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慕容青草的博客
  哲学与信仰
网络日志正文
从认识到本体的游戏 2013-09-14 16:28:57
我在上中学哲学课时用的课本上说哲学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问,这其实是西方近代哲学史上很多哲学家的共识,至今我也认为这种说法是成立的,只不过世界观的涵义不一定就是课本上所说的意思。另外也可以这样来说,所谓方法论就是强调要用科学的方法(这里的科学并不特指自然科学或实证主义的科学意义)来做事,因此哲学可以分为关于世界观的学问以及所谓的科学性的哲学这两部分。当然在最广义的世界观的前提下,所谓方法论本身就应该是世界观的一部分或直接推论,所以哲学根本上来说就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但是,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显然不喜欢上述任何一种说法,他花了很大的篇幅[1]论证了哲学不应该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而应该是单单地关于存在(being)的学问,或者说哲学就是本体论。

海德格尔对哲学的这一定义(及相关论述)有几个妙处。首先,为了要改变“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这个至少是自康德以来(海德格尔认为世界观这个概念是康德提出的,其实这样的说法是存在问题的)在人们心目中已经根深蒂固的观念,并用哲学是关于存在的学问来取而代之,他不但需要重新界定哲学的对象,而且要把他新界定的哲学对象与人们心目中原有的哲学对象分离开。具体地说,他所采取的措施是:1)先论证世界观包括的是杂七杂八的对象,而哲学根本不应该涉及杂七杂八的具体对象;2)指出存在一个不是杂七杂八的纯物种,那就是他的(或者说黑格尔的)那个纯存在;3)但是,考虑到哲学是世界观这一观念在人们心目中的根基,所以要想改变它的定义并不能随意的指鹿为马,还要对原有的观念进一步否认。否则的话,考虑到世界观一词常被用来表示对甚至包括超自然概念在内的一切存在的认识,如果他只是武断地告诉大家哲学不应该涉及除了他的那个抽象的存在以外的内容的而不对世界观进行重新定义的话,一旦人们确定了世界观本身就包含了对于他所说的存在的认识,人家很容易会问他“凭什么要听你的把哲学窄化了?”所以他采取的另一个措施便是把世界观的涵义窄化,使得它不包括他所说的那个抽象存在。在海德格尔那里,世界观是一个有着具体的界定的,甚至是有确定的结构的概念,而不是“包含了人们对客观的一切认识”这样一个最广义的概念,因而对于抽象存在的认识就可以不在世界观之内。

一般地,当我们想把两个有着交集的概念分离开来,最基本的做法就是把两者所涵盖的范围都窄化,从而使得两个缩小了集合之间不再存在交集。而海德格尔做的正是这样一件事。上面的第1)步中他大大地窄化了自古希腊以来的传统中的哲学概念,而第3)步中窄化了世界观的涵义,从而首先使得哲学与世界观脱离了关系,然后再通过上面的第2)步确立了哲学就是关于他的(或者说黑格尔的)那个抽象存在的定义。

但是,一个不论海德格尔如何重新定义世界观,一个完全脱离了世界观的哲学听起来就有违人们的常识。为此,海德格尔作了一个很妙的补救:虽然对于抽象存在的认识不在世界观的涵盖之内,而且哲学就是研究这抽象存在的学问,但是哲学本身却是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世界观不包含哲学研究的对象却包含了哲学得出的结论,这就好比是一个包含整鸡却不包含鸡毛的集合------这就是海德格尔的论证逻辑,而且大家好象也都没有觉得这个逻辑有什么不对劲的。德格尔为了做到上述几点而进行的论述相当长,本文后面有选择地摘抄一些典型的相关的英译文选段。

反正经过了大段大段的论述和一系列的窄化措施之后,海德格尔对哲学做出了让很多人认同的重新定义。我这里不打算对以科学的名义来随便改变常用词汇的涵义这样的做法进行深究,之所以把它提出来是因为有必要指出海德格尔得以宣称哲学就是本体论的一个前提是要先窄化哲学和世界观的涵义,并把关于他的那个抽象存在的认识排斥在世界观之外。

