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剑的博客  
金剑斩妖魔  
网络日志正文
荒谬辩证法二:对立统一是逻辑陷阱(中) 2020-10-02 10:10:27



荒谬辩证法二:对立统一是逻辑陷阱()

接上篇(荒谬辩证法二:对立统一是逻辑陷阱()

https://blog.creaders.net/u/13614/202009/384461.html

 

 

3、矛盾斗争性是事物毁灭的力量

辩证法在阐述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无法正视社会发展的真正动力时,就不得不借助“矛盾是事物发展的动力”来搪塞和自圆其说,把社会发展的动力说成是什么“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阶级和阶级的矛盾”等等,全是谬论。和睦谐调才是真正发展的动力。

 

家和万事兴 家斗万事败

马车是马与车组成的一个事物,马车前进的动力是马。辩证法说“马车前进的动力是马与车之间的矛盾”,这不是很荒唐吗?马与车之间的矛盾越大,越妨碍马车前进,越拖马车的后腿;马与车之间越和谐,它们配合得越默契(默契就是和谐),马车阻力越小,越能前进。一匹马是一马力吧,一般时速能跑15公里,马与车之间有矛盾,5公里的时速都跑不了。如果马与车之间矛盾无限高涨,马车分裂成马与车,马车这个事物就完蛋了,毁灭了,不存在了,还能前进?可见,“矛盾是马车毁灭的动力”。

对于赛马,辩证法说,马与骑手之间的矛盾是前进的动力。事实是,在赛马比赛中,想跑出好成绩,骑手与马必须非常和谐,否则,还不如不跑呢。越和谐,跑得越快。想通过激化与马的矛盾来提高名次,除了辩证法骑手,再笨的人都不敢这么做。骑手敢与马闹矛盾,不说想拿冠军,摔死都有份。别忘了,马不懂辩证法。

可见,矛盾斗争性是事物毁灭的动力,和睦谐调才最有利于发展,也可以说,和谐才是发展的动力。

再以家庭为例,夫妻之间有时有矛盾吵架,但更多的时候是和睦谐调的。没有人能否认这个事实吧,说明家庭的“和谐性”是存在的。当矛盾达到某一程度时,家庭就会破裂。只有和谐远远大于矛盾时,家庭才能生存下去,有生存才能有发展,生存是发展的条件。“家和”是家庭发展的动力,“家暴”是家庭毁灭的动力。

举一例子:人是一个事物,所有的器官都是这个事物的成员。必须所有的成员都和睦相处,人才能生存下去。如果有一天,左手对右手闹矛盾,说:“你力又大又轻巧,却干活轻松,好事都让你做,笨活蠢活都让我来扛,不公平,现在我要造反要革命,从今以后,吃饭时我拿筷子你端碗,写字时我拿笔你压纸。”当左手说出这些话以后,所有器官全骂起来,嘴巴眼睛耳朵脚全骂左手疯了。鼻子说,你别把筷子插到我的鼻孔里。眼睛说,你别把肉往我这里塞。耳朵说:“你不是那个料,就别争了,你让我端饭碗,我也不行,让你听声音你也不行,老天生你那个样,就是让你做那个事的,你不要抢着做别的事情,那叫越位。”嘴巴干脆说,你拿筷子我闭口不吃。

左右脚说:“我们比你更苦更累啊!天天在下面支撑着整个身体,又苦又累又脏又低下又危险,你们所有的人(器官)在上面风凉,就我们在下面挨苦,谁管过我们呀?谁想过我们呀?你左手还碰过饭碗、摸过纸笔,我们见都没见过,我们要是碰到饭碗,早被你打断腿了,你为什么就不为我们讨公平?苦大仇深的我们都不出声,你还胡闹什么?”左手说:“你们没听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不想拿筷子的左手也不是好手;什么乐天知命、知足常乐、安于现状是不知上进者所为,我得进步。”左右脚说:“按你那么说,不想端饭碗的脚也不是好脚?天生我们这个笨样,我们不能妄想天开,不能僭越,我们端饭碗你走路,只能在地下爬。”

左手一意孤行: “筷子轮流拿,今日到我家。我就要革命,谁反对就是反革命。”耳朵说,瞧你的笨样,能拿得了筷子吗?左手说:“右手训练了二十多年了,我也要训练二十多年,未必不如它,我要革命,绝不放弃。”

