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剑的博客  
金剑斩妖魔  
网络日志正文
赣州妇女解放协会等通电——看烈士胡作非为 2022-06-22 02:19:03

赣州妇女解放协会等通电——有关陈赞贤被害事件的一组电文

http://www.doczj.com/doc/af14332869.html

(建议收藏,以备清除)

 

有关陈赞贤被害事件的一组电文

文件一:

赣州妇女解放协会等通电

192711日)

中央党部国民政府中央妇女部。探送谭主席蒋总司令总司令政治部政治委员会政务委员会省党部农工商学兵各团体各报馆钧鉴:

陷日下午三时赣州妇女解放协会假二女师校练习新剧,为革命工作,因练习时间未便来宾参观,不料有罢工洋货绸缎布疋店员工人七八十人强入校中,职员劝阻,该工人等乃在校门口照墙上乱写打倒二女师、男子睡上,女子睡下及污辱女生等种种不堪之语,并画男女生殖器龌龊图形,为职员李君瞥见,向涂画者责备。彼等遂蜂拥将李君捉住,众拳交加,随拖随打,声言捆去游街。拖至七建庙门首,将李君推堵在地,痛殴万状。幸校内演剧妇女闻讯赶至,救李君出险。旋由校飞请县署县党部总工会到校看明字画,录下盖章及验明殴打伤痕,当由县党部召集各公团开紧急会议,群情愤极,一致议决请该工会将肇事七八十人查出严办。该工会执行委员以夜深不及查拿,乃签字担保次日下午二时以前交出人犯。散会后,该工会立即召集秘密大会筹商反抗,放言非拆毁县署县党部二女师不可。迨至次日下午二时,该工会既未交出人犯,亦无何项答复。四时各党部各公团仍在县署开会,该总工会委员长钟友千、萧韶笙等纠合工友千余人包围县署并闯入会场内外。开会时未及讨论,群集工人即大声叫打,并围打县党部筹备处主任兼赣县临时政务委员会主席陈铁、女二师校长欧阳魁及各公团以及女生妇女等,县署护兵出而拦阻亦被殴伤。当时全场秩序大乱,叫打之声如雷震地隔壁兵站总监派出所亦在包围中,陆所长见势加急即派武装军士莅场弹压,逞凶工人才停声释手。似此该总工会在青天白日旗帜之下繁盛城市县署之中胆敢目无法纪,聚众暴动,摧残女界,捣毁党部,殴打各公团,直接扰乱后防秩序,间接影响前方战事,人心惶惶,农商歇业,全城民众日在危险恐慌中,对于革命前途实有莫大阻碍。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钟友千、萧韶笙等责有攸归,恳请主持从严惩办,以维地方安宁,党团幸甚。赣州妇女解放协会、江西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中国国民党赣县第一区第十九区分部同叩世

文件二:

赣州妇女解放协会执行委员会呈中央党部函

192713日)

