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网络日志正文
邱香果事件、美加合作,新冠病毒的起源与跨洋之旅(上) 2021-10-20 23:14:12


谎言败于细节,真相隐藏于细节。

这是一个谎言泛滥,伪装、假面者大行其道的时代,我想在这个时代坚持不撒谎、凡言必有据的写作原则,多讲真话、实话,我还想致力于发现隐藏在谎言、伪装、假象背后的事实、真相;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快餐盛行、不尚思考的时代,生活在这个时代,但我不想迎合时风,随波逐流,我想奉献、留下一些严肃、严谨,经得起时光检验,经得起反复推敲、锤炼的,摆根据,讲逻辑,还原历史真相,展现现实真相的学术作品。

网上有一批身披进步人士外衣,以操持谎言、玩弄阴谋、权术为生的假面者。他们道貌岸然,行事总要打着正义的幌子;他们冠冕堂皇,每每挂羊头卖狗肉,瞒天过海;他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良知泯灭,为自身利益、派系利益可以毫无底线地捏造、散布谎言,掩盖真相,出卖国家、出卖国民、出卖灵魂。我的文章是这些伪善、奸邪之徒的眼中钉、心头刺。他们无言无对,如果勉强作出正面回应,展开辩论,引起关注,反将加速暴露他们的谎言和原形;他们的对策是回避、抵制,使我的文章冷却,没有热度,最小化其影响,最小化对他们的打击、伤害。

我接受问津者少、应和者寡的现实。我相信我的写作是有意义的,我的文章是有价值的。我可以把它们作为礼物送给支持、鼓励我的朋友们;或许,我的文章还可以留给后人去品味、琢磨、研究,只要它们不会被湮灭。

我的文章不讨喜,当然也因为它们费脑“伤神”,阅读时需要动脑思索,难言轻松。这篇文章也是如此,我要提醒您,它可能锻炼您的脑细胞,也可能杀伤您的脑细胞。

邱香果、成克定事件

2019年7月5日,新冠疫情发生前约5个月,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他的丈夫,另一位华裔生物、病毒学家成克定,以及他们的若干中国学生被加拿大骑警强制带离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邱香果夫妇和这批学生的NML安全访问权限,如门卡和软件系统使用授权在此前后也被取消。

据知情人士透露,事发前,邱香果的办公室电脑已被NML信息技术人员(利用下班时间)更换;邱香果最近一段时间提出的前往中国的申请也未得到实验室高层的批准。

NML的上级主管单位--加拿大公众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PHAC)说,对邱香果夫妇采取措施是因为他们涉嫌"违反相关政策"(policy breach),PHAC已于早前的2019年5月24日委托联邦警察——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对邱香果等人发起调查,案件属于"行政事务"。

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NML)是加拿大唯一一座四级生物安全水平(P4)实验室,也是全球仅有的15间P4实验室之一,该实验室研究全球最致命的病毒及动物疾病。NML位于曼尼托巴省(Manitoba)的温尼伯市(亦称溫尼辟,加拿大第八大城市)

10天后,2019年7月15日,曼尼托巴大学宣布解除邱香果的兼职教授职位,她所带的研究生全部转到其他教授名下。

2021年2月5日,PHAC官员通过邮件正式宣布,自2021年1月20日起,邱香果、成克定夫妇不再受雇于PHAC(和NML)。

邱香果是加拿大公民,加拿大永久居民还是中国公民?没有确切说法,但有迹象显示,邱可能已加入加籍,不再是中国公民。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爽曾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目前尚未接到有中国公民涉及此事的通报,如果有中国公民(涉及),中国使领馆将会依法向他们提供协助,切实保障他们的正当合法权益;

邱香果的曼尼托巴大学同事,前领导,NML的创建人,前科学总监(2015年离开NML),加拿大病毒学界的领军人物弗兰克·普鲁默教授(Frank Plummer)说,当听到她被调查时,他“感到震惊和困惑”, “她与中国保持着联系,但据我所知,她是一名合格的加拿大科学家。”

