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温柔入夜的博客  
作者车夫 微信公众号:卡尔加里驻瓦房店办事处  
        http://blog.creaders.net/u/1010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的世界是一锅肉汤 2016-10-29 14:03:14

  

IMG_2517[1].JPG



      昨天是我们公司售卖资产正式交接的日子,从理论上说,公司位于阿省北部将近一半的产量从此就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买方公司租用了我们29楼整层,接收人员已经进驻。从我们公司转到新公司的员工虽然还没来得及搬过去,但是已经按职能分成几个小组,开始讨论他们在新公司的工作了。

         我把这次交易叫做战略性资产处置,因为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出售,售价也只有象征性的一块钱。但市场反应正面,认为是一个双方得利的双赢局面。我们公司未来几年还贷压力很重,现金捉襟见肘,窘于地方政府苛刻的资产税政策,持续低气价、和油田高额维护成本,整个区域长期亏损,卖掉这块油田,对我们公司来说,实际上是甩掉了一个大包袱。买方公司则财大气粗,现金充盈,有足够财力和耐心维持现有油田生产,支付资产税和各种费用,看重的是气价回升以后的发展前景和长期创收能力。我们公司负责和对方谈判的副总,是在阿省油田摸爬滚打一辈子的老太太,喑熟油公司运作、擅长现场管理、同时是个和官僚机构打交道的油滑老手,本来做完这件事就退休了,却被买方公司看中,聘为新公司的COO,今天和我们说再见,明天开始搬到29楼,带领一帮她精心挑选的团队,翻开职业生涯的新篇章。

         一个deal,买方、卖方、市场、操作者高层,各得其所,看起来皆大欢喜,唯一受苦的就是我们这些打工仔。老话说工字不出头,平时赚不了多少钱,这种时刻更是没有保障。我们公司最好的时候有三百多人,经过这两年的折腾只剩下一百多人,这次交易中,三分之一的人去了新公司,留下三十多个人以外,剩下的三分之一就要失业了。而石油行业的特点,不管谁买了油田,井场上总要有人开阀门撸油管,现场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跟着资产走,所以最后在这个交易中失去工作的,大都是身边这些公司总部的工作人员。

         按计划走的人应当工作到10月最后一天,但是31号是星期一,于是大伙起哄说下周就不再来了。我们公司本来星期五很多人就不上班,所以大头姑凉昨天下午开始到各个办公室转,确保和每个要走的员工都聊上一会儿。姑凉看起来有些桑心,跟每个人握手再见,说事到如今并非她所愿,抱怨新公司没有完全履行诺言,聘用更多的总部员工。回顾这些年一起经历的风雨,唏嘘慨叹,希望有一天油价升高,公司能再发展壮大,即便不会回到公司工作,但是加拿大石油界就这么个小圈子,什么时候一定又会走到一起。我们公司虽然不大,大头姑凉又年轻,但在业界却是数一数二的知名高管,好多人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有机会亲眼看见她怎么处理裁员这件事就会明白。我在加拿大公司里工作,前前后后也十几年了,像这样公司正常的裁员,公司一姐下来和每个离去的员工打招呼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优秀的管理者就应当这样,理性又勤勉,代表股东的利益治理公司,该做的必须做。同时作为最高层的打工仔也要关照好每个手下,不能怕麻烦尴尬,人情所至,一定用最适当体贴的方式表达出来。

         说来滑稽,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国外工作的时候一直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个人和公司一定要在情感上保持距离。我们的世界就是一锅肉汤,工作就是那把盛汤的勺子。公司只是个干活赚钱的地方,对工作要热情投入,但是又要保持清醒离断,不可以投入太多感情。而越是好公司,越是治理有方,在人员的管理上就越理性,一切为经营效率。即便像我们公司,平时倡导家庭为先,高唱生活重于工作,但是在公司遭遇财务困境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地裁人。总之不管文化理念多高尚,生意就是生意,员工在情感上和公司保持距离,和管理者、同事不交朋友,多说话,少拥抱,就不会产生过分的亲密感,事到临头也不会感到欺骗和背叛。

