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剑的博客  
金剑斩妖魔  
我的网络日志
日治台七大罪之四、邪乎乎的种族歧视: 2021-02-27 01:53:39

上一篇《日治台七大罪之三、阴森森的警察统治
https://blog.creaders.net/u/13614/202101/395779.html

日治台七大罪之四、邪乎乎的种族歧视:

日本人从头到尾,自始至终,处处对台湾人歧视。

为什么日本人会对台湾人歧视呢?其实,日本人不但歧视台湾人,而是歧视任何人、任何民族。

日本是阶级文化,骨子里的东西有点接近印度的种姓制度,表现出来明面上就是歧视。歧视是日本文化中最根深蒂固的东西,也是日本的阶级文化结出来的果实。

日本人个子没有汉族人高,文化也比汉族人低劣、语言还比汉族人的语言简单,竟然反过来歧视台湾的汉人,真是不可思异,真是邪乎乎的。

 

1、日本人并不高明且文化落后

日本人自许高明、先进,自吹是优秀的民族。

日本人认为:“日本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日本国体是“万邦无比”、“天壤无穷”、“万世一系”、要发挥“国体尊严”、“混同世界,统一万国”。《宇内混同秘策》里面写着日本的国策:“皇大御国(指日本)乃天地间最初成立之国,为世界万国之根本,故若能经纬其根本,则全世界悉课为其郡县,万国之君皆可为其臣仆”、“以此神州(指日本)之雄威征彼蠢尔蛮夷,混同世界,统一万国,何难之有哉!”。

2600年来,日本人的梦想就是“混同世界,统一万国”的八纮一宇”,不要认为不可能,日本人的思维非常变异,绝对是事实。

日本人的歧视来源于这种文化自信、种族自信、制度自信。

看看,日本人连最根本的事实都要篡改“皇大御国乃天地间最初成立之国”,这个日本多数人也相信,头脑混乱到什么程度?日本非常像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一个可怕的神道教政权。希特勒一个人疯了,都能带来世界毁灭性灾难,日本1亿多个失心疯患者,再次发作起来是可怕的。

方人一般比南方人高大,日本属于北方民族,差不多与山东大汉处于同一纬度,理应高大,日本人却比中国人矮小,甚至比南方的广东人都矮小,已经是不正常,还自许优秀、先进,难道矮小就比高大的优秀、英俊吗?妹子们去挑男朋友,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肯定是挑高大的,这是傻子都知道的道理。

日本文化比中国文化粗俗、原始、肤浅、鬼气,难道这些特征就表示先进、优秀吗?傻子都不相信。

日语的语音太过于简单,致使日本人无法讲得好除日语之外的其它语言,包括英语与中国话,这也算高明、先进吗?傻子都不相信。

中国人(母语是普通话的人)几乎能讲得好所有的语言,包括英语、日语,这就算落后吗?傻子都不相信。中国的其它地方性语言也很好,语音都很复杂、宽广,学习其它语音也比日语者容易。

说中国人比日本人聪明,可能有人嗤之以鼻。中文是世界上唯一还在使用的表意(拼意)文字,比儿童拼图更加有利于智力开发,是任何拼音(表音)文字无法相比的,学、用中文就聪明。日本人的语音非常简单和原始,在世界范围内算是比较简单的,发音时所使用到的大脑区域很小;中国人的语音非常复杂,所使用到的大脑区域很大,讲中国话就聪明。就是说,即使是生活在日本的汉族人,如果他的第二第三代不用中文只用日文,那就没有生活在大陆的人聪明,当然要有人群才能比较出明显的差别。

中国人崇尚“仁义礼智信”。日本人向中国人学习,他们抛弃了“仁义”,学不到“智”,“信”学了一点,只把“礼”举得高高、当成真理。在缺乏“仁义”制约下的“礼”出现了它负面的因素,甚至会出现好坏不分、善恶不明、只讲规矩的恶法亦法思维。日本人只看“空气”、最恨破坏规矩的人,这是日本文化的恶疾。

日本人竟然自许高明、先进,他们在台湾要消灭、淘汰中国文化,他们所为真的是邪乎乎的。

 

2、歧视的根源是日本文化 中国人很少歧视

中国人非常追求平等,中国人非常鄙视“仗势欺人”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平则鸣”等在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

国的封建社会,建立了反封建无阶级的中央集权制。到清代,平均一个县才有三个拿俸禄的人(其他朝代也差不多),官府自己没有能力有效治理地方,靠的是当地人民的自治,当然就是民主自治。所以说,自秦始皇统一之后,中国就是反封建无阶级的半中央集权半民主自由自治的社会,县级以上是中央集权,县级以下是自由、民主、自治,根本就不是共产党所宣传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这是有阶级的封建社会吗?不是。

中国人的民主历经非常悠久,比欧洲早一千多年走入没有阶级的平等社会,中国古代比欧洲制度更加文明,难怪万邦来朝。

中国古代历史上根本没有出现过奴隶社会,所以,中国人的奴性不重,平等意识非常普及。

而日本,一直到近代都是封建社会,是落后且有阶级的封建社会。所以,日本人的阶级性和奴性都很重,充分体现在方方面面。日本人选择性地学习了不少中国的文化,而最公平的科举制度却没有学,因为那样会打破日本的阶级制度。

