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树的博客  
爱人如己  
        http://blog.creaders.net/u/83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疫苗事件与研究所琐忆 2018-08-21 12:59:32

疫苗事件与研究所琐忆

 

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被揭露后,我过去曾经工作的原单位副院长W被免职;院长L向上级政府做了深刻检查。

 

我是一九八八年八月去中国SYJD研究院当实习研究员。以上二位正副院长则是一九八七年成为原长正副院长的硕士研究生。L与我同一科室,办公室紧贴。那时,研究生与单身汉都挤住在同一集体宿舍楼。

 

那个年代, 生活艰苦, 单身汉夜里常常偷电做饭,都是三十岁左右,血气汪盛,赤膊串门,精力充沛,年轻人口头禅“院长国外飞,主任国内跑,哥们院里遛遛”。有时,实验后处理的兔子和狗肉,成为大家的美味佳肴,兔子和狗肉助兴,喝酒撒风,再开「拖拉机找朋友」、或来几圈麻将,小赌怡情。毎当人头难以凑齐时,我才被赶鸭子上阵。毎次坐桩理牌时,我是手忙脚乱,牌友怨声载道,大家趁机泡茶、或上厕所尿急。大伙抱怨,说我脑子太肉,很吊诡,我常给对家剃小光、或大光头,他们则无奈,瞪眼说,你打傻佬牌。我的麻将水平也非常臭,同样,手气不错。但我对打扑克牌,耍麻将都不着迷,觉得太闹腾,浪费时间。至今,不知不觉,我有近三十年没摸牌,搬砖了。

 

那个研究所(院)是个国级权力和研究杂合体,从上至下都爱玩。在玩耍中建立人脉关系,领悟上级的心思,解读政治秘码。

 

我从小爱涂鸦,练过毛笔字,下中国象棋,并自学素描,吹笛,拉二胡,其实我并不识谱和节拍。总之,我喜欢独处,不爱凑热闹。记忆中,我拉「二泉映月」时,还得到那帮狗肉哥们酒后夸赞,「丫的,还有点那个意思」,见笑,大家都是音乐二百五。

 

研究院吃皇粮,九十年代初,交易舞大流行。院长,典型民国上海富家子弟,非常品味潇洒,气质俊朗,舞姿优雅。我的感觉,过去,他家会是夜夜笙歌,喝不完的香槟,跳不尽的华尔滋。院里举行过K歌赛,交谊舞赛,热火朝天。可是,院里以女职工为主,会跳舞的男舞伴非常稀缺。大木马的我,又被强行推进舞池,三位女士拽住我,一位拉我双手,二位搬我双脚,感谢北京女士的热情奔放,经过二个月的调教,黄金身材比例,个高匀称,手长脚长的我,走路保持着轻轻摇晃的舞蹈节奏,西装衬托下,气宇轩昂,就是站着不动,也象个舞王? 有年元旦前夜还被二位女士拉去北京饭店蹦嚓嚓,离开北京后,我再也没跳过舞,的确也再没雅兴。研究院集体宿舍的麻将耍乐的声音,和叫牌声就是我的摇篮曲。

 

2012年秋,我回国途径北京,也没事先打招呼,就径直去研究院访客,我已经离院十八年。那日,正巧是周五下午,我只见到原来科室的一位老同事。他以为我海归,带回技术产品回国创业,在国内报批需要托人疏通关糸。我如实禀告,想跟过去科室老同事聊聊,分享我在加拿大信主耶稣,生命改变,得到救恩的经历。我说,我在加拿大做老年护理,但心中充满喜乐平安,就是想与大家一道分享我的移民生活经历。

 

同事说,是呀,人生无常,生命短暂,某某主任,国家级专家,夫妻俩被老年痴呆病折腾不成样子L当院长了,他最烦心事,就是为了要让女儿念上北京四中,不惜大房换小房,将户口迁入四中校区地段,费尽周折。他说,你去跟L聊聊,一定会对他有开导。他打电话去院长室约L,很遗憾,L外出去外地了  其实,我挺想念L,和过去的时光。

