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童心 爱心 真心 + 昨天 今天 明天  
我的网络日志
我的小木屋(4)神兵天降 2021-04-10 17:35:54

一个偶然的机会问帮我修理出租房的水暖工,知不知道谁可以帮我盖木屋。他说:“问问比特”,说完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


一个电话拨过去.

“你来吧,XX街XX号”。

我急不可待,乘午休赶过去。那是一个还没有屋顶的建筑工地,车刚停下,比特向我走来。六尺个头的小伙子,一头棕色蓬松的卷发,大毛胡子,走近时才发现他健壮的铜色的臂膀和腿覆也盖着浅棕色的绒毛。站在逆光里,整个人毛茸茸的闪闪发光。

我赶紧取出刚网购到的木屋蓝图,展开在他面前。他聚精会神地看了两分钟:


“Can I have it? I will text you tonight”.


晚上比特的短信如约而至:“我没法照这个图纸做,不过我可以给你设计一个类似的,你看怎么样?”

“太好了”。

邮件来来去去,他给我设计的基本是个带阳台的“车库”,我要求内墙加高两尺,屋长加八尺,阳台由4尺延伸成八尺。接到材料单我就忙乎采购。签了合同,定在2017.8.26开工。

我们提前一天去迎接材料:大平头的拖车,外加升降铲车,我这才明白清华高工不是小瞧我们,真的两个外行想自己竖一个木屋起来,是基本没有可能的!


material1.jpg


第二天晚上比特提前一小时告知我,让我11:30在高速路口等,可是在漆黑的路边等到快凌晨了,才迎来了两辆皮卡。原来他们出了点意外,绑在车顶的梯子掉了,还好没砸到后面的卡车。好险!


合同注明我承担住宿不管饭。但我在他们出发前告诉比特,为了他们方便,住宿的钱我照付,但他们可以住我朋友的木屋,另外我来管饭。


记得小时候家里请木匠,裁缝来家干活,都是管饭的,而且饭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工程进度和质量。


我参照了建筑工人太太们在网上的热烈讨论的内容。制定了三餐计划,烤鸡,咸肉,鸡蛋,面包通心粉......高蛋白,高能量,外加星巴克咖啡和每天两餐工休美味的小吃。甜点,水果加各式巧克力。和比特商定了起床和每餐的时间,我和老公占一个卧室,比特住一间,三个小伙一个睡沙发,两个打地铺,一夜无语。


清晨7点,他们就开始干活了。我在一边准备早饭,一边偷空去“观摩”。哇,这是一场从精彩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皮特指挥三个小伙是神兵天降!


我们家的“野猪们”派上了用场。小伙们神速搭好了悬空平台。

bed.jpg

busy4.jpg

suqiang.jpg

balance.jpg

youban.jpg

peterwalk.jpg

walk.jpg

liang.jpg


工地上,只见他们小跑着,两人一组,啪啪啪,开的是气压机关枪。腰间和大腿上的皮带挂着各式长枪短枪和“神秘武器”。


巨大的压缩空气罐和发电机机声隆隆,砰砰砰砰不断的枪声划破了湖边森林的宁静。除了吃饭,工间短暂的休息,他们每秒都在紧张地战斗,直到天黑。


到了晚餐前,他们已在十尺高墙上飞檐走壁,上梁时天已经暗下来.俩个小伙一边一个抬着大梁木板,沿着高梯一路小跑冲上屋顶,上面两个小伙接应,沿着平衡木一般的墙走,把梁安在既定的地方。他们那种负重下的平衡能力胜过奥林匹克运动健将。


第二天哗啦啦四周木板围好了,开窗,我指向哪里他们就切个洞做个框架,不过这才发现供应商出了些错:有一扇窗夹层灌了很多水。门的左右方向反了,竖窗尺寸搞错了,方向也错了,变成了横窗。

window.jpg


我请皮特将错就错,干脆多加一对横窗,反正要去换那扇灌了水的窗,我再买一对。两小时后我回来,皮特不好意思说,“钉子不够了,能不能再跑一趟?”


“好的,我这就走”。心想不过多听几首歌儿而已。


两小时后我回来了,他们里外啪啪啪一阵扫射,几分钟就装好了所有的门窗。


我们激动地望着神兵天降从阳台上一个个跳下来,突然我问:“皮特,我咋爬上去呢?”

可不是嘛,“野猪”垫底的平台有四尺高,他们跳上跳下,大家都忘记了主人还需要个楼梯!