我一直说,在古代,欧洲是有阶级又有阶级斗争的封建社会,日本是有阶级却没有阶级斗争的封建社会,中国是没有阶级更没有阶级斗争的反封建社会。秦朝之后的中国,与现代社会一样,都是没有阶级的社会。

歧视来源于阶级,在没有阶级的社会里不歧视,在有阶级的社会里,必然存在歧视,像印度的种姓社会,必然存在歧视。中国很早就没有阶级,所以,中国人一直不歧视他人。日本有阶级的封建社会一直存留到近代,所以说,歧视是日本文化的根源,日本人不只是歧视台湾人,而是歧视任何人、任何民族。

中国古代根本就没有出现过黑暗的阶级社会——奴隶社会;秦始皇结束了中所以说,从社会制度上来看,日本落后中国二千多年。日本人竟然自许高明、先进,真的是邪乎乎的。

要知道什么叫做阶级社会,看看下面这一小段文字:

《三国志·魏书》中记载:倭人在带方东南大海之中,……(诸国)不盗窃,少诤讼。其犯法,轻者没其妻子,重者灭其门户。及宗族尊卑,各有差序,足相臣服。……下户与大人相逢道路,逡巡入草。传辞说事,或蹲或跪,两手据地,为之恭敬。

这一段文字充分体现了日本文化的凶性、奴性和阶级性。

这都不像是封建社会,很像奴隶社会。

文化中的凶性催生出无声无息、万马齐暗的日本社会,并把奴性和阶级性深深植入国民内心深处。这种社会能不千古一系吗?中国再古老的社会里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样子,全世界各民族中都没有这样的影子。日本人竟然自许高明、先进、“万邦无比”,要把这种类似的制度推向世界,真的是邪乎乎的。

中国文化是一种没有阶级的平等文化,无论政府、民间都很少有歧视行为,甚至认为这种歧视行为可耻。

日本文化是一种有阶级的不平等文化,那么就会把尊卑有序、上下有别、内外有异看成合理的,从而制造出歧视来。可以说,歧视在日本文化中是天然存在的,学校的霸凌事件就是歧视文化的儿童版,一直到今天在日本都无法去除,即使是政府的法令也无法去除这种诟病,更何况日本政府本身在加强这种陋习。

处于平等文化中的中国人,无法理解这种邪乎乎的歧视行为。没听说什么人在中国被歧视的,少数民族也没有被歧视,所以他们愿意呆在中国,也愿意被同化。

老一辈的台湾人说:日本统治下的台湾,一等国民是内地人(日本人),二等国民是球人,台湾人是三等国民。几十年前已经是二等皇民的琉球人,一直到现在(2021年)还是被歧视,琉球语也被歧视,几百年后是否会不歧视呢?我看很难。

媚日者喜欢当蝗民,他们的蝗民却是三等蝗民,连琉球人的地位都不如。三等蝗民是无资格读法政科系的(没查到二等蝗民是否可以)。李登辉到日本读书,日本不准殖民地的学生攻读法政科系,他不得不选择农业经济。这仅是日本政府的歧视,民间同样歧视台湾人,其实更痛苦的歧视来自民间。

在中国,历代王朝都鼓励属国参加科举,凡获得功名都授予相应官职。唐朝有日本人中举直接当官。明朝时,朝鲜和越南都有人中了举,朝庭马上授他们相应官职,有人在明朝干了许多年,做到了很高的官位。在日本读书,读法政科系只是学习而已,还不一定干政法,离当官更遥远。可见,近代日本的开明程度连古代的中国都不如,日本是多龌龊。

如果日本在二战中没有战败,日本人的歧视会继续发展下去,他们会在台湾创造出一个类似于印度种姓的不平等制度来。

日本还是世界上唯一有慰安妇的国家(最少40万),也是唯一崇尚自杀的民族。日本人欺骗强迫大陆韩国台湾菲律宾等地的女人当慰安妇,战后几十年,在韩国朝野的追打下,日本政府于2015年向韩国慰安妇道歉和赔偿,却没向大陆、台湾及其他地方慰安妇道歉呢。本人看不到日本侵略者好在哪里?

汉族人长期治理台湾,有过类似日本人的屠杀吗?在历史上,汉族对待少数民族有过类似的屠杀吗?中国对属国有类似的歧视吗?儒家思想是非常先进的普世价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多么伟大的思想啊!我们汉族是个善良的民族,天佑善良!中国强大几千年,从来没有过像日本这样野蛮过!

