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接龙游戏室  
一夜北风紧......凭诗祝舜尧  
        https://blog.creaders.net/u/436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同丰烧饼店 (杭州阿立) 2017-02-02 12:53:19

同丰烧饼店 (杭州阿立)

西子湖畔儿时回忆(2)同丰烧饼店

杭州阿立

2017龙乡修改版

2016年11月22日原发于海外文轩和诗坛)


看着百草写儿时回忆,时而有点心痒痒的。一直找不到突破口,迟迟未动笔。

前几天兰陵别墅的小友在杭州美国朋友群’贴了一张小店旧照,没加说明。阿立以为又是隔三差五就有人转发的一般杭州旧照片。不以为意,看后就删了。

今天一大早雁总群里问:“阿立兄看见照片木有反应啊?! ”

阿立:“神马照片?前几天的已经删了!(汗颜)”

雁总:“小辰光路口咯烧饼店!”

 

阿立:汗流浃背

这下应该有感而发了吧?!

近来只是诗词曲的酱油打的多。这不,跟着边兄学【柳梢青】,写了几首调侃小诗魔(回国两月尚无音讯)。

这下不好意思再【柳梢青】了。严肃点儿,酱油了一首【长相思】。

再加个注,那就差不多一段小回忆文了。

去年写过一篇《兰陵别墅-西子湖畔儿时旧居》的回忆文章。接着写吧。

这家烧饼店在兰陵别墅门口拐出去的小路和南山路交界处。每天清晨生意兴隆。专卖烧饼、油条。

(咸)烧饼三分一个,甜烧饼四分一个,油条三分一根。大家偶尔会差小孩去买几根油条。油条买回家,香飘整个别墅大院。

简单点的,油条慢慢的小口咬,吃泡饭或喝粥。另外再来一碟腐乳、几碟酱菜,好吃极了。

还有把油条撕开,再切成小段。蘸酱油,或者蘸腐乳吃,特别下饭 ── 哦,下泡饭。

可惜泡饭不耐饥,吃了早饭盼中饭。

阿立那时候还时不时就是烧饼、油条当早餐的(父母很忙,常常晚上还要去教夜校)。

记得那时一般定量是9分钱:两个烧饼,一根油条。烧饼夹油条,香喷喷的,共产主义的赶脚。

后来小脑筋一转,少吃一个烧饼饿不死人吧?或者不吃油条?这样每次存下来3分钱。积少成多,俨然小富翁了。

第一把二胡,就是烧饼、油条钱省下来买的。几块钱的咚咚, 音色真的是‘讨饭胡琴’ ── 还不如。却依然自得其乐。

记得后来还买了一幅羽毛球拍。西湖边打打羽毛球(塑料球),小少爷的赶脚。

应该还买了一些别的咚咚,记忆却模糊起来。倒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家烧饼店的名字──根本不知道。那时只知道烧饼店 ── 只此一家,没人需要说名字。

现在别说名字了,看见照片都没想起来就是小时候那家。惭愧。

小文就此打住。

哦,那首酱油诗呢?

自然有词为证:

 

【长相思】家乡烧饼店旧照

(龙榆生谱,新韵)

 

忆故乡,侃故乡。

旧照相逢问哪方,笑声夹泪扬。

 

烧饼黄,油条黄。

多少黎明饷腹肠,尤思入口香。

 

【长相思】词牌

(又名双红豆)唐教坊令

 

中中平(韵),【中中平(叠韵)】。

中仄平平中仄平(韵),中平中仄平(韵)。

 

中中平(韵),【中中平(叠韵)】。

中仄平平中仄平(韵),中平中仄平(韵)。


阿立补注:

雁总后来还发了几张兰陵别墅一带的旧照片。其中一张雁总以前发过,阿立也木有反应,而且删了。

说来话长。那是一次雁总的小学同学聚会。回来发了几张照片。主要是聚会合影。问:阿立兄认得出谁来?

阿立:雁总和晗总认出来了。别的不认识啊?

雁总:牟小哥跋认识的?

阿立:牟小哥严重发福了啊,乖乖。思密达。

雁总和牟小哥都是兰陵别墅的小邻居。比阿立小几岁。

牟小哥的父亲是博物馆的,喜欢摄影。雁总发的照片里有一张旧照片。牟小哥和几个同学背着背包,像是要去拉练。

照片不清晰,年久的缘故吧。阿立看了一眼,也没在意,删了。

后来想起博文《兰陵别墅-西子湖畔儿时旧居》贴出来后,曾有朋友问起兰陵别墅的历史。网上却查不到。

因而问雁总:牟小哥有无兰陵别墅的旧照?

雁总:上次不是发了一张旧照在杭州群里?

阿立:是啊?可呢被俺删了。(汗颜)

雁总又发了一次:

 

感谢之余,再仔细看看。木有兰陵别墅啊?

雁总:兰陵别墅门口拍的。房子咯窗口跋是某师母家么!

