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安雅云的博客  
安雅云  
        https://blog.creaders.net/u/1144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七位大学教授评价方方:因为方方,心中暗暗看不起自己 (ZT 2020-03-28 05:50:22



七位大学教授评价方方:因为方方,心中暗暗看不起自己

陈翔 传播与常识 Yesterday


?武汉疫情,普及了一个惨烈的词语,叫“方方”。这个词语曾是当代文学中的专有指涉,代表了一种审美符号,有专业意义但无普世价值,在世俗社会里有些冗余。


新冠病毒把整个中国激活,每一个泅渡的中国人都在拼命寻找亮光。方方,孤岛危城的写作者,关注最平凡的血与肉,叙述最细小的痛与悲。时代的尘土和悲情弥漫在每一个人的眼睛,方方这个小小词语所承载的义场,超越了政治、医学、舆论、经济等语域。


方方的书写,在艰难时刻,从一个地方主义的角度,回到社会最微妙的日常个人。狭路相逢的真相,生离死别的撕裂,苟且卑微的茫然,包含着“个人的才是重大的”这一深刻的社会批判以及呼天抢地的生存主张。狭小的,隐匿的,尖锐的,方方书写的每一个词语,都是一次疼痛的呼吸,装满了潦草而又挣扎的故事。直白叠加意象,坚持最终弃绝,方方的民间书写和地方主义关怀,抵达了更多人在大风中自救的心灵。


方方和她的写作成为了一种艰难的苏醒。在自媒体的迁徙中飘零,文字大逃亡之后的删割,各种辱骂和怀疑的追杀,恫吓才是真正的稻草,发人窒息。方方坚持了,在她身上汹涌的暗流,被她驯服。每天一则倔强日记,成为了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历史进阶中沉重的一步,也构成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重要的人间剧情。对细小生命的悲悯,是国家记忆,更是民族印痕。


都在沉默,方方站出来,并且大声说话,成为了一个惊愕而又叵测的符号。在一个杀伐纵横的语境里,方方清楚每一个文字里都风声紧密。阎连科说:“要感谢方方,是她捡起了作家和文学掉在地上的脸。”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唐翼明:下次诺贝尔奖应该颁给方方!



“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能够在这样的事情上没有自己的立场,没有自己的看法,不敢说话呢?”方方是最出色的“战地记者”!


“其背后还有更深刻的社会原因,否则不会发展到如此严重、如此惨烈。”要正确理解“多难兴邦”,“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像方方那样,敢于说真话,这样国家才有希望。”“武汉日记”记录了底层人的悲惨生活,武汉市人人争读,老百姓都是赞不绝口。甚至有朋友说,下次诺贝尔奖应该颁给方方。


她并没有在艺术性上多下功夫,就是很平实的记录。有人指责说,方方道听途说,自己又没有去什么危险地方。还有比武汉更危险的地方?我们这些人就在战场上,方方就是最出色的战地记者。我们听到的都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事,活生生的悲剧呀。问题是你有没有胆量正视,愿不愿意正视,愿不愿意如实的写下来。方方做到了,我要向她致敬!


凡是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怎么能够在这样的事情上没有自己的立场,没有自己的看法,不敢说话呢?


转自公号《苍山夜雨》

 

 

同济大学教授陈家琪:因为方方,心中暗暗看不起自己



方方日记,有什么很新奇的东西吗?至少在我看来没有,都是一些人们(应该有一个限定范围)经常挂在嘴上的大实话,浅显直白,真情实意。


动笔写这篇文章时,凌晨1点半,看到方方3月18日的日记(幸好现在还在),里面对这位16岁的高中生说:“孩子,我还要告诉你,我的16岁时代,比你差远了。我连`独立思考`这样的词都没有听说过。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需要独立思考。……孩子,你知道吗?改革开放的十年,几乎是我自己和自己斗争的十年。我要把过去挤压进我脑子里的垃圾和毒素一点点清理出去。”


当一个人不得不面对自己时,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勇气。首先,你敢不敢承认你心中还有一个自己;其次,你敢不敢面对心中的这个与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全然不同的自己?无论是冯天瑜还是方方,尽管他们都说的是一些很平实的话,但所需要的竟然都是一种非凡的勇气。


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没有这样的勇气,尽管我可以给自己找到无数辩解的理由:不是我的研究方向、与我有什么关系、关心了又能怎么样、自己不觉得自己太老、太忙、太想表现自己吗?难道没看见某某的下场吗?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等等。

方方说的那些“我要把过去挤压进我脑子里的垃圾和毒素一点点清理出去”的话,是无数哲学家,特别是一位法国哲学家、也是数学家笛卡尔(1596——1650)早就说过的话,后来的人也用“呕吐”来形容这种自我清理。在人的成长过程中,也许任何一个人都有各自的“呕吐”方式,总之以前所接受的、学习的并不都对,还需要一番自我的消化、清理。


在勇气上,我们,至少是我,还真的应该向冯天瑜先生和方方女士学习,尽管这不一定就能使我从此变得更有勇气,但至少,我会敬佩他们,心中暗暗看不起自己。 


转自公号《吉言贤食》

 

 

湖北大学教授刘川鄂:方方日记有5000万阅读量,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观



我们理解方方在为民众代言,但很多人包括基层公务员(也属民众)不理解,觉得伤了认知习惯,搅了好心情,反而恼怒生恨。他们不坏,但是有点蠢。


一个更加无知的观点,是说方方“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这些人混淆了公民和政府的关系,不懂得是公民(纳税人)在养活政府,而不是政府养活公民。


“看着好像为小民奔走呼号,但又感觉你是唯恐天下不乱。”有网友指责,“方作家每天都要散布一些悲观的消息,昨天死了几个,今天死了几个,不知道想干啥?一方面摆出忧民的样子,一方面又不遗余力地制造恐慌,经常听些负面消息,对精神就是一种摧残。方作家省省吧。”


敢于批评的是作家,一味赞美的是庸才。


责怪责骂方方者,你有你言说的权利,继续有,永远有,偶尔骂一两句也不是多了不得的事。但是我想提醒你,据说方方日记有5000万的阅读量,除去老人和小孩,还有某些不便点赞的人,是多么惊人的一个数字啊。这应该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观,是自媒体时代的奇迹。一个这么多人支持和肯定的作家和她创造的时代文本,你轻易去否定它,需要多大的理由啊?


转自公号《事实杂货铺》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面对方方,我们这些爷们难道就没一点愧意?



武汉封城这一个多月来,夜早晨床前,晚上起床后,武汉人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志”,既从她那儿理解疫情的变革,也从她那儿感触感染武汉人的忧戚。


“方方日志”是罕见的日志体散文,更是贵重的武汉封城“信史”。湖北当地的记者我不敢阿谀,也不想多说。


只需把记者的报道与方方日志对读,方方和那位记者的地步和见地便高低立见。


记者特别缺少方方的“情面味”。


方方是一名老奶奶级的女作家,在此次大家生畏的疫情中,不顾性命的安危,鄙视周围的冷言冷语,用她质朴而又凶暴的文笔,既不虚美也不隐恶,既不矫饰也不煽情,在这场稀有的劫难眼前,写出了武汉人面临存亡的宽大旷达刚毅,面临病毒的慌张惧怕,写出了武汉人的期望与懊丧,眼泪与欢笑,低微与威严。


武汉以致中国这场太古未遇的灾害,仿佛没有电视报纸的甚么事儿,人们也仿佛完整不晓得我们另有电视报纸,各人只顾去搜“方方日志”,既没人去探听电视报纸说了哪些啥,也不在意这些媒体到底说了哪些啥。


大家有所不知,我与方方倒是都住在武昌,但彼此不是干一个行当,我本人又不太喜欢与人交往,藉用老子的话来说,虽然“鸡犬之声相闻”,但大家“老死不相往来”。


写上面提到的那篇文章,我不是由于私交而“助阵”,完全是出于道义而发声——既肯定“方方日记”的社会和文学价值,也维护一个作家真情书写的权利。


目前所见到的这六十篇日记,并非完美无暇的经典。不过,希望不要由这些日记,牵扯到什么“阴谋”“煽动”“抹黑”“砸锅”上面去,并进而展开对作者的人身攻击。


武汉以外的情况不太了解,我身边的同事同行同学同乡,这两个月来,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方方日记”。


这些日记既直面抗疫前期的隐瞒失误,也肯定后期的努力弥补;既记载失去亲人万箭穿心的痛苦,许多病患求治无门的绝望,表现前期较高死亡率的忧虑,也抒写后期逐渐清零的喜悦,并表达对疫后生活的展望与期盼。


错误、成绩、血泪、困惑、悲痛、喜悦……全都交织在一起,正如《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所埋怨的那样,方方日记“把家里好的孬的一股脑都端到大街上”,它们为武汉抗疫留下了真实的历史记忆。


从一开始,方方对自己的站位就有清醒的认知,她在接受“东方网”采访时说:“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以后你们多半会被要求写颂文颂诗,但请你们在下笔时,思考几秒,你们要歌颂的对象应该是谁。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我虽然人老了,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


她没有弯腰去肉麻地捧场,没有为灾难去写谀词闹曲,没有为隐瞒渎职去开脱粉饰。冯天瑜、丁帆教授称赞“方方日记”是一次启蒙。


如果现在突然在武汉街头露面,方方一定会受到凯旋式的欢迎。


可是,所有作家,所有学者,所有文人,都可以做这场疫情中的“方方”,为什么疫情中只有她一个方方呢?扪心自问:要是再让大家选择是否做“方方”,谁愿?谁敢?


