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网友来稿的博客  
万维网友来稿  
网络日志正文
赛德先生:旗帜鲜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防止中国再陷文革浩劫 2021-12-19 18:30:23

万维(Creaders.net)网友赛德先生来稿

自十八大以来,党内出现了一种否定改革开放、重回毛左路线的风向。这股风向利用人民群众对改革开放 30 多年所积累的各种问题和弊端的不满情绪煽动民意,利用中国民间渴望祖国强大富强的心理煽动民粹主义,否定和抹黑自邓小平以来中国坚持的改革开放、韬光养晦、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着为人民谋福利的总路线,其真实目标是为了复辟毛左路线,为一小撮人进行集权、实现毛泽东式的终身个人独裁而创造条件。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条可能会导致亡党亡国、违反人类社会发展潮流的反动路线。

中国所有不想重蹈文革覆辙的政治力量,如果想要防范中国回到毛时代的国家治理模式,就必须,首先,在理论上旗帜鲜明地指出毛左派的错误,让中国人民知道改革开放出现各种弊端的原因不是改革开放本身的路线错了,而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抛弃了政治体制改革,从而让改革的过程充满了不合理和不公平而造成的;其次,还要在实践中重新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让党内生活更加民主化、让国家更加民主化,这是消除改革开放所积累的问题和矛盾唯一正确的做法。千万要防范毛左势力利用改革开放所积累的矛盾和问题,让重新倒退回到毛的老路。

一、 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是民主化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对毛泽东时代出现的、已经被实践证实为对党和国家事业有着巨大危害的个人集权、极端左倾路线进行深刻反省的成果。这场改革,并不仅仅是要在经济领域打破人民不得有私产、经济活动必须靠计划的错误路线,同时也要求对中国的政治体制进行根本性的变革。

政治体制的根本性变革包括党内民主化改革和国家民主化改革两个相互作用、密不可分的组成部分。其中,党内民主化改革的核心目标,是要建立和健全党内的民主集中制,取消党的领导人任期终身制,确保个人权力受到制度和法律的约束,防止毛时代那种狂热个人崇拜和个人高度集权现象的重现。国家民主化改革的核心,是要调整好党和国家的关系,包括但不限于党和经济、党和政府、党和法律、党和人民、党和其他党派的关系,确保在党的政治领导地位不变的情况下,可以让人民拥有更多地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力和更多的政治自由。

政治体制改革的上面两个方面的内容和目标,是中国共产党吸取了改革开放前毛泽东时代的惨痛经验和历史教训之后,所得出的宝贵经验。是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的辩证唯物主义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过程中的体现,是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之一。

二、 为什么政治体制改革推进受阻

政治体制改革,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场比经济体制改革要更加艰苦卓绝的变革。

改革开放路线确立之初,党内对不同领域的改革应该达到什么样的广度和深度,就存在着不同的意见。在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上,特别是在国家民主化改革的问题上,党内的意见分化尤为突出,主要表现为以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习仲勋、万里为代表的开明派和以陈云、薄一波、王震、杨尚昆、邓力群等为代表的保守派之间的分歧。

开明派坚持进行系统性的政治体制改革,希望在党内政治生活和国家政治生活两个层面上都能推进比较彻底的民主化改革。但是这个路线,受到了保守派的极力反对。保守派同意在党内进行适度的民主化改革,但在党和国家的关系上,则反对推进实质性的民主化改革,反对党的权力下放或者受到制约。

从当时开明派和保守派的力量对比上来看,开明派力量明显小于掌握了大量军队势力的保守派,所以,政治体制改革从一开始就面临着巨大的困难。邓小平对这个局面是非常了解的,所以他采取小心谨慎的策略,希望可以在不激化与保守派的矛盾的条件下,在双方平衡的夹缝中,循序渐进地让政治体制改革慢慢走上轨道。

但是邓小平依然低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艰辛程度。1986 年和 1989 年的两次学潮,让保守派找到了打击政治体制改革的借口。保守派利用党员干部对党的执政权的危机感,把两次学潮宣传为对党的统治的挑战和威胁,并以此为借口,先后迫使胡耀邦和赵紫阳两届主导政治体制改革的党中央总书记下台。而随着赵紫阳的总书记职务被免,保守派阵营比较全面地掌握了政治局和党的最高领导权。政治体制改革的前进步伐,至此被迫中断。