         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想的这么彻底深刻,但看起来大家对公司关系的定位还都是有礼有节的。我们部门老太太比较多,正在考虑退休的人,现在被开了其实是个好事儿,可以拿一笔遣散费,提前开始退休生活。年轻一点儿也大都处之泰然。加拿大人不知道到节俭,管理个人财务正如运作公司,善于利用各种现有的金融杠杆,尽可能最大化提高生活水准,结果人人都背着一屁股债,是银行心甘情愿的终身奴仆,如果不是有这么个机会,就不得不埋头工作,不得喘息。短时间失业,拿一笔遣散费,然后再从政府拿几个月失业金,其实是给上班的人在辛苦人生中提供了一个鲜有的休息一下的借口,在本来一辈子死磕到底的职业生涯中,过上几天闲散的好日子。最后,苦逼们又共同回顾了一下各自的职业生涯,虽然背景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感触。我们这些打工仔之所以混到今天这种境地,就是因为我们全是喜欢偷懒不愿意改变的俗人,有个工作就浑浑噩噩混下去,但是在被迫接受的每一次改变之后,其实人生都会变得更好。相信这一次也一样,过一阵子重出江湖,不管如何改变,日子只会更好,没必要杞人忧天。

         我老在这次公司裁员中,毫无意外地又被保留下来,眼看着又一次错失人生嬗变,生活更加美好的机会。我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苦思为什么不管在国内国外,私企外企,每次裁员总是轮不到我头上的原因。结合我一生投资,不管房产、股票、基金,投什么赔什么的劣迹,我有点相信人的命运都是生来注定的了。我从来不被雷,并不是因为我能力多强,待人处事多么得体有度,只不过是因为我天生是个打工仔,注定过平庸稳定的生活,注定无法经历大起大落的场面。就如尚囧所说,“年纪稍长,发觉身边的人都开始有了专精的兴趣爱好,有专注于茶道红酒的,有专注于跑步、瑜伽的,有专注于投资理财、房产置业的。而我,还是粗茶淡饭、家常衣衫,过着地头灶头炕头的日子,寒来暑往,旱涝由天。有时间看一点闲书,看一点通俗易懂的演出,既无关优雅也挣不到钱。”

         中午我们四个中国来的员工凑在鲁福楼吃饭。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在一起工作了四五年,在鲁福楼定期吃饭也有几十次了。简被雷了,package还不错,大概有一年的工资,准备先回郑州看看父母,等经济转好再出来找工作。艾米本来就是合同工,最近这个合同到2月份结束,不再续签。虽然是学地质的,艾米又自学了美容证书,在西南区开了个美容院,本来就是两头忙,现在可以集中精力做生意。波波是个石油工程师,和我一样留下了,艾米和简都表示祝贺,我心里说不清楚是好是坏。这些年好多地质师、石油工程师自己出去办公司,买地打井,钱赚得成袋子装,我经常埋怨他们,给他们讲阳光油砂的故事,讲讲野猪的故事,讲海泰克的传奇,以他们的学识能力,为什么就不能拉起队伍,搞个公司,请我做个CFO,让我也风光一把。每次我这么说,简都笑而不语,艾米说没钱,波波呵呵呵呵低头吃饭,一人一脸东营华东石油学院毕业没见过钱的土包子样。泥马,说到这我要生下气,我一个南开大学经济系的高材生,忍气吞声在卡城土包子石油公司里跟你们混,不就是看好了你们几个石油专业,希望你们有点志气做点事儿,结果碰上这么几个没出息的货。真是不怕熊对手,就怕猪队友,生生耽误我出人头地的大好前程。

        今天 我又提起这事儿,果不其然,简笑而不语故作神秘,艾米一个劲儿说没钱,波波起身又去盛了一盘酸甜肉姜汁牛柳,也不说话,吃得满嘴流油,要不是每次吃饭都是人家掏钱,我真特码想一巴掌把他盘子抽地上。看着眼前这三张俗人的脸,我暗自叹气,不由得想起下个月新公司开始运作的日子,以至我后十年的人生,注定都跟我过去六年的日子没什么两样,早晨445起床,550到办公室,11点到河边跑一圈儿,回来吃个盒饭,在办公室混9个半小时下班。好在听波波说这次公司卖了北方的油田,负担减轻,现金流充裕了,冬季里准备再打几口新井。新井一投产,工作就忙了,工作一忙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无聊的日子也就变得紧张有趣起来。