在剩木头堆里翻来翻去,比特说:“你还得再跑一趟了,买五根2X8的防腐木板”。我又一脚油门,听了两小时的歌。


一下午我连跑了三趟,路上六个小时,还不算采购的时间。叮嘱老公照顾好他们吃喝,却忘记提醒他拍照。

不得不佩服比特,他用铅笔画了几条线,咯吱咯吱锯出了楼梯。


晚餐有点迟了,篝火旁我们一起举杯庆祝。比特讲了很多他的故事,那三位小伙子都很腼腆,不过他们个个都着实夸了我精心准备的每一餐。其中一位小伙说他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的美味大餐!


我的小木屋震了整个村子,人们陆陆续续前来参观,恭喜。夸我们干的漂亮。


我的打猎朋友也第一次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望儿你震我们,因为你们是亚裔,更因为你是个女的!


我心里说,震了你们的是比特和他的小虎队,神兵天降.


相关博文:


我的小木屋(序)

我的小木屋(1)四处碰壁

我的小木屋(2)柳暗花明

我的小木屋(3)野猪伏地


浏览(131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小木屋(3)野猪伏地 2021-04-09 13:46:37

不久罗伯特的连襟汤姆请我们去参观他家。他的木屋封顶了。一进门就觉得房梁异样的高,忍不住问是不是二楼带阁楼。不问也罢,一问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建筑公司把梁高算错,增加了一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盖出了一个“怪物”: 要么放弃珍贵的空间,要么变成一个只能爬进去睡觉阁楼!


需要多大的英勇气概才能创造出这样的错误?!所谓建筑公司就一人,需要帮手的地方临时找个年轻人。


不过汤姆还是给了我联系方式。我通了一个电话:对方要求按$80/小时计算工时,而不接受承包。面对汤姆家的木屋奇怪的大梁,和遥遥无期的烂尾,我那儿敢请这位“大神”!


白白高兴了一场!


不过罗伯特木屋的腿还是给我启发和信心。我们决定用“镂空”腿,借鉴村长的水泥块设计。不管“避难所”最终长啥样,我们俩至少可以把腿架起了,让这些腿载着“硬壳”帐篷和冻土共沉浮。



说干就干, 比着村长家的水泥块,“放大“几寸,计算好需要买的水泥,沙子,钢筋。邻居朋友“遥控”指导并慷慨“支援”我们一些日久风化了的木头,老公负责钉框架,我开车去一小时外采购材料。


皮卡啊皮卡,我真想这时候有个皮卡该多好啊?省得我要跑好几趟。查了我的SUV载重量,用塑料布包好坐垫,均衡放好那些脏兮兮的水泥,砂石袋。等我听着歌,吃着零嘴儿开回家,老公已经钉好了一些框架。


从没干过体力活的我,真的搬不动那死沉死沉的水泥,装车是商店小伙帮的忙,卸车时老公捧着水泥嘿吃吃的,走走停停,肚子上沾满了水泥灰。



按照朋友的电话指示,我们把两袋水泥和一些沙倒入大垃圾袋,倒入水,翻,柔,推,捏那垃圾袋,和均匀后倒入“模子”,插几根钢棍,拍平。试出了合理配方,4升冰激凌桶上划上记号,一切就成了流水作业。


两人一边推搡那黑垃圾袋,一边管它们叫“野猪”,野猪啊野猪,你咋这么壮?你咋这么沉?

嗨呦呦,“一,二,三——翻!”


不好!野猪肚子破了!


赶快再套一层垃圾袋....朋友忘记说一定要买Contractor Garbage Bag!等我往返多次运水泥,辛苦完成所有水泥块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买错了垃圾袋!


细皮嫩肉的野猪们,给我们惹了多大的麻烦啊!


干这种体力活,有一个好处:睡得香!老公坐在副驾上,抑扬顿挫打着呼噜,兰花花,海峡姑娘,都“拽”不醒他,我不信,找了彭麻麻,他居然胆敢不理不睬,呼噜照打!


回到家,我念念不忘那群野猪,那些小嫩皮野猪们。从没吃过野猪肉的我,好奇从Costco的网购了一箱。冰鲜寄到家,果然香嫩多汁。


眼看着一年又要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人帮我们盖木屋,被我和老公“百般蹂躏”过的那群“野猪”们全都乖乖伏地,懒懒地晒着太阳。


pig.jpg


相关博客:


我的小木屋(序)

我的小木屋(1)四处碰壁

我的小木屋(2)柳暗花明


浏览(1715) (5) 评论(6)
发表评论
我的小木屋(2)柳暗花明 2021-04-08 23:21:51

一晃冬去春来,交完了地税,管理费和额外的接水管费。挖土机咔咔几下就挖出了一条“壕沟”到我们的“宅地”。问我龙头接在什么地方。

我估摸估摸,向东北方向一指,不一会儿他们就接了龙头,填了“壕沟”。


我不由感叹,这真是现代化的年代。去年朋友要借给我们汽油链锯“开荒”,看了网上一些电锯事故的视频,我们决意用双手和机械工具开垦出了宅地。一个长周末就可以完成的活儿硬生生干了一个夏天!看来要跟上现代化步伐,还要不断学习。