正因为凤毛麟角,所以才鹤立鸡群。 


转自公号《戴建业》 

 

 

湖北大学梁艳萍教授:直面对冲,迎头相撞是方方



作为困于孤岛危城的写作者,方方开始记录,一日一记,一天一文,以个人为中心,非虚构叙事,记录着武汉的一点一滴,一人一事。


封城快两个月了,很多人每天都等候到子夜,读方方日记后再睡去。读者关心着方方,关心着武汉,关心着湖北,方方关心着人,关心着病人,关心着他人。


方方首先是从身边人开始记录的:女儿、大哥、小哥、侄女、朋友、同事……女儿的父亲在上海住院,因为肺部阴影,被怀疑感染,女儿也就不得不隔离他处,除夕之夜,大家小家分离在武汉多个地方,不得团圆,方方也只能冒雨去给女儿送“团年饭”。当女儿父亲的警报解除,大家的内心松了的那口气,是多么的刻骨铭心!


方方在记录病患和死亡的时候,内心的悲悯从文字流出。她关心的是人,是人的生命,是人的生命的拯救和延续。对于百步亭万家宴的批评,对于团拜会的批评,对于各种不合时宜的聚集的批评,都是因为这些举措导致了病毒的扩散,引发了大面积的感染,而导致了人的生命的损伤和死亡。这些都需要追问,方方的追问,也是为人的追问。


方方为人的写作,所遭致的围剿与围攻,基本都是心中、眼中、思维中无人的嚣叫,是封建时代前现代思想的再现。他们不知晓《拯救大兵雷恩》的精神,不理解《入殓师》美妆走向他界的悲愿,不明白弘一法师和丰子恺的师生为了护生而做的诗画,更不晓得在灾难和疫情之中,悠悠万事,救人为上。方方为那些素未平生的病患亡人的记录歌哭,其实就是人的本性,人的关爱,人道精神使然。


那个时候,正是武汉死亡人数上升的时候,不少人没有来得及确诊就离开了人世,不少人无法住进医院而死于门诊走廊大厅;也有一些人是在街头的店铺门口;更有一些人为了不传染给家人和孩子选择了自杀……李文亮医生、林正斌教授、段正澄教授、红凌教授、常凯导演一家死亡……死神追逐着人群,病毒吞噬着生命,遗体无法及时火化,骨灰也不知何时安葬。此时的官员们却手足无措,朝令夕改,顾此失彼,虽然守土一方,却没有足够的勇气与担当,只懂得听将令,推责任。“为什么我们的层层官员都可以把一纸文件教条化?”方方在她的日记中既有对于官员理政防疫水平的分析,也有对于他们失职的反思与追问。 “一场疫情暴露出巫术的众生相,暴露出中国各地关于的基本水准,更薄了出我们社会的疾病,这是比冠状病毒更为恶劣更为持久的疾病。而且看不到治愈期。”


那些缺少同理心和人情味的知道分子,如何能够理解被隔离的武汉,被囚禁的市民——茫然四顾,明天的早餐在哪里?花冠的病毒在身边,生存问题,心理问题,抑郁问题,慢病问题,都是问题。再理性的人也有难以承受的时候,也有难以苦熬的片刻。


方方说,这一时段,我们唯一可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管好家人。服从指挥,完全配合。咬紧牙关,关门闭户。”


封城日记的挞伐者,从一开始就排成了长队,他们挥舞着十八般兵器,喊着骂着,朝向一个65岁的老太太恶狠般地扑来。


难怪伊沙的诗歌《国姓》这样写:“这个民族,国姓为赖”。


转自公号《吉言贤食》
































































浏览(331) (29) 评论(2)
发表评论
情形危急,我们能为在美国的自己做些什么吗? 2020-03-11 09:46:11

转发来之意大利的信:I am writing to you from Bergamo, Italy, at the heart of the coronavirus crisis. The news media in the US has not captured the severity of what is happening here. I am writing this post because each of you, today, not the government, not the school district, not the mayor, each individual citizen has the chance, today to take actions that will deter the Italian situation from becoming your own country’s reality. The only way to stop this virus is to limit contagion. And the only way to limit contagion is for millions of people to change their behavior today. 


If you are in Europe or the US you are weeks away from where we are today in Italy.


I can hear you now. “It’s just a flu. It only affects old people with preconditions”


There are 2 reasons why Coronavirus has brought Italy to it’s knees. First it is a flu is devastating when people get really sick they need weeks of ICU – and, second, because of how fast and effectively it spreads. There is 2 week incubation period and many who have it never show symptoms.  


When Prime Minister Conte announced last night that the entire country, 60 million people, would go on lock down, the line that struck me most was “there is no more time.” Because to be clear, this national lock down, is a hail mary. What he means is that if the numbers of contagion do not start to go down, the system, Italy, will collapse. 


Why? Today the ICUs in Lombardy are at capacity – more than capacity. They have begun to put ICU units in the hallways. If the numbers do not go down, the growth rate of contagion tells us that there will be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in a matter of a week? two weeks? who will need care. What will happen when there are 100, or a 1000 people who need the hospital and only a few ICU places left? 


On Monday a doctor wrote in the paper that they have begun to have to decide who lives and who dies when the patients show up in the emergency room, like what is done in war. This will only get worse. 


There are a finite number of drs, nurses, medical staff and they are getting the virus. They have also been working non-stop, non-stop for days and days. What happens when the drs, nurses and medical staff are simply not able to care for the patients, when they are not there?


And finally for those who say that this is just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old people, starting yesterday the hospitals are reporting that younger and younger patients – 40, 45, 18, are coming in for treatment. 


You have a chance to make a difference and stop the spread in your country. Push for the entire office to work at home today, cancel birthday parties, and other gatherings, stay home as much as you can. If you have a fever, any fever, stay home. Push for school closures, now. Anything you can do to stop the spread, because it is spreading in your communities – there is a two week incubation period – and if you do these things now you can buy your medical system time. 


And for those who say it is not possible to close the schools, and do all these other things, locking down Italy was beyond anyone’s imagination a week ago. 


Soon you will not have a choice, so do what you can now. 


Please share.


这张图是另外一个贴子;关键是图中的横线;如果不采取有效隔离和预防措施,现有的医疗系统将无法承受和接纳迅速增加的病例!














浏览(8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情形危急,我们能为在美国的自己做些什么吗? 2020-03-11 09:46:07

转发来之意大利的信:I am writing to you from Bergamo, Italy, at the heart of the coronavirus crisis. The news media in the US has not captured the severity of what is happening here. I am writing this post because each of you, today, not the government, not the school district, not the mayor, each individual citizen has the chance, today to take actions that will deter the Italian situation from becoming your own country’s reality. The only way to stop this virus is to limit contagion. And the only way to limit contagion is for millions of people to change their behavior today. 


If you are in Europe or the US you are weeks away from where we are today in Italy.


I can hear you now. “It’s just a flu. It only affects old people with preconditions”


There are 2 reasons why Coronavirus has brought Italy to it’s knees. First it is a flu is devastating when people get really sick they need weeks of ICU – and, second, because of how fast and effectively it spreads. There is 2 week incubation period and many who have it never show symptoms.  


When Prime Minister Conte announced last night that the entire country, 60 million people, would go on lock down, the line that struck me most was “there is no more time.” Because to be clear, this national lock down, is a hail mary. What he means is that if the numbers of contagion do not start to go down, the system, Italy, will collapse. 


Why? Today the ICUs in Lombardy are at capacity – more than capacity. They have begun to put ICU units in the hallways. If the numbers do not go down, the growth rate of contagion tells us that there will be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in a matter of a week? two weeks? who will need care. What will happen when there are 100, or a 1000 people who need the hospital and only a few ICU places left? 


On Monday a doctor wrote in the paper that they have begun to have to decide who lives and who dies when the patients show up in the emergency room, like what is done in war. This will only get worse. 


There are a finite number of drs, nurses, medical staff and they are getting the virus. They have also been working non-stop, non-stop for days and days. What happens when the drs, nurses and medical staff are simply not able to care for the patients, when they are not there?


