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郭静尘的博客  
blah blah  
        http://blog.creaders.net/u/65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无产者厨师珍妮 2017-10-07 18:10:02

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是一个不太大的城市。小留学生们称之为渥村。老晋来渥村有30年多年,积攒的故事一大堆。


无产者厨师珍妮

珍妮是老晋餐馆里的女厨师。50来岁,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是纯种的法国血统。身体略胖,手脚麻利,只要她来上班了,老晋当天就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好厨师。

让老晋头疼的是,珍妮有时该来时却不来。珍妮不来上班时,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喝醉了来不了了,一个是进了警察局的拘留所。

按中国人的眼光看,珍妮的生活可以说是糟糕透顶。他小时辍学,很早结婚。在80年代,有一次唐人街的皇家银行被抢了。而抢劫银行的人,正是珍妮的丈夫。这个案件当时轰动一时,也留下了笑料。经过精密的筹划,珍妮的丈夫拿着真刀假枪,进到银行里面威胁员工,装了一大袋现金。然后他来到自己停在外面的车上。开车走了50来米,车上的油没有了,结果车就停了下来。他也没有再跑,警察很快来到,他束手被擒,进了监狱。在这之前,他还抢了一次杂货店。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查,他发现了那家店的破绽。一天晚上,他从房顶上的天窗里把一根绳子吊下来,自己沿绳子下到了店里。拿了好多的烟,奶酪等值钱的东西。可是,装好这些东西后,他爬不上去了。想从门和窗走,结果门窗都在外面封的很死,他又出不去。他试了几下就放弃了。大吃大喝了一顿,他就躺在地上睡着了。第二天,店主开了门,一看怎么屋里睡着一个人?再一看,一根绳子从屋顶吊下来。哦,原来是偷盗的,赶紧报警吧。警察来了,就把他带走了。

珍妮跟他离了婚。不久又找了一个人嫁了,生了一个女儿。不久又离婚了。珍妮自己抚养女儿,一直到女儿长大。珍妮的女儿,跟珍妮的经历差不多,没有上完中学,很早就有了孩子,带着两个孩子单过。珍妮从小就在厨房里工作,能靠做厨师过活。除此之外,也靠女人的身体挣些钱,用于应付抚养子女,烟酒和毒品的开销。

珍妮平时住在女儿的家里,有时跟女儿吵架时,她不能回去,就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有时去收留无家可归人的政府机构去住一下,有时,是找一些老熟人,老顾客。珍妮在餐馆工作时,常跟一些顾客套近乎,达成默契,下班后就直接跟那些人去了他们的家。每次有新的男顾客来时,珍妮都要设法去打听打听这人的情况,看有没有可能成为他的菜。

珍妮的朋友圈里都是些贩毒的,拉客的,游手好闲之徒。她是警察局里挂了号的,是拘留所的常客。有时珍妮好几天没有来,等她回来了,老晋问她情况怎么,她说还好吧,拘留所里还能怎样?

有次老晋的餐馆里雇了一个女厨师。



浏览(4178) (8) 评论(1)
发表评论
小老板马克 2017-09-10 06:41:17

老晋的渥村传奇。

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是一个不太大的城市。小留学生们称之为渥村。老晋来渥村有30年多年,积攒的故事一大堆。


小老板马克


小老板马克,是老晋餐馆的最忠诚的顾客。马克是一家拖车公司的老板,管理几辆拖车。平时不是太忙,大多数时间,都在这餐馆度过了。周一到周五来个两三次,到周末每天都来。马克是欧洲裔加拿大人,大腹便便,行动迟缓。


这天,老晋从外面回来,一进餐馆,就见到马克正在吃饭,在他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可乐。老靳看了一下马克的账单,见上面并没有可乐,他就把服务员叫来,问为什么这个饮料没在上面,服务员说她也不太清楚,可能是马克自己拿的吧。老金说,把这杯可乐加在他的账单上,服务员就加上了。过了一会儿,老靳正在后面厨房里忙活,听见前边有人在嚷。老晋出来一看。马克正站在前面的服务台前喊他的名字,晋,晋。见到老晋出来,他就说,为什么把这个饮料放在我的账单上?老靳说,you drike,you pay (你喝了,你就要付钱)。马克说,那是服务员送我的,我不付钱。老靳说,你用了,就要付。结果两人吵了起来。最后变成对骂,fuck you,fuck you,脏话连篇。老晋让他 get out(滚蛋)。两人一直吵到门外。老晋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马克,突然把裤子脱了下来,把白哗哗的屁股撅了起来。老金忍不住笑了起来。后面其他看热闹的顾客,也都大笑起来。