2020年2月4日,新冠疫情爆发不久,Plummer教授在肯尼亚内罗毕参加会议期间突然身亡。关于Plummer教授身亡事件的报道很少且均含糊其辞、语焉不详,缺乏细节描述,有人为审查、控制的迹象。不过有消息说,Plummer教授是在讲台上突然倒地的;死因的公开说法是心脏病突发,但没有资料显示,Plummer教授之前有过心脏病病史。

邱香果夫妇做了什么?邱香果夫妇涉嫌向中国运送高危病毒,他们有可能不只一次向中国运送高危病毒。

多个媒体报道过如下消息:
有NML的科学家将一批活体病毒经由(2019年)3月31日的加航航班(多伦多-北京)运送至北京。

加拿大官方起初称所运送的病毒有两种: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后来媒体披露,3月31日的邮件包裹共含15种病毒。PHAC否认这批病毒中包含冠状病毒,特别是引起大流行的新冠病毒。PHAC还曾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谎称,邱香果夫妇被调查与他们运送病毒到中国无关。

病毒的直达地是北京,收件人曾在收到病毒后第二天(应该是4月1日)即发信表示感谢。加拿大政府对此人的身份一直秘而不宣。

(新冠疫情发生后,)加拿大政府含糊暧昧地散布出如下消息:病毒的最终运送地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然而,他们从未提供任何物证来表明这一点,相反,他们刻意隐瞒了收件(致谢)人的信息(名称、身份、邮件地址),加方还对另一重要物证--寄送相关的文件做了很多涂抹、遮盖。这些反常情况提醒我们,“病毒的目的地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这是加拿大政府的又一谎言,这是加拿大政府构陷武汉病毒研究所,转移视线,掩盖事件真相的障眼法。

邱香果事件发生后,作为病毒被盗的受害方,加拿大官方的反应、表现比偷盗方,比偷盗贼心虚、有鬼千万倍。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始终未对邱香果夫妇发起任何法律诉讼,也从未指控、谴责中国政府利用科技间谍盗取高危病毒;它反而极力遮盖、隐瞒事件细节、真相,多次撒谎,甚至以“危及加拿大国家安全,危及国际关系“为由拒绝信息公开。加方不可能为中国现政府百般隐瞒,加拿大政府的种种诡异表现是一个清晰的信号:邱香果事件暗藏着加拿大及其盟友不可告人的重大秘密。

事发二年多来,邱香果夫妇一直失联,无法接触,不知所踪,他们应该一直在加拿大政府的秘密控制之下。


邱香果其人


邱香果是中国河北河间人(一说邱1964年出生于中国天津),1980年,16岁的邱香果考入河北医学院(河北医科大学前身),1985年,邱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获得医学学士学位,1990年,邱香果获得天津医科大学免疫学硕士学位。

1996年,邱香果作为访问科学家前往德州大学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有消息说,邱香果赴美前是天津一家医疗机构的医生。1997年,邱香果来到加拿大,在曼尼托巴大学癌症治疗中心担任助理研究员。

2003年,邱香果加入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后来,邱成为NML特殊病原体项目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部门负责人(研究室主任),终身研究员,事发前,她在NML已工作了不少于15年;邱同时还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邱香果的研究领域包括免疫学、疫苗开发和埃博拉等烈性病毒的防治,她在Nature、CellReports、ScienceTranslationalMedicine、JournalofInfectiousDiseases等杂志发表过论文60余篇。

邱香果与同事盖瑞·库宾格(Gary Kobinger)研发出了首个抗埃博拉病毒药物ZMapp/ZMab(ZMapp于2014年开始用于人体实验),这一发明让邱香果享誉国际。2016年,邱香果获得加拿大“非洲之友人道奖”;2017年11月,邱香果、盖瑞·库宾格获得2017年度曼宁创新委员会大奖,该奖项是加拿大欧内斯特·曼宁基金会每年颁发的四大奖项中的最高奖;2018年5月,邱香果与盖瑞·库宾格又获得了加拿大总督创新奖(GGIA)。