第二个妙处是把亚里士多德[2]所说的第一哲学是“关于存在”的学问的说法用来支持他的“哲学就是关于存在的学问”的说法。这里的关键还不在于把亚里士多德的第一哲学与哲学这两个表面上看起来并不一样的概念等同起来,因为我们知道亚里士多德的第一哲学与后来的笛卡尔和黑格尔的第一哲学的意思并不完全一样,它是与物理学和数学并列在一起作为哲学议题的,因此把它解释为一般的哲学意义也不为过。但是,这里的关键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存在的涵义与海德格尔这里所说的存在的涵义并不完全等价。虽然亚里士多德的“关于存在的学问”中的存在也不是具体的存在而是一般的抽象存在(being qua being),但是海德格尔所说的存在是比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抽象存在更抽象的黑格尔[3]的纯存在(pure being)。也正是因为这一改变,海德格尔才能郑重其事地宣称哲学就是本体论(亚里士多德显然不会同意这一点。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黑格尔的纯存在由于意义上的单纯反而不具备亚里士多德的抽象存在所具有的一般性了。当然这又牵涉到了如何看待存在的角度的问题了)。

第三个妙处也是最关键的妙处就是干脆把原本属于认识的问题巧妙地转化为关于基本存在的问题。他从这样两个方面来做到这一点的:

1)他通过论述哲学是关于存在的学问来把哲学与源自古希腊的本体论(ontology)一汇等同起来。虽然古希腊的本体论是关于宇宙的基本存在的学问的意思,而海德格尔在论述“哲学是关于存在的学问”过程中所针对的都是他的那个抽象的一般(纯)存在,是一个是从认识的角度推出的抽象概念,但是一旦把这两者连在一起,海德格尔就已经将他所谓的关于(纯)存在的学问塑造成了宇宙的基本存在(这种存在原本是一种宇宙构成的意义)层次上的问题了(因而也就把一般的读者带入了云山雾罩之中了),与此同时他在“要明确哲学的意义”的名义下,将本体论的含义也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进行了改写。

2)更妙的是他巧妙地直接了当地把人们的认识纳入到本体存在之中而让不知所以然的读者们欣然地就接受了他这个原本属于是人们的认识上的议题变成了听上去是非常客观的本体存在的议题。尽管他在这一点上的相关论述比较繁复,但是可以简单地归纳为下面这样一个推导逻辑:

哲学是关于存在(being)的学问(这是他前面已经论述了的),而一切存在(being)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一个叫做“大幸(Dasien)”的特殊存在(being),只有有了这样一个存在(a
being),一切存在才得以存在,所以“大幸”这一具体的存在就是关于抽象存在的本体论(也就是哲学)的基础。而相应地,要想了解本体论(即哲学)的科学性,首先要向人们表明它是以(大幸这个)具体存在为基础的并要指出这一基础本身的特点(Consequently,in clarifying the scientific character of ontology, the first task is the demonstration of its ontical foundation and the characterisation of this foundation itself.)。

而这里所谓的大幸就是我们人类的自我意识和对世界的认识。。。。。。

你看,就这样海德格尔就堂而皇之地把关于人们的认识纳入到了(宇宙间)一切存在的基本的范畴之中,并由此将哲学定义为一个关于抽象存在而不是关于(对于一切存在的)认识的学问。(当然,那种抽象的存在虽然不象最近有人提出的那种所谓的“绝对的绝对”那样是一个几何点,也实在是贫瘠到了没有多少油水可以挤的地步----因为已经被黑格尔挤得差不多了:),所以他海德格尔很快也就只有宣布哲学的死亡了,这是另话。)

。。。。。。

看了海德格尔这种对于语言文字的娴熟玩弄之后我不禁只能用一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感慨:妙!

哲学作为一门学问一旦沦入文字游戏那是人类文明的不幸。但实在不幸的是,哲学与文字诡辩之间的界限是很模糊,所以历史上和现实中从布衣到专家达人都常把哲学的论述变成文字游戏,更不幸的是这种游戏的主导者常常是象海德格尔这样的大师。

海德格尔对于西方近代哲学的一大影响恐怕就是把自古以来可能就存在于西方哲学界的皇帝的新衣闹剧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这个高高的潮涌才传到中国大陆,也在那里兴起了一股海德格尔热。这股热潮的基本特点就是人人都说海德格尔厉害,而他厉害的前提是人人都读不懂海德格尔的哲学。妙啊!

其实,这种读不懂而夸之的现象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客观地说,读不懂而夸之是人们自古以来对于高深学问的普遍做法。虽然这种做法听起来有些可笑,但实际上也很合理。这是因为真正高深的好学问并不容易懂,而那些学问之所以为高的一个特点是它们的切入点和方向都相当精准所以他们所涵盖的道理往往会如一杯满水一样地四溢而使得即便不很懂的人也受益。这种现象发生在老子身上过,在亚里士多德身上过,在黑格尔和其他一些大哲学家身上过(有机会的话可能还会就这个议题另写一篇),当然,也发生在了海德格尔身上。

