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霞飞漫天  
时过如流水,思绪像浮云,回忆似涓溪,文字同吾心。  
        http://blog.creaders.net/u/399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搬家 2015-05-31 15:48:27
告别了,生活了十八年老房子       2015-5-26
这个月的十号起,我们就住进了我们在H镇上租的那套房子里了。莱茵纳特帮着老公把厨房搬进了我们在H镇租的这套房子里。我上班只需徒步走10分钟。不用每天还开十多公里的车程来上班了。

十八年了,每天上下班往返就是二十多公里,每周就要开车一百多公里的车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看惯了每天上班路上的风景,住惯了宽敞的三层楼房,现在省了这么多,时间节约了,可房间也小了许多,还真有些不习惯呢。慢慢来吧。
 
今天一大早,就被老公叫醒,因为搬家公司要来给我们搬我们在R镇上的家了。我有些不情愿地爬了起来,问老公他们大约什么时候来,老公说他也不清楚。看来,这几天事情太多,老公有些记不住了。我便要他给搬家公司的人打电话去问,人家说是八点左右到我们家。

老公以为是当天就会装车的,吃完了老公做的水果色拉和酸奶,我俩就去了R镇。

搬家公司的人来得还算准时,可就来了两个人,一位老大妈,和一位老头子。老公认识老头子,他是这家搬家公司的大老板,利帕特。老大妈可能是利帕特的老婆。他们带来了一些搬家用的纸壳箱。老公有些不懂,他以为今天就要装车呢。老利帕特说,今天只是打包细软,明天一大早起点,年轻人来包装大件并装车。

利帕特先让老大妈开始包装我们酒柜里的易碎品,他说他要看一下医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回来的。

老公说他要去镇上的水电公司把水表,电表和煤气表的表数报给了他们,还去了奔驰车修车店(这两天,我们的大奔车打不起火来)预约了检修。家里就只剩下我和老大妈了。我招呼着老大妈包装玻璃杯,细瓷碗碟,还帮了她一会儿呢。闲聊中,得知她是巴西人,她说她很喜欢中国的文化,我说,我老公也喜欢巴西的音乐。


利帕特看病还真没花多少时间,我帮老公弄好了大奔车的蓄电池后,他就回来了,开始把我们堆在起居室里的东西重新装箱。因为我们事先已经做了很多的收拾打包的工作了,十一点刚过一点儿,他俩就打包完了。他们带来的纸壳箱也没都用完,因为那是我们租的,一共35个,也都留在家里,他们他们收拾好他们的包装工具,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包装纸,还大都是旧报纸以及一些胶带纸,跟我说,明天早上七点,他们公司的人开着大卡车来,便跟我告辞了。


院子里,买我们房子的邻居已经开始把院子彻底修整了,地下室已经给他们腾空了,家门前的那一点地皮,邻居也都把我们原来种的树木全拔掉了。现在这个家已经面貌全非,前两个星期我们还在里面生活着呢,家里的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留着我们的记忆。。。


老公去水电局办理转户手续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守着一大堆待搬走的东西,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回想着这18年来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还真有些恋恋不舍呢。

老公打来电话,说他正在“自然食品店”吃早午饭,一会儿就回来。我便让他也给我带俩面包来。
老公回来后,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两个面包,老公在此检查了每间房间的每个角落,我们才动身回H镇。
H镇的路上,老公说他很高兴,终于要告别这个住了18年的家了!问我什么感受。

我说我有些恋恋不舍。老公说,还有什么恋恋不舍的呢,18年,也该住腻歪了吧?

