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矮  
人生的一些痕迹  
我的网络日志
老矮疫情周记6 购枪 2020-05-12 18:35:07

今天是5月12号,本周记最后一篇。虽然每天还有成百的新冠肺炎患者死去,美国疫情的拐点应该过了,人们迫不及待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路上车水马龙,商店里外人头攒动,让人难以想象瘟疫仍在肆虐。

虽然我不关心政治但对美国的枪支泛滥一直持反对态度。这次疫情改变了我,让我成为坚定的拥枪派。是什么导致了我的变化呢?呵呵,是自媒体,就是无处不在的自媒体。

几个月来,通过自媒体从国内传来的有关美国社会危机和种族矛盾及潜在的危险等洪水般信息把我们的焦虑提高到最高水平。

曾几何时,“种族冲突在即,留美华人将成为被掠夺对象”,“美国举国上下抢购武器弹药准备火拼”,“美国多地发生武装暴动!”等等等等,一时流言四起,在美华人心惊胆颤。

没身份的赶紧逃跑,有钱的小留学生花高价紧急撤离。在美国有工作有家庭的只能弃文习武,买枪购炮,准备最后决一死战。

国内朋友们纷纷建议我买枪自卫。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怀疑自己反对私人拥枪的世界观的正确性。不过怀疑归怀疑,最终还是没有接受买枪的建议,仍然把身家性命寄托在美国警察身上。

不是所有在美华人都象我这般老鸟。譬如受自媒体毒害最深的某州华人坐立不安了,吆喝着成立联防组织,自行装配武装皮卡。他们自信满满,约好密电码或十万火急鸡毛信,倘若风吹草动,武装皮卡队紧急出动,为受到其它种族攻击的同袍提供武力支援。人们摩拳擦掌,像打了鸡血针按奈不住的兴奋。

在老鸟眼里,这些年青人误把美国当成了叙利亚战场。政府会允许武装皮卡在美国驰骋作战?只怕武工队会变成国民警卫队阿帕奇直升机的靶子。

事实证明老鸟毕竟是老鸟!到今天为止美国社会没出现那些预料中的血腥场面。武装皮卡战斗队没派上用场,别说皮卡追逐战,房屋攻坚战,连驻守小区看大门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武装暴动,没有持枪抢劫,火爆视频里的著名美国社会学教授XX的“美国社会大动乱必将发生”的预言没有成真。

虽然社会治安空前的好,拥枪的念头却时时闪过。“不就是用政府给的钱买一样疫情纪念品吗?”我劝说着自己,继续找理由:挂一把枪在墙上可以威慑可能的窗外窥视者;有收藏价值;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手中有枪心里不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国内访客可以用它作照相时的道具。

5月11日,我决定购枪。按照古狗的信息,我挑中那种排名第一的家庭自卫枪。

这是一把温切斯特美国铳,又叫霰弹枪,使用两种子弹:单独的大口径子弹和弹壳里装着细小的钢珠球那种。前者对付大型野兽,后者用来打飞禽。看了介绍我突然意识到打飞碟的射击运动员用的就是这玩意。我一直以为运动员使用独发子弹打运动中的飞碟。其实不然,靠的是细金属粒。一颗子弹可容几百个金属粒,打出去的金属粒成散面,来十个打劫的,一铳放出去,全趴下。

我要老伴不要害怕,这玩意儿没子弹,绝不会走火伤人。它只是挂在客厅里唬人的吹火筒。  


后记:

1.两周前我的搭档司机迈克收到公司来信,他的假失业被改成真正的解雇(termination)。

2.疫情感想:对待疫情中国是用箩筐罩麻雀,罩住后死死摁住不松手。美国则是任麻雀漫天飞,扑住一只是一只。两种做法是各自社会制度的最佳选择。如果用箩筐罩美国麻雀,拥枪而崇尚自由的美国民众就可能不服而引起动乱;如果放飞13亿中国麻雀,何年何月才有安宁日?我们这辈子只怕再没机会回去祭祖和探亲访友了。

