编码方案进行比较的实验室数据。这些试验,采用一种称之为现场可编程逻辑门阵列(FPGA)芯片硬件方式,以实现不同的编码方案,进行比较。由于定制芯片的成本很高,比如高通的骁龙或者华为的麒麟手机芯片,如果没有数量上的优势, 其成本很难收回的。而FPGA是一种灵活的,能够快速实现复杂的数字电路功能的芯片,通常会用于芯片设计定型之前的方案验证;还有就是,如果使用数量达不到一定规模的话,业界也会采用通用的FPGA芯片,来实现相关的数字电路系统。这些第三方的试验方案,一般是根据编码纠错效率和硬件实现的复杂程度来作为考核指标,进行比较。当然了,老夫觉得,其硬件实现的复杂程度,虽然对于采用FPGA这种临时验证方式来说,不同方案会有很大区别;但如果最终要想采用专用定制芯片,来组成系统的话,比如定制的手机芯片,对于现在的芯片设计制作技术来说,其硬件构成的复杂程度可以忽略不计。那么,其两者的比较,就应该着眼于编码的纠错效率、实时性和总体性能。而这两种方案,各有优劣。不可否认,华为所推举的极化码,至少在不少实验室模拟的条件下,有其独特的优势。

 

3GPP还是一个比较公正客观的的国际标准组织,也善于协调和妥协各方的观点。现在,高通的LDPC码已经被选为5G的数据信道编码,而华为的极化码也被选为控制信道编码,各有其职。一般来说,对于新技术方案的商业实施,应该考虑技术的延续性;而华为的技术比较年轻,由于缺乏足够的运行经验,存有一定的技术风险。就连极化码的发明者Arikan教授,也出乎意料,并坦言,没有想到华为这么快就将之商业应用。当然了,如果从第三者角度来看,对于这两种方案的选择,一般来说,会选择和自己的技术储备以及实施的经济利益相关的技术。这也是前年,联想在3GPP的编码方案上,投票支持高通的原因。因为联想在经谷歌转手后,全盘收购摩托罗拉的移动通信业务,基本延续的是高通的技术路线。虽然老夫不太欣赏联想所走的技工贸路线,尤其在原创技术开发上的短板,但其在5G编码的投票,从企业自身的技术储备来说,确实是正确的选择。而前段时间,一些义和拳匪,刨坟一样地挖出这个话题,狭隘地无端指责联想投票高通是“卖国贼”云云,也给联想、给柳传志带来很大的公关危机。如果对两种技术方案,都没有先验的技术和经济储备,就老夫的立场来说,也会选择高通的编码方案,因为这是一个被多种商业应用验证了的技术路线。很多新技术的大规模商业应用,如果有不同的选项,并非最新的技术会被采用,一般都会采用相对保守的方案,以降低实施风险。比如,十多年前,在论证京沪长途高铁方案时,就有传统的轮轨和磁悬浮两种方案选择。而最终选择来造价较为低,时速比磁悬浮慢,并且技术相对成熟的轮轨方案。即便预留了上海到杭州的短途作为磁悬浮技术试点,但最终沪杭高铁还是采用了传统的轮轨方案。这些例子,都是最新技术在商业应用时,落选的有力佐证。

 

就是这样一点关于编码方式的争议,就被天朝媒体解读为,华为在5G技术上碾压花旗,全面超越美国。同时,3GPP的标准,并非只是为5G,还要考虑兼容以前的3G/4G网络现有的架构。因为新技术实施的并非一定要推到重来、全盘更新,而是如何向下兼容,毕竟以前的投资和老旧技术也得兼顾。这样一来,新技术的复杂性,并非新技术本身,往往是如何与旧系统/技术的兼容,这也给新技术的实施带来巨大的挑战。同样的,任何类型、不同行业的新技术应用,都会遇到类似的兼容历史遗留问题。3GPP组织,也给出了很多兼容4G技术/系统的布局方案,即被称为非独立组网方案(NSA)。而这些兼容方案,是很多国家5G技术的规划和布局的首选考虑。这样既可以充分利用原有的4G基础投资,利于快速部署、抢占市场;同样也经济、节省大量初始投资。还有一种被称之为,5G独立组网方案(SA),不和4G藕断丝连,完全重头做起,当然造价也最高。据说只有天朝帝国的电信运营商们,承载着更大的梦想,直接宣布采用这样的方案。这也是天朝帝国一贯不差钱、财大气粗,“不用对的、只用贵的”行事作风体现。总之,红朝经费充足,使得三大电信运营商们没有融资和收回成本的后顾之忧。另外,天朝帝国每年还有巨额的维稳经费,这些也是需要通过华为这样的企业,来消化吸收的吗。当然了,大家更为熟知的是,天朝各地各级之衙门,只要有新旧公仆轮换,就会有各种名目繁多的重复建设。开沟挖地,政绩引领,促进GDP的快速增长,也是司空见惯。

