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别煮的博客  
楼上有恶魔。  
我的网络日志
🐔年说🐔🐔 2017-02-02 01:29:03

”脸和PP期末比试,结果PP比脸优秀,理由如下:

1.光滑,不易起皱;

2.节俭,不用花钱保养也白净;

3.细腻,不易长斑长痘;

4.造型简洁,时尚;

5.严肃,不苟言笑;

6.真诚,不会皮笑肉不笑,不会两面三刀;

7.庄重,大气,福相;

8.和谐,暨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紧紧围绕一个核心;

9.忍辱负重,从小到大常代脸受过挨打;

10.讲团结,连接上下;

11.低调,永远在后,深藏不露;

12.生动传情,稍加扭动,万千风情,动人心魄!

13.有牺牲精神,打针一般都打在它上面,作痛苦状的恰恰不是它,是脸!

14.沉稳,天大的事情发生不会形于色,都能坐得住!“


PP还有个小弟弟叫🐔🐔. 这🐔🐔从小就是个很蔫的孩子,期末比试这种事根本就不去凑热闹。有个P用。

时光如梭岁月如流PP和🐔🐔一天天的长大了,终于到了享受丰收果实的季节。PP此时还是那个PP,🐔🐔可已不是那个🐔🐔。从小就会装会演能屈能伸的老二终于翻身解放,舒服快活的事永远冲在最前面,反正后面有PP撑着。

不由联想起那有名的大汉奸汪精卫胡兰成人家不辞劳苦,主动向日示好,深入敌人腹地,枪林弹雨,不顾自身危险。至于顺便给自己带来的享受,给PP带来的臭屎,那都是不值一提的了

大概只有那同时有着离异的西式妈和中式爹的小小年纪就空灵彻悟有点扭曲的张爱玲才能看得上那个背弃自己祖国的混蛋。尽管以前操尽心的无事不管的祖国妈妈现在变成了粗线条的爹,俺自己的爹妈只能俺自己说不好,别人语言侵犯都不行。

如果不是那些数量远超日军的伪军为虎作帐,日寇怎么可能祸害中国人这么多年?🐔🐔们的享受是要有人替他们买单的。

面对如今从小学课本到微博微信上仍然漫天遍野的“外国人好外国人善外国人素质高”的渲染,回想三十年前的自己个儿看“河殇”“读者文摘”“青年文摘”时的被造势出的对自己文化的极度不自信从而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这中间多少代理人做了快乐的🐔🐔?恨死了那些羊奴。

被吸晴的民族大多都是人家主动弃暗投明,像是俺呆的这四的哥尔魔,走在内城街上看见美女的概率大概不及北京上海的十分之一。像俺们这一代被被动洗脑然后弃明投暗的大概不多见。

出国前在国内所见的大声争吵无不发生在吃完饭争结账的时候。出来后见到了那些一家从小到老千方百计占别人便宜的所谓同胞,疯狗一般的女人,真的很不习惯。那个被新年老虎咬死的人,如果侥幸逃脱,回家后一定会再次自豪地炫耀:看,我又帮咱家省下了一笔钱!

那些不管不顾只管自己享受的🐔🐔们,总是以为自己很聪明,到处沾便宜,小心误了卿卿性命。

人家印度人就能抱团取暖也不错,硅谷现如今已差不多是他们的天下,不像是海外国人男吃女奸吃憨。可抱团这事儿也得有文化基础,反正俺知道俺呆的这地儿的铁板一块是来自他们极黑的文化和历史。中国人相对明亮的心性和更适合清晰规则的性格,其实已经在共产主义半道儿上了,绝不适合这黑暗的犯贱丛林。


“三年前,咱们一人养了一只小狗,你的叫脸,我的叫屁股.后来你不要脸了,每当我看见屁股就想起你的脸.如果你的脸还在的话,也该有屁股这么大了!”







浏览(859) (0) 评论(1)
发表评论
谁是谁的上帝 2016-10-03 08:40:53

谁是谁的上帝


俺住的这死的哥儿魔到处是小水洼。昨个儿在水边小憩,跟那一大群鸟儿凑热闹。

忽见金发碧眼的一家四口,男孩还坐在童车里,昂首阔步,气势凛然地从雁群中直线穿过。柔眼仔细看,人家大雁们虽然占了大概几百平米的地方,可绝对没把路挡死。金发们只要轻扭小腰,转转大脚,就能让几百只大雁睡个安稳午觉。

可是让自己多走几十米路只为让几百只大雁睡个囫囵觉的做法看来在此地是不通的。结果只能是前一秒还在织梦的大雁们赶紧忙不迭地挪动肥硕的臀部好给高尚的人类黑特乐的亲戚让路。