这天餐馆里没有别的顾客。有一个男顾客进来,这个人是一个常客,大家都很熟悉。他从来不给小费,所以服务员都不待见他。那天的服务员是南希。见他进来以后,南希就对老晋的老婆汾说,妈妈,我忙,你去看看那个人吧。汾就去打招呼。这时,又来了三个常客。这三个人经常来,平时给的小费很多。汾顺便就去招呼这三个人。三个人根本不用看菜单,就开始点菜。在点菜的过程中,南希一直在旁边听着,把他们点的菜都输到了机器里面。等汾过来时,南希说都弄好了,妈妈你不用管了。老靳看到眼里,怒在心头。就跟南希说,你不能挑挑拣拣的,要管你都管,要不管你今天就回家吧。南希也不是省油的灯,顿时同老晋吵了起来。


在这段时间里陆陆续续来了几个顾客。马克也来了。他听了老晋和南希吵架。这个马克像打了鸡血一样,莫名其妙的亢奋起来。开始穿梭在各个桌子之前,同各个客户聊天。在聊天时手还经常指向老晋这边。老金知道,这个马克是在说他的坏话。从各个客户看老晋的眼神中就可以感觉到。老金的英语不行,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也不能同这些客户去解释,心里憋了一团火。一想要这







浏览(4683) (13) 评论(0)
发表评论
回国时别忘了用快递和闪递 2016-08-19 19:18:30

在加拿大待久了没有用快递寄包裹的习惯。当你回国时,千万别忘了快递,还有一个类似的服务,闪递。它们会给你带来很多的便利。


我回到国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一下带回来的东西,看看哪些是可以马上寄走的。

这次给父亲带回一个助步车,装在一个大行李箱中。要是在过去,我肯定是自己随身带过去的。不管是乘火车还是汽车,都是大箱小箱自己拎。从坐出租车走出发,到中间环节的火车汽车,再到最后的出租车,带几个箱子还是相当辛苦的。要是朋友接送,还要考虑车子能不能装的下这些箱子。这时,把箱子快递过去,在中国目前的价格下,基本上是个必选项。我前几次都是用的德邦快递,这次也不例外。在网上把订单一输,不到两个小时,就有德邦的快递员来电话询问。约好了拿货时间后,就等快递员上门。快递员一般是上午送货,下午取货。当然,要是正巧碰对了,也不受此限制。我把这个乘飞机带回来的那种大箱子从北京寄到唐山,花了五十元钱,这个价格是根据箱子的尺寸而不是重量计算的。下午快递员取走,第二天下午就寄到了。

这次回国还给朋友的女儿带了一包小礼物。朋友的女儿住的不远,只有不到十站地。但她工作很忙,几乎天天加班。下班后到我这里来取,对她来讲是一个计划外的负担。我给她打电话时,我说上次我们见过面了,这回我们不见了,就把东西寄给你吧。她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的建议。在我寄大箱子的同时,也把这个小包寄走了。像这样的小件在北京寄的价格是十元。第二天她就收到了。

女儿在上海参加夏令营,我去接她。我们计划直接从上海去韩国旅游,这样就有一个处理多余物品的问题。我在旅馆外的杂货店里找了两个纸箱,把我女儿在首尔不用的衣服,从加拿大带的礼物,还有在上海买的一些东西分成两部分。一箱寄往北京,一箱寄往唐山。只留下必要的东西随身带去首尔。由于对德邦快递熟悉了,还是用的这家公司。本来快递员一般在下午取货,但我跟快递员通话时告诉他我上午要离开旅馆去见同学。他说他尽早来。结果他在我同学之前来到,德邦的服务真是没得说。

这次回国快递经历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与同学会面之后。与大学同学上次见面还是毕业不久,而这次会面时同学已经退休。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自然是又吃又喝,胡吹乱侃。只顾感叹人生如梦,光阴似箭了。结果回到旅馆后,发现带给同学的礼物忘记给他了。一瓶美酒,礼轻义重。我们没时间再次会面,我自然又想到了快递。在上海希尔顿饭店的二层,有一个商务服务中心,可为旅客提供收发货物的服务。我对









浏览(6121) (20) 评论(5)
发表评论
同法律争斗的海外同胞们 2016-01-03 13:52:25

一九九五年,我作为一个背包客到过意大利的比萨。看完比萨斜塔,我在大街上闲逛。来到一个自由市场,卖食品的,卖百货的,熙熙攘攘,人声沸杂,这是我在旅游时特喜欢的一种状态。