政治体制改革之所以在中国,从一开始就举步维艰,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中国封建社会传统在党内的遗毒太深。封建遗毒在党内的影响,在改革开放前主要表现为毛泽东的帝王思想和党内对毛的帝王式个人崇拜,在毛时代终结后,又继续演化为“打江山、坐江山;红色基因,千秋万代”的皇权思维,让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从一开始就被束缚住了手脚。

事实上,党内左派势力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打压至今仍未停止。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毛左势力日益猖獗,它们利用所掌握的国家权力和舆论工具,对党内外仍然怀有政治体制改革理想的人士进行各种打压、抹黑和迫害,对人民群众也是极尽愚民洗脑之能,试图让人民相信“民主自由不重要,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国家”的谎言。十三大之前的政治体制改革,留下的主要成果是党内领导人任期终身制的废除。但是目前这个仅存的成果,也正在受到毛左复辟路线的威胁。

三、 中国改革出现大量问题和弊端的原因

中国从 70 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在取得了重大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和弊端。这些问题和弊端包括但不限于:(1)党内权力内循环,家族派系林立;(2)政治权力进入市场寻租,以操控国家资源和国有资产、创建企业向政府索取特殊待遇和资源、或者介入民营企业分红夺利等手段,为自己敛财;(3)官员利用职务权力贪污腐败;(4)社会等级分化日益加剧,社会财富分配严重不公,社会底层人口上升通道日益狭窄;(5)基层政府侵犯公民权益现象频繁发生,把公民维护自己正当的经济、政治权利的行为视为犯罪而进行镇压,国家维稳成本急剧上升。

以上问题和弊端虽然没有完全否定改革开放带来中国综合实力变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基本事实,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改革开放的成就,妨碍了改革成果转化为人民福利的能力,让人民群众对党的廉洁性、执政的合法性、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产生了质疑,所以,从根本上将,也削弱了党的权威和领导力。

以上各种问题和弊端有一个共同的根源,那就是政治体制改革的落后,特别是国家民主化改革的落后。正因为政治体制改革的落后,导致中国的改革开放,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没有对权力进行及时的约束,所以给权力创造了进入经济领域寻租、变现的条件。而权力一旦有了经济变现的能力,那么就会反过来遏制党内的民主,以巩固自己的既得利益。

如果不是因为政治体制改革受阻,党内将实现民主选举,就不会出现红色权贵家族掌握党内重大权力、左右官员任免、培植派系的党内集权现象。如果不是因为政治体制改革落后,官员的任命将逐渐受到民主监督,党政、党企都将逐步分离,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国家资源、国有企业被家族势力渗透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政治体制改革落后,官员的权力就会受到法律的约束,受到人民的监督,就不会出现政府官员子弟开办企业可以得到大量政策、税务、金融优惠和政府照顾的现象,也不会出现政治势力介入民营企业敛财的现象,更不会出现如此普遍的官员贪污受贿、权钱交易的现象。如果不是因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中断,那么中国基层官员的任命将不再完全由上级党委操办,而是会逐渐实现普选直选,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百姓被官员欺凌、公民权益被政府侵犯的现象。所以,要根除这些问题和弊端,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包括进一步深化和扩大党内民主化改革,以及坚定不移地推动国家政治的民主化,还权于民。

四、 极端左派的动机何在?

自十八大以来,面对改革开放中因为政治体制改革过度落后、不彻底,而导致的各种问题和弊端,党内有一批毛左分子不仅没有因此认清错误、亡羊补牢,把压力转化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动力,反而反其道而行之,试图利用公众对改革所带来的问题和弊端的不满情绪,炮制错误的理论,推动党内和党外的集权,回到毛时代的极左路线和统治模式。

毛泽东实施左倾路线和斗争路线的原因,除了他对国内外经济、社会、政治发展趋势的认识不准确之外,还和他本人迷恋权力、试图建立个人终身集权的体制有很密切的关系。目前中国的毛左势力利用改革开放所出现的社会矛盾大搞扩权、集权,叫嚣斗争,背后的动机和毛泽东是一致的。它们不断叫嚣加强党的领导、加强党中央领导核心的权威、强调党和国家一切事务必须“定于一尊”,不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是要真心根除改革开放所积累的问题和弊端,而是为了彻底断送党内和党外的民主化改革议程、推动个人崇拜和独裁,实现个人独裁的封建皇权政治野心。