放弃了被所有人否掉了的木屋蓝图,开启了我无穷的想象空间。但是悠闲度假小木屋的伟大理想开始慢慢降格。


儿子说:“妈妈你就当那里是个临时避难所,万一城市发生大变故,就躲到那儿......” 说完还提醒我买应急水处理装置和25年战备粮。他是-25度野营过的户外爱好者,一股脑给我灌输了一大堆闻所未闻的自救知识。


天呐!心里暗暗叫苦,小木屋美梦竟落得个避难所的下场。


每天脑子里回放着哆、来、咪、发、唆、拉、西...


1.        大原木Log Home
2.        预制板Prefabricated
3.        集装箱Container
4.        松木板房
5.        废校车
6.        RV
7.        帐篷


因为土地是租用的,不许挖地,也不许盖永久性的房子。只能小打小闹DIY。这些“乐符”要么得现场安装,要么得用拖车拖到宅地上。


log.jpg

container.jpg

pine.jpg

schoolbus.jpg

tant.jpg

                 网上图片

一天,在居家花园展遇到一位盖圆木木屋的公司老板。他说有一个已经搭好的圆木架子$25000,给我看了照片,周末开车到城外的旷野里,看到了实物-非常小巧,露出的宽大结实的圆木柱子和大梁,挺气派。


可运输是个大难题,需要省级公路特许,和贵过了圆木框架的运费,让我不得不放弃。



又是一个长周末,开车去木屋附近的城市参观板式移动屋。


刚回到宅地,一位胡子花白的老翁跟了过来。原来他叫罗伯特,也是“新村民”- 我情有独钟村长的木屋,却没有留意他的新木屋。


他请我们去他家参观。那是一幢刚刚竣工的平房,用的是半圆木做的装饰外墙,很漂亮,值得大赞,但里面和城里小平房一摸一样,令我无语了。他说花了整五年的时间亲手盖成,一边说,一边给我们展示他的塞得满满的工具棚:发电机,压缩机,长短不一的气钉枪,无绳电钻,电锯,太阳能板和一柜子的蓄电池。


让我们惊喜的是,他的连襟的木屋就是隔一幢的那还没封顶的木屋。一家本地公司正帮着建....他可以帮我找的联系方式!


他又陪我们围着那盖了一半的木屋转了一圈,从外表上看,尺寸正是我想要的,我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千寻百转,只为这柳暗花明的一刻。


相关博文:

我的小木屋(序)

我的小木屋(1)四处碰壁

浏览(1222) (2) 评论(4)
发表评论
我的小木屋(1)四处碰壁 2021-04-07 22:26:12


定下宅地,每逢长周末遇加好天气,我们就以干活的名义去玩。


住在朋友家的木屋,安静的林子里睡的别提多香了。等吃完早饭,太阳已经当头照了。


一家人手脚并用,铲子,斧子,锯开出一条路,为了保留尽可能多的树,把木屋安排在“边界线”上. 边干边玩,采蘑菇,采野梅,划船....还邀朋友们一块来玩,大家合力帮我们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树根。


我兴奋地带他们绕着村长的“样板”木屋转上一圈。


cabin.jpg


朋友们呵呵一笑:“别的不说,你每年交的地税,管理费和汽油钱,是不是可以美美的住落基山的小木屋了?”


“你每年有多少天假?有假的话情愿满世界游,咋会花在这里?”


“你们没考虑去将来去暖和的地方退休养老?”


“哦,我还真没考虑那么多,那么远。就喜欢这儿.....”我喃喃地说。


忠言逆耳,可我丝毫没有反省,反悔的意思。


old map.jpg


读懂这张发黄的图纸并不难,设计思想是先做一个平台,然后做13根拱顶“鱼骨”式的梁,把它们一一竖起来,用4x8的合成板定在一块,最后开门窗。我把图纸给读“烂了”:本来就发黄发脆的图纸,成了碎片儿。想不到网上一收索,还能买到和40年前一模一样的图纸。 $9.95USD加邮费。我买了两份,还给了村长一旧一新。自留一份。


村长说他们家住得近,有皮卡。他们是在家按图纸裁好料,到现场组装,他家兄弟几个帮着上梁的。


我们有点傻眼了,谁来帮我们上梁?朋友们一撸一把博士,可读书人哪有那把力气啊!万一伤着了可不是闹得玩儿的。


村长的一番话还又点燃了我对皮卡思念的火花。可不是嘛,盖木屋运材料,还得先买个皮卡!