但是,并非所有的被不懂而夸之的学问都具有同等的价值,它们各自被夸的原因本身还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与老子,亚里士多德,及黑格尔相比,海德格尔的特点是他的学问中真正有价值的并不是他个人的首创。比如,他的存在的概念来自黑格尔,他的时间的概念(海德格尔的成名作就是他的“存在与时间”一书)其实还是来自黑格尔,因为黑格尔的第一哲学的出发点由三点构成:无(nothing),存在(being),和变化(becoming),而变化本身就含有了时间的概念;如果还想再往前推,人们还可以推到古希腊的赫拉克利特的那句“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的名言,说的还是变化。没有时间就没有变化,而没有变化人们也无法体会到时间。至于说海德格尔的“大幸(Dasien)”的概念与包括黑格尔以及他自己的老师胡塞尔还有海德格尔同时代的其他存在主义哲学家们关于人的意识和自我意识的独特性概念一样都是源自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

所以,海德格尔作品之高深恐怕主要是他所继承的前人的理论之高深,这一点显然与老子,亚里士多德,黑格尔等人的高深不同。当然,海德格尔可能对前人的理论学得比较好,而且作了大量的论述。但是如果后人普遍认为海德格尔的理论很难懂,那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把他辛辛苦苦地作了大量的论述的功劳抹掉了。当然,或许在他的论述过程中对于自古以来就有的哲学的还原,建构,以及解构的方法有所发展(还有人说他是第一个提出解构的人因而是后现代解构主义的创始人),但是,至少海德格尔不是象老子,亚里士多德,黑格尔那样非常突出地提出了自己的很难在同时代里找出相同的观点,学说和方法来。但是另一方面,一部分由于海德格尔自身在思维或写作文风上的问题(如本文所挑出的文字游戏现象),一部分也由于人类的皇帝新衣情结却使得海德格尔关于哲学的一些不正确的看法为世界哲学的发展带来了无法忽视的负面影响。因此,今天让世界的哲学有所突破的关键不是一波接一波地上演读不懂海德格尔仍推崇他的理论的皇帝新衣闹剧,而恰恰是要对他所造成的一些负面的影响有较清楚的认识。。。。。。

 

下面是本文讨论中所针对的海德格尔的论述的英译文的部分选段:

A world-view is not a matter of theoretical knowledge, either
in respect of its origin or in relation to its use. It is not simply retained
in memory like a parcel of cognitive property. Rather, it is a matter of a
coherent conviction which determines the current affairs of life more or less
expressly and directly. A world-view is related in its meaning to the
particular contemporary Dasein at any
given time. In this relationship to the Dasein the
world-view is a guide to it and a source of strength under pressure. Whether
the world-view is determined by superstitions and prejudices or is based purely
on 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or even, as is usually the case, is a
mixture of superstition and knowledge, prejudice and sober reason it all comes
to the same thing; nothing essential is changed.

。。。。。。
A world-view, as we saw, springs in every case from a
factical Dasein in accordance with its
factical possibilities, and it is what it is always for this particular Dasein. This in no way asserts a
relativism of world-views. What a world-view fashioned in this way says can be
formulated in propositions and rules which are related in their meaning to a
specific really existing world, to the particular factically existing Dasein. Every world-view and
life-view posits; that is to say, it is related being-ly to some being or
beings. It posits a being, something that is; it is positive. A world-view
belongs to each Dasein and, like this Dasein, it is always in fact
determined historically. To the world-view there belongs this multiple
positivity that it is always rooted in a Dasein which is
in such and such a way; that as such it relates to the existing world and
points to the factically existent Dasein. It is
just because this positivity - that is, the relatedness to beings, to world
that is, Dasein that is - belongs to the
essence of the world-view, and thus in general to the formation of the
world-view, that the formation of a world-view cannot be the task of
philosophy. To say this is not to exclude but to include the idea that
philosophy itself is a distinctive primal form of world-view. Philosophy can
and perhaps must show, among many other things, that something like a
world-view belongs to the essential nature of the Dasein.
Philosophy can and must define what in general constitutes the structure of a
world-view. But it can never develop and posit some specific world-view qua
just this or that particular one. Philosophy is not essentially the formation
of a world-view; but perhaps just on this account it has an elementary and
fundamental relation to all world-view formation, even to that which is not
theoretical but factually historical.。。。。。。