浏览(1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邹冈现象 2018-08-11 09:04:29

有的学者,隐藏、朴素、街坊、即使如日方中,却隐世如一粒微尘。纵使你和他擦肩而过,也懵然不知。而对有心者,他虽然逝去,仍如天上明星,星光犹在。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世间事体复杂难测,警告我们说话要小心,免得惹出祸来。我不敢妄议邹冈,还记得,我在大二时,听老师提及邹冈,赞誉之情,溢于言表。念研时,老师对邹的赞许也如是。在此,引用饶毅的一些话"邹冈(1932年-1999年)教授是一位杰出的生命科学家,他在五六十年代,中国自然科学普遍极为艰难的环境下作出了举世公认的发现,以后又一直在科学研究的前沿。由于邹冈对吗啡、内源性阿片肽作用原理的贡献,1980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应该是当时中科院最年轻的院士。

 

"他演讲的味道,具有感染力,使人们能进入科学的美妙境界。"

 

"每个人的能力是不同的,有些人在好的环境里可以做出好的工作,有些人在任何环境里都一事无成。本世纪中叶(19501960)中国的环境对于感兴趣于自然科学的大多数人来说,实在是其它任何时期难以想象的艰难,可是邹冈在这样环境下,仍然做出了久经时间检验的研究工作,是中国这一代中生命科学领域真正优秀的──也是值得其他各代科学人员敬重的──少数科学家之一"

 

水月如流水,一刻也不停留。三十二年前,我在北京某国际学术会议上见到敬仰已久的邹冈。高大英俊,至少一米八,寛边眼镜框,聪明和善的笑容,儒雅内敛,是他特有的名片。他没有做大会演讲。那个时候,我一直有个大问号,邹冈为何那么低调,无法理解。

 

我对邹冈的了解肯定不全面。就邹冈的才干、年轻有为,被大家公认的学识地位。若然他懂政治,有个什么行业学会的"长",或者某大学校长,最终应该会成为「政协」、或「人大」国家级领导?

 

邹冈客死他乡,当时国内媒体一片沉默。唯有饶毅在网上发布纪念文章?表达其悲伤和惋惜之情,一点小事,尽显饶毅仗义之举,「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愴然而涕下」。

 

学者政客,一味从学府门墙内找人做官,当「学历迷信」遇上「官迷学者」,干柴烈火,旷男怨女,姣婆遇见脂粉客,官位分赃,独享资源,态度傲慢。一些学者变成官迷,喜欢做官,执意做官,应该做官,说好听是为社会贡献所学,说难听则是权力欲望极高,不做个官过把瘾,未算是光宗耀祖,光耀门楣。

 

宇宙无穷,时光无尽。有一首歌词很有意思,

https:///watch?v=5TlA9Ylalj4

 

站在大海边  才发现自己是多渺小

登上最高山  才发现天有多高

浩瀚的宇宙中  我真的微不足道

像灰尘  消失也没人知道

 

夜空的星星  仿佛在对着我微微笑

轻声告诉我  一切他都看见了



浏览(623) (1) 评论(1)
发表评论
也谈饶毅 2018-07-30 22:07:31

也谈饶毅

 

饶毅是当今中国科学技术界的大师,我在此聊他,感觉有眼不识泰山,是否妄议?

 