And finally for those who say that this is just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old people, starting yesterday the hospitals are reporting that younger and younger patients – 40, 45, 18, are coming in for treatment. 


You have a chance to make a difference and stop the spread in your country. Push for the entire office to work at home today, cancel birthday parties, and other gatherings, stay home as much as you can. If you have a fever, any fever, stay home. Push for school closures, now. Anything you can do to stop the spread, because it is spreading in your communities – there is a two week incubation period – and if you do these things now you can buy your medical system time. 


And for those who say it is not possible to close the schools, and do all these other things, locking down Italy was beyond anyone’s imagination a week ago. 


Soon you will not have a choice, so do what you can now. 


Please share.


这张图是另外一个贴子;关键是图中的横线;如果不采取有效隔离和预防措施,现有的医疗系统将无法承受和接纳迅速增加的病例!














浏览(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哦豁,我遭了哦豁 作者 ▏平叔 2020-03-07 17:11:43



哦豁,我遭了哦豁

作者 ▏平叔


自那天哦豁一文被哦豁了以后,这两天一直没有更新,朋友们纷纷以各种方式问候平叔,问平叔咋个了,是不是也哦豁了。


更有外地的朋友问,你说的那个哦豁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没想明白就不能看了。


1

我先来回答哦豁是啥子。

哦豁,是成都人的口头禅,它是象声词、语气词。读作【o huo】,歌词大意是指完蛋了、糟糕了、表示惋惜和无奈的一种语气。

传说以前成都有卖“哦豁”的,卖哦豁的手里捏着一个蝴蝶,说五分钱一个哦豁,收了小孩子的钱,手一张开,蝴蝶飞走,小孩一声哦豁,算是买了。

小时候吃冰棍,舍不得一口吃掉,慢慢舔,舔的冰糕与棍脱离,整个掉在地面,手里仅剩个光秃秃的棍,不由得一声哦豁脱口而出,满满的气急败坏加沮丧。

至于那天的哦豁,我只是用成都人的一声哦豁来表达哦豁的心情,我觉得那时只有哦豁才能诠释我哦豁的心情,就表达那么一个简单的惋惜心情而已。可惜还是被瞬间的哦豁了。

我查看了一下,哦豁从诞生到哦豁,前后不到三个小时,数据显示有四万多人阅读。然后,戛然而止,哦豁了。

来到世上六十年,目睹过的哦豁一串串,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我早已习惯各种哦豁了。但前两天的哦豁被哦豁,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觉得真的太有点他老天爷的哦豁了。

我的那一声哦豁又没有多说啥子,我只是为哦豁而轻轻地哦豁了一声。你想嘛,大家都快被关哦豁了,哪个不想早点结束这个哦豁的日子?所以冒个皮皮说声哦豁又爪子了嘛?

哦豁,你还是把我的哦豁给哦豁了!

哦豁就哦豁,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于是我豪情满怀,于是我想赋诗一首,赋一首《哦豁歌》

啊,哦豁!(大家不要笑,我从小学写诗都是这样开头的),重新开始。


啊,哦豁!


这声哦豁是难以置信的哦豁,

又是不得不信的哦豁。

这声哦豁是无比惊讶的哦豁,

又是无比惋惜的哦豁。

毕竟这些已经哦豁了的哦豁,

是我们从冬天一直哦豁到春天,

用了好多个哦豁才一个个攒起来的哦豁。

哦豁,

只因一个突如其来的哦豁,

一切全都又变成哦豁!

哦豁让我郁闷,

哦豁让我纠结,

为了舒缓淤积在我心中的哦豁,

于是我写了一篇哦豁。

这个哦豁没得其它意思,

它只是为哦豁而哦豁,

这个哦豁只是一声叹息,

没想到叹息也会被哦豁。

面对哦豁,

我也只能接受哦豁……

哦豁啊,

哦豁!

生活中难免会有一些哦豁,

哦豁来了也不见得一切就哦豁了,

我们只是希望生活里能少一些哦豁,

毕竟哦豁不是吟唱情歌。


2

那天正写到哦豁歌,忽然觉得上腹部开始有点隐隐发胀,我以为跟平常一样,只是胆结石引起的小不适,心想泡个热水澡就好了,就离开键盘,去给池子里放水,准备泡澡。

人在水中,轻飘飘的,而腹部却被阵痛激发的愈发沉重起来,我预感胆囊会在今天也给我哦豁一下,于是赶紧起来,躺回床上,想再静静地感受一下疼痛发展的趋势,看是否有必要去医院。

我胆囊里的石头,已经是十多年的存在历史了,迄今算来,它发癫折腾我前后也有七八次了。每次发作,我都下决心要把它拿掉,可一旦痊愈,我又开始犹豫,因为胆囊毕竟是我躯体的一部分,是父母馈赠给我的,我岂能自作主张一割了之?

说征求父母的意见吧,父母双亲早就驾鹤西去,不能给我建议了。再咨询身为外科大夫的一帮朋友们,也是意见相左,让我听起来都有道理,却始终难于决断。其实我心里明白,不能下决心动手术的原因不在其它就在于我,我心里是万般不舍包裹着石头的那个胆囊。

过零点了,上腹部的胀痛感明显加重,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抱有一丝侥幸,万一它突然就不疼了。我知道这种期望是不合胆囊发炎的脾气的,我只是不愿意此时去医院凑热闹,我摸摸前额似乎有些发热,我怕去了医院被一竿子划到发热病人堆里去,那我才彻底哦豁了!

1点了,我觉得浑身有些冷,我打开已经关闭几日的暖气,我把肚子贴在暖气片上,一股热气进入体内,感觉舒服多了,脸上也渗出了汗珠,我正想松口气,忽然一阵绞痛自腹内向整个身体扩展,我竟一下子支撑不住,双腿“扑通”跪在了木地板上。

声音惊醒了妻子,黑暗里,她问怎么了,我说没事,起夜碰了一下门,说着,我摸索着躺回了床上。她觉得不对,打开床头灯,看看我,问是不是胆囊炎又发作了?我点点头,好像是。她说,都是让哦豁给弄的,这下好了,自己也哦豁了。

平时,妻不是一个幽默的人,但哦豁的一番言论让我直想笑,我都这样了你还给我说哦豁,我刚想咧嘴扮笑模样,一阵疼痛袭来,顿时一脸苦瓜。

妻说我们赶紧上医院吧,别耽搁了病情,我说再看看,看看会不会有缓解。妻找来一些与胆囊有关的药让我吃,我闭着眼全部给吞了,连瞅它们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看看时间,凌晨三点过。疼痛感还在以各种方式持续加重,简直是生不如死的煎熬,那种强烈的痛让人感觉整个腹部都要爆炸了,我起身躺下,躺下起身,我左侧卧变换右侧卧,我跪,我弯曲身子,全都无济于事,我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此痛,我万念俱灰!

不行,我们得赶紧去医院!妻严厉地说,这胆囊炎一旦发作就不会收手,万一触发胰腺炎,那就晚了。说到胰腺炎,我就不再坚持不去医院了,我母亲就是因胰腺炎去世的。

疫情期间出门很麻烦,收拾了好一阵才具备出门的起码条件。妻说打的,我说开车,这样会降低触及病毒的机会,妻说,开车行不行,我说赶紧吧,趁现在还行。

想着华西才有了哦豁,我们决定去投奔市一医院。医院离我家不太远,前几次胆囊炎发作我都是去的这里,熟悉了。

忍着腹内疼痛的绞杀,到了市一医院,大概是凌晨五点。医院四周都停满了汽车,显得乱糟糟的,一打听,疫情期间社会车辆都不能进医院。停好车,妻搀着我一步一步地挪着走到医院门口,虽然是凌晨,但几个保安都很负责,见我上前,额温枪很及时的瞄准了我额,示意放行,我心宽慰,体温居然正常。

直奔急诊室而去。急诊室警卫森严,每个想进大厅的人,必须得站在地面的圆圈内,接受一个相机模样的机器检查,正常,方予放行。

我幸运,没有哦豁,我也过了。

然后就是接受问诊台的询问。先问近期去没去过湖北,去没去过武汉,我摇头。再问,有没有和人聚餐,有没有接触过发热者,我摇头。接着问诊台妹妹拿起一支额温枪又要瞄准我,我说刚才已经都测过了,妹妹闪烁着口罩上面一对漂亮的眼睛,说,这是要求,于是我头不摇了,乖乖地再接受一次测温。

温度测完,热情的妹妹问我看什么病,我卷曲着身子,无力地回答,胆囊又疼了,妹妹说我得再给你量下血压,于是量了,比我在家自己量的还低一些。妹妹最后拿出一张不干胶的签,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然后贴在我手背上。

由于是急诊,人并不太多,妻子挂了外科的号就带我去看医生。医生是个女医生,由于带着口罩,也看不清年龄大小和模样乖巧,但问诊却是很职业尽责。问了几句病情,就让我躺在检查床上,给我检查腹部,所按之处还问疼不疼,这让我找到了救星一般,心里也安稳了许多。

检查床下来,重新坐好,我介绍说,前几次犯病,都是直接上药,解痉的,止痛的,消炎的……赶紧给我上吧,忍受不了啦。

女医生摇摇头,说以前可以现在不行,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必须得给你先做CT、心电图、血常规……以后,我们才能给你治疗胆囊炎的问题。

见我疑问,女医生进一步解释,没办法,以前很简单的事,现在就会变得很复杂,不做这些检查,不能排除你“病毒”的身份,不能给你治疗。然后又强调,如果你不接受,你可以换个医院试试。

怎么能够不接受?已经痛成一滩烂泥的平叔,哪里还走得动?也只好点头接受。

女医生果真是个很职业的好医生,她见我要死不活的样子,就安慰我说,这样,我把检查单都开好,治疗药物也开好,检查之前,先给你打两针止痛药……好吗?我忍住痛,将脑袋如鸡啄米般上下频闪,那一刻,感激涕零啊!

