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福田自耕的博客  
老至将归何处? 乡野溪边, 舟横无人渡 。 那有福田 , 咱自耕自种!  
网络日志正文
咱村的小人物一一香侬大妈 2021-12-12 05:36:29

序:我离开农村老家,一晃已有好多年。时今,我小时候接触过的许多人都已作古。但他们留在我脑海中的记忆依旧清晰。常有想写点什么,对他们有个记念的冲动。于是有了这个小系列《咱村的小人物》,讲一些咱村几个小人物的故事。上回咱讲了乜公与宝灵傻子的故事,这里讲讲香侬大妈。

香侬大妈自然是香侬大伯的老婆。她最大的特点是从来没有笑声,从来都是一张哭丧的脸。整天沉默寡言。生产队里一起干活,大家有说有笑有争有吵,可任凭别人怎么折腾,她都好像身处其外,无声无息地丧着脸,干着活。即使有人讲个笑话,众人笑得前仰后合,她都无动于衷。她只默默干活,基本不说活。只有当你叫她的时候,她才平静冷酷地答应一声。小时候,我看到她,好像有点害怕她。每次见到她,总是壮胆似的叫她一声,“香侬大妈好!”。她嗯一声,朝我点个头,算是回应了。

我们农村许多的农活都在水田里进行,比如,拔秧插秧,耘田割稻等。水田里干活,再讨厌的是蚂蝗叮。这蚂蝗叮人吸血,讨厌极了。被蚂蝗叮过的地方,会发痒会生疮。我们要时不时地检查腿上,手上,有没有蚂蝗,一旦发现,必慌乱地除之。收工时,大家都要到小溪里洗手洗脚,检查有没有蚂蝗。

记得有次中午收工回家的路上,有人惊呼道,“香侬嫂,你腿上有蚂蝗,快除掉”。可香侬大妈却淡淡地说,”就让它叮吧,随它去!”。那人赶紧上去,除掉了她腿上的蚂蝗。香侬大妈的淡定,却惊呆了我。这一幕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

香侬大妈何止是淡定,简直就是对生活的极度消极悲观失望。她不仅早就没有了与人争斗(甚至与小生物争斗)的勇气,甚至失去了对生活美好的感悟和向往,心死如灰,行尸走肉。如果有人打她一耳光,她肯定不会回手,甚至连一句责问也不会有。

香侬大妈为什么这么不幸福呢?“莫非是夫郎丑难谐女貌?” ,“莫非是强婚配鸦占鸾巢?”。 为回答这些问题,咱就不得不来说说她的丈夫,香侬大伯。

香侬不是他的大名。因他大名中有一个香字,父母就呢称他香侬。大家也就跟着这么叫了。香侬大伯书读得很高。什么学历我倒不知道,只知道他学识渊博,写得一手好字。我爸每次提到他,都是赞不绝口,说他的字,自成一体,造诣极高,搁现在,就是顶级书法家了。解放前,他在民国政府工作,在我们邻县的县政府做文书。他可算当时我们村最有出息的人之一了(另一个文化人,差点做共产党大官)。解放后,他没有因为在民国政府做过事而被列为历史反革命。他的成份是中农。

他为人谦和,处处展示出一种彬彬绅士的风度。我在生产队里干活的时候,最喜欢跟着他干。那时,大部分农村人,争争吵吵嚷嚷,毫无修养可言。而他却温良慈善,讲话平缓,富有哲理和逻辑。听他悠悠的讲话,我很享受。

那时,生产队里一群人干活,总得讲讲话,解个闷,逍个遣。香侬大伯慢悠悠的讲话最有水平也最多味道。记得有一次有人提到了“玄武门之变”,说是李建成勾搭他爸的小老婆,给他爸戴绿帽子所致。香侬大伯悠悠地讲起这事的来龙去脉,听得我入迷。

有一次,我跟着香侬大伯干活,再加上另外二个老头。不知怎的,说到了刘少奇。那时全国上下都在批“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可他悠悠地说,没有刘少奇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不知要多饿死多少人呢?这使我非常震惊,他是第一个,我听到的,给刘少奇正面评价的人。

当年,香侬大伯的爸,村民都叫他"四房爷爷",是村里的首富,也是村里的族长,在村里很有地位,很有威望。据说那时村里谁家小孩淘气不听话,一句“四房爷爷来了“,就能镇住。他作为族长,维护规范着村子里的道德体系。他把村当作家一般管着。那时村里可谓民风朴实,道德高尚。现在农村常有的,兄弟为分家大打出手,儿女虑待父母等事情,在那时不会发生。解放后,传承千年的农村乡绅管理模式被铲除贻尽,主要原因是政府管控太深,解放前,"支部建在连上",解放后,支部建在村上。

据说四房奶奶,即香侬大伯的妈,也十分了得,她出身大户人家,且武功高强,据说三四个大男人不是她对手。那年日本兵进村,大伙都吓得四处躲藏。她胆大,冷静应付日本兵。一阵比划,知道日本兵是来找吃的,她随手抓了几只鸡给日本兵,随后还送他们一篮鸡蛋。这样就打发走了日本兵。她敢于应对日本人这一事情,一直为乡民所称道。

我懂事时,香侬大伯约五十来岁,不再年轻英俊。不过,可以想见,他年轻时绝不能算丑,加上家境优越,温文尔雅,所以,香侬大妈的哭丧脸,决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也不是强婚配鸦占鸾巢。那又是为什么呢?还有,香侬大伯的成份,为什么不是地主呢?首富不是地主,有点说不过去呀!还有,香侬大伯为什么不是历史反革呢?香侬大妈娘家的家境又如何呢?

