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温柔入夜的博客  
作者车夫 微信公众号:卡尔加里驻瓦房店办事处  
        http://blog.creaders.net/u/1010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就是你们西去百里处的落基山 2019-04-20 08:03:45

我们家旁边那家,我搬来的时候是个白人姑娘单亲妈妈,带着个黑孩子,有的时候爸爸还来串门看孩子,但看那意思已经分开很久了,因为姑娘有个男朋友,这回是个白小伙,但是也不在一起长住,每次来都带点青菜水果什么的,帮着剪草除雪,干这干那,住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就走。

我跟姑娘,黑爸爸,白小伙没说过话,其中角色关系,都是我暗中观察确认的。

我搬来也就一年吧,姑娘走了,房子卖给麦克一家。麦克两口子都是犹太人,老婆病病歪歪活不起的样子,也不上班,也不干活,麦克在当堂石油公司里做,还是个小领导,每天下班就洗衣服做饭,又当爸又当妈。当然当爸当妈都是后来的事,搬过来大概两三年吧,有一天冬天我突然听到他家有小狗哼哼的声音,等到春暖花开,他家老婆抱着个胖小子出来晒太阳,我才明白不是狗,是俩人偷偷摸摸生了个娃。又过了几个冬天,春暖花开的日子他老婆抱着个胖小子晒太阳,我还想怎么这孩子怎么不见长啊,他老婆说,这个是老二,我们又生了个娃。

麦克家的事,我知道很多,那几年我整好进入更年期了,喜欢家长里短的唠嗑,他老婆不上班,闲着没事,我扶着锄头,她抱着娃,田头地角的一唠就是小半天,麦克一家四口,后来养的那条狗,还有他老婆家在萨斯卡通那些事,我全知道。

所以麦克一家突然搬走,没跟我提前打个招呼,我一直耿耿于怀。好在新搬来的这家也叫麦克,年纪也差不多,也是白人,最近也养了条狗,我也开始有点儿老年痴呆了,偶尔就有一种这家根本就没搬走那种感觉。这也可能跟老年痴呆也没有什么关系,人对外在的感知,就像小刀在头脑中划道道,越老这个划痕就越浅薄,人情和人性大同小异,容貌和声形又能有多少差别?

老麦克走的时候是两个娃一条狗,新麦克来的时候是三个娃,后来养了一条狗,去年冬天我听到他家里两只小狗在哼哼,上个周末天暖和,他老婆抱了个胖小子晒太阳,我凑过去问长问短,数了数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孩子,哪是什么两只狗,原来是冬天两口子偷偷摸摸又生了一个娃啊。自从我搬到这个小区,旁边这家换了三个房主,前前后后七个孩子,当初那个黑小子,我来的时候七八岁,现在得二十出头,要是在温哥华,可以竞选市长啦。

世界上本来没有时间,人创造了时间,拿它来做丈量生命的尺度。只是这个尺度虽然准确,却没有什么活力,不像拿身边发生的事情来比较那么鲜活有趣,比如有人问,你来这多少年了,你可以说十五年了,也可以说,记不住了,反正邻居三个女人,前前后后生了七个娃啦。六个男孩,一个女孩,最小的还抱着,大的那个是个混血,在渥太华当议员啦。

我来卡尔加里有十个娃那么久了,有七个娃的孩子时间是在这个小区住着,我那天点了点前后左右的邻居,一直没搬家的只有我们一家。我个性懒惰,不愿意变化,看来要在这个城市这个房子里呆到底了。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在卡城北京郑州辗转奔波的都是哗啦啦的水,我才是你们此去城西二百里处静默的落基山。



浏览(586)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世上没有普世的圣母 2019-04-17 09:15:59


see this.jpg



    我一直对欧洲文化不感兴趣,每每想到欧洲在工业革命先走一步以后,给中国和世界其他文明带来的深重苦难,心中就会产生抵触和反感。我当然知道以强凌弱是人类的天性,换了中国碰巧当年处于欧洲的地位,全世界人民也不会就过得更好,但是现实中中国不巧做了弱者,我不巧做了中国人,现在反过来对欧洲顶礼膜拜,难免有些自取其辱的感觉。

 

    如果把全人类看成一个人,欧洲的文明就是全人类的文明,科技提升了人类的生活质量,也为人类拓展出无限的发展空间,几千几万年的梦想一个一个在我们眼前化为美好的可能。但审视回溯每一个不同的人,每一个不同群族的命运,如果欧洲的进步带给我的是死亡和绝灭,全人类整体的美好未来又与我何干。

 

    我们或多或少都会以自己的利益价值和审美来衡度人间万物,在过去几十年,人类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步,我们学会了不在自己的城市和街道上因为公义的不同持刀相向,但是我们仍然在成长,我们还没有学会在边界和平相处。所以对普通人来说,时至今日,世界上仍然没有普世的绝对公义。