邱香果的丈夫成克定(Keding Cheng,或称程克定)也是一名生物、病毒学家,曾发表过关于艾滋病毒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的研究论文。

郭媒体有文章称,邱香果原来隶属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和温尼伯曼尼托巴大学儿科和儿童健康系,没有从事病原体研究,2006年以来,她忽然改变了研究方向,开始研究加拿大NML中的强大病毒;郭媒体还称,程克定曾隶属于国家海洋实验室(中国青岛?),原是细菌学家,后来也转向了病毒学。


主要资料

以下是本文已经或将引用、依据的资料,后续内容提及这些资料时,您可打开相关页面,参阅、比对有关内容。

报道A:美国之音的一则邱香果事件报道

谜团重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孟晚舟?
https://www.voachinese.com/a/virologist-qiu-xiangguo-20210629/5946521.html

报道B: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

中国科学家从温尼伯实验室中窃取 冠状病毒的网络传言'没有事实根据' _ CBC News

https://www.cbc.ca/news/canada/%E4%B8%AD%E5%9B%BD%E7%A7%91%E5%AD%A6%E5%AE%B6%E4%BB%8E%E6%B8%A9%E5%B0%BC%E4%BC%AF%E5%AE%9E%E9%AA%8C%E5%AE%A4%E4%B8%AD%E7%AA%83%E5%8F%96-%E5%86%A0%E7%8A%B6%E7%97%85%E6%AF%92%E7%9A%84%E7%BD%91%E7%BB%9C%E4%BC%A0%E8%A8%80-%E6%B2%A1%E6%9C%89%E4%BA%8B%E5%AE%9E%E6%A0%B9%E6%8D%AE-1.5448165

报道C:CBC旗下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的报道一

新型冠状病毒不是中国间谍从加拿大实验室寄到武汉去的!加拿大辟谣 – RCI _ 中文
https://www.rcinet.ca/zh/2020/01/28/%E6%96%B0%E5%9E%8B%E5%86%A0%E7%8A%B6%E7%97%85%E6%AF%92%E4%B8%8D%E6%98%AF%E4%B8%AD%E5%9B%BD%E9%97%B4%E8%B0%8D%E4%BB%8E%E5%8A%A0%E6%8B%BF%E5%A4%A7/


报道D:中国腾讯网的报道

华裔科学家邱香果及丈夫涉“违反加拿大政策”_腾讯网
https://xw.qq.com/partner/vivoscreen/20200616A093LA00

报道E: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的报道二

确实是邱香果把病毒寄往武汉:关于华裔病毒学家被调查的最新信息 – RCI _ 中文
https://www.rcinet.ca/zh/2020/06/15/%E7%A1%AE%E5%AE%9E%E6%98%AF%E9%82%B1%E9%A6%99%E6%9E%9C%E6%8A%8A%E7%97%85%E6%AF%92%E5%AF%84%E5%BE%80%E6%AD%A6%E6%B1%89%EF%BC%9A%E5%85%B3%E4%BA%8E%E5%8D%8E%E8%A3%94%E7%97%85%E6%AF%92%E5%AD%A6%E5%AE%B6/

报道F:FX168财经网北美分站的报道一

邱香果事件最新!加拿大保守党领袖要求调查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与中国的关系、呼吁自由党政府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立场-FX168北美分站
https://ca.fx168.com/news/2106/5090300.shtml

邱香果夫妇做了什么?