以十八大之后的反腐为例。不可否认,30 多年的改革开放,的确滋生了大量的贪腐,但这些贪腐形成和存在的土壤,并不是因为党管得不够,而正因为是党管得太多,党的权力太大。正是因为党在政府官员任免、经济资源配置、经济战略决策以及社会各个领域都管得太多、管得太宽、太不受公众和法律的监督,才让官员们拥有了以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的能力。所以,如果真正要根除贪腐、就必须从制度上入手,削减党的权力,调整党和政府、党和经济、党和法律的关系。但事实证明,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浪潮,虽然大掉了很多打老虎,但完全没有触及任何制度层面的改革,相反,反腐正真的作用,其实是给某些别有用心的提拔、安插自己的亲信创造了条件。通过反腐,毛左势力在很多重要的位置都安插了自己派系的人马,壮大了自己的势力,对党内有识之士形成了更大的威胁。所以,这场反腐运动本质上是一场极端左倾势力试图利用人民群众对贪腐现象的憎恶,打击政敌、窃取更多权力、实现党内集权和独裁的阴谋。

再以中国的对外关系为例。新中国在建国后虽然取得了一些经济建设的成就,但经历了毛左路线的荼毒、特别是十年文革的浩劫,在改革开放前夕,国民经济已经倒退到了解放前的水平,濒临崩溃的边缘。面对这种人口多、底子薄,贫穷落后的基本国情,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探索,提出了韬光养晦、求同存异、不称霸、不争霸的国际关系战略。正是这条正确的战略路线为中国人民赢得了世界的认同和尊重,确保中国可以和世界各国建立广泛的经贸往来,并且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国际分工体系中为自己赢得了发展的机遇。可以说,正是在这条正确的国际关系路线,为国家综合实力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创造了良好的国际关系条件。但是为了利用中国人民群众朴素的爱国情绪给自己实现个人集权造势,目前党内的左倾势力,不惜毁掉中国束带领导人苦心经营的大号国际环境,不惜毁掉中国 14 亿人民和世界共同发展的大计,大肆鼓吹西方敌对论,在国内煽动民粹主义,在国外和先进的发达国家纷纷交恶、脱钩,转而结交北朝鲜、塔利班、伊朗等臭名昭著的流氓政权,令中国陷入了改革开放以来最恶劣的外交环境。在一手造成了如此恶劣的破坏之后,毛左分子依然恬不知耻,还进一步鼓吹中国人民可以自力更生,鼓吹经济内循环,煽动民粹思想,试图学习北朝鲜走闭关锁国、愚民弱民的独裁政权路线。

五、 中国现在唯一的出路是继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毛左路线的本质,是要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复辟已经被中国革命打倒、被人民所抛弃、被人类现代文明所唾弃的封建独裁专制体制。自十八大以来,我们看到毛左势力精心布局、步步为营,在实践方面则不择手段开展权力斗争,排除异己、提拔亲信,在意识形态领域则不断炮制各种歪理邪说给群众洗脑,操控网络的传播力误导民众,煽动民意,训练民众的奴性思维。这显然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封建思想复辟和反革命。

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要根除改革开放所积累的各种弊端和顽疾,要确保党的事业、改革开放的成果不会被极端毛左分子窃取,要防范国家发展重新回到一人独裁、全民内斗的浩劫动荡之中,唯一的出路就是旗帜鲜明、坚定不移、大刀阔斧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推动党内政治生活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

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党内所有不希望看到中国社会经济大幅度倒退,不希望中国回到毛左路线、回到一人独裁、全民内斗状态的人士,必须团结起来,抛开分歧,为抵抗极端左倾势力和毛左复辟势力而战斗。党内的元老和现有各种政治力量必须明白,现在的条件已经不容许中国的发展继续继续回避政治体制改革的课题了。如果不以切实的政治体制改革化解社会矛盾,那么这些矛盾必然会被毛左利用,而成为把中国引入万丈深渊,让所有改革成果粉身碎骨的力量。