3.失业已整3周,与社会没有了接触,再接着写周记就变成闭门造车了,因此搁笔。


枪.jpg

柜台上红色长盒子里的就是我买的霰弹枪(铳),正在等待背景调查的结果。先后4人签字后枪才到我手。


 

全文完,谢诸位阅读拙作。








浏览(383)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老矮疫情周记5 头顶之刀落下 2020-05-10 08:34:24

4月22日早上接到经理黑客斯的电话。他含糊地说安全(生产)部因为我去年圣诞节前的事故找我的茬。

四个月前早有结论的事故突然被提起让我警觉,黑客斯的声音和语气犹如念悼词,我脑海里一闪,问他我是不是被解雇了? 黑客斯说是的。

首批裁员时我曾告诉黑客斯,说我做好了挨刀的准备,黑客斯许诺不会裁到我的头上。

黑客斯为我遗憾,说这个决定与他和美东地区经理无关,执意要开掉我的是地区安全部。我对黑客斯说消息虽来得突兀但我并不很难过。燃油市场萎缩如此厉害,公司裁员在情理之中,约定两天后去办公室办理有关手续。

如期和黑客斯见了面。果然没猜错,就是那位长着一个巨大驴鼻子的地区安全部头子—马克思下的毒手。

老马总阴沉着长脸,和他的目光交流就感觉他象是从马王堆里爬出的前党卫军审讯官,死鱼眼盯着你。他的安全教育课很无趣。次次放着同一内容的电子幻灯片和重覆的废话,他本人则像竖着的一根长木头,极缺幽默感。

马克思4个月前借那次事故干掉了我的前任经理。地区经理阿德南的保护让我逃脱了和前经理一起被打包送出。那是圣诞节前两周,我为祸从天降的前经理难过了好些天。

这次裁员终于让老马逮住了机会。问题是他不知道我正巴不得做自由人,否则他很可能改变主意挑另一位司机顶我的缺。

临了,黑客斯说他非常乐意推荐我去某家燃油运输公司。我感激再三,然后请他给我拍了几张和卡车的合影。

扫视了一眼停车坪里那些呆板的油罐车,我缓缓地悠悠然地驶离了那个5年前的夜晚曾被我撞毁过的大门。

失业了却没有压力。不欠房贷车贷,不愁医保(国家给65岁以上老人提供免费医疗)。除了按月领取社保金我依然可以工作。只要我继续找工作我就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这点和国内有较大的区别。

突然被解雇让一贯自信的我的自尊心多少被打击,好在疫情让我此前萌生过早退的念头。妻子和国内的亲人朋友甚至我的中学班主任支持我早日“解甲”。疫情当前的失业不是坏事,我从此不再两头黑地拖着巨大的燃油罐子奔波。邻家公司的约翰退休前两星期撞上65号高速公路的桥墩,另一位26岁的青年在离开高速公路的弯道上翻车。两人都惨死在没有机会逃生的数十吨汽油的大火之中。六年来这些让我挥之不去的担心终于提前被释放了。

 “感谢上苍!”我喃喃自语。

 (待续)





浏览(581) (8) 评论(4)
发表评论
老矮疫情周记(4)发混的美国佬和疫情补贴 2020-05-08 15:06:37

老矮疫情周记(4)发混的美国佬和疫情补贴

 

今天是4月20号。之前好些天没兴趣查数据了,反正是高,一路高,步步高。与此相反的是美国人民对疫情的恐怖感似乎一路低,步步低。

 

截至今天全美死人3万9千多。我州染病者6千8百。如此险境中有5个州的居民上街示威要求政府开禁复工。他们居然宁愿工作死,不愿宅家活。这个现象无法用资本论或毛主席著作来解读。

 

按国内和台湾媒体的说法,要求复工的美国佬是被穷逼急了,因为家里揭不开锅。问题是除了高收入和富翁以外,绝大多数的美国佬过去这周都进了账。每位成人不论工作与否都获得了1千2百美金。这笔钱当得低收入蓝领平常半个月的收入。为什么不呆在家里享受春末夏初的美妙时光?喝着咖啡看电视,或上网浏览新闻,或者整理自家的后院?