The thesis that world-view formation does not belong to the
task of philosophy is valid, of course, only on the presupposition that
philosophy does not relate in a positive manner to some being qua this or that
particular being, that it does not posit a being. Can this presupposition that
philosophy does not relate positively to beings, as the sciences do, be
justified? What then is philosophy supposed to concern itself with if not with
beings, with that which is, as well as with the whole of what is? What is not,
is surely the nothing. Should philosophy, then, as absolute science, have the
nothing as its theme? What can there be apart from nature, history, God, space,
number? We say of each of these, even though in a different sense, that it is.
We call it a being. In relating to it, whether theoretically or practically, we
are comporting ourselves toward a being. Beyond all these beings there is
nothing. Perhaps there is no other being beyond what has been enumerated, but
perhaps, as in the German idiom for "there is,"es gibt [literally, it gives],
still something else is given, something else which indeed is not but which
nevertheless, in a sense yet to be determined, is given. Even more. In the end
something is given which must be given if we are to be able to make beings
accessible to us as beings and comport ourselves toward them, something which,
to be sure, is not but which must be given if we are to experience and understand
any beings at all. We are able to grasp beings as such, as beings, only if we
understand something like being. If we did not understand, even though at first
roughly and without conceptual comprehension, what actuality signifies, then
the actual would remain hidden from us. If we did not understand what reality
means, then the real would remain inaccessible. If we did not understand what
life and vitality signify, then we would not be able to comport ourselves
toward living beings. If we did not understand what existence and
existentiality signify, then we ourselves would not be able to exist as Dasein.

。。。。。。







[1]
The Basic Problems of Phenomenologyby Heidegger. URL: http://www.marxists.org/reference/subject/philosophy/works/ge/heidegge.htm.
[3] The
Science of Logic, by Hegel. URL: http://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hegel/works/hl/hlconten.htm






浏览(669) (0) 评论(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tinger 留言时间:2013-09-14 20:42:27
我感到你这个海氏存在命题的游戏说,是太小看了他。他提出存在的意义,绝不是仅仅始于亚里士多德,起码从巴门尼德,色诺芬尼等许多哲人那里就开始了,而亚氏也是继承他们这些人的思想。
作者:stinger 留言时间:2013-09-15 01:36:32
海是希腊哲学专家,上课黑板上用希腊文是小菜一盘,你的结论说明你不理解他。他的深刻,是要重返前苏格拉底时代哲学命题的努力,是要回到"苏格拉底转弯"之前(见论范例)。所以是有根据和来头的,绝不是心血来潮的杜撰。
作者:慕容青草 留言时间:2013-09-15 05:15:11
兔子:

公平地说,你在网上所进行的哲普工作还是很有功劳的,但是你自己的哲学研究真的太不够水平,最主要的是你不但逻辑思维能力不够而且从来不把多位网友不止一次地向你指出的这一问题当回事,甚至变本加厉。。。而另一方面。你读文章从来都是跳跃性的,所以只读得一些皮毛,不理解其中的深意。。。。

就拿你这次的评论来说吧,你说“我感到你这个海氏存在命题的游戏说,是太小看了他。他提出存在的意义,绝不是仅仅始于亚里士多德,起码从巴门尼德,色诺芬尼等许多哲人那里就开始了,而亚氏也是继承他们这些人的思想。”。。。这里就有很严重的阅读问题以及随着而来的逻辑问题。。。首先,本文一再指出海德格尔的存在不是他自己的,你这里以批判的口气来重复一遍本人所说的不是他自己的,这算是什么逻辑?是批我呢,还是捧我呢?其次,本文指出他的存在概念来自黑格尔,你这里举了一大堆人名,偏偏漏掉关键人物黑格尔,是你不同意我的说法呢,还是根本没有好好读原文就开始批评。。。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说法的话,难道你是想说海德格尔的存在更接近从巴门尼德,色诺芬尼等以及亚里士多德而不是黑格尔?如果你是这个意思的话,那么你的那个“站在”黑格尔和海德格尔的“肩膀上”的资格恐怕又要大打折扣了。。。如果你是想要强调亚里士多德也是从继承巴门尼德,色诺芬尼等许多哲人的思想,那么又能说明什么呢?我说过不是这样了吗?难道我说他海德格尔的老师是胡塞尔就一定要把胡塞尔的老师,以及他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都列出来吗?

所以你用“他提出存在的意义,绝不是仅仅始于亚里士多德,起码从巴门尼德,色诺芬尼等许多哲人那里就开始了,而亚氏也是继承他们这些人的思想。”来作为“我感到你这个海氏存在命题的游戏说,是太小看了他。”的论据本身就是最简单的逻辑错误,而且在这逻辑错误的同时也又一次暴露了你读文章跳跃的问题:我之所以提亚里士多德而不是别人是因为在我文章中的参考文献中海德格尔只提了亚里士多德而没有提那些人。。。。。。。

哲学是一个运用而研究逻辑的学问,如果在这方面马马虎虎会不利于你的哲学发展的。。。。。。当然,人无完人,每个人,连哲学大师在内都存在着逻辑上甚至读书跳跃的问题(这种例子很多)。。。但是,如果把这种问题当作骄傲的资本,那就是真正严重的问题了。。。。。。

