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别煮的博客  
楼上有恶魔。  





我的网络日志







灵魂舒适区 2016-09-11 08:34:51

 灵魂舒适区


不管是吃红烧肉的还是吃牛排的,人群的味蕾舒适区不同,灵魂舒适区也大相径庭。小心灵们搁哪儿才能最舒畅?

被喜闻乐道的文学作品应该是最能反映灵魂舒适区的所在了吧。桃园结义的侠骨衷肠,梁山好汉的替天行道,孙大圣的藐视权威,宝哥哥林妹妹的“我只为我的❤“。虽然结局并不美满,被屠城的民族已经知道要向现实妥协。虽然比起李大侠的豪气,苏大侠的大气总差一截,可也能看到一个民族对自由对真心真情的向往。

西方的文学作品读的并不多,所见不过是些精巧算计和贫困对权钱的膜拜。从小被黑暗权势洗了脑的人群还能去想什么?也有叛逆,可一定要借助某种势力,所以只能叫“k-night"。这情节大概在当年只能盼到黑暗庇护下才能偷到地主家的土豆的时候大概就种下了。那无比甜美的香醇的黑暗啊,你是无数子民的灵魂的安适所在,饥渴的灵魂渴望熟悉的黑暗的触摸,心灵的故乡。隔不久一定要去好好回味享受一下,否则灵魂必定瘙痒难当。

所以呀,如果你走在明亮的大路上时,总觉得有股子势力总想把你往暗处拉,遍地的暗坑总想把你往暗处挤,如果你懂得灵魂舒适区的道理,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如果你看过“射雕英雄传“和“生活大爆炸“,你就会知道,西毒欧洋峰的蛇阵,阴影谢尔凳的无影琴,都是些极阴暗气候下的产物。魔戒所代表的黑暗势力,虽然在小说电影里被从窑洞里走出的小毛爷爷历尽艰险最终扔进了象征光明的真火,可这毕竟只是浪漫的向往,今天的真实情况可能正好相反。

黑道不犯白道,人鬼殊途。你挠你的痒,我走我的阳关道。这大概也只能是在“忠义仁礼“的灵魂舒适区泡出来的骄纵💕灵的浪漫幻想吧?




浏览(1072) (2) 评论(2)
发表评论
2016-08-10 03:55:07


约翰丧打小是没有名字的,大人都忙着出去摸着找吃的了,顾不上给他取名字。好在他还算幸运,因为老爹约翰是有名字的,所以先叫着约翰丧充数,天黑不溜秋的也不会跟别人弄混。天黑地穷,凡事能凑合就先凑合着吧。


那会儿爱迪生还没发明电灯,大半年的大半天都是黑的。达尔文也还没发明进化论,这孩子就未卜先知地长出了两个致命的优点。一是漂亮,大大的眼睛,白白胖胖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一口,金黄柔软的稚毛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摸。有好几回约翰几天没吃上东西,盯着可爱的儿子口水流了半天,到底没舍得把他扔进火堆烤了。


约翰丧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安静,大部分时间只是自己安静的躺着,顶多饿了渴了轻轻地吭一声。别小看这,几次爹妈抹黑出去找吃的,外面的洪荒之地北丐们千帆过尽,愣是没发现这块小鲜肉。


不过有几次还是挺危险的,一次是约翰实在是饿昏头了,把自己儿子幻化成一只大鸡腿。还有一次是一个过路的北丐碰巧摸进来。要不是约翰丧的妈妈长的很是强壮,拼了命地拦着,他的小命也早就没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约翰丧已经到了可以打酱油的年龄。没酱油可打,肚子可要填饱。只有富人们有资格有地种土豆,约翰丧们只能一天到晚游荡在外,期待能趁黑偷点食物或者吃个孩子。


明抢有时也是必须的,只是需要些技巧。约翰丧学会了在身体上保留些排泄物,必要时往抢来的食物上一抹,很多人就不再继续追了。偷来抢来的食物上也常常沾着些许人类排泄物,对饿到眼冒金星的约翰丧来说,只当是省了蘸料。在有些个大雪封山的严冬,被困在小黑屋里的他,只能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门缝,耳朵竖得尖尖的,期待着,盼望着住隔壁的强壮些的彼得丧出来排放些营养物,这种能美美地饱餐一顿冒着热气的美餐的时候实在不多。


就这么一年一年的挨过去,约翰丧竟也长成了一个高大的小伙,到了该考虑婚嫁的时候了。同村的姑娘结实的有几个。她们要是找不到男人,每月倒霉的时候是很可能被吃掉的。或者被路过的北丐强奸怀孕然后连孩子也一起被吃掉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这些姑娘都很着急,见天挺胸露乳地倒贴着也要赶快给自己找个固定男人嫁出去。


