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四同的博客  
四海为家,四海同乐  
网络日志正文
在政治正确的旗帜下 - 认毛作父 2013-07-08 08:09:22
 

国内朋友来信:  "写了一篇文章,国内网站发不出去,请帮帮忙。"
我查了一下百度百科:
刘小枫教授(1956-),男,重庆人,四川外语学院文学士、北京大学哲学硕士,瑞士巴塞尔大学神学博士。曾任深圳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比较文化研究所兼任教授,中山大学哲学系古典学中心主任、“逸仙”讲座教授。主要学术著作有:《诗化哲学》、《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上的真》、《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沉重的肉身》、《这一代人的怕和爱》、《刺猬的温顺》、《圣灵降临的叙事》、《重启古典诗学》、《拣尽寒枝》、《共和与经纶》等。
现将原文拷贝如下:

在政治正确的旗帜下      东方默

 认毛作父

 刘小枫称毛为国父,是在通篇讲演的结尾,不经意的几句话。也可以说无关宏旨,也可以说终篇手法故作摇曳。由于讲演的特点,不像书面写作、阅读,没有那么多反应时间给听众,需要瞬间引起听众注意,所用语言往往要求更大的辨识度、力度,像舞台上的表演,动作幅度大些,才能让坐在后排观众也看得清楚,比镜头前的来得夸张。所以用了谁比谁差十万八千里”“内战”“难受这样的字眼。不是严谨的论证表述,而是迎合(或称顺应、尊重)听众的修辞技巧。

 刘小枫称毛为国父,好像也不是他的发明,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者不就是国父的意思吗?人民币用他的头像作图案——通用符号,不就是因为他有这个地位,没有异议吗?国父这话本身并不是一个价值判断,不是授勋、封诰,而仅仅是一个关于历史的事实陈述。这有什么问题吗?我想,说过这话的人,也能算得上车载斗量了——网上搜来的百度百科称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袖,源自上海辞书出版社《辞海》毛泽东词条的表述;可见于此无多争议。如果这不算数,《简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表述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见第5卷,740页。前面还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个定语)。没拿人民币稿费的执笔人讲的话,可能还算客观吧?如果这都要骂,骂得过来吗?

 得,王康完全有权利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嘛。不必说价值观可以不同,连事实的判定都可以各执一端。不同意说理就是,为什么要来一个认毛作父的话呢?

 要说王康的刀笔也颇有些老辣,一个貌似重述认毛作父的转述,就那么轻巧而不着痕迹地把这话嵌入了认贼作父的陷阱套子、急劲机弩里。引出受众自然的愤慨、诅咒。一些解读者也顺应王心地直白引申、说了出来。这也无需我来掰扯,网上所见多是。这种手法颇得春秋笔法的诛心之术。其羚羊挂角、踏雪无痕的布局谋划、经营机心里,潜伏了太多相煎何太急的杀机。

 毛是不是贼,无需我为之辩(刘少奇曾被称为刘贼;这类党派语言的时效性多不长)。即使毛是(以各是其是言之),刘小枫的国父话语,最多也只能被划在一个政治认知范畴;再退一步推而广之地说,它至多也只是一个政治行为,社会性的政治行为。而认贼作父是私人行为,在汉语里,指称、叱骂的是卖身投靠、人身依附式的个人性道德行为。社会行为、政治认知与私人行为、道德行为,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王康把政治认知泛化为政治行为、社会性政治行为,再跨界等同于私人行为、道德行为。这种洒人狗血的妖魔化,浸溅毒汁,凶猛、狠辣,不是明明白白的栽赃、构陷吗?这还是讲道理吗?为文至此,夫复何言?

刘小枫始终是书斋中人、学问中人,常让人有不食人间烟火之感,没有与任何政治势力有过接触,更不说投机、选边、站队了,他不是政治人物,当然也当不得任何政治性斥骂。

   

     政治正确

     王指称毛为老暴君,把领教过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伎俩的中共官僚及其后人,蒙受过毛腥风血雨旷古劫难的中国知识界,经历过毛暴虐奴役的中国人以及瞭解毛时代历史真相的年轻一代,全球化时代初步拥有基本人权意识、自由、财产权的中产阶级和普通民众划进自己一边,把民意作为政治正确的旗帜,站住政治正确的道德高地,气势恢宏地大发议论,挥斥方遒。

    政治正确是一种拉大旗作虎皮的意识形态魔术。其前提是认定一个正义、真理、民意,符合、顺从正义、真理、民意的,是政治正确的一方,不符合、不顺从正义、真理、民意的,是反方。这是一种认识论的党性立场:敌我友,划线占边,非此即彼,全称判断,是非分明。政治正确以立场预设为标识,引致的场域往往是政治宣判,而非认知。政治挂帅、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是它在文革中的表现形式。它是依仗政治权势称王称霸、横行于舆论领域的霸术,蛊惑心智缺失者的迷魂术,也是褫夺独立思考者的诡辩术。投射到文风领域,即刘小枫剖析过的社论语式,人们通常说的大批判语言

    该文通篇语言如精神怪胎堕落为老暴君招魂毛军(以此称中国人民志愿军为王氏发明)、帝王师令林彪的四个伟大相形见绌……这些游谈无根、毒汁四溅的词儿,“‘逍遥数十年,今日终于本色毕露的阴谋论,如果刘小枫押注得手,毛派复辟,可以断言,中国人将再次承受浩劫(使人忆起吃二遍苦,遭二茬罪的讹诈,没想到一介书生刘小枫竟有如是能量!)的精神恐吓,都是政治正确里用滥了的招数。

    2009年天安门广场祭出毛思万岁方阵,薄唱红打黑(有人统计,薄在重庆四年有半,所引经典,毛语录诗词占百分之六、七十以上),新国家主义派全身心投靠权贵,张艺谋谭盾之流公开颂扬秦始皇,中国百名作家集体书写延讲……这些事情与刘小枫有什么关系,还演变其来也有自?真说得事事儿的!