1754年,苏禄国王上表请以苏禄国土地、丁户编入中国版籍,乾隆帝婉言谢绝。朝鲜臣服中国二千多年,中国也没有把它吞并。甚至明朝日本侵略朝鲜,朝鲜国王提出内服中国(内服即领土国民归中国,成为中国的一个行政区),中国也没有趁人危难把朝鲜吞并,打败侵略者后把朝鲜扶起。这就是王者风范。朝鲜为了感谢明朝的厚德,暗中祭祀大明国三百年以至竟然有大明崇祯二百六十五年的纪年,朝鲜国曾以反清复明为己任。中华文明德披四夷,连属国君民都怀念恩典。日本为了扩大领土到处侵略和杀戮。日本殖民朝鲜没几年就把朝鲜吞并,造成朝鲜人剧烈反抗。虽然日本当时在朝鲜洗脑很成功,但是日本战败后,很快朝鲜人最恨日本人。

本人深度认同中华文明与现代普世价值中的平等观念,对日本人的歧视行为无法理解,只能用邪乎乎一词。

 

3、日本在台湾处处充满歧视

日本人不把殖民地的人与他们同等看待,读书只能读农业、医科。

老一辈的台湾人说:日本统治下的台湾,一等国民是内地人(日本人),二等国民是球人,台湾人是三等国民。事实上,台湾人可能比三等皇民更惨,从日本人在台湾官卖鸦片47年来看,日本人是把台湾人当蝗虫来养,然后再找个机会灭绝,只是时间来不及而已。卖鸦片是另一种计划生育,是一项留岛不留人的群体灭绝阴谋。

日本在台鴉片公賣的理由是,有鴉片煙癮者應視為病人,病人要漸戒。后来,經台灣人向國際禁煙組織告狀,無恥日本迫於國際壓力才禁止台灣人吸食鴉片。媚日者不是說日本法律很嚴格很好嗎?

同一時期,日本在其國明令,日人吸鴉片者處死,販賣鴉片者斬首。也在台湾宣布:“(在台湾)卖鸦片给日本人者处死”。看看日本保護其國民之心多麼體貼周全。由他們的法律差別,可見台灣人在日本心中是多麼卑微了。

据说台湾人还跪在日本地主家里做家务。日本人本来就喜欢跪,当然会强迫家里的台湾仆人跪。台湾民众把日本警察叫做“大人”,父母吓唬哭泣的小孩说:“大人来了”,小孩便不敢发出声响。民众见警察,叫:“大人,我来了”,我叫什么名字,都哆哆发抖,不敢坐,跪在地下回话(注69)。

无论媚日者如何努力,在日本人眼里他们永远不是真正的日本人,连在台湾出生的日本人回到日本后都被歧视,何况真正的台湾人?因为台湾人的血和基因是汉族的,不是大和民族的。是汉族人却又伤害汉族,就是民族的叛徒。日本人最看不起叛徒,媚日者跑到日本,估计连三等徨民都够呛。

 

经济政策上的歧视——贫民策略

在经济方面,殖民政府恨不得把台湾人的钱都括到日本人的口袋里,利用经济歧视政策,让在台的日本人发横财。

1942年,占台湾人口5%的30万日本人,人均拥有林地与土(耕)地分别是台湾本地人的483倍与51倍,日本人还是新来乍到的民族,凭什么获得如此之多的资源?

1896年起,将人民必需的食盐列为政府专卖,利用行政权力让日商独霸台湾盐业。1914年全台湾盐业集中在10家日商手上,他们通过买卖专利攫取了达经营成本10多倍的暴利。

台湾盛产樟脑,全世界所需樟脑的45出自台湾。从1907年起,殖民当局将它交给“三井物产会社”专利销售,一年牟取358万余元暴利。仅仅依靠对鸦片和樟脑的专卖,他们就攫取了巨额利润。而因专卖增加的负担则分摊到台湾人民的身上。

此外,稻米、茶、香蕉、砂糖等台湾的特产,殖民当局也一一通过专卖方式最后转移到日本人手里。

殖民政府在台湾搞了些基本建设,表面上看让人民得到不少方便,但是,得益最多的是殖民当局及日本商人。利用这些交通工具托运货物的以日商为最多,乘搭这些交通工具的也多是日本人;在邮局发送信件,日本人比台湾人多29倍,包裹多69倍,电报多82倍,电话多40倍……而日本人在台湾人口不及台湾人的5%,也就是说,在台日本人的人均电报量是台湾人的1558倍。

日據時代末期供水人口八十

浏览(126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2021-02-23 23:12:03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广东省2012年的高考题目:

醉心于古文化研究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选择出生的时代与地点,他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的中国新疆、因为当时那里处于佛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波斯文化和中国文化等多种文化的交汇地带。居里夫人在写给外甥女涵娜的信上:“你写信对我说,你愿意生在一世纪以前....。。伊雷娜则对我肯定地说过,她宁可生得晚些,生在未来的世纪里。我以为,人们在每一个时期都可以过有趣而有用的生活。”上面的材料引发了你怎样的思考?请结合自己的体验与感悟,写一篇文章。

下面是一篇作文:

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拿到这个题目,我真是非常惊慌,说出真心话需要勇气,这毕竟是一个说真话需要代价的时期,特别是高考,被毁的可是一生一世

汤因比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涵娜愿意生在一世纪以前;伊雷娜宁可生在未来的世纪里。他们都是真话。