对了,你有两条评论,我只答了一条。。。再来看看第二条:“海是希腊哲学专家,上课黑板上用希腊文是小菜一盘,你的结论说明你不理解他。他的深刻,是要重返前苏格拉底时代哲学命题的努力,是要回到"苏格拉底转弯"之前(见论范例)。所以是有根据和来头的,绝不是心血来潮的杜撰。”。。。。。。我说他不懂希腊哲学了吗?你说他想回到苏格拉底转弯之前,难道他就是通过提倡要“overcoming metaphysics”(有人将之翻译为“克服形而上学”,但是由于“克服”二字与“形而上学”一词在中文里都已经有了海德格尔原文中不太相同的意思,所以这样的翻译可能会引起其它的联想,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那不是要回归苏格拉底,要是远离)和宣布“哲学终结了”?

好心劝兔子博一句,要想真的站在别人肩膀上,还是少读些那种对三个人对同一篇文章可以有三种完全不同的评论的哲学评论文章,而是多读一些原文吧。。。。不读黑格尔的原文是很难站在黑格尔的肩膀上的,不读海德格尔的原文也同样无法爬上他的肩膀的。。。。。。

考虑到你这里提出的问题并不孤立而是很有代表性,请恕我下面要把话再说得严重些:

兔子你既然一再声称自己没有读懂海德格尔,那就还是先读懂以后再来捍卫他吧。。。只不过在读他之前先去读懂黑格尔再说。。。不过,你的那种一面声称“没人读得懂黑格尔,没人读懂海德格尔”又一面来捍卫黑格尔与海德格尔的皇帝的新衣的做法正象你所说的不是新血来潮,而是很典型的。。。如我在本文中指出的,这种做法本身原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如果做得过分了,尤其把自己的无知作为骄傲的资本,并且当别人指出那个皇帝没有穿衣服的时候,你还在那里不擦干自己的眼睛叫着说那件肉色的衣服多漂亮啊,就只能表明自己的过分虚伪了。。。。。。

今天人类哲学的最大的敌人其实正是这种虚伪,这是一个大题目,以后另外讨论。。。回到你的问题,你一面在自己正式出版的书中声称自己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一面在非正式的博客讨论中不止一次地非常自豪地宣称没人读得懂黑格尔,没人读得懂海德格尔,而且很显然你对老子一无所知。。。你读不懂别人的书却敢毫不羞愧地说已经站到了人家的肩膀上,这样的做法恐怕还不是“虚伪”两个字就足以概括形容的了。。。。。。

再谈
作者:stinger 留言时间:2013-09-15 06:40:54
你爱对人的“整个水平”作判断 -这叫主观认识,“that's your opinion".

我从不这样作。

我只是说你不大懂海德格尔的存在意义 -that‘s it. 你说海氏的存在来自黑格尔:大错特错。黑格尔,海德格尔,都是古希腊哲学的专家,他们都看得懂原文的巴门尼德诗篇,我的博士。所以,我主张还是小心点评价他们,除非你真懂。

供参考
作者:慕容青草 留言时间:2013-09-15 13:21:49
兔子:

你只看到我对你的整体水平评论,却没看到我对你原来的评论逐句逐条的答复。。。就是对你的整体水平的评论也是针对你在这里的评论而说的,并不是凭空而论。。。。看来你只看得到你想象中的东西。。。而且还好意思说“我从不这样作。”----这就叫做语言的诡诈。。。明明是你在离开原文和我的回复,东扯西扯,却在指责我主观并标榜你自己“不这么做”。。。语言之诡诈在此可见一斑。。。

现在回到你的评论的内容。。。你说“你说海氏的存在来自黑格尔:大错特错。”

-----你的意思是海德格尔是个liar,当他confess他的存在就是黑格尔的存在时他是在说谎?

我们也不要扯得太复杂了,那样会把其他的读者搞糊涂的。。。我们来简单点的,你说海德格尔的存在和黑格尔的存在不一样是古希腊的存在,那么你来说说黑格尔的存在是什么,海德格尔的存在又是什么,哪一位古希腊哲学家的存在与海德格尔的存在一样?如果你能说出黑格尔的存在和海德格尔的存在各是什么,而且能指出哪位古希腊人的存在与海德格尔的存在一样,也算你至少已经爬到了巨人的肩膀上。。。。

如果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黑格尔的存在,也不知道什么是海德格尔的存在(而且看来你更不知道他们对于包括巴门尼德在内的古希腊的存在观的批判),那么你凭什么在这大言不惭地说海德格尔的存在不是黑格尔的存在而是古希腊某位你根本指不出来的哲学家的存在(当然如果不存在的话你也确实指不出来)?