    不明白,为什么王康那么宣称与文革不共戴天,偏偏就用上政治正确的招数了呢?还那么得心应手、左右逢源、招招见血?是无意识中吃了狼奶自然有了狼性,还是有所觉悟却未及划清界限、彻底清算残留的毒素作祟?难道那些政治正确招致的人间悲剧,这么快就被忘记得干干净净了吗?

    只是——作为文革遗风的政治正确还有效吗?

    现代民调作为民意的表征、描写工具,把民意当成群众性政治倾向的统计对象,是概率反映,在现代大众传媒操作中成为舆论操纵的利器。但不是认识的标准。它被用于通过选举的政治授权有其合理性,却并不保证政治实践的正确性。它的功能,仅限于对实然的陈述。上帝不掷骰子。

    多数真理的世俗谬见,民粹的群众性情绪偏向,驱使盲目、易变的政治正确,屡屡成为政客操弄的工具。因此它常常是最靠不住的东西。打倒刘少奇时,国人皆曰可杀,那么多尖锐、酣畅的漫画也不都出于中央文革之手吧?粉碎四人帮时,不是也群情同称大快人心事吗?1980年代公审四人帮,民意何等兴奋;1990年代先后审判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民意反思过把政治斗争刑事化的合法性、危害性及其由来了吗?伊拉克战争时美国民意高涨,后来被告知战争理由大规模杀伤武器子虚乌有,民意就傻了吧?它做过什么补救自己的过失了吗?

    并且,问题还在于王康列举的领教过……的他们就同意站在他一边了吗?称毛老暴君了吗?刘小枫就站在了这些人的对立面了吗?据我所知,中共官僚及其后人不少称毛为毛爷爷,将军后代唱红团也曾为文革意识形态道统魂兮归来背书;中国知识界的一些人对毛常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心态;中产阶级把毛像作为驱魔辟邪的符录,成为毛泽东热的主动力之一……并非都那么政治正确的。政治正确的吊诡、妙用,往往是他们举证的根据都不在场,沉默地(有的还追认)任其引用,而被论定的反方如刘小枫们就成了挨刀的冤大头。

    文风问题

    王康为文讲究风势,词彩瑰丽,大气磅薄,贡献过不少华章。为此还得过奖。同时也难免偶尔用力过猛,大言炎炎,辞胜于理。

    去年老友毛喻源说起刘已变得面目全非,我还难信。……几天前在郑州与蒋庆说起刘,蒋不置可否,显然不欲评说。顾左右而言他地东拉西扯,扯南山盖北网,虚张声势,意谓大家都不待见刘小枫,这种拉统一战线的花招是否太小儿科了呢?大约帮不上他多少忙。

    又说这个小市民的儿子靠苦学外语走上学术象牙塔小市民的儿子又怎么啦?卢梭不就是小市民的儿子吗?冤有头债有主,各人做事各人负责,干嘛还兴祸及人父?有位写小说的女作家问得好:四九年以后哪个人又是贵族?”“苦学外语也只是刘氏治学的入门,而非学术出身。如果说,刘出身语言学门第低,王出身中文系也是学语言的,有必要彼此相轻吗?刘氏出入美学、西哲史、神学、现代性社会理论、政治哲学、西方古典学、中国经学史……是否比他的攻讦者多一点学术,读者之明远胜于我,不必我言。各种夹枪带棍的手法,虽然捣鬼有效,却也有限,迹近下作。

    国父论并非刘氏讲演正题、主旨,只是结语中的一个枝蔓。王文不是分析刘文的逻辑、结构、理据、论证、结论,而是采取标题党手法,抓住一点不及其余,随意捏造论敌、以保全胜。是不是有点太过大行不顾细谨的讨巧?

    前文还说到认毛作父认贼作父的设计榫接、精巧构陷,拉大旗作虎皮、划圈站队不讲理的政治正确魔术,这种种腾挪、借力的手法,其实在在都透露出论者的不自信,希图通过技巧方法、外力支撑来为自己加分、给力。这使王康不像一个认真讨论事理的人,而像一个没有明确主张,徒以辩才投机、讨喜的纵横家末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文者借助种种技术,以求事半功倍是有的。别的都可以不论,但政治正确的魔道万万不可继续下去。那种划圈子站队的方法,不是论战的方法,而是打擂台、搞政治斗争、党同伐异的方法。杀人见血的歧途。使用这种方法,除了用者快意恩仇、逞口舌之快、得一时之利,永远说不清道理。它是一种毒药,让人上瘾,形成路径依赖,给中国人的理性发展造成绝大阻碍。而理性发展是国人现代化建设、现代性培育的大课题。必得识者大力扫荡之,清除之。常常打扫,不留死角。

    都说文如其人。让人奇怪的是从不识为何物的刘小枫属文,旁征博引,条分缕析,循循善诱,举重若轻,温文尔雅,如恂恂儒者;而正义在胸笔在手的王康草檄,反倒苦心孤诣,旁搜罗织,剑走偏锋,任性使气,浮躁凌厉,如冷血杀手。

    中国强辩始祖公孙龙辞巧理拙,虽然烦文以相假,饰辞以相惇,巧譬以相移,引人使不得及其意,却终必受诎。睽违二千多年,王康的运数是否会更强一些?

    阿弥陀佛,虽然我讨厌王康这篇文字,但他毕竟做过一些值得肯定的工作,祈愿他的运数不致太差。

浏览(47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