赣州妇女解放协会执行委员会主任载源清呈中央党部函称:赣南风气闭塞,向只有县立女子小学一校。自民国十三年开办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以来,女子教育始逐渐发达。讲师范生一百余人。党军到赣后,旋于校内组织中国国民党赣县第一区第十九分部,并创办赣州妇女解放协会。经女生暨协会会员日日出外宣传,唤起女界参与革命事业,于是来会者日多。迄今计有会员四百余人。协会会员又为提醒民众起见,决定一月二日扮演新剧,先于十二月三十日在二女师校内练习。在练习时谢绝来宾参观。不料有洋货绸缎布疋罢工店员多人,强入校中。当为本校职员婉言劝阻。讵该店员被阻后复在校门照墙上涂写打倒二女师、男女不平等、男子睡上女子睡下及污辱妇女等种种龌龊不堪之语,并图画男女生殖器种种龌龊不堪入目之图,被本校职员李同志瞥见,将店员责备。彼等爱纠合罢工店员七八十人,将李同志捉去随拖随打,众拳交加,声言捆绑游街。拖至七姑庙门首,将李同志推跌在地,痛殴一顿。演剧会员闻讯追至,始救李同志出险。当即扶回校中,并飞报县署县党部、总工会。由钟友千、陈铁、顾光理、谢溥泉、刘甲第、张俊宰、朱鼎勋到校,看明字画,录下盖章及验明殴打伤痕,当由县党部召集各级党部各公团开紧急会议,群情愤极,一致议决请该工会将肇事人查出严办。该工会执行委员以夜深不及查拿,乃签字担保俟次日午后二时以前交出人。散会后,该工会召集大会筹商反抗,放言非拆毁县署县党部二女师不可。迨至次日届时该工会既未交出人犯,亦无何项答复,四时县党部继续召集各级党部各公团在县署开会。该工会委员长陈赞贤、钟友千、萧韶笙等纠合工人千余,包围县署并冯入会场。内外开会未及讨论,即怂恿工人大声叫打,会场秩序大乱,围打县党部主席筹备员兼赣县临时政务委员会主席陈铁、女二师校长欧阳魁及女生妇女各公团等。县署护警出而拦阻,亦被殴伤。幸隔壁兵站派出所陆所长闻警出队弹压,始各陆续散去。……自工会成立,各店员不特时有殴打店主事实,抑且日有捆绑店主游街,大书标语插在背上,如赴刑场者。工会恃其人众,任意横行,县党部县公署俱莫敢过问。前月涂县长因欲维持地方秩序,拥护农工政策,主张工会条例须遵照我国民政府所颁法令,乃陈赞贤、钟友千、萧韶笙等因恐一行遵守法令,则不能便其私图,故次日开仲裁会议时,不待涂县长发言,即嗾使工人将涂县长包围殴打,致身受重伤,当晚被迫辞职而去。此事真相为钧座及各委员前次过赣时所洞悉。现号称工会纠察队者,手执武器,横行街市,任意殴人,道路以目,赣县城市居民恐怖万状,殆已陷于无政府状态。务恳钧部俯念地方安宁及妇女解放前途,毋令陈赞贤、钟友千、萧韶笙等扰乱后方秩序,影响前方战事,迅予撤惩,另遴深明党义人员来赣指导,改良工会,巩固党部,维持女界安宁,地方无任盼祷。待命之至谨呈中央党部。

文件三:

××××××

192716日)

××××(电码未译)鉴:一月三日赣州发生捉捕总工会委员陈赞贤等事,职团到时当即查得其原因及情形,报告于下。一、赣州党务由县党部筹备员陈铁等将全县划分十区,已成立一百四十余分部。就中大半即国家主义派及土豪劣绅等所包办。至陈铁个人,查系当地国家主义派领袖,并分布党羽把持商会、教育会及其他各团体,包办党务等情形,聚已由陈特派员寄函报告矣。予新编一师师党代表倪弼为陈铁等所蒙蔽,于×日召集以陈铁为主席之各团体会议。到者仅十余团体,除农民协会外,余多系陈铁所把持者。会上主席勒令各团体签名致函第一师派兵围总工会,捉捕委员陈赞贤及工友等,并于事后派人把持邮局电局。凡与该事有关之邮电概行扣留。三日捕拘之工友曾于世日释放。职利连旋鱼。

文件四: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十六次会议录

1927112日)

主席蒋中正。……(四)赣州妇女解放协会各团体世电控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钟友干萧韶笙纠众殴打各公团,欺凌妇女,请查办案。两案合并议决:函总政治部责成第二军政治部彻查报告。如果属实,应将工作人员撤换候审,并将此议决案通知江西省党部并复赣州妇女协会各团体(总政治部暨省党部函应将原函原电附去,惟发函人及发电人姓名可省)。

(党史会汉10241/21927112日,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复赣州妇女解放协会函称:贵会世电称除原文有案免叙外,后称恳请主持从严惩办,以维地方安宁等情。经于一月八日提出本会临时会议议决,函总政治部责成第二军政治部彻查报告,如果属实,应将工作人员陈赞贤、钟友千、萧韶笙撤换候审,并将此议决案通知江西省党部并复赣州妇女协会各团体在案。-同函亦致总政治部、江西省党部各一件)