报道A--美国之音的报道说:
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从温尼伯寄往中国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报道B--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说:
一个月后,CBC发现,NML的科学家曾将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经由加航航班于3月31日送至北京。

报道C--CBC旗下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的报道说:
去年3月31日,有NML的研究人员曾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航空寄到北京中科院。

报道D--中国腾讯网的报道说(含以下四段):
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CBC News)获得一批政府内部文件,揭露温尼辟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去年将致命病原体送到中国的细节,首次证实涉事人身份、运送哪些病毒样本、以及付运的目的地。

CBC News曾报道,有伊波拉(Ebola)和亨尼帕(Henipah)的病毒样本被偷运,而现已确认,该实验室其中一名科学家被带走,而皇家骑警去年7月调查发现,该科学家跟4个前有病原体输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

该批CBC透过《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文件,首次确定有哪些病毒样本运往中国。名单包括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瓶内载15种病毒(此报道描述有误,应为共发送了15种病毒,每种病毒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PHAC称,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定期跟其他公共卫生实验室共享样本。但由于《资讯自由法》规定,凡涉及国际事务、国家安全等问题的部分信息必须删除,因此CBC News未能提供一些有关运送的书面文件。

有关包裹先由温尼辟运到多伦多,然后于去年3月31日由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一班商业航班运往北京。收货人于翌日回覆称,有关包裹已安全运到目的地。

由以上四篇报道可得出如下结论:
邱香果、成克定夫妇涉嫌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致命病毒寄送或运送中国(至少一次,可能多次);
邱香果、成克定夫妇运送至中国的高危病原体有多种,其中至少包括极高危的活体伊波拉(Ebola,埃博拉)和活体亨尼帕(Henipah,亨尼巴)病毒。

病毒是谁寄出的?

报道B--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说:
但与推特上的传言不同,冠状病毒并不在那趟航班运送的物品之列,也无法确认是邱香果或程克定安排了此次运送。

报道C--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的报道一说:
巴斯把此事与武汉肺炎联系起来,可能是因为CBC在一篇后续报道中披露,去年3月31日,有NML的研究人员曾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航空寄到北京中科院。5月24日,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委托皇家骑警进行“行政调查”。7月5日,邱香果、成克定和几名中国留学生被带离实验室。
。。。
报道并没有说邱香果是寄件人,也没有说被寄往中国的病毒中有冠状病毒。

报道D--中国腾讯网的报道说:
PHAC称,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定期跟其他公共卫生实验室共享样本。但由于《资讯自由法》规定,凡涉及国际事务、国家安全等问题的部分信息必须删除,因此CBC News未能提供一些有关运送的书面文件。

报道E--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的报道二说:
在此事发生几个月前,有人从该实验室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过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但无论是实验室还是加拿大公共卫生署都拒绝透露具体是谁寄的,只强调寄病毒的事与邱成二人被调查无关。  现在,CBC根据加拿大信息公开法获得的资料显示,把病毒寄到中国去的人确实是邱香果,她也是促成此事的关键人物。

报道F--FX168财经网北美分站的一篇报道说:
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于2019年首次报道,在邱香果的一名学生将高传染性病原体样本运往武汉后,邱香果、她的丈夫成克定和她的学生被从加拿大唯一的四级实验室护送出来。

由以上5篇报道,可归纳、拼合出如下结论:将高危病毒寄送中国一事是邱香果夫妇安排的,具体寄送人应该是他们的学生。

病毒是邱香果夫妇亲自寄送,或是他们的学生寄送,似乎有些琐屑,没有区分的必要;单独列出“病毒是谁寄出的?”这一小节的原因是,我认为,这一问题对后续内容有铺垫、准备的作用。

为免篇幅过长,加重大家的阅读负担,就先写到这,重头放到下篇吧。


(未完待续)

浏览(1423)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苦难与荣耀 回复 求真知 留言时间:2021-11-11 00:09:53

衷心感谢真知博,您的留言给我很大的激励、鼓舞!

回复 | 0
作者:求真知 留言时间:2021-11-07 23:26:26

我一直是您的忠实读者,我认为您的文章,有理有据,对即使是门外汉也能看懂。

看不到有人反驳批评,证明他们不能。

谢谢您的努力和用心良苦。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