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末班车的博客  
末班启程,奋力前行  
网络日志正文
忆同班的“现行反革命张xx” 一 文革回忆之三 2021-04-02 23:35:16

接前文“火烧英代办 一 文革回忆之二” 


七 上山下乡的代价


1967年四月清华造反派分裂,形成了以蒯大富为首的团派和以孙怒涛为首的414派。到1968年初两派开始了武斗。因此俺像绝大多数同学一样回家避难。只有一小部分同学因为各种原因而继续留在校园。


到夏天工宣队进校,接管了全校大权。学生被召回学校复课闹革命和准备毕业分配。俺回校后才得知,同寝室来自江苏苏北的李x同学已经去世。原来他留在校园没有回家。期间学校组织学生下乡参加劳动。有一次给农作物喷撒农药后去河边洗澡,不幸滑入河中溺毙。


毕业分配时,在伟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下,全班同学先后分配上山下乡参加劳动锻练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


另一位同寝室来自湖北的康xx同学在农村劳动锻练时,被派去用炸药炸山坡修大寨田,由于检查时哑炮突然爆炸而身亡。一名来自福建的王xx同学被分配到鄱阳湖农场劳动锻练,在一次大洪水泛滥时,不幸遇难。


俺全班二十八名同学,就有三人在上山下乡劳动锻练接受工农兵再教育的过程中,非正常死亡。想一想真是一场災难。这就是上山下乡的代价。


八 忆同班的“现行反革命张xx” 


1968年9月俺与本校分配到同一设计院的67屆毕业生一起乘火车到山东烟台和其它院校的毕业生汇合后,组成一个学生连到济南军区某农场劳动锻练。俺被分配到二排六班。全班共十一人。住在一个大房间。班上除俺校的同学外,还有北京航空学院和北京大学等其它院校的毕业生。主要劳动是在海边围海造田。


到了1969年秋天,社会上揪“五一六”和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波及到了学生连。一天劳动收工后发现班上来自北航的张xx突然不见了。据说从其学校转来的揭发材料说他在校文革期间有过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付主席的言论。因此连队干部(排长以上干部是军队委派,班长是由学生选出)认为其问题严重而被隔离审查。


张xx是江西人,中等身材,皮肤略黑。平时衣著朴素,劳动卖力,不爱多言语,但是论事很较真儿,而且很固执。说话时脸上常带有一丝狡黠的微笑。


学生连组织了对他的批判会。但是他不承认错误,还继续辨论,重复他的观点。例如:林付主席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张xx反驳说“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中说白求恩50多岁了,去年春上到延安。我一查他来时才49岁。”;林付主席说“毛泽东思想是顶峰”,张xx说“可是顶峰之上还有峰。”等等。最后被连干部定为现行反革命。单独关押在一间小屋内。並安排有人轮流看守。


到12月时,俺和一些学生由于分配的设计所工作需要,报经上级批准,结束劳动锻练,前往单位参加工作。后来听其他的北航同学说,两个多月以后,全连学生结束劳动锻练,离开军队农场前往所分配的单位。留下他一个人在农场关押。不久就上吊自杀。


文革结束后。一天他的胞兄前来俺单位,了解他在农场的情况,并说己经走访了俺班所有同学以便写材料为他平反。后来知道在胞兄的努力下,他终获平反。但是一个有思想,敢说真话的年轻人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他留给我们的是血的教训和深刻的反思。


结束语


那场由伟光正最高领导人之间的斗争引发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整个国家遭受了十年空前的災难。特别是大学生和高年级中学生,文革初期作为两派的马前卒上阵奋勇冲杀,但是文革后期都不可避免的成为了这场远动的牺牲品。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文革式的思维方式,语言和行为并没有绝迹,而且一直延续到现在。发生文革的政治和社会根源依然存在。因此大家务必警惕,防止类似文革式的災难再度发生。这就是俺写这些文革回忆的目的。


浏览(4636) (14)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4 13:21:55

你这老眼昏花老不死的,这回看见了听见了吗?俺知道你不可能长出什么羞耻心,不会明白什么为老自尊,但是希望你能记打。俺绝对不会主动踩你这泡稀屎。 但是你如果像鼻涕虫一样每次爬上俺的鞋子,俺踩你成稀屎泡没商量。在任何俺愿意去的博主园地,既然他们让你进去撒泼,俺也就有踩你这鼻涕虫的自由权利。 什么叫迎风吐痰唾面自干,你明白吗?你屡屡无缘无故朝俺吐痰拉屎撒尿露阴,俺可没有风那么仁慈只吹会你脸上——俺要把你吐出拉出的脏污塞回你的鼻孔喉咙气管食道肺部肠胃里!因为俺不能把你给当作精神病,因为你家人似乎也没有这样给予你应有的医疗照料,所以俺也不算虐待精神病人吧。任何一个在美国大街上对俺这样发动袭击侮辱的家伙,俺或许还有更厉害的自卫还击。 俺有持枪证,还随身带有高压迷你弹射电击棒呢。