文件五:

国民革命新编第一师政治部、赣县党部致中央党部国民政府

1927127日)

中央党部国民政府钧鉴:陈赞贤、钟友千、萧韶(笙)三人组织工会,公然谓政府颁布条例不适用,另行其私订章程,不经政府立案,擅组赣州总工会,自称委员长。陈赞贤谋以工会委员资格攫取县政,在总工会惩(怂)恿工人围殴涂县长纵令工人捕捉店主不下数十次指使工人十倍加薪,从中渔利。商民受压久无市面,民生及饷项均受莫大影响。而店主迭受辱,伤重而寻死者有人,破产者更不知几许。陈等又箝制舆论,强违民意,群众含冤莫敢伸诉。又有绸缎洋货工会店员辱骂妇女协会,捕殴党员,不特不交犯重办,且县党部召集开会讨论办法,时陈赞贤竟敢嗾使钟友千、萧韶率领工人千余包围会场,实行殴打,幸兵站派出所见秩序混乱,派兵维持,始免流血惨剧。蒸(10)晚截止,党员名册骤报党员一千五百余,垄断党务,把持一切。文(12)日命令理发工会执委邵道源以私人借饷,捕出席县党部代表钟仁山。寒(14)晚县党部开预备会,率暴徒数千搜毁党部,力下摧残一致无法开会。有(25)日勒令工人总罢工,擅行开会游行,拥护陈赞贤个人,张贴不拥护陈赞贤者便是反革命、假革命标语。当晚一名工人不肯拥护陈赞贤,便被剥去衣服,经绑插标游行,并驱逐出境。种种暴动横行,指不胜屈,扰乱后方秩序,陷民众无日不在恐怖之中。既违党纪,又故背取缔标语之例,况开军民联欢大会时钟友千竟毁蔑第一师为反革命。寝(26)日由政务委员会召集各团体负责人开会,解决地方纠纷及驻军问题。陈赞贤亲拟知单,届期工会代表无一到会,而以陈赞贤私人名义派萧诗友出席签到。签到簿既经签明代表,总工会继又不肯负责,后扰会场,是其故意滋长纠纷,照然若揭。各团体为尊重党纪地方安宁起见,议决将私藉工会团体,扰乱秩序,危害国民革命,以谋其个人大利之陈赞贤等呈请拿办,由人民组织审判委员会,讯明拟处。一面再请县党部及第一师部政治部派员指导工人运动,组织合法工会,为真正工人本身谋利益,现恐陈赞贤逃赴他处,务恳通缉解归讯办,以儆狂暴而维纲纪。党国幸甚,地方幸甚。国民革命新编第一师政治部、赣县党部、赣县第一区党部、……叩沁

文件六:

赣县县党部筹备处等快邮代电

1927128日)

快邮代电。武昌中央党部国民政府总政治部南昌蒋总司令政治委员会政务委员会钧鉴: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副委员长萧韶(笙)、钟友千,本非工人,徒以欲造成个人地位,夺取地方政权,利用工会为其羽翼,捣乱后方,蔑视党纪,种种谬妄,罄竹难书。此间民众处无政府状态之下,敢怒而不敢言。适新编第一师奉令到赣,正拟胪列罪状,诣辕禀诉,乃陈赞贤等恐与己不利,即于军民联欢会开会之日公然演指我第一师为变相军阀,复于次日纠合工人万途游行示威,拥护陈赞贤个人。于发表宣言中复加入打倒军阀口号,猖狂悖谬,一至于此。纵我第一师或可大度包容,然今日军队为民众军队,诬蔑军队即系诬蔑民众,要不能曲为宽宥。查陈赞贤等心术险狠,手段狡狯,排除异己,无所不用其极。嗾殴涂县长,则诬以贪官污吏请封赣南新报,则诬以反革命控告教育界人员,则诬以国家主义派,攻击女二师校长,则诬以资本家走狗。颠倒是非,淆乱黑白,口含天宪,无施不可。今复以此伎俩转施于甫经到赣,军纪严明之新编第一师,为变相军阀,此而可忍孰不可忍。陈赞贤等知罪有应得,业已潜逃。除由各团体呈请新编第一师政治部暨县党部派员指导工运外,务恳立予拘陈赞贤等通缉归案惩办,无任惶悚,待命之至。赣县县党部筹备处、赣县第一区党部、赣县农民协会、赣商民协会、赣县商会、赣教育会、赣县教育局、赣实业局、赣小学职教员联合会、赣县中学职教员联合会、赣县临时联合会、赣临时政务委员会、赣妇女解放协会、赣学生联合会、赣县报界叩俭。