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就是那个教科书上常说的“万恶的旧社会”,就是鲁迅所指的那个“夜正长路也正长”的旧中国。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公民,双手可以自由地创造财富、双脚可以自由迁徙、嘴巴可以自由说话、眼睛耳朵可以自由接收信息、头脑可以自由思。党库不通国库,我只交国税不交党税。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农民,不必因钱多钱少论阶级,不必斗别人和被别人斗。田多我顾人,田少我帮佣。山青水秀,在小水沟里摸鱼虾、摘把野菜当美味,不担心三聚氰胺牛奶、瘦肉精猪肉、苏丹红鸡蛋、转基因豆腐、激素黄瓜、化学豆浆、神农丹姜地沟油、毒韭菜、毒大米、毒水源。现在大河断流,小河枯竭,水沟已成平地,野菜和野生小鱼虾成了特供产品,叫我空自回味。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工人,想跳槽就跳槽,想罢-工就罢-工,就算如“二七大罢-工”、“安源大罢-工”、“开滦煤矿大罢工”那样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国家经济、用这些行动来实际支持了后来的倭寇侵-略,仍然可以写入教科书,只让后人敬仰不让后人学习。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军人,“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刀入东京”,何等威武,就算牺牲于卫国战场,也无尚荣幸。俺不愿在内战中取胜,自己人打自己人,胜了犹耻。俺只当国军,不当党军,只赴国难,不参党争。一旦党派利益与国家人民利益冲突时,俺毫不犹豫地踹开党派保卫国家。绝不会开着坦克碾和平静坐的学生成肉泥。谁让我把枪对准百姓,我就把枪对准他。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学生,不必在幼儿园时就发毒誓:为自己所不明白的并且大人也不相信的主义奋斗终身;不必被对同胞的仇恨(阶级仇恨)灌入心灵;不必被自相残杀的斗争哲学所洗脑;俺只信“家和万事兴”的真理;吃得饱饱还可以打出“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旗帜游行,就算不幸成了刘和真君被冯玉祥的部下所杀,也有总统哭倒在地,并终身吃素以自罚。不是说“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嘛。不似后来,只是要求改革、反对腐败,也就是反腐倡廉,就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上被碾成肉泥,至今还被冠以“暴徒”、“动乱”之名。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商人,双手可以自由地为自己和家里创造财富,不担心被成了“投机倒把”不经审判就“送去”“劳教”,不担心人家以“公私合营”的招数吞掉财产。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乞丐,可以走遍祖国的千城万镇,游尽千山万水,穿千家衣吃万家饭,不必开公社证明,不必申领乞丐证,也不要暂住证。不需要粮票、布票、手纸票,不怕被人以影响国家形象的名义弄到“收容所”劳苦役。“收容所”真黑啊,大学生孙志刚都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的,我们这些真正的无产者——“乞丐盲流三无人员”就更惨了,千锤万炼是免不了的。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知识分子,想办报就办报,就如《文汇报》、《大公报》等等想评谁就评谁,想写书就写书。不怕划为右派,被阳谋所诱毙,不怕被污蔑成“臭老九”接受农民的再教育。不象后来,媒体全被控制,成了党的喉蛇(),说话的权利全被收起,只能入作鞋(协)喊万岁才能活命。作鞋真贱啊,既被别人踩还得踩别人。看着言论自由的狗,我们华人暗叹没法比。

 

我愿意当旧社会的一个市民,想竞选县长就竞选,不象现在想见县长被成了“缠访户”,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被进进出出。想生几个小孩就生几个,不象现在“还是一个好啊!”的吆喝声中,两户绝一户,这不是计划+-育,这是计划杀-戮,这是民族灭-绝。看着生仔自由的猪,我们华人羡慕不已。

 

我那无限神往的旧社会啊,它结束了二千年的独裁帝制,成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它打败了凶恶残暴的军事强国日本;它废除了帝国主义强加给我们的不平等条约;它是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它是联合国的缔约国。它在的时候,人民民主,学术自由,大师辈出……

 

我愿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于三十八年九月三十日,哪怕是子弹相送、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归天庭,众神簇拥欢迎,羡慕我幸运无比…..

哪怕跳海东游,爬不上海豚岛,淹死也愿意。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跨入了新社会。

 

在“中国人站起来了”的吆喝声中我跪了下去,兄长这个中山先生的追随者耳背动作稍慢被成了反革命立即枪毙。

族兄勤俭持家、经营有道,攒了些家财,被成了地主,连跪的机会都没有便遭谋财害命。他的儿子儿媳,不堪多年同村同宗批斗,于一批斗会后的深夜里,掐死自己六七岁的独生儿子放于长凳中间,夫妻站在长凳两头一同自缢。屈原尚能长歌当哭,我哭不敢,歌无词,只能蒙头呜咽在被窝里。一马不行百马哀,白发人不敢送黑发人,其苦谁知?

小弟多才耿直跪得不够标准被成了右派,中了“阳谋”埋骨夹边沟野地。小弟常说:“君子忧道不忧贫”、“壮士见义忘身”、“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不幸一言成谶,应了他的豪言壮语。夹边沟路遥地僻,魂招不归,家祭莫及。多少次惊梦中,只见孤身单衣的小弟,在冰天雪地里哭泣,思念故乡的父母兄弟,还有他那娇儿贤妻。年轻美丽的弟妹不肯再嫁,她说:“儿女债,两人共负一人完。能为英雄生育后代是我的荣幸和使命。芸芸众生多鼠辈,小女子何德何能,得随英雄行半道,上天对我不薄啊!”。闻罢此语,我泪与天齐,家门何幸,得英雄与圣女齐聚。“可怜夹边沟里骨,犹是香闺梦里人”。每次运动来了,她都要被拉出来斗一斗批一批,她被成了称之为“牛鬼蛇神”的“地富反坏右”这个中华五千年历史中唯一的贱民群体。