在众多的摆摊着中,我注意到了一个亚洲面孔的人。看样应是我的同胞。我走上前,同他打了个招呼,果然是中国人。因为摆摊的和逛街的中国人不多,我们都感到格外亲切。
他的摊位很简单,就是一个跨在身上木箱,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墨镜。他说他姓李,来自乐清县。在这里摆摊有两年了。他同我边聊边向四周张望。我问你在看什么,李说他在看有没有警察。我说警察会查你?李说不会。既然不会,那你还在意什么?李说我同警察有默契。看我一脸的迷茫,李向我讲了他同警察斗争的历史:
在我刚开始摆摊时,看到警察从远处过来,我就赶快收摊走人。警察几乎每天都来,我就不停的东躲西藏。有一天我没来得及躲,被警察抓住,所有的东西被没收了。我一想,这样下去生意没法做,干脆来硬的。第二天,我只带了不多的墨镜,还到昨天那个地方摆摊。警察过来一看我又在这里,就把我的东西又没收了。第三天,我又去了那里。警察看到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过来没收了我的东西。到了第四天,警察看我又来了这里,就没有再过来,绕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一看,这下行了。我可以放心了。从此以后,警察再也没有收过我的东西。为了给警察面子,我准备了两个摊位,我看到警察在一个摊位附近时,就去另一个摊位。

今天读到张纯如的书《The Chinese in America》,我看到类似的故事在百年前就发生过。
Tom Leung 是1910至1920时期洛杉矶的中医。他开的T Leung Harb Co 非常成功。Tom说他是在北京皇家医学院受的训练。他的女儿认为他的学历是自己编造的。Tom在洛杉矶的报纸上做了大量广告,把公司的名字印在日历和尺子上,还建立了面向全国的中药邮寄业务。他的客户的相当大一部分不是亚裔。他在洛杉矶地区拥有毫宅。
Tom的行医资质当时并不被美国医药管理当局承认。非法行医是要被罚款,甚至坐牢的。Tom被捕超过一百次。然而,Tom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把这些作为他的生意的成本的一部分,从容处理之。每当Tom被捕时,秘书马上会通知银行把赎金送来。每次官方来抓捕和封店都给Tom起到了无费广告的作用。抓捕越多,给Tom带来的生意也越多。

为了生存,我们的海外同胞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领域估计会把这样的故事持续不断的演下去。







浏览(1918) (7) 评论(0)
发表评论
在三亚体会"东四省"(下) 2016-01-01 12:18:39


第二天整个上午都在下暴雨,我在"天涯海角"参观,身上大部被水淋湿,球鞋变了雨鞋。由于大雨,游客太少,我在回城时有幸体会了点滴东北人在三亚的工作状态。

在天涯海角公园的门口,有几路公交车始发。我看到有几辆车停在那里,就走了过去。每辆车的门口都有售票员在招呼拉客。这些车都标着某路某路,都是正牌公交车。公交车也这样拉客?这事还是有点意思。

听到一个东北口音的大嗓门在喊,我就走过去问她是到城中心吗?她说是。我就走了上去。车里除了一个中年男司机和女售票员,没有乘客。两人聊天时,我一听,都是典型的东北口音。我问那个女售票员何时开车,她说一点三十。我一看表,还有半个小时。我说怎么会等这麽久。她說平时是十五分钟一班,今天下大雨,人少,就改为半个小时了。我就坐在车里等待。每当周围有人走来时,女售票员都会在门口招呼揽客。陆陆续续有些乘客上车。


有个中年男子上了车,同司机和售票员讨论起今天的行车情况来。这位又是个东北人。听他们谈话得知,他是来查看乘客的情况,然后向调度建议车辆的运行安排。我在这里称他为巡视员。


在一点二十分时,车上有了九个乘客。这时我们看见有辆跟我们同样路数的车开走了。正在我觉得诧异的时候,司机和售票员同时惊叫起来。"应该是我们这车先走呀!"他们问巡视员,巡视员看了看排表,对呀,那车应在你们后面,怎么会先走了!司机开始骂街,把一些人的祖辈问了数遍。售票员说你骂街有啥用?快向领导反映呀!司机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说,"那个谁谁怎么不按排号走"。还没等对方回答,又说,"今天是不是不按排号,谁愿走就走?那我也随便开了!"显然对方被这话给激怒了,不知说了些什么难听的话。司机挂了电话,关了车门,急冲冲的发动了车子。车子在雨中上了路,速度极快,转弯时也不减速,乘客们像坐过山车。到站时,车子嘎的一声就停下。走时呼的一声就冲了出去。售票员过来对司机说,领导咋说的?司机说,领导说我们要乱开就扣我们奖金。售票员说是那辆车乱了规矩,要罚也是罚他们。真是不讲道理。又怪司机,就你这火爆脾气,有理的事也让你弄没理了,难怪领导不待见你。售票员又对巡视员说,你都看到了,你去跟领导把事说说吗。巡视员说,我只管排表。在领导面前哪说的上话?


车走了七八站后,车上已坐满了乘客, 巡视员下了车,司机的情绪也平静了。车也走的平稳了。至于后来领导扣没扣这两位的奖金,那个违规在先的车有没有被处罚,行车的规矩后来有没有被认真执行





浏览(2618)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