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在全党统一思想,让先进的思想占据舆论高地,打击毛左势力利用网络手段洗脑人民,消除毛左歪理邪说对人民的毒害,让人民的思想意识回到客观、科学、以实践为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道路上来。毛左势力特别善于利用民意、煽动民情,也特别善于使用网络来传播它们的歪理邪说,并且学习当年毛泽东煽动培养红卫兵的方式,培养小粉红群体。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就必须对毛左势力的舆论战、洗脑战高度重视、针锋相对。一个被歪理邪说彻底洗脑的民族是没有任何创造力、没有任何前途的。当年的文革,差点毁灭了整个中华文明。我们不能看着毛左势力为了自身对权力的一己私欲,再演历史,摧毁亿万中国人的理性根基。

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切实加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民主化,坚决实行干部有限任期制,杜绝个人崇拜、个人集权、实现党内真实的民主选举,防范权力更替的家族化、派系化。

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要大步推进国家政治民主化,实现党政分离、党企分离,让党的权力尽可能从不必要的领域撤退,特别是从经济利益密集的领域撤退,而只保留在核心的领域,确保让党的权力运行在党纪国法之下,运行在人民的监督之下,把更多的权力让渡给市场、让渡给人民,实现基层政府官员居民普选制,由选民选择、监督基层官员行使权力,从制度变革的层面,消灭腐败和政治权力寻租、欺压公众的制度基础。

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坚持民主化的唯一方向。是否践行民主化,是检验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唯一标准。从严治党不是政治体制改革,而是给党派集权,给个人集权,是假改革之名,走复辟之路。以打击贪腐为名而强化党对国家的管控、进而要求全党、全国“定于一尊”,不是政治体制改革,也是假改革之名,给党派集权,给个人集权,复辟皇权。我们必须清楚,皇帝杀贪官看起来是在为民除害,但皇权本身才是真正的大害,贪官污吏欺压百姓的权力,就是皇帝给的。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证明,只要皇权还在,贪官就会不断滋生;而且更可怕的是,只要皇权还在,总有一天,皇帝中就会出来暴君,届时必将天下大乱、人人受害。

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必须明确中国政治体制改的目标和路径,在理论上形成共识,给人民以清晰的时间表,给各政治派系一个合理的退出机制,并且从制度上杜绝未来一切可能对这个改革进程进行破坏或者逆转的可能性。

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还权于民,实现国家政治生活,包括党内和党外政治生活真正的民主化,是中国目前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党的事业无法回避的课题,是国家发展无法跨越的鸿沟,也是中国共产党可以长期执政、引领中国走向繁荣富强,与世界和平共处、协同发展,在人类历史上践行真正伟大事业的必由之路!

赛德先生 (2021 年 9 月 14 日成稿)


浏览(21786) (175)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wzwhyc 留言时间:2021-12-28 18:45:15

中国政治改革的唯一标准:让美国不高兴、让美国干瞪眼、让美国不能插手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1-12-22 09:02:28

如今的美国政治谋杀马丁后(我在2014年底被同一个电话三次“询问”是否要马丁路德金, 最后一次我忍不住回答了: 我说“没想”他问为什么,我再回答你们会像杀马丁那样暗杀我 -- 我不想被杀我只要某种公平不要企求平等 )打着马丁的旗子不容许马丁再现。


我说的公平就是公开事情的某些过程和结果!等着看?


回复 | 0
作者:runqun 留言时间:2021-12-21 06:01:56

中共党人尚无此类人能担改开大任,只有任猪头倒退显恶果,才会有起色。

回复 | 0
作者:color99 留言时间:2021-12-20 18:10:49

想起了 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邓屠夫阴魂不散。

回复 | 0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21-12-20 15:02:15

政治改革,走自由、民主、法制的道路。不需要这么悲愤,多数国人都支持的,党员们也支持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就是这么说的。希望共产党这次团结起来,不要恶斗,好好谈妥一个政改方案,稳步实施,赶上世界政治文明的潮流。

回复 | 0
作者:镰斧帮 留言时间:2021-12-20 13:01:52

還改個球哈,歐美會再陪共匪玩一次?再被耍一回?洋人有那麼傻麼?是共匪政權該交還給民眾的時候了 !!