从那以后,这个人每天吃饭就让人笑话,饭菜掉一地,左手把人整得不像样了。如果有一天,脚说要拿筷子让手走路,你说事情怎么办吧?一个器官闹矛盾,让所有的成员都受害。对于左手的胡闹,要么左手觉悟,平息革命化解矛盾;要么把左手绑起来,或者干脆剁掉,彻底解决矛盾。这个事物(人)才能很好地生存和发展。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还以人来说明。左脚说好事都让右脚做了,踢人踢球都是右脚最多,每次100米跑也都是右脚先迈出,从今以后,100米跑我要先出脚。整个身体所有的器官全部反对,但是左脚说所有反对都无效,我要公平,我要革命,你们再敢反对,我让你们好看,反正大家一起死,我也不孤单。于是100米跑时,跑到半道,左脚不往前迈,突然踢到右脚脚后跟,结果整个人扑向地面,当场摔死。这是极端的例子,当然极端才有说服力。

那么是不是有一点点矛盾,就有好处呢?不是的,一点矛盾就是一点障碍,一点内耗,绝对是不利因素,因为矛盾是毁灭的力量。还是以100米跑为例,不但要左脚右脚配合好,身体所有部分全部都得配合好。左右手要摆得和谐(合拍),嘴巴鼻子呼吸得和谐,连外部的配件也得和谐,头发不能太长,衣服也得和谐(合体),鞋子也得是最佳的跑鞋,鞋带也得系牢。只要有一个部分没有配合到最佳状态,能跑出958的世界冠军,却只跑出了1058的成绩,从世界冠军变成第一百名,就成了彻底的失败者。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一点矛盾,就是一点内耗,就是一点失败。矛盾只有坏处,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和谐达到最高水平,效率才能达到最高水平,发展才能达到最高水平。现在是高度竞争的时代,自己的效率没有达到最高,而别人的效率达到最高,自己只能被淘汰出局,就是失败者。

有人说:“细节决定成败”。就是事情不但大的方面要和谐好,所有小的细节都要彻彻底底地和谐,事情才能圆满功成。我觉得这不但很有道理,真是至理名言,许多大的失败,都是因为细节不和谐所导致。鼓吹“矛盾是发展动力”的,就是鼓吹处处不和谐,真正目的是鼓吹自我毁灭。

百米跑的例子中,可以看出矛盾与和谐的作用:和谐是正的作用力,像+1+1+1这种;矛盾是负的作用力,像-1-1-1这种。作用力的方向不同,结果不同。有一点矛盾,肯定跑不出自己的最高水平(100%水平)。也就是,没有100%的和谐,跑不出100%水平。

又譬如,两个电视机厂生产相同的电视机,A厂和谐的好,造价380元批发430元,赚得盆满钵满。B厂内矛盾多多,各个环节都没和谐好,造价达到450元。B厂很快被淘汰,所有员工都等着下岗(失业),都是受害者。

人类社会现在正处于高度竞争的时代,内部矛盾必然影响自我的效率,削弱自我的生命力和竞争力,使得自己处于劣势。哪个民族发展速度快,一定得益于他们的“和谐”发挥到高的水平。

从这点可以看出:和谐是事物发展的动力,事物内部成员间的矛盾和斗争是事物毁灭的动力,毁灭的不仅仅是矛盾的各方,而是这个事物中的所有成员,包括和谐之中的所有成员。

事物成员间的斗争必然会造成相互伤害,严重的会导致灭亡。无论任何事物都是由小部分组成的,一个个小事物组成大的事物,大的事物组成更大的事物。小事物的被伤害必然影响到整个大的事物,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个人组成家庭,家庭组成村庄,村庄组成地方,地方组成民族,民族组成国家,国家组成人类现在有“地球村”一说,就是说地球只是一个村,里面装了全人类,我们人类只能同命运共患难,人类历史是一部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史,世界是一个整体,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家和万事兴,家斗万事败”,这是千古颠扑不破的真理,内斗永远是毁灭的力量。

 

所有的斗争都是窝里斗

和的双方或者多方,可以是距离很远,够不着也可以和——各行其是,互不相干。但是,斗争的双方或多方必需够得着,也就是说处于同一体中,所以,所有的斗争都是同一体内的窝里斗。夫妻斗争是家庭窝里斗,阶级斗争是民族窝里斗,民族斗争是国家窝里斗,国家斗争是人类的窝里斗窝里斗是推向毁灭的力量,一定使整体受到创伤。鼓吹“斗争有益论”实际就是鼓吹“窝里斗有益论”,必然后果是欺骗人类走向毁灭。具体地讲:

夫妻斗争是家庭毁灭的动力;

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

民族斗争是国家毁灭的动力;

国家斗争是人类毁灭的动力。

 

夫妻斗争(矛盾)是家庭毁灭的动力

夫妻是家庭的成员。“家和万事兴”是千古颠覆不破的真理,那么家斗必然是万事败了。两人一般心,有钱堪买金;一人一般心,无钱堪买针。”在号称“阶级斗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动力”的那个荒谬年代,大家不敢公开讲“家和万事兴”这句话。一个家庭是一个事物,夫妻是家庭中两个最主要的成员,当然夫妻有和谐也有矛盾。

夫妻越和谐,做什么都顺,家庭的生存就越好,也就越能发展,“和谐”是“良”性的力量,它能导致家庭发展。由此可见:“夫妻和谐是家庭发展的动力”。如果夫妻经常闹矛盾,其必然向心力越来越小,离心力越来越大,发展下去,最后只能离婚。以一个“王张”之家为例,分离后变成新的“王”家与“张”家,原来那个“王张”之家就灭亡了。矛盾更加激烈者,夫妻一方结束了对方,剩下一方被枪毙,不但“王张”之家灭亡,“王”家与“张”家也都不存在。夫妻吵架,做什么都不顺,你不找麻烦麻烦来找你。小矛盾小祸害,大矛盾大祸害,矛盾越大,祸害越烈。矛盾是“恶”性的力量,它必然导致恶的结果。

众所周知,夫妻吵架,不但危害自身,还毁灭下一代。在父母吵闹中长大的小孩,就是问题儿童,心里灰暗,性格比较孤僻,难以教育,对社会仇视,将来犯法和为害社会的机率非常高。这种小孩也缺乏自信,将来的生存很是问题。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比这还惨。我的理解是:缺乏(长辈的)爱是根本的原因。

由此可见:“夫妻斗争是家庭毁灭的动力”。

如果谁还迷恋辩证法,认为家庭矛盾是家庭发展的动力。那请他回家与老婆无理取闹地搞矛盾,日均吵架3小时,看他老婆不把掰了才怪!

 

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

阶级是民族的成员。这里必须特别提到“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如果阶级是存在的,那么必然是在民族内部划分阶级,把一个民族划成两个敌对的、相互仇杀的阶级。从逻辑上讲,这就是分裂民族。搞阶级斗争就是唆使甚至强迫民族内部一部分人迫害另一部分人,使民族内部相互仇杀、民族窝里斗,这就是毁灭民族。阶级是民族内部的成员,它们的相互斗争必然导致民族自伤、瘫痪甚至灭亡。凡鼓吹“阶级斗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动力”者,无论其出自什么目的,其客观效果必然是导致民族走向灭亡。所以高喊这句话的人一定是民族之奸,在中国就是汉-奸!

搞阶级斗争,对民族起到强烈的分化作用,而分化就是弱化;我们弱化了,敌人就得到强化;就相当于帮助敌人。搞阶级斗争与通敌类似。

所以说:划分阶级就是分裂民族,搞阶级斗争就是毁灭民族。

 

中共的阶级革命对保卫民族有利吗?

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兴起之后,各地的罢工潮风起云涌,严重摧残了中国幼稚之工业,给这个正艰难走向工业化的落后农业国,杠上了致命的一击,给日夜窥觑中国的外国豺狼,带去了明媚的希望。

汉冶萍公司是当年亚洲最大的钢铁企业,是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工人众多。被“阶级斗争有益论”者相中,要把它建成“工人运动的基地和无产阶级的大本营”(看清楚啊,不是因为工人辛苦,而是人多好利用。其实当时农民生活更苦)。中共组织了汉冶萍总工会罢工和安源煤矿工人罢工。安源煤矿是汉冶萍主要厂矿之一,文革时看到,中共的领导人夹着雨伞去安源组织罢工的巨型画像。安源煤矿罢工胜利后,工会有最高的权力,并且有法庭,有武装,能指挥当地的警察及监狱等,工人还要求扩大工会的权力,审理非工人,管理非工会范围内的事(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当然什么都得管)。工人更牛,自动将每日工作时间由12小时减至4小时,以致随便提前下班或自由旷工;不听管理人员、工头指挥,自由行动;没人敢管,导致减产。要算工人的幸福指数,古今中外都算在内,这时的安源煤矿工人算第一。汉冶萍总工会罢工和安源煤矿工人罢工,这两个罢工,致使经营异常艰难中的汉冶萍更加雪上加霜,最终停产。最后汉阳铁厂仅留下200余人看厂,其余工人遣散。汉冶萍公司名存实亡。

