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海天别院
  阅读,思考,分享
网络日志正文
特朗普的崛起与亨廷顿的还魂 2016-11-07 07:59:31

这些天看美国大选,剧情狗血难测,选情跌宕起伏,舆情煽风点火,群情剑拔弩张。

偶然读到这篇文章,跟大多数选战中吵架的文章都不同,乃是从历史学视角分析美国的内在矛盾与社会走向大趋势,感觉颇有深度,值得一读。

许多具体的纷争,放在一个长期的框架下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人口增长的自然模式,全球化的内在驱动,文明与价值观的冲突,就像大气环流与大洋环流的规律走势,难以对抗或人为修正。政治层面要有作为,还要期待人们生成新的智慧。


特朗普的崛起与亨廷顿的还魂

作者:魏阳 

特朗普刚宣布竞选总统的时候,一位白人权威美国史教授笑着对我说:看,漫画中的人物都出来竞选总统了,一定死得很快!数月后,特朗普击败党内对手,成了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教授朋友又说:共和党是在自杀!希拉里会轻易“碾压”这个跳梁小丑!现在投票日将至。希拉里身陷官司,渐显颓势;而特朗普则风头愈劲,大有问鼎之势。

2015年12月,美国亚特兰大,一位警察正在清除讽刺特朗普的漫画

2015年12月,美国亚特兰大,一位警察正在清除讽刺特朗普的漫画

很多美国人无法理解特朗普的兴起。在他们眼里,特朗普的支持者就算不是“可悲的人(deplorable)”,至少判断有误,三观不正。而特朗普的铁粉们则坚信政府和媒体已经被骗子加财阀控制。无论特朗普能否赢得大选,他所代表的思潮和路线(“特朗普主义”),已经成功地获得了社会影响和历史地位。在撕裂美国的党派谩骂声中,理解特朗普崛起的深层原因,显得尤为重要。

在选举的喧嚣中不太惹人注意的是,2015年6月,就在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的同时,美国人口统计局公布最新数据:在5岁以下的美国儿童中,白人第一次成为少数民族。黑人、西班牙裔和亚裔的总人口,第一次成了多数。人们惊讶地发现:“大多数美国人现在是少数族裔了。”当没有一个族裔超过50%时,所有人都成了少数民族。多数民族这个概念,首次消失在美国历史上。

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早在1996年《文明的冲突》一书中写到:面对冷战后主导世界的文明冲突,美国必须以盎格鲁基督教为核心的价值观整合国内社会,警惕文化多元。他认为:如果美国核心文化不能统一社会,那么社会分裂将从内部开始。2004年,亨廷顿愈发担忧美国价值观的衰落。在《我们是谁:对美国国家认同的挑战》一书中他警告:少数族裔人口的不断增长,会挑战“核心美国文化和信条”。这将刺激美国白人重拾被遗弃的种族观念,驱赶、阻挡、压制其他种族和文化群体,让美国变成一个充满社群冲突的不宽容国家。

亨廷顿(1927-2008),美国政治学家

亨廷顿(1927-2008),美国政治学家

亨廷顿的警告距今已有二十年,很多人开始相信美国的“核心价值观”正在遭受非白人人口的猛烈冲击,深陷危机。大选中异军突起的特朗普,在反对政治正确、捍卫美国核心文化、限制少数族裔方面,撑起了一面大旗。特朗普的支持者当然遍布各阶层,但他的核心支持者,是在全球化、移民潮、贫富分化和经济衰退中倍感伤害的低学历白人工人——一大群“愤怒的白人”。

二十世纪50到80年代,是美国白人劳工的黄金时代。那时他们不需要高等教育便可获得稳定的工厂工作。美国制造业在鼎盛时期曾经雇佣全美三分之一的劳动人口,大多数只有高中或者更低的学历。在70年代末,这些人人数高达两千万。经济学家Robert Gordon在《美国增长的兴衰》中认为:美国紧缩的移民政策和保护性高关税曾经积极地保护了美国国内的制造业。在没有移民和进口产品竞争的年代,中层白人工人享受较高的工资,养活全家,为自己的社会地位和价值观自豪。