        我前几天大雪天去跑步,在14大道转弯的地方被人追尾,其实也没什么大毛病,只是保险杠被划了几道,我看反正不是我的责任,正好那天我没事儿,就给保险公司打电话索赔,保险公司约了日子,查看损失,决定给我换个新保险杠,大概一个礼拜以后取车,在这期间免费提供租车服务。我那车是2005年的本田思域,保险公司给我一个2016年的克莱斯勒300S,皮座椅,方向盘加热,宽胎,碳钢轮毂,全景天窗,算是给我贫乏无味的生活鸡汤平添了一点佐料。我开了这个车拉着姥姥专门跑到南边IKEA蹭早餐,两个人在靠窗的位置一人一杯咖啡小坐,眉来眼去,情意绵长。平民生活可不就是这样,无所作为,又繁琐重复,赚钱不多,每天却忙忙碌碌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稍有片刻清闲,再加一个小小的意外惊喜,就可以顿时让你感到日子过得挺幸福。



浏览(1483) (11) 评论(22)
发表评论
我是一道会呼吸的闪电 2016-10-26 12:49:24

        我最近在看巴德科茨的Running on Air这本书。这本书的作者其实是两个人,另一位叫克莱尔科瓦奇克。两个人的背景恕我不一一介绍。总之,写跑步书的和写科幻书的人不一样,写科幻书的,自己并不一定懂得如何驾驶飞船做星系跃迁,但跑步书的作者一定是马拉松高手。比如巴德,马拉松的成绩大概2小时13分,半马则63分多一点。我跑步不到两年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在这个圈子里,一切以能跑为准,跑的快说什么大家都信,跑的慢,在群里说话就没人理你,要常常跳起来,见谁喊谁叔叔阿姨。

        不过我不并在乎这些。同群跑相比,我其实更安享一个人跑步的快乐。在看到巴德的书之前,我已经在鼻子沟里一个人慢跑了一个夏天和一个冬天了。鼻子沟里很少有人,胖大妈山、乡村山、丰收山几个小区的泄洪渠在此处汇集,南入弓河之前,在寂静的山谷狭窄平原里婉转流淌,水势舒缓,偶尔悸动。夏天水草丰美,有鸭子和水鸟嬉戏,冬天也不会完全封冻,在寒风酷雪中热气蒸腾。几百米外的鹿角高速日夜川流不息,车声呼啸,像两排永不停止的对射的子弹。跑步的小径先在山谷中辗转,再出山谷,跨过一座锈迹斑斑的铁桥,紧接着一个右转,沿鹿角高速的方向一直向南,延伸到当堂。在跑径和鹿角之间,是从芝加哥和英属哥伦比亚两个方向铺来,经卡城市中心连接阿省遥远北方油田的铁路。如果我在小径上跑步超过一个小时,一定会遇上去北上的火车,汽笛拉响,车头前探照灯大开,从几公里外就可以看见,即便是白天也明亮耀眼。

         如果不是因为有人把我拉进跑群,后来又有人为了5块钱的回扣骗我报了明年的卡马,我就会像二十年前,嗯,我的意思是三十年前,一个人在十三陵水库中裸泳的那个夏天一样,慢慢地审视自己的身体和内心,发现一套最有效的运用体能和抚慰精神的办法,一个人独享这个活动到永久。那年夏天我毕业分到政法大学,住在国防大学昌平大院,翻过后院的红砖墙是一个苹果园,穿过果园跑上一个高坡就是十三陵水库的大坝。我每天下午都小心翼翼从西岸柏油路边的灌木丛中摸索下到岸边,在一块儿大青石板上脱光衣服,再用一块大石头小心压好,先在浅水处活动伸展,再无声入水,向东岸不慌不忙游一个来回。那时候我只会蛙泳一种姿势,经过一个夏天的演练、纠正和自我审视,发现并固定了划水蹬脚夹腿抬头配合呼吸的最佳套路,达到了一种身心一体的最佳状态,耗能为零,如果不是偶尔有十三陵游乐场的小艇从前方掠过,掀起波浪,艇上围着纱巾的美女向我招手并兴奋叫喊,我就可以游到永远。