你现在言必提巴门尼德,你除了从哲学史书上读过的介绍之外对巴门尼德的哲学到底懂多少?正好前两天我刚在“思考为了未来”的一篇文章后面的评论中提到我打算写一篇“赫拉柯利特与巴门尼德”的文章,既然你现在言必提巴门尼德,那么我来请教一下,巴门尼德的存在是什么意思,巴门尼德的哲学与赫拉柯利特的哲学的对比有什么意义?。。。。。对了,你好象当初在“思考为了未来”俱乐部就罗素的文章和某位大陆中学生的文章来讨论巴门尼德的哲学时曾说过巴门尼德的哲学就是绝对和静止与你那范例很接近,但是最近在介绍你的思维运动时又说巴门尼德是第一个提出运动概念的。。。你是在用你的后一个说法来修正前一个说法,还是两者都承认,或是两者都是随便说说的?。。。。。。

我非常感谢你来评论,但是总觉得这样的讨论的档次有必要提高些。。。不要总象中学生背考试大纲似的用一些所谓的关键词来糊弄,应该有点具体的细节。。。。。。比如说,我今天早上出门前匆匆忙忙地给你答复就有关键性的TYPO,在苏格拉底前面漏掉了一个“前”字,我一上车就意识到这点,当时想这下被兔子抓到把柄了。。。。可是,不知是你仁心宽厚还是粗心根本没看到这点,所以我现在就自己补上吧,我在前面那个回复中要说的是presocorates,即前苏格拉底。。。。。。

另外,我的原文中也有一个关键的逻辑上的漏洞,如果你对归纳演绎的逻辑技能比较熟悉的话是很容易看出来的,但是很显然你没看出来。。。。。。不要紧,一会儿晚上我有空了把它补上,到时你把我的论坛版与博客版一比较就可以看出我在哪里改过了。。。。。。。。总之,认真读原文并根据原文内容来评论那才是正道,那样的讨论的档次才能提高。。。。。。象你这样,原文读不懂,参考文献不在乎(当然这点我对你的要求不会太高),历史模模糊糊,逻辑乱七八糟。。。。。。这样的讨论是不值得鼓励的。。。。:)

话可能说得重了些,但是却是诚心的交流。。。。。谢谢
作者:stinger 留言时间:2013-09-15 14:50:24
慕容,
我不需要跟你争论,也不需要证明我自己,因为我是哲学专业出身。你不听我,我到此为止。

祝周末愉快
作者:慕容青草 留言时间:2013-09-15 17:40:39
兔子:

如果不是从你身上看到所谓哲学专业出生的人的哲学水平有多糟我恐怕就把批海德格尔的工作留给你们了,但是看来你们实在是不济,为了挽救被你们这些所谓的专业哲学人员带向死亡的人类哲学,只有舍得自己的精力来免费做这些原本应该是你们这些所谓的专业哲学人员做的事。。。。

你们的最大弱点就是逻辑思维能力太差。。。。。你在这里先是说海德格尔的存在不是继承亚里士多德而是继承亚里士多德之前的某些哲学家的存在且完全不提黑格尔,然后又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实际上应该说是完全违背事实的情况下)和我扯什么海德格尔的存在不是黑格尔的存在。。。。。。。

你不觉得这样的论证实在太缺乏水准了?。。。。现在就算退一万步说海德格尔的存在不是黑格尔的而是某位你所不知道的古希腊的哲学家的存在,你说明了什么?你不还是在支持我在本文里的一个重要立论:海德格尔的哲学之所以显得高深不是因为他自己高深而是因为他所继承的前人的哲学的高深,海德格尔的哲学中最有价值的都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的,所以他的高深与老子,亚里士多德,黑格尔等人的高深是不同的。。。因此那些不懂而夸海德格尔的人是在上演皇帝的新衣的闹剧。。。。。

你已经在大力支持我的重要论点,却还摆出一副要和我决战似的姿态。。。这叫什么?

你要知道本文不是讨论黑格尔,而是讨论海德格尔!你在大力举证支持了我对海德格尔,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对人们迷信海德格尔的皇帝新衣的闹剧的批判之后,还摆出一幅作为所谓的专业哲学家的姿态来批判我似的。。。。。。你这叫什么?叫被人卖了还在帮数钱?。。。。其实什么也不叫,就叫逻辑水平太差。。。。。。

好了,我也懒得和你争了,因为我的这篇文章里还有一个重要逻辑漏洞要补(别误会,不是补海德格尔的漏洞:))。。。。。。

 周末即将过去就祝你晚安了:)
作者:慕容青草 留言时间:2013-09-16 19:18:57
兔子兄好!