有点可惜的是同村的漂亮姑娘大都跑到河西的邻村去了,毕竟那边阳光稍多些土豆稍大些,老虎个儿都比本村的大。还因为本村的村委会跟河西的邻村村委会有个协议,为了不让各村居民对前途彻底失去信心,唯一的办法就是一定要让大家互相羡慕,河西的羡慕河东有娴静美女,河东的羡慕河西有活力美女,这样生活才有盼头嘛。所以这就有了本村的美女基本出口,丑女僻帚自珍的现状。


约翰丧的心里很是不平。自己这一表人才却只能窝在这小地方摸黑吃小土豆娶丑女,什么世道。阿河边有一根竹杠,狗儿们最爱去咬咬。约翰丧失意的时候也常去那根竹杠上趴着,翘望着河西,嘴里骂着诸如“杀了你妹夫,杀了你喂狗”,时不时地敲打着那竹杠,惊起孩哭声一片。


沮丧归沮丧,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迎面走来了一块细长土豆,到近处才辨别出是本村的屎歪瑞。于是彬彬有礼地道一声 “黑”。













浏览(114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北欧是社会主义吗? 2016-03-08 02:59:36

北欧是社会主义吗


最近在网上看见不少人把北欧当成社会主义的典范,不由觉得可笑。俺在瑞典可是呆了虚岁两个世纪了,怎么没觉得。


先来探讨一下什么是社会主义。危机和百度和俺一致认为,“社会主义(socialism)是一种社会学思想,主张整个社会应作为整体,由社会拥有和控制产品、资本、土地、资产等,其管理和分配基于公众利益。” “总的来说,一个社会主义系统应该包括一套收集生产并分配的系统,直接用于满足经济需求和人类需要。物品和服务的目的应当是为了直接地使用而不是为了因资本积累需要而产生的私人利益[10]。“ “社会主义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社会形态。””共产主义思想在实行上,需要人人有高度发达的集体主义精神。“


集体主义精神这块好像有点谱。这里的小学和初中的毕业旅游,都是自班筹钱;孩子转学未遂,即成为叛徒,原来的学校就待不下去了。就从孩子上学时两点多放学回家就饿的像一天没吃饭;一天到晚神经亲绷,在外吃饭不关心味道,只担心别忘了付钱;骑车不关心风景,只担心骑错了道违规。俺这个妈虽然生性爱自由淡泊于世与人无争,可是从来都老老实实的付帐纳税与人为善与己为善;可从一次次背后入耳的“tillbacka(滚回老家)”, 也能猜出他们的集体主义是什么。


共产主义社会的本质是消灭差别,只有他人成为自身的延伸,而不是他人即地狱,他人即毒药,只有社会整体道德向这个方向发展,才有实现大同社会的可能。


萨特是大哲学家,对人生有深刻洞察;俺呆的这大黑噶哒,人人都是哲学家,因为婚姻和毒药根本就是一个词。不肯服毒的人士也越来越多。


可这大黑噶哒可是看上去很美啊,很平等啊。为什么呀?因为黑啊。阴地方跟监狱里出来的人都很难缠,趁黑绊谁戳谁一下,不是好玩的。一言以蔽之,谁都不是好惹的。分配这块的平等是咬出来的。


只要嗅到一点便宜味, 他们就像疯狗们嗅到肉味,成群的围过来,种种嗷嗷,表演,对easymoney的渴望,对竹杠的向往。每每当俺的排泄物在括约肌中静静滑动,楼上就响起极轻微的敲打声,令人作呕。


个个都是梁上小人,腹中蛔虫。共产主义,笑话。


物质飞跃,精神堕落,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一部份人物质上过上了神仙的日子,另外的部分,则一点一点的,一代一代的,越来越冷漠,孤僻,麻木,逐渐变成畜生一样的机器,机器一样的畜生。


永别了,共产主义。













浏览(812)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围墙,正反馈的小团圆 2016-02-29 02:42:12


围墙,正反馈的小团圆


身心浸润在营养里的三代才能出的一个真正的贵族,一个真正用心看世界的人,张爱玲,很喜欢她的视角,对人生的领悟。她的最后一篇小团圆没看,可闻名如见其人,已经足够。以她的名气才华,若不是坚守内心,怎能最后潦倒至此,连左派的老伴,也被译了个恶心的名字赖雅。这就是现今的世界,昨天,今天,明天,只能这样。


Left side always has to left, right side is always right.  然后大鱼越来越大,小鱼越来越小,负反馈的小团圆。


最近网上熙熙攘攘的替罪羊梁警官案件,不知以后还有几家中国人敢送孩子做警察了。虽说做码农躺着也一样中枪,譬如偶家现在,但几率毕竟少多了。不由联想起辛普什案件,人家有魔戒,就是不一样。本来那魔戒已经被从窑洞里走出的毛爷爷们快扔进真火了无奈邪恶势力欧洋疯们太阴毒无耻。