一边在电脑里下药,女医生一边开始询问,去没去过湖北,去没去过武汉,有没有和人聚餐,有没有接触过发热者,我都予以否认。女医生无语,等着身后的打印机一阵乱响吐出一叠黄色的单子之后,女医生抽出一张,让我签字,我一看是保证书性质的,承诺刚才的回答是真实的。

签完字,女医生很认真地给我说,大爷,等你好了,还是赶紧把胆囊手术做了吧。我说这世上你算是第一个叫我大爷的人。女医生答,你比我爸的年纪都大,叫你大爷不应该吗?应该应该,只是一声大爷彻底把我的青春年华给哦豁了,老子一步踏入大爷行列。

那天清晨,在妻子的带领之下,我拖着疼痛的身躯,在医院的楼上楼下穿梭着,直到八点,才拿到所有的检查结果,我才终于能如愿躺在病床上,接受药物的滴注。

也是医院新规,患者不许家属陪伴,妻说他一宿没睡,万一睡着了空针咋办?护士妹妹齐声回答,有我们呢!

有护士的照料我就放心了,再加上如今的医院的确不是好呆的地方,我劝妻回家,妻不忍,我说走吧,反正你也近不了跟前,在这也没意义。

妻走了。我躺在病床上,眼睁睁看着液体一滴一滴流进血管,想象着疼痛离我而去,不一会儿,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迷糊中被护士小姐姐唤醒过三次,三次都是差点空针。护士小姐姐没有埋怨我,或许是因为她们有过照料的信誓旦旦之保证,所以态度特别好。

明天是三月八日,我还得再去输最后一次液,胆囊炎带来的哦豁就应该滚蛋了。

感谢大家的惦记,没有一一回复,敬请谅解。

最后,祝女士们节日快乐!

平叔送一首梅艳芳唱的《女人花》给大家,以表祝贺。

虽然这个节日你们不能与姐妹们团聚,但还是应该快乐,相信可以团聚的日子就快到了









浏览(12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武汉,我恨你!女孩含泪追忆逝去男友! ZT 2020-03-03 06:30:22

武汉,我恨你!女孩含泪追忆逝去男友!

政经社 Today


编者语:“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此故事从红星新闻看到的,不知真假。但真的如标题所言,我也泪目了。来源:红星新闻


01


2020年1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我和父母在超市买年货。


佟生发微信过来,说,妞妞,我感觉有点儿感冒,想去检查一下,怕是感染了。


我骂他乌鸦嘴,武汉一千多万人,哪那么容易中枪。


佟生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和佟生相爱三年,毕业后,我留在武汉发展。他在一家公司做程序员,我在一家装饰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我们有一个大大的梦想:挣够首付,买套房子。


在武汉上学,工作,生活了七年,因为佟生,我爱上了这座城。


佟生的家在乡下,父母都是农民,我爸妈反对我留在武汉,要我回来发展。但我为了爱情,义无反顾。我相信,我自己挑选的人,会给我幸福的未来。


我们打算今年春天,武汉樱花盛开的时候,去拍婚纱照,选一个吉日,把婚结了。

 

02


下午4点半,佟生在微信上说,医院的人太多了,他一直在排队,仍没排上号。我问他,排不上不知换一家医院?他说,都一个样,发热的病人太多,都挤。


武汉那么多家医院,“都挤”是什么概念?从男朋友的描述中,我意识到,武汉的这场疫情,是一场灾难了。


问他是什么症状,他说,浑身酸痛无力,想吐。


新冠肺炎不正是这种症状么?我十分着急,这个时候,劝他回其父母家,不是恰当的选择。我想起有个同事,她老公好像在医防院上班,赶紧给她电话,让她想办法帮帮忙。看能不能走个后门,让佟生得到诊治。


同事告诉我,他老公所在那个医院,是民营系,不接收发热病人。


佟生没排上号,拖着病体,回到出租屋。

 

03


我在手机上订票。我要赶回武汉,我要陪在佟生身边,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人,是我。


我订的高铁票,是1月24日。当晚深夜11点左右,我手机收到提示退票信息,原因是武汉刚刚提出封城,我买的这趟高铁,不经停武汉了。


武汉封城了?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此次疫情,永比想象中要严重!


我睡不着,和佟生视频。他躺在床上,怀里抱着我经常抱着睡的小布熊,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些药品。


我要他和社区联系。我看了新闻,可以安排救护车接诊的。佟生告诉我,没用,社区工作太多了,只能顾上病情严重的。


能够理解,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让武汉慌了阵脚,这个时候,没有一套完善且健全的机制,是正常的。


第二天一早,佟生说,感觉好了很多,体温从昨天的38度降到37.5度了,而且也不感觉累,应该只是感冒而已,让我放心。


真是一个令我欣喜的好消息。我怕他哄我,让他在视频中当着我的面量体温。温度果然没有上升。


我的佟生,那么温和那么善良的一个大男孩,哪会被感染?


04


大年初二。


我和佟生约好的视频时间,他失约了。


打他电话,关机;发微信语音不回。


我打佟生父亲电话,老人家说,佟生没有回家,他们也联系不上。我联系小区物管。物管告诉我,小区已经确诊多例感染者,封闭了。他在确诊病例上没有翻到我男朋友名字。我正松了口气,他又告诉我,疑似感染者的名单上,有一个名字,叫佟生。


我问疑似病例医院是怎么处理的?物管说,居家观察啊,医院收不下了,除非严重到不能呼吸,才有救护车来。


我在网上看到报道,有感染者因为住不了院,死在家中;因为没有病床,死在医院的留观室里……还有很多患者求助的信息,让我触目惊心。


物管去我们的租屋看了,佟生并没在家。我十分焦急,但却无能为力。


直到下午,佟生才回我电话。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去。

 

05


佟生被确诊了。


他被诊为疑似病例后,自行去了就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然后,被确诊。


没有惊喜的意外,是一个不幸的意外。而更令我揪心的是,他虽然住进了医院,但医生说,病情尚不严重,床位相当紧张,只能在留观室里观察治疗。


换言之,就是要让病人的病情严重到无法呼吸,才弄去抢救!


佟生说,不能怪医院。医院忙得像打仗,感染者实在太多了,床位紧张是事实,医生们都是优先重症病人。


看着我在视频里哭得像个泪人儿,佟生反过来安慰我,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丑吗?


我骂他,都这样你还贫嘴,看我回武汉不收拾你!


他笑着说,你哭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是世界上最丑的女孩儿。天啊,我佟生这么帅的男人,怎么找了一个巨丑的媳妇……


我含着眼泪,笑了。


有一个好心态,对治疗有促进作用。我相信,佟生能够挺过这一关。

 

06


我好想去武汉,好想好想!