回复 | 2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12-20 12:39:14

再来文革好啊,中共就一定灭亡了。。。

回复 | 0
作者:renweida 留言时间:2021-12-20 11:06:40

可惜胡猪头只得到和谐之父的零散文章,并没有得到其完整的著作。所以只能摸到和谐思想的皮毛,把和谐思想当成口号喊喊。以至错过最佳也是最后的改革时机。


据我所知,和谐思想是由一位旅居德国的思想家提出来的。

回复 | 1
作者:renweida 留言时间:2021-12-20 11:00:14

可怜的楼主一片好心,可惜不识时务、不识大局、看不到未来。


俺们已经不说话很多年了

回复 | 2
作者:renweida 留言时间:2021-12-20 10:58:22

20年前是好时机,可惜胡猪头不折腾,错过了时机。现在嘛,别作梦了。


没有这时间了,一座楼垮塌只在几秒之间,大清完蛋只需要武昌一个营的兵力。


现在唯一能做的,当事者只能哀嚎,等着被灭。不当事者,先看戏,再落井下石吧


回复 | 4
作者:软恩 留言时间:2021-12-20 09:59:48

我们海外的华人管不了啦。

回复 | 1
作者:模糊人生 留言时间:2021-12-20 07:49:57

斗争是很激烈的, 看看下面的留言就知道。

回复 | 2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2-20 06:21:07

给人民以清晰的时间表?

什么“时间表”?

自《美国独立宣言》中写入“人人生而平等”,到马丁路德金发表 《我有一个梦》已经是170多年以后!当时,如果有人给美国政府要时间表, 还能有如今的美国吗?

回复 | 1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2-20 06:12:49

赛德先生?

您应该改为“塞军事力量先生”, “塞泡沫危机先生”...才符合当今世界潮流。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2-20 06:06:06

所以,实话说, 您太高估当今中国的能力了. 中国实在玩不起西方那种制度。 别的不说, 中国哪有本事为维持一种制度,而在海外建立几百个军事基地? 且 能在 已经背负几十万亿美元债务的情况下,仍然维持繁荣,强大?

回复 | 3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2-20 05:59:37

问题在于。 “西方” 那种 “民主” 是建立在,西方 "主全球“ 的基础之上的, 不是吗?

何况,西方那种”民主“, 事实上 "民” 并没有 "主“ 经济, 而西方却是在致力于 "主” 全世界的经济,金融,货币!!

回复 | 3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12-20 05:56:11

【还权于民】

什么权?哪部分民?论述的不清楚。

回复 | 2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12-20 05:51:47

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是民主化

========================

您那不叫“民主化”,本质上应该叫, 按照“西方发达国家制度化”!

可问题在于,那种制度的维持代价实在是空前高昂,维持手段极其特殊.以至于,已经到了如果不在全球“优先”,就无法“继续伟大” 的地步了!

中国可没那本事,能力和文化, 在中国经济力不从心之时,对全世界呼吁“中国优先” “让中国重新伟大”!

回复 | 3
作者:g2j2 留言时间:2021-12-20 03:59:43

总以为赵家人会放下身段做普通人,醒醒吧!该你们搞颜色革命。

回复 | 5
作者:g2j2 留言时间:2021-12-20 03:38:56

邓矮子不搞政治改革,还把推进政治改革的胡耀邦赵紫阳赶下台;江蛤蟆不搞政治体制改革,贪腐治国闷声发大财;胡面瘫没有实权,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不推进政治改革。权贵集团虽然斗得你死我活,他们坚持党的领导,死了也做赵家人。灯塔都灭了,不可能有政治改革。

回复 | 11
作者:东田枫叶 留言时间:2021-12-19 20:00:59

问题是:中立客观而实事求是地根据作者通篇的主题和内容,其通篇文笔之洋洋洒洒,貌似批判文革、否文革。然而却适得其反地恰恰反过来以其所论证道理逻辑,自相矛盾地反而印证了毛泽东所发动之文革的英明正确!为何这么说呀?其道理逻辑何在呀?

1)本末倒置而不懂装懂没弄懂这么个政治历史事实:中国的政治,本来就是分为“左派”和“右派”。前者为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所代表之,而后者为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所代表之。这本身就已经政治定性了中共的政治宗旨为“左派”路线!切记:所谓“左派”并非代表行左实右之“极左”!