这些,你却听我慢慢道来。

香侬大妈是县城里一个资本家的女儿,家里有好几个工厂,家境相当殷实。她读过书,有文化,那时叫高小毕业,高小者,高级小学是也。那时的高小文化就很不错了,搁现在,跟博士差不多。现在是"教授满街走,博士不如狗",那时高小毕业,可是香喷喷响当当的。

香侬大妈是富家女,出嫁时,嫁妆极丰厚。她有二十八担嫁妆!在当时富家女出嫁中,也算相当气派了。

可这二十八担嫁妆没进夫家。而是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给炸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就得讲点抗战史了。

四十年代初期是中国抗战最艰难的几年。中国政府快撑不住了。美国就开始暗中帮助中国。那年,陈纳德将军率领一批退伍飞行员,以民间方式到达中国。先后在贵州等地与日军作战。后来,在浙江衢州的崇山峻岭中,建立了一个秘密的军用机场。陈纳德的飞虎队从衢州机场出发,直接去日本本土轰炸,他们轰炸了东京,极大地震撼了日本朝野。这使日本军方下决心要摧毁那个机场。

所以那时,常有日本的侦察机在浙江一带飞过,他们要侦察机场的位置。

香侬大妈出嫁的那天,风和日丽,阳光万丈,能见度极好。一顶花轿,二十八担嫁妆,一个送亲小乐队,加上亲友,大约有百十来号人马。日本飞机从上面一看,还以为是一支小型运输部队呢,立马投下一牧炸弹。

看到飞机掷下炸弹,众人赶紧四处逃散,保命要紧,谁还会去救那嫁妆?也根本救不了。须臾之间,花轿,嫁妆统统化为灰烬。幸好日机没有机枪扫射,因而无人员伤亡。

新婚大喜之日,遭此打击,香侬大妈一下子就崩溃了。按我们地方习俗,新婚之曰是碰不得一点霉气的事,比如,路上遇到一个要饭的,或新娘下轿跌了一跤,等都会被认为是不吉利。富裕人家嫁女,这些事早早预防,绝不会发生的。而嫁妆被烧,这是预料之外,而被解读为天意了。

那时的香侬大妈,十六十八,花季少女,哪受过如此打击?遭此劫难,她认为一定是她作孽太多。今世从不曾做过什么坏事,那定是前世孽障太深重。想到今世定难赎清自己前世罪孽,她便一心想死。家人整天紧张,防她自杀。

有人献计,她有了小孩了就不会自杀了。可她坚决不让香侬大伯同床。众人也无良策,只有什么都顺她,只要不自杀,就行。

那时香侬大伯在县府工作,一切顺风顺水,得心应手。可家里有个寻死觅活,令人放心不下的新婚妻子,使他不能积极要求进步,要求入党(入国民党),工作也不能安心,也没有了求得晋升的动力,这样他干脆辞了县府的工作,暂时回家务农陪老婆。

香侬大伯一家人都非常和善,大家百般呵护香侬大妈,还专门给她雇了保姆,陪她聊天,兼做家务。时不时还要请郎中给香侬大妈看个病,几年下来,家底子渐渐地溥了。到解放土改时,他们家不仅没有资格评地主,连富农也够不上,只能评个中农了。

经过几年调理,香侬大妈情绪算是稳定下来,不久还有了个儿子,一切似乎走上了正道。可是不久,公私合营开始,她娘家工厂财产充公,她爸因反对公私合营,而被判入狱。富余的娘家也一下子家道中落。这对她打击巨大,自杀念头又冒出来了。香侬大伯不断劝她,儿子不能没妈。这样她自杀寻死的念头算是打消了。每天的生活便是念经诵佛,以消除她前世的罪孽,也为她后世积些福缘。除了照顾孩子,做点零星的家务,她几乎不出家门,也不怎么串门与人交流。

那后来她怎么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了呢?原来政府有号召,”不劳动者不得食”,“决不做社会主义的寄生虫”。她做不了寄生虫了,只能参加生产队劳动。一个从没干过农活的资产阶级大小姐,终于拿起了锄头镰刀。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儿子大了,娶进了媳妇。不久有了孙子。可这一切都不能绽开香侬大妈的笑脸。她陷入因果报应的困惑中,难以自拔。

有一年的夏天,儿媳不经意地责怪了她一下。这忽然使她感到,儿女已大,她的人生责任已尽,是该结束的时候了。于是就决定自尽。但她没有当日自尽,怕别人以为是因儿媳责怪所致,而影响儿媳。

过了三四天后一个夏日,那天气温很高,中午时分村民大多在家午睡休息。香侬大妈穿戴整齐,戴一顶草帽,手拿一根绳子,出门了。可路上还是遇到了一个收工回家的人。那人问她,这么大热天你去哪?香浓大妈说,‘去自留地上拔点菜‘,那人好生奇怪,穿这么齐整,干啥呀?