 

至于华为或者红朝在5G技术上是否全面碾压美国,有一个很简单的判断方式。试想一下,如果美国对红朝全面禁运,那么天朝帝国在5G技术或者其他技术行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可想而知,不但华为,大部分企业、尤其是各地的科技园里的企业,应该是立即断炊、休克。那么,如果红朝断绝和美国的来往的话,结果又会怎么样呢?一般在欧美国家生活过的华人都知道的,欧美主流超市里面,有鸡出售,但鸡爪子是被剔除的。因为欧美洋人不吃这些,杀鸡扔爪。而华人热衷于凤爪,有人就做起这样的贸易,将花旗乃至欧洲国家的鸡爪冻起来,运往天朝。也为欧美鸡农添了一笔额外小钱,当然贸易商肯定是赚个大头。那么,如果红朝对美国恩断义绝的话,对于花旗5G技术实施的影响,就会像这些鸡爪子一样;断了销路,花旗鸡农会损失一点塞牙缝的小钱,但美国人民还是能够照常大口吃鸡的。总之,即便能够掌握正确制作、完美品尝和高尚欣赏凤爪的关键技术,也确实没有必要为这一点成就,而小肚鸡肠地沾沾自喜。

 

华为既能做芯片,也能做整机;既做基站、干线终端设备,也做手持式终端(手机);既做无线通信,也做光纤通信终端;当之无愧的一个巨无霸全能企业,而在花旗,确实没有这样武功齐全的企业。在花旗,如果全能独大到一定的垄断地位,花旗朝廷就会自废武功的,肢解这样的企业。比如历史上,肢解洛克菲勒财团,拆分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这样的例子历历在目。另外,华为自己独特设计的麒麟手机芯片,其控制和运算内核也是英国ARM公司的,华为只是在这些内核的基础上配备外围接口,再加上华为自己研发基带通信电路,这个应该是其技术关键。当然了,现在欧美的主流通信芯片,比如高通的骁龙系列手机芯片以及其他网络芯片,博通(Broadcom)公司的网络和通信芯片,美满(Marvell)公司的通信芯片,其他台湾公司的手机芯片,还有很多欧美半导体芯片厂商的控制类芯片,都是采用被计算机业界称为精简指令集(RISC)结构的、英国ARM公司不同级别的内核。也是国际上,信息技术、计算机技术和半导体业界,专业研制、产业分工协作的正常运作方式。

 

除了以上所述的三大应用场景之外,5G技术还引入很多新颖的技术,比如毫米波通信,微基站,5G新空口(5G NR),多天线MIMO),波束成型等等。但是,像3GPP组织牵头的移动通信,当然也包括5G技术各种标准,这样的技术体系,完全不是亚洲人、或者说亚洲三个代表的东亚人(日、韩、华)能够玩起来的。凭老夫职场滚爬多年的见识,玩这样的庞大技术体系结构,完全是欧美国家的强项。东亚国家,比如日本,可能会在某一项技术上,某个技术指标上,精益求精地做到顶尖水平,玩到极致。但玩弄像这样庞大的技术体系,东亚还是欠一把火候,毕竟也不具备这样的气量和胸怀,使之博大精深。

 

欧美的各种科技机构(大学、研究所、公司等等),over engineering(这个经常挂在嘴边的词汇,老夫一直找不到能够传神的汉语译辞)的例子和技术比比皆是。这里仅仅举一、两个例子来说明…………



浏览(2834) (8) 评论(1)
发表评论
花旗、红朝打毛衣(四) 2018-12-30 02:25:47

狗尾续貂,资料收集不少、胡思乱想颇多,因烦务而荒疏笔耕。再则,如下论述,牵涉老夫自身专业范畴,这些文字描述,并非为同行同仁准备。如何直白技术专业性很强的文字,甚是挑战,频繁举斧削正,也倍感力不从心。

 

花旗以对中兴通讯芯片禁运的制裁,最后以十亿美元的罚款而解禁。而历史上花旗对自己的、还有盟友的企业违规的巨额罚款绝不手软。前两年的德国大众柴油车尾气排放造假事件,就导致了大约近300亿美元的罚款、对消费者赔偿和回购;还有就是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海啸,美国司法部对几个自己的违规金融大鳄的巨额罚款,比如,JP摩根被罚130亿美元,花旗银行70亿美元,美银167亿美元等等,这样的事例俯拾即是。然而,天朝主流很少有深刻反思中兴被罚的原因,而是天生带着一种受孽狂的扭曲的心态、和一贯谴责怪罪于他人的狡辩心理,只是一味强调什么关键技术不能受制于人。就像一个盗贼,在行窃失手时,不是检讨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偷盗,而是埋怨自己行窃手段不高明。似乎有了核心技术,就可以不守规矩,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似乎武功高强,手段高明,就有了作奸犯科的底气。

