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云的博客 翘首遥望  
一位飘落在他乡的游子,梦牵遥远的亲人,借此博客抒发情感  
我的网络日志
两元加币的折扣 2019-04-21 18:55:06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最不愿见的可能就是医生了。可上帝偏偏安置了这样一个职业,因为人会因各种原因造成身体的不适,有些不适,人们可以一扛而过,而有些不适,人们是无法扛过的,不适的后面隐藏着一场恐惧灾难,如果不去看医生,不通过医生治疗,将酿成恶果,走向死亡。我想,在这个世界上,不见医生的人,一定不多。

我是那个见医生的人,尽管极不情愿。见了医生,医生开个单子,去楼下药店拿药吧,一手拿药,一手交手续费,匆匆离开。

在加拿大,如果有医疗保险,可免费拿药,但药店手续费是要交的。

我作为一个药店的常客,一来二去的,久了,成了这家药店的老顾客,见了老板,都会互问安好。药店手续费时不时涨价,老板会把我这个老顾客的手续费停留在最初价格上,一直不涨。

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去药店了,这是件好事,说明自己安然无恙。但这天必须去药店,走进店里,正遇上药店老板。好久不见,彼此打个招呼,闲聊几句。他拿着单子,把我要的药准备好,我一手拿药,一手掏钱,这时才发现,钱包空空如也。身无分文,让我一脸尴尬,摊开双手,连连说不好意思,忘了带钱,先把药留下,我明天交钱取药。老板说,药你先拿走,明天店关门,你后天送钱不迟,我说,你们九点关门,我争取晚上送钱过来。

回到家,忙做家务,忙吃饭,忙着聊天,突然想起,应该在当晚九点前送钱过去,否则我的话白说了,成了说话不算数的把柄。他们对我如此信任,我不能因一时的失信而丢掉永久的信任。旋即,冒着雨,开车去了药店,老板和一个雇员仍在店里,老板见我风雨无阻过来,很吃惊的看着我说,不用急吗,说好周六送来的,我回了一句,欠了人家的钱,总感觉不舒服。他笑了,附和着说,他爸爸说过,欠钱,睡不安。所以,我的到来,能看出他内心还是很高兴的,我毕竟只是个顾客,又不是私下朋友,况且,我可以到任何店里拿药的。

交钱时,他吩咐雇员,Two dollars discount,我推脱,你们给我的已是折扣,我不能再接受折扣了,他坚持和他的雇员说,这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女士,少收她两元钱,他重复着这样的话,我有点不好意思,最终接受了他们的折扣。

回家的路上,想起这段插曲,心中涌出一股热流,一个两元钱,很小的数目,掂在手里,举重若轻,但此时却变成超重的金子,它让我感受到守信人的快乐和幸福感。其实最初的信任源于他们,是他们给予我的信任,让我有了诚信于他人的行为。实际上,人在社会中的很多优劣品质,都是相互传递、相互影响的,一个社会,如果处处都传递着优的品质,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变得温暖起来。一杯免费的咖啡,会温暖一个乞丐的心,乞丐带着感恩的心会把人们不小心遗失在他钱碗的戒子留下收好,等着丢失的人前来寻找,然后如实交还给她。这是社会上流传的一个暖暖的故事。在这个社会,无论人的职位高低贵贱,人的诚实、善良、感恩等品质是整个社会文明的根基。

只有走正直诚实善良的生活道路,我们将必定会有一个问心无愧的归宿。

 

浏览(30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外婆 2019-04-15 21:01:24

外婆是个没有多少文化,一身苦命的女人,27岁守寡。那一年,她怀着我舅舅,舅舅还没出生,她却得到五雷轰顶的消息,她的丈夫,我外公,死了。他搞农民运动,被土匪抓去枪杀了。外公走了,舅舅成了遗腹子。从此,外婆再也没嫁人,带着我妈和我舅过着艰难的日子。

日本人入侵那些年,外婆带着两个孩子东躲西藏,有时躲进山里几天不敢下来,找些野果充饥。为了不让两个孩子跟着她受苦,她把我妈和舅舅送到大城市她孩子姑妈家,她以为,大城市一定比乡下富裕,孩子们跟着他们的姑妈,一定不会受罪,可外婆没想到,那个兵慌马乱的年代,谁家都很难维持生计。姑妈也没法,把两个孩子送进了难民收容所,当时,我妈十三岁,我舅七岁。我妈带着舅舅开始逃难躲日本人,外婆从此断绝了和孩子的联系,没有了两个孩子的音信。