我没说什么,日语里有句话说:住めば,都。意思是,住久了就成了自己城堡。

我能理解老公的心情,老公跟我们左面的那家邻居处不好,都到了打官司的地步;而且这栋房子,要下多级台阶才能到家,以后老了还真会成问题的。

到了H镇的家里,儿子还没回来,这两天,儿子在隔壁镇子医院里作实习生。这个星期上早班。

我把昨天煮的绿豆小米粥热了,炒了五个鸡蛋,做了个茄子西红柿糊。

晚饭后,老公问我明天一早我是否要跟着去,我说如果你希望我去的话,我就跟着去,可我想不出,我去了能干什么。


终于搬进了新居       2015-5-27
老公很早就起来了。正好儿子也上早班,五点左右,父子俩前后脚离开了家。弄得我也睡不着了。
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微信,听着歌曲,又睡了一会会儿。
八点钟了,我才起床。开始收拾要去W镇带的东西。
这时,老爸的学生杨蓓通过微信与我联系,我父亲给她去了电话,说他的情况不好。
我说这情况我前天与他在微信上聊了很长时间,只是昨天和今天他不再微信上了,估计是住院了,医院没有微信。我还告诉了杨蓓我父亲的一些具体情况,和因为我堂哥家里的事,他不得不跟着二哥回老家的事。杨蓓说这路上的动荡,恐怕老人受不了,更何况他又是个病人。我说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才这样做的,他现在被弄得又家不能回,新家,现在也没精力来装修,老房子就要交出去。杨蓓说她试着与民大联系,看民大能否帮得上忙,给联系养老院,让我父亲住进去。

我说句我父亲说民大有规定,如果被确诊为癌症,医疗费是可以全额包销的。前提是要在民大指定的医院看病治疗。
 
杨蓓与民大的刘老师联系后,说刘老师希望我能尽快与她联系。可这里因为这两天搬家,我家里的电话还没接通,手机没有充值,无法打国际长途,估计要到下周才能与她联系。杨蓓还说上次是刘老师陪我父亲去陆军总院看病的,说医院确诊为肺癌晚期。

可我看到的诊断书,并没有说是晚期。

这让我很纠结。

十一点多了老公打来电话,说他给我们搬家的大卡车已经装车完毕,他过一个小时就回来,拿上他的东西,我们就要动身去W镇了。我只好跟杨蓓告别了,给她留了我二哥的电话。

12点刚过,老公如期而至。两人匆匆收拾好后,连路上喝的水都没来得及带上,就上路了。一路顺利,没遇到堵车,老公车开得很快,三个小时我们就到了。

给我们搬家的大卡车还没到,搬家公司的人说大卡车要开六个小时,因为有规定,途中必须休息的。

老公订的水床倒是先到了。我赶紧把睡房地面擦干净,买水床的两个人便开始给我们安装水床。

下午四点多,给我们运家具的大卡车到了。可安装水床的人还没干完,搬家公司的人在路边等了一会儿,也许是等不及了,就叫他们把他们的车开到一边去,让装家具的车号开进来,卸家具。

这时,我们的邻居,赫夫妇,也来与我们寒暄,老公陪着他们参观我们的新家,我一个人指挥搬家公司的人,这个柜子该放哪里,那个箱子该搬到哪个房间。搬家公司的人,连司机一起共三个,我一个人也指挥不过来,只好叫老公也来跟搬家公司的人说,什么东西该往哪里放。

当天下午搬家公司的人就把起居室的那个红木大柜子重新组装好了。剩下的就等明天了。

送走了安装睡床的两个人,我们就跟搬家公司的三人去了镇子里的那家希腊餐馆吃晚餐了,他们三人也住在这家希腊餐馆开的旅馆里。

我和老公去了超市,买了些食物才回到家里,老公还一定要泡个澡,就睡到水床上去了,我收拾着已经搬进来东西,弄得较晚了些,等我躺下时,老公已是鼾声连天,我还特地动静打了些,都没把他弄醒。


家具重新在新居组装           2015-05-28

老公早早起来了,他也没过早地弄醒我,直到他做好了水果色拉,才来叫醒我,因为搬家公司的人就要来的。
搬家公司的三个人中,其中一位是专门负责家具,主要是柜子的组装的,是个小伙子。另一位是司机,是个小头头吧,还有一位年纪有些大了,搬东西时很卖力。
 
重新组装家具是个细致活儿。这个小伙子很认真,我们的那套红木家具,老公就没给柜子的门好好调节过,柜子的有些地方,被柜门摩擦得都留下痕迹了。这次这个小伙子给我们调节好了,柜门开关起来很顺畅了。
 
