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泉水的博客  
山泉水,清澈明净,甘甜味淳,回味无穷。  
网络日志正文
非婚夫妇(短篇小说) 2021-06-11 21:41:04

非婚夫妇

山泉水


卓妮娅正靠在床头,津津有味地读一本有关德国生态环境方面的书。她戴了一副褐色的圆框近视眼镜,穿着一件长睡衣,一撮耷拉下来的刘海几乎要盖在眼镜片的上端。卧房到处摆满了书,散落在地毯上、桌上、床头柜上。就连为快要出生的baby准备的小摇床上也有一本书。

“卓妮娅,卓妮娅!”在一声声呼喊声中,大门的钥匙孔咔嚓一响,沉重的大门打开了。保罗放学回家了,他的声音飘进了卓妮娅的房间:“卓妮娅,我的跑步比赛拿了第一!”卓妮娅一手撑着腰,一手托着圆滚滚的肚子,慢慢打开门,保罗红彤彤的脸庞透着喜悦:“Mama,我拿了第一名!”“ Wunderbar!我的小甜心!”还没等卓妮娅的话音落下,保罗转头一溜烟地哼着小曲跑进了他的房间。看着保罗的背影,卓妮娅顿时觉得身子轻松多了。在她眼里,这个十一岁大的儿子像她,小脑袋聪明,身体敏捷则像他父亲。

卓妮娅放下手中的书,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并在后脑勺上胡乱地盘了一个法国结,顿时显得精神多了。她随手关上卧房,是时候进厨房为保罗准备小点心。

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吱哑响了一下,一个亚洲面孔约莫三十五岁左右的女子从这扇门里出来径直来到厨房。她叫刘梅,身材苗条得略显单薄,大大的眼睛总是带着微笑。她在这里租住快一年了。这间公寓位于四楼,独占一层楼。一共三间卧室和一间很大的客厅,一间厨房,一间洗漱间,还有一条从东通到西的狭窄走廊。这是一套陈旧的经历过二战洗礼过的公寓。位于柏林市中心地铁八号线附近。这里的出租房一直又贵又抢手。刘梅刚到德国就能找到这么一间房子是非常幸运的。她住在靠西走廊的一间小房间。卓妮娅是刘梅的二房东。这个大房子是卓妮娅和史蒂文两口子从居住在奥地利的富豪手里用很便宜的价格租下来的。

“Hallo 梅!有什么新消息吗?”卓妮娅一边把杏子酱抹在一小块黑面包上,一边与刘梅聊天。

“没有,餐馆的广东老板不好。”刘梅皱着眉头无奈地说。卓妮娅关切地看了一眼刘梅,莫是她受了什么委屈,要还债的她还能挺得过来吗?卓妮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刘梅不流畅的德语表达一点都不影响她和卓妮娅的交流。一九七四年高中毕业后刘梅就在广州某街道供销社工作,出国前就已经是供销社的经理,自然也是那种聪明伶俐的女人。一九九零年她很幸运地拿到了语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赶上了自费留学德国的末班车。因为自一九九一年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靠一万马克作为存款自费留学德国了,这一万马克也是她东拼西凑借来的。卓妮娅很佩服她的胆量,她也喜欢卓妮娅,两个人相处得非常融洽。

刘梅指了指自己,继续用断句的德文说:“我要自己去找。我在语言学校也学了不少德语,可以勉强看懂报纸上的征婚广告。”刘梅指着手上的报纸,广告栏上面有不少她用红笔画的圈圈。命运对刘梅来说,就像算命先生嘴里吐出的卦,他说你可以有一个美丽的邂逅,那你就有可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遇到某一根葱。她想,遇见什么葱都行,不挑了。算命先生也说过,你也许有磨难。刘梅也想得开,人生本来就是磨难的旅程。就当自己是塘泥里被一根叶茎支撑起来的荷花,靓丽一天是一天。

在卓妮娅眼里,刘梅很漂亮,加上温柔可人的气质,应该是德国单身狗喜欢的东方猫。卓妮娅爱读书,在书上可以了解到各种动物的特性。德国人很喜欢这种体型纤细,身体线条流畅的猫(Orientalisch Kurzhaar),因为它非常听话温顺。卓妮娅自然就由东方猫联想到了刘梅。刘梅急于把自己嫁出去,好把身份搞定留在德国,卓妮娅早就知道,也很想帮她,可也没法子。

