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云的博客 翘首遥望  
一位飘落在他乡的游子,梦牵遥远的亲人,借此博客抒发情感  
网络日志正文
2016闲言碎语集 2019-02-08 20:58:34


2016是我走过的第二年,回过头来看,这一年的日常是喜悦的,留下的闲言碎语也值得回味。


2016闲言碎语。


从国内买来丝线,准备做一次从没做过的事—十字绣。打造一个美女不容易。五彩的丝线在漫长的时间里来回穿梭,花线像滴落的雨点洒在空白中,送走了太阳迎来月亮,和着阳光,伴着雪花,成就一位卷着大波,露着肉体的性感美女。第一次试着十字绣,把我美晕了,


今天的天,艳阳高照,今天的地,薄雪抚摸,今天的气温,哈气就结霜,今天的我,只能隔窗看天空。


天气好,冬天里的13度,太阳照着,有流汗的感觉,顺势靠着大红背椅,小憩片时,用一杯清水,一碗饭,在太阳底下简单一餐。


一场大雪给门前留下一道令人喜悦的景,雪,厚厚的,洁白素装,早早的,有人把脚印和车轮镶入了柔软蓬松的雪里。太阳如此耀眼,它用光把影印在了雪面上。


和友人一起漫步在湖边,一对雪白的天鹅浮在湖面,它们舞动着白瓷般光滑的羽毛,看不到一丝杂质,白得耀眼,美得心软。


今天的天气很特别,一边下着雨,一边结着冰,是我们常说的冰雨天。这是人们出行最艰难的天气,路上到处藏着黑冰。今天的外出计划全部取消,静静地隔窗望着,发呆,突然窗上映出了景,冰花满窗上帝奇妙,不管风吹雨打,雪花漫天,苍穹轰鸣,雷池呼啸,它总会给你留下一景,或美,或静,或悦,或苍凉。


今天的太阳很耀眼,它的光把一物变成两物,本体与影子,一实一虚,有人抱着实的不舍,有人抱着虚的不放。影子确实很美,但它毕竟是虚的,跟着太阳不停地变化,太阳走了,它也就消失了。


来墨西哥度假,我最感兴趣的是墨西哥的辣椒,都是它是世界之最辣,很好奇它到底有多辣,我也是吃辣椒长大的,练就了吃辣的本领。我夹了一个烧辣椒,尝了一口,再没吃第二口,同来度假的四川M M夹了三个烧辣椒,我给她提了个醒,她不在意,她一口气吃下三个,结果张嘴出大气,手捂着胃,跟我说头痛,辣的,辣糊涂了。一个湖南人,一个四川人,领教了墨西哥的辣-辣-椒。


墨西哥的餐厅很有趣,时不时飞来一些鸟儿,它们并不骚扰正在吃饭的客人,客人离席后便飞到桌上清理馋渣剩饭, 这比苍蝇蚊子好,苍蝇蚊子围着食客,打扰食客,嗡嗡叫,还带有细菌,一不小心还弄坏一锅汤。还好没苍蝇,只有鸟。


喝茶的境界:渴了喝茶,闲了饮茶,静了品茶。


不知什么时候喜欢起宠物,跟家人说,我想养只狗?No!我想养只猫?No! No!我想养只兔?No! No !No!好扫兴。一“气”之下买来两条Gold fish, Two for $1.太便宜,买给它的食,要多出好几倍,结果三天就夭折了,印证了便宜没好货?


来渥太华,加拿大的首都,城市小小的,但国会山庄的古建筑特别引人注目,这些欧式建筑承载着它厚重的历史和久远的文化,还有那座纯净的教堂,还有那银白色的总理府,还有很多很多。这些人文景观让人叹为观止。


走进渥太华一家最有名的传统法国糕点店,我在五颜六色的饼干前停滞了很久,正好奇这些颜色,一抬头看见一屏幕放着奥巴马参观和品尝糕点的视频,再低头一看写着OBAMA-COOKIES,原来这些颜色与他有关,这位帅哥还挺花哨的。我没买,不吃,太艳了。


我站在后院,烧着残木,守着明火,火已尽,碳却明,突然想起,何不利用炭火烤几个鸡胸脯,于是肉熟了,碳也灭了,晚餐也就有了,把LG叫出来看看现场,他有点惊讶,面带悦色:“那我喝点啤酒,”我和了一声“那我就喝点红酒。”


黑暗中,只要有点光,它就如此灿烂。我说的是花。


面对这样一个古老的洗手器,好奇了很久,知道水该从小孔流出,但怎么也找不到出水阀,只好离开,可一回头发现巨大的半圆池下端有一巨大的半圆铁轨,已被磨得铮亮,我返了回去,试着踩它,水银丝般流出,伸出双手玩了一会儿水。