 

在“农民翻身作主人”的锣鼓声中我被划成了农村户口,被成了二等公民——农奴,农民地位处境低于城市人。么女由于户口问题,被男方父母棒打鸳鸯,痴愤成狂。我们农民真冤啊,打天下我们是炮灰,坐天下就把我们坐在屁股底下。至今苦活累活重活脏活贱活危险活都是我们农奴工干的。农民注定最贫穷、最没知识、最没关系、地位最低,中国农民已经被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弱势群体。

 

在“解放了”的欢天喜地中,我自由创造财富的双手被绑了起来、自由迁徙的双脚被绑了起来、自由说话的嘴巴被绑了起来、自由接收信息的眼睛耳朵被绑了起来、自由思维的头脑被绑了起来,七巧绑了五巧,只有两个鼻孔自由地呼吸着污染了的空气。

 

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水稻被吹成了亩产20万斤,大炼钢把千年古树砍掉、把家里的锅炼成废铁如泥,大饥荒,年迈的父母在我眼前被活活饿死,那是永远不忘的1961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谁无儿女,如瑰如宝?生也何恩,杀之何咎?

 

文字改革,当时流传着讽刺:“親不见,愛无心,產不生,厰空空”,就是说文字改革实际把中国社会改成“親不见_骨肉分离;愛无心_缺乏爱心;產不生_不许生仔(即计划生育);厰空空_贪官污吏把工厂掏空”。几十年后的社会现实,正是当年文字改革者的精心设计。

文革开始,看着刘打手和武大郎栽了,暗自欢喜,正数着周太监的日子,鬼打鬼总比鬼打人好吧。不料风向突变,红卫兵自己打自己,然后杀向地富反坏右,又是多少无辜家庭被连根拔起。

破四旧中,心爱的文物被红卫兵烧毁,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献身以替。八国联军、小日本鬼子都没这么狠啊!红卫兵是狗娘养的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玉皇大帝啊、真主啊、上帝啊、佛祖啊,谁来拯救我们这个自毁的民族?你们的信众已被恶-势力所操弄,如此重任如何扛得起?

听说蒋公自九一八后,从故宫搬几十万件文物,从北平到上海到长沙到重庆,到南京,最后到台湾。虽然兵荒马乱,烽火连天,时日绵长、道路艰险,十几年间没有一件遗失,没有一件损坏。我心里莫名感激,没有他,想看中国古董只能到大英博物馆里。

 

好不容易挨到了改革开放,大孙上大学一阵子欢喜,他却无知,提什么“老爷你袍子脏了,脱下来洗一洗”的意见,在广场上静坐也算不上犯法啊,却被坦克碾成肉泥。白发人送黑发人,其苦谁知?至今我不明白,广场不是战场,坦克好端端开上去干什么呢?

在“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招牌下,富起来的却是太--党和当官的,把当年抢地主资本家的财富和今天我们普通人的钱,都刮到他们的口袋,并掏空国库。他们把钱存到国外银行,全家移民国外,而媒体还在忽悠着我们等待这帮裸官裸商带领致富,媒体真是党的喉蛇啊——毒!

 

如今我世代耕种的土地被强征、四世同堂的房子被强拆。邻居烈火焚身也保不住他的房子。熊熊烈火,照天耀地,演绎生命的最后绚丽,得到只是几声嬉戏:“快点吧,我要收无主之地”。我劝儿孙不可效仿,人员平安已是万幸,“正当权益需要用不正当的手段来争取”,在如此“先进”的制度里,还求什么呢?“哀莫大于心死”,几十年来我已是走肉行尸。可怜一家人保不住祖宗的一点点基业,如何有面目见祖宗?“稳定压倒一切”不是秦始皇用过的政策吗,为何现在还用?老拆房子能稳定吗?社会不公能稳定能和谐吗?为何不提“公平压倒一切”,只有公平的社会才会有稳定,才有资格有稳定。“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为何不懂如此显浅的道理?

 

“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深深地、不断重复地体味着这句话的深邃意境。不提起便罢,一提起泪满江河。

苦痛家国伤心地,国难家难了无期。中华辉煌五千载,难道现遭上天弃?

 

有人说“人事凄凉喜命长”,我是嫌命长。很不幸我加入了长寿行列,耳不聋眼不瞎老不糊涂地活到了网络时代。政府搞起金盾工程,拿纳税人的钱封纳税人的网,封纳税人的耳目和口——封民五巧嘛,“拿人钱财与人生灾”嘛,还要人歌功颂德;黑社会和贪官也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和“让人敢怒不敢言”而已,为什么不向黑社会和贪官学习?

国家是一个村,政府是村长,无论是票箱子选出来的,还是当流氓用枪杆子打出来的,都只是村长而已。财产属于全体村民,村长霸占是违-法的,村长只有管理权,没有所属权。为何要歪曲如此浅白的道理?村长为何要冒充我们村民的父母?为何要骗我们认贼作父?你见过杀儿女的父母吗?俺还实在不明:你们天天骂美国,你们的妻子儿女为何偏偏争当美国公民?为何不当“先进制度”的朝鲜国民呢?