跑群的蜗牛们

IMG_1370[1].JPG


         我进的那个群叫蜗牛群,据说都是跑群里又胖又慢的落伍者。我跟着他们在爱得我死公园沿着河边跑了几次,左腿ITBand就出了问题。一开始是大腿和小腿接合部,后来大腿和胯的结合部也加入,最早只是紧张,然后是酸痛,后来发展 成刺痛,严重的时候出门刚跑了几步就开始疼,无法达到平时的强度,跑步的乐趣也大打折扣,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我就要跟跑步这个事情说再见了。

        一直到今天,在我开始演练韵律呼吸大法,腿疼的毛病已经彻底解决了以后,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开始腿疼的。因为我当时同时做着的许多事儿,据蜗牛群的叔叔阿姨们说都是错误的。首先他们说我跑姿不正确,特别是脚后跟着地,对膝盖和髋关节的冲击太大;然后他们说我的鞋不够专业,要钱不要腿,没有足够的支撑和缓冲;而最重要的那件事因为是他们的责任,所以没人提出,但是我自己感觉到了,那就是他们跑的比我平时跑的快,跑的远。我平时最远跑10公里,第一次群跑就跑了24公里。我穿着那双28块钱从考司考买的廉价胶鞋,气喘吁吁跑在最后,他们每隔五分钟就有人回头,一路夸我平稳有型,一看就是天生的跑者,让我信以为真。就这样坚持了几次,跑了一个24公里,几个10公里,再跑了个26公里,再跑了个22公里,一开始是跑过10公里以后腿开始疼,后来发展到一开跑就疼,最后到了走路的时候稍微下坡就疼,搞得我夏天去温哥华西雅图的假期都没过好。那天傍晚跟着姥姥和她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一起散步,在斯坦利公园的树林里一瘸一拐地掉到后面,眼看他们相谈甚欢,越走越远,终于不见,最后在那个金色的傍晚发生了什么,到现在也没人告诉我。

        就像我不知道到底什么导致我腿疼,这个毛病怎么样在短短的两个月由重到轻到完全消失的原因,我也没有搞清楚。因为我在这两个月里,我又同时做了几件事儿。首先我在西雅图的直销店里买了几双降价的跑鞋,虽然比不上蜗牛群里败家娘们的专业货色,但毕竟是有gel减震,有中部支撑的,比我以前考司考那种轻薄松垮给力不少。其次我听从憨子和阿咪阿姨的指导,不顾当堂河边吃瓜群众的耻笑,坚持脚中部或前部着地,至少不用脚跟着地。阿秋和张伟老师教给我几个拉伸动作,说是专门针对ITband疼的问题,我每次跑完坚持做完。憨子的脸靠墙和猪志坚叔叔的五套动作练膝盖和腿部肌肉,plankcore我也坚持不懈。另外当堂的跑径,向河边内倾,我注意到了以后,尽量寻找平整的地方跑,或者及时掉头,让左右腿得到平衡的冲击。最近那次Terry Fox Run,魔王叔叔不吝赐教,一路陪我慢跑,亲传我180步频和Stride绝技,从此我严守小步快挪的要领,跑完放松以后,再连几个Stride。所有这些,可能都在治愈我腿疼的过程中,起了或多或少的作用,到底哪个叔叔阿姨的功劳最大,现在看只有天才知道了。

        至于这个韵律呼吸大法,虽然是憨子阿姨送我的书,但是她并没有完全照练,而且书是我自己一页一页读的,现在相传出去,如果有人因此受益,功劳在我。我相信韵律呼吸在治好我腿伤中功不可没,因为跟前面说的几件事不一样,有人把这个大法用到跑步当中,而且除此大法没有其他的改变,就治好了腿疼的毛病。这个人就是姥姥,我在总结一下大法以后,会专门用一小段讲一下她是怎么以特有的方式利用大法根治腿疼的,简单明了,供大家参考。