但是,自8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化的开展和高科技产业转型,低学历白人工人被推向社会边缘。美国本土制造业开始衰落,近千万工作岗位被转移至海外。底特律、扬斯堂(Youngstown)等工业城镇日渐颓败。生产空调的工厂被智能设备研发中心取代,钢铁厂让位给跨国金融投资集团。新兴产业不需要低学历的白人工人,他们只欢迎来自所有族裔的高精尖人才。美国中下层白人的社会经济地位一落千丈。研究表明,90年代以来,无大学学历的白人收入中位数下降了13%。这种困境也体现在健康状况上,2015年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 Angus Deaton和Anne Case的研究表明:在过去的15年内,美国唯一死亡率有所增长的社会群体,就是没有大学学历的中年白人。

衰败的底特律

衰败的底特律

政治学者Charles Murray认为:近三十年来,美国低学历白人劳工阶层正在遭受上层精英和下层移民的双重夹击,面临“土崩瓦解”(coming apart)。一方面,新的经济、教育、文化结构造就了美国新的精英集团,他们在名牌大学接受教育,享受科技创新带来的高薪,去国外滑雪度假,有独特饮食、健康保健和休闲品位,是全球化的赢家。他们被称作“达沃斯人”(Davos Man),是美国收入顶层的“百分之一”。这些傲慢的精英与低学历的白人工人在政治态度、经济地位、文化情趣上的鸿沟日渐加深,对后者充满了鄙夷。

另一方面,80年代以来的各国移民,特别是墨西哥移民,从下层对于白人工人产生了直接的经济冲击。他们更吃苦耐劳,在农田里、工厂中、花园里、屋顶上辛勤工作,接受较低的工资,拿走了相当一部分低学历白人的工作。当大企业关闭小镇上的工厂而把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当建筑承包商因为更低廉的成本而聘用非法移民,丢掉饭碗的白人劳工的愤怒与挫折感可想而知。

如亨廷顿所预言,中层白人曾引以为豪的美国“核心价值观”正处于深刻危机之中。Charles Murray指出:婚姻和工作,曾是美国公民文化的核心。但是随着近二十年来美国离婚率和失业人数的激增,这些价值观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从六十年代至今,白人劳工阶层中30到40多岁男性的工作率从96%下降至79%。同时,他们的已婚率从86%下降至52%。在普通白人劳工社区,正值壮年的男性有五分之一根本不想找工作;他们依靠女友、兄弟姐妹或父母生活,或者依靠灰色收入、伤残抚恤金度日。近一半人没有结婚,随之而来的吸毒、犯罪等社会问题不断涌现。

在社会上,白人劳工被上层精英鄙视。在经济上,他们受到下层移民冲击。他们的社区生活开始分崩离析。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工人阶层由于处于收入分配体系的下游,他们的家庭实际收入并未增长。2011年二月,一项由华盛顿邮报、凯瑟家庭基金会(Kaiser)、和哈佛大学发起的全国民调发现,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男子对美国的前景最为悲观。他们认为美好的往昔已经一去不返,认真工作再也不能带给他们想要的体面生活。民主党的政策是隔靴搔痒,连他们所支持的共和党也对他们的困境视而不见。这让他们对两党内的“建制派”和政府的无能充满愤怒。

更糟糕的是:伴随经济衰退,种族不满情绪也在美国社会增长。2008年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当选曾经带给人们弥合种族隔阂的希望。然而,2016年一项由斯坦福大学、多伦多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联合进行的研究发现,“第一位非白人总统的当选和少数族裔的兴起让美国白人感到了的威胁”。低学历白人认为自己正沦为政治正确和平权的牺牲品。尽管种族主义在今天的美国已是过街老鼠,但是族群间的对立依然通过批评政府经济政策和财政预算的方式微妙地表达出来。2004年的民调表明,两党中有同等数量的白人认为过多的资金被花在改善弱势群体和少数族裔的生活条件上——“政府养了太多不劳而获的懒人”。四年后,持这个观点的人在共和党中增加了三倍。

与此同时,奥巴马对少数族裔平权运动的支持激励了黑人的抗争运动。他任内接连出现的警察击毙黑人事件促进了“黑人生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等运动的兴起。造成的结果是:一方面白人种族情绪因经济恶化而抬头,另一方面黑人权利意识受鼓励不断增长。这两种相反的趋势不幸同时出现,在奥巴马的八年中没有减少、反而恶化了美国的种族矛盾。正如亨廷顿所预料的,美国对多元化的大力提倡,正在导致白人的反弹。今天,共和党传统右派、极右翼的茶党和特朗普运动正联合起来,共同挑战民主党政府的合法性。60%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奥巴马是个穆斯林,79%认为他其实出生在国外,根本没资格当选总统。