 

那个时候,红朝媒体上整天充斥着芯片自主的各式新闻,今天阿里巨额投资芯片,明天腾讯要烧钱当半导体小炉匠,董明珠也高调豪放100亿汉刀磨硅片……另外,朝廷也已经烧银数百亿吨,呈现芯片大跃进之势态;承十多年前,上海交大农民工打磨的“汉芯”之惯性,各路英雄纷纷砸锅卖铁,举国掀起一股全民大炼硅铁之热潮。

 

当时,业界也被打了一针强心剂,电科38所发布号称 “魂芯二号”的数字信号处理芯片(DSP,各项指标全面超越的美国德州仪器(TI)最牛的同类芯片。这颗高放的卫星,乖乖隆嘀咚,秒杀花旗,似乎芯片解围指日可待。据说,其高端的“魂芯一号”六、七年前就已经推向市场,并且已经批量用于预警飞机、相控阵雷达等核心军品利器。其技术指标和功能也很似高大上,业界舆论界,超英赶美呼声此消彼涨,似乎芯片研制设计制造已经甩了花旗几条街。

 

DSP芯片在通信领域至关重要的地位是业界共识,都能玩高档DSP了,那么其他类型的中小规模芯片也应该不在话下。既然“魂芯”这么牛了,怎么不能形成产业能力而推广应用呢?怎么还会被花旗卡脖子呢?很多非专业的普通人不知道的是,那些在军品、航空、航天等等特殊行业,能大行其道的产品,由于高可靠性、高安全性、高稳定性的要求,并不会采用很时髦的先进技术。尤其作为军品,从安全性考虑,不计成本将关键芯片掌控在手,也属情理之中。但是,往往这些军品器件、技术,确实是功能单一、很难直接大量用于性价比要求很高而且功能丰富的民用行业(比如玩具、手机,或者工业控制等等),同时也缺乏相关的配套支持,使之大量推广应用。比如二十多年前的,美国的火星探路者(Mars Pathfinder),即便当时功能丰富的Intel奔腾芯片已经大行其道,但这样设备中所采用的控制芯片还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8080这样最初级的原始单片机。因为这个老掉牙而且其功能单一的高可靠性芯片,已经是积累了几十年稳定运行的成熟技术。同样的道理,这也是哀鸿遍的北韩也能射“两弹一精”。

 

再看看吧,花旗的主流DSP芯片公司,比如上面提到的德州仪器(TI),还有高端的飞思卡尔(Freescale,前身是摩托罗拉,现在已经被恩智普NXP收购)和亚德诺半导体(Analog Device),中低端的比如微晶片科技(Microchip Technology),美信(Maxim)等等。这些DSP强项的公司,并非能做单一的DSP芯片,而且还有丰富的模拟芯片以及其他多种数字芯片的设计制造能力,同时还具备全方位的软硬件支撑系统。而电科38所,何能何德有其他支撑芯片以及软件配套而大量应用吗?只是在某个自己鼓噪的指标上,找几个人来吃喝、送礼、派发咨询费,弹冠相庆一下,就变成世界领先水平了。 当然了,这样也能发挥“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的优良传统,调动积极性地捞点科研经费。如果以此能多招些女秘书,也可让一部分女性先富起来。

 

在芯片制造和技术创新的开发上,不能不提及华为。作为天朝帝国的高科技龙头民营企业,不论是否像外面传说猜测的那样,有共军或者政府背景,老夫还是比较敬重华为。任老板只专注自己的技术领域,能够从山寨、跟跑、直追、领跑,而不断超越。难能可贵的是,只做自己的通信主业以及相关的外延,在普遍急功近利的红朝,不盲目跟风、追捧涉足什么暴利的地产等其他行业。另外对于华为,如何能在不差钱只追求质量的瑞士电信行业,攻城掠地,将欧洲老牌的诺基亚、爱立信、阿尔卡特赶下阿尔卑斯山,老夫也是了如指掌。更重要的是,华为才是真正独立能赚钱运营的国际化公司。而那些能够跻身世界“半吊子”强前列的垄断国企,除了对内获取高额的政策垄断利润、对外“一呆一驴”地大撒币以外,哪几个又是真正能国际化运作赚钱的企业呢? (“金陵八大家”之龚贤,曾隐居石城清凉山扫叶楼,他自谦地称道自己的画作和学问只是半吊子水平,故取字“半千”,龚半千。因为那时的一吊钱为一千文,半千即为半吊。由此,老夫称世界500强,为“半吊子”强)。