 

    世界上也没有普世绝对的伟大和美,即使有,也不会因此永存不朽。








浏览(1641) (13) 评论(7)
发表评论
我的世界是一锅肉汤 2016-10-29 14:03:14

  

IMG_2517[1].JPG



      昨天是我们公司售卖资产正式交接的日子,从理论上说,公司位于阿省北部将近一半的产量从此就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买方公司租用了我们29楼整层,接收人员已经进驻。从我们公司转到新公司的员工虽然还没来得及搬过去,但是已经按职能分成几个小组,开始讨论他们在新公司的工作了。

         我把这次交易叫做战略性资产处置,因为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出售,售价也只有象征性的一块钱。但市场反应正面,认为是一个双方得利的双赢局面。我们公司未来几年还贷压力很重,现金捉襟见肘,窘于地方政府苛刻的资产税政策,持续低气价、和油田高额维护成本,整个区域长期亏损,卖掉这块油田,对我们公司来说,实际上是甩掉了一个大包袱。买方公司则财大气粗,现金充盈,有足够财力和耐心维持现有油田生产,支付资产税和各种费用,看重的是气价回升以后的发展前景和长期创收能力。我们公司负责和对方谈判的副总,是在阿省油田摸爬滚打一辈子的老太太,喑熟油公司运作、擅长现场管理、同时是个和官僚机构打交道的油滑老手,本来做完这件事就退休了,却被买方公司看中,聘为新公司的COO,今天和我们说再见,明天开始搬到29楼,带领一帮她精心挑选的团队,翻开职业生涯的新篇章。

         一个deal,买方、卖方、市场、操作者高层,各得其所,看起来皆大欢喜,唯一受苦的就是我们这些打工仔。老话说工字不出头,平时赚不了多少钱,这种时刻更是没有保障。我们公司最好的时候有三百多人,经过这两年的折腾只剩下一百多人,这次交易中,三分之一的人去了新公司,留下三十多个人以外,剩下的三分之一就要失业了。而石油行业的特点,不管谁买了油田,井场上总要有人开阀门撸油管,现场工作人员一般都是跟着资产走,所以最后在这个交易中失去工作的,大都是身边这些公司总部的工作人员。

         按计划走的人应当工作到10月最后一天,但是31号是星期一,于是大伙起哄说下周就不再来了。我们公司本来星期五很多人就不上班,所以大头姑凉昨天下午开始到各个办公室转,确保和每个要走的员工都聊上一会儿。姑凉看起来有些桑心,跟每个人握手再见,说事到如今并非她所愿,抱怨新公司没有完全履行诺言,聘用更多的总部员工。回顾这些年一起经历的风雨,唏嘘慨叹,希望有一天油价升高,公司能再发展壮大,即便不会回到公司工作,但是加拿大石油界就这么个小圈子,什么时候一定又会走到一起。我们公司虽然不大,大头姑凉又年轻,但在业界却是数一数二的知名高管,好多人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有机会亲眼看见她怎么处理裁员这件事就会明白。我在加拿大公司里工作,前前后后也十几年了,像这样公司正常的裁员,公司一姐下来和每个离去的员工打招呼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优秀的管理者就应当这样,理性又勤勉,代表股东的利益治理公司,该做的必须做。同时作为最高层的打工仔也要关照好每个手下,不能怕麻烦尴尬,人情所至,一定用最适当体贴的方式表达出来。

         说来滑稽,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国外工作的时候一直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个人和公司一定要在情感上保持距离。我们的世界就是一锅肉汤,工作就是那把盛汤的勺子。公司只是个干活赚钱的地方,对工作要热情投入,但是又要保持清醒离断,不可以投入太多感情。而越是好公司,越是治理有方,在人员的管理上就越理性,一切为经营效率。即便像我们公司,平时倡导家庭为先,高唱生活重于工作,但是在公司遭遇财务困境的时候,也会毫不犹豫地裁人。总之不管文化理念多高尚,生意就是生意,员工在情感上和公司保持距离,和管理者、同事不交朋友,多说话,少拥抱,就不会产生过分的亲密感,事到临头也不会感到欺骗和背叛。

         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想的这么彻底深刻,但看起来大家对公司关系的定位还都是有礼有节的。我们部门老太太比较多,正在考虑退休的人,现在被开了其实是个好事儿,可以拿一笔遣散费,提前开始退休生活。年轻一点儿也大都处之泰然。加拿大人不知道到节俭,管理个人财务正如运作公司,善于利用各种现有的金融杠杆,尽可能最大化提高生活水准,结果人人都背着一屁股债,是银行心甘情愿的终身奴仆,如果不是有这么个机会,就不得不埋头工作,不得喘息。短时间失业,拿一笔遣散费,然后再从政府拿几个月失业金,其实是给上班的人在辛苦人生中提供了一个鲜有的休息一下的借口,在本来一辈子死磕到底的职业生涯中,过上几天闲散的好日子。最后,苦逼们又共同回顾了一下各自的职业生涯,虽然背景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感触。我们这些打工仔之所以混到今天这种境地,就是因为我们全是喜欢偷懒不愿意改变的俗人,有个工作就浑浑噩噩混下去,但是在被迫接受的每一次改变之后,其实人生都会变得更好。相信这一次也一样,过一阵子重出江湖,不管如何改变,日子只会更好,没必要杞人忧天。