特朗普的核心政策准确涵盖了白人工人的诉求。在10月22日葛底斯堡的演讲中,特朗普宣布了他的百日政纲,突出反全球化和反移民的目标。在抵制全球化方面,他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退出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议(TPP),限制大公司并购和向海外转移工作岗位。在反移民方面,他重申要在美墨边界建立长城,搜捕至少200万非法移民,遣送回国,再入境者将被投入监狱。同时严格审查穆斯林入境。

这些政策仿佛美国历史上的排外传统死灰复燃。1882年,美国通过了第一个限制特定族群移民的法案:排华法案。华人首当其冲成为牺牲品。这项歧视法案直到二战中的1943年才取消。在经济大萧条之后的1930年代,由于担忧外国人抢饭碗,美国将多达一百万的西裔居民驱逐出境(史称Repatriation),其中有60%的人实为美国公民。排外运动在1954年重演,这次更多的新老墨西哥移民被赶出国境。当时的口号是:“将工作留给真正的美国人。”

特朗普在竞选中宣称:“中国在偷走我们的工作机会,他们在各个方面超过我们。他们在赢,我们在输!” 如此直白的话语在以往的总统选举中并不多见,但是在中下层白人看来,“只有特朗普在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在说话”。他们期望特朗普能把美国带回玫瑰色的七八十年代:那时国家还在保护国内经济,全球化尚未全面开展,白人工人还是美国社会的中坚,核心价值观的守护者。

在竞选中不断强调“我们”和“他们”的特朗普,可能不曾意识到,亨廷顿倡导的白人文化核心论正借由他的悬河之口借尸还魂。他始终在积极回应亨廷顿提出的“我们是谁”的尖锐问题。美国多年的政治正确、平权运动和多元化,终于在经济衰退的催化中,激起了美国白人的反弹。亨廷顿所担忧的前景——那个充满社群冲突的不宽容国家——似乎正在变成现实。

然而,正如特朗普刚参选时美国人口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所示,未来15年内,白人注定将成为国家的少数民族。在这不可改变的趋势面前,“愤怒白人”的抗拒显得有点苍白无力。借特朗普还魂的亨廷顿也许是对的,作为熔炉的美国需要“核心价值观”来整合社会。但是少数族裔人口的扩张、文化多元的根深蒂固,以及全球化的巨大洪流,让亨廷顿的警告变得遥远而飘渺。特朗普可以吸引“愤怒白人”幻想的目光,但是美国目前所面临的巨大困难——从巨额国债、经济衰退、贫富分化,到族群对立——绝非重塑美国核心价值观、抗拒全球化、逆转政治正确便可轻易解决。

不过,这并不影响人们在这场名为“选举”的娱乐盛宴中尽情地想象、移情、争论。吊诡之处在于:这是一场只有两名候选人的肥皂剧,和其他所有肥皂剧一样,充满了承诺与欺骗、期望与背叛、神话与亵渎,充满了对抗的刺激、意外的惊奇、快意的恩仇,让人无法不津津乐道。尽管最后美国人也许会发现,在这两位老戏骨之间,他们似乎选择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选择。就像每一次,你的选择并不能改变什么,却总在努力去选择。

即使特朗普可以当选,一旦四年后经济增长的期望落空,人们的境遇没有改善,族群对立持续激化,国家发展被反全球化束缚,历史中的特朗普会回到2015年6月他宣布竞选的那天,回到他开始的地方。那时人们依然会笑着说:看,漫画中的人物都出来竞选总统了!

---------------------------

作者:

魏阳,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现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William Donahue东亚史讲席教授。

转贴自:

腾讯《大家》, 标题为:《特朗普崛起的背后,是一个分崩离析的美国》

http://dajia.qq.com/original/meiguo/wy161105.html

浏览(2887) (11) 评论(5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marsfield 回复 司马懿 留言时间:2016-11-11 21:47:52

北京土话几年前就被我狠批了,一直不爽,连名字都改成fangbin。缩头乌龟。

回复 | 1
作者:司马懿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6-11-09 17:17:03

选举产生的,都应是民主的胜利,否则不如你支持独裁好了。F先生其实不懂民主选举,也不喜欢民主啊!