文件七:

赣县县党部筹备处主席朱鼎勋呈中央党部主席张静江

192724日)

呈为呈请另派党员指导工会事。窃以工人组织原以提高工人地位,改良工人待遇,绝对非以之压迫其他群众。乃赣州自有工会以来,寝假而工与工相仇,寝假而工与学相仇,寝假而工与妇女相仇,寝假而工与军队相仇。以同一革命战线之人,互为内哄,直接扰乱后方秩序,即间接影响前方战事。在工人头脑简单,不能深责。推厥原因,实由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副委员长萧韶笙、钟友千利用工会造一己地位,谋私人利益为厉之阶。举其罪状约得十端,指使工人殴打涂县长,迫令去职,而陈赞贤即以此攫取临时政务委员会委员,此其一。庇护侮辱妇女人格之工人,不加惩办,使妇女解放一线生机横受摧残,此其二。纠集千余工人包围县党部筹备处所召集之各公团会议,实行逞凶,使会场秩序大乱,无结果而散,此其三。新编第一师莅赣开军民联欢大会,钟友千公然于会场演说指骂第一师为变相军阀,侮辱我民众军队,此其四。添减时评文字,捏成赣南新报罪证,诬告于省党部,致令被封,此其五。指使纠察队捆绑店主或工人,插标游街,此其六。擅自拘押人民于总工会,俨若最高法庭,使含冤受辱者无处申诉,此其七。勒令各业工会作示威运动,拥护陈赞贤个人,有不参加游行者罚金五元,此其八。妄贴标语,如打倒国家主义派师党代表倪弼、有不拥护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者即系反革命、假革命、不革命,荒谬绝伦之语不一而足,此其九。利用赣南民国日报捏造新闻,颠倒是非,冀图淆乱社会耳目,此其十。综上十端,只其荦荦大者,其余犹未遑偏举。窃思国民革命原欲联合农工商学兵,反抗帝国主义及其工具军阀,今陈赞贤萧韶钟友千等破坏工商学兵之联合,专以工会捣乱地方,致令市面萧条,人心惶恐,长此以往,后患殆不堪想。务恳俯顺群情,将陈赞贤萧韶钟友千三人同予撤惩处分,并另派深明党义人员前来指导工会,俾趋正轨,而靖地方,无任迫切,待命之至,谨呈中央党部主席张。附呈、宣言二纸。赣县县党部筹备处主席朱鼎勋、赣县教育会会长张俊宰、赣县教育局局长朱鼎勋、赣县小学职教员联合会主任葛夫天、赣南中等学校职教员联合会代表王光祖、赣县商会会长刘甲第、赣南报界代表魏运缃、赣县第一区党部常务委员钟祝飞、赣州妇女解放协会执行委员主任载源清、赣南学生联合会总务部主任郭一清。

文件八:

赣县县长郭巩致中央党部国民政府蒋总司令省政府省党部电

192737日)

中央党部国民政府蒋总司令省政府省党部钧鉴:江(3)日公布临时政务委员会,取缔工商纠纷办法,适已被省党部停职撤回之非法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于前一日由省返赣,意图抵抗命令,即于是日借欢宴为名,纠集暴徒千余人在衡府开会,并武装游行示威。全城市民惊恐万状,县长以工会拒绝立案,请陈赞贤来磋商。初尚藉词延宕,不料鱼(6)日下午八时彼忽率领暴徒来署。陈亲身闯入内室,胁迫县长承认已经立案,气势汹汹,不可想象。适有军官经过县署,见暴徒在署哄闹,当即入内,适陈正出手枪向县长轰击未中,幸军官郑承德等各出枪相拒,将陈格毙。暴徒一哄而散。县长将免于危险。除将陈手枪缴交检察厅并请莅场验明外,特此电呈赣县县长郭巩叩阳。