回复 | 14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4 12:54:19

你不要搞错了,俺不是思羽等许多万维被你毒舌稀屎太监尿骚扰过的博主网友那样文雅敦厚。俺是道地村姑泼妇。你骚扰到俺头上,俺不但可以踩你这样的稀屎,还可以往你的嘴巴里灌马尿,用你的脑壳做粪瓢浇地。如果你胆敢发疯朝俺动武动粗的话,俺可以用皮带扣敲掉你残存的门牙打断你的鼻梁,俺不管你是太监之后还是皇城叫花子。你每次骚扰俺一次,俺百倍雷霆之力回击你,没有俺说不出来的革命词汇。

回复 | 17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4 12:43:52

你他爷爷奶奶的北京人?Pekingman?周口店的?他们没有你这样的德行啊。阿Q也没你这样愚昧下贱不知羞耻啊。

回复 | 16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4 12:39:50

稀屎操你真的应该被土共操扁啊。你回忆文革骂土共什么的也好像有点良知。 但是俺突然悟出来,共产党革命的时候拿你这样的头与嘴做尿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你祖上幽灵会为你这样的不肖子孙或者正宗太监传人着急还是得意啊?

你这种德性比山村里最愚昧的嚼舌头长舌妇还可怜啊。你找俺给你掌嘴你舒服, 俺也来劲呢。看着,再操你一巴掌!

稀屎操,你真的是一堆稀屎,稀屎一泡啊。俺戴穿着停尸间收尸的全套防护才愿意踩你掌你嘴啊。你应该从老人院搬到精神病院去啦。

再说一遍,你应该赶紧自绝于党和人民啊。你这个皇城根下前朝太监遗精没有留下的一泡稀屎!

你应该知道,俺也是与王毅赵发炎一批一起受过培训的呢,那么多革命语言没想到在你身上不浪费啊。

回复 | 16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4-04 09:20:06

北京人回忆北京文革历史,论不到你这个外地土鳖插嘴。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4-03 19:12:15

文革中那些红卫兵工作组军宣队工宣队造反派保皇派等几乎所有主宰别人命运草菅人命的人的言行,除了本来生性歹毒的基因,都是来自与1949年前后共产党的灌输教育。薄熙来习近平这批人生性就是狼基因,在青少年时代,脑瓜子就被这样的狼奶马尿灌满。后来成年以后新的环境新的见识甚至刻意学习,都最多只是修养修炼,改变不了狼性基因。一旦掌握生杀大权,就狼性毕露。温良叛逆的有,没被掐死咬死的基本都跑出来了。叛逆而在体制内存活的,最长久显赫的恐怕就只有任志强任大炮这寥寥几个了,也算成了烈士啊。

回复 | 13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4-03 18:59:05

正因为共产党背负这样的远远超过历史上最大的黑手党黑社会的罪恶历史,他们无法漂白无法金盆洗手,只有一黑到底。

回复 | 13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4-03 18:52:06

文革毛政罪行罄竹难书骇人听闻,但是不要误解为这只是共产党十年错误或者罪行。其实共产党从在中国一出生就是血腥杀手病毒,至少从上海暴动到井冈山起,一路都是血腥杀戮抢劫诈骗。再至少自从1949年上台执政后,几乎每一天都在把中国投入无边血海苦难。去数一数中共自从1949难建政后发动的历次暴虐荒诞运动,以及下发的无数杀人整人杀气腾腾指鹿为马颐指气使违反天道人伦劳命伤财好大喜功胡作非为信口雌黄的红头文件吧。从血腥土改肃反到整肃胡风到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到大跃进大饥荒到四清四不清,从镇压迫害原国民党公职人员到镇压迫害抗战国军老兵甚至家属,到迫害志愿军归国战俘,到迫害原共产党地下党自己同志,光是天安门镇压杀戮就搞了两次,到毁败千年文物古迹,大规模焚书坑儒,全面毁灭再捏造历史,再到全面造假复古,到无以复加假大空党八股加铜臭口臭下半身办公务,满朝文武从皇上到太监到村支书开口只有官场套话假话屁话痞话不说人话,直到今天他们都没有安稳停息,也不打算停息,矢志不渝在台上一天就祸国殃民万代,不把十几亿人都改造成北朝鲜那样的金族大头骷髅娃娃决不收兵。

回复 | 13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末班车 留言时间:2021-04-03 17:30:10

记错了顺序,谢谢指正。我们学校分配国防科委系统的去了牛田洋,死了几个。海啸来了军队领导不是下令后撤,而是要学生手拉手用人墙挡海啸,保护农田。海啸十几米高,人才多高。

回复 | 0
作者:末班车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6:08:54
俺想了一下。你说的牛洋田可能是指广东军区的牛田洋农场。在一次台风大水災中淹死很多在此劳动锻练的大学毕业生。幸运的是俺分配到济南军区农场。躲过一劫。
回复 | 0
作者:老字号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2:28:35

《北京日报》1980年12月20日报导,1966年8月至9月的40天里,“红卫兵”光在北京就打死了1772人,卞仲耘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红卫兵打死的知识分子,和造反派逼死的知识分子没有区别。他们都是伤天害理的罪恶。