我比饶迟二年入读大学,我们虽然在同一所大学学习, 念大学之前,我又与饶父同在一所医院工作,饶与他父亲是不会认识我的,因为,那个年代,饶父是江西著名呼吸专科医生,而且又是最早一批美国海归访问学者,那个年代,访问学者极其荣耀,犹如天外来客,党委各级部门对他们非常重视,科研经费政策也倾斜,备受上下尊敬和爱护。饶父在医院为人和善,人缘好,秃顶大脑门,被人称为饶博士。中国是个讲门第和地位的社会,我仅仅是医院最基层年轻工友,阶层差别实在太太太大,我只是在院内跑腿传递紧急会诊单时,才与饶父有接触。在此,我多说一句,九0年代,我在广东教书,遇见一位可敬仰的先生,他曾是江医病理糸早期海归教授温淦琛的同学,都毕业于民囯时期教会中学。改革开放之初,国家急于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若是谁有大学文凭,英文基础牢,凭英语考试选拨,就能有幸被公派去西方国家当访问学者。据我所知,饶父也是来自广东省,英文好。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那时人们对金钱嗅觉不灵敏,考大学成为举国上下,家家户户唯一话题。省级最大医院为大学生集中之地,毎年高考放榜时,既欢乐又忧愁。非常弔诡,个别业务一般,被认为"吊儿郎当"的医生,他们的子女反而爆冷门,被北大淸华交大复旦入取,有的人手夹着烟,吞云吐雾,扬眉吐气,笑靥盈盈,说:"细伢仔蛮争气的,戳得西,真为老子扳本(南昌话)"。

 

饶毅应该属于北大落榜生,他在家门口念大学实在屈就。这个可以从他的一些谈话和文章中了解线索,饶有很深的北大情结。高考其实也讲究运道,人算不如天算,努力固然重要,尽了力也不一定有"合理"的回报。就象刚启歩的讲师PI做科研,道理说得头头是道,若掷骰子手气差,抑或鱼儿不上钩,命运造化捉弄人,道格拉斯·普瑞舍(Douglas Prasher),本是摘诺贝尔奖的的天才,却"沦落"为校巴司机。令人唏嘘扼腕...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入大学时,英文学习全由ABC开始。那时学校有位重量级英文先生,邹春梅老师,上海籍,民国时曾留学英国,由外交部下放至江西,然后被医学院当宝贝收藏。她只教在职医生英语提高班,全程英文授课。我也曾经旁听蹭过课。

 

那年大二,我曾经参加学院英语教研室组织的“第一届学生英语竞赛”,由邹先生出题。赛事刚过一半,有位发型一边倒、戴眼镜的学长,身披棕色皮夹克,足登皮鞋嚓嚓响、手持又厚又长的试卷,迎风唰唰响,气宇轩昂,第一个交卷,头也不回,离开考场。我惊讶发现,在初冬西斜的余辉下,他显得潇洒和自信。后来,通过宣布竞赛结果,我才知道此生是饶毅学长,记忆中,他以总分86分获得冠军,亚军是邓学姐,我只得61分。这是我与饶毅的唯一交集。由此,我也比较注意他,校园小径上闪过,总觉此人不凡,按当下说法,有个性cool。他的同级同学多半都非应届生,社会阅历多,他也爱与人说笑。

 

饶毅毕业离开母校后,他的事业一步一步的成功,成为校园里传颂的佳话,更是母校的自豪和骄傲。网络传媒时代,饶的粉丝无数,若谁能够与其并肩合影,并在微信里晒post,点赞会不断,好像沐浴在科学思想的光辉下,顿觉风光无限。饶毅的敢言,还有着装,尽显超前意识。当下社交媒体画面上,饶毅那令人玩味而调皮的眼神,还有他颇具喜剧色彩的装扮,与海外华人社区著名风水命盘大师酷肖(注:是计算机专业人员转行者)。另外,还让人猛然顿悟,科学要有乐趣和玩味,也是一门艺术,而且科学与政治相通。小特鲁多,马克龙深谙「make the politics sexy」之道, 但是,饶毅的「make the science sexy」却更胜一筹,因为,后者有科学的头脑,时不时抖包袱,前二者只徒有外表。

 

坦白的说,饶毅回国后,对科学界浮夸作风进行过尖锐的批评。除了关心科学以外,对社会问题也很关心,同时,对于某些糟糕现象的批评十分大胆、毫不避讳。为此,他也招惹不少麻烦。

 