文件九:

赣州总工会致中央党部国民政府总司令部总政治部省党部省农民协会省总工会电

192738日)

中央党部国民政府总司令部总政治部省党部省农民协会省总工会钧鉴:鱼晚新编第一师师党代表倪弼指使其胡秘书带武装兵士数百,来职会将委员长陈赞贤捕去县公署,秘密枪决。全赣工人愤甚,即主张撤查,以伸国法。赣州总工会叩庚(八)

中央联席会议中华全国总工会转各团体各报馆钧鉴:鱼(6)晚新编第一师师党代表倪弼指使其胡秘书带武装兵士数百来我会,将委员长陈赞贤捕去县公署,秘密枪毙,全赣工人愤甚,恳即主张撤办,以伸国法。赣州总工会叩庚(八)。

文件十:

江西赣州各工会工人请愿代表呈书

1927314日)

呈为新编第一师党代表倪弼枪毙工人领袖,杀伤工人摧残工会恳求迅予严办以平工愤事。缘赣州自有工会以来,迭遭反动势力之敌视与诬陷。讵今一月新编第一师莅赣接防以后,师党代表倪弼(孙文主义学会健将)乃利用机会向我最革命之工人阶级节节进攻。初派武装官兵干涉工会行使职权,继假解决驻兵问题为名召集会议,预先在会场上遍布驳壳兵诱杀陈赞贤等。及陈赞贤不来,更派兵到总工会围捕,提去总工会办事人多名。全城满放步哨,如临大敌,并派兵驻守邮局,阻绝工人交通等情。前向钧会请愿经已呈报在案(原请愿书附呈)。当经钧会政治会议函谕接准来呈,略称等由当经第五十九次政治会议决由总政治部会同省党部工人部及张师长与仁调查办理。相应录案,函达即代表克日回赣静候解决等语。代表等既承钧会静候解决之命,又重以全国总工会顾全革命利益之令,乃苦心维持,始不出意外事端。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反动之倪弼竟怙恶不悛,乘代表等正在南昌请愿既示意店主开除工人二千有余。又复在赣州纵使商民李壬、彭鹤龄、彭纶等惨杀工人十余人,重伤有性命忧者二人,并拘捕工友童长馨等四人于警所(起因于工会质问店主不许工人入工会事)。倪弼犹以为未足,胆敢在青天白日之下,公然做出开明军阀所不忍为之行为,于江(3)日晚命政治部秘书胡启儒率兵数百名,直入赣州总工会,逮捕赣州二万五千以上工人所拥戴之委员长陈赞贤到县公署秘密枪毙,同时又派兵严查邮电,禁止一切行动,更假可以利用或威赫及为其包办等团体之名义,通电各方,掩蔽人世耳目。赣州数万革命民众,竟在青天白日之下