闲极了可以闹,理解。待钱花光之后再闹也不迟啊?

 

20几年在美国的岁月,我的“美国佬好逸恶劳,靠航空母舰/印钞票掠夺和剥削世界”的看法被颠覆。实际上美国的工薪阶层非常勤奋,他们象工蚁般地工作着丝毫不逊色于中国的同行们。

 

我住的这个南方小城居民约10万人,大多数工作在省城或其周围的卫星城,上班族从清晨4点多钟开始涌入北上的24号高速公路。

 

晚上7点以后,下班族还在离开州府的路上踱牛步。我每天工作12小时,往返单位和家的时间平均2小时。除了政府雇员和一些大公司实行8小时工作制,大多数上班族得不到这个待遇。

 

即使是政府雇员,其中不乏兼职者。比如警察下班后做保安,回家之前白领开两个钟点的校车等等。在州政府工作时,一位女同事告诉我下班后她要去沃玛打钟点工,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美国人身兼两职甚至三职,当时我很不理解。


和大多数美国家庭一样,4月14号2400美金入了我家账户,不久后收到印有特朗普签字的总统写给受益人的信件。信的内容透有对草民的关怀和彰显联邦政府应对疫情的积极态度。不论人们对特朗普的看法如何,不管此举是否为他连任拉选票,在疫情日趋严重,失业潮渐渐逼近的当口,这笔钱来得及时来得暖心。

 

除了联邦政府的疫情金,据说有些公司给呆在家里的雇员提供公司补贴。我给女儿打电话关心她是否有失业的风险?女儿说没事。上级要她利用这段时间安心休息,工资一分不少,听到这里我放心了许多。上次大失业,女儿最先失去工作。有一天她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爸爸你这颗大树不能倒,全家就靠你了。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6,7个月后我被解雇。家中的老松树轰然倒下,留下车贷、房贷和失去的医疗保险。


(待续)

 

 





浏览(1035) (10) 评论(8)
发表评论
老矮疫情周记(3)迈克的失业 2020-05-06 13:49:52

迈克的失业--- 祸兮福兮?

今天是4月13号,美国疫情拐点似乎还没到。

9号早上发现迈克两天没上班。迈克和我用同一部车。他晚班我白班。莫非他“新冠”了?

我的担心不无道理。送油司机如同蜘蛛。蛛网覆盖着田纳西中部和肯塔基南部地区的成百上千家加油站。某只“蜘蛛”被病毒感染,其余的“蜘蛛们”就处于危险之中。我们每天进同一的密闭小房间,触摸屏幕按键输入取货信息;使用同一的注油枪往油罐车里注油。

我问经理迈克为什么缺勤?经理说迈克被裁员了,同时被裁的还有3位司机。

我们公司在纳什维尔的车队总共才16名司机。一下子就被干掉四分之一。裁员居然没落到我的头上这很奇怪。我可是退休在职,各方面和这4人比起来更符合被裁条件。我淡定地告诉经理说我准备好了被裁,经理却保证这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要我放心。这玩的是哪一出?更让我惊讶的是经理告诉我说迈克自己要求被解雇的。

迈克离退休还有好几年,因为害怕病毒就这么把工作辞了?我疑惑不解。

回家后给迈克打电话。迈克平静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痛苦和烦恼,我把准备好的安慰话吞了回去。