眼前的沙滩上一个十几岁的围着头巾的女孩子兴致勃勃地骑着一辆山地车转来转去,显然是刚学会骑车没多久,还没过够瘾。

那些连对大雁也不肯放过显示优越性机会的家伙们,大概也是新晋升人类不长时间,还没过够做人的瘾吧。

要不怎么要花钱看动物被鞭打被诱惑着冲自己强颜欢笑。

要不怎么要养些猫儿狗儿们舔着摇着尾巴。

要不怎么会拿大把植物生殖器炫耀,割小树在自家客厅摆几天就扔掉。

要不怎么总弄些底层移民,再到处放些要饭的,显示自己的慈悲和高贵。

要不俺怎么一有工作就净倒霉,千夫万妇横眉冷对,像俺欠了它们几百万。

对自以为比自己低等的群体,示威也好,显示假慈悲也好,欺辱也好,只要有这种心态存在,就还不是一个心理健全的族群。

是文明的时间还太短吗? 可反观眼前的文明负反馈世界,这些自以为高尚实则肤浅丑陋的人群,还有可能在文明上进一步进化吗?

只有最孬的种才会把自己当成他人他物的上帝。





浏览(2125)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旁观者杰瑞的剩余价值 2016-09-30 01:37:29

旁观者的剩余价值


马爷爷所提的剩余价值是资本带来的,资本拥有者都得经过或者辛苦打拼,或者坑蒙拐骗投机,或者投对胎的阶段。打拼或者投胎的技术含量都太高了,所以自由社会的很多人都走上了第二条路。

伺机而动,待价而沽,敏捷灵巧,见缝就钻。生正逢时的杰瑞。敲山震屎,敲敲打打,封嘴费就够吃一辈子的了。杰瑞也好,阴虱也好。

开源软件的起源,难保不是被杰瑞们折腾怕了,干脆宁让贼偷也别让贼惦记着,被杰瑞们咬出来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疑点重重的奥运会,双目失明仍坚守岗位的裁判们,谁敢说他们没拿赌场黑金?遭受不公待遇的运动员们,背后有多少笑开花的大小赌徒?

十年如一日的社会学实验,一定要拿那人性最多的下手。为什么?因为向往心灵自由,环境公正,人群和谐,灵魂舒适的那些人,永远会是欧阳锋和丁春秋们所代表的资本最大的敌人。

所谓信任,所谓安全感,所谓正义感,最终总要被利润消费光。

社会主义只会在理想主义和追求美感的人群中诞生,如中俄法。从根本上杜绝这些,第一步,应该是灭掉人之间的信任吧,散沙永远比石块安全。幸福对他人而言是永远没有存在价值的,只有痛苦,只有恐慌,才是最好的持久的消费品。

恐高症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就有了那分神大计。除了那些政治作家,书店图书馆里能找到的名人自传只有被收养的找不死和单亲父亲的面具,让占人口多数的亲爹亲妈和单身母亲情何以堪。时不时敲打的恐袭,让大家最好都老实呆在家里接受网络神父的监管。一天到晚净是这些烦心事,谁还有心思去想什么公不公平原不原罪那码子事了。

找不死和面具春风得意的同时大概顾不上去想自己是不是被用作了分神利器,谁叫人家生在美国,就有美事。生在后资本主义的瑞典的黄皮肤孤儿,大概就只有遭资本主义的垃圾:杰瑞阴虱们咬的份了。

说到资本主义的垃圾,不得不提那些吸血律师,隔着几千公里都能保持着超强吸力的他们,应该是杰瑞阴虱们的杰出代表吧。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没有人想和你玩公平的游戏。




浏览(201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灵魂舒适区 2016-09-11 08:34:51

 灵魂舒适区


不管是吃红烧肉的还是吃牛排的,人群的味蕾舒适区不同,灵魂舒适区也大相径庭。小心灵们搁哪儿才能最舒畅?

被喜闻乐道的文学作品应该是最能反映灵魂舒适区的所在了吧。桃园结义的侠骨衷肠,梁山好汉的替天行道,孙大圣的藐视权威,宝哥哥林妹妹的“我只为我的❤“。虽然结局并不美满,被屠城的民族已经知道要向现实妥协。虽然比起李大侠的豪气,苏大侠的大气总差一截,可也能看到一个民族对自由对真心真情的向往。

西方的文学作品读的并不多,所见不过是些精巧算计和贫困对权钱的膜拜。从小被黑暗权势洗了脑的人群还能去想什么?也有叛逆,可一定要借助某种势力,所以只能叫“k-night"。这情节大概在当年只能盼到黑暗庇护下才能偷到地主家的土豆的时候大概就种下了。那无比甜美的香醇的黑暗啊,你是无数子民的灵魂的安适所在,饥渴的灵魂渴望熟悉的黑暗的触摸,心灵的故乡。隔不久一定要去好好回味享受一下,否则灵魂必定瘙痒难当。