“嗨,找人盖吧!你哪儿能扶得住那大梁啊”痛恨开车的LG生怕节外生枝,冒出来个皮卡,让他像村长那样“蚂蚁搬家”似的盖木屋。


好吧!找人盖不就简单多了嘛。


谁知道我捧着图纸,到处碰壁。直截了当,加拐弯抹角地找了所有可能的公司和个人,包括清华建筑系毕业的国内高工名师,国外土木建筑毕业并正在行业工作的专家, 以及同事的在建筑行业摸爬滚打三十年的老公。一盆盆凉水哗啦啦从头泼下,凉到我的脚底心:没人认为这图纸可行,没人愿意给我们盖,更没人相信我们两个“外行”能自己盖木屋!


这是个木工工程:设计宗旨是手工拼制,全凭锯,榔头和几万只钉。时代不同了,哪里还有这么”磨叽”的木工!


好不容易披荆斩棘,清理出了盖木屋的地方,秋叶片片尚未落尽,我心已入寒冬。



浏览(1690) (3) 评论(13)
发表评论
我的小木屋(序) 2021-04-06 09:02:12

同父同母的大哥,比我大近两轮。十多年前他来加拿大,我带他野营加西。临行换下四人帐篷,买了个六人“双居”,六尺男儿也能在里面站直的“豪宅”帐篷。


大哥从军事学院毕业后被发配西藏。曾经发放过六位数军用帐篷的他,居然没有睡过帐篷!


他跟爷爷奶奶生活直到考上大学,是个地道的南方人,如果没有米饭,那就不叫吃饭。我左手拎着电饭锅,右手提着豆浆机出发了。


第一站班芙国家公园。天色渐暗搭好帐篷,咦,怎么觉得空荡荡的呢?哇呀,才发现老公把睡袋们忘家里了!抬手腕,查手机镇上Sports Check还有15 分钟关门。我一脚油门,赶在关门前进到了店里,不一会儿拎了四个睡袋,无比幸福地回到了我们的“豪宅”。


行程十天,我想方设法加入各地方的“时令”庆典,又让大哥体验到不同的“野”味儿:大米饭豆浆加烧烤,帐篷,酒店和小木屋交替,没想到他一下就爱上了小木屋,那种两居室带厨卫的“豪宅”。暗下决心,下次要带大嫂一块来加拿大落基山,再住小木屋。两年后他如愿以偿时才吐露那憋了两年的心愿。


喜欢冰岛教授家的小木屋,可飞六个小时有点远,喜欢打猎的朋友有个夏季“闲置”的木屋却不到的一半行程,一脚油门,一段歌的路程。


那儿曾是百年前欧洲移民繁盛聚集地,有房车,帐篷区和高尔夫场,最好的沙滩和峡谷森林区开辟出一木屋“小村”。村里不到二十幢大小不同,式样色彩各异的小木屋。


2014夏天,我偶遇“村长”。他和太太热情邀我和老公去他们的木屋做客。在对湖的大阳台上,我们喝着咖啡,品着甜点,聊得很开心。


原来他们俩年前轻时都是教师。喜欢旅游,曾经拖家带口去澳大利生活了三年。他们找到一家有相同理念的,想来加拿大暂住的家庭,“互换”了家。那段经历让他们特别想有一个自己的度假的木屋。一次村长出差到华盛顿,看到报上刊登木屋设计比赛的得奖设计,有一款他们特别中意。花$1.00USD邮购了一份图纸。


他们夫妇花了整整一个月搭起了木屋的“壳子”。当时材料费$1000。按今天的价格,应该是$10000。四十年后的今天,除了重新刷过外墙,木屋依然保持完好的“原始”状态。


说着说着,我们想到了一块:为何不盖个自己的木屋!

他们慷慨地把那张保存了四十年的发了黄,几处破损被粘连,而胶带已经脱了的图纸借给了我们,还带我们绕公园走了一遍,告诉我哪块地是可选的空地。我边走边拨打电话,告诉朋友我要盖木屋,村长四十年前能做到的,我们也能。


“好啊!那你们就做我邻居吧!”


抽出钱夹里的支票,签上望儿大名,我定了朋友家紧邻的地:一片被齐膝野玫瑰淹没了的森林!


大哥下次来,再也不用担心忘记睡袋了。那班芙小镇买的“多余”的睡袋们,也有地方去了。


好像一个说去就能去的木屋就在眼前。


cabin.jpeg


相关博文:

我住过的那些B&B(完)R教授的小木屋


往事唏嘘 -- 大哥和小芳

你个臭解放军叔叔!!!

浏览(1609) (4) 评论(8)
发表评论
总共有29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