只是我们原来的睡房比现在的大,睡房的衣柜不能按原来的样子恢复在新房子里了。小伙子就只给我们安装了一大半,其余的,还需新配些板子才能组装了。
 
东西都搬进了新家,柜子也都组装好后,他们还有一项服务是把原来柜子里的东西也都放回柜子里面去,可老公说,这些我们自己来做了,因为柜子里的东西,反正是要都做一次清洁后再放入柜子里的。

最后,我们煮了咖啡,拿出老公早上买来的点心,大家在厨房的餐桌上吃点心,喝咖啡了。那位司机给我们开了个象征性的帐单,这样可以节约一些增值税,报价是四千欧,这样我们就只交了三千六百多欧。老公还给了他们每人五十欧的小费。
 
送走了搬家公司的人,给我们送新买的米勒牌洗衣机的人来了,很快就给我们安装好了,我把搬家公司的人在组装我们睡房衣柜时弄脏了一个毯子和一条大毛巾一起试洗了,效果不错。米勒牌的洗衣机一直是很经用的,我们的那个老的洗衣机就是米勒牌的,自大买来用到现在,还没发生过什么故障。
 
洗衣机安装好后,我马上就洗了两趟,一切正常。
 

老爸的电话    2015-05-29

昨晚又是一点半才睡下的。

半夜听到手机铃声,我找了一会儿,才找到响铃的手机,看到号码是老爸的。我又等了一会儿,没见老爸再打来,估计是在医院住着有些烦闷了吧。老爸,对不起这会儿我还没办法给您回电话。
 
七点多,就被老公叫醒了,老公说今天去镇上的政府办事处去“报到”。按德国法律规定,搬家后一周内就要去新搬的所在地登记的。

本想在多睡一会儿的,可想起睡房的衣柜,其实完全可重组得很完美的,只是昨天没想到新的组合,现在重新组装就麻烦了些。唉,一时的疏忽,留下遗憾难补偿。
早上,吃完老公做的水果色拉,便去了镇政府,登记后又去了镇上的税务处,我们的那个“陋居”还要给这里交“第二居住地税”呢。现在这里是我们的第一居住地了,这个第二居住地税就不会收了,我们该给这里交一般的居住税了。


接着去了超市,给楼上洗浴间的镜子柜买来了合适的固定件,因为那墙是薄薄的石膏板,不知能否承受得了老公买来的镜子柜。楼下的洗浴间是个小的镜子柜,楼下的墙也是石头墙,所以不用担心是否能承受得了镜子柜的重量。买来一种石膏墙专用的固定螺栓,但每个螺栓的承载能力只有20公斤。我们只好重新买了两套可以用两个螺栓来固定的挂墙固定件,把镜子柜给挂到了洗浴间的石膏板墙上了。但愿这石膏板的墙能承受经久。

接着老公把给洗浴间挂窗帘的杆子固定在洗浴间的大玻璃落地窗的上面了,因为窗帘还没到货,我找了个被套,先挂上了,不然晚上洗浴时,点上灯,就会被外面的人看到的。
 

帮我们铺门前房子周边路和晒台的邻居,就是赫夫妇的女婿,今天下午运来了一些石渣,说是明天开始给我们铺新房子门前的路。


自己重新组装睡房的衣柜   2015-05-30

花了近一天的时间,把睡房的衣柜重新排列好,组装好了。

赫夫妇的女婿带着他父亲和另一位亲戚(?)来帮我们铺路了。下午门前的路面已经铺好了一大半,因天时晴时雨的,他们也早早收工了。


儿子打来电话,说他已得知他高中毕业考试的成绩分数,平均分为一点三,(一分为满分),他说他的数学没考好,得了个二分减,他希望重新考,这样可以把平均分数提高到一点二。但考试时间与他已经约定好的一个生物医学实习有些冲突,他很难做决定,到底哪个该保,哪个该弃。我想当然是把高中毕业的考试分数提高是做重要的,因为以后都要凭此来上大学,找工作的。儿子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不能两个都照顾到。我跟他说,我们会尽力为他争取的。