回复 | 3
作者:海天简牍 留言时间:2016-11-08 18:28:24

@南来人@yala 同样感谢两位的长篇/重量级评论!今晚大选揭晓之夜,先看电视去了。期待以后慢慢交流。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6-11-08 17:03:43

远方,beiqian2016, fangbin, 思羽:感谢各位重量级的评论!转贴这篇文章,主要是因为其中提供了不少翔实的数据和研究资料,陈述分析比较清晰明了。基于同样的事实,人们的看法可能千差万别。理解对方的观点,是有效讨论的基础。期待以后慢慢交流。今晚大选揭晓之夜,先看电视去了。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瑾子 留言时间:2016-11-08 16:48:04

瑾子:真有你的,引管子的话来解读美国的问题 :-)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6-11-08 16:44:18

谢谢雁儿!昨晚太忙,什么都没看。这会儿边打字边看电视直播。今晚肯定会有很多人高兴,很多人失望。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沐岚 留言时间:2016-11-08 16:42:23

不客气。“需要有远见的人来拨乱反正”- 不过我不认为这次的川普是那个有远见的人。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keeeleee 留言时间:2016-11-08 16:30:22

keeeleee: 主要还是行业结构变化了,传统工作机会外流了。美国技术工人当年能做的事,现在墨西哥工人也能做。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芹泥 留言时间:2016-11-08 16:25:27

我现在边打字边看电视转播。呵呵,到了现在也还不知道记得能见到分晓。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6-11-08 16:20:44

这次大选从议题到选战,深受各种族群因素影响与困扰,我觉得很遗憾。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6-11-08 16:03:51

你提到人口老年化问题。吸引大批青壮年移民,是美国加拿大之类人口相对匮乏的国家应对老年化危机的主要手段之一。移民对一国的巨大意义和价值是不言自明的。非法移民问题需要有效地解决,但这跟极端保守的反移民理念是两码事。

"美国今后将不得不采取给予公民基本生活费的方式",我同意这个预测。现在有些国家已经在研究universal income的可能性,我猜想不需要很多年就会开始实施。不过我觉得解决贫富差异还不是最主要的动因,现在更多是为了简化社会福利制度,而以后可能会是因为很多人根本缺少就业机会。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白黑分芳 留言时间:2016-11-08 14:00:30

谢谢分芳到访留评!重复的评论我遵嘱删去。

我很同意你的1,2两点,全球经济分工难以逆转,蓝领工作减少并逐渐消失也不可避免。现在的难点是,人口过剩和技术进步的大背景下,目前尚没有看到新的能创造大规模就业机会的新行业来替代制造冶金采矿等传统行业,服务业也难以满足需要。也许还要过一段时间,新的机遇才会渐渐明朗,比如是不是会需求许许多多能够熟练运用人工智能来解决问题的白领从业者。对于现在被dispositioned的人们,为他们提供重新学习再就业的机会,也有很大挑战。试想如何培训一个四五十岁的蓝领工人学会计算机编程,再放大到成千上万的人。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海天 留言时间:2016-11-08 13:47:11

海天MM情商很高,是我一向佩服的。MM对华人川粉的诉求之合理性的分析,我完全理解。不过呢,我记得哲人不是说过,“存在即合理”。根据我的生活经验,信仰“存在即合理”的中国人很不少,尤其是现在这个犬儒主义大行其道的中国社会里。

我看问题的关键,还是对什么是真正“美国精神”的理解。meritocracy 大概更中国,而不是更美国些吧。

一孔之见,非常感谢海天MM的坦诚交流。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6-11-08 13:06:35

没看懂。谢谢牛仔来访!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安博 留言时间:2016-11-08 13:04:42

谢谢安博来访!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6-11-08 13:04:21

我也认为本文作者不是川粉。我的一位川粉朋友看到这篇,还很气愤地来跟我理论了一番。

旗帜鲜明支持老川的是紫鸟MM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6-11-08 12:59:21

" 这些“底层白人”倒是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了?"