据我妈说,外婆不知她们是死是活,几乎每天爬到家的后山头望着天边哭泣,哭她的孩子,哭她的丈夫,也哭她的命运,这一哭就是九年。这九年的煎熬和盼望,直到我妈带着她弟弟回到家。这个时候的外婆,眼睛几乎哭瞎,以后的日子,外婆的手帕基本不离手,时常举帕擦眼泪,她总觉得自己要流泪,实际上她的眼泪早已哭干了。妈妈说,外婆已有眼疾的问题了。

我是外婆唯一带过的外孙女,由于外婆一直生活在农村,她已习惯了农村生活,不愿意来城里和我妈住,我妈只得把我送到乡下,让外婆照顾我,我当时只有一岁。由于外婆以前的经历,除了天天哭,孤独的守着家外,很少和别人交流,所以,她也没法好好教我,外婆带我到两岁,我居然还不会说话,只会笑,母亲急了,以为我是哑巴,把我带回了城。

以后,外婆每年进城住一段时间。

我长大懂事了,外婆也开始和我絮叨她过去的点滴生活,念叨我外公,说外公长得高大英武,聪明能干,声音宏亮,人未进屋声音先到。她几次和我说起外公被枪杀后,她洗外公的血衣,怎么洗也洗不尽那血水。外公的血衣她也一直珍藏着。外婆每次说到这些,就会很难过,想流泪,便从口袋里掏出小手绢擦试早已没有了眼泪的眼睛。

外婆心地善良,性格温和敦厚,她每年来城里都会带几只她自己养的的土鸡,记得每次杀鸡时,她会抓住鸡翅膀,把鸡从右手换到左手,环着自己的腰身给鸡从后到前转十几圈,口中碎碎地念道:鸡啊鸡啊你莫怪,你是人间一道菜。这是外婆杀鸡前必须要做的一个仪式。

我问外婆为什么要给鸡转圈,外婆说转圈后鸡就晕头了,杀它它就不痛苦了。

外婆尽管没文化,但她有一双灵巧的手,年轻时是十里八村都闻名的巧妇,会纺纱织布,靠此谋生,她做出来的绵衣腰带非常漂亮,每次来我家,我都会看到她用五颜六色的彩纸剪出各种动物,花卉,树叶等等,非常形象逼真。我的天生手巧,也许就是外婆的遗传。

外婆唯一留下的遗物是一根她年轻时纺织的腰带,我母亲赠给了我妹妹,母亲说这是外婆的织品中最简单的一款,漂亮的都用于生计或者送人了,这个腰带已有100多年历史了,外婆的手艺也失传了,这根腰带弥为珍贵,见证岁月,见证当年民间巧妇外婆的编织手艺功底,也是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了。记得我曾和外婆说过,我要学习编织腰带,后来因读书繁忙,一直没有机会。在我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外婆去世了,她活了八十二岁。

父母考虑我的学业没让我回家奔丧,我得知外婆去世的消息后,知道今生今世,我再也无法继承她的手艺,再也享受不到外婆给予我们的那份艺术情爱了。 

外婆走了三十多年,我还时常想念她。

 

            

 

 

 

 

(外婆纺织的腰带,这么长的腰带应该是那个年代的婴儿学步带)



浏览(1377) (2) 评论(6)
发表评论
石板缝里的那棵小小树 2019-04-13 10:11:24

植物是和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一群生命。

这些成千上亿的植物们,经过秋天的落叶,冬天的长眠,春天的发芽,夏天的开花,在四季的变换下,无声无息的蜕变,更新换代,延续它们的生命。

有些植物扎根大地,用它庞大的根系,吸收大地的营养,在阳光的关照下,再现生命奇迹。有些植物却自己孕育出种子,让种子随清风飘向大自然的各个角落,用一场春雨,让它们生根发芽,长大成材。

我日常中的喜爱,就是和花草树木呆在一起,遇到好看的花草,总会多看他们几眼,也经常把掉落在树荫下的种子带回家,放入盆土中,见证它们的成长。

一次回家的路上,路过一所学校,我隐约听到水的嘀嗒,顺着声音望去,屋檐在滴水,水滴不偏不倚进入了水泥板缝中,偏偏有一颗种子落在了水泥板缝隙中,它靠着屋檐滴落的水珠发芽了,它顽强地从石缝中站立起来了,它还很小,小得随时会成为人们一脚踏下的一粒尘土。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很漂亮,浑身上下透着紫红,很醒目地立在那里,所以一眼就看见了它,我蹬下凝视了它许久。真不简单,一个顽强的生命,只要给它一滴水,就能从一条狭小的缝里冒出来。我想如果没人侵犯它的话,它也许成为参天大树。