晚上接到了老爸的电话,他还是那几句话,“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我想回武汉”。我安慰了老爸,跟他说,我明天就跟二哥联系,让二哥送他回武汉,去肿瘤医院接受治疗。


返回H5-05-31

假期就要结束了,明天要去上班了,早上只是简单地洗漱后,匆匆吃了早饭,把还是杂乱的新家留在了W镇,我和老公上了回程路。
临离开W镇,老公去了镇上的面包房,买了一些面包和甜点心,才上路。

在高速公路上休息了两次,到家时,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

到家后,烧好了咖啡,就跟儿子一起吃点心,听儿子说他补考的事。老公答应了儿子,明天他去儿子学校跟校长说明情况,尽量让儿子技能参加补考,又不错过他想参加的那个生物医学实习。

查看了邮件,收到了律师起草的老爸的离婚协议书。尽管二哥已经做了些修改,我又将他修改的改了过来,我觉得律师写的好。

李大哥显然是看了我写给李胜芳的那些话,他也觉得“与何家谈时不要松口,给坏人太大


















































































浏览(1197)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曾经有个家叫班级——2015年5月8日为华师一附中同学四十年 2015-05-15 13:55:45

作者:牛维佳(1975届校友) 来源:华师一校友会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4日


http://www.hzsdyfz.com.cn/Item/14471.aspx

曾经上学的路,几乎天天都要去

学校总是那么近,自由总是那么远

怎么也绕不过这漫长的苦旅

教室诞生了黑板

黑板写着茫然和无奈

任它春风化雨,我却难成小溪

一次次疯狂的上课铃

是一个个迷失的堆砌

无法诠释,走进来又走出去

一次次开心的下课铃

都是灵魂的逃逸

不知不觉竟然逃出了花季

彩蝶纷飞的年华崇尚花蜜

一觑眼神,一别远影,一盈笑语,一糗妒忌

繁华了少年春天的意义

爱慕也像厌倦

厌倦心旌摇曳而无以释怀

却在梦里纵情追嬉

花可以开,手不可以牵

哪怕一丝的温意也可以催发一万个幻想

就像阳光之于禾木,雨水之于土地

天空何其明亮

哪里藏得下任性顽皮

所有的愚惑都是春天的美丽

每当春发的茂盛模糊了秋收的想象

就会天降师贤授道解惑

布置永远做不完的题,把你光合润育

如果有颗星星迷失在夜空

就会有一虹慈光超度它的踟蹰

用关爱教化,劝归它的迷离

毕业是伤痛的欢娱

翅膀是为了蓝天而生

越飞越远,为何满眼都是雨

发黄的毕业证是枚标签

蜕变成经年的卷页

读不尽的落寞,任青灯长照不熄

天光云影,日落日起

从半亩方塘走向长江大海

鸟入中天了无痕迹

思念是一张孤独的帆

驶过一个个港湾

流放一个个自己

走过来却不能忘记

只觉斗转星移

拂掉征尘,不见花红叶绿

归去来兮,相逢一笑

为何一任霜白地老天荒

今夕恍然是梦,梦中谁在轻啼

我说我没变

那是昨天的春风遇到今天的枯叶仍会笑

笑我青丝少年羁留于过去

相顾自怜,却不肯片刻揖别

而你也以苍颜横越时空

把往事灿烂成谜

我记得,曾经有个家叫班级

家里有同学和老师

曾经有个故事,主角是我和你

倏忽间,不知自己身在哪里

四十年了,你可安好

是否还记得那美丽的花季

************************************

校友简介


牛维佳

1975届校友)


图片



牛维佳,1957年生于北京,主要笔名,戴甲。1973年至1975年在华师一附中高中就读,班主任为肖秀珍老师。曾有13年军旅生涯,现为湖北省作协专业作家(国家一级)。八十年代初从事《中国大百科全书历史卷》撰写,和中共党史重点历史丛书《中国工农红军南方三年游击战》等书籍撰写工作。1987年至今改史从文,从事文学专业工作,发表各类小说作品,并出版中篇小说集《从今尔后》、《流光送影》(上、下集)。以及诗歌、散文、纪实文学、文学评论、文学剧本等。小说集《流光送影》所收的作品,为近年在各个纯文学期刊发表的小说作品。其中一些作品发表后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中篇小说月报》、《作家文摘》等刊物及一些网站转载,和被《文艺报》、《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文艺新观察》、《书刊文摘导报》等报刊评述和介绍。