饶毅于2015年创办「知识分子」微信公信号。有点遗憾,至今「知识分子」让我感觉就是「生命科学界成功学者与进展」,太贵族化!根本无法普及至平民百姓阶层。仍有很多空间需要改进和完善。话题不单只是以生命科学为目的,应该有哲学家、教育家、还应该有来自宗教,创作,艺术方面的大家。“知识分子”这一概念不囿于传统学者的身份。知识分子应具备哪种特点?学历高並不一定就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是一种职业,它是一种心态,在社会大众被压迫时,大众会希望知识分子出来,代他们说点公道话。这种由知识分子来肩负"不平则鸣"的社会道德使命,是因为大家相信:读书使人明白事理,而且有明白事理能力的人,在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也就是有条件和责任出来发言。专门学者,科学家如果不积极参与社会事务,就不好说他们是知识分子。

 

引用网上一段话:对于什么是知识分子,可以参考一下西方的定义。毕竟这个词来自西方。
  
照时代周刊( Time,May21,1965 )的时代论文所说[7],得到博士学位的人早已不足看作是知识分子。即令是大学教授也不一定就是知识分子。至于科学家,只在有限的条件之下才算是知识分子。该刊在两个假定的条件之下来替知识分子下定义:
  第一、一个知识分子不止是一个读书多的人。一个知识分子的心灵必须有独立精神和原创能力。 他必须为观念而追求观念。 如霍夫斯泰德( Richard Hofstadter )所说,一个知识分子是为追求观念而生活。勒希( Christopher Lasch )说知识分子乃是以思想为生活的人。
  第二、知识分子必须是他所在的社会之批评者,也是现有价值的反对者。批评他所在的社会而且反对现有的价值,乃是苏格拉底式的任务。
  一个人不对流行的意见,现有的风俗习惯,和大家在无意之间认定的价值发生怀疑并且提出批评,那末,这个人即令读书很多,也不过是一个活书柜而已。一个“人云亦云”的读书人,至少在心灵方面没有活。

 

最后祝饶毅学长安好!






浏览(8134) (29) 评论(22)
发表评论
享受平淡 2018-07-08 20:55:57

享受平淡

 

耆老苏珊来自香港,住在西人养老院。每天她的女儿梦迪都会守护床头陪伴。梦迪梳着最简单的短发,头发灰白,不染不烫,着蓝色牛仔裤,休闲打扮。

 

苏珊住房内挂着全家不同时期的生活照,突显家庭和睦和温馨。照片中,年轻时的梦迪,身穿雅致淡绿色西服裙装,薄粉淡妆,虽然也是短发,一目了然,是经过精心打扮,很时尚的那种感觉。

 

我与苏珊攀谈,端详墙上的照片,问「人的外表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梦迪如今也不修饰,应该染染发」,苏珊明白我的意思,淡淡一笑,说,「这些都不重要」,她接着说,「梦迪曾经是金融业精英,如今她有了自己所热爱的正业,拍摄纪录片,关注平民、弱者、边缘群体的心声和诉求。」

 

在社区服务时,我认识了汤姆,五十几了,仍孑然一身。跟养父母同住,他们已八十多岁,身体渐渐衰退。汤姆大学主修金融,进入投资銀行工作,普升高管,收入令同学羨慕。

 

金融海嘯后,公司被收购了,老板常要汤姆处理十几亿元投资项目,而资金来历不明。他怕承担风险,毅然请辞,专心看护父母。帶父母去看医生、到长者中心参加活动。自己闲暇阅读做运动,日子无写意?,忙碌充实却无压力。

 

同学聚首,汤姆被问现在何处高就,他笑說:「全职义工。」
「当全职义工?你怎样生活?」大家好奇问.
他笑答:「有车马費,够吃飯、买衣服……当然,不可能买豪宅」

一位老同学慨叹:「你的投资天分高,你本可造就一个神話的,可惜你在人生最精采的时刻退了下來。」
 
有位同学却说:「汤姆,我们不是肥胖,便已一头白发,职场上难以克服的焦慮、抑郁,而你看上去依然年轻」。

 

有位基督徒同学说「地上的年日也就几十年,你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何益处?只有在基督里,才有丰盛的生命。」

