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网络日志正文
彭帅、邱香果、达萨克,谁失去了自由?谁无法开口? 2021-11-23 00:51:24

VOA报道,11月2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克尔·麦考尔谴责国际奥委会(ICO)推广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在此之前,IOC宣布与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进行了视频对话。麦考尔声称:“这些讯息有可能是受到操弄或胁迫的。。。国际奥委员官员不加怀疑地全盘接受中共宣传的声明这已经令人不安了。。。他们推广这一最新的公关特技表演把IOC从有意无知变成了积极参与中共对彭帅的虐待”。

VOA:美众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人发声明 谴责IOC配合中共宣传并积极参与虐待彭帅
https://www.voachinese.com/a/mccaul-condemns-ioc-promotion-of-ccp-propaganda-over-peng-shuai-video-20211122/6323607.html

国际奥委会向外界传达彭帅的近况,证明彭帅的安全,有什么不中立、不客观可言?亲身与彭帅视频接触,并将情况公之于众,何错之有?何以是全盘接受中共宣传?何以是积极参与虐待彭帅?!难道证明彭帅安全就是全盘接受中共宣传?难道说出基本事实就是积极参与虐待彭帅?!

彭帅爆料张高丽后受到什么虐待了?可能受到什么虐待?中国政府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虐待彭帅吗?有任何迹象显示彭帅受到了迫害、虐待吗?这不是麦考尔第一次凭空捏造、无中生有、扭曲事实、颠倒黑白、欲加之罪了。

2020年9月,以麦考尔为首的众议院共和党人炮制了一份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2021年8月初,麦考尔等人又公布了调查报告的更新版。这份报告使用了多项伪证,使用了无数凭空捏造、无中生有、指鹿为马、偷梁换柱、鱼目混珠、捕风捉影、牵强附会的各种假证据,麦考尔等人厚颜无耻地称这些伪证、假证据为“优势证据”,以这些伪证、假证据来指控、构陷武汉病毒研究所制造、泄漏了新冠病毒。

关于此事,以下系列文章可供参考: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上)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中)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下)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IV)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V)

共和党人、川普及其幕僚,为什么一再捏造谎言,使用伪证构陷武汉病毒研究所(川普甚至极为下作地亲自对澳洲媒体造谣,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外堆放了许多尸体)?

因为在新冠全球疫情发生的恰好2年前,2017年12月19日,川普共和党政府撤销了2014年10月17日颁布的奥巴马功能增益研究暂停令,重启了危险病原体的功能增益研究,重新为从事危险病原体功能增益改造的美国科学家提供联邦资金资助。共和党人、川普诬蔑、构陷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为了嫁祸于人,栽赃、掩盖川普共和党政府重启危险病原体功能增益研究,美国病毒学家设计、制造出新冠病毒的重大责任!

在彭帅事件中表现过度积极,多次煽风点火,上窜下跳,全无审慎、得体可言,唯恐不能把事情搞大的还有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西蒙。

据美联社报道,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西蒙表示,周六发出视频“并不足以”证明彭帅的人身自由。他说:能看到她是积极的事情。。。仅仅这个视频还不够。

西蒙11月19日已写信给中国驻美大使秦刚,要求秦刚与中国高层讨论这个“紧急问题”,希望能尽速解决。他还要求允许彭帅离开中国,或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通过现场视频语音直接与她通话。

VOA:国际奥委会被斥配合中共玩宣传特技表演 漠视彭帅遭张高丽性侵指控
https://www.voachinese.com/a/ioc-interview-with-peng-shuai-raises-even-more-questions-20211122/6322989.html