两个胖阿姨和萧杀的我

IMG_2284[1].JPG


         如果我记得没错,科茨的韵律呼吸大法最初也源于腿疼。科茨早年开始长跑,也经历了一段ITband疼的困扰。他发现他总是左腿疼,然后联想到一个专家说的,人在吸气呼气的循环中,开始呼气那一瞬间,身体是最脆弱、最容易受到运动的冲击而受伤的。大家都知道我写东西特别简洁,所以原因我不解释了。总之把这个结论用到跑步中,就是呼气那一瞬间,如果你是左脚正好落地,那么左腿就容易受伤。而在自然的状态下,跑步的人呼吸的一个循环,都是偶数次的,比如三步一吸接三步一呼,这样每六步完成一个循环。跑快的时候,呼吸加快,人就会自然改成两步一吸,两步一呼,这样四步完成一个循环。再快,比如冲刺的时候,人们就会一吸一呼,两步一循环。总之都是偶数,这种呼吸方式的结果,就是你呼气那一瞬间,永远都是同一条腿落地。这种呼吸的方式,在长距离跑步中,一条腿一直接受比另一条腿更多的负担,天长日久,这条腿就会积劳成疾。

        大家可以自己脑补,再推理一下,为什么你认识的人当中,大部分都是左腿疼啊。

         解决这个问题,就是通过训练,把偶数次的呼吸循环,改成奇数次的呼吸循环,这样你呼气那一瞬间的身体最脆弱的时刻的冲击,就会交替落到两条腿上,比如三步一吸,两步一呼,五步一个循环。现在你原地试一下,左脚起步开跑,左(吸)右(吸)左(吸)右(呼)左(呼),注意呼气开始那一瞬间是落在右脚上。然后继续,右(吸)左(吸)右(吸)左(呼)右(呼),这次呼气开始那一瞬间是落在左脚上了,以此类推,以至无穷,左右脚均衡受力,交替承担最大的冲击,比豁出一条腿反复接受打击,能更好地分担负荷,保持身体的平衡稳定,就不容易受伤。

         如果是仅仅是为了腿疼,那么这个呼吸大法就到此为止了。姥姥就是听了我的介绍,结合自己的情况,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采纳大法,治好了腿疼的毛病的。姥姥的呼吸大法是改良版的,特别适合只知道教导别人、不懂得向内审视自己的理工男女施行。她并没有像书中说的那样,训练自己改成奇数循环的呼吸,而是顺其自然,依然偶数循环,只不过每跑一段时间,比如十分钟,呼吸稍微拉长一下或者快顿一下,改成另一只脚开始循环。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就像我们以前训练出操,你跟大队的步伐不一致的时候,你错一下步就跟上了队伍的节奏。现在是“错”一下呼吸,那么接下来的十分钟就是由另一只脚接受呼气那一瞬间的最大冲击了。

        而科茨,在解决了腿疼的问题以后,并未就此停止,他把韵律呼吸大法,同已经被实践证明有效的各种科学手段结合,运用到训练和比赛当中,在很短的时间内,把马拉松成绩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我头大腿短,体能有限,对提高马拉松成绩并不是抱有太多的希望,是他韵律呼吸中的跑步哲学打动了我,让我相信,用这种呼吸方法跑步,我更有可能把跑步变成一个充满快乐哲理的生活组成,在明年的卡马中,达到我的目标。那就是跑下来,不受伤,在35公里之前,一直保持愉悦。

        跑步的人在训练中都懂得监测心率的重要,监测心率只是了解自己跑步的强度的手段之一。我认识的人当中,从来没有见过另外一个人,可以像我这样,不用按脉搏,只凭自己的耳朵,可以通过听左侧脖子动脉的律动,来随时掌握心率的。科茨虽然是跑步的高手,但是他也听不到脖子左侧动脉的律动的声音,但是他也不按脉搏,也不像蜗牛们那样人手一块高大上的GPS手表。事实上,科茨相信人体所有的跑步强度指标都和呼吸有关,心率、供氧门槛,都是跟呼吸紧密相联的,而呼吸是所有指标当中唯一一个可以不用任何器械、不用停止跑步就可以监测控制的,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自主控制的指标。知道呼吸的节奏,就知道了所有的指标,或者说,就可以在不需要监测其他指标的情况下了解跑步的强度;同理,控制了呼吸,也就控制了强度,把训练或者比赛掌股在最佳的状态和计划之中。