 

接着说「钱永远赚不完,够用就好。无论怎样拼命,也不可能跟大富豪比,压力那么大,经常头痛、心跳、惊怕,这样过日子,有钱也沒意思,不如急流勇退,做自己喜欢的事」

 

汤姆回应:「我欣赏你有信仰。我只把生命投资在更有意义的事情。賺到很多的钱,便令我想賺更多,无穷的欲望最終令我陷入痛苦。现在,能陪伴父母、做义工给了我难以形容的滿足感,日子平淡却愉悅。」

 

在我的工作当中,见到不少"外星人"。

 

托尼早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曾经在某大公司仼工程师。他常来养老院当义工,专爱照顾贫穷孤寡的长者,推他们逛街等戸外活动。托尼生活极其简约,衣服球鞋上还有补丁,他外表看上去,与街头乞丐无异,并认为这是践行环保。「大公司竞制造污染环境的产品,非常可气,人类太贪婪,我不得不辞职,生活比当年工作还忙,但日子过得很舒心。」托尼说。

 

玛丽来自台湾。她的乖乖儿子非常安静,印象中,五十几岁的他,拎个旧书包,极象个送外卖的Pizza佬。玛丽的儿子每天下午准时出现,将她抱上轮椅,推着妈妈溜达。另外,他还帮做义工。后来,我才知道,玛丽的儿子自幼受教于日本,然后在加拿大完成高中学业,最后又获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愽士,成为一名放射科医学专家。

 

我曾经参加过同学或朋友的葬礼。能活过五十,就是幸运的人,剩下的年岁不会比你活过的长。那些曾经重要的,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那些心里非常重要的人,已在心里占有席位。过去曾经为之成功与失败的焦虑,竟然会变得索然无味。所谓想起来心慌意乱的情人,早已变得如同过客,若果再见面,喝怀茶,聊聊天,神秘蒸发,一切归于平淡。





浏览(1512) (13) 评论(0)
发表评论
低端vs高端:传统与现代 2018-06-20 10:16:18

低端vs高端:传统与现代。

 

城里人谈恋爱,轰轰烈烈,勾肩搭臂,招摇过市,海枯石爛、矢志不移、一往情深而不能自拔,然后爱情无疾而终。

 

村姑又如何?

 

多伦多万锦西人养老院三楼,农妇谭太太,隔天来探望八十五岁痴呆老伴。她笑靥盈盈,目光透着慈祥,笑露整齐白齿,年轻时,她肯定是个俊俏的姑娘。

 

谭太出生于地主家庭,解放初起,她的父亲被抓死于监狱。自然,她属于黑五类,从没入过学堂,说一口难以听懂的带广东恩平土话的粤语,也不识字,更遑论讲国语。谭太太唉声叹气「民国时期,长兄背井离乡,侨居北美,翻垃圾捡剩鸡骨,省吃俭用,寄钱回乡置田产,结果被划地主」。

 

早年嫁人是靠媒婆介绍成婚。起初谭太根本看不上瘦小、貌似戏文中娄阿鼠的对象。这椿亲事从正月说到中秋节月圆,她也没答应。可是男方并不放弃,主动到女方家帮忙打理农活。一来二去,村里好事者簇拥欢呼,逼得女方不得不同意,莫名其妙就走到一起,经历六十五个春秋,从广东乡下,直到加拿大多伦多。

谭太对三寸丁老公颇为骄傲。谭生根红苗正,苦大仇深,曾经有个令人羡慕的职业,乡村供销社屠夫。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老谭自然相識滿天下,個個都是好朋友,谁不哈着他,在地方上是个人物,不能呼风唤雨,也该一呼百应。

 

我问谭太:「婚后幸福吗?他对你好吗? 」
「呵,他脾气非常臭,还会打我」她笑答
「那你还将他带出国,让他呆在乡下当孤老算了?」我接着说
谭太怜爱的说「别看他现在这傻傻样,过去可是宰牛、杀猪一把手,出手干净利落。他撑起整个家,全家大小七口人!现在他很可怜,住在鬼佬养老院」