         我老在这次公司裁员中,毫无意外地又被保留下来,眼看着又一次错失人生嬗变,生活更加美好的机会。我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苦思为什么不管在国内国外,私企外企,每次裁员总是轮不到我头上的原因。结合我一生投资,不管房产、股票、基金,投什么赔什么的劣迹,我有点相信人的命运都是生来注定的了。我从来不被雷,并不是因为我能力多强,待人处事多么得体有度,只不过是因为我天生是个打工仔,注定过平庸稳定的生活,注定无法经历大起大落的场面。就如尚囧所说,“年纪稍长,发觉身边的人都开始有了专精的兴趣爱好,有专注于茶道红酒的,有专注于跑步、瑜伽的,有专注于投资理财、房产置业的。而我,还是粗茶淡饭、家常衣衫,过着地头灶头炕头的日子,寒来暑往,旱涝由天。有时间看一点闲书,看一点通俗易懂的演出,既无关优雅也挣不到钱。”

         中午我们四个中国来的员工凑在鲁福楼吃饭。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在一起工作了四五年,在鲁福楼定期吃饭也有几十次了。简被雷了,package还不错,大概有一年的工资,准备先回郑州看看父母,等经济转好再出来找工作。艾米本来就是合同工,最近这个合同到2月份结束,不再续签。虽然是学地质的,艾米又自学了美容证书,在西南区开了个美容院,本来就是两头忙,现在可以集中精力做生意。波波是个石油工程师,和我一样留下了,艾米和简都表示祝贺,我心里说不清楚是好是坏。这些年好多地质师、石油工程师自己出去办公司,买地打井,钱赚得成袋子装,我经常埋怨他们,给他们讲阳光油砂的故事,讲讲野猪的故事,讲海泰克的传奇,以他们的学识能力,为什么就不能拉起队伍,搞个公司,请我做个CFO,让我也风光一把。每次我这么说,简都笑而不语,艾米说没钱,波波呵呵呵呵低头吃饭,一人一脸东营华东石油学院毕业没见过钱的土包子样。泥马,说到这我要生下气,我一个南开大学经济系的高材生,忍气吞声在卡城土包子石油公司里跟你们混,不就是看好了你们几个石油专业,希望你们有点志气做点事儿,结果碰上这么几个没出息的货。真是不怕熊对手,就怕猪队友,生生耽误我出人头地的大好前程。

        今天 我又提起这事儿,果不其然,简笑而不语故作神秘,艾米一个劲儿说没钱,波波起身又去盛了一盘酸甜肉姜汁牛柳,也不说话,吃得满嘴流油,要不是每次吃饭都是人家掏钱,我真特码想一巴掌把他盘子抽地上。看着眼前这三张俗人的脸,我暗自叹气,不由得想起下个月新公司开始运作的日子,以至我后十年的人生,注定都跟我过去六年的日子没什么两样,早晨445起床,550到办公室,11点到河边跑一圈儿,回来吃个盒饭,在办公室混9个半小时下班。好在听波波说这次公司卖了北方的油田,负担减轻,现金流充裕了,冬季里准备再打几口新井。新井一投产,工作就忙了,工作一忙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无聊的日子也就变得紧张有趣起来。

        我前几天大雪天去跑步,在14大道转弯的地方被人追尾,其实也没什么大毛病,只是保险杠被划了几道,我看反正不是我的责任,正好那天我没事儿,就给保险公司打电话索赔,保险公司约了日子,查看损失,决定给我换个新保险杠,大概一个礼拜以后取车,在这期间免费提供租车服务。我那车是2005年的本田思域,保险公司给我一个2016年的克莱斯勒300S,皮座椅,方向盘加热,宽胎,碳钢轮毂,全景天窗,算是给我贫乏无味的生活鸡汤平添了一点佐料。我开了这个车拉着姥姥专门跑到南边IKEA蹭早餐,两个人在靠窗的位置一人一杯咖啡小坐,眉来眼去,情意绵长。平民生活可不就是这样,无所作为,又繁琐重复,赚钱不多,每天却忙忙碌碌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稍有片刻清闲,再加一个小小的意外惊喜,就可以顿时让你感到日子过得挺幸福。



浏览(1746) (11) 评论(22)
发表评论
总共有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