迈克的确是自己主动要求辞退工作的。躲避新冠病毒是主要原因,其次他要自己动手修理自家的房子。

“你离退休还好几年,不工作了?”我问道。

“当然工作。疫情过去就回公司。”迈克说他的被裁员实质是furlough(相当于中国的停薪留职)。报上去是失业,原单位却保留着被失业者的工作关系。迈克没说错,第二天我问经理这些被裁员的司机疫情后是否能回公司工作?经理说当然可以。

迈克曾在位于汉城的起亚总部(韩国汽车巨头)工作多年,金融危机大潮中失业。

迈克妻子是老资格护士,收入不菲。夜班司机比白班司机做的活多,每张货单还比白班多20% 的报酬。迈克家收入肯定超过了此次美国政府发放疫情补助的夫妻俩15万美金年收入的基本线不少。

两天的琢磨(请原谅我的小人之心)后我忽然意识到迈克的精明之处。

迈克如今成为失业人员,他们家因此够资格领取疫情补助 2900美金(夫妻2400+女儿500),加上失业救济金那是很可观的一笔钱。迈克能领多少失业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周前联邦政府要给各州失业人士追加每周6百元的救济金,光联邦的失业福利每月为2400美金。

迈克也不会因为失业而失去医疗保险。美国的医疗保险政策规定:配偶任何一方的医疗保险可以包含不工作的对方;也可以包含有工作但没有医保,或者医保不如另一方的对方以及子女(一定年龄限制)。

我拨通了迈克的电话,把他的“案情”简要地叙说一番。他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呵呵地笑了两声。我真佩服迈克。他躲在家里避疫情,又可最大限度减低收入损失,还可干私活。真聪明!

迈克谦虚地回答:”No, no. You are smarter than me.”(不客气。你比我聪明)

昨天才知道我们车队只有10名在册司机了,6人进入了失业行列。

我明白了(部分明白)为何这几周失业情况完爆10年前金融危机时期的失业率。国内(中国)的有关专家们不一定知晓美国目前2千万失业数据所含的“水分”,不知晓急剧高攀的数据里包含了多少迈克们和准失业者(停薪留职)们。

上次金融危机引发的失业才是真正的失业。我和迈克都是过来人。

(待续)

 




浏览(466) (8) 评论(4)
发表评论
老矮疫情周记 2020-05-05 20:41:34

老矮疫情周记 (1)

今天是2020年4月1号。截至昨天下午4点,美国的新冠肺炎病毒患者累积总数为186,101,死亡3,603 。田纳西州今天的确诊和死亡病人分别为 2,683和 24 。我家所在的小城市病例为86 。

疫情很严重。据专家估计全美死亡总数将达数10万。在哀鸿遍野的气氛里,我决定抓住百年不遇的时机涂鸦几篇周记,从送货司机的视角记录疫情冲击下所感受到的变化供国内感兴趣的朋友、熟人和老同学们参考。让我们一起见证美国如何走向“最后的崩溃”。

1. 疫情下的工作:

3月10日起州政府文员和一些公司的白领开始在家里上班。我本人仍然每周5天拖着长长的圆柱形油罐车行走于公路上。让我高兴的是疫情造成工作量明显减少。这两周每天提前2到3小时下班。更让我爽的是交通状况的改善。奔驰在车辆稀少的马路上让我有时候禁不住放声高歌。

2. 疫情下的生活:

两周前居家令颁布后,周围的邻居们自觉地呆在宅子或宅院里。剪草栽花遛狗散步,一派祥和气氛,没有把即将到来的大失业大萧条放在心上。当然,随着疫情的加重,有些变化还是发生了,比如戴口罩的行为。

今天去购物,这是我第二次戴口罩。商场里没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更没有因为我长着中国人的面孔而喊打喊杀。更惊讶的,竟然还有少数鬼佬也戴着口罩,其中居然有几位年轻人。超市里的人们自觉遵守着合适的社交距离,相互间保持在6英尺之外。

3. 商场里的商品:

物品仍然很丰富。我随手拍下的一些照片可以证明美国人民暂时还没有陷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之中。