顿陷于与残暴军阀治下同一式之白色的恐怖之境地。群情愤急,莫可名状。窃以工人组织工会,原系起来参加革命,以求解放,陈赞贤努力工人运动,亦系本着总理之革命政策与主义,激于大义,愿促其早日之推行。今因入工会而遭失业伤残之祸,因努力工人运动而遭杀身之惨,骇人听闻之事实,无有过于此。尤可异者,倪弼身任党代表,对党国应如何尽忠主义,以期不负党国之重寄,乃敢于党的严密监视之下,公然破坏工人运动,残害工人,惨杀工人领袖,倒行逆施,以逞其反革命之私图,此种蟊贼在革命过程上言,为防阻前途之障碍物,在党的纪律上讲为背党之叛贼,依革命纪律而言,更不容反动分子假借革命之面具,实行反革命,以破坏人民对革命军之信仰。代表等谨代表赣州二万余工人向钧会吁请就革命观点上着想,就解释革命群众疑惑上着想,望迅速容纳代表等下列要求:(一)严办凶手倪弼、胡启儒及从犯赣县县长郭巩(说明)倪弼是主犯,历次事件均系由彼主持,胡启儒在于一月二十六日派兵往赣州总工会时即和政治部宣传科长吕振羽先后对众宣称,今天可结果陈赞贤。县长郭巩到任以后即与倪弼等狼狈为奸,挑拨工商感情,更施离间工农联合手段。此次又系捕陈在县署,秘密枪毙,当系同谋,决不能恕其法外。(二)抚恤死伤家属。(三)释放被捕工友。(四)保障以后不许再有摧残工人运动情事。(五)由中央派员改组被反动派包办之团体。(六)严拿反革命派欧阳魁、谢溥泉,恢复失业工人工作(五六两项说明)赣州为赣南劣绅土豪聚会之渊薮,亦为国家主义派在江西之根据地,向来无国民党组织。去年第十四军克复赣州时又未给该派以丝毫打击,随后投机入党侵入各团体中活动,如县党部筹备处全系两派操纵,商民协会及妇女解放协会均有国家主义在内指导。历次纠纷都由于若辈之播弄。此次捕杀陈赞贤等,更筹划许久,煞费苦心。致此次之成功,欧阳魁为国家主义派之代表,谢溥泉为劣绅土豪中之巨擘,给若辈以惩创,更从而改组其把持之团体,始不致再起反动。(七)公布中华全总工会订定之工会组织法。总之,上列七项是赣州工人最低限度之要求,代表等并无奢望。赣州工人亦决不避牺牲。工人等所求的不过惩办杀人凶手,保障工人组织上之权力及生活上不致生危险。除此以外,为革命的利益计,一切都可牺牲。不过,吾辈总不愿在革命政府底下有因加入工会而致失业被杀之惨,因努力工人运动而遭杀身之祸。更不愿见号称革命军中之党代表,有此与党绝对相违反之事之发生。代表等谨代表赣州二万五千有余有组织工人,决绝宣言,赣州工人与倪弼誓不并存。革命政府如非有意抛弃赣州工人,当不致再步前尘,迁延不决,坐待酿成比今日更惨之结果。则党国幸甚,工人幸甚,迫切陈词,不胜待命之至。谨呈中央执行委员会。江西赣州各工会工人请愿代表尹孝霖、冯文俊。

文件十一:

陈赞贤烈士惨案委员会请愿代表团呈文

1927317日)

呈为请愿惩办凶手事。窃江西赣县向为国家主义派土豪劣绅及反革命势力强盛之地。自革命军占据江西后,赣总工会、农民协会对彼等曾施攻击,彼等衔恨已久,适值新编第一师党代表倪弼抵赣,遂相与勾结,搜掳工会,逮捕工会职员,曾经工会派出代表十余人暨该师下级干部工兵团请愿蒋总司令,将倪弼撤职查办,蒋总司令并无何等表示,仍令倪弼复职。同时江西省党部以为有机可乘,派出最反动之贺其燊、吕日奎二人前往主使,竟于三月六日将赣州总工会委员长、江西全省工会执行委员陈先贤同志捕入县署,秘密枪毙,并杀戮工友十人,逮捕四人未释。在青天白日旗帜之下,竟有如此骇人惨案发生,不特违背总理手定农工政策,即反动军阀亦不敢如此公然压迫工人运动。查此次惨案倪弼固然主要凶手,而贺其燊、胡启儒等亦为此案主谋者。此次惨案发生则与江西省党部大有关系。盖省党部久欲进攻赣州工会、农会,对于工会、农会负责同志早已处心积虑图谋杀害。此次陈同志被害,不过彼辈阴谋实现而已。敝团体等闻此惨讯,均万分愤激,联合成立陈赞贤烈士惨案委员会,除在江西举行示威运动,严重质问蒋总司令纵容反动派横行,并准备必要时直接行动外,特派出代表趋叩钧会请愿。一、请电蒋总司令即日将杀人凶手倪弼贺其燊胡启儒解来中央枪毙,以正典刑,而明党纪。二、请即日将暗中主使惨杀之非法江西省党部解散并惩办,该执行委员反动分子段锡朋、周利生等。三、解散国家主义派主持之赣县党部、商民协会、妇女解放协会,并严惩其负责人。四、从优抚恤陈烈士家属。五、电赣县县公署即日释放被捕四工人。以上五项,恳气钧会俯允接收,严电蒋总司令迅速执行,以平公愤而利工运进行,实不胜迫切待命之至。谨呈中央执行委员会。陈赞贤烈士惨案委员会请愿代表团。