最近魔戒他弟弟,面具先生,表达了对人工智能发展前景的担忧,未来,为了清除垃圾信息而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可能会自行做出决定,去消灭人类。相信会是这样,只要输入公平,可持续五个字,一个成功的系统就会做出那件事。可恶魔究竟在哪,真的在机器里吗?还是在如今人类的主流系统和文化里?本来一直是很佩服马斯克的,可此言一出,看来彼竟然真的是剑宗的。


最近国内嚷嚷着要推倒围墙,不由地寒心。俺们现在呆的这四的歌儿魔这嘎达倒是没有围墙,小河沟遍地,应该风景很好。可要想吹点河风,看点野景,你就沿着河边找去吧,大房子大院子一个接一个,可都围的结结实实,偶尔出来一个人,肯定是盯贼一样的盯着你。小女曾无意对着一大宅子的围墙举了一下相机,没几分钟警车就转过来,吓得我们落荒而逃。后得知那是贵国公主的一处豪宅。


这些年那满街的城管追着小贩跑,把大家都逼到外国超市消费,吃成好管的塑料人,战争3.0即可不战而胜。可只要还有大院在,就还有食堂,小卖部,和满院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简长老们还是碍着膨长老,丁春秋们情何以堪。


难道一定要把大家从南北通透的楼房赶到塔楼的密封塑料天地,美其名曰省电梯取暖费;难道一定要把大家从小间的可谈笑风生的办公室赶到巨型养鸡场一样的格子间,美其名曰提高效率;难道一定要把大家从亲如一家的安静熟悉的大院赶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在楼房下打羽毛球会有生命危险的街巷,美其名曰改善交通?这样的生活质量真的是提高了吗?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肯定是有人的提高了,不过人家一定是要躲得远远的,圈的严严的让你看不见够不着。


附旧文两篇,缅怀那个失去的正反馈美好世界。


             被方孔兄弟玷污的家庭









小的时候,住是在妈妈单位里,单位就像一个大家庭。出门不远就是食堂,也就是我家饭厅。往西走几步就是影

视间,楼上楼下能坐近千人,每周末都能在开场后溜进去看电影。往东走几步就是运动场,四百米跑道外加一溜篮球场,留下一年年疯玩的笑声。最南面是书房,六层的办公楼吃过晚饭就是我们家属小孩的天下,基本每人独占一层楼,复习功课的同时顺便打牌聊天踢球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走在路上,碰到的都是叔叔伯伯阿姨爷爷奶奶,亲亲热热的一大家人。不小心哪儿摔了碰了,自会有人把你送到医务室或送回家。在人家玩晚了添双筷子就跟着把饭吃了。


够带劲吧! 这么个占地几万平米功能齐全的大院子,这么多志同道合情投意合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到哪里去找这样幸福的大家庭。当然,家里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之间偶尔会有争执,但过后大家还是一家人,没听说谁被踢出去过。


后来,长大了,出去上大学,还是一样的大院子,还是如兄弟姐妹一样的伙伴,叔叔阿姨的称呼虽然换成了老师,但性质还是一样的。开放型校园里只是添了卖鞋垫的大爷和卖茶蛋的大娘。


再后来,工作了,院子比校园小一些了,但还是保留了饭厅,出门不远就有各式饮食娱乐场所。同事间还是亲如兄弟姐妹,某哥某姐某工老某小某地称呼着。刚出校门依然远离家门的我们还是被当作孩子般的关照着。迄今为止我所记得的所受的最大委屈就是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不许我们回宿舍睡午觉,大家坐在宿舍门口怨声载道。


在这样的氛围下,整个社会,也是一个大的家庭。碰到的人,不是哥们姐们,就是大侄子闺女叔叔阿姨伯伯爷爷奶奶,一家人之间,可能的残酷也会被亲情磨灭,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再后来嘛,被好奇心驱使,被样板间所诱骗,被洪流卷领,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起初,受几十年在脑中建立的幻象影响,以为这是一个更好的世界,更聪明,更清楚。直到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刺醒,才发现事实正好相反。聪明的只是塔尖上的一小撮,而且他们的聪明只是用来借力,借那些生来就被固化在自己的位置的那些人的力。唐顿庄园里的杰西卡和马修都一定得死,因为他们一个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嫁给穷司机,一个原本地位低微却高攀贵族并另获横财,让那些有势却没有同样运气的所谓贵族们情何以堪。


呆久了就会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眼中看到的那个世界,起决定作用的总是那些躲在暗影里的永远也不会让你看到的东西。