我起身走了,一路想,一路担忧起来,那弱小而美丽的小树,如果无人呵护的话,它能否在这狭小的逢里顺利成长?它又将会经历咋样的生长过程?我有点后悔没把它带回家,放入我的盆土里,施肥浇水,让它度过生命的脆弱期,长壮实了,放入更宽广的土壤里,看它长大。

我一直惦记着它,但再也没去那里。

第二年,我又一次路过那所学校,我突然想起那颗浑身泛红的小树苗,仍记得它所在的位置。我去了,那屋檐仍滴着水,水滴落的地方仍有一棵红树苗,它显然不是去年的那棵,这棵更小,刚从石缝里冒出头,这次我决定带它回家,我没有工具,就是有,我想也进不了针线粗的缝隙,我只能用手轻轻地拔,刚一拉,断了,根系留在了石缝里,它的身体握在了我手里。它死了,我瘫坐在地上,许久许久。

我在想,为什么每年都有这种子落入石缝里?我抬头环顾四周,有很多的树,我叫不出名字,但在不远处,我看到一棵硕大的枫树,红叶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响。难道这小苗是它的孩子?

 



浏览(324) (2) 评论(4)
发表评论
爱上手鞠球 2019-04-07 20:45:44

爱上手鞠球,只因它漂亮。

    最初认识它是在一个朋友家。

    朋友是一位从上海去日本定居多年,然后又随她先生定居加拿大的精致女人,第一次去她家是专门去品尝她的日式料理。谁知,一进门,右边一排吊着的大大小小的绣球却吸引住了我,当时不知道它叫手鞠球,还以为是中国少数民族的绣球。我问她从哪里弄来的?她告诉我自己绣的。我很惊讶,那球上精美繁复的几何图案,如三角形、正方形、钻石型、条纹、星型等,还有错落有致的镶边,还有各类花型鸟类图案,尤其是精心设计的配色,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如果不是良工巧匠,如果没有一点艺术审美,是很难达到这一近似完美水准的。

    经她介绍,我知道了,它叫手鞠球。

   手鞠球是一种民间艺术形式,起源于中国唐朝的蹴鞠,公元6世纪中叶传入日本,起初只是足球(也就是鞠)的前身,到10世纪,开始有人用线来绕球,装饰球体,成为当时京都地区贵族少女喜爱的玩具之一. 14世纪起,手鞠球上逐渐被加入刺绣的元素,用真丝绣线缠绕出各种几何形状和日本的一些传统花样。从此手鞠球开始成为贵族间流行的玩具小物。

    尽管随后日本科技和经济猛速发展,并成为世界科技、经济强国。但传统的手鞠球却从未因此而没落,经过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现已成为日本的高级工艺品和精致的礼品。

     两年前去日本,在许多精品店还看到了很多花色图案各异的手鞠球身影,价格不菲。

    自从认识手鞠球后,它再也没从我脑海里消失,总想着有一天,我也变成一个绣娘,也能绣上几个美丽的手鞠球。

      我决定用双手试试。

    最初,按照视频中的指导,用针线在球上穿梭,因为视频用日语讲解,一个字都听不懂,只能看,一针一针去模仿。结果发现,半边球绣下来,与视频所展示的图案完全不一样,它原本应该是菊花状,我的却变成了四角形状。尽管错的图案也有型,也不难看,但总觉得像野路子。我知道,一定是线路走错了。

     继续学,继续看,最终掌握了它的基本线路走法,一旦掌握了它的基本绣法,绣一个简单的图案,其实不难。

    就这样,在冬天的日子里,我闭门不出,在一个个鞠上绣起了花儿,鸟儿,几何。我最喜欢的是我绣的白鹤与竹,我把此球取名为竹鹤双清。绣了两个不同颜色的,其中一个绿竹白鹤的鞠球,很快被朋友带走。

    绣手鞠有很多好处,通过手的飞针走线,脑子活跃起来,边绣边有诗意流出。作品出来后,有成就感。拿在手里玩耍,感觉很艺术。还能愉悦心情,美了眼前。

流出的诗应该是这样:

风雪里,

倚着窗,

一针一线,

在静谧中,

纵横飞舞,

质朴的手鞠,

你是艺术的光耀。

    看来一心还是不能两用,诗意太浅。

    绣手鞠是上瘾的,每天都惦记它,眯着眼睛在球上穿来梭去,最后,眼睛要瞎了,暂停。

    以后应该继续绣,你看一位90多岁的日本老太太60多岁开始绣,至今已绣500多个,绣成了网红。

    也许,我也能大器晚成?