我爱上了一种摄影效果,在黑暗中按快门,寻找美,黑暗中抓拍到的花和叶真的美极了。


下雨了,雨水洗刷着红花绿叶,花更艳了,叶更绿了。花瓣上一尘不染,雨水凝聚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像宝石般镶在了花瓣上,我想伸手摘一颗,它却温柔地溜走了。


夜深了,静静的,偶尔听到汽车轮子的摩擦声,我耐不住寂寞悄悄来到后院,什么都是模糊不清的,唯独这些花,明镜似的在我眼里清清楚楚。


感冒的症状持续了近半月,也不知是真的感冒了,还是其它开始作怪。没为它悲切过多,跟着一帮朋友来到小镇的薰衣草园,赏着花,闻着香。愿薰衣草的花香驱散体内的浊气,愿薰衣草的精油抹去脸上的沧桑,愿薰衣草的冰酒强健内心的脆弱。我爱薰衣草,爱它浓浓的香,爱它低调的花枝,爱它浅紫的色,更爱它顽强的生!


下雨了,雨水挺大,雨声敲打着窗户,像冰柱垂直而下,我摸着带雨的黑夜,去菜园看看雨水是否洗净了枝头的果实,真好,色彩分明,绿的、红的、紫的、、、、、


初春撒下千颗种,盛夏又见满园花。


我的房子很小,装不下十人,我的家却很大,能容下天地万物,我常常走出房子,走进家中,冷了,靠近太阳,热了,手捧雪花,饿了,攀树摘果,渴了,品味山泉,困了,依偎草地,弱了,爬爬高山,脏了,淋淋雨水,丑了,沾沾鲜花,闲了,摘摘星星,捞捞月亮。


优雅的孔雀,尾羽铺开,嘎然长鸣。飞走吧,笼子太小。


时间送走一波花海,又绽放一片花田,白白朱朱,各自妖艳。


我曾说过我的房子很小,我的家却很大。今天清洁房子我咋觉得房子好大,时间随着清洁剂快速溜走,我却无法结束清洁,放弃了,好累,累得我直找沙发,终于躺下了,好舒服,心里琢磨着怎样让这个吃饭睡觉的盒子小些...再小些...再再小些。


去了印第安人的庆祝节日,他们的服饰好艳丽,色彩斑斓,印第安人的舞蹈原始,自然。每个人的服饰都不一样,每个人的舞姿也不尽相同,他们各自沉浸在自己手舞足蹈的世界里。他们排斥现代文明,远离现代文明,他们用最自然的方式幸福的生活着。


夜黑了,花亮了。这是我小小手机带给它的光,


在路上,突然看见树荫下坐着一老妇,穿着艳丽的花裙,古色上衣,一派十八世纪的古风。我走近她,从她布满皱纹的脸和微颤的双手判断,是位近八十的老太,我情不自禁地和她打了个招呼:"you are so beautiful!",她少女般地回了一句:“thank you."她像一副油画从我眼前掠过,


一早一家人顶着蓝天白云直奔大瀑布,跨过彩虹桥,在美国那端与亲人相聚,因为太高兴,却忘了留影,回来的路上,望着窗外的景,想着亲人,心里暖暖的。


其实,今天很累了,坐在窗前呆呆地望着窗外,看着天慢慢的暗下来,直到黑。我走了出去,看了看这些一开花就害羞地低着头的花朵,我的疲劳走了。


立秋了,太阳的炙热收敛了,整理行装吧,乘着秋风,去寻找即将落下的秋叶。


公园情趣之一,黑色松鼠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公园情趣二,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公园情趣三,时近黄昏,日落余辉,


Halifax是加拿大最大的港口城市,紧邻大西洋。peggys cove 渔村的海岸最美,光秃的巨岩,层见错出,屹立在岩石上的灯塔尤为醒目。在我看来,这是Halifax最美的地方。


轮渡大西洋到加拿大最小最穷零污染的爱德华王子岛,1864年就成立加拿大邦联事宜首轮会谈在此举行,是加拿大的诞生之地。这位铜像就是加拿大的第一位总理,John MacDonald.另一道风景则是从这绿色小屋传出来的享誉世界的小说“绿山墙的安妮”。


New Brunswick省的大西洋芬迪湾,因潮汐作用形成的独特的礁岩石林地貌——Hopewell Rock霍普韦尔岩石,也称好望角石林。这是世界上最高的潮汐,全球海洋奇观之一。