但我已经不能出门了。配合社区主动提供了我从武汉回来的信息后,被隔离在家。我们一家人都被隔离起来,社区每天都会固定时间上门给我们一家做体温监测。


大年初五。


佟生突然弹视频。他说,妞妞,我觉得可能无法陪你走下去了,我想跟你说个事。你要答应我,不要哭,要坚强。


视频里的佟生,仍然没能住上病床。我心里发紧,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佟生应该是意识到他不行了。


我在视频里哭得不能自己却又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但却不能抓住他,甚至连见一面,都不可能。我仿佛听到了梦碎的声音。是的,我们的房子梦,婚纱梦,所有的梦想,都将破灭。


不想在这个时候,听佟生说任何事,除非是,能有病床住;除非是,身子突然康复了。


这才是我,远离深爱的人身边,最想听到的事。

 

07


佟生给我发来一个文档。


他说,是一封信,写给你未来的男朋友的,以后一定要交给他。


我打开看了,心碎了一地。


简要摘录如下:


看到这封信时,恭喜你成为妞妞的男朋友!真他妈嫉恨你和我一样有才,抱得美人归。长话短说,我现在告诉你一些注意事项,一定要记得。


1、妞妞有点儿任性,偶尔会闹小脾气,你得将就她。对,无条件将就,因为你是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2、妞妞有偏头痛,痛起来的时候,你要细心呵护照顾她,不能显得不耐烦。每次她头痛,我都会帮她揉捏太阳穴。妞妞会很快睡过去,睡了一觉,就不疼了。这是一位老中医告诉我的偏方,你要记下来。


3、妞妞有一个缺点,我觉得很不好。我一直在纠正她,但我没有机会了,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她喜欢追剧,时间观念差,常常追到凌晨两三点,休息不足,对身体的伤害很大。爱她,就纠正她这个缺点。


4、成为了伴侣,生活中难免有磕绊。希望你们能做到彼此尊重,学会包容。


5、我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是什么职业,但这些不重要。你爱妞妞,就像我爱妞妞一样,是真心的,就够了。谢谢你照顾妞妞。祝福你们……


文档的后面,佟生写了一串数字。


那是他银行账号的密码,有10多万块。是他工作以来的全部积蓄。他说,一生只爱过你一个人,这笔钱,就留给你了。


08


大年初八。


佟生走了。


他死在医院的留观室里,死于没有“一张病床”。


我哭得不能自己。我恨老天,为什么要夺去佟生的生命?为什么要让我失去最爱的人?为什么他就住不进病房?


一场疫情,夺去多少人生命?!病毒固然无情,但人祸不可原谅!


我,一个平凡的女子,在疫情中,失去了心爱的人,我恨把真相隐藏,我恨疫情之下的管理乱象……


爱之深,恨之切。我是如此热爱着武汉,却也如此怨恨武汉。但,谁又会在乎,一个平凡人的死亡给身边的亲人带来的伤痛有多深;谁又会知道,被疫情夺去生命的那些人当中,有一个人,是我的爱人,他叫佟生。

 

09


佟生走的第二天,暖阳高照。


可苍天施舍的一缕光芒,映照在我的脸上,映出的是,离别的悲伤。


我和佟生,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里的人小物。我们一生都在手握镰刀,收割卑微的内容。


失去佟生的每一个黑夜,我都会梦见,有一只青蛙,从严冬的窟隆钻出来,跳过暗夜,跳过黎明,哀鸣声声,划破凝重的天空。


我双眼微闭,热泪轻落。


佟生啊,你一定不知所措。武汉,那一夜的大雪,融化不了你凝固的眼泪。


眼泪,是你控诉失去我的最好证明。密布的忧伤,惟天怜见。

 

10


佟生,你知道吗,你走后的一周,武汉变了。


换了将,换了帅。病床有了。现在是床在等人,而不是人在等床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几天呢?你要能坚持几天,我们又何必来生再相见?


你走了,我肚子疼时谁来担心?我头疼时谁来揉捏?我闹脾气时谁来哄我?说好的来年三月,我们一起去东湖,在樱花盛开的时候,拍婚纱照;说好的一起奋斗,筑我俩的爱之巢……


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那些爱恋、轻吻以及欢笑和哭泣,统统没有了。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了。


笔直的樱花大道,得意地穿过我们的心脏,霓虹灯迷乱人眼,疼痛了你,亦疼痛了墓碑之下,那些被埋藏了的记忆。


你呀你,注定是我前世放飞的一只鸟,今生不能让你停靠,来生定为你筑最温暖的巢……


佟生啊佟生,我要如何才能干脆地把你忘记?要如何才能忘掉存在的痛感?


你香甜的气息,竟也没能暖融我的心灵。因为我已明白:回不去的人世间,总归让人伤感。与其相爱是一种痛,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的爱人,我和你,注定是一场美得凄凉的情感。留恋过,失去过,缠绵过,哭泣过,欢笑过,最终断肠。


点击右下角在看或转发朋友圈。防失联,请加号主微信:zhengjingshe2019


长按二维码 关注政经社






























































































浏览(22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武汉,我恨你!女孩含泪追忆逝去男友! ZT 2020-03-03 06:30:22

武汉,我恨你!女孩含泪追忆逝去男友!

政经社 Today


编者语:“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此故事从红星新闻看到的,不知真假。但真的如标题所言,我也泪目了。来源:红星新闻


01


2020年1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我和父母在超市买年货。


佟生发微信过来,说,妞妞,我感觉有点儿感冒,想去检查一下,怕是感染了。


我骂他乌鸦嘴,武汉一千多万人,哪那么容易中枪。


佟生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和佟生相爱三年,毕业后,我留在武汉发展。他在一家公司做程序员,我在一家装饰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我们有一个大大的梦想:挣够首付,买套房子。


在武汉上学,工作,生活了七年,因为佟生,我爱上了这座城。


佟生的家在乡下,父母都是农民,我爸妈反对我留在武汉,要我回来发展。但我为了爱情,义无反顾。我相信,我自己挑选的人,会给我幸福的未来。


我们打算今年春天,武汉樱花盛开的时候,去拍婚纱照,选一个吉日,把婚结了。

 

02


下午4点半,佟生在微信上说,医院的人太多了,他一直在排队,仍没排上号。我问他,排不上不知换一家医院?他说,都一个样,发热的病人太多,都挤。


武汉那么多家医院,“都挤”是什么概念?从男朋友的描述中,我意识到,武汉的这场疫情,是一场灾难了。


问他是什么症状,他说,浑身酸痛无力,想吐。


新冠肺炎不正是这种症状么?我十分着急,这个时候,劝他回其父母家,不是恰当的选择。我想起有个同事,她老公好像在医防院上班,赶紧给她电话,让她想办法帮帮忙。看能不能走个后门,让佟生得到诊治。


同事告诉我,他老公所在那个医院,是民营系,不接收发热病人。


佟生没排上号,拖着病体,回到出租屋。

 

03


我在手机上订票。我要赶回武汉,我要陪在佟生身边,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人,是我。


我订的高铁票,是1月24日。当晚深夜11点左右,我手机收到提示退票信息,原因是武汉刚刚提出封城,我买的这趟高铁,不经停武汉了。


武汉封城了?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此次疫情,永比想象中要严重!


我睡不着,和佟生视频。他躺在床上,怀里抱着我经常抱着睡的小布熊,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些药品。


我要他和社区联系。我看了新闻,可以安排救护车接诊的。佟生告诉我,没用,社区工作太多了,只能顾上病情严重的。


能够理解,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让武汉慌了阵脚,这个时候,没有一套完善且健全的机制,是正常的。


第二天一早,佟生说,感觉好了很多,体温从昨天的38度降到37.5度了,而且也不感觉累,应该只是感冒而已,让我放心。


真是一个令我欣喜的好消息。我怕他哄我,让他在视频中当着我的面量体温。温度果然没有上升。


我的佟生,那么温和那么善良的一个大男孩,哪会被感染?


04


大年初二。


我和佟生约好的视频时间,他失约了。


打他电话,关机;发微信语音不回。


我打佟生父亲电话,老人家说,佟生没有回家,他们也联系不上。我联系小区物管。物管告诉我,小区已经确诊多例感染者,封闭了。他在确诊病例上没有翻到我男朋友名字。我正松了口气,他又告诉我,疑似感染者的名单上,有一个名字,叫佟生。


我问疑似病例医院是怎么处理的?物管说,居家观察啊,医院收不下了,除非严重到不能呼吸,才有救护车来。


我在网上看到报道,有感染者因为住不了院,死在家中;因为没有病床,死在医院的留观室里……还有很多患者求助的信息,让我触目惊心。


物管去我们的租屋看了,佟生并没在家。我十分焦急,但却无能为力。


直到下午,佟生才回我电话。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去。

 

05


佟生被确诊了。


他被诊为疑似病例后,自行去了就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然后,被确诊。


没有惊喜的意外,是一个不幸的意外。而更令我揪心的是,他虽然住进了医院,但医生说,病情尚不严重,床位相当紧张,只能在留观室里观察治疗。


换言之,就是要让病人的病情严重到无法呼吸,才弄去抢救!


佟生说,不能怪医院。医院忙得像打仗,感染者实在太多了,床位紧张是事实,医生们都是优先重症病人。


看着我在视频里哭得像个泪人儿,佟生反过来安慰我,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丑吗?


我骂他,都这样你还贫嘴,看我回武汉不收拾你!


他笑着说,你哭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是世界上最丑的女孩儿。天啊,我佟生这么帅的男人,怎么找了一个巨丑的媳妇……


我含着眼泪,笑了。


有一个好心态,对治疗有促进作用。我相信,佟生能够挺过这一关。

 

06


我好想去武汉,好想好想!