     

 

     

    

    

 

 

浏览(18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舞,阿尔巴尼亚人 2019-04-02 14:43:13

阿尔巴尼亚,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是儿时、少年时的记忆,记忆里留下的,它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更深刻的记忆是各种类型的阿尔巴尼亚经典电影,在那个相对封闭年代,他们的电影成了我们了解阿尔巴尼亚异国风情和二战期间欧洲战争的窗口。

     受朋友之邀,去参加一场阿尔巴尼亚人的歌舞晚餐会,特别有兴致,儿时那幕幕情景,像陈年旧书,一页一页翻开来,想起了电影《第八个是铜像》、《勇敢的人们》、《广阔的地平线》、《宁死不屈》等等。想起了震撼人心的口号:“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想起了米拉和另一个女游击队员英勇赴义的镜头,还想起了电影歌曲“赶快上山吧,勇士们……”至今还能记起它的旋律,还能完整唱下这首歌曲。几十年过去了,记忆犹新。现在能近距离接触阿尔巴尼亚人,和他们共进晚餐,和他们一起手舞足蹈,有可能的话,还可以问问同龄人,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有着对中国的儿时记忆。想到这些,笑了。

     晚上,如约而至,来到歌舞餐厅,餐厅特别大。

     我环视四周,四周摆满了餐桌,中间留出一大块空间做舞场。除了有一套现代乐队器材外,没有其他装饰,布置十分简单严谨。歌舞开始的时间与晚餐同时进行,我看了看桌上被送上来的一盘盘菜肴,菜品简单,味道很一般,完全激发不了我的味蕾,吃了一点,作为充饥。

舞会开始的第一个表演是他们的民族舞蹈,表演者是一帮青少年,穿着他们带有浓郁民族色彩的服装,随着欢快的民族音乐翩翩起舞。舞跳得不专业,但很有特色。我问邻坐的阿尔巴尼亚朋友,这么漂亮的服饰平时是否有人穿,她告诉我,城里几乎没人再穿,但在农村仍能看到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有穿。

     舞蹈结束,舞会开始。乐队奏起带有他们民族音乐特点的现代歌曲,一位歌星上台演唱,舞场里陆陆续续有人手牵手挑起他们特有的四拍舞步,舞者越来越多,一个接着一个,手牵手跳成连环型,据说这是阿尔巴尼亚南部独特的连行舞。你如果想加入进去,必须熟悉他们的舞步形式,否则,就会扰乱她们的队形。我想,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参与到他们的跳舞队伍中去,我开始用双手代替双脚,在餐桌上前后左右跟着他们的舞步,记住她们的步伐,我学舞的动作,把同桌的阿尔巴尼亚人乐得前俯后仰。记住舞步后,我走进舞场牵起了她们的手,脚步跟着他们正确无误的随着音乐跳动起来,丝毫没有打乱她们的步伐,且舞步自如。那些舞者们伸出大拇指连连说:“Good job”。

     集体舞退场后,人们开始自由跳现代交谊舞。他们的交谊舞,仍保持着他们传统的舞姿,舞姿上下移动,大幅度地张开手臂和手掌,有男士对跳,有女士对跳,也有男女对跳。他们在现代音乐节奏下,舞动着身体。

     在我看来,他们的舞,中规中矩,即是年轻人跳的舞步也非常简单,一板一眼,看不到一点狂热,男女间也显拘谨。从他们跳舞的状态,我感觉他们的性格都较内敛,这让我见识了阿尔巴尼亚人,长着西方人的脸,举止却很东方。

     舞会结束前,大家又牵起了手,跳起最初的四步民族舞,那些并不认识我的阿尔巴尼亚人开始主动向我招手,邀请我进舞场和他们共舞最后一曲。

     歌舞晚餐结束了,我最初带着对阿尔巴尼人的好奇心进入舞场,最后带着阿尔巴尼人的友好热情走出舞场。最终没敢问他们是否也像我们这代中国人一样,对我们如此有记忆。

 

 

 

浏览(108)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7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