 

谭太隔天由儿女开车送来养老院守着丈夫笑眯眯。他们夫妻之爱源于中国传统文化草根性?婚姻要有担当和责任。用现代心理学模式,或恩爱婚姻要诀来诠释婚姻,有研究不完的课题,博士教授千万。

 

养老院二楼张女士,曾经是北京某大医院医生,七十二岁,脑血管意外瘫在床上五六年了。老公曾经是高级工程师,气宇轩昂,耐不住加国的严寒寂寞,常飞去中国发挥余热。张女士甜甜蜜蜜地回忆,在京念大学时,如何认识年轻俊男同乡,由相识至相恋,他常夸儿子如何优秀,媳妇也是她相中的。可是,我很少见家属来看张女士。我想,more pay,more busy,more headack? 高薪、忒忙,多闹心,生活要有品味,得闲就应出游,玩遍世界,难以抽身来养老院看母亲。

 

村姑早婚早育,四十几岁时,儿女长大成人,或有一般大学文凭,又养育下一代,子孙满堂,守在长辈身边。城里人,志在四方,晚婚晚育,争补习、争名校,深感力不从心。五十几岁,孩子还没完成学业。谭太说,婚前体寒虚弱,常咳嗽流涕,这些病恙生完孩子后全消失了。

 

我只是观察,说说故事,会有以偏盖全?我反对家庭暴力。

 

时代像洪水,大勢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改变。在這關頭,沒必要犧牲,也沒必要做烈士,做好自己的本份便足夠?




浏览(2474) (14) 评论(0)
发表评论
闲话「母亲节」 2018-05-16 21:48:18

闲话「母亲节」

 

1985年,我在京念研时,实验室有位来自南昌的周君,他为人非


常诚恳,学业虽然繁忙,还乐于助人,那个年代,大家都穷,为


节省盘缠,家乡人将他的集体宿舍当作车马店,扛着大包小包的


就来住宿,无论是过去的知青、工𠂆朋友,一律尽力接待,大家


背后戏谑周君为「党的地下接待站」的交通员;其时,我心里非


常感佩,因为,不少人见谁来京办出国签证时,笑脸相迎"上马


提金,下马提银",而如果是来自家乡下熟人,旅行结婚来京投


靠,则逃之夭夭,唯恐染上梅毒麻风。今天是母亲节,三十多年


𣊬逝去,我印象最深和感动的画面:一位南昌三院医生,新婚


密月和妻子一道,携着"小脚"老娘一起游帝都逛皇家园林"开


洋晕"。周君忙前忙后不亦乐乎。

 

过去动荡不安,出门在外,每个人都希望遇见熟人。我的上辈因


抗战等时局混乱,随着教会朋友颠沛流离,辗转在南昌扎根。记


得上山下乡的年代,出于同理心,我们家住处非常狭窄,经常接


待途经南昌转车的上海知青。不记回报的帮助人才会心里充满喜


?

 

在北京念书工作的七年,我有幸迎来送往同学、朋友,或是朋友


的朋友,他们因我的身份,可以享受我单位招待所6元一宿的优


惠。还有朋友在京寻医问药,我也陪朋友去大医院,守夜排队挂


专家号。九七年,我在广州接待朋友介绍来的朋友,同样,我将


他们安排在我大学招待所,结果反馈回来的信息为,我已经是迂


腐至极。因为,时代跨越,大家钱包也鼓了,都趋向住星级酒


店。谁还住招待所?!