但我已经不能出门了。配合社区主动提供了我从武汉回来的信息后,被隔离在家。我们一家人都被隔离起来,社区每天都会固定时间上门给我们一家做体温监测。


大年初五。


佟生突然弹视频。他说,妞妞,我觉得可能无法陪你走下去了,我想跟你说个事。你要答应我,不要哭,要坚强。


视频里的佟生,仍然没能住上病床。我心里发紧,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佟生应该是意识到他不行了。


我在视频里哭得不能自己却又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但却不能抓住他,甚至连见一面,都不可能。我仿佛听到了梦碎的声音。是的,我们的房子梦,婚纱梦,所有的梦想,都将破灭。


不想在这个时候,听佟生说任何事,除非是,能有病床住;除非是,身子突然康复了。


这才是我,远离深爱的人身边,最想听到的事。

 

07


佟生给我发来一个文档。


他说,是一封信,写给你未来的男朋友的,以后一定要交给他。


我打开看了,心碎了一地。


简要摘录如下:


看到这封信时,恭喜你成为妞妞的男朋友!真他妈嫉恨你和我一样有才,抱得美人归。长话短说,我现在告诉你一些注意事项,一定要记得。


1、妞妞有点儿任性,偶尔会闹小脾气,你得将就她。对,无条件将就,因为你是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2、妞妞有偏头痛,痛起来的时候,你要细心呵护照顾她,不能显得不耐烦。每次她头痛,我都会帮她揉捏太阳穴。妞妞会很快睡过去,睡了一觉,就不疼了。这是一位老中医告诉我的偏方,你要记下来。


3、妞妞有一个缺点,我觉得很不好。我一直在纠正她,但我没有机会了,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她喜欢追剧,时间观念差,常常追到凌晨两三点,休息不足,对身体的伤害很大。爱她,就纠正她这个缺点。


4、成为了伴侣,生活中难免有磕绊。希望你们能做到彼此尊重,学会包容。


5、我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是什么职业,但这些不重要。你爱妞妞,就像我爱妞妞一样,是真心的,就够了。谢谢你照顾妞妞。祝福你们……


文档的后面,佟生写了一串数字。


那是他银行账号的密码,有10多万块。是他工作以来的全部积蓄。他说,一生只爱过你一个人,这笔钱,就留给你了。


08


大年初八。


佟生走了。


他死在医院的留观室里,死于没有“一张病床”。


我哭得不能自己。我恨老天,为什么要夺去佟生的生命?为什么要让我失去最爱的人?为什么他就住不进病房?


一场疫情,夺去多少人生命?!病毒固然无情,但人祸不可原谅!


我,一个平凡的女子,在疫情中,失去了心爱的人,我恨把真相隐藏,我恨疫情之下的管理乱象……


爱之深,恨之切。我是如此热爱着武汉,却也如此怨恨武汉。但,谁又会在乎,一个平凡人的死亡给身边的亲人带来的伤痛有多深;谁又会知道,被疫情夺去生命的那些人当中,有一个人,是我的爱人,他叫佟生。

 

09


佟生走的第二天,暖阳高照。


可苍天施舍的一缕光芒,映照在我的脸上,映出的是,离别的悲伤。


我和佟生,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里的人小物。我们一生都在手握镰刀,收割卑微的内容。


失去佟生的每一个黑夜,我都会梦见,有一只青蛙,从严冬的窟隆钻出来,跳过暗夜,跳过黎明,哀鸣声声,划破凝重的天空。


我双眼微闭,热泪轻落。


佟生啊,你一定不知所措。武汉,那一夜的大雪,融化不了你凝固的眼泪。


眼泪,是你控诉失去我的最好证明。密布的忧伤,惟天怜见。

 

10


佟生,你知道吗,你走后的一周,武汉变了。


换了将,换了帅。病床有了。现在是床在等人,而不是人在等床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几天呢?你要能坚持几天,我们又何必来生再相见?


你走了,我肚子疼时谁来担心?我头疼时谁来揉捏?我闹脾气时谁来哄我?说好的来年三月,我们一起去东湖,在樱花盛开的时候,拍婚纱照;说好的一起奋斗,筑我俩的爱之巢……


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那些爱恋、轻吻以及欢笑和哭泣,统统没有了。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了。


笔直的樱花大道,得意地穿过我们的心脏,霓虹灯迷乱人眼,疼痛了你,亦疼痛了墓碑之下,那些被埋藏了的记忆。


你呀你,注定是我前世放飞的一只鸟,今生不能让你停靠,来生定为你筑最温暖的巢……


佟生啊佟生,我要如何才能干脆地把你忘记?要如何才能忘掉存在的痛感?


你香甜的气息,竟也没能暖融我的心灵。因为我已明白:回不去的人世间,总归让人伤感。与其相爱是一种痛,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的爱人,我和你,注定是一场美得凄凉的情感。留恋过,失去过,缠绵过,哭泣过,欢笑过,最终断肠。


点击右下角在看或转发朋友圈。防失联,请加号主微信:zhengjingshe2019


长按二维码 关注政经社






























































































浏览(6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ZT 财新真是条汉子! 2020-02-24 05:31:59

财新真是条汉子!

Original 发声哥 高层发声 Today

21日,财新发了篇报道。

报道说的是,武汉养老院有11位老人死于疑似新冠肺炎。

报道说,这些老人的死因,都是因为反复发烧最后呼吸衰竭而死。

没想到的是,报道发出的当天晚上,武汉发布官微就发了一则辟谣。

辟谣称,武汉社会福利院对于排查出来的确诊、疑似病例立即向相关医疗机构转移。

并着重说明,仅有一名老人,在转运过程中离世。

在发布这则辟谣后,武汉发布接着又发了一条消息。

消息称,疫情期间造谣传谣,最高可判七年有期徒刑。

虽然这则消息这没有点到养老院的事,但发布时间之巧合,让人浮想联翩。

财新没动声色,3天后的今天,又推出了长篇报道,还是关于养老院的。

这一次,财新将11名死亡老人的名单列了出来:

有姓名,

有性别,

有基础疾病,

有死亡原因,有死亡时间。


一项项,列的非常清楚,并整成了一个表格。

没声没息,财新用这篇报道做了最佳回应。

不知武汉方面看到这篇报道后有何感想。

向硬刚的财新致敬!

这世界,总要有几个敢说真话的人。




浏览(645) (20) 评论(4)
发表评论
湖北电影制片厂确认 常凯一家4口12天内相继去世 ZT 2020-02-16 08:01:14


红星新闻

02-16 08:02成都商报社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编辑 邓正彤


关注

2月16日,一则名为《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全家染病去世》的网帖引发关注。该网帖中一位自称常凯学生时代同寝室同学称,大年初一还和常凯互拜新春,没想到初三常凯父亲就因病去世,初九其母亲也因病去世,2月14日清晨常凯本人去世,14日下午其姐姐也去世。

16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从湖北电影制片厂获悉,该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14日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享年55岁。

“我们都十分悲痛,”湖北电影制片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也看到了上述网帖,“但具体是谁所写,我们不太清楚。据常凯生前本人跟我们说,他父亲是2月3日凌晨在家中去世的,2月2日社区还派医生去他们家看了,但由于病情发展太快,十几个小时后就去世了”。

“2月4日常凯母亲被收治进武昌医院,并于2月8日去世。常凯于2月4日开始出现不适症状,2月9日19:05被收治进黄陂区人民医院”,上述工作人员称,2月9日自己还与常凯通话,“但当时他情况不太好,他妻子跟我们说他呈嗜睡状态”。

“两三天后,常凯妻子也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疗。今天与她通话,她称目前病情尚可,可以正常吃一点东西了”,该工作人员称,常凯入院后单位每天都与其家人保持密切联系。

至于常凯姐姐于14日下午去世的消息,该工作人员称,经多方核实确认此消息属实,“常凯和妻子及父亲常住在一起,他姐姐没有跟他们住在一起”。

该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常凯的儿子在英国留学,因为疫情没有回家。

“疫情期间,我们也无法举行追悼会,在工作群里发布了讣告,告知同事常凯病逝的消息。”该工作人员称。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湖北电影制片厂14日发布的《讣告》称,“常凯自参加工作以来,一贯爱岗敬业,积极肯干,工作作风踏实,在历任岗位上作出了重要贡献,曾多次被评为湖北电影制片厂标兵、先进工作者。同时,他对人和善,乐于助人,深受职工的尊敬和好评。他的病逝,使我厂失去了一个优秀千部,我们深表哀痛。”



.












浏览(167) (0) 评论(2)
发表评论
口述实录 | 快递小哥搞定金银潭医护难题:我送的不是快递, 2020-02-15 12:09:50

口述实录 | 快递小哥搞定金银潭医护难题:我送的不是快递,是救命的人啊!