201110月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武汉首义家》,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管主办的纯文学期刊《长江丛刊》主编。
********************************************************************
五月20号,我的高中同学们举行毕业四十周年的聚会。真的很不容易,班上的同学们,当年正是十七、八的 年轻人,如今都成了爹爹婆婆了。他们居然在微信找到了我,虽然我无法去参加这次聚会,但能在微信上分享同学聚会的快乐,也很知足了。
我所在的高中班级,班上有67位同学,这次能来聚会的多达50人,不简单啊。上面这首诗的作者,牛维佳就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
记得上高中时,班上男女生不怎么来往,我对班上的男生还不能全部叫上名字来,女生倒是几乎都能记住。那时毕业也没有考大学的事,只是等着上山下乡,或是争取留城,等着分配工作。同学之间的交流很单纯,可这次看到同学们在微信上的交谈,好像还是有许多故事的呢,聚会时肯定很精彩的。可惜我无法亲身体会了。

********************************************************************
原文连键:
http://www.hzsdyfz.com.cn/Item/14471.aspx ;

















浏览(56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给芳芳的回复 2015-5-13 2015-05-14 13:17:37

五月一号凌晨1: 08 收到了夏天的雨(李胜芳)给我的回复:


我们没有害他还一直照顾他,你们为了要房恩将仇报,人在做天在看会有报应的。


------------------------------------

 这几天因我外出,没及时回答她,今天才抽出时间来回复了她:


看看你自己说的话吧:每两句都离不开房子。真是想房子想得痴狂了。


我们为了要房子恩将仇报?这话是怎么说的呢?你们有没有搞清楚?房子本来就是我父亲的。我父亲的房子原本跟你们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你母亲也只是借住的啊。


我父亲的两位前任妻子都在里面住过,我从来没有听过我父亲跟我说她们因为房子为难过我父亲!是你母亲的霸占欲望太强,得寸进尺,本来我父亲已经答应你母亲可以住在我父亲的房子里,直到她百年的。自从跟我父亲结婚后,你母亲就占着我父亲家的一间房子。老年夫妻分床睡还是常见的,但夫妻分房睡真是少有。这样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很明显地在告诉人们,你母亲与我父亲结婚的目的就是为了占用我父亲的房子。我父亲没跟你母亲计较这些,对你母亲的那些任性的要求是一忍再忍,也许你母亲以为是我父亲这是宠着她呢吧?那她为什么不珍惜,不感恩呢,还恩将仇报,欺负我父亲。就是个泥人还有个土性子呢。更何况我父亲是个有情有感,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啊,这样憋屈地与你母亲生活着,委屈久了终会爆发的。


我父亲一直都很注意养生,也很自爱。在他从床上摔下来之前,虽然体力因年纪大了跟不上了,再就是下放到五七干校时得过的肺结核之外,我父亲的身体状况还是不错的,没有过什么要命的病,他自己生活上的事都能自己料理,还能时不时地帮助他患有心脏病的妻子你妈妈。


你说你们一直照顾我父亲,可我女儿去武汉看望她姥爷时,看到的是你们在指使她年老的姥爷给你母亲干这做那的,心里很不舒服,跟我说,她那么爱戴的姥爷怎么被何阿姨使唤得团团转啊?看到姥爷那么忙碌,连跟他千里迢迢来看望自己外孙女亲热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姥爷要给何奶奶忙前忙后,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跟自己的外孙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我当时跟女儿解释说,你要为你姥爷高兴才是啊。你姥爷终于找到了他喜爱的人,是因为爱,才会愿意为她忙前忙后,为她做事的。可女儿跟我说,她姥爷是出于无奈才去给何奶奶做事的。


我们知道你们来照顾我父亲,目的是为了要他的房子,我们也同意了,只要你们能让我父亲的晚年过得舒服,愉快,只要我也父亲愿意把房子留给你们,我们是绝对不会去跟你们要房子的。