在这样一个浑浊势利的世界里,那个伴我们成长的温馨的大家庭,想要独善其身,真的很难。那个叫做方孔的兄弟,在时时绽放出的淳朴的笑容背后,确是无比阴险小谋深算的心地。慢慢的,那股存在了几千年的正气,连同那些书香世家,璎珞世家,逐渐被泥沙居上的富二代,高富帅,白富美代替。不要小看这些词汇,其折射的是社会风气的导向,大众心态的转变,和为达目的可不择手段的活广告。


慢慢的,我们温馨良善的大家庭,被这个叫做方孔的兄弟,玷污了。为了争一套房产,替自己保住一份工作,兄弟姐妹都会撕破脸皮,还沉浸于过去的温情中的一方却是十年后才后知后觉。 我这里说玷污,而不是强奸,因为,总有那么些本来长的就很像动物世界的兄弟,为了让自己有更简便的上升发财路,用隐晦的手段,主动向方孔方示好,以争得自己代理人的位置。这一类既是娼妓又是老鸦的角色,跟那些被强拉或背后暗征的慰安妇们,是有本质差别的。


昨夜幽梦忽还乡。




怀念我们共同的爱人- 单位









知道那个笑话吗?一个女生对食堂大师傅说,请给我拿一个扇形锐角饼。师傅楞了半天,说,闺女你是想要三角饼吧。


一个简单的笑话,却差点让我流泪。那些并不古老却恍如前世的记忆被唤起,温馨,美丽。想念那段纯粹而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扇形锐角饼,代表的是一个分工明确、一切都清清楚楚的理想化的世界。


喜欢来万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只有在这里,才能见到我心底的那个中国,那个温情的家园。比如单位这个词,很多朋友心底珍藏的记忆,在这里出现的频率就很高。念叨着,追忆着,很有些怀念旧日情人的意味。


仔细想想,何尝不是。朝夕相处,休戚与共,一起度过的,都是美好的时光。也有猜疑,谁做多了做少了,拿多了拿少了,谁有可能私藏小金库。可是,吵吵闹闹,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没见谁被家里另一位踢出去。心眼小的人,一天到晚唠唠叨叨眉头紧皱总担心自己吃亏,最后就果然吃亏了;胸怀坦荡待人宽厚会替他人着想的,倒常一帆风顺。爱人该操的心,人家一点没少操。不但要管住,还要管吃,逢年过节还要替咱们改善伙食。吃过大学食堂里两毛钱的呛土豆丝和一块一的滑溜肉片的人,肯定不会抱怨大锅菜难吃。只有差厨子没有差锅台。更别提效率差别了。不但管吃住,还要管照看孩子,幼儿园一般都设在单位大院里,扭头就能看见。亲人,明天,都看得见摸得着,心,就总是安的。


来到这另一个世界,看看这离婚率,自由是自由了,可是,不觉得总少些什么吗?于是,就不由地总在怀念曾经有过的温良贤淑忠诚可靠又有担待的爱人,单位。


想念你,我的扇形锐角饼。


怀念你,我最爱的爱人,单位。

































浏览(60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战争3.0, 进行式 2016-02-25 06:55:54

战争3.0 进行式



继续揭画皮玩。


战争1.0 就是我们所熟悉的战争概念,以武力为手段,目的是迫使一方服从另一方的意志(通常是政治意图),通过多次大规模对决使敌人失去抵抗的力量,这样的行为就是战争。


战争2.0, 战场从显式转为隐式,从实体转向经济层面,货币战争即为一例。近年的欧洲债务危机,表面原因很多,根本原因则一定出自需求,斯堪的纳维亚眼红地中海的阳光和沃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从罗马人对战日耳曼人屡战屡败的历史看,日耳曼人的第N次挥师南下,应该是指日可待了。底是肯定要抄的,落到怎样才算见底,就看吸血鬼们的贪婪程度了。


只不过对所谓种族的界定,时至今日,已经不能只看发色,长期的居住环境对人性的影响应该更大一些。因为,经过这几百年灭天理存人欲的资本主义,危机感安全感信任感被消费尽,人性经历了无数加速应力疲劳性实验,已经濒于崩溃,自然演化是跟不上这个速度的。


战争3.0,战场从人体外转向人体内。看过“异形”吧?相比之下,视觉上应该没有那么震撼,可是微控制的数量和方式却大大增加。转基因大概只能算很显式的一种。最后的结果,是绝大部分人,慢慢演变成毫无自身存在感,每日机械运作的机器人,奴隶,畜生,演变不成功的也只需要用很隐晦的办法除掉。“人猿星球”里的猩猩们还知道起义呢,这可比那安全多了。


眼前这个 need oriented  而非 heart oriented 的社会,百万人里秤不出半两人心,就已经离那天不远了。










浏览(577)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5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