这给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受到损失的不仅是厂家,工人也损失很惨——没有了工作,最大的损失还是国家,汉冶萍是国企,如果汉冶萍正常运转,将巨大的支撑国家的各项建设,并为后来的抗日战争奠定军事基础。同时期与汉冶萍相似的日本八幡制铁所,为日本的国力与战争提供了巨大的支撑。其实处心积虑想关掉汉冶萍的应该是日本人,无论从经济角度、战争角度和世界格局考虑都是如此,某些组织做到了日本人该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不是汉X胜似汉X。

正常罢工应该是经济斗争,当时的安源煤矿工人工资待遇并不低,共产党领导的罢工全部是政治罢工,是打击资本家的罢工。当时汉冶萍等于是“国企”,安源煤矿的管理层连股份都没有,也应该属于工人阶级,反对管理层的罢工斗争是没有道理的。第一次罢工时,提出“日工资低于4角者,直接加2角”,后来又提出“凡薪资每日在1元以上之工人,上年罢工时未增工资者,照原薪增加5%。”当时1元可以购买150斤谷子,够一个人一月的费用,在当时全国小地主普遍破产的情况下,这真是天上工资。在1976年前后,中国一个工人的月工资,在黑市上(黑市才是正常的交流市场),买不了150斤谷子(有的地方50斤都够呛)。就是说,当时安源煤矿工人的日工资超过毛时代工人的月工资。1元的日工资加上4小时的工作时间,还可以“随便提前下班或自由旷工”,这是古今中外最幸福的工人。只是用“工人”这个词合不合适?是否更应该用“工老大”、“工霸”或者“打工皇帝”?我充分理解一个词“贪婪”。汉冶萍是“国企”,可怜的中国人民,被卖了。

  整个安源煤矿罢工过程及其后都在刘少奇的领导之下,他是个比较理性的人,都无法改变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和改善工作纪律,他向厂方作出退让,想改善工作纪律和稳定产量,都无法实现。(社会)整个形势要求工会实行退却与防御的方针,刘少奇根据形势的变化和具体的环境条件,确定了安源工人运动“立取守势”的策略,劝戒工人不要骄傲,不要乱动,“要遵守协议,保证矿区产量”,工人却要求进攻(获取更多利益)。这种情形使刘少奇“苦闷欲死”。可能是因为刘的这种不全部按照工人的要求、要与厂方磋商、想改善工作纪律和稳定产量的做法,几十年后,他被打成“工贼”。

安源煤矿罢工成功的原因,是工人来源集中,乡土观念浓,比较团结。上海工人罢工不成功的原因,是工人来源复杂,致使不能团结。罢工起作用的因素不是阶级因素,而是乡土因素。乡土是地缘问题,阶级是经济问题,阶级与地缘是两个不同概念又相互排斥的东西,用乡土观念搞起阶级斗争,真是荒唐。

铁路工人罢工也给中国这个准备大力建设铁路的国家,带来巨大的危难。

北伐开始以后,工人运动如野火乱烧。陈赞贤在1926年下半年到赣州从事工运,把一万多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总工会,进行各种罢工并要求加薪。要求某些商店店员的工资骤然增加到原薪的14倍,还要求每年还应准假3个月以探亲,外省店员则应准假4个月,最长者可达5个月。”、“店员不愿回家者,此期间工资还应照原工资加倍发放。”、“在店供职满一年者还应分享该店全年利润十分之二的分红。”随之而来的物价飞涨,引起了群众的不满和地方混乱,两个多月陈都不愿意退让,谁也无法作通他的思想。1927年3月,北伐军第一师在确实无奈之下把陈枪决。当时报纸控制在左派与中共手中,全国声讨该师,蒋介石只得把军官撤职。

武汉国民政府成立,汪精卫任主席,由共产党与国民党左派(国民党左派许多是共产党人)联合执政,执行了苏联指示下的所谓“反帝反封建”的“左”的共产党工农政策。受工潮的影响,武汉企业倒闭潮、老板跑路潮涌起滔天巨浪,不少老板连厂都不要就跑掉逃命,跑慢就被“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砸粹,工人失业人口空前高涨,达十多万人,成了巨大的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致使共产党丧失了威信和在城市中赖以生存的群众基础。