幸运地在退潮后的海底世界走了一趟。


St.lawrence river-- 圣劳伦斯河位于加拿大和美国境内。从安大略湖口的Kingston开始,直到安大略省的康沃尔是美国和加拿大的界河,它也被称之为加拿大的母亲河。在源头的河面上散落着一千多个大小不一的岛屿。如繁星般点缀着圣.劳伦斯河,宛如仙境。水面上人工地架起了一座世界上最短的桥。


在Quebec的小镇:Riviere -Du-Loup有一

海水、淡水交汇之处(Atlantic Ocean; St. Lawrence River and St. John Lake),拥有大量的银虾,吸引了大海中的鲸鱼,它们成群的来到这里觅食,留下一大景观,成为世界上唯一可以在河面上观看鲸鱼出没的地方。


外出一个星期,临走时拜托先生一件事,每天给我的花园和菜园浇浇水,回到家,花还是那样的花,鲜艳夺目,菜也还是那样菜,株株挺拔,只是没去收割,我连忙把茄子辣椒小番茄摘下,否则,可爱的小松鼠会一扫而光。


去仍保留着维多利亚时期(19世纪)生活风格的Black Creek 村庄走了走,没留下什么特殊的印象,倒是那些古董家具让我止步注目。那手工洗衣机,还有那床边瓷器,都让我好奇。


隔窗看着后院的韭菜在前段时间的雨水滋润下,长势吓人,有蔓延整个后院的趋势。L G催促我赶紧割下,包包韭菜盒子。据说韭菜盒子是北方人的最爱,但我从没包过,L G提议上YouTube,没听他的,自行想象,摊开面皮,里面塞进了五花肉、虾仁、鸡蛋皮、韭菜等。吃的时候,LG看到韭菜盒,嘴巴张得老大,久久不和,因为我的韭菜盒比手掌还大。


儿子送来两张票,请我们去看Cirque Du Soleil.这是加拿大最著名的[太阳马戏团Lucia]在多伦多上演。舞台绚丽,表演有技巧,有趣味,非常精彩,场面也震撼,可惜演出中不能拍照,否则一定会把七彩画面拉进镜头。


坐在阳台上准备闭目养神,突然一只小松鼠跳进我的花盆,小东西不断地在盆里转圈,我很好奇,盯着它许久,想知道它的意图,不一会儿它居然睡着了,原来它在整理床铺,好让自己睡得舒服点。这家伙聪明。


从小在湖边长大,现在仍生活在离湖边不远的地方,所以常在湖边散步,看湖面,听浪打。湖边的景总是那么美美的,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城市;能感受到湖面上的动感;也能在跨湖的小桥上倚着桥头静静地想着远方,想着久远的那片湖水......


走远了,坐下,一杯凉茶,一曲慢乐,望着隔窗的雨水,听着外来的电话,慢条斯理地回应着,心静静的......


屋前的西梅树,今年属于它的小年,在茂密的树叶中藏着少量的果子,当果子成熟,一部分松鼠吃了,一部分虫子吃了,最后给我留下了一小桶。够了。


中秋佳节,友人相约,虽抬头不见圆月,低头却闻鱼香。今早品味云南气锅,今晚再寻夜空明月。


昨天晚上就趴在铁栏上等着中秋的圆月,月亮在夜空中缓缓挂起,却是一个带椭圆的月儿。今天晚上仍趴在铁栏上等着,月亮来了,圆圆满满,这是十五的月亮。


雨下了一天,彻底地洗刷了大地,也清净了天空,雨后,晚霞闪着金辉,普照大地。


邻居,一位和善而孤独的老人,几乎每天独自坐在门前发呆、瞌睡。只要走近他,他总是给我留下三句话:Hello, I'm old , I'm alone. 有时不忍心擦肩而过,便陪他坐一会儿,静静地听着他的故事:妻子早早地离他而去,女儿也早早地离他而去,唯一的儿子因为他的财产而走上法庭,败诉后也离他远去,从此不相往来。一栋房子,冷火秋烟,他孤零零地守着、、、什么时候月亮接他走?