        根据这个理论,科茨把现有的几种强度检测表和韵律呼吸大法相结合,建立了自己的一套以呼吸为指针的跑步强度表,下面这几组数字,都是两位数一组,左边的数代表呼吸方式,右边的数代表强度。呼吸方式有53两种。5就是一个循环五步,吸三步,呼两步。3就是一个循环3步,吸两步,呼一步。右边的强度分123。数字越大强度越大。那么51,就是以5步一个循环的呼吸方式跑在最轻松的强度上。一般像我这样的初跑者,都是应当以这种方式开始跑步的前几分钟的。强度123分别和其他的强度检测手段相连,比如最大心率的百分之几十。我自从跑步以来就没有监测过心率,所以正好可以直接跳过这一套,采用一个更直观的办法,那就是把强度同跑步时候说话的能力联系起来。强度1,就是你可以唱歌聊天。2就是可以说话,但是其实因为呼吸加深你已经不愿意说了,宁愿听对方说话,自己跟着敷衍几句。3就是仍然可以说,但是只能断续说单词,已经无法连成完整的句子。在后面这种情形,如果你跑在5的呼吸方式下,仍然想保持同样的配速,就要把呼吸换成3的方式,提高腿部肌肉的供氧量,你马上就会觉得轻松起来。但决定配速的并不是呼吸一个因素,说到底是由你的能力决定的,所以在比赛中,如果你觉得在某个强度下,你无法跑完全程,就要主动把强度降下来。

最近一个河边慢跑,我终于跟上群里的叔叔阿姨了


IMG_1369[1].JPG


        除了515253313233这几种呼吸强度的搭配以外,在健步如飞竭尽全力冲刺爬坡到顶等阶段,科茨还给我们设计了一个特别的组合,叫2111模式,两吸一呼一吸一呼,也是五步一个组合,左右脚轮换接受冲击,但是比上面的几种组合,提供了最大的供氧量,我在跑步最后冲刺阶段和上坡气竭的时候常用,总是感到精神为之一振,大家可以试试。

       123和说话来监测和控制强度,好像不够严谨,其实我觉得特别适用。因为在长跑中,即便是你有最先进的专业技术手段,最后都要依靠运动者对自己身体感觉来控制强度。举个例子,在一段快跑以后,你想把下一个五公







浏览(1159) (10) 评论(16)
发表评论
我是一道清贫的闪电 2016-10-08 07:37:44

IMG_2432.JPG

 

  我们公司在这一波石油危机的风浪中苦苦挣扎,到上周日终于迈出桑心的一步,把几乎全部天然气资产,将近三分之一的产能卖掉,换来两千万加元的现金和两年的期权权益。交易在周一清晨宣布,美加两地市场反应热烈,因为交易对公司偿债能力和现金流的正面影响,公司的股票一天上扬百分之十。


  我经常说阿省石油公司的老板,本质上就是瓦房店郊区种苹果的农民,他们靠天吃饭,对全球化、金融衍生、各种投机事业对实体经济的影响知之甚少。投资战略中的项目评估完全基于商品现货价格和几个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短期预测。油气价格高、收益好、现金流充盈就大把花钱投资,价格掉了就裁员、贱卖资产。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土包子石油公司很少能连闯三轮石油危机而成长壮大。就拿我们公司来说,2002年公司从母公司中分离出来,有过几年好日子,股票到过20块钱,08年经济危机后,油价回升,开始大幅举债开发重油资产,偏偏在还债高峰的时候又赶上这次油价暴跌,只好把几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产能贱卖还债,经过十几年的折腾,公司不仅没有壮大,反而瘦身到了原来的三分之一。


IMG_2207.JPG


  每当说起阿省石油公司的简单粗旷我就会想起我自己。我马上就三十岁了,一生中做出的各个重要选择永远慢别人半拍,无法踩对节奏,顺应潮流。高中人家都在谈恋爱,我根本就不知道女生有漂亮的和不漂亮之分。上大学人家都在学习西方经济简史,我逃课练琴,直到毕业也记不住一个老师的名字。高科技泡沫的前夜我满仓的.com股票,iPhone7都数字化景深了我刚开始研究单反。这种状况一直到前几个月才有所改变,跑群的几个叔叔阿姨,为了五块钱的报名费折扣,骗我报了明年的卡马,跟他们跑了几个二十六公里,练前脚掌着地韵律呼吸一百八十步频,终于赶上了卡城石油业重组的节奏,在我们公司成功瘦身的前夜,在右手的帮助下,左手反手摸到了自己的肚脐。