卓妮娅结婚后就不工作了。她身材纤弱矮小,白净的梨型脸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镜片后藏着一对炯炯有神的蓝色眼眸,深邃的目光里藏着聪慧。她爱读书,什么书都读,可以一整天倚靠在床头看书。平时除了在厨房做一些并不擅长的家事,就是读书。 今天,她穿了一件那种长长的拖至膝盖处的单衣,算那种德国女人爱穿的睡衣款式,可在刘梅眼里这就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老头汗衫,只不过在矮小的卓妮娅身上显得长了一点。 刘梅知道她不爱穿内裤,但是卓妮娅看起来并不属于性感风骚的女人。

卓妮娅对刘梅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尽量找朋友介绍打扫家庭卫生的零工给她。对此刘梅很感激。她觉得卓妮娅不但人善良,而且脾气好,她和先生史蒂文在一起十多年了,相处得即和谐又恩爱。

自从刘梅搬进来后,客厅就被史蒂文用来做他自己的卧房了。在德国夫妇分房就寝本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何况卓妮娅的休息时间与史蒂文完全不一样。

下午四点出头,史蒂文下班回家了。他一进门,地板嘎吱嘎吱地响了起来,家里就像来了一头英俊的大白马。近二米的大个子加上高高的鼻梁和会说话的眼睛,加上头发梳得溜光,着装整洁,着实迷人。他来到卓妮娅的房间,双手环抱着她,亲了一下她嘟起的小嘴巴,“亲爱的,今天怎样?”边说边蹲下来隔着老头汗衫亲吻了一下卓妮娅凸起的大肚子。“我的孩子今天折腾了没有?”“她今天倒是很乖!”“好,只要她乖,我就放心了!”史蒂文转身就去厨房里拿了一块甜点,然后去客厅。今天他看起来有点疲倦。

史蒂文出生在东德,十五岁的时候被西柏林的亲戚辗转带到了西德,而后独自艰难地讨生活,直到遇到卓妮娅,才有了一个安稳的家,保罗是他们爱情的结晶。现在他们又将有第二胎,史蒂文必须更努力地工作,每天5点起床去护理院上班,同时房子也必须出租一间以缓解生活压力。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爱的女人。他没有机会受良好的教育,也不爱读书。护理员的工作已经够累了,回家就想看看电视然后睡觉。

史蒂文与卓妮娅在厨房里一起准备晚餐。他们正商量请接生婆来家里接生的事宜。德国的医疗保险可以覆盖家庭助产师的费用。现在请接生婆的费用比十二年前要贵多了。卓妮娅不喜欢去公立医院生孩子,喜欢在家里迎接小生命的到来。史蒂文总是顺着卓妮娅的意愿,他不担心安全的问题,在德国家庭助产师也是有行医执照的医护人员。烧完晚饭,卓妮娅靠在史蒂文的肩头,看着史蒂文和保罗吃饭。和史蒂文腻歪了一会儿后卓妮娅便挪着步子回到了她的卧房。她今天没吃多少,日益见长的肚子把她的胃挤压得没什么食物空间。

史蒂文正要起身去客厅看电视,刘梅恰巧出现在厨房门口。史蒂文招呼道:“梅,来聊聊天。”刘梅高兴地答应着,她喜欢德国大洋马,她暗地里这样称呼他。在厨房里与史蒂文聊天是可以让她的荷尔蒙涨出平均值的。刘梅笑嘻嘻地给史蒂文泡上一杯他喜欢的淡淡的铁观音,两人面对面地喝茶。此时的刘梅格外可爱温婉。她很羡慕与她同岁大几个月的卓妮娅有这么一位英俊潇洒的郎君。聊着聊着,史蒂文话语一转,竟然关心起刘梅的私人生活。

“听卓妮娅说,你还没找到要结婚的对象。”刘梅羞涩地摇头,不好意思地躲开史蒂文的直视。

“我知道你就是想在德国待下来,我有一个好办法!” 史蒂文很肯定地大声说道。

刘梅赶紧转过头来,盯着史蒂文,眼神中流露出兴奋和期盼。史蒂文笑眯眯的眼睛在放电:“你和我结婚吧!这样你就可以留在德国。”他把手重重地拍在桌上,好像一切都可以轻松搞定一样。

刘梅瞪了他一眼,低头小声地说:“你别开玩笑!卓妮娅听见了要骂你的!”刘梅有点失望,同时心里也怪罪史蒂文玩笑开大了。她用眼角瞄了一眼史蒂文,发现他已经收起了他那撩人的眼神。是不是以前曾为他烧过几次中国菜,让他对自己有了好感?她开始怀疑,心里七上八下。