文件十二:

赣州全体工人为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无故枪杀请愿团呈文

19273月)

赣州全体工人为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无故枪杀请愿团呈文:窃江西全省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兼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在军阀势力之下牺牲个人利益,忍苦耐劳,以努力于革命工作,虽屡遭严重压迫,亦不稍懈,以图国民革命早日成功。自革命军入赣后,更加倍努力,而赣州国家主义者之多,甲于江西全省在军阀时代,其势风靡一时,因其攻击本党甚力,大得军阀之恩宠,而革命武装至赣后,仍不悛悔,故陈将其侮辱总理及诬蔑本党之各种言论报告江西政务委员会,令行封闭其机关报《赣南新报》在案,国家主义派恨陈入骨,四出寻仇。适一二店员工人有侮辱二女师范之语,彼等即藉故挑拨,扩大风潮,且工会已许其查办,亦不甘休。又县党部竞争选举,本属党内问题,而国家主义派亦造谣诬陷工会,其摧残工会之企图已暴露无遗。新编第一师到赣州后,彼等即与自称孙文主义学会健将之党代表倪弼勾结,完全推翻店主与店员双方已签字之条约,冀达其摧残工会之目的。倪弼借解决工商纠纷名义,实行武装搜查总工会,威逼陈同志离职。陈同志出走后,倪弼在群众大会诬陈为工贼,威迫工人反对。然陈同志努力为工人谋利益,工人久已信仰,自不能受反革命派之欺骗,故开群众大会,以表示其信仰之坚决。倪因此更深恨之。有屠杀工人群众之消息。一师下级军官全体反对倪逃走来省,蒋总司令撤换为工人主持公道之军官多人。不久,江西省党部特派贺其焱吕日奎到赣查办工商纠纷,工会曾开会欢迎。贺其焱竟屡请不到。陈在省蒙上峰许为主持公道,即回赣继续努力革命工作,并消除已过误会,巩固农工商学兵联合战线等口号,以勉励工人。讵知三月六日晚七时许,陈召集工人开会,准备总理逝世二周年纪念会事项,新编第一师政治部秘书胡启儒率武装兵士数十名,直入总工会,声称奉蒋总司令命令枪毙陈赞贤,将陈捕去。工友多人尾随之,被兵开枪追回。旋由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人运动指导专员傅痊痍、江西全省总工会特派员刘国臣及各工会代表数人至县署询问,鹄立坪前,见倪弼、贺其焱等各持手枪而来,向代表放枪,代表等奔回,即闻署内有枪声,想即陈同志遭反革命秘密毒杀之时也。陈进县署,县党部、商民协会、妇女协会均有代表在座,县长郭巩持电稿迫陈签字,内容不知如何,只闻语徐谦系本党最忠实努力之同志我不能签字。贺其焱喝问受何人命令回赣?陈答:得国民政府总司令部总政治部各方面之允许而回。倪弼大喝蒋总司令有命令枪毙你。胡启儒即放手枪,陈呼嗳哟一声。贺其焱胡启儒郭巩郑承德等各持手枪乱击,久之倪弼又令兵士用长枪击数弹,共受伤十八处,遍体糜烂,肠肺流出。呜呼,军阀土匪无此荼互,铁石心人见之亦必痛哭矣。陈被惨杀后,全城遍布步哨,荷枪实弹,如临大敌。次晨将陈尸弃县署内空坪左侧,以供反革命之商民协会、妇女协会、国家主义派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之讥诮,独不许工农近尸。又派重兵驻扎总工会及各工会,禁止工人开会,并派兵检查邮电及印刷摄影等机关,完全剥夺工人之一切自由。噫嘻,青天白日之下,赣州顿呈黑暗凄惨之象矣。