 

搞笑的是,最近也阴差阳错地发生了华为CFO孟晚舟事件。只是孟的这次事件,由于加拿大气候不合时宜,加东天寒地冻、加西阴雨连绵,不能充分见证当地华侨华裔高涨的爱国热情。如果美国提出引渡要求,再进行司法程序的话,估计正好迎来春暖花开、万紫千红的春夏之季。那时温哥华、渥太华的樱花怒放,正是踏春赏花的绝佳季节。由中领馆资助的爱国侨社、侨领,肯定会组织华人、华裔,包车、免费提供午饭和饮料,当然也会有加拿大特有的root beer;比如从多伦多去渥京喊喊口号,顺便赏春。也可让枫叶国司法及行政衙门,见识一下加国华人之民怨沸腾,有不测之神威。

 

现在,坊间沸沸扬扬的华为5G技术超越美国,美国对华为极力打压之说不绝与耳。由于老夫自己专业缘故,最近也稍微花点时间翻阅一些华为和美国高通(Qualcomm)公司在移动通信5G技术有关的公开技术白皮书,3GPP通信的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有关文献,以及有关论文介绍等等。从中也可窥视一些过节。

 

3GPP组织牵头的5G技术,有三大运用场景:增强移动宽带(eMBB),海量机器通信(mMTC)和超高可靠的低时延通信(uRLLC)。而应用最多、市场最大,并且实实在在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也就是移动宽带通信,说白一点,就是手机应用。作为这个领域主要扮演者的华为和高通的主要分歧,也就是这个技术里面的有关编码处理的问题,后面会谈及这个问题的。至于mMTC,主要是为物联网(IoT),乃至智慧城市而建立的;也就是说,5G技术,也可以在万物互联大有作为。然而,甭以为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或者智慧城市,只有5G通信技术才能实现,其他很多成熟以及还在发展的有线、无线的通信技术,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了。同时,这些非5G的通信技术,也不会坐以待毙,让5G技术发展起来而蚕食或者挤压自己的技术以及市场空间的。另外,5G技术也可能和现存技术在不同应用场景中互补。一言以蔽之,没有5G技术,地球照样能旋转,万物依旧可互联。然而,从圣经的属灵角度来看,这些万物互联,还有无现金(手机、指纹、面部识别等等)的支付,生物信息识别和存储,这些方便出行、方便生活的技术,也预示着人类末日的临近,这些无疑印证《圣经·启示录》里所描述的,为“兽的印记”(比如生物植入芯片等等)实施大开方便之门。

 

还有就是另一个应用场景的uRLLC,实际上主要着眼点就是实时数据采集和遥控问题。而这样的实时通信控制的应用,业界由来已久,传统的实时通信控制方法,大多是直接通过纯物理手段或者比较底层通信规约来保证的。这里所说的物理层以及底层通信方式,是基于IBM在半个多世纪之前,提出的开放式系统互联通信参考模型OSI-7而论及的,为现代各种通信理论模型的样板,其中涉及专业知识较多,就此省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及发展,基于IP(互联网协议)的通信技术,在实时性上,就不能比肩纯物理通信,但也有诸如PTP(精确时间协议)基于IP的技术,来解决实时通讯和远程控制问题,但其应用范围还是比较有限,同时成本问题,除非在一些专业领域,很难大量推广应用。那么uRLLC只是在5G技术上,由于其通信带宽成倍提高(当然,也并非通信带宽的制约因素),使得在这个领域开了一个口子,可能提供一个较为经济并且基于互联网的实时通信控制应用。可想而知,这样的应用场景也是比较有限,大家只是估计,可能在汽车自动驾驶上,会有广泛应用而已。

 

很多行业的从业者,都是喜欢夸大其词,想强调自己手艺的重要性,包括5G技术的鼓吹者。就像那个“魂芯一、二号”芯片一样,吹牛的时候就说,这个芯片能用于通信、图像处理(也不知道国内那么多手机,都需要通信和图像处理的,哪款“魂芯”其中?)、医疗电子,工业机器人等等,似乎包罗万象。除了知道用于军品的相控阵雷达等等,怎么没有见到有其他运用? 其应用瓶颈和短板,从业者一目了然,业外当然无法得知。

 

从纯粹技术角度来看看,华为和高通在手机应用的标准之争,也就是5G技术三大应用场景之最广泛的移动宽带的编码方案上。

浏览(1602) (3)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1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