想家了,看着故乡的照片,藏在深处的记忆,一页一页地翻开,我就在这个岳阳楼边长大,每天清晨围着它跑步,每天走进这个通往河边的洞口,放声歌唱,享受洞壁反馈的回声,每天靠在城墙边,望着天水合一的洞庭湖,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回头看看,一路走来,依水相伴,与水结缘,洞庭之水,湘江之滨,安大略湖畔,都是我割舍不了的情怀。


常在河边走,走到了Humber River,两岸绿树成荫,鲜花盛开,水清澈如镜,缓缓流下的水声,悦耳如音,在这自然里,感受温暖湿润。


下了整整一上午的雨,天气潮潮的,湿冷湿冷,不便出门。傍晚,正吃着饭,突然一道霞光从西边窗口直射进来,我走进窗口,只见天边霞光万道,一片火红,我扔下筷子,急忙跑了出来,久久的望着天空。太阳把云燃烧得如此灿烂,太美了。


走在秋天的路上,带上灵魂,与秋风对话,与秋水亲吻,与秋色相拥,与野鸭微笑。


我的花招蜂引蝶,一对蝴蝶争先恐后,抢着花粉,蜜蜂却在地上吞食同类,有点残忍。


加拿大的秋天是美的,习习秋风把绿叶染上色彩,多色的秋叶洒遍山头,好似一幅幅厚重的油画挂满天空。


algonquin的秋色,层林尽染,一丛火红,美得让人窒息。


一路踏着秋叶,从这个trail走向那个trail,秋风不时地抚摸我们的脸,林中的鸟儿在我们头顶上雀跃,小松鼠在我们脚下穿梭,我们在这自然的秋景中陶醉。

漫步在高山树林中,走了很久,记住了欢笑,忘却了疲劳。


走向河边,秋风阵阵吹过,,湖面波纹细碎,冷冷的阳光滴落在水面,却钻石般耀眼。我们走着,聊着,踩着鹅卵石,脚下发出摩擦的声响,那情那景,让人心如止水,情如荷花。


秋天里,秋风扫落叶,刚落下的叶是道美景,久了,就成了回收的垃圾。邻居老人家前院的松树也一样,常年高耸挺拔,不畏严寒,但秋风一来,松针便雨点般的落下,落满大地,你也就开始了一周一次的扫除,扫除像健身一样,弄得你满身大汗。由于它是针,你还不能触摸它,只好燃起熊熊烈火,烈火烧掉了它的的锐利,也驱散了我全身的疲劳。


在秋叶落满大地的季节里,总有一种蠢蠢欲动往外走的冲动,一双脚像按了轮子一样,没法控制。既然心系林中,干脆再一次跑出来看枫叶。


起风了,风刮得很大,树枝摇摆着,叶子沙沙地响着,又刷刷地落下,最后的秋叶终归抵挡不住呼啸的寒风,随风而逝,我走近它们,想着下一个秋天的绚丽。


清早,一抹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直射进来,光打着我的脸,我把眼拉成一条线,看见了刺眼的人影,看见了有着六片花瓣的花影,天气真好。出门,立冬仍是秋意浓浓,阳光在树叶上如金子般闪烁,散落的秋叶在碧绿的小松树上犹如夏季盛开的花朵,在阳光下跳动,四季的景色融入一体,还有什么比这更美,更艳。立冬了,像吗?


我喜欢松鼠,它吃有吃相,坐有坐姿,站有站态,它总是牵引着我的脚步,让我靠近它,强迫我喜欢它。

出门,想看看秋天是否还留着尾巴,没了。

秋天消失在冬季里,鸭子也缩着脖子,停留在岸上,一个挨着一个,一副取暖的样子,我打了个寒颤,冷了,冬天开始了。


两年前就想走进这个掉进山谷的Park,因为胆怯,一人不敢。今天约上友人一起完成心愿,里面有人在遛狗,在散步。其实,没有一点可怕之处,不知害怕从何来。


我等着月亮,等着月亮大起来,等着它穿破云层,展示它的最大。遗憾,薄薄的云晕围着它,我没法看清这十八年才能见到的大月亮。


这是我们身边常见的鸟儿,它们是最自由的,它们用双翅飞向任何地方,戏水踏青,甚至站在高山顶峰傲视一切。


和友人沿着小径走着,聊着,放眼望去,小径尽头的湖面飞翔着一群鸟儿,很是兴奋,好奇这些鸟儿在一小范围内飞舞,我快步走过去,原来是聚餐的场景,它们扑打着翅膀,尽情地抢食,一个女人不断地供食,她的善举让我担忧鸟儿们自行觅食的能力,不过,如果我手中有食物的话。可能也会……


慢慢地走着,突然看见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嘴里叼着一条细长的蛇,它不断地放下又琢起,为了得到这条蛇,为了生存,它摇头晃脑地工作了许久,下了很大功夫。可那些鸭子却静静地呆在那里,等待着食物的到来,只要看见有人,它们便蜂拥般的靠近过来。依赖已成习惯。