这有疑问吗?他们是被更底层的弱势族群displaced了,那不是他们的选择。精英阶层受益,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少福祉。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jsq 留言时间:2016-11-08 12:44:25

谢谢留言!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海天 留言时间:2016-11-08 12:24:52

多么好的赤裸裸的利益思维模式写照。

回复 | 0
作者:南来人 留言时间:2016-11-08 11:24:24

谢谢海天转载魏阳的文章,以细致的资料说明了一个事实,即非白人人口的增多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其它效应在白人族群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弹,产生向种族歧视倒退的倾向。这是美国政治的危机。我在最近发的两篇博文中也分析了这一危机。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根据生活中所见到的和媒体所报导的,思考一下,议论一下。我很高兴自己有时还是对的。

说实在的,川普很不简单,是个传奇人物。他是废话少说务实的商人,他看到白人面临的困境,体会到其中的不满,他真有点路见不平拨刀相助,一针见血,一呼百应,远远超过共和党的其他政治家。可悲的是川普及其代表的右翼势力注定不会成功。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旗帜,不可能复辟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政治。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共和党放弃极右的路线,向中间靠拢,兼顾黑人和其它少数民族的利益。不管多么不情愿,白人都要接受并逐渐习惯于这种新秩序。白人在选举中失去优势和白人在社会生活中失去优势是两回事。由于白人在经济政治和军队中的主导地位,在今后很长的时期内白人将依然在美国社会中占优势。

由于支持不同的候选人,万维读者的博客们分裂为两派。其实支持谁都区别不大,都是北美民主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必要伤了和气。

远方的孤独关于个人自由,资本主义和民主法治受到威胁的理论不是很对,这是远方博的一个问题,用他自己的话,太悲观了。天塌不下来,美国的民主制将存在很长的历史时期。以后再说。

回复 | 1
作者:海天 回复 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11-08 08:50:06

紫鸟MM好!你今天参与“淘干沼泽”大行动了?

回复 | 0
作者:海天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6-11-08 08:48:45

思羽:的确,这篇文章很好地回答了“美国底层白人为什么支持川普”这个问题,而没有将讨论延伸到华人群体,尤其是大家看到的大陆华人精英移民似乎普遍支持川普这一现象。我觉得底层白人与华人中产阶层虽然看起来处境迥异,实际上还是有些共同的不满,比如美国社会现在对非裔西裔等弱势少数族裔的利益倾斜,挤压了白人工薪阶层,也挤压了华人中产阶层,尤其是在教育,就业等方面过度的AA,使得信奉meritocracy, 世代勤奋上进的华人感到未来受到威胁,因而必须反对。这其中诉求的合理性是很明白的,绝不是脑子进水。

“真的很庆幸,加拿大偏居一隅”,同意。加拿大没有美国那么多的非裔西裔,少数族裔面对的社会不公问题没那么严重(原住民情况比较差);马赛克式的多元文化,至少现在还能和平共存。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6-11-08 08:29:17

选川普是利益的驱使,选希拉里,正是坚持了美国精神的本质,后者才是亨廷顿坚持倡导的思想的延续。否则无法解释那么多共和党的大佬要拒绝川普。川普提出的问题,是亨廷顿所预示的,并不证明川普继承了亨廷顿思想的精髓。甚至可以说川普的那一套与亨廷顿的立意本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中国人的利益思维的短视,几乎是根深蒂固的,包括这位出自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也包括长期以来我所尊敬的万维网的为数不少的精英,他们研读了大量西方文化史,甚至有不少精彩的见解,然而……。希拉里的胜利,是美国民主的胜利!是美国精神的胜利!是亨廷顿完整思想的胜利。当然美国文化本身今天受到了挑战,也是亨廷顿所忧虑的,这是一种不争的事实。美国需要注入新的思想,新的文化来重新契合,但绝对不是川普的道路。美国在求变,是这次选举的激烈冲突的体现,但变不能离开基本信条,这是川普这个毫无政治经验的政治狂人失败的唯一原因。

回复 | 6
作者:yala 留言时间:2016-11-08 07:35:09

男女同厕等等观点我也是不赞成的,还有一些我也是不赞成的。但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窗布代表的一群中低层的低学历自己没有竞争力的白人移民的后代们对别的移民的排斥和愤怒。窗布很好的利用了这群人的愤怒。西拉里的很多东西我也不赞成的,但是这里有的人很极端的,好像你要投西拉里一票那么他就会拉出西拉里的一些不好观点说你是支持这些的,不是这样的。她们两人的很多观点我都是不支持的,但是没有办法你必须选一位。怎么办?他们两个人一比较还有就是哪些问题更重要一些。所以我相信很多人也都是没有办法而这样作的。