再次感谢你来讨论。。。虽然争论中大家有时话可能会说得有些重,但是对于读者理解本文和相应的背景还是有帮助的。。。其实,今天世界哲学的皇帝新衣的最主要的一个来源恰恰是各种各样不实的哲学评论。。。所以消除皇帝新衣的一个有效的措施就是大家多读原著。。。。。。

本文所针对的主要是海德格尔的“The Basic Problems of Phenomenology---introduction”一文(英译),兔兄对本文的不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读过该文。。。其实该文不算太长(一万英文word左右),应该挺容易读的。。。我之所以读该文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常需要坐NJTransit Bus往返于纽约与老桥之间,读该文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下了车就不读,上了车才读,一共用了大概四,五个车程,每个车程在45分钟到一小时之间,而且还不可能整个车程都在读,刚上车不会马上读,下车前一段时间需要休息一下也不会读,路上也不可能总在读,因为我用的是小屏的三星(不是那种大屏)手机,为了把一整行纳入整个屏幅只有把字体缩得很小,所以读一会儿就需要休息一会儿。。。。。当然,这是说我读第一遍的时候的情况,在写本文时又快速地重读了一遍,而且为了对文中内容进行总结分析有些地方还反复地读了,不过我从周六接近中午开始动笔,下午晚饭前帖出,连写带读夯布朗当也就那几个小时。。。。。。

所以这篇文章并不难读,大家不要被海德格尔的名头和一些对于他的过度吹捧吓到。。。。。。其实,除了在一些关键的地方玩弄了文字游戏(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点)从而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之间把哲学的定义从世界观引向了本体论之外,整篇文章的文笔还是相当流畅,思路也很清晰,毕竟不愧是一代大家的风范(当然这里也有翻译的功劳,不过哲学文章不必文学文章,如果原文思路混乱,翻译恐怕也难以改变),所以如果有兴趣读一下的还是可以作为一种哲学的享受的。。。。。。。

当然我读该文占一个便宜就是我以前就读过黑格尔(及海德格尔)关于存在的文章。。。所以如果有兴趣的,我也毛遂自荐推荐大家读海德格尔的上述文章时可以参考我之前在本博客贴出的“黑格尔的存在与无”一文。。。。。。。不过,如果朋友因为本人是无名之辈所以我的文章不足以作为读海德格尔的文章的参考,那也就免了。。。。。

另外,下面再给大家举一个有关海德格尔的哲学的皇帝的新衣的例子。。。。下面这段文字是从万维的老几网友前不久用“思考为了未来”的ID转载的一位美籍亚裔杰出哲学教授的文章中摘选的:

“海德格尔。。。认为:人并不重要,存在才是中心。”“存在者并不仅仅因为人看到它以一种表象存在而成为它本身。比如说,一棵树在你看到它时它才是树,还是它在你看到它之前就是一棵树?在森林中遇到老虎,如果是我们先看见它,那么我们可以躲避;如果是我们先被老虎看见,那么我们就会be lost。海德格尔认为不是我们先看事物而是事物先看我们。” 
。。。。

大家可能会觉得这段文字不错呀,为什么说它是皇帝的新衣呢?这是因为对海德格尔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海德格尔的一句名言:

“只有人才是存在的。石头是,但不存在,树是,但不存在。马是,但不存在。”,不信?你打开浏览器,去google一下下面这句话便可得到几十个结果:

“Man alone exists. Rocks are, but they do not exist. Trees are, but they do not exist. Horses are, but they do not exist. ” 

你搜索时不用给出海德格尔的名字,搜索结果也会告诉你这是海德格尔的话,因为这句话太有名了。。。。。

明明海德格尔是以人为中心,那位美国大学的杰出的哲学教授却声称海德格尔反对以人为中心。。。。。实际上,不但是海德格尔,整个西方近代存在主义都是以人为中心,所以有人说所谓存在主义就是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

既然提到那位杰出的哲学教授的那篇文章,我也顺便再解释一下一件相关的事,当初我刚读该文的时候,觉得该文中的“克服形而上学”一词很别扭,因为之前我读海德格尔的文章是英文的,所以我把他的“overcoming metaphysics”按照上下文的意思理解成了其它的意思,而中文已经习惯俗成的“克服”与“形而上学”的意思与海德格尔原文中的“overcoming metaphysics”并不完全一样,所以我就在评论中提出了反对。。。。。。但是后来再仔细想想所谓翻译过程本身就可以产生一定程度的歧义,所以人家把“overcoming metaphysics”译成“克服形而上学”并没有错。。。。我这里顺便也收回我当时的那个批评。。。。。。。。。