 

更不幸的是金盾工-程是豆腐-渣,网没封严,以前所坚信的,一觉醒来全部坍塌:

顽固派原来是抗日卫国的中坚力量。

被称为凶-狠的刽-子手戴笠原来是卫国英雄。

人民公敌蒋原来却是民族救星。

座山雕如果投共肯定是抗日英雄。

日本兵是无产阶级的队伍——由日本的工人、农民和小知识分子组成。“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实际就是与日本兵勾结,是卖国口号。

抗日战争是一场反革命战争——反对别的民族革掉我们中华民族命的战争,准确应该叫做卫国战争,是正义的,自卫是正义的。

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里没有抗日英雄的位置,不予承认与纪念。

九一八事变后,中共号召全国人民“在国民党统治区域,工人罢工,农民骚动,学生罢课,士兵哗变”,其实际效果是削弱中国力量和帮助日本侵略者。

国军战场上的失利,与潘汉年和日本人交换的情报有关,中共至今不敢公开其具体内容,日本人也不公开,为的是敲诈更多利益。

平型关战役是阎锡山指挥的,林彪部队袭击日军辎重队后逃跑,致使左翼雁门关战场出现空档,使日军迂回威胁平型关国军的后方,导致太原会战最终功败垂成,太原失守。

双枪老太婆之子、东北和北京地区著名的敌后抗日英雄赵侗,曾任辽南临时政府总裁,打开北京德胜门监狱救出数百名中共党员。他在带部队重返敌后的途中,被20倍的聂荣臻和贺龙的部队埋伏和消灭。聂荣臻说他想与党争夺群众。与赵侗同行中的抗日女青年,向贺龙下跪求当贺龙小老婆以活命(文革中揭露出来),被贺龙拒绝,所有俘虏被用剌刀剌死(灭口),打算嫁祸日本人。

八年抗战中,共军只打过两次大战:19403月,八路军全

浏览(2326) (23) 评论(10)
发表评论
日本统治台湾 国人无尊严说汉语受惩罚 2021-02-23 06:08:51

日本统治台湾的50年:国人无尊严 说汉语受惩罚

https://cul.sohu.com/20141025/n355633032.shtml

第1页 :残酷统治

  【提要】在67年前的今天,1945年10月25日,台湾正式回归中国。当日,台湾地区日军举行投降仪式,中国方面陈仪长官等出席仪式,日军第十方面军司令兼台湾总督安藤利吉在投降书上签字。上午10时,陈仪代表中国政府通过广播电台宣布:从即日起台湾和澎湖列岛正式重新归入中国版图,该区一切土地、国民、政事皆归于中国主权之下。结束了日本在台湾长达50年的统治。

1895年,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失败,被迫签订丧权辱国、赔款割地的《马关条约》,日本以刀架在清政府脖子上的方式,强行获得了觊觎已久的台湾。对于当地民众来说,永远忘不了日寇在台湾实行残酷统治的历史。日本在台长达几十年的殖民统治,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悲惨的一页……[我来说两句]

1895年侵略台湾的日本军舰

  本文选自中国台湾网,原标题《台湾血泪史:日本统治台湾的50年》

  残酷统治

  日本占领台湾50年,派出19任总督,作为统治中国台湾地区、实施殖民统治的最高指挥。在1895年6月至1919年10月间,日寇为建立“殖民地体制”,用武力镇压和控制台湾人民的反抗,实行军人专政,派出的军人总督有桦山资纪、桂太郎、乃木希典、儿玉源太郎、佐久间左马太、安乐贞美、明石元等7届军人总督;1919年10月至1936年9月,日本殖民当局以为殖民统治已经稳定,为把台湾建成“理想的殖民地”,军人体制改为军政分立制,派出了田健治郎、内田嘉吉、伊泽多喜男、上山满之进、川村竹治、石塚英藏、太田政弘、南弘、中川健藏等9届文职总督;1936年以后,为配合全面侵华战争的需要,又恢复为军人专政,派出小木跻造、长谷川清、安藤利吉等3任军人总督。不论文官武将,19名总督集立法、行政、军事大权于一身,掌握了当地中国人的生杀予夺大权,个个都是杀人魔王,手上都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日本在台湾实施残酷的殖民统治,总督府于1896年发布了“关于施行台湾之法律”。这一文件编号为第63号法律,所以称为“六三法”。“六三法”总共6条,它成为日本统治台湾的基本法。此法确定台湾特殊化,以法律形式确立了总督的独裁权力;主要内容是镇压抗日义军和剥夺台湾人民的基本权利。1906年,颁布实质相同的“三一法”取而代之,两法没有根本区别,中国人遭受的苦难不仅没有改变,而且越来越沉重。

  日本在台湾殖民统治主要靠军队、宪兵、警察维持,更多的是靠权大无边的警察管制社会和民众。1897年,日本第三任总督乃木希典,制订了“三段警备法”。规定山泽地带的治安由军队及宪兵负责;村落的治安,由警察担当;山泽和村落之间,则由宪兵和警察共同戒备。这是一部由军队、宪兵、警察三者协力镇压统治台湾人民的殖民法。在日据时期,台湾民间吓唬孩儿有一句惯语:“大人来啦!”所谓“大人”就是指当时的日本警察。1896年,第一批日本警察到台。自此以后,以日本警察为主体的警察,成为伸入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鬼魇,是直接屠杀台湾中国人的刽子手。日本警察遍及台湾社会的各个角落,台湾成为名符其实的警察社会。以1902年为例,全台设有10个厅警察课、97个支厅、992个派出所,以后最多时各类警察机构达到1500余处,警察18000余人。在台湾的经济发达地区,每隔2、3公里就有一个警察机构;每300人就配有一名警察。日本占领下的台湾,可以说是日本警察的世界,在警察法西斯式的管制下,中国人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