北风吹雁雪纷纷,静坐在家,来一点清淡,小酌一杯。


天气非常恶劣,没敢出门,按照我蜜蜂的性格,好天气,勤劳地用腿,坏天气,勤劳地用手,试做一款炸香蕉冰淇淋。简单好吃的一款甜点。


吃着中饭,随意侧头看看窗外,一只火红的鸟儿停留在屋顶平台上,它一蹦一跳,在石头缝里寻找食物,外面很冷还下着毛毛细雨,恶劣的天气丝毫不影响它觅食。我隔着纱窗玻璃窗看着它,它炯炯有神的眼睛也盯着我,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大摆Pose,毫无畏惧感,我倒敬畏起它来,上帝赐予它的能量是无限的。它的名字叫红衣主教。


寻找那只常年栖息在High Park枯树顶端的猫头鹰,我抬着头,望着天空和树梢,它突然从空中划过,无声无息,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抓拍到它。最终留在镜头里的却是无叶的树枝、蔚蓝的天空和翻滚的云海。


它,夏季时,曾在我的前院边角长出,生长过程中,没见到花,最早出现的是一个个长条丰满的苞苞,捅破它,里面流出牛奶样,不敢触摸那浓浓的液体,担心有毒,最后连根拔掉了。现在,走在公园里,却发现牛奶样的液体变成了翩翩起舞的白絮,游丝般的随着风飘走,我明白了,它就像蒲公英一样自由飞翔,随处安家。但它叫什么?也像蒲公英一样,有花?


简单朴素的一餐,就是为了他们,一群特殊的人群,在充满爱的氛围里,看着他们不知节制地吃着,我满脸微笑,心里却很担忧。多么希望他们一觉醒来,彻底清醒。上帝啊,是你把生命的种子植入母体,他们将成为什么都由你掌控,我们无能为力。愿上帝的光永照他们,让快乐围绕他们,直到永远。(一群低智能孩子)


也不知是好奇心理还是好吃心理,看到这绿色的小果子便买了回家,吃的时候发现巨大的核上包裹着一层薄薄的肉质,这就可吃的部分,好不容易用舌尖扒下这层肉皮,你还只能尝尝它的汁,没等你回味,纤维就得和巨核一起吐出来,这哪叫吃?这叫品,品水果!难怪不便宜。


第一场大雪降临,周围一片白,只有松叶还探着头,溢出绿色。大地被雪洗得洁净。我踏雪走进咖啡厅, 喝咖啡,望窗外,想着圣诞的日子,希望那天像今天,漫天飞雪,雪花铺满大地,送我一个白色圣诞!


捧一杯普洱,隔着窗,透过冰花,外面阳光普照,但雪还是雪,洁白无瑕,水成了冰或冰柱,晶莹剔透。外面的冷一定冻脸刺骨,我却暖暖的,在冬季里过着春天。


曾走过戈壁,踏过沙漠,登过华山,上过巴米尔高原。又要再度起程,带上自己的灵魂去远方,到一个看不到边际的空旷中寻求安宁和平静。我对镜子说,祝你一路顺风,去太平洋上过一个暖暖的圣诞吧。


浏览(570) (1)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紫云 回复 红妆 留言时间:2019-02-10 17:20:48

红妆好,好久不见,我也是好久没登万维了,见到你好高兴。墨西哥的辣椒让你说对了,除了辣没有香。

谢谢你的来访。

回复 | 0
作者:红妆 留言时间:2019-02-10 09:36:11

给紫云大美女拜年~~ 宁静优美的文字和心境,把日子都变成了美轮美奂的珍珠~~

也好喜欢美女姐姐的这句名言:“我的房子很小,我的家却很大”。

我去年也刚经历过墨西哥辣椒的可怕,平时也是能吃辣 怕不辣的,可是吃了辣指数还不到10的墨西哥辣椒以后,辣得头晕目眩半小时,心有余悸,从此坚决不吃指数高于3的。而且墨西哥辣椒除了辣味,没有麻辣或者别的中国辣椒那样的鲜美。

好久没有登录万维,才发现跟帖方式已经改了,很好用~

回复 | 0
作者:紫云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2-09 20:39:51
谢谢牧人,祝新年快乐,全家幸福。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2-09 12:59:54

紫云几年不鸣、一鸣惊人啊!

“我的房子很小,我的家却很大”…

追看了前面两篇,很多这样的明言。

跟着西木兄给紫云拜年!祝紫云新春阖家幸福。

回复 | 0
作者:紫云 回复 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9-02-08 22:23:35

哎呀,是你吗?太久不见了。有点惊喜哟,给你拜年。这几年有了很多的爱好,尽在日常生活中。真希望老朋友们都回来。谢谢来访!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9-02-08 21:54:29

还没出初五,拜年不晚。给紫云拜年!很久不见了。祝贺你有了新的爱好,成了十字绣专家!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