阿立(严重定睛细看):介咯肯定不是兰陵别墅。

和雁总一起分析来、分析去。最后大致妥协:这可能是兰陵别墅小泥路走几步,快要到柏油小道的地方。右拐上了小道,往前几十米,十字路口左手就是同丰烧饼店了。

小树背后的房子可能是西湖养鱼场。或者是与养鱼场相接的民居。

说来惭愧。毕业工作后,摄影也玩了近7年。兰陵别墅一带也常回来的。居然没想到拍几张照片。

只好以文字记录了

高中童鞋不见不散兄,小学也是南山二小的,只是不一个班。不散兄和其他几位爱好摄影的,现在经常去拍忆旧照片。

下面这张是不散兄拍的南山二小旧址的落日:

 

就以此结束此文吧。



2017龙乡阿立纪实文章:

(旧文修改增补版,一并留个纪念)


1。俺家的飞天小公鸡 (by 杭州阿立)


2。怀念爱犬普济(杭州阿立)


3。同丰烧饼店(本文)




浏览(438) (5) 评论(5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10 08:21:46

《同丰烧饼店》一文中提到兰陵别墅的牟小哥。今天得知:牟老先生仙逝。转发一篇杭州日报以前报道牟老先生的文章(发在诗坛):

http://bbs.creaders.net/poem/bbsviewer.php?trd_id=1213224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4 04:58:53

咯倒啊是滴。菇粉就跋好的。咯么划是藕粉算的。西湖藕粉桂花香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3 19:18:52

打酱油跌手儿没噶好么。菇粉格谦虚么酒是饺熬的咯。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2-03 18:01:49

咯是跋大好滴,人家划当抢生意。跋正确的

划是老老实实,自己擒开心好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3 06:09:20

打酱油打得噶好,恐怕做酱油格师傅督要没饭吃的勒.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3 05:39:06

所以说石牛兄年纪轻.连行军背包都不晓得.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17-02-03 04:24:54

马黑兄看的仔细。

阿立没找到哪里有“赶脚烧”。应该不是一个词。

“赶脚”是阿立的杭普话(杭州话发音的普通话),感觉的意思。不过又好像是从某个北京同学那里学来的。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敬丘 留言时间:2017-02-03 04:18:23

是啊。看看物价,现在年轻人也许还羡慕三分钱一根油条呢。

可那时的收入实在太低。买条新裤子(一般的)要10元左右,鞋子也不便宜,除了“解放鞋”,穿的增添窝里脚臭。

俺不知几年能有一条新裤子。高中时还有裤子还打补丁呢。买了一双很便宜的皮鞋,穿的破了,还在穿。

插队去农村,也自己补裤子。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2-03 04:12:28

诗词是打酱油的。有感而发倒是真实的。

油灯儿好吃的。不过油炸,难得吃吃拉。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02-03 04:10:48

谢谢冬儿理解!

省几分钱的事,那时孩子多少都有经历。但能忍住不乱花,几年啊(除了偶尔买个几分钱东西吃吃)。还是很难的。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3 04:08:41

小孩子背的是行军包。自己把小被子扎成部队行军样子,背着“拉链”。一天走几十里地。外面去宿营。他们年纪小,可能没走远,或许也没真的过夜?

俺们中学时,真的拉练几天。不少人脚上起水泡。睡农村的大庙啥的,地上铺稻草。还有自己的炊事班。做出来的菜,难吃极了,又没油水。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3 04:04:25

给断肠人在天涯赋予新的含义!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7-02-03 04:03:26

是啊。主动要求降一级工资, 两人同时要求。现在听来天方夜谭啊?!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7-02-02 20:59:18

赶脚烧什么意思?杭州话? 我小时候在昆明吃早点是吃饵块,记得好像7分钱一块。

回复 | 0
作者:敬丘 留言时间:2017-02-02 20:15:38

“油条三分一根”。我前几天才买油条,一加元一根,差别多大啊!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7-02-02 19:48:55

阿立这个文艺少年真不容易,用买烧饼省下的钱居然可以买下二胡。那年月幸福指数也容易飙高,物质上的小小满足就可以让人感到生活充满了希望。现在可没有那么容易满足啦。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7-02-02 19:25:17

立兄的诗词没的说。五体投地。

回复 | 0
作者: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2 19:24:41

立兄,那些小伙子背上背的是神马?

回复 | 0
作者: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2 19:22:38

阿立兄呢?被爪王爪走了?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7-02-02 19:21:13

北雁,到处找你说话,你躲在这里,还眼睛湿湿的。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2 19:16:01

我也特别喜欢立兄的这首诗。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2 19:06:16

存起来的!!!

籍籍,佳佳,三克,油墩(儿)来莫气!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2 18:51:24

立兄,真是好文好诗,大赞。

有一点也要提醒立兄,我们龙王是喜欢吃包子。

回复 | 0
作者:石牛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2 18:40:15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2 18:31:57

自动降工资啊,思想真是好,不是假的好。:-)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7-02-02 18:30:33

这篇文章,读第二次还是眼睛湿湿的。浓浓的情都在字里行间。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2-02 17:49:33

萝卜拆擦成丝;倒笃菜(或者新鲜咸菜)同萝卜丝拌匀;

另一只碗,清水调面粉。稀一点。萝卜丝、倒笃菜(杭州买来督是切好的)拌到调好的面粉里;

油锅旺。勺子放在油锅里(热点儿好);

温度升高后,勺子里调好的面粉倒进去。

倒好后,放入油锅。勺子不好被油盖住(否则面粉要浦出来)。

成型后,再勺子沉入油锅炸一些。

油里勺子轻轻一晃,在油里勺子翻身,油灯儿就掉出来。在油里继续炸一些,火调小点(否则外面焦,里面还没熟),筷子就好夹的。

无需加盐或其它调料。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石牛 留言时间:2017-02-02 17:39:27

哦耶!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7-02-02 17:38:47

萝卜丝,倒笃菜,面粉。

木有倒笃菜,新鲜咸菜也可以。

配小米粥捷兑雅蜜!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回复 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7-02-02 17:17:03

啥馅子啦?好像有雪菜滴?熬稍芳儿弄个来咯?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