鸡蛋仍然便宜得让人不敢相信,5美分1个;牛奶愿意拿多少桶都行。3.7升1桶,每桶2块1毛9美分。猪、牛、鸡、腊肉、香肠等等堆满货架。

4. 枪支弹药:

至今还没见到微信里疯传的美国人抢购武器伺机大干一场的画面。或许那些可怕的视频发生在新移民聚集的东西海岸大城市里。我所在的田州是猫王(前歌王)的故乡,乡村音乐的发源地。也是被取缔的3K党的老巢。这些被美国北方佬戏称的红脖子们自美国建国前就拥有枪支,估计手头最近都较紧没见他们哄抢武器装备。倒是我昨天又收到优惠购枪的广告,冷静地认真地思考了一整夜后,我拒绝了买枪的诱惑。俗话说:一丈都过来了,何况这一寸?

(待续)

 

老矮疫情周记(2)

今天是2020年4月7号。

纳什维尔是田纳西州的首府,人口50余万(和长沙市芙蓉区持平)。新冠肺炎确诊者888人,9人死。全美37万多人确诊,1万2千多人死亡。

境外一些媒体,特别是台湾媒体对美国人按捺不住的同情。譬如:“美国人很少有能掏得出300美金的财力”;“很多人将拿不到政府的疫情款,因为他们不交税”;“政府给的钱9月份才能收到”等等。这些耽心不靠谱。台湾媒体【少康战情室】昨天主动纠错,说纽约皇后区尸体堆满街边是他们嘉宾的过失,特别向那里的华人道歉。为什么要为这条假信息向华人道歉?

疫情的确严重。但疫情是疫情,工作是工作。美国社会没有停止运转,甚至还有8个州仍然连宽松的居家令都没有颁发。

美国佬们淡定,我也淡定。整天在疫区里忙碌着,没有害怕和恐慌。昨天脑海里出现念头: 如果长沙市芙蓉区888人确诊,9人死。那会是个什么情况?

1.口罩

据我观察大概百分之一的人戴上了口罩。对口罩的认识因人因时而异。红灯前看到有人车窗紧闭,驾驶员却戴着大口罩。有些人加油时带着口罩,进车随即取下。我则把口罩挂在手臂上,进房间时戴上。让我惊讶的是那个我常送油去的美军101空降师,从把大门的军警到里面的官兵依然不见口罩装备,即便在军人超市的密闭环境里。

航空母舰因为病毒事件舰长被撤职,这个有3万军人的基地里居然还没人戴口罩。看来美军根本就没有口罩,或者正在等口罩。

2. 工作

运输燃油的公司在纳什维尔有十来家。城里城外散布着10家油库,比如埃克森,壳牌,马拉松等。疫情前去油库取油往往会遇到油罐车排队。自疫情开始,排队现象大减。而过去的这几天我发现有时候整个油库就只有我一部车。

市场需求量大减导致我每天早早回家。昨天只工作5个小时,我们的工作时间通常是11-12小时。

3. 失业

我的工作日是星期四到下周星期一,逢二和三休息。上周四我和调度员大卫有说有笑。第二天上午就听说他和另两位调度被解雇了。星期五晚上收到经理的群发短信:所有人星期六不上班。我如释重负,终于可以在家宅一段时间了。

没料到星期天就恢复了工作。经理说我不会被解雇。其实我心里倒盼着被解雇。第一,减少了被感染的风险;其次,可以申请失业救济金。我对是否失业毫不担心因为我是退休人员。不管我工作与否,社保金每月按时到帐。

4.民众

路口、小区仍然没有设卡的大爷大妈们,人们和平时一样可随意外出。更多的人自觉宅在家里。只有一些青年人依然我行我素,在公园,或步行道上展示着她们的长发绣腿和他们赤裸的上身。在红花绿叶间,在草地上享受着媚人的阳光和春风。

 (待续)

 



浏览(4432) (8)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