史蒂文这时也觉得好笑,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赶紧补上一句:“我和卓妮娅是未婚夫妇。我是自由身,可以和任何人结婚。”他拍着结实的胸部,显露出三十多岁男人身上固有的气魄和骄傲。 “你别骗我,你们都有了保罗还有,”刘梅在她的身前画了一个大圈,“卓妮娅的baby。”

刘梅脑子里的乱绪像过山车一样。他们怎么可能没有结婚!刘梅怎么也不能相信,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男女竟然没有结婚。难道史蒂文是一个浪荡公子?刘梅眼前立刻浮现了半年前发生在他家的一件事,尽管什么后果都没有,但是这个疑问一直没离开过刘梅的脑海。她不懂,德国人到底怎么想的。

那天是周末,史蒂文开门迎来了一位浓妆艳抹,奇装异服的女人。一个大大的熊抱和热烈的喧闹声把宅在卧室内的卓妮娅和刘梅不约而同地引到走廊。那才进门的女人叽里呱啦的,窗外小沟里的青蛙声也比这听不懂的德语好听,刘梅顿时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他们是老朋友了。卓妮娅与这个女人寒暄几句后,便到厨房为客人泡茶去了,刘梅这才从卓妮娅那里得知,这个女人叫玛丽,是史蒂文的前女友,刚从希腊旅游回来,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专程从不来梅去找希腊美男子,希望通过一夜情生个自己的孩子。原来史蒂文还有这样的前女友,简直与卓妮娅有天壤之别,刘梅偷偷看了一眼玛丽,再转头对着卓妮娅,张着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卓妮娅耸了耸肩,笑嘻嘻地继续忙着,看不出她的脸上有任何不悦。这时,史蒂文把玛丽领到客厅坐下,这位前女友径直地一屁股坐在史蒂文的一条大腿上,两人勾肩搭背亲热地聊天叙旧,一点也不忌讳端着茶水走进来的卓妮娅。卓妮娅站在她们身边笑嘻嘻地聊了一会天,就回自己的卧房了。这一切都被好奇的刘梅看在眼里,一团疑问一直留到了今天。

面对眼前的史蒂文,刘梅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与他结婚,这不是开玩笑吗?卓妮娅肯定要气炸了。

史蒂文看刘梅低头不说话,眉心处还拧着一个大大的疑问,就把卓妮娅叫了出来,并大声对刘梅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假结婚,你不就有了身份嘛!”

卓妮娅这时明白了,她解释道:“我们没结婚是为了得到政府对单身母亲的额外资助。而且,结婚与不结婚并不影响我们的感情。” 刘梅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卓妮娅继续说:“是我提议让史蒂文与你假结婚的。等你身份解决了再离婚嘛。” 刘梅知道卓妮娅一直对她很好,不会开这样的玩笑的。可是今天他们两口子却毫无忌讳地说出来,怎不叫刘梅心神不定。然而刘梅并没有完全转过弯来,心里还是有一道坎,万一弄假成真,岂不拆散了对自己关心有加的一对夫妇?不,是非婚夫妇。她这时还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一对恩爱男女竟然可以这么随便,不是随便结婚的随便,或是不结婚的随便,或是像史蒂文那样结婚离婚的随便。

作为一个从中国来德国找男人结婚的大龄姑娘,刘梅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内心的冲突。这种冲突之强烈,让她不知所措。在内心她是渴望爱情的,希望结婚有一个稳定的家,可是她不愿迁就的性格让她在中国的生活很不顺,最后加入了老姑娘的行列。为了逃避现实,只能借债千里迢迢到德国来嫁人。那怕语言不通,也不至于去面对家人朋友的脸色。但是今天 ,她迷惑了,在异国他乡遇到的人和事让她怀疑自己当初的想法。围墙外的人与围墙内的人,不是都可以同样地幸福生活,不是吗?

这时,保罗一蹦一跳地来到厨房,手上拿着一个自制的风筝:“妈妈,你说放风筝一定要用线系着吗?”

卓妮娅说:“风筝没有线也是可以飞高的。”

这时,刘梅好像被刺了一下,缓过神来,转头看着卓妮娅,仿佛透过她的眼镜片,看到了蓝色眼瞳里散发出的睿智和自信。

那天晚上,刘梅无法入睡。隔壁房间里,史蒂文和卓妮娅正在看电视台播放的喜剧节目,不时传来阵阵笑声。


浏览(2635)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