到了傍晚家人才发现她失踪了,全村人马上四处寻找,跟据那人所指方向,很快在一池塘边上发现了她的草帽,再从水里打捞,终于打捞出她的尸体,她的腰上绑着一块石头。后来在她的帎头下,发现她写给丈夫的遗书,就二行字,“我走了,不要责备任何人”。她是告诉丈夫,她的死与儿媳无关。

香侬大妈就这样熬过了她自责苦闷的一生。

香侬大妈的郁闷消极,源于她的二十八担嫁妆被烧。那我们假设一下,没烧又如何呢?

没烧的话,她家的家境肯定更好。原本香侬大伯家的基础就好,又有她娘家的富有,本身就是强强结合。香侬大妈定会对生活信心满满,努力持家。这样几年下来,到解放时,准能评个地主,也许能成大地主呢!

如果没烧的话,香侬大伯不会辞掉县府的工作,而且,凭他的能力,凭他的为人,入个(国民)党,提个干,都不是问题。那么,一解放,凭他国民党员和伪政府官员的身份,肯定是历史反革命,极可能在镇反中被枪毙。

真是由于那一牧炸弹,把她家的财产从地主降到中农,也把香侬大伯从历史反革命拉归到人民群众之中。从此使她们一家免受了解放后各种运动的冲击,使她虽不幸福,但能平安地度过一生。从长远看,也许,那炸弹炸得好哩!有道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啊!

香侬大妈苦闷的一生,是时代造就的。本来嘛,一个解放前的富家女,很难轻易平安地度过解放后的各种运动。如果她的嫁妆不被毁,受到冲击的可能性更大。香侬大妈,香侬大伯是当时我们村优秀青年的代表。时代的车轮,把那一代的优秀种子全碾残了。后来农村当道的,基本就是一些痞子渣渣。所谓的"贫下中农当家作主"是也。

那个时候有点文化的人,家境当在中等以上。而这些人解放后大多是地主富民资本家都被打倒,这必然导致教育的断层,素质的下降。民族素质的急疾下降,从我们一个小小的村落里都可以感觉到。现在的上流社会已趁于下流。不信你就看看现在的外交部王毅部长与民国时期的外交部王世杰部长他们之间的差距。方方老师说过,"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香侬大妈被时代的尘灰压垮了。

香侬大妈一生的命运,也是战争带给百姓苦难的一个例子。“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因为兴亡交替大多由战争推动,而战争带给百姓的苦难实在太大了。

人世间大部分的苦难来自于人类自身,来自于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与伤害,来自于国与国之间的侵略与战争。可现在的权贵阶层一直在鼓吹战争,美化战争,鼓励争斗,制造矛盾。“战地黄花分外香“,“与人斗其乐无穷”。斗争哲学带给人民的伤害太大太大了。

香侬大妈看似冷漠无情,实则怀有一颗慈爱善良的心。记得我考上大学时,几乎不跟人言语的她,特地做了一碗点心送到我家,对我跳出农门表达了由衷的祝福。我到至今都不曾回报过她,这里只能对她的在天之灵说声谢谢!

香侬大妈是一个绝对的好人。她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这样的好人一定会上天堂!

愿香侬大妈在天堂地会有笑声。

(完)

浏览(10231) (49)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侠客9 留言时间:2021-12-18 21:40:26

早些年我带着一个车队去白洋淀,去拉我们在那里定制的“抗震物资“苇泊。沿途向一个老乡问路,那位老乡蹬着一辆钢管焊接成的自行车,驮着小山一样的货物,而且这种自制的交通工具没有刹车装置,为了回答我们的询问,他需要用脚蹬住前轮减速,然后从大梁上跨下车并需助路一段才能够停下来、、、那时候的中国人真朴实,善良、、、

08年我从北京驾车去德州沿途问路,只见路旁立一个小牌上书道:温馨提示:问路费10元。短短的20多年时间,这变化真是弹指一挥间,真是换了人间!


回复 | 3
作者:当局者迷 留言时间:2021-12-18 16:58:22

“民族素质的急疾下降........”

流氓黑帮当道,当然喜欢手下也都是些流氓无赖啦。

回复 | 4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21-12-13 15:41:25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哎

回复 | 4
作者:侠客9 留言时间:2021-12-12 20:46:05

一位善良却命苦的大妈。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