很明显这一切是罔顾人命、罔顾公平的极左路线造成的,而这个路线出自斯大林,引起托洛斯基的批评。斯大林为了推卸罪责并打倒托洛斯基,就把中国革命的失败的原因说是“右倾机会主义”,陈独秀成了替罪羊。斯大林坚持了他的错误路线,以致中国各个根据地和红军后来才有非常惨烈的“肃反”运动,中国人又经历了巨大的劫难。托洛斯基更左,是马列原教旨主义者,他掌权死的人可能更多。

刘少奇对当年工人运动的左倾错误进行了反思。十年后的1937年,他在给张闻天的一封信中说:当时在长沙、武汉、广州等城市,工人运动中的左倾错误是很严重的……提出使企业倒闭的要求,工资加到骇人的程度,自动缩短工时到四小时以下。随便逮捕人,组织法庭监狱,检查火车轮船,随便断绝交通,没收分配工厂店铺,这些事在当时是较平常而且是极普遍的。”“这些事干起来而且越干越厉害,在社会上、政治上、经济上、人心上要发生严重的影响,这是无疑的。企业的倒闭,资本家的关门、停业与逃跑,物价的飞涨,物资的缺乏,市民的怨恨,兵士与农民的反感(当时有许多小城市的工会被农民捣毁,而且是农民协会领导的)、“很明白,上述的现象,是中国革命工人运动初期的表现,幼稚的表现。‘流氓性’带得很重。(刘少奇《关于大革命历史教训的一个问题》,《党史研究资料》第2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我想,这封信是刘被打成内奸工贼的重要原因。

农民运动也失控。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口号:有土必豪,无绅不劣。湖南等地农民运动异常激烈和极端,许多北伐军的亲人被极端迫害甚至杀害,造成各界恐慌和极端仇视,引发社会动荡,影响军队稳定,几乎断送北伐,这也是军人后来那么涌跃追随蒋介石“清党”的主要原因。在19271月的中央会议上,陈独秀都指责,农民运动“过火”、“幼稚”、“动摇北伐军心”。

据国民党方面调查5月间湖南情况说:先是共产党大捕彼辈所认为土豪劣绅者,各地监狱为之充满……各县乡村,同时宣布戒严,凡无农会工会之徽章,不能通行,否则视为奸细,或土豪劣绅逃亡者(连逃亡都不行,多恐怖)。于此时也,商不安于市,农不安于野,人人自危,家家恐怖。汪精卫61日在武汉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上气愤地说:照他们这样胡闹,打到湖南,湖南完了;打到江西,江西完了;打到河南,河南又完了。中央只好关门,还革什么命!……我们看,农产品被摧残完了,工商业家都打得跑光了。上不要中央,下不要人民,还革什么命!

在蒋介石执行蔡元培为首的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的“清党”(4.12清党)指示后,武汉政府这边的北伐军和各界纷纷响应,汪精卫只得也清理共产党,倒向南京,最后并入南京国民政府。可以说,大革命的失败原因不是“右倾机会主义”,而是“左倾屠戮主义”,是共产党的“左倾”工农运动造成的,左派的武汉国民政府被左派的共产党的阶级斗争所摧毁,武汉也失去了成为首都的机会。

可以想像,如果按照中共当时的工农路线走下去,中国没有任何力量反抗日本侵略,其实不用日本攻打就已经自己完蛋。政治罢工对社会稳定和经济建设有巨大危害,“阶级斗争有益论”者看不到这一点,非常可悲。

划分阶级是在民族内部划分的,阶级革命的敌人必然也在民族内部,损害的是自己的民族,损伤多了就毁灭,所以说:“阶级斗争是民族毁灭的动力”。没有“阶级斗争有益论”者的窝里斗和割地自肥的军阀,日本人是不敢侵略我们的,“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搞阶级斗争就是自伐其国。中国古人都能看到这一点,现在人为什么不懂呢?