2)因此,在此政治性质定义的前提下,任何欲以“右倾”政治来替代其中共政治本质之“左派”政治的所谓“政治改革”,那就纯属改变整个中共党性之修正主义投降性质的滑向原国民党的“右派”政治!那么,这整个就是政治之偷换概念着本末倒置、颠倒主次是非!这还叫你所谓的政治“改革”吗?那不如毛泽东式或欧美式政治透明而“光明正大”称之为:投降主义之颠覆国家政治体制罢了!否则,不正是典型的纳粹戈培尔式瞒天过海之重复假话谎言之骗人嘛!

3)假设作者这类巧立名目而实为“挂着羊头卖狗肉”投降主义路线的所谓“改革”能成立的话,那不等于政治上完全承认了,当年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所流血牺牲了成千上万穷人子弟兵才打下的江山,完全属于白打了吗?完全打错了吗?那不啻让中共承认推翻蒋介石政府之完全错误了吗?因此,谁将是当年的内战战犯才对呀?

4)如果上述就是判断,确实就是作者所巧立名目而政治“地沟油”式制假贩假、坑蒙拐骗的所谓“改革”的根本目的的话,那么,不正好恰恰在理论上,反过来印证了毛泽东当年所发动的文革,其政治自始至终所明文规范和定义的大方向、大原则,以及其实践,非但根本没有大的错位(任何其过程中非原则性的挫折或过失以及事后及时的纠正,完全可以理解而正常!否则,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呀?!)。而且,还完全英明、正确而及时!

5)更何况,邓右胡乱邦那非法非规、非公非正之篡权夺位后四十多年来,其一系列对内右倾投降主义的政治颜色革命,以及对外右倾投降主义外交之丧权辱国、卖国求荣的邪门歪道式倒行逆施,以及其因果效应所产生的,于内:几乎全民贪污腐败泛滥,黄赌毒黑专权当道欺压剥削百姓,而官富民穷之人为阶级极度分化;农业现代化自废武功式夭折而粮食战略自毁。以及,于外,在所谓“造不如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等谬论下所导致的仰人鼻息、靠洋吃饭而战略处处受制于敌的因果效应等,就恰恰起着反面教材的作用,在点滴而准确地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验证了毛泽东所发动的文革之战略英明正确无比!

一是因为,至今仍根本数不出那本该属于邓右那欺世盗名而贪功华国锋之首提“改革开放”后,实质性“功成名就”的所谓“红利”在哪里!

二是因为,那些欲试图拿来继续为邓右纯粹“颜色革命”而彻头彻尾假“改开”的什么“改革红利”,其历史之追根溯源,却无不根本性源自于毛泽东废墟建国伊始以来,那完全从无到有的、翻天覆地变革式的打造和遗产的、以“两弹一星”、大飞机、光刻机、杂交水稻、青蒿素、军工企业等高科技成果为代表科技工业化系统,在假以时日之发展壮大之后的必然“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正所谓毛“前人种树”,而国人今天之“后人乘凉”必然顺理成章逻辑效应!以及毛泽东思想之“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为主、“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为辅战略理念下衍生的华为、中兴等之类科技新产业!呵呵呵。

因此,这这一切事实面前,那是当今的邓共右派们,所欲仅凭那悖论全世界所谓“普世价值”(也是社会主义政治核心价值)的民主与法治的那一纸对自己的人民强权霸道、强词夺理的所谓“中央决议”所能事实上否得了的吗?那是典型的悖论民意之一厢情愿之自欺欺人!荒唐而笑话!假设搞“右倾”投降主义式复辟倒退回潮到蒋公在大陆的民国朝代,就是其所巧立名目之所谓“改革开放”的话,呵呵呵,那么,还有邓右胡乱邦集团们的“发明创造”功劳吗?那不是蒋公大人,早就实施了所谓“改开”了吗?那不蒋公大人才更配誉为那什么所谓的“总设计师”吗?咋还轮得到落后到了几十年之后,邓大人才从历史的垃圾堆里捡回来的“摘桃之功”、而欲“贪蒋之功为己功”呀?呵呵,那不典型的邓右式“地沟油”政治之制假贩假、坑蒙拐骗嘛!那么,这又跟纳粹戈培尔之流何异呀?不正是邪门歪道类一丘之貉嘛......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