彭帅有危险吗?如果彭帅扬言爆料但尚未来得及爆料,那倒可能有人身或自由的危险;在爆料已成事实,地球人无不知晓的情况下,彭帅反倒是绝对安全的。

彭帅失去自由了吗?现在即使有人想禁锢彭帅,也毫无意义了,彭帅至少是相对自由的。当然,中国政府在彭帅家的楼下、小区布置了人值守,布置了人跟踪、监控彭帅,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麦考尔、西蒙等人真的关心彭帅吗?真的在为彭帅的安全、自由着想吗?情况尚未明朗,如果他们真的在乎彭帅的安危,他们的言行应该审慎、克制,他们应该投鼠忌器,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嚣张凶横、无所顾忌,充满挑衅意味,充满攻击性,他们的行径更象抹黑、找碴、借题发挥,别有所图。而且,与他们以往的一贯的做法相对照,我觉得他们这次的表现过于激动,太过头、太突兀了。

江泽民主政时期,江泽民太上皇时期,美国政客、权贵们与中共权贵沆瀣一气、同流合污,联合吸榨中国国民,彼此郎情妾意、情投意合。江泽民、曾庆红们的劣行、罪恶,没有美国政客、权贵们不能容忍,不能默许,不能纵容的,即使有时需要装模作样地当面小骂、谴责一下,背后也会很快地交杯换盏,继续把酒言欢。

江泽民、曾庆红们大规模迫害、关押、虐待、杀害FLG学员的时候,他们没有这么激动过;

江泽民、曾庆红们强征国民土地,强拆中华大地,用天价房对中国国民敲骨吸髓,制造无数征地、血拆惨案的时候,他们没有这么大张旗鼓地为亿万中国人痛心过、疾呼过;

江泽民、曾庆红们囚禁、迫害众多异议者,谋杀或变相谋杀刘晓波等异议者的时候,他们没有这么正义凛然、同仇敌忾过;

江泽民、曾庆红们大规模酷刑,制造无数冤案、惨案(如聂树斌、呼格吉勒图),活摘犯人、FLG学员,按需杀人(如聂树斌、刁爱青),一年实施数千、上万件器官移植手术的时候,他们没有义愤填膺、怒不可遏过;

。。。

为什么对江泽民、曾庆红无数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罪行,美国政客、权贵们全都可以沉默、妥协、纵容,而对习近平则凶相毕露,不依不饶呢?因为习近平在打击中国既得利益集团的同时,也截断、破坏了中国权贵向美国权贵长期利益输送的管道、体系,这就是他们大变脸,急眼、发狂,翻脸,视习近平为死敌的内在原因。现在,无论中国政府做什么,怎么做,都是错的,他们一定要在鸡蛋里挑出骨头,一段时期以来,他们一直打着各种幌子想方设法制造事端,千方百计扩大事端。

借彭帅事件扩大事端,近期目标是抵制冬奥会,远期目标则是倒习,帮助曾庆红、江泽民势力复辟,恢复中美权贵联合吸榨中国国民,将中国财富、利益,人民的血汗源源不断输送到美国的邪恶吸血、输血体系。

彭帅可能是不完全自由的,无论是出于保护彭帅安全,保证她不发生意外的考虑,或是出于控制事态、维稳的目的,中国政府都可能对彭帅采取了某种柔性的(保持了一定距离的)监控措施。

彭帅是当今最不自由的人吗?有三个人比彭帅不自由得多得多。

其中两人是已失踪了两年多的邱香果夫妇。

2019年7月5日,新冠疫情发生前5个月,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他的丈夫,另一位华裔生物、病毒学家成克定,以及他们的一批中国学生被加拿大皇家骑警强制带离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

10天后,2019年7月15日,曼尼托巴大学宣布解除邱香果的兼职教授职位,她所带的研究生全部转到其他教授名下。

2021年2月5日,加拿大公众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PHAC) 官员通过邮件正式宣布,自2021年1月20日起,邱香果、成克定夫妇不再受雇于PHAC(和NML)。

为什么要调查、解雇邱香果夫妇?新冠疫情发生前8个月,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夫妇曾安排其学生,经由当天加拿大-北京的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商业航班,将10多种高危、极高危病毒寄往北京。

邱香果事件发生后,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不仅不谴责、指控中国政府利用科技间谍盗取极高危病毒,反而以“危及加拿大国家安全,危及国际关系”为由,拒绝公开未经遮盖、编辑的多达200多页的邱香果事件文件、记录。加拿大政府的诡异做法如同在告诉人们,他们自己才是怀有不可告人秘密的真正罪犯。