划分阶级实际是分裂民族,搞阶级斗争实际上是搞阶级迫害、群体迫害,如果某种政策制度性地迫害别人的时候,那么受迫害的人群就当然有权反抗,有权推翻这种迫害人的制度,那么这个民族可能在相互斗争中毁灭。一旦这时外族入侵,受迫害的人群(阶级)为了活命或为了公平很可能就投向外族,这就是制造汉奸的机制。中国自古就讲“仁义礼智信”,从来没有讲过阶级,讲阶级就是制造汉奸。纳粹德国入侵苏联时,有不少苏联人站到纳粹那边去。中华民族是比较追求公平的民族,也是比较有造反精神的民族。抗日时,在北京西面,仅杨成武部队,大的收编就收编了赵侗(11000多人)、孟阁臣(7000多人)、刘玉昆(5000多人),最终孟阁臣被中共干掉,赵侗跑掉后也被杀,赵玉昆见机不妙,带一些人投靠日军。我们臭骂汉奸的同时,更应该铲除制造汉奸的机制和理论。

日本的工业更发达,产业工人更多、比例更高,也就是日本的无产阶级更多、更集中、更广泛。如果日本人也搞工运,今天罢工明天罢工,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侵略中国。日本全体国民几乎都支持侵略,他们不懂阶级。如果想救中国的话,应该到日本宣传马列主义,造成日本八幡制铁所罢工、并最终关掉,中日战争就不会发生,中共用力用错地方了。哪一个国家想祸害中国,就派人去宣传“阶级斗争有益论”,让他们窝里斗,看着他们在窝里斗中灭亡,中国人坐享太平,多好?中国的“阶级斗争有益论”,首先是由日本传过来的,看来也不是安什么好心。

中国近代的问题不是阶级压迫问题,而是民族压迫问题,是外来民族奴役中华民族、迫使中国签署许多不平等条约,让中华民族一步步走向灭亡。在这个时候中国人搞阶级斗争,必然削弱民族的力量,无异于自我毁灭!特别是9.18日本侵略东北之后,有的党派高喊“工人罢工、农民暴动、军队起义,武装保卫苏联”,无论它出于什么目的,它的理由表面上如何富丽堂皇,其客观效果必然是削弱中国的力量,帮助日本侵略者!

无知的人甚至高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日本侵略军也是无产阶级队伍——由日本的工人阶级及其同盟者(农民和小知识分子)组成。“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就是与日军联合,这是卖+国口号。日本皇帝连姓氏都没有,可以说是最最彻底的无产者,要不要与他联合受他领导,去完成“大世界共荣圈——共产主义”建设?

人民应该是平等的,一些理论竟然宣称某个阶级是先进阶级,并且要当领导阶级,要实行阶级专政。这是宣扬社会不公,准备建立不平等的社会。更加可笑的是,这个所谓的“先进阶级”还是一个文盲阶级,竟然是既先进且要当领导,这不是很荒谬吗?文盲都那么先进,我们还要读书、学科学技术干什么?这不是误导社会倒退吗?

斗争的最高形式是战争,无论是阶级斗争还是军阀斗争,最后都得以战争来达到最高形态。中国还是农业社会,对稳定的依赖程度远比游牧民族高。每次战争,人口流动,耽误农时,饥荒遍野,人口急剧下降,社会倒退。所以,斗争与战争是社会倒退之源,“内斗是毁灭的动力”。

在中国历史上,只要是分裂时,都是战争时,所以,分裂就等于战争。对这一时期,中国人有一个专用的名词——离乱。这时,人民生活异常困苦,文明被毁灭,人民死亡巨大,人口急剧下降,中国自古就有“离乱人不如太平犬”这一定论,这是中国人几千年痛苦得到的智慧结晶。所以,中国只要是统一,人民都是欢迎的。

斗争的双方必需处于同一体中,所以所有的斗争都是窝里斗,鼓吹斗争有益实际就是鼓吹“窝里斗有益”。斗争不但会向上延伸,从阶级斗争延伸成民族斗争和国家斗争,我们看到的马克思国家都是如此;斗争还会向下延伸,从阶级斗争延伸成阶级内部斗争和派系斗争,我们看到的马克思国家也都是如此。斯大林就不说,他杀了2000万苏联人民,列宁比他更利害。中共的内部清洗也是很利害的,大家都知道张国涛,他在红军内部搞“肃反”,杀了许多干部,连女红军长得漂亮都是被杀的罪名。张国涛不是最利害的,他是反派人物,总有人拿他说事。中央苏区抓“AB团”杀的共产党干部和红军比张国涛多得更多。萧克将军回忆录记载,中央苏区肃反累计杀了10万红军,根据地总人口减少百分之二十。贺龙红军肃反,把三万红军杀剩三千。从数量上和比例上来看,张国涛都不算不上第一。

可见,“窝里斗有益论”其毒无比,相信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更利害,杀掉了三分之一国民;无论如何看,这都是毁灭民族的巨大灾难,红色高棉头子的中国导师却夸奖说:“你做得好啊,一举消灭了阶级。”真是愚昧之极!

 

浏览(1454) (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