最后,既然我已读过海德格尔的“The Basic Problems of Phenomenology---introduction”一文(英译),而且按照兔兄的话说叫做胆敢对该文进行批判,所以如果兔兄或任何一位网友在未来几周内有兴趣读该文时遇到不解之处(比如对于海德格尔对word-view的讨论,对being和beings的讨论,对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的评论,对现象学的几种基本方法的讨论,等等),可以提出来,我愿意免费提供答疑,也算是我为自己的这篇文章给读者提供附加解释。。。。。。本文的第一篇参考文献的链接便是海德格尔的该文(http://www.marxists.org/reference/subject/philosophy/works/ge/heidegge.htm. )。。。。。。如果不好意思以真马甲问,临时注册一个马甲也可以:)。。。。。。
作者:慕容青草 留言时间:2013-09-17 07:07:30
对上面那个评论中提到的老几转载的那位美籍亚裔杰出哲学教授的皇帝的新衣再说两句。。。。。。

我前面用海德格尔的名言“只有人才是存在的。石头是,但不存在,树是,但不存在。马是,但不存在”来指出那位“哲学家。。。杰出教授(老几原话)”的皇帝新衣是因为这句名言太有名了。。。实际上我这里的博文内本身就已经包含了对这位美国杰出的哲学教授的皇帝新衣的批评。。。。在本博文中我已指出海德格尔的一个著名的逻辑是:‘一切存在(being)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一个叫做“大幸(Dasien)”的特殊存在(being),只有有了这样一个存在(a being),一切存在才得以存在,所以“大幸”这一具体的存在就是关于抽象存在的本体论(也就是哲学)的基础。。。而这里所谓的大幸就是我们人类的自我意识和对世界的认识’----可见在海德格尔心目中人才是中心。。。。。。

所以,老几所转载的那位美国杰出哲学教授的所说的‘“海德格尔。。。认为:人并不重要,存在才是中心。”“存在者并不仅仅因为人看到它以一种表象存在而成为它本身。比如说,一棵树在你看到它时它才是树,还是它在你看到它之前就是一棵树?在森林中遇到老虎,如果是我们先看见它,那么我们可以躲避;如果是我们先被老虎看见,那么我们就会be lost。海德格尔认为不是我们先看事物而是事物先看我们。”’就是简单的皇帝新衣。。。。。。

当然他只是上世纪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关于海德格尔的皇帝新衣的众多例子中的一个小小的个例而已。。。。。。

我上面所列举的海德格尔的逻辑在本博文的参考文献中就可找到。。。。海德格尔是在不同的很多地方反复重复这一逻辑。。。下面是其中的两个例子:

Being is given only if truth, hence if the Dasein, exists. And only for this reason is it not merely possible to address beings but within certain limits sometimes - presupposing that the Dasein exists - necessary. We shall consolidate these problems of the interconnectedness between being and truth into the problem of the truth-character of being (veritas transcendentalis).

Being is given only if the understanding of being, hence the Dasein, exists. This being accordingly lays claim to a distinctive priority in ontological inquiry. It makes itself manifest in all discussions of the basic problems of ontology and above all in the fundamental question of the meaning of being in general. The elaboration of this question and its answer requires a general analytic of the Dasein. Ontology has for its fundamental discipline the analytic of the Dasein. 

实际上对海德格尔来说研究Being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研究人类这个“大幸Dasein”.。。。。


其实我知道对大多数读者来说,本博文的内容若深究可能是不太易懂,所以,一开始只打算就写一篇简单的短文,重点在于指出海德格尔运用文字游戏将哲学的意义变味了,而世界上的人们还在对之上演皇帝的新衣闹剧。。。。。。但是没想到兔子来以假乱真,用诸如“海德格尔的存在不是黑格尔的而是古希腊的”这样的不实的信息夹杂着“有来头。。。。精通希腊文”等与本文无关的词汇来混淆了一下读者的视线,然后又半途落跑,使得我为了纠正他遗留的错误不得不在此唱独角戏,反复举证说明以便抵消兔子给读者造成的错误印象。。。。。。

我这么说倒不是要怪兔子。。。对于读者来说,兔子这么一捣乱,我加倍努力地解释可能反而是好事。。。。。。我这么说只不过是要指出我之所以一个劲地补充解释并非要把这里原本不易理解的问题弄得更复杂,而是兔子在这里的所作所为之使然。。。:)。。。。。

当然,再次声明无意怪罪兔子,反而要谢谢他。。。。。。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