  为维持殖民统治,对中国人的任何反抗和不满行为,日本殖民者一律予以残酷镇压。1898年,日本殖民当局颁发“匪徒刑罚令”,全文8条,该“令”专门镇压台湾同胞的反抗,日寇殖民者根据此令残杀了无数台湾同胞。在颁发“匪徒刑罚令”的同时,又实施“保甲条例”,规定保甲作为警察军事统治的辅助组织。条例全文7条,规定10户一甲,10甲一保,全保全甲内部连坐,保甲另外组织壮丁团,接受警察当局指挥、监督。到1943年,全台共设保6074个,设甲58378个,控制户数达50余万户;壮丁团团丁最高时达到134613人。保甲制度作为日本殖民者对台湾民众实行殖民统治的重要手段,其实质是用“以台制台”的方式控制和奴役当地中国人,保甲制度成为法西斯统治的基础。

  日本殖民者十分害怕中国人的反抗。在日本人秋泽鸟川写的《台湾匪志》一书中,把一切对日寇不满、反对日寇的人士和言行,都归入“匪”类,主张进行残酷镇压。在日本殖民当局的法西斯统治下,中国人完全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权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随时都有被扣上“匪”的罪名受到迫害。

  日本占领台湾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台湾人民都没有停止反抗。在1895年11月28日第一任台湾总督桦山资纪宣布“全岛完全平定”的十几天后,北部义军就揭竿而起。林大北,台湾宜兰人,刘永福旧部,12月28日,在大里筒袭击日军分遣队,打响抗日游击战争第一枪。林大北起义后,新竹胡阿锦,台北简大狮、陈秋菊,宜兰林李成,以及许绍文、江振源、陈瑞荣等义士起而响应,北部起义一直坚持数年,对刚刚在台湾建立统治的日寇造成了沉重打击。北部起义开始后不久,1896年6月14日,中部义军一千多人在云林县斗门镇东南10公里处的大坪顶集会,建号“天运”,改大坪顶为“铁国山”,公推简精华、柯铁等为“十七大王”,他们坚持斗争达6年之久。1898年林少猫等抗日义士也举起义旗,从台南大目降、潮州等地,到恒春、虎头山,转战数年,在台湾南部竖起抗日大旗,极大的鼓舞了台湾人民的斗志,沉重地打击了日寇的殖民统治。 即使是日本殖民统治者在台湾站稳了脚跟之后,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事件(如1907年的“北埔”事件、1902年的“噍吧年事件”、1913年的“苗栗事件”等)也经常发生。

  对待台湾人民的反抗,日寇当局在运用“利诱招抚”、“挑拨分化”策略的同时,也采取了残酷的屠杀镇压政策。在1896年“大平顶事件”中,屠杀中国人3万人,在1901年“后壁林惨案”中,屠杀中国人3473人,在1902年“噍吧年事件”中,屠杀中国人3万余人;在1913年12月间的“苗栗事件”中,屠杀中国人1200余人;在1915年西来庵起义中,屠杀中国人数万人。据有的学者统计,在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期间,被日寇残杀的中国人达60万人。这对当时最多只有500余万人的台湾来说,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大灾难,日本军国主义欠下了中国人民无数永远也无法偿还的血债。

  除了残酷镇压之外,在日寇法西斯统治下,中国人毫无政治地位,以公务员为例。根据1944年的统计,台湾公务员总共84559人,其中中国人46955人。表面上看似乎中国人占55%,事实上差别很大。任敕任官(相当于南京政府简任官)的只有杜聪明1人,而且他只是台北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并非行政官员;任奏任官(相当于南京政府的荐任官)的只有27人,其中担任行政职务的只有15人;任判任官(相当于南京政府委任官)只有368人。除此以外,其余都是雇佣人员。在警察中,中国人只有六分之一,且警级没有超过“巡官”的。因此,中国人只是担任低级职位和雇佣人员,供日本人驱使而已,成为日本殖民当局“以台制台、以台治台”的工具。

 

第2页 :疯狂掠夺

  疯狂掠夺

  日本占领台湾,是为了把它作为剥削和掠夺的对象。作为日本殖民当局法西斯统治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进行疯狂掠夺。1895年通过实施“官有林野取缔规则”,强占全台94.15%的山林原野。3年后,时任第四任总督儿玉源太郎设置“临时土地调查局”,颁布“台湾地籍令”、“土地调查规划”,1901年实施“土地征收规则”,1905年实施“土地登记规则”,根据这些法令,日本总督府强占民田2700万亩,日本财团强占200多万亩,也就是说台湾土地的四分之三落入日本殖民者手中。土地向日本殖民者手中高度集中,致使许多的台湾农民破产、逃亡。