哥准备从两个胖阿姨之间穿过,就像一道锋利的闪电

IMG_2442.PNG


  反观一些由国际资本运作的石油公司,因为他们在阿省的石油资产只是全部业务组合的一部分,他们更有前瞻视野和全局观,每一次运作都能够跟对经济周期的潮流。我们公司隔一条街星巴克店楼上那个石油公司,在2014年油价140元的时候把所有的资产高价卖给了卡城最大的一家土包子,只保留了大概每天2000 BOE的少量资产和技术骨干,仅仅一年以后,又在油价25元时从另一家土包子石油公司手里低价买进了相同产量的油田,公司迅速恢复到一年前的规模,一进一出,不知道给母公司赚了多少现金,手中的资产也轻松升级。我说的这个公司,隶属于北美一家巨型保险公司,总部在东部,石油资产只是它规避风险的一个手段,在惊叹金融人士资产运营巧妙高明之余,让人怀疑国际油价的变化完全在于华尔街、湾街的炒作,跟世界石油供求市场的基本面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


  星期一早晨一姐主持全体员工开会,公布了忍痛出售资产的消息,接下来的几天,公司紧锣密鼓开始重组。卡城的石油公司虽然很土,但是在人力资源的管理上却是现代而高尚的,公司间的并购谈判,对现有公司人员的安排永远是合约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如此,因为整个石油市场低迷已经持续了很久,大量的专业人员低价待沽,新的雇主并没有承诺接收太多的雇员。现有的雇员当中,除了极少会被新公司约谈、评估、雇佣外,另有三分之一不到的会留下继续工作,剩下的一大半人员,公司承诺给一笔不大不小的遣散费,从此加入阿省越来越壮大的失业军团。


闪电组合,没有最瘦,只有更瘦

IMG_2283.JPG

 

  我所在的财务资产部门,在公司最兴盛的时候有三十多个人,这次裁员以后只剩下十个人了。我们组原来有七个人,现在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老太太。想起过去几年大家一起度过,赏心乐事,良辰美景,也曾憧憬搭伙退休的美好时光,此刻分手,难免心生一丝兔死狐悲的感慨。再想到她们几个多是年轻时候被老公遗弃或者遗弃了老公,好不容易孤儿寡母熬过来,偏偏在不早不晚的时候失业,因为年龄、知识结构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专业工作,平时又花钱大手大脚,积蓄不多,到67岁领取退休金还有那么不多不少的几年尴尬时间,身为巨蟹座,心系全人类的福祉,我连日来为她们的未来操碎了心,压力所致,很久不犯的后背上部大面积僵疼的毛病也悄然来袭。


  倒是她们几个老太太没心没肺,昨天开始已经凑在一起讨论如何花掉这笔遣散费了。西方人的人生哲学和中国人很大的不同就是更关注今日,在无法对命运的强势安排施加个人影响的时候,知道怎样闭上眼睛安享现实生活中的美好一面。这让我有时候怀疑我前面对阿省土包子石油公司不懂得经营的无端指责。也许我们的管理者并不是不懂得经营、不懂得国际化、不懂得资本运作,只是他们比谨小慎微的中国移民、比华尔街那些见钱眼开的投机商更懂得随遇而安、顺其自然,享受人生各式各样的风浪带来的不同体验罢了。像我们的一姐,这几年因为油价起伏跌宕不知道损失了多少身家,却从不影响她早来晚归上班工作,每天在电梯里碰到她都挂着满脸灿烂的笑容,永远穿着讲究,一丝不苟,对同志问寒问暖,护住电梯门,伸手让背着瑞士十字军双肩挎每天穿着同一套破球鞋烂套头衫的石油会计先行,在公司的聚餐会上,不顾加拿大越来越盛行的政治正确,坚持低头沉思片刻,感恩上天对公司和每一个员工的眷顾之情。