 

又是一个母亲节,如果你的母亲仍在世,那你是最幸福的人。我


的母亲因罹患癌症五十二岁即离世回天家。自此以后,毎次当我


见到同学、或朋友的母亲,我觉得非常亲切,恍若我的生母仍然


在世。她们在京旅游,除迎送,我会当义务导游领她们去一些景


点。曾经有一次,我的母亲的老同事,夫妻俩在京探望儿子和媳


妇,因帕金森病行动迟缓,我对他们说,可以借三轮车带他们在


天坛公园周围旧胡同里看看,他们婉言谢绝,我已尽心无悔。

 

今时今日,不知不觉,我也过了六十。物质丰富,营养条件好,


长命百岁不足为奇。六十岁是刚踏入「年轻的老年」,九十后才


是晚年,这当中三十年等待政府照顾政府资源财力却有限,捉


襟见肘。北美、或中国人口老化已突显。

 

在多伦多华人社区,大爷大妈成群,具有中国社会特色的广场舞


蔚然成风。然而,现实情况是,住在西人护理院,来自中国大陆


的失去生活自理的病患老人却非常寂寞无奈。前几天,我的一位


病人怜女士,悄然去世。她一九四七年出生,曾经是北京部级医


院医生,先生原在地质部研究所当工程师。怜女士曾经向我欣喜


地夸自己的儿子,并说儿媳妇也是她医院医生。怜女士随儿子一


家移民多伦多,脑血管意外瘫痪已五年,我几乎没见过家属来护


理院探望她,而且,怜的病床及墻上也无令人轻松愉悦的装饰,


最重要和值得记念的家庭照片也无一张。华人母亲爱儿女有时太


迂腐,毫无理性的炫耀儿女,事业成功就是一切, 无怨无悔.

 

衰老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机能衰退、记忆错乱,手脚迟钝,机能走


下坡路、极度痛苦悲伤的过程,不是两脚一伸就撒手人寰的易


事。

 

我真盼望华人社区大叔大妈除了跳舞释放过剩能量外,还能自发


去当义工。让参加者照顾长者,如煮饭、打扫、陪聊,陪看医


生。设立专职人员为做义工的时数记录存档。他日轮到自己有需


要,可以反过来用时数交换服务。如器官捐赠,无需强制,但先


捐先得。已登记自愿捐赠者,或曾经捐赠者,个人及其家人都可


以优先轮候器官。 义工素来不易,因为人性自私,可以釆取先施


后受,先存后借,去达到集体无私的结果,正所谓积谷防饥,积


德防患。若然义工蔚然成风,筹划能平衡好,很多社会老人化问


题自当迎刃而解?

 

当义工其实也是学习的过程,面对老去,通过当义工,你可以在


身体上、心理上去适应,自我安老预演。面对人生最终风景,是


困惑还是豁达,存乎一念,提炼最佳心理质素,他朝颐养天年,


关爱年迈的自己。

 

 




















































浏览(803) (9) 评论(0)
发表评论
顶尖富豪退休感言,看哭了… 2018-04-09 12:44:17


顶尖富豪退休人的真实写照!看哭了
李超人宣布退休前感言:我真不敢老去,顶尖富豪退休人的真实写照!看哭了
[Sob]…。我现在老了,却不敢老。肩上的担子没有几个真正能卸下来的,我不敢老。

我真不敢老,因为我拥有世界百强公司,经济王国,民族的脊梁。数十年的基业,关

系到的不是我个人或一个家族的荣辱,依靠这个企业生活的中国人民和家庭多不胜

数,尤其是一个巨大上市公司,受到影响的人数还牵涉世界各族如长江沙数。他们需

要我发工资去教育子女们、照顾和赡养父母,所以我们不敢老!我出差一趟,克勤克

俭,还着急着公司股东会议。我实在放不下,我没为自己活过,因为放不下,所以我

不敢老!我不敢老,心里忐忑不安,创业难,守业更难。我一直都很顺利成功,打造

了坚实稳如泰山的基础。儿子呵,我不愿意让你们接棒,倘若失败、或不如前,儿子

啊,你们要背上「败家子」之恶名。儿子,啊,你们作为我,李超人的儿子並非想象

中的那么轻松写意,我真心希望你们是普通人之家的儿子。我努力打拼一生,到今天

90高龄才能说退休,但为了稳定股市,我还要担当顾问角色。我不敢老,我真不敢老…[Sob]















浏览(71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8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