  殖民当局强占了绝大部分土地和山林后,对广大农民进行了残酷的剥削。就土地税一项,1905年收取地税300万元,1933年高达570余万元。就粮食来说,1900年稻米年输往日本1400公吨,占当年台湾米生产总量的0.46%;到1934年,年输入日本51.5万公吨,占当年生产总量的40%以上。大米主要输往日本,造成岛内粮食严重缺乏,因而有“饥饿输出”之称,多少中国人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

  此外,台湾丰富的物产也成为日本掠夺的目标。以制糖业为例,殖民当局规定,蔗农生产的甘蔗只能卖给当地日本控制的制糖会社。台湾蔗农由此成为了日本糖业资本家的奴隶,每斤糖的价格从1921年的11.6钱,下降到1937年3.2钱;每年90%以上的台湾糖输入日本。因此人们说:“一部台湾糖业史,就是一部日本殖民史。”而台湾糖业的命运也正是日本殖民掠夺下台湾农业、工业、加工业的缩影。在日本殖民者的眼里,台湾的即是日本的,必须无偿提供。

  谈及日本在台湾的殖民统治,至今有人为日本殖民者高唱颂歌,认为日据时代是台湾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台湾的工业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日本完全是为了在台湾建立殖民地经济。台湾只是日本淘汰设备、技术的集结地,台湾的大工业都为日本资本家独占,台湾工业是替日本工业制造初级产品和半成品,台湾的进出口贸易完全处于日本人的控制之下,日本在台湾的经济管理部门成为吮吸中国人民膏血的魔鬼。值得指出的是,日本侵占台湾的50年中,正是日本疯狂对外扩张、发动侵略战争时期,因此当时的台湾实际上是直接为日本军国主义服务的原料、加工基地。

 

第3页 :殖民同化

  殖民同化

  日本占领台湾,除搜刮和掠夺之外,就是图谋永久统治台湾,就是想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从侵占台湾的第一天起,日本殖民当局就开始做起永久霸占台湾的美梦,大力推行殖民强制同化政策。

  殖民同化政策之一是推行奴化教育。一是推行差别教育和普及日语。在初级教育阶段,重视日本籍学童,轻视中国儿童,日本籍儿童就读的是“小学校”,中国儿童就读的则是“公学校”和“国(日)语传习所”及“教育所”(高山地区的原住民儿童就读),无论在什么学校,都把日语当作基本语言。二是防止中国人接受高等教育。从中等教育开始,限制中国学生所学专业;高等教育更是明显,基本上由日本人独占,而且除了医学专门学校及台南高等商业学校外,其他一切高等学校都在日本国内举行考试。在1928年成立的帝国大学(台湾大学)内,40年代日籍学生占81.8%,中国学生只占18.9%。教学内容更是以传播殖民主义文化为主,有关中国的历史、思想、文化均在排挤之列,以从根上切除中华民族文化的影响。

  殖民同化政策之二是推行“皇民化”。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为压制台湾民众的爱国热潮,“培养忠良帝国臣民的素质”,把台湾建成进攻华东、华南和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基地,日本第17任总督小林跻造在1936年9月到任不久,即开始推行“皇民化运动”。1937年9月30日,日本殖民当局在台北市公会堂召开“(日本)国民精神总动员讲演会”,臭名昭著的“皇民化运动”就此开始。主要内容是,进行亲日思想宣传和精神动员,极力消除台湾民众的祖国观念,灌输大日本臣民思想。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皇民化运动”开始进入第二阶段,即“皇民奉公运动”。1941年4月9日,殖民当局成立了“皇民奉公会”。奉公会由时任总督的长谷川清兼任总裁,自总督府到街庄都设有分会,并且均由当地的行政长官负责。此外,还成立了奉公团、青年学生报国会、青年奉公会、女青年奉公会、产业奉公会、核心俱乐部、模国挺身队等名目繁多的外围组织,作为推行“皇民化”的社会基础和基本力量。

  要想禁止一种文化,首先必须禁止相应的语言、文字。禁止汉语,强制推行日语是“皇民化”的主要内容。就在“七七事变”前后,日本总督府下达了撤销全台学校汉文科、废止各种报刊中文版的命令,同时颁布相应的惩罚措施,强迫台湾民众学习、使用日语。在“七七事变”前后,台湾花莲厅发布训令,规定公务场合如果不用日语者立即解职。在台湾许多地区,规定不学日语者征收过怠金。各种苛刻的惩罚禁令数不胜数,甚至如果买车票时听不懂日语,得到的回答是:“你不是皇民,买票要到后边去。”在学校说一句汉语罚款一钱。日本殖民当局公开叫嚣:“绝对禁止使用台湾语和汉文,不满者滚回支那去。”禁止汉文汉字,是日本文化侵略中最毒辣的一招。

  日本殖民当局在禁止汉语汉文的同时,也强行推行日语。1936年全台强制设有日语讲习所3832处,被迫参加的学生为205214人。1940年增加到15833处,学生763263人。到日本投降前夕,各地奉公班均开设夜间学习日语所,各类学生超过100万人,这在当时5名台湾民众中就有1人在学习日语。对居住在山区的原住民,日寇也不放过,强行推行日语,仅1939年间就设立日语讲习所265处,设立日语普及会11处。据有关资料显示,台湾的日语普及程度有所提

浏览(76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