只是你们自己太贪心,怕得不到我父亲的房子,才想方设法地要与我父亲的房牵扯上关系,知道我父亲没有积蓄(你母亲多次问过我,我父亲是否有存款,有多少存款,可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我父亲是否有积蓄),拿不出来补齐买新房子所需的钱,你们便说你们来补齐要补交的房款。用二十万元买下135平米的福利房,这便宜不占才是苕呢。你们想占便宜,我们也认了,只要我父亲能在他有生之年享受到他应该享受到的,钱财,房产,对风烛残年的老人来说已经没有很大的意义了。只是看到你们对他的钱财这般虎视眈眈的,他伤心啊!我父亲实在是伤不起了。想起你们对他的那些关心和照顾,实际上是想得到他一生中仅有的这么一点点积蓄,我父亲感叹不已啊。


我们知道,在物欲横行,金钱几乎主宰了一切的环境中,想找到真心相爱的老伴只能在梦里想想罢了。我们不给你们占便宜,不让你们买房子,真的害怕你们会做出什么伤害我父亲的事来。只要我父亲能幸福愉快地度过余生,比让我们继承他的房子要欣慰,高兴得多啊。看来,你们是无法理解我们的这种心情的,你们都掉到钱眼里去了,才这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让人哭笑不得。


但是我们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让你们霸占了我父亲的房子,还让你们欺负我父亲,巴不得把我父亲早早整死,你们这才是实打实的恩将仇报啊。你们怎么就不能再多忍些时呢?我父亲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怎么就不能装好人装到底呢?还是心里有鬼吧?


你说你们没有害他,那么去年我父亲在陆军总医院做检查后,我二哥再三叮嘱你们,若是检查结果不好的话,请你们不要告诉我父亲实情。可你们却转身就跟我父亲说,他得的是癌症。老人在病中本来精神就很脆弱了,你们这样跟他说,就等于是给他宣判了死刑!今年我父亲也是在陆军总医院作的检查,也是同一个医生给他检查的。那位医生说,去年他们没有查出我父亲是癌症啊,就是肿瘤,也只是怀疑,没有确诊。你们为什么编造病情来吓唬老人,用心何在?很明显,你们是盼着他早些死去啊。我父亲得知自己得了癌症,绝望地给他的发小吴伯伯发去了“永别了”的短信,吓得吴伯伯赶忙来问我,我父亲是怎么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你们告诉他说在医院的检验结果是癌症!你们滥用了我父亲对你们的信任,也暴露出了你们想谋财害命的真面目。


是的,人在做,天在看。你们是怎么做的,怎打如意算盘的,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的。该遭报应的是谁,老天会让人们知道的。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姻。可仍然有许多人都在劝我父亲与你母亲离婚,几乎没有人看好这桩婚姻。除了你们姐妹俩在积极维持这桩婚姻之外,恐怕很难再找出几个人来希望他俩还在一起生活的。实际上,你母亲也并不看好这桩婚姻的,不然不会这样不珍惜我父亲,不会对我父亲说那些绝情地话。而且在法庭上,你母亲对离婚也是无所谓的。只是你们姐妹俩坚持要你母亲不要答应离婚,她最后才说她不愿意离婚的。你们为什么要把两个已经相互伤害到这种地步的人还硬扯到一起呢?


还是让你母亲放手吧,这样她自己也可以安稳地度过自己的晚年。你们若真有孝心,还是尽快地给你母亲张罗住房的为好,不要再把精力浪费在如何算计别人的财产上了。遭了报应,还不清醒的话,就无可药救了。


现在二哥已经把老爸又接回了贵州凯里,到凯里的当天,二哥就带老爸去看了中医,开了药方子,这几天老爸都在服用中药,希望老爸能有个好心态。这些恩恩怨怨的事,扯不清楚的。

二哥担心老爸还有老年痴呆,我只好让二哥多忍让一些,老人老到这个年纪,就是老小孩了。二哥为他母亲已经花去了五年的时间,这次又要让他为我父亲操劳,。。。


















浏览(32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4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