又秘密通缉各工会执行委员,幸多已来省请愿,方免于难。反革命派议决卸脱罪恶之办法四项,第一禁止工人开会,第二诬陈击县长,第三请检察厅检验以为脱兔计,第四用反革命派御用之团体电证陈之死罪。查陈至县署许多代表及武装兵士包围,焉能用手枪,彼等竟无一伤,只陈殉命。此种稽之谈虽三尺之孩提亦不之信也。然彼等用心之毒辣可谓极。,残酷无以复加矣。事后,彼等又开会反对中央联席会议,开除徐谦同志,党籍拥护蒋总司令,有维新日报可证。总之陈同志被杀秘密枪毙,为反革命之国家主义派右派孙文主义学会派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互相勾结向革命势力进攻企图之实。……附恳请俯纳之条件于后。(共十五条-略)。

文件十三:

张与仁致蒋总司令电

1927417日)

张与仁电蒋称:寒(十四日)多十二时赣州工人到职等两师部请饬要求即将谋杀陈赞贤案有关之曹厚清枪决,以息公愤等惑。复据代表冯文俊……等到部谓今晚非将曹厚清立予枪决,断不能罢休,气势异常急裂。……职等见此情形当即再三劝慰,此事既经该代表请示有曹既经交市厅管押,两师自应负责准于次日会同县政府县党部市政厅等依合法之手续组织一合法裁判所,经审判后请示政府正当解决,应由各代表转知各工人,万不宜操切过甚等语。该代表等业已承认此种办法,去后忽于是夜二点余钟,该工人勾结市厅将曹抢出拉至卫府地方将曹杀毙……于后人心惶恐异常,妨碍治安莫此为甚。究应如何办法新编第一师师长张与仁同叩铣印。

文件十四:

蒋介石致李济深总参谋长电

1927418日)

广州李总参谋长勋鉴:胜密。请转令赣州张师长吉安叶师长均鉴:张师长铣电悉。工人擅自捕杀军官曹厚清。如此横暴何堪设想。仰该师长即将该工会改组,其职员全部缉拿照律严惩,切勿延误。如何处置速报。范着即免职,所有共产分子严加看管,以候监察委员之处分。以后公事希直接电呈广州李总参谋长可也。如饷项不足,可先在各县收入项下先行借也。中正。

文件十五:

南京第二军政治部通电——(第2军政治部主任中共党员李富春

1927418日)

南京第二军政治部电国民政府谭主席各部长中央党部执行委员会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邓主任上海蒋总司令等称:顷接湘省党部执行委员部已电政务委员会敬电,悉赣州总工会执行委员长陈赞贤同志无故被驻赣新编第一师党代表倪弼非法枪决。曷胜骇异。查陈赞贤同志曾充本军第五师政治部党务科科长,去年北伐第五师克赣州即命为该处特派员,办理组织事务。陈同志本总理之政策,以扶助农工为职志,忠勇奋发,劳瘁不辞,不数月间而赣州所应组织之团体,得陈同志赞襄之力,如春潮暴发,均次第产生。故以陈同志之努力热心,实得农工群众之信仰,遂见忌于反革命之倪弼,致陈同志无故受戮,真相莫名,乃陈同志不死于军阀统治之区域,而反死于革命政府所辖之江西,影响前途何堪设想。考倪弼此种不法行为,其危害陈赞贤同志个人问题,实根本对党不忠实之反革命浍。此种反革命分子,若不严加撤究,则党纪何存?……(国民政府秘书处20日转送中央党部核办)


转自:

http://www.doczj.com/doc/af14332869.html


浏览(2334)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剑 留言时间:2022-06-22 02:21:45

许多网页都被清除了,建议大家好好收藏这个网页,以免今后无对证!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