Original 汪勇、吴雪 新民周刊 Today


一天接送一个医护人员可以节省4个小时,接送100个就是400小时,400个小时,医护人员能救多少人,怎么算我都是赚的。

口述 | 汪 勇

整理 | 吴 雪


穿戴防护服的汪勇


我是个快递员,也是个“组局”的人。

2月13日凌晨5点,我在武汉二环外快递仓库的一个高低床上醒来,这个仓库有些特殊,恰好建在下水管道口,潮湿阴冷,我拿起体温计,测了下体温,不超过36度。出门前看了下手机日历,原来,我已经22天没回家了。我是汪勇,生长于武汉,是一名普通的80后快递小哥,从早到晚,送快递、打包、发快递、搬货,日复一日的拼搏,够得上一家三口开销。每天一睁眼就投入到战斗中的我,像一个上了发条的“陀螺”。2月初,陆续有记者找到我跟踪采访,从没想过在这场疫情中,会成为新闻人物。


送护士回家,她哭了一路

事情要从大年三十说起,因为疫情的影响,快递公司放假了。傍晚,我关好仓库返回家中与亲人吃团圆饭。晚上10点,打算哄女儿休息时,突然刷到一名来自武汉金银潭医院护士的朋友圈,对方写道:“求助,我们这里限行了,没有公交车和地铁,回不了家,走回去要四个小时。”需求是6点钟发布的,一直没人接单。


“去还是不去”当时我很纠结,但又很想去做这个事情。我没敢告诉家人,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花了一个小时做心理斗争。最后下定决心“去”。老婆是个心理脆弱的人,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父母又上了年纪,不能让他们担心。所以,我决定一个人扛下这件事情——用善意的谎言瞒着他们。

第一个问题是怎么出去?发单的护士是第二天早上六点钟下夜班,我告诉老婆说,网点临时需要值班人员,我被派去值班了,顺利瞒了过去。当时手里没有任何防护用具,就先去超市买了两只N95的口罩,六点钟准时到达金银潭医院。护士看到我愣了一下:“我没想到有人会接这个单。”接着,她上车,一路上一言不发,默默抽泣,一直哭到下车。

第一天我接送了接近三十个医护人员往返金银潭医院,一天下来,腿抖个不停。说实话,我心里很害怕,万一感染了怎么办。我开始打退堂鼓劝自己说:“要不算了吧。”但当我看到晚上有护士发单,目的地距离医院有几十公里那么远,没有一个人接。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我又编了第二个“谎言”,告诉老婆说,自己接触了疑似病患,害怕被感染,只能先睡在快递仓库暂时隔离7天,没问题才能回家。开始老婆不听我解释,哭得稀里哗啦,后来情绪稳定后,才算同意。而慢慢的,和医护人员接触多了,我开始明白她们为什么轮休的时候,宁愿走路也要回趟家。

事实上,在全国医疗救援队来之前的一个星期,金银潭医护人员都是连夜奋战,能睡到床的人有10%,剩下的都是靠椅;病人的呻吟声、对讲机24小时呼叫,持续待在这样的氛围里,任何人精神上都难以承受,更别提好好休息了。所以,即便在路上走4个小时,对她们来说,也是短暂的休息。

大年初四,支援武汉的医疗队越来越多,像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那天,我本来要接一名医生上班,就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师傅,你不用来接我了,我今天可以轮休了。” 当时我很开心,我建的医护服务群,进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开始发觉自己就算再拼命,也只能满足接送每天300公里的量。


招募志愿者一起接送医护人员


于是,我开始在朋友圈发布消息招募志愿者,硬性要求:必须一个人住,必须佩戴防护用具。如果答案否定,我就拒绝他们。接下来有二三十个人轮流跟着我跑,中间我们跑坏了三台车,后来,六台车基本可以满足需求。但仍然不是长久之计,有人提议可以寻找资源。

我们先是联系上了摩拜单车,他们的投放效率很快,医院、酒店所有的点位,车辆人员一天到位,解决了2公里左右的出行需求;紧接着对接滴滴,因为大公司流程繁琐,耗时很长,一个星期才算搞定。为了配合到三环以外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滴滴把接单公里数从3.5公里以内直接更改为15公里以内。


青桔单车也是三天内对接完毕,投放了400台,从运维、费用、投放,专门有个团队管理,一下子彻底解决了出行问题。那些天,每天晚上,我都要抽出1个小时,和家人视频演戏,朋友圈发布招募和求助信息不敢对家人公开,但随着出境次数的增多,任务越来越忙,这件事再也瞒不住了。老婆知道后很慌,我做了思想工作,最后还是表示支持理解。

只是我两岁的女儿很黏我,一到晚上就吵着跟爸爸睡,找不到就坐在角落里哭。元宵节那天,看着她趴在我照片上亲了又亲的视频,心里特别愧疚,很想家人。

但我明白自己不能停下脚步,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政府给他们安排得有饭吃、有地儿住,但细枝末节不一定照顾得到,我们可以查漏补缺,尽我所能不亏待他们。


想吃米饭,我们搞定了一家餐厅



最开始我们募集到了2.2万元,为倒夜班的医护提供泡面和水。后来有一个护士发朋友圈说,好想吃大米饭,我看到后心酸得不行,下定决心第二天一定让她们吃上白米饭,很快就有餐馆老板对接了,16块钱一份,一天100多份。第二天,武汉一家酒楼老板找到我说,可以免费提供盒饭,一天1500份,分别提供给金银潭医院、新华医院和协和医院。

就餐问题解决了,但我又发现另一个新情况:对接餐馆的负荷太大了,产能也已经到顶。我开始设想,在现有许多资源倾斜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有一家专门的供餐餐厅。我很快开始落地实施,一天跑20多家餐厅谈合作,一家家地问能不能免费或低价给我们用场地和员工,很快,金滏山餐厅的老板,与我们目标一致,一拍即合。


金滏山餐厅开始免费供餐

2月5日,金滏山餐厅开始供餐,两荤一素,很快满足了金银潭医院的就餐问题。剩余的产量,每天供应给滴滴司机240份,既然别人是来帮助我们的,我们就不该再把风险嫁接给别人。可惜的是,2月7日,武汉当地的食品安全部门登门查封了这家餐厅,要求停止营业。

原因是在疫情关键期,只允许几家指定单位生产供餐,且该资质目前无法申请。沟通一天未果,无奈之下,我们联系了几家定点供餐单位,发现对方说一份盒饭成本价40元,我们募集的资金根本负担不起。

我当时挫败感很强,但随后事情又开始出现转机。武汉一家本地企业“Today便利店”解决了用餐问题:每天提供金银潭医院所有支援团队的用餐,以及每天支持滴滴车主免费午餐300份。那天,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Today便利店提供的免费盒饭



我没有任何资源,但一呼百应



我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的人,但一路走来,特别感谢追随的志愿者和大企业的帮助。大家都在为这个事情努力,我只是一个组局的人。出行、用餐——每组一个局,我就交给一个人管理,再腾出手来做其他事情。因为平日里和医护人员接触的多,他们的现状我最了解,生活上的支援也是必不可少。

比如,眼镜片坏了,手机屏碎了,需要买拖鞋、指甲钳、充电器甚至秋衣秋裤,在群里通过接龙喊一声,很快就有专人采购,帮他们搞定。记得有一次,上海医疗队的两名医生过生日,我们帮他们买了蛋糕,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还有一次,因为医院里空调不能开,医护最缺的是用来保暖的无袖羽绒服,我们把商超的羽绒服买得一件不剩,又在广州定了1000件优衣库。




志愿者理发师甘师傅,已经出勤5场,好评如潮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医护人员需要一批防护鞋套,整个武汉市都断货,后来在淘宝线上找到一个商家有货,但在距离武汉市区55公里的鄂州葛店,因为商家也是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不了快递。我连夜开车去取,带回来了2000双。

我每天不停地做事,不停地解决问题,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停下,但只要医护人员呼唤我,我随时都在。截至目前,我们一共对接了1000名医护人员,接下来还要对接3000名驰援武汉的医疗队。


2月2日,汪勇发布朋友圈写道:这么多天我扛住了,但护士的一句关心让我泪流不止

人这一辈子碰不到这么大的事情,不管做什么,尽全力做,不后悔。其实想想,我开始做这件事的初衷很简单,一天接送一个医护人员可以节省4个小时,接送100个就是400小时,400个小时,医护人员能救多少人,怎么算我都是赚的。

2月13日晚,妈妈的朋友看到了我的视频,电话告知了妈妈,对我表示极大的支持。在亲戚朋友眼中,我从小都不是省心的小孩,直到现在父母还在为我操心,帮我带孩子,补贴我的家用,还好,这次办的事儿没给你们丢脸。






























浏览(98) (4) 评论(1)
发表评论
口述实录 | 快递小哥搞定金银潭医护难题:我送的不是快递, 2020-02-15 12:09:43

口述实录 | 快递小哥搞定金银潭医护难题:我送的不是快递,是救命的人啊!