为隐瞒事件内幕,掩盖真相,加拿大政府还撒了无数的谎。

加拿大政府谎称病毒是寄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际上,病毒包裹是经多伦多-北京的加航航班寄往北京的,根本不是寄往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收件人第二天(4月1日)就发出email,称已收到了包裹并对邱夫妇致谢;这批病毒之后也未转运武汉病毒研究所。

加拿大政府谎称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要求寄送的。实际上,索要病毒者另有其人。加拿大政府手中握有寄送文件(单据)和收件人致谢邮件两大证据,知道收件人、索要人的姓名、地址、单位、身份,但加政府却一直隐匿这些信息,至今不予公开;同时,对外散布假消息,谎称: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要求寄送的。

加拿大政府有意淡化邱香果事件的严重性,谎称该事件仅是“政策违规”、"行政事务",同时一再谎称调查、解雇邱香果夫妇与二人安排寄送病毒无关。

加拿大政府起初还谎称邱香果夫妇只安排寄送了埃博拉和亨尼巴两种病毒,事实上,后来披露的经过遮盖、编辑的文件显示,被寄送的高危、极高危病毒不少于15种!

种种迹象表明,这些高危、极高危病毒并不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些悬在人类头顶,随时可能落下的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现在何处?加拿大政府从未要求中国政府与其联合调查它们的下落;加拿大政府掌握着病毒收件人的姓名、地址、单位、身份,对这些有关病毒下落的重要证据、线索,对这些关乎全世界安危的重要信息,加拿大政府一直隐匿,拒不披露。

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从未对邱香果夫妇发起任何法律诉讼,从未让二人接受媒体采访,从未让二人出面说话。事发二年多来,邱香果夫妇一直音信绝无、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相关文章:

邱香果夫妇与新冠病毒的跨洋之旅(上)

邱香果夫妇与新冠病毒的跨洋之旅(中)

邱香果夫妇与新冠病毒的跨洋之旅(下)

远比彭帅不自由的还有一年半来没有任何消息,至今下落不明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首席执行官)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

新冠疫情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势力捏造了一系列与生态健康联盟、武汉病毒研究所相关的谎言。他们先谎称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共同开展过功能增益研究,谎称生态健康联盟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功能增益研究;这些谎言败露之后,前不久,他们又谎称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所2018年曾计划开展功能增益研究。

事实上,武汉病毒研究所并未开展过功能增益研究,他们从未发表过一篇功能增益研究论文,从未改造出任何一种有人类致病能力的病毒;另一方面,生态健康联盟不是服务于中国政府的,它是为美国政府工作,包括为美国政府“干脏活”的非政府机构。生态健康联盟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美国政府各机构,其金主除了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美国国立卫生研究(NIH),还包括多个美国军方单位,如:美国国防部国防威胁减少局(DTR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美国国土安全部(DHS)等等。很明显,即使生态健康联盟曾涉及功能增益研究(如与Ralph S. Baric团队合作开展的冠状病毒改造研究),或曾计划开展功能增益研究,这些帐,也应该算到美国政府头上。

由于达萨克站在维护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立场上,拒不配合对武汉所的构陷,在对武汉所长达两年多的构陷、诬蔑、栽赃、嫁祸过程中,美国从未让达萨克,这个与武汉所合作最多,对武汉所了解最多、最深的(英籍)美国科学家站出来作证。

据我所知,达萨克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中是在2020年5月19日,当时,达萨克接受了《病毒学本周动态》(This Week in Virology)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谈到了他与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第一人Ralph S. Baric的合作,谈到了他们合作设计、改造冠状病毒的一些情况。

此后,达萨克再未公开露面,再未对外说过一句话,再未有任何消息。

邱香果、成克定夫妇、达萨克,这三个与新冠病毒的起源真相密切相关的人,至今下落不明、杳无音讯。


浏览(3615)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