叔叔阿姨和跑姿优雅的我

IMG_2121.JPG


  也许石油价格的起伏变化和世界经济的发展一样,受太多因素的影响,已经无法用一两套时髦的理论或模型来做有价值的预测了。那些华尔街、yahoo finance的大咖分析师喋喋不休的宣教,只不过是炫人眼目的骗钱把戏罢了。甚至我说的那个星巴克楼上的石油公司的成功资产运作,也不过是碰对了运气。加拿大的石油公司的老板,大概在上百年的本地化经营的过程当中,早就熟知了这一切,他们靠山吃山,早年靠卡城南部的丰厚轻质油资源收获颇丰,听说那时候图呐谷的轻质油田打个洞就自喷,直接加到油箱里就可以开汽车。后来轻质油采光了,却在东部发现大气田,天然气全北美热销,最高的时候到过一个大焦热量单位10块钱。天然气不值钱了,阿省的北部的油砂又得以规模化开采,造就了十几年的石油热潮,阿省人民汽车洋房大trailer,结结实实地过了几年好日子。现在油价低迷,国移石油男女有些手足无措,当地土著们则大都无所谓,用我们组辛迪奶奶的话来说,石油危机我见多了,哪次来了大家都说这次石油完了,阿省完了,每次也没完,又转危为安,大家晚一点换新车新房子罢了。


姥姥说,我也要瘦成一道闪电

IMG_0514.JPG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卡城经济这么差,那么多人失去工作,卡尔加里的房子没怎么掉价的原因。我一直以为房价是一个地区居民信心指数的最重要的晴雨表。阿省这个地方,祖祖辈辈居住着北美最倔强保守的红脖子人群,顽固地相信他们占有着北美最好的土地,并对加拿大东西海岸的繁华和南方美国诸州的温暖报以救苦救难式的深深同情。而卡尔加里当堂巍峨矗立着一百多米的高塔,是地球及整个宇宙的中心,阿省人民拥有上天赐予的取之不尽的资源,即使没有了工作,也会守住家园,因为环顾四处,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城市和乡镇是比卡尔加里更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了。


  我已经开始听到阿省下一个经济起飞的号角了。买我们公司的投资商来自中国,他们一鼓作气,以几倍于市值的溢价,接连收购了几个阿省天然气公司,迅速扩张成阿省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之一。他们并不仅仅满足于生产天然气,而是要把在中国成功的运营模式搬到加拿大来。接下来要在阿省北部建立大规模的压缩天然气生产装置,并筹划部署阿省压缩天然气加气站网络,在这个过程中,整个阿省、甚至加拿大中西部地区的生活方式会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天然气动力汽车会被广泛使用,天然气消费市场的瓶颈会被最终打破,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而阿省的能源经济又一次得以空前繁荣。


我也是一个热爱清贫生活的人


  而在我心里里,其实更享受另外一幅美好画面。阿省这个地方,在石油工业之前的几百年里,曾经有过极度发达的农业文明。养牛种地,火车隆隆,弓河两岸,曾经聚集着来自东部和南部的牲口贩子和粮食商人。我一直想在卡城和莱桥镇之间买一个农场,为此还专门去Okotoks农夫市场和几个先行者讨论过。听他们说现在农场土地的价格不高,如果成片买,一个section二百英亩地,平均一万块钱买一英亩。莱桥一带气候比卡城温和,雨水丰泽,城里面有著名的莱桥大学和日本花园,及其适合高雅人士闲来装模作样。国际农产品托拉斯集团对大麦燕麦各种麦都有科技和市场方面的保证,国家对农场土地买卖有税收上的优惠,加拿大农民的生活和瓦房店的农民一样,靠天吃饭,开春种下土豆,七月收获,再种一茬冬小麦,春天收割,浇水除虫,也都有专业公司负责。让那些胸怀远大的中国富人们去忧虑怎么跟短视装逼的自由党政客们扯皮去吧。我生性懒散,喜欢过极简的生活,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和心爱的人一起做一碗油泼辣子手擀面,劈柴喂马,面朝大海,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只要心中有趣,日子清苦一些又能怎么样那。




















浏览(1717) (24) 评论(13)
发表评论
总共有6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