回复 | 0
作者:yala 留言时间:2016-11-08 07:07:05

美国到今天真的是很可悲的,我们都是美国人,可是相互的这样的仇视???欧洲白人是美洲的原始居民吗?为什么白人移民的后代对别的移民这样的仇视???共和党就是代表了这样的一群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16-11-07 22:44:05

beiqian2016博,

Ayn Rand是我最喜欢的作者。她的Atlas Shrugged是我的世界观组成的很重要的输入。人们崇尚理想,尤其是知识分子,课堂书本学的high,很有感触,想在社会上做做实验。人类历史充满了这类试验。到目前为止,还是个人自由,capitalism加上民主法治是最公平的。另外感觉留言没过瘾,我刚写了一篇,谢谢!

回复 | 0
作者:beiqian2016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6-11-07 22:14:06

美国还有一位很有意思的作家Ayn Rand。从她的观点,你说“这次capitalism的前途恐怕要遭殃了”大概是对的

回复 | 0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16-11-07 22:08:53

海天博主说“政治层面要有作为,还要期待人们生成新的智慧”,very impressed。我觉得,“特朗普崛起”是因为美国人(整体)基督信仰的缺失/堕落。其实换个角度,“特朗普的崛起”可以说成“Hillary的崛起”。

无系统地嗦几句。我一直抱持“文化的背后(或基础)是信仰”的观点。我有时候会对比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 和 Henry Kissinger二人,很有意思。

Henry Kissinger是犹太人,他学习过Bible以及犹太人的圣典《Talmud 塔木德典籍》;他是忠实的共和党人。

Samuel P. Huntington却是长期的民主党人。虽然曾有阿拉伯学者认为他倾向于犹太信仰,但他的信仰大概是不确认的,既非基督徒,也非犹太教信徒,或是其它。Huntington从旁观者的立场观察/分析基督信仰,犹太信仰,穆斯林信仰,以及其它信仰,得出了“文明(信仰)的致命差异必定引发冲突”的结论。

Hillary大概既不会相信Kissinger的,也不会相信Huntinton的。Obama/Hillary崛起的impact(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社区/族裔,等等)也许还需要时间来证实,但也许会在某个突发事件中得到应验。从基督信仰的历史观,她绝对是美国的祸害,除非她能改过,或者另有一个强有力的牵制。

再嗦一句仅供参考,很多时候,国人学者依然受几十年意识形态的影响,他们的观察是有偏差的,历史会证明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6-11-07 21:52:35

again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6-11-07 21:50:56

谢海天博的ZT。此文作者没有提到一个问题,我认为也是亨廷顿老先生忽略的一个问题:“意识形态的博弈和capitalism的前途”。反复强调文化和文明的不同没错,也很吸引眼球,但是人的共性也必须同时强调。经济全球化打乱了capitalism。国际地缘政治对落后国家来说无非是想要“公平”,然而经济全球化扭曲了这种“公平”。没有一个国家觉得自己“赚”了。我认为这个世界只有个人自由,capitalism加上民主法治才是最公平的。但是上个世纪的世界发展说明了个人自由,capitalism加上民主法治在一个国家内部的成功还不能复制到国与国之间。国与国之间没有完全的“公平”。苏联崩溃和全球化,让美国很多政客和精英们以为可以在国际间营造“公平”,却不想开放的国门和资本全球化流动带走了很多工作机会,给美国社会自己带回了这个人类无法解决的“公平”问题。我认为美国社会真正的问题还是“公平”的问题。缓和和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靠个人自由,capitalism加上民主法治。但是太多的美国精英知识分子不相信这个,他们认为大部分智商低,能力弱的人不需要个人自由,由他们来教导和指导就行了。这些精英们希望用课堂上学到的理论和idea在社会里来做“人人平等”的实验。美国过去240年的历史一直是基于个人自由,capitalism加民主法治来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现在完全不同了,一个大政府,大救济的时代来临了,“公平”不再是人的自由努力的结果。而是一项政策的后果,或者说是一群人的pleasure的结果。说到底,这还是上个世纪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大博弈的延续。这次capitalism的前途恐怕要遭殃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