回复 | 2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老字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1:58:31

红卫兵起源于文革初期,5,6月份,8.18后进入高潮。所谓造反派是造走资派的反,起源于1966年底的夺权运动。俞大茵是北大教授,北大有两名教授死于“红八月”。然而1968年8341进驻北大清理阶级队伍,逼死24名北大教授。科学院两弹元勋赵九章就死于军宣队之手。军宣队进驻后逼死的知识分子远远高于破四旧红卫兵之手。

回复 | 1
作者:老字号 回复 老字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1:01:38

西纠“通令的中心思想是坚持阶级斗争理论,坚决造地、富、反、坏、右、资“黑六类”的反,宣扬血统论,。。。”

西纠和造反派没有什么区别。

在西纠盛行期间,著名剧作家白辛(1966年9月)、考古学家陈梦家(1966年9月)、人民日报编委兼文艺部主任陈笑雨(1966年8月)、历史教授何基(1966年8月)、病理学家胡正祥(1966年8月)、教育家黄国璋(1966年9月)、爱国将领黄绍弦(1966年8月)、著名作家孔劂(1966年8月)、中共早期革命家李达(1966年8月)、著名记才刘克林(1966年8月)、昆虫学教授陆进仁(1966年8月)、古典文学家席鲁思(1966年9月)、地质学家谢家荣(1966年8月)、昆曲表演艺术家言慧珠(1966年9月)、著名指挥家杨家仁(1966年9月)、教育家余大因(1966年8月)、拍摄过开国大典的记者陈正清(1966年8月)、清华附中团委书记刘树华(1966年8月)、著名的作家老舍(1966年8月)等等很多死亡案件都发生在这一时期。

回复 | 2
作者:末班车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0:55:50
你说的对。俺虽非红五类出身。但红五类出身的学生在清华太少。全班二十八人中只有二人。大大少于需要的名额。所以俺也幸运的分配到保密单位。
回复 | 0
作者:老字号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0:52:25

董良翮可是中國共產黨的忠誠戰士,可惜命短。

回复 | 0
作者:末班车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4-03 10:47:01
一个听到的故事。文革中说的是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一个老贫农说毛主席是冬天的红太阳。众人追问。老贫农说夏天那么热太家都去乘凉谁还需要太阳晒。当即当打成现行反革命。文革中就是这么可怕。
回复 | 2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10:01:28

67,68届政治可靠,能专业对口分配保密专业的,先到农场劳动一年。出身不好直接分偏远地区县以下基层体力劳动。你算幸运,没分到牛洋田。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老字号 留言时间:2021-04-03 09:56:54

这三个人死于解放军接管之后,和造反派无关。最后一个直接死于解放军的阶级斗争消灭的阶级敌人。我认识一个北大0363的学生,就是被军宣队8341部队逼死的。另外,陈小鲁也不是造反派,是老红卫兵,西纠三架马车之一,董良翮70岁就死了,就剩孔丹了,不过他妈文革自杀为他抵消部分罪孽,给他赢了几年阳寿。最残忍的是董良翮,六中红卫兵抓了小偷打死,把老校工用开水烫了剥皮扔尿池子里往身上尿,折磨几天后死去。被红卫兵赶出北京的黑五类在北京站上车前被董良翮带四中红卫兵搜身,抄走所有粮票现金, 堪比纳粹集中营送犹太人进集中营。黑五类在车上不许坐,蜷缩在走道上,红卫兵就踩着他们的背走来走去。老人死亡就扔下车。

回复 | 1
作者:老字号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03 07:50:42

【可伶张老妪,你要是前些年大大方方认个错,悔一下过,好轻松,不就是你心肺舒畅,血气宽活了吗!概不会因犯“慢阻肺”久病升天!也许多活十年到八十六。】

完全同意。文革中的造反派傷天害理,然而不思悔過,結鬱太深,导致肝郁气滞,以致縮壽。大的,陳小魯懺悔過晚,早早到閻王爺報到了。中的,潘國平(上海工總司司令)命更短,也早已駕鶴西歸了。小的,見到的文革中打人的中學生,50歲正當年時,就气結成癌,65歲就掛了。

KARMA! 因果報應啊!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4-03 05:27:34

这些事听着都害怕。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03 00:52:36

几日前有一旧闻,一个老妪女演员张少华死了,网络又扯出她与吴祖光新凤霞家在文化大革命红海洋下打砸抢的旧事。谁之过?张少华死不承认。吴家长子吴欢发文怨恨不休。

可伶张老妪,你要是前些年大大方方认个错,悔一下过,好轻松,不就是你心肺舒畅,血气宽活了吗!概不会因犯“慢阻肺”久病升天!也许多活十年到八十六。

吴家人愚昧,明明是共产党毛流氓作孽,不敢去天安门但至少可在家里糊个天安门毛尸堂赌咒发誓挖坟鞭尸毛,而找当年少不更事的赵少华麻烦。

认识吴家次子,一老实人唯唯诺诺朝廷使馆做点文化艺术方面的事,,,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