所以呀,如果你走在明亮的大路上时,总觉得有股子势力总想把你往暗处拉,遍地的暗坑总想把你往暗处挤,如果你懂得灵魂舒适区的道理,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如果你看过“射雕英雄传“和“生活大爆炸“,你就会知道,西毒欧洋峰的蛇阵,阴影谢尔凳的无影琴,都是些极阴暗气候下的产物。魔戒所代表的黑暗势力,虽然在小说电影里被从窑洞里走出的小毛爷爷历尽艰险最终扔进了象征光明的真火,可这毕竟只是浪漫的向往,今天的真实情况可能正好相反。

黑道不犯白道,人鬼殊途。你挠你的痒,我走我的阳关道。这大概也只能是在“忠义仁礼“的灵魂舒适区泡出来的骄纵💕灵的浪漫幻想吧?




浏览(1796) (2) 评论(2)
发表评论
2016-08-10 03:55:07


约翰丧打小是没有名字的,大人都忙着出去摸着找吃的了,顾不上给他取名字。好在他还算幸运,因为老爹约翰是有名字的,所以先叫着约翰丧充数,天黑不溜秋的也不会跟别人弄混。天黑地穷,凡事能凑合就先凑合着吧。


那会儿爱迪生还没发明电灯,大半年的大半天都是黑的。达尔文也还没发明进化论,这孩子就未卜先知地长出了两个致命的优点。一是漂亮,大大的眼睛,白白胖胖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一口,金黄柔软的稚毛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摸。有好几回约翰几天没吃上东西,盯着可爱的儿子口水流了半天,到底没舍得把他扔进火堆烤了。


约翰丧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安静,大部分时间只是自己安静的躺着,顶多饿了渴了轻轻地吭一声。别小看这,几次爹妈抹黑出去找吃的,外面的洪荒之地北丐们千帆过尽,愣是没发现这块小鲜肉。


不过有几次还是挺危险的,一次是约翰实在是饿昏头了,把自己儿子幻化成一只大鸡腿。还有一次是一个过路的北丐碰巧摸进来。要不是约翰丧的妈妈长的很是强壮,拼了命地拦着,他的小命也早就没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约翰丧已经到了可以打酱油的年龄。没酱油可打,肚子可要填饱。只有富人们有资格有地种土豆,约翰丧们只能一天到晚游荡在外,期待能趁黑偷点食物或者吃个孩子。


明抢有时也是必须的,只是需要些技巧。约翰丧学会了在身体上保留些排泄物,必要时往抢来的食物上一抹,很多人就不再继续追了。偷来抢来的食物上也常常沾着些许人类排泄物,对饿到眼冒金星的约翰丧来说,只当是省了蘸料。在有些个大雪封山的严冬,被困在小黑屋里的他,只能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门缝,耳朵竖得尖尖的,期待着,盼望着住隔壁的强壮些的彼得丧出来排放些营养物,这种能美美地饱餐一顿冒着热气的美餐的时候实在不多。


就这么一年一年的挨过去,约翰丧竟也长成了一个高大的小伙,到了该考虑婚嫁的时候了。同村的姑娘结实的有几个。她们要是找不到男人,每月倒霉的时候是很可能被吃掉的。或者被路过的北丐强奸怀孕然后连孩子也一起被吃掉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这些姑娘都很着急,见天挺胸露乳地倒贴着也要赶快给自己找个固定男人嫁出去。


有点可惜的是同村的漂亮姑娘大都跑到河西的邻村去了,毕竟那边阳光稍多些土豆稍大些,老虎个儿都比本村的大。还因为本村的村委会跟河西的邻村村委会有个协议,为了不让各村居民对前途彻底失去信心,唯一的办法就是一定要让大家互相羡慕,河西的羡慕河东有娴静美女,河东的羡慕河西有活力美女,这样生活才有盼头嘛。所以这就有了本村的美女基本出口,丑女僻帚自珍的现状。


约翰丧的心里很是不平。自己这一表人才却只能窝在这小地方摸黑吃小土豆娶丑女,什么世道。阿河边有一根竹杠,狗儿们最爱去咬咬。约翰丧失意的时候也常去那根竹杠上趴着,翘望着河西,嘴里骂着诸如“杀了你妹夫,杀了你喂狗”,时不时地敲打着那竹杠,惊起孩哭声一片。


沮丧归沮丧,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迎面走来了一块细长土豆,到近处才辨别出是本村的屎歪瑞。于是彬彬有礼地道一声 “黑”。













浏览(118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5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