Original 汪勇、吴雪 新民周刊 Today


一天接送一个医护人员可以节省4个小时,接送100个就是400小时,400个小时,医护人员能救多少人,怎么算我都是赚的。

口述 | 汪 勇

整理 | 吴 雪


穿戴防护服的汪勇


我是个快递员,也是个“组局”的人。

2月13日凌晨5点,我在武汉二环外快递仓库的一个高低床上醒来,这个仓库有些特殊,恰好建在下水管道口,潮湿阴冷,我拿起体温计,测了下体温,不超过36度。出门前看了下手机日历,原来,我已经22天没回家了。我是汪勇,生长于武汉,是一名普通的80后快递小哥,从早到晚,送快递、打包、发快递、搬货,日复一日的拼搏,够得上一家三口开销。每天一睁眼就投入到战斗中的我,像一个上了发条的“陀螺”。2月初,陆续有记者找到我跟踪采访,从没想过在这场疫情中,会成为新闻人物。


送护士回家,她哭了一路

事情要从大年三十说起,因为疫情的影响,快递公司放假了。傍晚,我关好仓库返回家中与亲人吃团圆饭。晚上10点,打算哄女儿休息时,突然刷到一名来自武汉金银潭医院护士的朋友圈,对方写道:“求助,我们这里限行了,没有公交车和地铁,回不了家,走回去要四个小时。”需求是6点钟发布的,一直没人接单。


“去还是不去”当时我很纠结,但又很想去做这个事情。我没敢告诉家人,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花了一个小时做心理斗争。最后下定决心“去”。老婆是个心理脆弱的人,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父母又上了年纪,不能让他们担心。所以,我决定一个人扛下这件事情——用善意的谎言瞒着他们。

第一个问题是怎么出去?发单的护士是第二天早上六点钟下夜班,我告诉老婆说,网点临时需要值班人员,我被派去值班了,顺利瞒了过去。当时手里没有任何防护用具,就先去超市买了两只N95的口罩,六点钟准时到达金银潭医院。护士看到我愣了一下:“我没想到有人会接这个单。”接着,她上车,一路上一言不发,默默抽泣,一直哭到下车。

第一天我接送了接近三十个医护人员往返金银潭医院,一天下来,腿抖个不停。说实话,我心里很害怕,万一感染了怎么办。我开始打退堂鼓劝自己说:“要不算了吧。”但当我看到晚上有护士发单,目的地距离医院有几十公里那么远,没有一个人接。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我又编了第二个“谎言”,告诉老婆说,自己接触了疑似病患,害怕被感染,只能先睡在快递仓库暂时隔离7天,没问题才能回家。开始老婆不听我解释,哭得稀里哗啦,后来情绪稳定后,才算同意。而慢慢的,和医护人员接触多了,我开始明白她们为什么轮休的时候,宁愿走路也要回趟家。

事实上,在全国医疗救援队来之前的一个星期,金银潭医护人员都是连夜奋战,能睡到床的人有10%,剩下的都是靠椅;病人的呻吟声、对讲机24小时呼叫,持续待在这样的氛围里,任何人精神上都难以承受,更别提好好休息了。所以,即便在路上走4个小时,对她们来说,也是短暂的休息。

大年初四,支援武汉的医疗队越来越多,像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那天,我本来要接一名医生上班,就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师傅,你不用来接我了,我今天可以轮休了。” 当时我很开心,我建的医护服务群,进的人也越来越多,我开始发觉自己就算再拼命,也只能满足接送每天300公里的量。


招募志愿者一起接送医护人员


于是,我开始在朋友圈发布消息招募志愿者,硬性要求:必须一个人住,必须佩戴防护用具。如果答案否定,我就拒绝他们。接下来有二三十个人轮流跟着我跑,中间我们跑坏了三台车,后来,六台车基本可以满足需求。但仍然不是长久之计,有人提议可以寻找资源。

我们先是联系上了摩拜单车,他们的投放效率很快,医院、酒店所有的点位,车辆人员一天到位,解决了2公里左右的出行需求;紧接着对接滴滴,因为大公司流程繁琐,耗时很长,一个星期才算搞定。为了配合到三环以外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滴滴把接单公里数从3.5公里以内直接更改为15公里以内。


青桔单车也是三天内对接完毕,投放了400台,从运维、费用、投放,专门有个团队管理,一下子彻底解决了出行问题。那些天,每天晚上,我都要抽出1个小时,和家人视频演戏,朋友圈发布招募和求助信息不敢对家人公开,但随着出境次数的增多,任务越来越忙,这件事再也瞒不住了。老婆知道后很慌,我做了思想工作,最后还是表示支持理解。

只是我两岁的女儿很黏我,一到晚上就吵着跟爸爸睡,找不到就坐在角落里哭。元宵节那天,看着她趴在我照片上亲了又亲的视频,心里特别愧疚,很想家人。

但我明白自己不能停下脚步,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政府给他们安排得有饭吃、有地儿住,但细枝末节不一定照顾得到,我们可以查漏补缺,尽我所能不亏待他们。


想吃米饭,我们搞定了一家餐厅



最开始我们募集到了2.2万元,为倒夜班的医护提供泡面和水。后来有一个护士发朋友圈说,好想吃大米饭,我看到后心酸得不行,下定决心第二天一定让她们吃上白米饭,很快就有餐馆老板对接了,16块钱一份,一天100多份。第二天,武汉一家酒楼老板找到我说,可以免费提供盒饭,一天1500份,分别提供给金银潭医院、新华医院和协和医院。

就餐问题解决了,但我又发现另一个新情况:对接餐馆的负荷太大了,产能也已经到顶。我开始设想,在现有许多资源倾斜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有一家专门的供餐餐厅。我很快开始落地实施,一天跑20多家餐厅谈合作,一家家地问能不能免费或低价给我们用场地和员工,很快,金滏山餐厅的老板,与我们目标一致,一拍即合。


金滏山餐厅开始免费供餐

2月5日,金滏山餐厅开始供餐,两荤一素,很快满足了金银潭医院的就餐问题。剩余的产量,每天供应给滴滴司机240份,既然别人是来帮助我们的,我们就不该再把风险嫁接给别人。可惜的是,2月7日,武汉当地的食品安全部门登门查封了这家餐厅,要求停止营业。

原因是在疫情关键期,只允许几家指定单位生产供餐,且该资质目前无法申请。沟通一天未果,无奈之下,我们联系了几家定点供餐单位,发现对方说一份盒饭成本价40元,我们募集的资金根本负担不起。

我当时挫败感很强,但随后事情又开始出现转机。武汉一家本地企业“Today便利店”解决了用餐问题:每天提供金银潭医院所有支援团队的用餐,以及每天支持滴滴车主免费午餐300份。那天,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Today便利店提供的免费盒饭



我没有任何资源,但一呼百应



我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的人,但一路走来,特别感谢追随的志愿者和大企业的帮助。大家都在为这个事情努力,我只是一个组局的人。出行、用餐——每组一个局,我就交给一个人管理,再腾出手来做其他事情。因为平日里和医护人员接触的多,他们的现状我最了解,生活上的支援也是必不可少。

比如,眼镜片坏了,手机屏碎了,需要买拖鞋、指甲钳、充电器甚至秋衣秋裤,在群里通过接龙喊一声,很快就有专人采购,帮他们搞定。记得有一次,上海医疗队的两名医生过生日,我们帮他们买了蛋糕,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还有一次,因为医院里空调不能开,医护最缺的是用来保暖的无袖羽绒服,我们把商超的羽绒服买得一件不剩,又在广州定了1000件优衣库。




志愿者理发师甘师傅,已经出勤5场,好评如潮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医护人员需要一批防护鞋套,整个武汉市都断货,后来在淘宝线上找到一个商家有货,但在距离武汉市区55公里的鄂州葛店,因为商家也是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不了快递。我连夜开车去取,带回来了2000双。

我每天不停地做事,不停地解决问题,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停下,但只要医护人员呼唤我,我随时都在。截至目前,我们一共对接了1000名医护人员,接下来还要对接3000名驰援武汉的医疗队。


2月2日,汪勇发布朋友圈写道:这么多天我扛住了,但护士的一句关心让我泪流不止

人这一辈子碰不到这么大的事情,不管做什么,尽全力做,不后悔。其实想想,我开始做这件事的初衷很简单,一天接送一个医护人员可以节省4个小时,接送100个就是400小时,400个小时,医护人员能救多少人,怎么算我都是赚的。

2月13日晚,妈妈的朋友看到了我的视频,电话告知了妈妈,对我表示极大的支持。在亲戚朋友眼中,我从小都不是省心的小孩,直到现在父母还在为我操心,帮我带孩子,补贴我的家用,还好,这次办的事儿没给你们丢脸。






























浏览(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9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